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红豆莲生24h/7h】【喻文州x你】蓝雨喵

 *红豆生日快乐! @你豆爷  五千字请笑纳

*cp喻文州x你

*感谢和我一起讨论梗的 @Kylin_洛微 

 

 

高考成绩出来之后,顶着炎炎夏日,你拖着行李箱来到了G市这个把你烤的耳朵都垂下来了的城市。

 

你站在写着蓝雨俱乐部几个大字的大门面前,看着手机上的地址,再三的思考人生,因为自从一小时前你告诉表哥你来到G市之后,你发现表哥的手机号就打不通了,不知道为什么,你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你找谁?”保安大叔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你一番,仿佛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然后他按了几下电话:“喂,喻队,咱们战队门口来了个小姑娘找人……”

 

“叔叔,你喝饮料吗,感觉你现在好像很热。”等到保安大叔挂了电话之后,你十分乖巧的说道。

 

“诶,你怎么知道我很热?”保安大叔诧异道,他都没有出汗啊。

 

“因为你……没有没有,您喝饮料。”你默默的咽回去差点脱口而出的一句“因为狗狗吐舌头是在散热啊”,继续乖巧的坐在小板凳上盯着地板。

 

嗯,你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那就是你看到的人吧,不是一般的人,都是动物拟人形态一样的人。比如你在镜子中看到的自己,就是个带着兔耳朵的小姑娘,高兴的时候耳朵竖起来,不高兴的时候就耷拉下来。

 

你们一家子都是兔子,你常常觉得喜欢听歌的爸爸的耳机戴的地方不太对,而妈妈生气时揪爸爸的耳朵的时候揪的位置也不对,但是爸爸因为要道歉,垂着耳朵缩成一团的样子莫名很可爱。

 

你的表哥是个大白兔,他最喜欢送你大白兔奶糖吃:“吃大白兔奶糖不啦?”

 

“吃大白兔奶糖,不吃你。”你奶声奶气的说道。

 

然后你看到你的表哥转头对你姑姑说道:“妈妈,妹妹年纪小小就石乐志了!”

 

你搞不懂他为什么说你石乐志,你又没抢他的电脑玩,你也不知道电脑有什么好玩的,他天天抱着键盘不松手,跟抱着胡萝北一样。但你知道,他说完这话,你姑姑肯定是要竖着耳朵抄起擀面杖来打他的。

 

然而不愧是属兔子的,跑的贼快,而且居然跑到了G市来,因为读封闭式的学校,你放假很少,他也放假很少,你都好几年没见过他了。

 

再比如班主任老师是只大老虎,哪个同学作业没做好,她的胡子就会动一动,像是被捋虎须一样,下一秒就会不耐烦的张张口准备训人,就差嗷呜一声了。

 

不对,嗷呜的那是小崽子,大老虎超凶的。

 

也不要小看小兔子,小兔子也超凶的!

 

保安大叔在你眼里是一只很大只的拉布拉多,笑眯眯的很和善。

 

你心不在焉的盯着地板,忽然觉得自己的兔耳朵动了动,好像有人过来了。

 

你抬起头来望了过去,不禁震惊的愣住,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那群小狗狗,啊不,那群男孩子看到你的表情像是一群饿了很久的小动物看到肉骨头的感觉一样!

 

“妹子在哪呢妹子在哪呢!”“黄少你别吓到人家姑娘!”“听说是方队的妹妹?”几个少年人叽叽喳喳的说道。

 

在你的眼里就是他们在汪汪汪汪。

 

好奇怪呀,这里的人怎么都是狗狗品种的,难道他们也是一大家子吗?你歪着头看着他们,嚼着刚才保安大叔给你的大白兔奶糖,非常想问你的大白兔哥哥去哪了。

 

“少天,你们都在这里做什么?”一个温和的少年声音传来,让你忍不住回头看了过去,旋即倒吸一口气,好,好可爱的一只猫,不不不,好温润的一个少年!

