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转载搬运需授权 汤圆不给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我喜欢她俩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杜柔】赴约

*我流杜柔短篇。

*应该是个小甜饼吧!

 *@暮汐 感谢暮汐汐给的灵感  @将烨 感谢烤肉老师之前陪我聊天2333


突如其来的闪电与轰鸣雷声惊的杜明立即向落地窗外看了过去,果不其然的看到了随之而来的滂沱大雨,哗啦啦的落了一地,惹的没拿伞的行人们惊呼着四下逃散。

 

“出师不利啊。”他小声嘀咕着,心里却吐槽了一句吴启乌鸦嘴,今天他出门时轮回众人都是对他各种鼓励,唯有吴启看看天气有些担忧的说道:“小明啊,我看这天气有点不妙。”

 

杜明呵呵一声,岂止是这天气不妙,他现在觉得他有点不妙。

 

回去后的队内训练,他认为吴启大概会更不妙:  ),毕竟他的幻影无形剑已经蠢蠢欲动了。

 

没错,这本是夏休期刚开始的一个普普通通的风和日丽的天气,此前已经得知唐柔喜欢钢琴的杜明鼓起勇气邀请了唐柔来上海听一场国际音乐会,音乐会就在今晚。

 

杜明激动。

 

杜明既害羞又激动。

 

杜明既害羞又激动又紧张又害怕。

 

因为他看着外面积的越来越多的水,怀疑他一会可能要划船了。

 

他不太敢向唐柔发消息,倒是唐柔发了条消息过来:“不好意思,可能要晚到一会了,从京城过来的飞机因为天气延班了,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你就别在机场等我了。”

 

杜明回复:没关系没关系,如果实在来不了那就下次。你不要一直等飞机过来了,音乐会虽然难得,但安全最重要,快回家休息吧。

 

虽然他内心是:噫呜呜噫,该死的天气都不帮我,他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都没有了,全都是泡沫,全都是泡沫!

 

杜明现在也不在机场,而是在机场旁边的一家每晚会营业到凌晨才下班的咖啡厅里。但是杜明也没有跟唐柔明确表示他不会继续等待了,因为他横竖是打算等到人家打烊的,哪怕那个时间音乐会都已经结束了。

 

反正音乐会什么的,没有唐柔在,他自己去也没意思,毕竟他也听的不是很懂不是吗……虽然临时补了很多功课,唏嘘。

 

咖啡厅里不少像他这样孤身一人等待着属于自己航班的人,都是有在意的人要接的顾客,等待着一场隔着百里千里的赴约。

 

杜明忽然想起,他中学的时候有个好哥们,当时哥们暗恋一个小姑娘,好不容易没那么怂了递了情书约人家出来,结果少年人还不敢自己等,非拉着他壮胆。

 

结果那天就撞上了瓢泼大雨,两个人开始时在室外等,发觉俩人打一把伞看起来gay里gay气,于是跑到室内继续等,眼见外面的雨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的涨上去。

 

杜明下意识的卷起了裤子,嗯,一会得蹚水走了。

 

两个人等啊等,最后还是没有等到姑娘到来,其实等到后面的时候,杜明和这位哥们都明白了那姑娘是不会来的了,毕竟天气恶劣,而且最初人家也没有做出明确的承诺。

 

只不过是他哥们一厢情愿,在等一场注定无人赴约的约会罢了。

 

无人赴约啊。

 

杜明搅了搅手中的咖啡勺,他不喜欢喝咖啡,总觉得这东西太苦了点,但是唐柔曾经在微博上说过,她就喜欢喝这样不加糖的咖啡,所以他就跟着喝了起来,虽然喝不惯,但总比第一次尝试后舌根发苦想要吐出来的感觉好了很多。

 

他没办法去直接了解她喜欢什么,只能通过她和她的队友们在微博上表现出的点点滴滴,来猜测她喜欢什么——比如钢琴这件事,就是陈果之前发了一张唐柔坐在钢琴凳上的照片,杜明才发觉的。

 

唐柔真好看,乳白色的钢琴显的她像个遗世而独立的公主一样,坐在那里背挺的直直的像是纤细的竹子一样,骨子里都是倔强,如同她面对一挑三的流言蜚语,亦勇往直前一样,也像极了他们俩初见的时候,她在全明星的舞台上对他说:“再来。”

 

喜欢这样的姑娘,会让人充满动力,但其实也挺虐的。

 

杜明想到这里,忍不住苦笑。

 

当初唐柔处于舆论漩涡,他有心想替她说话,但他在轮回实在挨不上号,比不过兴欣同队的人也就罢了,甚至连微草的也不如,至少人家在赛后还客观公正的点评了并且期待下次比赛呢……他连发言的资格都寥寥无几。

 

好像从那时候开始就注定了后面,他单方面的被牵动喜怒哀乐,单方面兴奋的处于与她在赛场上的相逢,失常发挥是为她,超常发挥的原因也离不开她,状态的好坏都和这个姑娘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喜欢唐柔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从此之后好像获得了源源不断的动力,但却是漂泊的浮萍,不知道未来到底在哪里,这样消耗下去,他的爱情、他的欢喜、他的努力,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咖啡都不如他苦了。

