北川有暖

【林敬言生贺】云淡风轻

*ooc归我,极速短打生贺流

*部分描写源旧文《Geschichte》,联动旧文《意中人》

*老林生日快乐!!

*友情向。

 

 

新开的这家咖啡厅的老板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只消站在那里,便自带一种云淡风轻。

 

老板戴着眼镜,眼神和他的笑容一样十分温柔,有些清淡,却不是淡漠,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的温和,给人一种妥帖和安全感,好像无论发生什么,都会泰然处之,像是身上藏着别的故事。

 

咖啡厅的一个角落是老板专属的位置,那里经常会摆着台笔记本电脑,放着个耳机,他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不知道在看什么,有人猜测,或许和他旁边小书架上放着的一些电竞杂志有关。

 

这样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沉迷游戏的人吧?

 

工作时间会穿着复古风的深灰蓝色的长袖衬衣的工作服,青古铜色的平扣扣的整整齐齐的,胸前的口袋里别着一支笔,腰间是还未解下的半身牛仔围裙,笔直的黑色长裤和擦的干干净净的皮鞋——他好像经历了成功不会太喜形于色,失败了也不会太颓废难过,无论世界如何,他都还在那里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荣辱不惊,就算他为了一些事情而做出一些被动的改变,但他本身是不变的,这个人是那个样子的。

 

总之是个很有味道的男人,所以经常会有年轻的姑娘去和老板搭讪,有的一脸羞涩,有的则正大光明的要起了联系方式。

 

老板会不好意思的笑一笑,只说他姓林,联系方式只是店里的座机,姑娘难免会觉得此人太过于敷衍,正准备恼怒拂袖而去的时候,却会得到一杯咖啡的馈赠。

 

咖啡的表面上开着朵雕好的玫瑰花。

 

欲拒还迎,姑娘通常就会笑嗔一句,也不计较了,毕竟这样的老板,远远的看着也挺好的,不能发展更近的关系,那就不能发展吧。

 

老板经常会有些朋友来访,这新来的一个帽子压的低低的,看起来像个大男孩,口罩露出的眉眼是飞扬跳脱,在咖啡店里点了杯橘子汽水,坐在那里恰好目睹了老板送“花”的场景,不禁吃惊道:“老林,你这招可真够流氓的。”

 

“有吗,我怎么记得我一直被诟病的,就是因为风格太不流氓了啊。”林敬言笑道。

 

“随便撩妹,还不够流氓啊,哎你这招雕花是什么时候学的,赶明儿教教我,鲜花赠美人,我让我们队里的姑娘们开心一下……少敷衍我,真的玫瑰我早就送过了。”方锐咬着橘子汽水的吸管,有些无奈的说道,“为了怕别人误会,全队每个人我一人送了一支,包子挺开心的,但我琢磨着一帆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

 

“那你这招可真够老套的。”

 

林敬言摘了眼镜,揉了揉鼻梁,他不戴眼镜的时候反倒会露出些许藏不住的锋芒,那是少年时代的唐三打留下的印记,是时光抹去之后,依然会悄悄留下的存在,昭示着一些不可磨灭的事物,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出去比赛,你觉得好玩吗?”他忽然问道。

 

“好玩吧……也就那样,都一年多以前的事了,语言不通是真的麻烦,张佳乐还托我跟你问好,说是他退役了就过来找你玩。”方锐托着脸说道,“黄少天也这么说的,不过我觉得他还能在蹦跶一段时间。”

 

“倒是王杰希可能快退了,再不退要累死了,这下前三代的人要跑完了。”方锐想了想说道,“我有看到霸图那个接手冷暗雷的新人,他的流氓玩的挺不错的。”

 

“是啊,无论是哪个流氓选手,看起来都比我够流氓。”林敬言轻笑道,“唐昊的比赛我也看到了,唐三打和呼啸交到他手里,我看着也挺开心的。”

 

“你真大度,上次在百鬼夜行里咱们俩都没打到照面,哎你都不知道当时我们被老叶坑的有多惨,我当时就超级怀念你还在呼啸的日子,觉得我和唐昊赵禹哲真是气场不合……然而打不过他们,乖乖闭嘴。”方锐回忆道。

 

“你肯定还是最后一个离开训练室,把所有开关都检查完,关灯走人的吧。”林敬言不可置否的说道,“谁又能想到你后来竟然会和当初坑你的人一起拿了冠军呢?”

 

“拿冠军是挺好的,但是拿不到也就这样吧,我来兴欣的时候就觉得破罐子破摔了,谁能想到居然可以真的做到呢。”方锐说道,“老林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不然怎样,职业生涯就这么过完了,那么多选手那么多战队,冠军就一个,每个人都有向上的心,尽力就好了,遗憾却不会后悔。”林敬言又戴回了眼镜,“你夏休期过来,就是为了和我闲谈的?”

