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转载搬运需授权 汤圆不给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我喜欢她俩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黄少天x我】整数

*迟来的生贺!!极速短打QAQ

*生日快乐么么! @流心芝士挞 

 

 

 

我发现我偏爱整数,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强迫症。

 

比如我每天起床的时间一定要订在六点钟整,早一分钟哪怕我就是醒了我也不愿意起来,晚一分钟的话我就会对自己进行强烈的自责。

 

再比如我去买东西,买了一包算算价格发现是九十六元,那我一定会再拿包小零食把它凑整到一百元,不是因为我有钱,事实上我特别穷,但是我就是看不惯非整数的存在。

 

又比如制订计划的时候,不仅时间要卡在整点,任务的数目和耗费的时间也一定要努力凑整,看起来我好像是个很有计划的人,一丝不苟的,一旦被打乱就会忍不住炸毛。

 

事实上……我只是单纯的喜欢整数,比如我制定了计划但我不一定会去做呀,计划让我在八点开始做翻译题,但是现在八点零二分了,我就会告诉自己:哦,九点再开始吧。

 

然后愉快的拖延到十二点,一脸震惊并且仓皇的开始补作业:怎么回事?时间都去哪儿了??被谁偷吃了???

 

黄少天总拿这个嘲笑我,说我自欺欺人,敢情每次和我一起隔着半个小区距离挑灯补作业的人不是他一样,同一个世界同一份作业,同一个原因(太浪)同一份熬夜。

 

不同的成绩单。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的答卷也经常是整数的存在,倒不是我已经达到了可以算出分数然后准确做对它们的那种登峰造极地步,这个真的只是凑巧,我不会做的题和我做错的题,包括老师在文科试卷上随心所欲的扣分,加起来总是十的倍数。

 

黄少天就不一样了,他那个位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都得过,就是没得过十的倍数。运气好了比我都高,运气不好离及格还差十万八千里,不过除了他爸妈大概没人在意他这波动极大的成绩,黄叔叔为此都在家里屯了速效救心丸,以备不时之需。

 

“要是少天有你半分省心就好了。”黄叔叔跟我摇头叹气,“谁家的孩子跟他一样啊。”

 

其实有很多,就是都没他话烦,叔叔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大千世界看一看——我在内心如是说,表面上却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当做没听到后面委委屈屈站在那里的黄少天磨牙的声音,呵,谁让我们俩生了个反义词呢?

 

一个重视规则(虽然不一样执行),但另一个人不把规则放眼里,还试图破坏规则寻找可以投机取巧的机会,所以对于黄少天来说,我就是隔壁邻居家的孩子,让他怨恨的存在。

 

“一成不变的生活多没意思啊!你看我,每天吃的早饭都不一样,都要根据今天的心情来决定!”黄少天对我的循规蹈矩表示鄙夷,他非常看不惯我循规蹈矩的勤奋和循规蹈矩的犯懒,对此我只是举起了我的数学作业,表示我也要根据心情来决定要不要给他抄作业。

 

“哎我觉得你这样的生活方式特别好,很健康呢,对吧,你心情好吗,不好的话我带你去吃冰淇淋吧,香草的还是巧克力的?”黄少天立即改口。

 

他最近沉迷打荣耀,据说在荣耀世界里混的风生水起,而我呢,在他旁边代写作业写到风生水起——这就是黄少天成绩忽上忽下的原因了,他总不做练习题,高薪聘请我做替写,能不有波动么。

 

一个暑假我愣是按照每天给他写二十页的顺准提前一个月完成了,黄少天站在我旁边为我piapia的鼓掌,转头就去和蓝溪阁纠缠到一起去了,躺在地上变成尸体,那在文字频道和语音频道嘴都是叭叭的,听的我习惯性的拿出了耳塞。

 

耳塞的价格也是整数,是黄少天去年送我的生日礼物,他说是用来让我促进睡眠的,我却觉得他很有意思,我听他讲话可是没办法睡着的啊,只能用来防噪音了。

 

“我跟你讲,我黄少天就算哪天夜雨声烦被人打死在竞技场,我也不会和那个文化素质水平极低,请君入瓮都能念成请君入瓦的蓝溪阁有什么关系的!”他愤恨的咬下半块冰棒,然后被冰的牙都打起了哆嗦。

 

我斜他一眼,美滋滋的吃了一口手里的香草味冰淇淋:“总是需要别人代写作业的家伙,似乎没立场谴责别人文化素质水平高低。”

 

“喂你还是不是我的好伙伴了,是不是啊是不是??”黄少天不再谴责蓝溪阁了,转过头来开始谴责我。

 

我看了一眼手表,还有两分钟就又到整点了,是时候开始背英语单词了,但是身旁的黄少天还在一旁喋喋不休,这该怎么办呢?