 

妈耶!他讲话的时候脸边的小胡子还会一动一动的,好可爱!唇边还带着浅笑!天啊,人生最大的乐趣是什么,不就是吸猫吗,不就是撸猫吗,不就是看着这么美好的少年吗!

 

可惜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你轻轻叹了口气,安静的等着他们自我介绍。

 

嗯等等什么情况,为什么这只少年的物种和其他人不一样。

 

“队长,这小姑娘说她是方队的妹妹,来找方队的,但是方队他已经离开蓝雨了呀。”“对啊对啊,我们都联系不上他的,难道他都没跟自己的妹妹说这件事吗?”

 

方队,哦,表哥似乎是在蓝雨做什么队长的,他们口中的方队应该就是你的表哥方世镜的。然而什么情况,这个人把自己拐到G市来然后本人并不在G市?!

 

你一脸震惊的看了过去,觉得自己的毛都炸了起来。

 

猫一样的少年“哦”了一声,毛茸茸的尾巴摇了摇,看的你的小心脏跟着动了动:“你不知道方队离职的事情吗?如果你关注相关的新闻的话,其实是可以看到的。”

 

你歪着头看着他说道:“我刚从一个全封闭式的动物园……啊不是,一个高中出来,不太看新闻,我这里有我哥哥的电话号,但是一个小时以前我就打不通了,我怀疑这个大白兔……不,这个家伙给我设了个拒接。”

 

少年疑惑的看着你,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你所说的号码。

 

你发现他的尾巴在地板上晃来晃去的,哎,好想撸猫啊。

 

“的确是方队的妹妹,他说他过几天回G市,让你现在战队住着。我们战队是有可以给女学员住的地方的吧?”少年有些迟疑的看向保安大叔。

 

“提问,你们战队没有女孩子吗?”你突然明白了什么。

 

“没有,岂止是没有女孩子,连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都是大叔,一个大妈都没有,我怀疑我们战队没有建造女卫生间的必要。”

 

……所以这根本是个和尚庙吧?蓝雨庙!

 

咦,蓝雨庙,蓝雨喵。

 

你看向那个被称为队长的少年,冲他伸出手来甜甜的一笑:“你好,可以请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我叫喻文州,你好。”少年伸出手与你握了握。

 

喻文猫啊。

 

啊不对,喻文州啊。

 

你点了点头,看向旁边的金毛德牧们。

 

哎,为什么你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白兔子呢,你也想做一只可爱傲娇的猫咪呀。

 

“我总觉得方队的妹妹虽然长得很好看,但好像看起来有点傻。”目睹着郑轩帮你把行李搬进房间里的场景,黄少天戳了戳喻文州,感叹道,“好不容易来了个妹子,可惜是个傻的。”

 

“郑轩哥哥,我跟你说,一会黄少肯定要加训。”你戳了戳郑轩,冲着门口的方向努了努嘴。

 

“诶,为什么?”郑轩诧异道。

 

“因为尾巴动了。”你说道,尾巴都卷起来了呢。哦对,他看不到。

 

郑轩:“啊?”

 

“少天,今天如果没事的话,一起加个训吧。”喻文州微笑着说道。

 

“啥?我们夏休期没放假不是已经是加训了吗,队长不能这样!”黄少天叫道。

 

你发现郑轩垂着眼睛,有点沮丧。

 

因为郑轩有点压力山大,队里有一个话唠,还有一个心脏队长,现在又来了个妄想症妹子暂住,总觉得是不是应该转个会……

 

“你吃奶糖吗?”你决定把自己的奶糖分给看起来有些沮丧的郑轩。

 

“嗯?啊,谢谢。”郑轩回过神来,推辞了一下,接过了你的几块奶糖,出去时顺手帮你带上了门。

 

“郑轩。”在转角处他遇到了倚着墙的喻文州,“队长,你是要吓死我吗?”

