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转载搬运需授权 汤圆不给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我喜欢她俩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微草中心】我们可是微草女孩

*又名我们可是微草女孩(和男孩)

*全员欢乐五千四。

*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

 @凤梨与夏柑 和这个微草女孩聊出来的文w

 

 

01

 

刘小别一推开微草训练室的门,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手快说话也快的他瞬间就脱口而出问了一句:“是谁吃药了?”

 

“去去去,什么叫吃药,说话好听点成不?”坐在椅子上的柳非回头瞪了他一眼,一旁的周烨柏笑出声来:“我猜现在小别肯定在腹诽说,就是非非你吃了枪药了吧,一点就炸。”

 

刘小别面不改色:“我可没这么想。”

 

刘小别岔开话题:“我就是想问为什么训练时有股中药味?”

 

刘小别心中松口气:还好我没有说出来柳非你吃枪药了吗这句话,不然可能接下来吃神枪手子弹的就是我了。

 

“当当当当,因为我戴了小香囊呀!”柳非指了指她裙子腰带处系着的绿色小香包,长长的的花穗带着珠子垂到膝盖上,看起来十分精致,她十分得意的说道:“这可是驱蚊虫的,自打本姑娘戴上以后,就没再被蚊子咬过!”

 

柳非当然十分得意了,在穿着清凉的夏日能让她抛弃各种花香味道的香水转而佩戴闻起来有些呛鼻子的中药香囊,浑身上下从散发着少女清香变成了移动中药罐——还好这香囊有效,不然她岂不是白白付出了这么大的牺牲!

 

“这么灵??哟同仁堂的,难怪了,非姐你上周回家买的啊,怎么没想着给我们一人带一个?”袁柏清笑嘻嘻道。

 

“这可不行,我戴了香包,蚊子自然都去咬你们了。你们要是都戴了香包,那蚊子该咬谁?万一饥不择食又扑回来咬我可怎么行。”柳非一脸理直气壮。

 

“靠你这算盘打的倒是真好,没有香包又怎样,我们有电蚊香和花露水!”肖云嗤之以鼻。

 

“我一姑娘都不喷香水了,你们一群大男人还喷知名品牌香水,真是gay里gay气!”柳非反唇相讥,顺口就把六神花露水和香水混淆到一起。

 

“切,非姐要是不给我们买的话,大不了我们自己去买就是了,肖云死脑筋,非跟她又吵起来。”袁柏清跟刘小别悄悄咬耳朵。

 

刘小别也悄悄说道:“不是我说,真的是随便进来个人都会以为有谁吃了药,所以我很无辜的好不好。”

 

正巧肖云和柳非因为许斌的到来吵架告一段落,所以此时刘小别这句话显的格外的大声。

 

刘小别呆滞。

 

柳非活动了一下手腕:“小别?”

 

“副队救我!!”刘小别扑向许斌身后,也不管许斌此时正一脸懵逼。

 

“所以非姐为什么买绿色的啊?”高英杰急忙插话道。

 

柳非脸上浮现出谜一样的自信笑容:“因为我对微草忠心耿耿!我们可是微草女孩!”

 

“队徽绿色,应援色绿色,队服绿色,香包还是绿色,柳非买绿色真的不愧是我们微草的队员了。”李济点评道,“生活就应该充满原谅。”

 

“可我想买个其他色儿的。”周烨柏小声嘀咕。

 

“还有,咱们队就你一妹子,你那词用错了吧,我们?应该只有你才对,我们可是微草男孩!”刘小别勇敢地说道。

 

“你们都想戴香包了怎么就不是微草女孩了,难道你们不是队长的迷妹吗???”柳非痛心疾首的谴责道,“还有,烨柏你想买什么色儿的,难道你们想一人一个红橙黄绿青蓝紫的cos葫芦娃七仙女玛丽苏冰晶雪爱丽丝公主吗?”

 

刘小别:啥玩意啊咋回事啊。

 

许斌:我觉得我们其实是队长的迷弟。

 

袁柏清:不用买七个颜色,红橙黄青蓝紫就行了,柳非你已经有绿色了……哦不不,小清子参见四格格,给您请安,您吉祥。

 

肖云:……袁柏清你如此谄媚的态度我认为韩文清队长隔空躺枪!所以柳非为什么是四格格,难不成还有一二三格格?

 

高英杰:大概因为非姐是绿色,所以排第四?