 

于是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慈爱的笑了笑:“姐姐现在要去做作业了,你继续玩游戏去吧,还有,少年我劝你一句,话可别说的太满,没准哪天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你真敢保证你没在竞技场被人打死过?”

 

黄少天闭嘴了。

 

看吧,我就说这小子不可能是完全所向披靡的。

 

至于后来他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蓝雨战队黄少天”的时候,我很不给面子的当场笑出声来,行吧,蓝雨战队是蓝雨战队,蓝溪阁是蓝溪阁,他黄少天才没有被请君入瓮,他是自己乖乖的跳进坑的。

 

哦,我还必须得说一句,这人勉强拿到了初中的毕业证,虽然后面几乎都旷课去了蓝雨训练营,但在我眼里,他的确属于他当初嘲讽的“文化素质水平不怎么高”的人群。

 

典型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话唠的弊端,把柄在我这里都快记满一个本子了,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赛场上所谓的冷漠无情的机会主义者,杀手黄少天是也。

 

冷酷无情杀手黄少天跟我表示:“你这就是强迫症,你就是女版张新杰。”

 

“是吗?”我表示怀疑,在听了黄少天描述后,我严肃的说道:“我感觉我比他还要严重。”

 

因着喜欢整数的原因,我对生日啊节日啊这样一周年一次的存在特别敏感,同样也记在了小本子上,过去一个划掉一个,然后次年再来,感觉每一年都过的很充实。

 

读了大学之后,生活倒没那么规律了,因为大学哪有按日期生活的,大家都按照第几周第几周来过,所以不看备忘录的时候常常会因为现充而忙的天昏地暗,然后就会忘记一些事情,因此没少收到黄少天的夺命连环call,这不现在他就打了个电话来谴责我:“你知不知道下周五是什么日子?”

 

这才六月,不是他生日啊,于是我一边茫然的问,一边查了下蓝雨近期赛程:“什么日子?”

 

哟,查着了,是蓝雨战队和微草战队第二轮总决赛的日子。

 

“祝你比赛顺利!”我赶在他开口之前抢答道,生怕这人开了口之后滔滔不绝的说个没完,黄少天似乎是没想到我突然说话,因此被噎了一下:“不是这个!我是说,你看咱俩是几岁认识的来着?”

 

“十岁。”我算了一下说道,“那时候我正好搬家过来。”

 

“这不就是要十周年了吗,你这人不是对整数特别敏感的吗,怎么这时候就都记不清了啊!”黄少天非常怨念,隔着电话我都闻到了他那边的山西陈醋味。

 

“行行行,你给我票的话我去现场给你加油,庆祝我们认识十周年。”意识到自己的确不太对的我,决定哄哄黄少天,顺便赚了一张票。

 

那天的比赛很精彩,蓝雨取得了第六赛季的冠军,虽然我对游戏看的不是太懂,却也知道这对于黄少天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从心底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好样的,没有对不起我那些年给他写的作业!

 

想了想赛后他们大概还会有庆功宴,我就决定先行离开,结果黄少天给我打了电话,说是要先把我送回学校,然后再去和战队一起庆功。

 

对此我深表感动:“你别想从我在这里敲诈一口冰淇淋。”一口是不行的,我喜欢完完整整的冰淇淋,不过我倒是可以买一个给他。

 

“本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谁计较这个啊。”黄少天对我的小气嗤之以鼻,但同时眼睛却是忍不住瞄向我手里的冰淇淋,我看他这副样子,试探性的问道:“要不我给你买一个?”

 

“不要,我就想要你手里这个。”黄少天说道。

 

我怀疑他因为比赛胜利而有些太兴奋所以现在是在发烧胡言乱语,于是我伸手去摸他的额头,反而被他捉住了手腕,超级严肃认真的看着我:“你说过的,你很喜欢整数的对吧?”

