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转载搬运需授权 汤圆不给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我喜欢她俩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邱橙】无意春风(一发完)

*CP邱非x苏沐橙

*大家好我又来试着写一对冷CP了。

*碎碎念万字流。

 

 

苏沐橙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咬字清晰,干干净净,带着点女孩子独有的柔软,轻笑起来比黄莺的歌声还要悦耳,比冰糖雪梨还要润甜上几分,一不小心就会乱了心弦。

 

邱非当时刚进训练营,他原本只是打算假期来嘉世试试看的,结果因为颇有天赋,加上肯认真吃苦,职业又是战斗法师,自然而然的就被被嘉世的队长叶秋给注意到了。

 

得到了叶秋指点的邱非,在私底下更加认真努力,就连出去倒杯水的工夫都在想,刚才的训练里有没有哪个地方还需要继续改进。

 

就是在这时候,他被一声轻笑搅乱了心绪,像是平静的水面忽然被投入了一枚石子一样,古井无波终究泛了涟漪。

 

邱非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过去,就见苏沐橙和叶秋并肩走来。

 

说起来这还是他私底下第一次见到苏沐橙。

 

她今日未穿队服,穿的是件露肩的格子裙,长发就这么散在肩上,笑容恬淡,露出好看的锁骨,看起来温温柔柔的,却是都散发着他从未见过的一种气息,和学校里只穿校服沉迷学习尚有几分呆板青涩的少女们大不相同,这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美人。

 

尤其是她的眼睛,特别明亮好看,一不小心就会让人沉溺在这温柔之中。

 

邱非怔了一瞬,大脑却是比砰砰砰忽然乱了起来的心跳更加快速的做出了指令,他下意识的就对两人低头行礼:“叶秋前辈,苏沐橙前辈……两位前辈好。”

 

他一开口才察觉自己声音有些哑,大概是一直沉迷训练忘记喝水,加上夏季天气炎热,所以有些上火了。

 

只是这并非他所关注的重点,因为邱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以前只有叶秋在的时候,他也就只称一句前辈,从来没那么正式的叫出对方的全名。而且依照他的性格,面对不止一位前辈在场时,说一句“几位前辈好”就足够了,完全没有必要把两个人的名字都点出来。

 

尤其是苏沐橙的名字。

 

苏、沐、橙,念起来很好听,就好像是他说过的这么多年来普通平凡的不能再简单的话语里忽然混入了三个精致美妙的发音,叛徒似的,叫嚣着她的存在感。

 

“是邱非啊。”叶秋点了点头,旁边的苏沐橙却是“咦”了一声,十分好奇的把他打量了一番,直看的邱非有些无措,才露出恍然的神色,笑容依旧甜美:“原来是你啊,我听叶秋提起过你,改天咱们过两招?”

 

邱非虽然在她的注视下有几分局促,但在荣耀上进行切磋是他很喜欢的事情,更何况对方又是高手,于是他点了点头,接受了这番好意:“好,多谢前辈指教。”

 

这次倒是没敢再叫人家姑娘的名字。

“叫什么前辈呀。”苏沐橙倒是乐了,旁边叶秋插了句话:“人家可是很懂礼貌的小新人。”引的苏沐橙斜他一眼:“怎么,某人是在说我没有礼貌吗?”

 

他们俩这之间自然而然的熟稔气氛倒是把邱非看的怔了怔,这种别人插不进去的气氛很令人艳羡,让他一瞬间觉得自己有些多余,想要赶紧道别然后快步离开。

 

“性格是很沉稳,就是缺点少年气,活泼一点就更好啦,当然别像黄少天那样。”苏沐橙此时却忽然开口,带着几分前辈姐姐点评后辈弟弟的意味,还顺便开了剑圣一个小玩笑,她笑意盈盈的继续说道:“没想到我也到了被叫前辈的时候了,总觉得把我给喊老了呢。”

 

邱非无措的眨了眨眼睛,他下意识的在心底老老实实的反驳了一句,苏沐橙可没必要觉得她被叫老了,她这青春靓丽的模样在这里,岂是一句前辈就能叫老了的?