 

李济:妙啊,这样蓝雨蓝色就排第六了,被我们又压一头。

 

柳非:够了,所以你们根本没人质疑香包的事情,你们就是一群微草女孩。

 

许斌:我不是……

 

正巧此时王杰希推门进来,他一进门就皱了皱眉,随口就是一句:“你们谁生病吃药了?”

 

然后他得到了一片哈哈哈,尤其以刘小别为甚。

 

还有红了脸跳起来的柳非微恼的问候:“队长!!!……早上好。”

 

其实是柳非说到半截觉得她不该这么对待无辜的队长,所以硬生生的转成了问好。

 

等到上午的训练结束后,柳非得到了除了许斌和高英杰以外,一溜微草男孩们排着队笑嘻嘻的问好,场面像是挨着递情书一样,蔚为壮观。

 

假如他们说的不是“非姐!!!中午好!”的话就更好了。

 

柳非:滚。

 

第二天王杰希推门进来发现训练室的中药味更浓重了,他有些诧异的看过去,只见每个队员身上都戴了个绿色的小香包,柳非桌前更多,居然红橙黄青蓝紫的放了六个色的。

 

“怎么都戴了绿色的香包?哦……同仁堂驱蚊用的啊。”王杰希恍然。

 

“因为我们微草女孩对微草忠心耿耿!”刘小别大声道。

 

王杰希:等等,是不是有什么词用错了?

 

“队长我们给你还留了一个呢。”许斌举起手中的香包。

 

“我们全都戴着香包,下次比赛就让蚊子去咬蓝雨的队员吧!”袁柏清说道。

 

至于柳非桌子上为什么有这么多香包,当然是因为微草的男孩们把他们的小公主给惹的羞恼,后来一人买了一个色儿的给四格格赔罪呗,让她穿什么裙子想戴哪个就戴哪个。

 

“微草的宠爱是中药味的驱蚊香包。”柳非如是想。

 

 

02

 

六一儿童节快要到了,柳非率先给这个节日进行预热,她做了一个小测试,然后把这个测试的二维码分享到了群里,让大家积极参与:“看,我的身体年龄测试只有两岁,心理年龄只有十六岁,你们应该给我买儿童节礼物。”

 

“两岁?非妹妹,你以为你是小baby吗?”刘小别笑出声。

 

“别哥哥!非妹妹只是一只小猫咪!”袁柏清跟着一起哈哈大笑,这个称呼成功的恶心到了刘小别,惹的他一巴掌拍过去:“小清子你给我停下来,自己人别开腔!”

 

“别……哥哥,噫!”周烨柏做了一个奇怪的断句,然后成功的恶心到了全员。

 

“你们测试一下啊,假如你们通过了我就给你们买儿童节礼物,没通过的话就给我买。”柳非自信的说道,“上吧,微草女孩们,让蓝雨男孩们见识一下你们的厉害……我可是听说了蓝雨只有卢瀚文这个真正货真价实的小鬼通过了这个测试呢。”

 

然后测试结果就出来了。

 

袁柏清,心理年龄九十七岁,身体年龄四十五岁,未通过。

 

“我靠这答案说我知识渊博,行吧都九十七岁了能不心理渊博吗?不行,柳非我不能承认你是一只小猫咪了,本九十七岁老爷子否决你小猫咪的身份。”

 

“都入土了就别bb了好吗,难怪你最近奶我奶的都不给力,九十七岁的老牧师,真的辛苦了,大家记得尊老爱幼送他枸杞养生茶哦!”刘小别毫不留情的嘲笑。

 

刘小别,心理年龄三十岁,身体年龄十五岁,通过。

 

“原来不是别哥哥,是别弟弟啊。”柳非笑了起来,“那姐姐给你买糖吃去咯。”

 

“不,是别孙子!孙子儿——”九十七岁高龄牧师老爷爷袁柏清毫不留情的嘲笑了回去。

 

刘小别:老清子你可给爸爸闭嘴吧你,以及非姐姐我想吃星空棒棒糖。

 

高英杰,心理年龄二十岁,身体年龄二十岁,通过。

 

“英杰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少年郎,一群微草老年人就别装小孩子了,都不害臊的吗?”柳非点点头,眼神谴责周围的一众微草男孩。

 

“不害臊。”肖云顶了回去。

 

这时候群里却放出来一张图。

 

方士谦,心理年龄八岁,身体年龄三十岁……

 

“什么鬼???”方士谦发了一串问号,“原来我只是一个八岁的小牧师,各位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们请打赏一下红包谢谢。”

 

“尊老爱幼谢谢。”袁柏清说道,“师父请你先给你的老徒儿发红包。”

 

王杰希:红包。

 

[王杰希的红包在20秒内已被抢完]

 

许斌眨了眨眼,看着手中的大额红包:“队长这是给我们发儿童节红包吗?”