 

“你蛀牙还没好,糖就先没收了吧。”喻文州伸出手来。

 

喻文州的心情看起来好像不错,郑轩的心情好像更差了。你趴在窗户上看着走出楼的两个人,总觉得郑轩浑身的毛都是耷拉着的,但是喻文州就不一样了,他的尾巴都伸直了。

 

真奇怪。

 

等等,说起来你可以把方世镜表哥的东西给他们闻一闻的呀,肯定可以找得到表哥的去向。唉,算了,他们只是看起来像,大概不具备这等嗅觉吧。

 

这一住你就住了一星期,这一星期以来你基本搞清楚了这几个在准备第六赛季比赛的年轻人的各种习惯。

 

说来喻文州曾经邀请过你吃蓝雨食堂的白斩鸡。

 

你回去后想了很久,觉得喻文州可能是在跟你示好。

 

据说猫如果把自己的老鼠分给别人,就是接受这个人做朋友了。

 

不,你怎么可以夺人所爱呢,你不能够要他的老鼠!你决定下次义正言辞的拒绝喻文州的白斩鸡。

 

所以直到多年后喻文州把戒指给你的时候,你都有种错觉,他仿佛是在给你他视若珍宝的老鼠,啊不,白斩鸡……

 

很久以后方世镜疑惑的问喻文州:“你为什么会选择和我妹妹这个小制仗在一起,她见着一个人就给一个人起外号啊!”

 

“你不觉得她的口误都很可爱吗,像是生活在童话世界一样,很单纯。”面对自己的大舅子,喻文州面不改色的说道。

 

“啊呸,恋爱的酸臭味。”方世镜转头就走。

 

“你鞋带开了。”某天你正要下楼梯,喻文州忽然出声提醒。

 

“谢谢。”你正准备弯腰系鞋带,却不妨喻文州已经先蹲了下来,动作温柔小心的给你系了鞋带。

 

面对此情此景,你十分的感动,于是你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喻文州抬头看你。

 

你抬头看天花板。

 

“你刚才在做什么?”给你系好鞋带站起来的喻文州居高临下的看着你。

 

你踮起脚来看了回去,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在撸猫。”

 

“嗯?”

 

“啊不不不,我在……”不是撸猫,是撸你,不对,这话更不对了,你灵机一动说道:“你头发上有脏东西,我帮你弄掉了你不用谢我啦哈哈哈别客气。”你看着面前被你揉乱了的头发的喻文州,一脸真诚实的说道。

 

然后你发现他的尾巴又直了起来。

 

“我很像一只猫?”喻文州忽然问道。

 

“没有没有没有,猫哪有你可爱。”你说道。

 

其实也有个不好的地方,就是你知道喻文州和黄少天被外界称为剑与诅咒,配上那帅气的海报,这本来是十分炫酷的名字。

 

但是你却无法像其他迷妹一样喊的这么开心,因为在你眼里,嗯,剑与诅咒,不就是,猫与金毛吗……索克萨猫,夜雨金毛。

 

嗨呀,还是选择闭上眼睛好了。

 

这一闭上眼睛你就睡着了,直到喻文州过来给你披了件衣服才把你惊醒,急急忙忙的就关上自己的电脑页面。

 

然而喻文州已经看到了:“你是想养猫吗,所以看这个猫的动作表现出的是什么情绪?”

 

“没有,没有。”你红着脸说道。

 

蓝雨一众皆是汪,唯有队长喻文猫。这点你是深信不疑的,就连很久之后出来的第九赛季的小新人卢瀚文,都是只小柯基。所以喻文州果然是独一无二的。

 

唉,这么好的猫你怎么忍心让给其他人呢,你倒是真想养猫,可惜养不起。

 

说起来你和喻文州在一起的原因很狗血了,第六赛季蓝雨获得了冠军,举办庆功宴的时候,顺便邀请了在G大读书的你,你欣然前往。

 

然后在一众不能喝酒的选手里,喝多了。

 

接下来的事情你是断片了的,完全不记得了的,这都是喻文州第二天跟你复述的。

 

据说当时喻文州过去扶你,你恶向胆边生的说道:“你走开,别动我,你这个衣冠禽兽!”