 

“这样吧,下次见面你叫我沐姐就行了。”苏沐橙轻笑道,“你们俩忙吧,我就先走了……邱非,下次见啦。”

 

邱非刚松了口气,在心底纠结了一秒下次再见到苏沐橙是继续固执己见的叫前辈还是如她所愿的叫沐姐,最后决定固执己见,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的不想这样称呼对方。

 

结果没想到这时候却冷不丁的被苏沐橙点了名,惊的邱非急忙抬头看了过去,机械的挥了挥手说了个再见。

 

真的是见了鬼了,苏沐橙为什么可以把他的名字也念的这么好听?非字还带着一点点娇俏的尾音……陷入郁闷的少年发现,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觉得有人念他的名字念的这么好听。

 

“来来来,让我看看这几天你有没有什么进步。”叶秋却是招呼他进训练室,邱非连忙定了定神,把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脑海中驱赶开,又专心致志的和叶秋切磋去了。

 

是的,心无旁骛是他很大的一个优点。但是等到切磋结束之后,邱非又开始有些恍惚了。

不得不说苏沐橙真的很会和人拉近距离,从一开始的“咱们”两个字,再到后面从前辈换做沐姐的称呼,还有最后叫出名字的道别,每一个小细节都挠在人的心上,痒痒的却又很舒适。

 

他在回想刚才被苏沐橙唤了名字那一瞬间的感受,像是原本有些迷茫,但旋即又觉得温温暖暖的,就好像被轻风拂了脸,带着温柔的触感,如沐春风一般。

 

队里都说他如此被叶秋器重,很有可能就是斗神一叶之秋的接班人,是沐雨橙风的下一任搭档,所以苏沐橙才想要和他切磋看看的吧,不然她这样的人……是压根不会注意到他的。

 

和苏沐橙配合吗?以前完全没想过的问题,单看叶秋前辈和她寥寥几句的话语就能感觉到这两个人不是一般的熟悉,难怪是最佳搭档,如果换做是他的话……大概可以用技巧来弥补这方面的不足吧?

 

邱非想,只要给他机会的话,他可以做到的。

 

他揪了一把头发,却发现自己收到了一个来自QQ上的好友申请,他点开一看,再次怔在了座位上,这是他少有的情况,一天呆上那么几次,可不是他邱非的性格。

 

只是邱非没想到加他好友的人居然是苏沐橙。

 

像是怕错过什么一样,他飞快的按下了同意键,然后礼貌的说了句前辈好,接着忽然又忐忑起来,刚才苏沐橙是不赞同他这么称呼她的吧……

 

“哎你这孩子。”那边苏沐橙好像也是被他逗笑了,发了个无奈的表情,“好吧,随你怎么称呼好了,我建了个房间,来切磋看看吧。”

 

竞技场是可以使用语音的,两个人先简单的打了一场,对于对方的情况了解了个大概,这才又更加认真的再来了一场,这次苏沐橙打的也是指导赛,中间自然没少说话,让邱非在心中多次对外界将她称呼为花瓶的舆论反复表示这就是扯淡。

 

苏沐橙的天赋或许不是最佳,但她长期待在叶秋身边,意识与经验都是一流,不同于叶秋的指导,苏沐橙看问题有她独特的视角,同这样的职业选手交手,真的是受益匪浅。

 

“打的很不错。”苏沐橙笑道,“是个好孩子,要继续加油啊。”

 

“前辈。”邱非早已记下了自己在这场比赛里的各种疏漏,此时的他终于忍不住开口和她聊起了题外话,“我好像还没比你小到被称为孩子的年龄……”

 

青春期的男孩子都是有自尊和骄傲的好不好,虽然他比同龄人早熟了一点,而苏沐橙的确也是他前辈,但他连沐姐这个称呼都不想去叫,更不想被对方只当做一个小孩子……当然也没指望会被当做同龄人就是了,但至少也要肯定他身为一个念中学的少年身份啊。

