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藏笛十三载/魔道祖师/澄凌亲情向/云梦双杰友情向

藏笛十三载

 

——又名江澄带外甥的十三年(明明是两个人的外甥为什么却让我一个人带x)

江澄金凌亲情向,云梦双杰友情向。

(别问我为啥金凌总在莲花坞,就当常来云梦陪孤家寡人吧)

 魔道同人目录



【第一年】

 

“舅舅舅舅舅舅,云梦原来也会下雪呀。”金凌趴在栏杆上,被大披风裹成小小的一团,毛茸茸的很是可爱。

 

“听到了听到了,别一直喊我。”江澄披着大氅走出来,给金凌把帽子戴好,“外面冷,你要是生病了,我不好跟金宗主交代。”

 

“小叔叔不会介意的。说好了一年在云梦一年在兰陵过年的。”金凌缩了缩脑袋,江澄看着他,无奈的说道,“听你叔叔说,是你跟他提出这个建议的?”

 

“是的啊,感觉舅舅会很孤单,所以我就来陪舅舅了。舅舅,雪停啦,我们堆雪人吧。”金凌指着院子说道。

 

“……”江澄在心里叹了口气,外甥还是没白养啊,还知道来陪陪自己,只是堆雪人什么的,“你慢点跑!”唉等会得吩咐人去做碗姜汤,也不知道这个孩子性格像谁,很是贪玩。

 

贪玩……自己以前也是很贪玩的吧,和师兄弟们一起。

 

他沉默着看着在院子里努力的用小手刨着雪堆的自家外甥,没有同龄人陪伴还真是可怜,“还是先扫雪吧。”

 

“诶,雪那么可爱,扫它做什么?”金凌茫然的回头。

 

“扫了给你堆雪人。”江澄笑了笑。

 

【第二年】

 

春光正好,清风徐徐。兰陵的春天虽然短暂,但也是十分秀丽的。这是一个非常适合踏青和放风筝的季节。

 

金凌挑选的风筝是一个大大的鲤鱼,然而奈何人小腿短跑不快,又没能掌握风筝的技巧,根本放不起来,他有些泄气的一下子做到了草地上,看着别人的风筝在天空中飞的很高,一脸羡慕,“哼,不就是放个风筝而已嘛,我不放了。”

 

骗人,明明很羡慕别人放风筝。小小年纪,就开始不说实话了。江澄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捡起了地上的风筝,“嚷嚷着要出来放风筝的是你,不放了的也是你,一点耐心都没有。”

 

“阿凌放不起来。”金凌有点委屈,舅舅总是一言不合就批评自己,还是小叔叔好。

 

“学着点。”唉他堂堂宗主居然在这里陪小孩子放风筝,传出去得让人笑话。还好附近没有别人。嗯?这是不是金光瑶故意不过来的原因……哦,挺体贴的啊。

 

“哇,好厉害,好厉害,风筝飞的好高啊!舅舅,让它再高点,再高点!”

 

你当你舅舅是神仙吗,还能无限让风筝变高。

 

“舅舅舅舅,你风筝为什么放的那么好呀,难道你已经经常放风筝吗?”

 

……小家伙还挺聪明。

 

“我风筝放的好是因为我比你聪明。”

 

“舅舅你是在说我不聪明吗……”

 

“没有。只是我放风筝最后都会把线剪断。”

 

“诶,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剪断?”

 

“看谁的风筝落的更远啊。”

 

【第三年】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这花开的可真好看,莲藕应该也会很好吃。”金凌在小舟上伸出手摸了摸荷花,另一只手举着一个大大的荷叶,“真是妙极了,还能用来遮阳。”

 

“你别掉下去了。”江澄倚在舟上,“这里的水域不适合划船,你又闹着要过来,还得我亲自来……”

 

“要不舅舅你换一个小舟,我们来比赛谁划的更快吧。”金凌眨眨眼,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家舅舅。

 

“你划得动吗?”江澄毫不犹豫的给外甥泼了盆冷水,见外甥表情低落,他本来还想讥嘲两句,忍了下去,说道,“等你十几岁的时候差不多就可以了。”