 

连邓复升和李亦辉都冒了泡,王杰希发红包可真是大方,这群里退役的转会的人都惦记着,一个都不落。

 

“哟谢谢啦小队长。”方士谦发了个比心的表情。

 

“不用客气,方士谦小朋友。”王杰希回复道,“你叫我哥哥或者叔叔都行。”

 

方士谦:靠,王杰希有本事你测一测你几岁了。

 

王杰希:心理年龄五岁身体年龄十八岁,货真价实的年轻人,所以我现在还奋斗在微草而你已经退役了,连徒弟都九十七岁了。

 

袁柏清:等等???

 

柳非机智的给王杰希发了个红包:队长儿童节快乐!然后她转头看向王杰希问道:“所以队长你第一题是不是选择了想要变成善良的海豚,选这个的年龄好像都会偏小哦。”

 

看不出来队长这么有童心。

 

“我诓他呢。”王杰希面不改色的说道,“其实不是五岁那么小,那题我选的自由自在的海鱼……不过选择坚持和喜欢的人结婚这个答案,不知道会不会被判定为童话一样的天真想法,对年龄是增是减我也不太清楚。”

 

“这么巧,我也选的哪怕三十岁了也要坚持和喜欢的人结婚。”刘小别惊喜道。

 

柳非:呵呵是吗,好巧我也是。

 

“我也!队长我也选的自由的海鱼以及坚持和喜欢的人结婚!”袁柏清兴奋道。

 

一旁的周烨柏肖云李济高英杰等人纷纷举手,就连许斌也默默地举起了手:“其实我也是。”

 

哦,于是这是一群准备在三十岁也要坚持和喜欢的人结婚,追求爱情的微草人。

 

柳非想了一会觉得不对劲,原来是一群自由自在海鱼里混进了她一只小海豚呀!真是搞不懂这些微草男孩。

 

于是她幽幽开口道:“既然大家都有队友情在,那不如三十岁的时候,你们就互相结婚吧。”

 

顿时咳嗽声一片,在咳嗽声中王杰希淡定的说道:“柳非,你口红要什么颜色的?”

 

“谢谢队长!队长三十岁一定可以和真爱结婚!”微草女孩柳非喜笑颜开的送上了自己的祝福,于是身边一众少年们凑过去嚷嚷:“队长队长,我们也要儿童节礼物!”“就是啊柳非不是儿童吗怎么能要口红做礼物呢,会中毒的!”

 

“她是队里唯一的女孩子,又通过了测试,给她买礼物不是很正常吗……哦,英杰也通过了,英杰你想要什么?”王杰希看向高英杰。

 

刘小别袁柏清周烨柏肖云李济:队长我们微草女孩给您拜年了!

 

许斌:不,我是微草男孩,不为礼物屈服。

 

群里的方士谦:人都去哪了?

 

 

03

 

最近联盟和一款语音社交网站合作,制作出了一款语音福利礼包,让各大战队人气选手为你送上日常问候,让你身临其境和他们一起在战队训练。

 

作为一个微草女孩,柳非一早就美滋滋的准备买一个王杰希的语音礼包,享受队长亲切的爱的问候,多么美好的事情!

 

至于微草战队只出了王杰希,其他人的语音礼包并没有出这件事,柳非对此不以为然,那群微草男孩的声音她平时每天都能听到,早就听够了好不好,出了她也不会花钱的!

 

结果付款的时候她一个没注意,氪金氪多了一下子买了已出战队全员的礼包。

 

捂着钱包的柳非:心里痛。

 

既然都买了,那不如等会再听自家队长的,去听听蓝雨战队两位队长的语音,作为微草女孩,柳非决定去给他们挑刺:你看黄少天居然说他们蓝雨其他队员好欺负,震惊,蓝雨战队果然是貌合神离实际上存在霸凌现象的存在!

 

几分钟之后。

 

柳非:啊喻队说话怎么这么温柔……哦不不不,队长才是最温柔的人!

 

又几分钟之后。

 

柳非:黄少天怎么这么可爱,对着柯基都能唱歌1551……哦不不不,队长才是最可爱的人!