 

“都怪你不叫我沐姐,我又不觉得是我老了,所以只好把你想的小一点啦。”苏沐橙倒还挺有理的,引的邱非也弯了弯嘴角,好吧,他觉得苏沐橙说的的确没错。

 

“那你叫我一声沐姐不就好了?”苏沐橙继续说道,好像是还没打算放弃这个称呼。

 

“……”

 

邱非咬了咬干涩的唇,唇上的死皮提醒着他是时候该给它一些水的浸润,少年这时才发觉自己又忘记喝水了,但面对耍赖调戏他的前辈,他也颇感无奈,最后只得认命一般的跟着说道:“沐姐。”

 

只是他说这称呼的时候虽然心有不甘,但却没忍住抿了唇笑,其中几分认栽几分迁就大概只有他自个儿清楚。

 

耳机里传来苏沐橙的笑声,邱非却在这笑声里觉得脸上有点烫,冰凉的水缓解了嗓子的干哑,却没能把面上的热度褪去几分,他放下耳机,不知道自己在烦躁些什么,并因此感觉到了一些恼怒。

 

那边苏沐橙却不知他这里的情况,邱非见她又发了消息过来,自然把自己的情绪藏了起来,他虽然性格不是迂回的那种,但却是知道如何不给对方添麻烦的,突然的烦躁一定会让苏沐橙意识到并进行询问,比起说谎,他宁可装模作样一下。

 

“晚点找你有事哦。”苏沐橙说道。

 

邱非哦了一声,接下来的训练倒是一直在集中着精神,但每次结束的空隙里他总是会忍不住看一眼时间,然后再看一眼外面亮堂的白昼,隐隐有些期待它逐渐被夜色染黑。等他意识到不过是因为苏沐橙简简单单清清浅浅的一句话影响到了他的思绪的时候,邱非已经站在了苏沐橙面前,旁边是因风而哗哗作响的常青树——是她叫他出来的。

 

苏沐橙递给他一个粉色的保温杯,在他惊诧的眼神里巧笑嫣然:“虽然是夏天,但是保温杯也是可以派上用场的哦,打开看一下。”

 

邱非从善如流的打开杯子,今天第不知道多少次又怔住了,因为保温杯打开的刹那就有种清香扑面而来,带着些甜气,扑到人脸上有种带水的雾感,这竟然是一杯冰糖雪梨水。

 

他只觉得整个人再次乱了起来。

 

“今天两次听你的声音有点哑,正好做了一大桶,就给你留了一杯。”苏沐橙笑着解释道,有些东西不言而喻,他当然可以听出来。苏沐橙这冰糖雪梨可不是单独做给他的,邱非敢打赌,这冰糖雪梨绝对有叶秋前辈一份,他不过是顺带蹭了一杯而已。

 

然而这样来自父母之外的关心,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果说没有半分触动,那肯定是假的,他是个不会说谎的人。

 

“谢谢沐姐。”邱非最终还是换了称呼,跟苏沐橙道了谢。

 

“不客气呀。”苏沐橙拍了拍他的肩膀,哼着歌走了,留下邱非捧着保温杯看着她轻快的背影呆了一会,这才原路返回。

 

冰糖雪梨水味道清甜,喝完之后果然感觉嗓子舒服了很多,不夸张的说,他感觉整个人都好了很多,里里外外都透着熨帖,就像是中了什么咒语忽然为之一振一样。

 

邱非把保温杯认认真真的洗了个干净,准备明天将它还给苏沐橙,只是这少女粉的杯子和他房间里简约的风格实在不搭,就是简单的摆在那里,都能让他忍不住因为觉得有些突兀,而多看上几眼。

 

他停下给自己的加训,最后又看了一眼那个杯子,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看到她的一切,都会觉得有些欢喜,比如不爱甜食的少年中意了冰糖雪梨水,只是邱非自己清楚,他所爱屋及乌的冰糖雪梨,不过是因为他钟意苏沐橙。