 

“说的好像舅舅又是很懂一样。”

“我当然懂的比你多。”又不是没和别人比赛过,“到时候舅舅带你去姑苏,那里的水域适合划船。”

 

“蓝氏那边的姑苏吗?好呀好呀,舅舅对那里很熟悉的样子,啊,差点忘了,舅舅在那里上过学。”金凌恍然大悟。

 

“嗯。还在那里和人比过赛,划过船。”

 

【第四年】

 

金灿灿的落叶坠了满地,秋高气爽的很是好看。江澄正看着叶子发呆,身后挂着的九瓣莲心铃发出清脆的声音,“舅舅,我又来啦,你看这是什么!”

 

“一只小狗。”唔,还是只不错的灵犬,“哪来的?”江澄素来喜欢小狗,只是莲花坞许久没养狗了,一时看到,他还有些缓不过来神。

 

“小叔叔给我的。”金凌很开心的说道。

 

“他倒是有心了。”江澄若有所思,金光瑶的孩子因病早夭了,对金凌倒是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着,“可起了名字了?”

 

“没有没有,他让我自个儿起名字,我一时间想不到该起什么名字,这次抱来给舅舅看,舅舅觉得该起什么名字好?”金凌眼巴巴的看着他。

 

“……我以前的狗倒是,都叫些小爱、妃妃之类的名字的。”江澄想了想说道,“还是你自己起吧。”

 

“哇,舅舅起的名字都很可爱呀,那我这个狗,就……就叫做仙子吧。”金凌想了想,十分满意的说道。

 

“嗯,这名字起得不错。仙子,好名字。”莲花坞也该养一些新的灵犬了,毕竟没人害怕它了。

 

仙子:“汪?”

 

【第五年】

 

“你们让开,我要点这个烟花!”金凌推开围着的云梦弟子,正要跃跃欲试的拿了火去点,却感觉身体突然悬空,原来是被人一把拎到一边去了,“舅舅?”

 

“我就出去了一趟,你也不安分点。”江澄皱着眉看着他。金凌吐了吐舌头,好的吧,有很多外人在的时候,舅舅就会变得阴沉可怕。

 

“我只是想放个烟花而已,这不是过年了嘛。”他给周围的人使了个眼色,知趣的大家立即对自家宗主行礼离开。

 

“你站远点,我给你放。”一天到晚的都不让人省点心,姐姐和姐夫那样的人怎么又这样的儿子呢?这朱砂看着碍眼的很,都是被金家的人给惯的。

 

“啊过年了,舅舅新年快乐!我又长大了一岁,可以帮舅舅分忧啦。”

 

“要分也是帮你金家的人分忧。”江澄看着外面突然燃放起来的各色烟花,在空中炸成一片一片的好景致,下意识的开口反驳道。

 

“舅舅整天老气横秋的,明明是个连媳妇都没娶的人,却像是我父亲一样。”金凌嘀咕道。

 

“阿凌,所以你是在,嘲笑你舅舅吗?”江澄安静的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自家外甥。

 

“没有没有,舅舅你看,烟花多好看呀。”

 

嗯,烟花很好看,适合团圆的人一起看。

 

【第六年】

 

“听说姑苏那边的酒比我们这里的好喝。”金凌说道。

 

“哦?你怎么知道那边的酒好喝,难道你偷尝过这边的酒了?”江澄斜过去一眼。

 

啊被发现了。金凌撇撇嘴,“就上次偷偷尝了一口而已,而已。”

 

“你才几岁,还偷喝酒,下次被我发现当心挨揍。”江澄冷笑道,“好的不学,净学些不学好的东西。”

 

行吧,乖乖喝汤,“我就不信舅舅你年少的时候不偷喝酒?”