 

“老林。”方锐忽然肃了脸色,非常认真的说道,“我经常觉得你可能是个黑山老妖。”

 

林敬言失笑。

 

“你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在意的,活的也太淡然了一些,云淡风轻的,太不真实了……我最初是觉得你装的真好,后来发现,你真的是这样的人,太奇怪了。”方锐吐槽道。

 

“原来你刚来呼啸的时候,看我的眼神十分奇怪,居然有这样的原因。”林敬言无奈道,“我跟王杰希叶修他们又不一样,我可不是天赋型选手,最初连媒体都只是说:呼啸有个流氓新人表现还不错。”

 

“人不可能是无欲无求的,我也想拿冠军,也想打败叶修……哦,叶修倒是跟我说过我曾经具体在哪场比赛里赢过他一次,他记得比我还清楚,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记仇。”林敬言笑了笑说道,“最开始的时候的确有点强装淡然的嫌疑,正好就是你来到呼啸的时候。”

 

“为了迎接我你居然……不对,我就说嘛,一开始觉得你有点假。”方锐摇头。

 

“因为最开始是要把你当唐三打的接班人培养的啊,少年人没个定性,我得拿出前辈的范儿来,就只好这样了。”林敬言回忆道,“那时候呼啸的成绩就一直那样,不是很出色,但也不是很差劲……我差点以为就要这样一直过下去了,后来配合你的盗贼,我就转了风格,性格也就跟着变了。”

 

“是这样,唐三打早期的风格我也看过,也是锐气十足看起来很能打的,虽然没唐昊这家伙这么凶猛……果然你只是斯文流氓。”方锐点评道。

 

“该锐利的时候那都是年轻的时候,以前读书时候也做过些现在听起来荒唐厉害的事,比如因为想替某个姑娘报仇,举报了一群人作弊,把自己也搭进去了,留了个处分。”林敬言递了份刚烤好的小蛋糕给方锐,“总要做一些让自己不会后悔的事。”

 

这大概也是他做的最意气的一件事了,倒还挺符合流氓身份的。

 

“挺好的,你现在也挺好的,过普通的人生活,有个店,也脱离了单身狗阶级……羡煞旁人啊。哎,其实我来找你,是想约你一起喝鸭血粉丝汤的——咱们走吧,我老戴着口罩我捂的难受。”方锐笑嘻嘻的说道。

 

“我早说了这小镇的人不怎么看荣耀,你不用太担心你会被认出来的,好好好,方锐大大知名度太高了,世邀赛打完家喻户晓,你就捂着吧。”林敬言回头跟店员说了声,“今天早点打烊,我先和朋友出去了。”

 

“好的老板!”店员姑娘应了一声,倒不多话。

 

“你这个店员我觉得很好。”方锐咦了一声赞赏道,“和你一样,云淡风轻的。”

 

“因为韩队以前来找过我,所以你这样的,没什么杀伤力,她见怪不怪。”林敬言说道。

 

“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我们去哪里吃饭啊。”方锐问道,“难道你打算让嫂子给我做饭,那这太麻烦了我就却之不恭了啊!”

 

“你想的美。”林敬言看他一眼,面带微笑,“这里的鸭血粉丝汤怎么做都不地道,不过你既然都来到这里了,那就跟我去让韩队尽一下地主之谊吧,他退役后住的地方可离这里不远。”

 

“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件事我先走了啊——”方锐打了个寒战,“别这样笑着算计朋友好不好,没点友情了。”

 

“我上次去京城的时候,王队告诉我说,你跟张佳乐敲诈了他一顿晚饭之后,还跑到黄少天那里说他会做北京烤鸭。”林敬言面不改色,“所以王队告诉我,让我下次见到你的时候,务必替他好好问候你一下。”

 

“那也不用去韩队那里……”

 

“韩队说上次兴欣和霸图的比赛里,你的猥琐战术把他们折腾的不轻,想要真人问候一下你,时间不早了,新杰是个很准时的人,方锐大大,我们走吧?”林敬言拉开门,出去找车了。

 

“诶诶诶,我可是趁着夏休期来给你补之前错过的生日的,我都带了礼物,老林你居然要把我推向火坑,太过分了。”方锐跟在后面嘀咕道,“流氓,简直流氓。”

 

“穿的人模人样的,实际上蔫坏蔫坏,不知道被谁带的。”他继续嘀咕,“我觉得是张新杰,毕竟玩战术的心都脏。”

 

“诶我之前好像还说老林不够流氓来着……”方锐迟疑。

 

汽车的鸣笛声响起,他低头一看,林敬言开了一多半的车窗望着他,面容似乎还是以前的模样,带着微笑和包容,但眉眼之间,却终究没有他那么跳脱飞扬了——或许原本就不是这样。

 

“喇叭开那么大声音,你想扰民啊。”方锐拉开后座坐了上去,“副驾驶是留给妹子坐的,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实际上是你怕司机遇到危险下意识打方向盘,把副驾驶上的人送上门去,觉得后座更安全点吧?”林敬言拆穿了他。

 

“你真的是一个不太流氓的流氓。”方锐岔开话题点评道,忽然看到了副驾驶上的花,“你带玫瑰花干什么,准备送给谁?”

 

“替你送给霸图全体成员,一人一支,这不是兴欣的传统吗?”林敬言笑道,转动了方向盘,不顾方锐在后座的抗议,发动汽车开向霸图。

 

也是很巧,从呼啸到霸图,方锐这个朋友是一直在的。而他以前也从未想过,会和韩文清、张佳乐、张新杰成为队友,这是荣耀带来的邂逅。

 

不后悔就足够了。

 

知足常乐是为真豁达,才能云淡风轻。

 

END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12)
热度(239)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真滴不能日更五万
杂食!冷门!基本甜心!
🌸转载请要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刘小别我的爱情♡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头像@秋燁 封面@长风万里
江湖策秀@与君同赋 小天使@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