 

其他蓝雨队员都吓蒙了:“队长你对妹子做了什么?”

 

喻文州:“你当时的口气真的让我以为我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你吸了口气说道:“别以为你平时跟个人一样我就看不透你,你根本就不是人,你肯定是只猫!”

 

喻文州:“???”

 

“完了妹子醉了,那我们就不打扰了,队长你快把她送回去吧。”蓝雨队员们这才反应过来,嘻嘻哈哈离开了,独留一脸懵逼的喻文州无奈的看着你。

 

“你肯定是只猫,你的猫尾巴呢我找找,你的猫耳朵藏哪儿去了!”你还在嚷嚷,接着突然安静了一会,盯着喻文州看了看,看到他整个人都有些发毛之后,傻乎乎的笑道:“咦,小哥哥你长得不错啊,比喻文州还好看,你能对我喵一个吗?”

 

酒醒了之后的你听到这里忍不住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把自己藏起来。

 

“所以,你让我喵了就不对我负责了?”喻文州一看你这幅样子,不由得失笑,“你要知道,猫虽然傲娇,但是也是会认主人的。”

 

你使劲摇了摇头,把自己锁在小被子里:“你真的喵了吗,我不是很信!”反正你昨天已经什么形象都没了,不如豁出去好了。你想了想从被子里钻出来,冲他呲了呲牙,然后义正言辞的说道:“除非你再喵一个,谢谢。”

 

“我再喵一个你就对我负责吗?”他笑着看你。

 

你打了个寒颤,空调温度是不是太低了:“不不不,你别喵了,我喵还不行吗?”好可怕,他的尾巴尖端怎么在轻轻的左右摇,接下来是不是要让你挠挠小肚子了?

 

“好的,那我对你负责了。”喻文州说道。

 

你呆了呆:“那我还该不该喵……”

 

于是就这样在一起了。

 

“咦,队长今天天气不冷呀,你怎么穿了高领的衣服。”卢瀚文诧异的问道。

 

“昨天被小动物咬了。”喻文州心情不错的说道。

 

“啊?队嫂难道养了宠物吗?”卢瀚文眨了眨眼睛,下一秒被黄少天捂着嘴巴拉走了。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昨天的你是这么说的,事实上你昨天真的急了,因为喻文州不给你看他正在看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后来你就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了,只知道早晨起来的早饭是你喜欢喝的萝卜汤,衣服的口袋里也放了大白兔奶糖。

 

“老妹啊,你知道喻文州给我的备注是什么吗?”方世镜今天居然难得给你的打了电话过来。

 

“大白兔表哥,我改的,怎么了吗?”你照着镜子,忽然“咦”了一声,感觉今天你好像不是一只普通的白兔子了。

 

“什么鬼,你知道他昨天问我什么问题吗?”方世镜说道。

 

“什么问题?”你点着遮瑕霜涂在脖子上,嗯,你今天是一个被猫亲过的白兔子,你也是个有猫的人了,哼!

 

“你们是要养宠物吗?他问我如何饲养一只兔子。”方世镜郁闷道,“我又不是开宠物店的,问我做什么。你不会把我们蓝雨的未来也带的石乐志了吧……”

 

“哥,吃猫粮吗?”你微笑着问道。

 

“啥?”

 

“来自你妹妹和妹夫的豪华秀恩爱大礼包!”你笑眯眯的看着镜子中映出来的那个同样在整理衣服的喻文州,唉,这只猫穿什么都很好看啊。

 

你心情不错的感觉耳朵都又竖起来了。

 

方世镜:“啊呸。”

 

END




其他文章目录

  308 52
评论(52)
热度(308)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