 

“笑话,我需要偷偷喝酒?”江澄又冷笑,他可是和同窗在外面正大光明的喝酒好不好,偷偷摸摸喝酒的也就魏无羡喜欢……

 

好像提到了谁。

 

“舅舅这里的莲藕排骨汤是越做越好喝了,看样子这几年在各地寻找合适的厨子的工夫没白费。”金凌感叹道。

 

“勉强能喝罢了。不及当年半分。”江澄放下碗,看向堂前挂着的铃铛,姐姐最擅长做的莲藕排骨汤。汤如今尚存,只是一起喝的人变了而已。

 

“只要是不辣就好,之前我在厨房里拿了瓶调味料乱放,没想到差点辣死我。”金凌吐了吐舌头,“想不到舅舅那么能吃辣呀。”

 

【第七年】

 

金凌把岁华放回剑鞘,气喘吁吁跑过来,一脸期待的看向江澄:“舅舅,我刚才剑练得怎么样啊。”

 

“嗯,有进步。”江澄点点头,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很难得的夸赞了。

 

金凌显然也是知道这点,不禁露出几分得意的笑容,“我会继续努力的,争取早日可以御剑而行。说起来,感觉舅舅用紫电比较多,很少看舅舅使用佩剑呀。”

 

是了,江澄有时候也会忘记自己其实是三毒圣手,是一个佩剑之人,太依赖灵器的后果就是会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舅舅你御剑的时候能不能带起来别人呀,听说修为很厉害的人,就可以带的起来别人。好像蓝氏的含光君就曾经做到过。”

 

“现在是可以的。”至于以前,可以不可以的,又没有机会再去试了。大概那时候,一个人可以,两个人就带不动了。

 

“带你是没问题的。”他看了看对自己充满崇拜的外甥,说道。

 

【第八年】

 

“金公子,宗主正在忙。”

 

“无妨,舅舅在忙什么呢?”金凌有些好奇的探着头看向院内,身后的仙子乖巧的没出声。

 

“还不是这些年……总有人效仿那人去修那鬼道,金公子你是知道的,我们宗主一向最厌恶这种事情,若有人得了消息通知他,他必是要亲自确认的。”

 

“哦。”金凌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随意地问道:“看起来这次又不是吧,不过为什么这次劳师动众的把人绑来了莲花坞这里?”

 

“您自己看……”

 

金凌走进去的时候,江澄正背对着他,但金凌感觉到了他在发怒。他这个舅舅平时不说话就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冷漠,情绪不外露,很多想法都压抑在心底。只是发怒的时候,整个人都透露着冷厉,恨不得要把对方当即斩杀的感觉。

 

“天下那么多修道之法,你偏不走正路,非要走那歪门邪道,修这鬼道!”他听到舅舅怒道,只是他一瞬间有种错觉,仿佛舅舅说的不是眼前那个被捆缚在地上的倒霉鬼,而像是,从前的人,因为这语气里透着几分恨铁不成钢。

 

“你修这鬼道也就罢了,还偏技艺不精,被我捉住。就凭你,也用得了笛子吗?”

 

笛子啊。

 

知道了。呵,这个人居然学的那个人,用的是笛子。难怪舅舅这次那么生气。不过如果那个人回来了,还会用笛子吗?陈情好像最后不知所踪了吧。

 

【第九年】

 

“以后不要再贪玩了。”一向严肃的虞紫鸢也难得露出了几分笑意。

 

“今年又长高了很多。”江枫眠拍拍他的肩膀。

 

“阿澄,来,吃长寿面啦。”江厌离温柔的笑道。

 

“师弟!看看师兄给你准备了什么好东西!”魏无羡笑嘻嘻的冲他伸手,身后江家的其他师弟们也都在笑着看他。

 

“我……”江澄正想说些什么,却忽然看到这些人都离他越来越远,他惊讶的喊着他们的名字,跑了过去,却怎么也追不上,“阿姐!阿娘!父亲!魏婴——”

 

追不上了的。

 

“阿澄,你要好好活下去。”

 

“你是我江家的儿子。”

 

“阿澄,你不要怪阿羡……”

 

“江澄,不必保我,弃了吧。”

 

再次醒了过来,面前是空了的酒坛和碎了一地的瓷片,蜡烛还未燃尽,昏暗的光提醒着外面的夜色已深。江澄觉得自己头疼的厉害,他居然喝酒喝多了,在没有对饮的情况下,一个人喝酒喝多了。

 

江澄推开门走了出去,夜风微凉,吹的他稍微清醒了一些。不知不觉就走到少年时玩耍的地方,他们在这里放风筝,练剑,对饮,嬉闹的地方。

 

有人靠近了,江澄一回头,却发现是金凌,他有些惊喜的说道:“舅舅……你醒了?”