 

杜明托着脸想,大概今日他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注定等不到的约定对象,从大雨滂沱时就知道的无人赴约。

 

或许就算没下雨,唐柔其实也未必会来的吧,人家又不一定知道他喜欢她。假如知道了,也没有义务一定要来,毕竟她是个相当优秀的女孩,追求者众多,要排队的话,他压根排不上的吧……

 

靠,越想越丧。

 

杜明倚着沙发背,觉得自己像是失去梦想的咸鱼。

 

换种方式想的话,唐柔可能对于感情方面什么都不知道呢,人家就是单纯的想来欣赏音乐会呢,对吧……呃,这样想想,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地方。

 

不过总算是值得信任的人吧?不然怎么会专门坐飞机过来,嗯当然也可能是觉得人那么多他也做不了什么,只是一场音乐会而已。

 

算了更丧了,再想想别的吧。

 

比如他有什么优点,可以让唐柔喜欢他的。

 

杜明想啊想,发现好像没有。

 

相貌身高还有荣耀技术,有联盟第一人周泽楷站在那里,谁过去那都是自动矮上一截,唐柔那可是看到他们队长都毫无波澜的姑娘啊,但是他可不可以认为唐柔不是以貌取人的姑娘呢?嗯,这个思路不错。

 

但是抛去这些,他还有啥优点?执着坚持是优点,难道他一个表白都没表白的怂包剑客要用爱去感化人家吗?

 

人品,他人品是还可以,俗话说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咳,颜值什么的就算了,才华方面,杜明觉得唐柔可能不会愿意去了解他的人品。

 

完犊子。

 

杜明续了杯咖啡,看看群里大家关切的询问,他发了个呆滞的表情:“我觉得我今天回不去了轮回了。”

 

“进展这么快吗?”吕泊远表示吃惊。

 

“不是,是我觉得人家压根就不会来。”杜明坦诚道,“我继续等等吧。”

 

“小明就先等着吧,如果咖啡厅关门了,你就滴滴打船找个酒店住吧。”方明华说道,“毕竟你只有执着坚持是个优点了。”

 

杜明:……这么看来,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然而他在机场,是永远不可能等到一艘船的吧。

 

杜明看看手机上的时间,要是去音乐会的话现在就得出发了,算了,错过就错过吧。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他年少的时候和其他少年人一样顽皮,嬉戏打闹,应付着上课,沉迷在运动和游戏里,身边的姑娘们却是没有仔细看过,也没有产生过什么懵懂好感和朦胧旖思,然后生生的挨到了现在,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怎样的开心和雀跃,忧心与烦恼。

 

表白是不可能表白的,因为一定会被拒绝的。

 

示好是不可能停止示好的,他想做他能做的事情。

 

不过唐柔真的好像对感情方面无所需求,粉丝的示爱也好,从钟叶离那里听过来的富二代追求也好,比起这些,她除了音乐以外,更醉心的还是竞技场PK,为了和唐柔说上几句话,他没少扛着剑,放下前辈的架子去找她赐教。

 

唉,真的好喜欢唐柔啊。

 

但是他离唐柔最近的距离是什么时候?

 

杜明思索。

 

一次是第一届世邀赛在苏黎世举行的时候,他们举队过去围观八强之后的全部比赛,杜明人生地不熟的一不小心和队伍走散了,站在陌生的街头,外语水平已经全部还给老师的他一脸茫然。

 

然后他蓦然回首,看到她在灯火阑珊处。

 

“咦,是你呀。”唐柔也看到了他,远远的冲他招了手,等到杜明不敢相信的走到了近前,才笑着跟他说道:“好巧,我刚才有看到你们副队,我带你过去吧?”

 

“谢谢。”杜明道了谢,心底却不合时宜的冒出来一个想法:唐柔知道他是谁呀,真好。

 

异国他乡的街道上,杜明有些局促,但唐柔却适时的找了些不咸不淡的话题,两个人聊了几句,这让他想,或许这就足够了。

 

不过这次怎么看都是人家出来救了他,半点给他展现自己人品的机会都没有。

 

另一次他倒是出来英雄救美了,是比完赛之后唐柔因故走的晚,正好在门口遇到了流氓,他因为关注唐柔所以跟着走晚了,及时的冲出来挡到了她身前,然后获得了一个熊猫眼。

 

杜明发誓他以后要学跆拳道截拳道空手道中国武术甚至霍格沃兹的扫把术。

 

不过他挡的这瞬间,唐柔倒是反应过来报了警,不愧是经常遇到这些事的姑娘,她的战斗力也不弱,一脚踹到一个人的要害,看的他都倒吸了口气觉得疼。

 

然后唐柔就拉着他的手腕就跑了。

 

温软的手按在他手腕上,没想到这样的女孩子,手也是同样温软的,想让人牵一牵她的手,不过好像他又搞砸了。

 

英雄救美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某种意义上他看起来是只狗熊,想做自己能做的事情,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呀。

 

所以到底是谁给他的胆子让他请人家来赴约???

