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昊戴】结发

*我流昊戴

*非原作paro

*今天吃到了梨老师写的昊戴超开心,于是嗖嗖嗖写了起来。

 

 

“戴博士!”戴妍琦正揉着眼睛琢磨眼见这个芯片该放到哪里的时候,手腕上的电子手表忽然就这么猝不及防的亮了起来,原来是她邻居家的那个金发碧眼的小伙子。

 

“阿尔杰先生,你怎么了?”戴妍琦揉了揉酸痛的手腕,对虚拟屏幕上的阿尔杰说道,忽然她好像意识到什么一样,抽了抽嘴角说道:“不会吧,我家又怎么了?”

 

“非常正确。”阿尔杰让开自己的身体,把虚拟屏幕呈现影像的镜头留给戴妍琦的小别墅,“您的别墅……着火了。”

 

戴妍琦只觉两眼一黑,一边让阿尔杰帮忙联系救火队,一边把工作一丢就跳上了小型飞行器,按了默认地图的方向后,把脖颈上的心形项链摘了下来,打开覆盖着宝石的盖子:“唐昊!你怎么回事,我家怎么被烧了???”

 

这项链居然也是个小型通讯器,不过估计只有戴妍琦本人才知道,因为这个项链正是她设计的,若是在平时她一定会在心底自恋的感叹一声自己设计的精巧,然而现在她可没什么心情,准确的说是,她最近每次拿起这个专属于某人的通讯项链时,就没有好心情。

 

上次唐昊拧爆了水管,把她家给淹了,等她回来的时候发现唐昊特别聪明的用了冷冻器,于是那些水统统结成了冰,她家一瞬间变成了纽因特人居住的冰屋。

 

“你当我们俩是企鹅吗?”戴妍琦跳起来戳他脑袋,戳到了,因为唐昊弯腰了。

 

上上次唐昊不小心在仓库翻出来了她少女时代制作的一个失败的小机器人,那是一个闹钟机器人,叫起闹钟来能把美国初创时代的摇滚叽里呱啦放的震天响,吵的邻居报警说她扰民,还好阿尔杰及时通知了她,让她避免了交罚款的命运。

 

“你当我们俩是开音乐厅的吗?”戴妍琦跳起来戳他脑袋,没戳到。

 

哦,你问唐昊是谁啊,唐昊是年轻女博士戴妍琦制作出来的一款好像又是失败作品的机器人,家政一塌糊涂就算了,平时没少搞事。

 

“实在是太无聊了。”唐昊理直气壮,“隔壁那个阿尔杰想泡你,我是想让他家先着火的。”


“所以为什么咱们家先着火了?”戴妍琦倒吸一口气,在心底告诫自己:不要被气死,千万不要被气死,自己制作出来的机器人,哭着赔钱也要承受,因为她也不能把他拆了啊,平心而论,她压根打不过唐昊。

 

唏嘘,她可能是这个大陆上最悲惨的科学家。

 

“因为我想先试试看。”唐昊说道,“没关系,你放心,火势很快就蔓延到这小子家里了。”

 

“那我就要赔钱了!”戴妍琦觉得钱包有点痛。

 

所以阿尔杰想泡她,关唐昊什么事啊?她为什么要制作出唐昊这个机器人,当时留下的芯片又是从哪里get的?

 

戴妍琦只觉有些头痛,可是她记不清了,她只记得脖子上项链里的那块宝石,实际上是个储存器,插入到电脑里导出来了一个文件,按照上面的要求,她制作出了这个机器人。

 

而那个芯片,也在宝石的文件里。

 

甚至连名字,都是文件里起好的。

 

可能是她在荣耀之战以前提前保存好的吧,除了她以外,没有人知道这块宝石怎么插入,也没人知道密码是什么,在别人那里,这就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红玛瑙。

 

但是她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惹是生非的机器人!