 

不知不觉,阿姐的孩子也从那么一小团,长成了一个少年人。江澄皱眉道:“你怎么弄的这么狼狈?”金色的衣服居然也弄的黑漆漆的。

 

“啊,我想给舅舅做一碗长寿面,结果搞砸了,然后我来找你发现你睡着了,我就又去做了,舅舅你不会怪我吧?”

 

“……下次不要再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了,去收拾一下吧。”

 

【第十年】

 

江澄感觉到金凌的性格有些变了,以前还是挺可爱的,现在越来越不可爱了,说不得几句不好的话,年纪轻轻的少年人,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了几分戾气,说话也不知道像谁,总不说实话。

 

……应该不是像自己吧。

 

脾气也变差了,容易被激怒,脸上还总有伤,应该没少打架。

 

现在当然不会再把金凌送去姑苏蓝氏学习了,所以金凌就是在金氏自家的书院学习。金氏那群人……敛芳尊八面玲珑的,只是他比较忙。而其他人,想想金光善和金子勋以前的模样,江澄就对金氏一族没什么好感。

 

留心了一下外甥的转变,他便找人盯着金氏书院那边的动静了,结果不听不要紧,听着听着他就开始转手上的指环了。

 

无父无母……总会被人拿来耻笑。纵然金凌的父亲是以前宗主的嫡子,然而也是个死人了。死人是没有办法出来替活人说话的,他们留给他的,除了这个姓氏,也就只有一柄岁华。

 

那个人也无父无母,却没见他为此太难过太在意过。果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得到像他那样吧,独一无二,连剑名也是随便。

 

就连自己,也何尝不是无父无母,家破人亡的人之一呢?他冷笑着说道:“去告诉那群人,若让我再听到他们拿这件事开半分玩笑,我江晚吟绝不善罢甘休。去告诉阿凌,他父亲母亲不在了,但他舅舅还在。”

 

“还有,他傻不傻啊,打架还要自己上,养仙子是做什么的?打不过,就放狗咬。”

 

好吧,真是自己舅舅能说出来的话,亲舅舅。金凌笑了笑,露出少年人的几分意气,和父亲母亲一样,对自己来说都是唯一的亲人,唯一的舅舅。

 

是的吧。

 

本来或许是应该还有别的舅舅的。

 

【第十一年】

 

今年世家的清谈会是在姑苏蓝氏的云深不知处进行的,金凌求了小叔叔带他来,其实就是想出来玩而已,而且反正自己又不参加,在姑苏其他地方玩玩也是好的。

 

蓝氏叫了弟子来陪他,他嫌蓝氏的人都是小古董,就把他们甩开了。听说江南的酒很好喝,他稍微打听了一下,抱了一坛“天子笑”,不过好像云深不知处那一大堆家规里禁酒,哇,舅舅好可怜,当年求学的时候都不能偷偷喝酒,不知道舅舅喝过这里的酒没,应该可以溜出来的吧。

 

城外小镇多水路,水畔有人在卖枇杷,一个年轻的妇人笑问道:“小公子,要枇杷吗?”

 

“随便拿一些吧,多了我也拿不了。”

 

“给你。小公子生的好俊俏,好久没见到这么好看的公子了。”

 

金凌对于这句夸赞自然是笑纳了的,然后他像是想起什么一般问道:“听这位……姐姐的意思是,以前见到过?”