 

杜明在朋友圈发了个动态,拍了杯苦咖啡装文艺,然后配上窗外滂沱大雨的照片,附了个咖啡厅的定位,最后打上这么一行字:“在机场是永远不可能等到一艘船的吧。”

 

他发完才发现忘了屏蔽唐柔了,吓的他急忙删除又设权限,忙活完之后杜明又看了一眼手机——得了,音乐会已经进行了有一会了,他可能真的要等到打烊再灰溜溜的离开了。

 

还是干脆考虑一下卷裤子出去蹚水吧,和少年时代一样,反正是打不到船的……嗯?

 

他忽然看到积水之中有一只小小的纸船在飘,花花绿绿的,不知道是哪个孩童闲着无聊拿了张广告传单,叠好了丢到水里的。

 

杜明目瞪口呆,这倒是真的在机场等到船了。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他正在发呆,耳畔却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杜明不可思议的回头,就见唐柔站在他面前,亭亭玉立。

 

就是发梢湿了点,裙角是湿的,凉鞋也是湿的。

 

“航班不是还在延误吗?”杜明错愕的问道,急忙替她叫了侍应生选杯热乎乎的饮品,他正想着选什么的时候,那边唐柔先开口了:“我不要咖啡,选点甜的吧。”

 

杜明震惊:不是说唐柔喜欢苦咖啡吗??消息有误??

 

“嗯,我在微博上说着玩的。”唐柔看看他面前凉了的咖啡杯,抿唇轻笑,她选了杯热奶茶,“生活已经很辛苦了,不如甜一点。”

 

所以他傻乎乎的喝了那么久的苦咖啡是图什么啊!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懊恼,唐柔换了话题:“航班的确是在延误,所以我没坐飞机。”

 

杜明呆了呆,飞机只需要不到两个小时,但是高铁的话需要的时间那得翻倍啊:“这么大的雨,你其实不用过来的,怎么还坐那么久车过来……”

 

难怪她到的晚,原来是换了坐车。

 

“是啊,换个办法还是错过了音乐会,真是对不起你买好的票。”唐柔有些惋惜。

 

这个不是重点吧,音乐会从来都不是重点,果然唐柔真的只是单纯欣赏音乐才过来的。咦,不对,如果只是单纯欣赏音乐,那就完全没有必要再过来了吧?

 

“我只是觉得,既然答应了你,那我就必须要来赴约。”唐柔正色,认真的说道。

 

杜明又呆,他是不是该夸唐柔一句信守承诺啊,“可是你来了也没有音乐会了啊。”

 

“但你还在啊。”唐柔轻笑,“我也说过你不用等了,可你还在这里等着。”

 

杜明只觉得他的心忽然跳的乱七八糟,然后他突然意识到,唐柔可能是看到了他那个用来装腔作势的朋友圈了。

 

“我在机场捡到了一张演唱会的宣传广告,叠了个纸船放到了水里。”她虚虚的指了指外面不知道已经飘到哪里去了的纸船,杜明回头,积水一望无际,他却好像看到了那只小纸船。

 

“既然音乐会没有了,那演唱会你有兴趣吗?”唐柔问道。

 

“有有有!”杜明急忙说道,突如其来的欢喜让他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说起话来语无伦次,“你订酒店了吗,这双鞋都湿透了,我给你买双鞋快点换了吧,湿了的衣服穿着也不好,头发也该用吹风机吹一下……”

 

他终于知道他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包括喝苦咖啡,到底图的是什么了。

 

他所图的不过就是得到一点回应,一点点就足够了,只要有回应,他就可以坚持下去。

 

“杜明。”唐柔打断了他的话,“你还记得上次在场馆外面,我们俩逃跑之后,我看你好像很挫败,开口安慰你的时候,你对我说了什么吗?”

 

杜明怔了怔,从乱糟糟的心绪里理了理时间线,隐隐约约好像记起了自己说的什么。

 

“现在,我把这句话送给你。”唐柔眨了眨眼睛。

 

“没有很挫败,虽然没能英雄救美吧,但是就算是狼狈的逃跑也没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当时的杜明揉着眼睛吃痛的倒吸一口气,嘴里却是认真的说着话,只不过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说者有心,听者无心罢了。

 

“我又不是石头人啊,你陪我打了那么多次竞技场,还打着给兴欣全队送礼物的名号送东西,只为了给我送礼物。”她忍不住失笑。


“就算是下大雨也没什么。”

 

“我来赴约了。”

 

他所以为的,是无人赴约的单相思,是等不到船的积水机场。是苦涩的咖啡,是一个人庸碌烦恼的暗恋。

 

最终却飘来了一只小纸船,带来甜甜的奶茶香,告知他,原来这些都不是。

 

是渐生好感的小欢喜,是迟来赴约的爱情。

 

END




最后捞一捞我の预售:【本宣+预售】《意中人》(意中人+夜路)

其他的文章目录:【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46)
热度(445)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