 

“你是不是天生放荡不羁爱自由?”戴妍琦黑着脸给救火队划了一笔钱,看着被烧秃了的草皮和被烧黑了的小别墅,认真的思考了起来他俩今晚住哪,以及唐昊以后除了她家能住哪。

 

按照唐昊这惹是生非的性格,她还不能轻易把他放出去,机器人的制作者对机器人是负有一定责任的,也就是说唐昊在外面闯了祸,她戴妍琦可能要背负法律责任。

 

所以她为什么要制作出来这个长的不错但是性格很暴躁的祸害?

 

“我是说真的,你总觉得这也无聊,那也无聊,不如就出去吧。我给你钱,你去旅行,看大千世界,去外面闯荡。”戴妍琦坐在还没被烧的摇椅上,认认真真的看着唐昊,天边的晚霞把她的侧脸照的红彤彤的,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虽然是我制作出来的你,但是我没有理由把你一直留在我身边。”

 

她其实早就很清楚,唐昊这样的人,不适合留在她身边,不适合留在温暖的小窝,假如她是一只温顺的猫咪,那他就是天生适合在野外生存的孤狼,身上带着血性,要不是这是和平年代,她认为他完全可以成为一方枭雄。

 

哪怕他只是个机器人。

 

可是,她戴妍琦制作出来的机器人,自有她的精妙之处——比如那个芯片,她检查过了,其中的数据排列顺序的确是她的手笔,是她设定了唐昊的性格,也是她赋予了他……感情。

 

这件事不能被别人知道,机器人在这个时代,依然是不能拥有感情的。

 

可是唐昊有感情,他会因为邻居家的小伙子喜欢她而感到不高兴,甚至做出过激的事情,戴妍琦觉得,她不能留唐昊在她身边了。

 

“你赶我走?”唐昊眯着眼睛看她,双手按在摇椅的扶手上,让戴妍琦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她硬着头皮看过去,努力使自己充满底气:“我是为你好。”

 

“你是觉得我惹是生非吧。”唐昊冷笑道,“那你为什么不拆了我?”

 

“我打不过你啊。”戴妍琦想从他手臂下钻出来,却被他牢牢地禁锢在了摇椅上,晃来晃去的,正当她以为唐昊会因此生气的时候,唐昊却走到了她背后,轻轻地推了一把摇椅,在她荡回来的瞬间,又把她推了出去。

 

啊,不是她赶他走啊,是他要推她离开。

 

“行,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唐昊说道,戴妍琦能够感觉到他说话的咬牙切齿和隐藏的愠怒,然而下一刻摇椅被端正的扶好,唐昊趴在椅背上,后颈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机器人的制作者,都是知道机器人的命门在哪里的。”

 

戴妍琦窒了一秒呼吸,她当然知道。

 

因为那就在他的后颈啊。

 

可是她不忍心去按下去,不忍心这个会嘲讽她的,会冷笑着嫌弃她,却又在大雨滂沱的时候会出门接她,用毛巾把她裹起来骂她一声笨蛋的大男孩闭上眼睛昏迷不醒。

 

戴妍琦不愿意。

 

“你还是走吧。”她叹了口气附到他耳边轻声说道,“项链记得戴好,有它护着你,在别人袭击你的命门时,它可以生出一层防护罩,虽然不知道能用几次……小心一些。”

 

唐昊有些失望,但他有着自己的骄傲,于是他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戴妍琦起身,站在废墟里,回头偷看了一眼离开的唐昊,然后一把扯下了手腕上的通讯手表,把它摔到了废墟之中,看它嗡嗡嗡了几下,终于是安静了下来。

 

殊不知唐昊在她转回身的瞬间,也回头看了她一眼。

 

“你把他送走了,就以为一切万事大吉了吗?”阿尔杰站在戴妍琦身后,神色严肃的说道,戴妍琦回头看他,表情轻快:“不然呢,国安局的刑警阿尔杰先生,难道我要让带着目的性成为我邻居的你,把他关到局子里拆了不成?”

 

“戴妍琦博士,你被逮捕了。”阿尔杰拿出手铐。

 

“罪名?”戴妍琦闲闲的看他一眼,手指却把玩着项链,“让我猜猜,是说我违规制造拥有感情的机器人吗?”