 

“那要好久以前了,得有十几年了,那时候我还是个跟邻家姐姐一起出来的小姑娘,见到了蓝氏一群子弟来除水祟,有两个紫衣的小公子,关系很要好,其中一个买了我姐姐一筐枇杷,给另一个吃。”

 

这么巧吗。那,要不还是别给舅舅吃枇杷了?

 

在云深不知处外面,金凌踌躇了一会,把酒藏了起来,然后晃了进去。逛了会却发现这里面还养着兔子,但他觉得烤兔子应该挺好吃,这附近肯定可以上山打野味,这么说来舅舅的课余生活应该也挺丰富的。

 

“你在想什么?”

 

“舅舅你忙完啦。我在想你以前在这里都玩什么。”

 

“……我是来这里玩的吗?”

 

“……舅舅,枇杷吃吗?”

 

“……不吃。”

 

“……哦。”

 

【第十二年】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焚香,先祭江氏祖先,再祭父母,再祭阿姐。

 

江厌离已出嫁,按理是不应该在江氏的祠堂里的,但是江澄依然把她的牌位列在这里了,没有人能阻止他,也真的没人可以阻止他,因为他早就是孤家寡人了。

 

然后去扫墓,放花,烧纸钱。真墓也罢,衣冠冢也罢,不过是个念想而已。

 

“父亲,我现在把江家经营的很好,门生也在不断的壮大。”

 

“阿娘,你看我最近……挺好的。”

 

“阿姐,阿凌现在脾气也不知像了谁,不过不再被欺负就是了。”

 

纸钱渐渐燃烧殆尽。

 

然后他走到一处角落里的无名碑的地方,取出一小袋纸钱,默然无语的烧了起来,“给你的,省着点花吧。”

 

【第十三年】

 

金凌过几天就要进行第一次夜猎了,他感觉自己既兴奋又紧张。其实他没必要担心的,毕竟舅舅都给他安排好一切啦,让他可以争取在世家年轻子弟里一举成名。

 

然而半夜三更睡不着怎么办……他偷偷走出房间,在自己熟悉不过的莲花坞逛了起来。

 

说起来有几个房间,舅舅总不让自己去。其实大概也能猜到,可能是祖父、祖母和母亲生前所住的房间吧。

 

但是有一个房间怎么看都不像是呀。夜半三更,金凌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子,想要偷偷进那个房间,却发现那里没上锁。这让他不禁有些紧张,难道,难道有人在那里?

 

是人吗,还是……?他有点害怕。

 

他躲在暗处等了一会,却发现出来的是自家舅舅。咦,他半夜不睡觉跑这里来干什么。好吧,自己也是半夜不睡觉过来的。

 

等到确定江澄走远了之后,金凌走过去,发现那个房间居然没上锁,估计是舅舅走的太急忘了上锁了,可能一会就回来了,他得抓紧时间看一下。

 

房间里没有自己想象的尘封已久的灰尘,好像是有人定时来打理一般。

 

映入眼帘的是放在架子上的,一支笛子。      

 

金凌觉得自己应该不知道那是什么的,但是那瞬间他的确猜到了。

 

是陈情吧。

 

十三年了,破败的房子重建起来,倒塌的树那里栽好的新树也抽出了新芽,他从孩童长成了少年,仙子都变成一只大灵犬了,离去的人终究成为了别人谈话时讳莫如深的话题,对母亲的模样淡忘到画不出来,父亲更是只有画像可以缅怀……

 

金凌庆幸那个时候自己还小,记忆的空白会让人除非刻意记住,不然只会在别人提起时,才重新拾起放下的东西。他会悲伤于别人提到父母的死因,会愤怒于修鬼道的人,但对于那个人,却是实实在在的没什么感觉。

 

他闪身躲了出去,过了一会就看到自家舅舅去而复返。

 

所以这么多年了,舅舅还是期待着那个人能回来的吧,可以把笛子再还给那个人。他原以为那笛子早就和那个人一样,沉于黄土之中了。

 

放不下的,是舅舅。

 

END

 


  217 14
评论(14)
热度(217)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