 

“对啊。”我点点头。

 

“那咱们认识十年了,十年是个整数对吧?”他追问道。

 

“没错啊。”我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他不是那种会莫名其妙说废话的人,身为机会主义者,黄少天做出的每件事可是都有目的性的。

 

“那你怎么不喜欢一下我呢?”他理直气壮的质问我。

 

“你考试都没得过整数的好不好。”我下意识的反驳,觉得这人在开玩笑。

 

“这都是借口!借口!”黄少天抗议,“你看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这也是整数的啊。”

 

“买不起谢谢,下一个。”我面无表情的说道,愈发觉得这人是在逗我玩。

 

“白送你!”黄少天着急道,“真的,我跟你承认,我十岁时候喜欢的人,就是我二十岁的时候喜欢的人,十年,整整齐齐的,没变过!”

 

我觉得我有点要死机,这人难道说的话是认真的?他十岁的时候就开始喜欢我?Excuse me?

 

对此我很想说,可我十岁的时候不喜欢你啊,我只是喜欢你在我给你写完作业之后递给我的可以拿来买蝴蝶结的零花钱。

 

“真的,就咱俩第一回见面的时候,你爸妈带着你来我家拜访,你当时戴着的天蓝色的蝴蝶结特别可爱,我当时就想给你买一打……虽然你随后亮出来的试卷上的成绩很伤人就是了。”他在我旁边碎碎的念道。

 

“你不会从来都对我没有什么想法吧,我觉得我还是做了很多的,那天你因为值日后又被老师留下来所以天都黑了,怕的跟个什么似的,还因为被打乱了计划呜呜的哭,是不是半道遇到了我?这可不是巧合,我是回去找你的,从那以后到我去训练营以前,哪天放学我没等过你啊?就算是去网吧,我也带着你去做作业的。”黄少天讲的义正言辞。

 

他提的这件事我倒是真记得,因为我当时真的哭的很狼狈,就算站在路灯下面我也很害怕,然后这时候黄少天出现了,他难得的没有嘲笑我,接过了我的书包,给我用纸巾擦脸,最后特别贴心的给了我一块水果糖。

 

我当时是怎么做的?我当时吸了吸鼻子,抽抽噎噎的跟他说:“今天的事你不许说出去,不然我就把你这次英语没及格的事情告诉你爸妈。”

 

但是那其实已经不是十岁的事情了,那时候我都十二岁了。

 

“我今天是因为得了冠军为了沾沾喜气才鼓起勇气跟你表白的,你给点反应成不成啊成不成啊!你看,我这总是和整数没啥关系的,你有时候不也未必能凑巧得到整数吗,咱俩在一起,不正好能凑个整?起床我陪你起,计划我陪你定陪你执行,购物我帮着你一起算……多划算啊。”黄少天掰着手指跟我算,试图说服我。

 

于是我笑了,倒把他笑的慌乱:“你笑什么啊,我认真的。”

 

我也学他露出一脸超严肃认真的表情,看着他说道:“是的,正如你所说,我偏爱整数,你的理由非常完美、无懈可击,十年是个好机会。”

 

可是,我喜欢他,是从十二岁开始的啊。

 

没错,就是在看到他跑回来接我的时候,才忽然惊觉,原来这个少年嘻嘻哈哈吵吵闹闹的,却一直陪伴在我身边。

 

所以,十二岁后的十年是二十二岁,再等两年吧。

 

“不行,这可不行!二十二岁不是整数的,你看咱俩今年都二十岁,这不正好嘛。”黄少天噎了一瞬,继续跟我抗议。

 

“我不爱整数了,还不行吗?”我斜他一眼。

 

“那你爱什么?”他不服的问道,像是打算搞清楚我到底喜欢什么一样,不然就赖在这里不去参加庆功宴了,不就是想记在心底么,这可瞒不过我。

 

于是我停下脚步,笑着看他。

 

“那可多了,我爱香草味的冰淇淋,爱高分的试卷,爱充足的时间和阳光明媚的天气。”我一一跟他列举,就看到黄少天听的特别认真,然后露出恍然的表情:“这些我都知道啊,不就是把整数去掉了吗,还有什么?”

 

“还有……”我拉长了声音,忽然跳到他面前,伸手勾他脖子,在他耳畔轻笑道。

 

“我爱你呀。”

 

END




最后捞一捞我の预售:【本宣+预售】《意中人》(意中人+夜路)

其他的文章目录:【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36)
热度(406)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