 

阿尔杰点点头,却又摇摇头:“不,罪名更重——你私藏叛军逃犯。”

 

哦……叛军啊,戴妍琦恍然,原来昔日荣耀之战里保卫了大陆的那个起义首领,居然是叛军,“那我又是谁,我不可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博士吧。”

 

阿尔杰将她的手腕扣在手铐里:“您曾经是国防军的少将。”

 

戴妍琦点了点头,下一秒手指轻动,项链被她打开,流光溢彩从其中泄出,一瞬间晃花了所有人的眼睛:“既然这样的话,我用头发丝开手铐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读小学呢吧!”

 

边陲小镇,戴妍琦吹着口哨蒙着面,看着广场上播报着的AAA级逃犯的信息,从少将沦为逃犯,这是她没想过的事情,不过另一个逃犯居然是唐昊,这也挺好的。

 

受命去剿匪的少将,不知道怎么的就和叛军的首领混在了一起,听起来十分匪夷所思。

 

但是戴妍琦记得,就算她阴差阳错失忆了,可是她手里的那块宝石却记录了一切,从她开始制作机器人的时候,她就知道了一切。

 

身旁有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的记忆不是意外失去,而是唐昊给她抹去的。

 

什么叛军首领,什么少将,叛军是因为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才起义的,但是面对敌国入侵的情况,唐昊毅然决然的和她站到了一起,两军汇兵抵抗敌军,直至被包围。

 

在这个过程中,戴妍琦写下了那些资料,悄悄地保存到了宝石里,她好像早就会料到发生什么事情一般——比如桀骜不驯的唐昊会带人孤军突围,掩护她撤退。

 

再比如,侥幸活下来的彼此,也许最终都不会相见。

 

突围的前一晚,戴妍琦拔了她自个儿的一根头发,然后又扯了唐昊一根头发,让唐昊嗷的一嗓子就叫了出来:“戴妍琦你搞什么?”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戴妍琦轻笑道,“古诗里是这么吟诵的,我们没那么长的头发绑在一起,这种随时都可能会死去的时刻,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唐昊沉默。

 

硝烟味弥漫在这个简陋的山洞里,这就是他们临时的指挥所,血腥味夹杂在其中,这都是同胞所付出的鲜血,哪怕上一个月他们还互为敌人,然而现在,他们是并肩保卫国家的同伴,没有敌我之分、男女之分。

 

她咬破嘴唇,将头发放到唇边轻吻了一下,然后在唐昊皱着眉进行战略部署的时候,悄悄地把它们塞到了随身携带的一个数据分析器里,飞快的把数据导入出来,存进了宝石中。

 

这是象征着感情的存在,假如她死了,就死了吧。

 

假如她活着,那她就不能失去自我,也不要失去曾经肩并肩一起扛着枪扫射的爱人。

 

“戴妍琦,你听好了,我只有一个愿望。”烛光之下,唐昊抹去唇边的血迹,笑容是难得的温柔,“你给我好好活着。”

 

接着她就没有知觉了。

 

现在想想,也就是在那时候,唐昊动用了她的工具,将她的记忆抹去了,大概是为了让她活下来,所以只删除了在这段战火里的回忆,也就是说……拥有他的那份记忆。

 

然后她活了下来。

 

突围的唐昊也活了下来。

 

可是他的出色的表现引起了国安局的猜忌,于是抗敌回来的义军将领,成了勾结敌国有叛国之罪的叛军头目——被处死了。

 

戴妍琦当时不知道啊。

 

后来她知道了,却也找不到他的墓祭拜,估计是有人心虚怕他起死回生才做的这么决绝,而在宣判法庭上,唐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不屑,带着冷笑,睥睨天下的姿态。戴妍琦想,当时应该让她来突围,掩护唐昊离开的。

 

在宣判结束后,她忽然看到唐昊笑了,那是发自肺腑的笑,好像是给某人看的一样。

 

她呆在原处,明白了那笑意的缘由,唐昊猜着了,也许她以后会想起来,会看到,所以他释然的对她笑,忘却自己的骄傲,来告诉她,不要再纠缠于过去了,她还有大好的人生。

 