 

“柳非你听什么呢,表情这么奇怪,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肖云问道。

 

“难以启齿,该不会是……”袁柏清拉长了声音。

 

“哇袁柏清你可真污。”刘小别唏嘘道。

 

“你们在说什么……”高英杰一头雾水。

 

只见柳非把耳机往桌子上一拍,这动静把众人吓了一跳,然而柳非下一秒却是怒抓了一把头发,啪啪啪的在键盘上敲击起来,身旁最近的周烨柏凑过去一看,只见屏幕上写着:出售语音网站账号,已买全员职业选手语音礼包……

 

“这一定是蓝雨的阴谋,专门来迷惑我这种微草女孩的!”柳非信誓旦旦的说道。

 

“反正我们一定是不会被迷惑的。”李济说道。

 

“那不如我们听一听?”许斌又被拉下了水,只好跟着提议。

 

十分钟后。

 

刘小别:剑圣的垃圾话真的是……学不到精髓,唏嘘,蓝雨每天生活在垃圾话里,辛苦了。

 

袁柏清:韩文清前辈真的是超可怕,我这样的弱鸡还敢跟他名字有字重叠??

 

肖云:孙翔为什么会唱葫芦娃,难道他也想戴个香包吗?

 

高英杰:兴欣的包子的日常作风和他的战术一样让人难懂,叫包子居然只是因为姓包?嗯,那我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我还会长高呀。

 

许斌:什么时候能出个三零一礼包,想听天津话了,所以兴欣的人怎么北京话这么好?难道是为了混进中草堂卧底时语音也不被听出来?

 

周烨柏:原来队长查房这么可怕,还好我每次都很机智,上次把游戏机扔到刘小别房间里所以最后扫厕所的不是我呢……别哥饶命!!

 

李济:啊啊啊枪王!周泽楷真帅,日常生活也很酷!不愧是神枪手……呃。

 

“你这个叛徒。”柳非谴责道,“怎么可以被美色所误呢,就算周队是枪王,但是,我们队长才是最帅的,明白吗?”

 

“明白了。”李济点头,装作没看见柳非保存了周泽楷的照片,呵,同为神枪,他还不了解柳非吗?

 

最后微草的男孩女孩们达成共识:承包王杰希的语音吧!以后被队长批评了就回去听语音治愈自己,被队长夸奖了就继续听语音鼓励自己,让自己膨胀起来!

 

微草人!你最棒!

 

王杰希:阿嚏。

 

后来王杰希从方士谦那里知道了这件事,理由是方士谦说王杰希当初居然让他扫厕所太不人道了,以及王杰希你变了你居然带全队去游乐园!

 

在游乐园的王杰希无法理解:“为什么要花钱,你们想听直接跟我对话不就可以吗?”

 

柳非举手:“那,队长我想坐旋转木马。”

 

“去吧。”王杰希点头。

 

“队长我想坐跳楼机。”刘小别举手。

 

“队长我想坐过山车。”袁柏清举手。

 

“队长我不想坐跳楼机和过山车。”高英杰默默的说道。

 

“队长我想去鬼屋。”肖云举手。

 

“队长我想……”周烨柏欲言又止。

 

许斌:所以你们为什么不问问队长想做什么。

 

“都给我坐旋转木马!”柳非回头瞪了回去,“还是不是咱微草女孩了,陪我玩完后一会谁想坐摩天轮拍照片装有对象的我免费奉陪!”

 

刘小别:“当然是陪非姐啦!”

 

袁柏清:“对啊对啊旋转木马多可爱了!”

 

肖云:“……我不,我要去鬼屋。”

 

李济:“那你自己去吧。”

 

周烨柏:“我们有香包为证,生是微草人死是微草阵鬼!”

 

“你不去吗?”王杰希看了一眼许斌,“其实你们年龄差不多的。”

 

“我想玩游戏机。”许斌老老实实的说了实话。

 

“这个想法不错……等我给他们拍完照,一起去吧。”王杰希点了点头。

 

王杰希想玩什么呢?

 

他想让大家玩的开心啊。

 

最后柳非PO了一张微草队员全员照片放到了微博上——“今天我们都是队长的迷妹,我们都是微草女孩!”

 

许斌:不,我是微草男孩。

 

最后的倔强。

 

 

END



最后捞一捞我の预售:【本宣+预售】《意中人》(意中人+夜路)

其他的文章目录:【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香包长这个样子,在杭州同仁堂买的w



*语音包是猫耳FM的语音包。

评论(79)
热度(1070)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