正如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的最后两句,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已经晚了啊,她已经按照宝石里的数据,制作出来了一个机器人,名字也叫唐昊。

 

就是他本人。

 

是他归来,是她相思。

 

戴妍琦栽进黄沙里,她记得这里,最后她和唐昊就是困在这里,这个白天热死人,晚上却又很冷的地方,连月光都不怎么明亮,除非战争,则荒无人烟的地方。

 

偶尔伴随着几声狼叫,沙土中露出些许白骨,不知是过路人还是牺牲的战士,戴妍琦都一一祭拜了,知道她最终走到那个山洞处。

 

她想啊想,记起来她和唐昊的初见。

 

“那个叛军头目,我看你一表人才,怎么就去做了贼人,你要是赶紧投降于本少将,我还能饶你一命!”彼时的她刚从军校毕业,头脑聪明又有所长,才是最合该骄傲的年纪,戴妍琦这时候是瞧不起任何人的。

 

“卿本佳人,奈何为刍狗。”唐昊同样鄙夷的嘲讽了回去。

 

然后两方就开了火。

 

后来他们就被敌军给围起来了,从恨不得干掉彼此的对手,成为了并肩奋斗的战友,这是谁也想不到的,戴妍琦想不到啊,可是她所承认的对手,唯有唐昊一人。

 

她所承认的爱人,也唯有唐昊一人。

 

戴妍琦是合该骄傲的少将,不是家养的猫咪,是与孤狼并行的豹猫,娇小却凶猛,独行亦可为伴,只有在喜欢的人面前,才会玩笑,才会娇俏撒娇。

 

而唐昊如果不是平民出身,同她一样出身贵族,那戴妍琦敢保证,国安局绝对没那群老头子什么事,这人天生就适合做军官,适合做人上人,哪怕受了挫折,却还会毅然决然的昂起头,撞的鲜血淋漓依然勇往直前的年轻人。

 

是她的菜没错了。

 

至于项链,那原是她准备好的两个人的定情信物,只是可惜另一个还没有制作好,他们就在硝烟中错失了彼此。

 

心形项链,宝石中有染血的打了结的发丝数据。

 

大概就是爱情的模样了。

 

“我说唐昊,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闯一闯?”戴妍琦坐在一块石头上躲避着风沙,忽然开口问道。

 

“不是赶我走吗?”唐昊冷笑道。

 

“机器人的制作者,是要对机器人负有责任的。”戴妍琦莞尔一笑,“尽管……我多么希望,你不是一个机器人。”

 

唐昊沉默,他的那块项链里,当然有着原本属于他的记忆数据,所以他也知道了一切,明白了戴妍琦为什么要让他离开的原因。

 

“如果说是与国防军为敌的话,我的确觉得很有趣。”唐昊坐到她左前侧,替她挡着前方的风沙。

 

戴妍琦凑过去吻了他的后颈。

 

“国防军?那算什么。”她趴在他肩上冷笑,“要闯的话,就与整个大陆的虚伪人士做敌人吧,来吧,这次起义,我陪你。”

 

“你有办法可以让头发的生长速度快一些吗?”唐昊不可置否的一笑,尽管他被吻到属于他命门那块地方时,整个人像是触电一般的打了个颤,但他的性格是不会让他承认的。

 

“嗯?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戴妍琦错愕。

 

他低头吻她,在风沙中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如同曾经置身于战火燎原里,只是身旁的其他人都已经不在了,而他们似乎也不是曾经的彼此了。

 

戴妍琦忽然明白了,她的余光看到这好像永远不会亮起来的黑夜里,月光似乎明亮了几分。

 

头发再长一些的话,就可以真真正正的结发啦。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哪怕背身与世界为敌,我亦前行。

与月光为伴,用子弹炮火照亮黑夜,当做黎明。

 

END





最后捞一捞我の预售:【本宣+预售】《意中人》(意中人+夜路)

其他的文章目录:【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19)
热度(90)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真滴不能日更五万
杂食!冷门!基本甜心!
🌸转载请要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刘小别我的爱情♡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头像@秋燁 封面@长风万里
江湖策秀@与君同赋 小天使@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