 

原来那种为之一振的感觉,是一个人置身于山洪之中的暗恋啊,自己轰然崩塌天昏地暗,旁人却不得而知的一种喜欢。

 

如同他注定会来嘉世一样,苏沐橙注定会出现在他的人生中,却突如其来的带动了他周遭的一切,少年人的秘密就此开始,在更加努力的同时,带了点无法言说的欢喜,其中苦楚只有自己清楚——因为邱非始终知道,他想要超越叶秋,不止是在天赋与荣耀方面,还有那因为遇到太晚而未能与苏沐橙培养的默契。

 

她本是无意春风,却偏偏引人悸动。

 

他得承认,他有些喜欢苏沐橙,只是这喜欢里带着尊重,连做个旖梦都是对她的亵渎,于是继续毕恭毕敬做一个努力的后辈,只是在与她私下的对话里,在心中觉得如沐春风,喜不自胜——年少慕橙。

 

苏沐橙倒是没察觉他的异样,邱非觉得是他掩饰的极好,他以为自己只要悄悄的藏住自己的喜欢就好了,期待着有朝一日可以在赛场上与她配合就好了,只要在等待的同时提高自己就足够了,他不是一个会有太多奢求的人。

 

然而苏沐橙的小惊喜却无处不在,冰糖雪梨水之后还有烤好的曲奇,失败的巧克力,甚至还有无聊时随手拿起废纸叠了的心,这些东西都不是他独有的,因为叶秋首先会拿一份,一边嫌弃着甜食的甜腻,一边却又捧场一般的次次都在。

 

“还是小邱捧场啊,次次都在。”苏沐橙却如是说,这句话犹如惊雷一样把邱非自己惊到不行,他才发觉他也是每次都在,这看起来并不是巧合。

 

“人家还不是跟着我过来捧你的,你可别太得意了。”叶秋说道。

 

从叫名字变成了更亲昵的小邱,邱非心中的想法只有他自己清楚,但叶秋却没少吐槽,说总觉得苏沐橙是在叫他“小秋”,直叫人起鸡皮疙瘩,弄的苏沐橙无奈:“你年龄还小啊,就算叫你的话,也该叫大秋。”

 

年龄,邱非在心中默默咀嚼这两个字,这似乎是他追及不上的坎,犹如时间一般,在未相识的时候就已经跑了个飞快,输的一干二净。

 

只是谁都没想到接下来嘉世会经历什么,孙翔到来,叶秋离开,邱非陷入了一个尴尬的位置,他并不能再做一叶之秋的接班人了。

 

失望吗?或许有吧,他原本来这里的时候,就没想过会成为叶秋的接班人,只是盼望有个机会可以成为职业选手就好,至于账号是什么,并没有多重要。

 

只是苏沐橙……邱非有些担心,叶秋离开,队伍里最受打击的应该是苏沐橙吧?

 

“我没事。”苏沐橙接过他手里的热奶茶,整个人裹在厚厚的羽绒服里,对他莞尔一笑,“迟早都会离开嘉世的,反正他去哪我就会去哪。”

 

邱非嗯了一声,觉得这是意料之中的答案,两位前辈的关系是真的要好,他不太会安慰人,而且苏沐橙看来也不需要安慰。

 

然后他注意到苏沐橙的围巾没有围好。

 

“倒是你,其实可以考虑去别的队伍啦。”苏沐橙看他,微微苦笑,“在嘉世的话,以后很难有出场机会的,就连我也不清楚,未来究竟会怎么样啊。”

 

雪堆在地上踩着松松软软的,一步一个脚印,两个人并排走了一会,苏沐橙忽然发现,少年的个子已经长的比她要高上几分了,一瞬间不禁有些恍惚,到底是时间过的太快,还是少年人的身高窜的太快。

 

“我暂时不会离开嘉世。”她听到邱非如是说。

 

“也好,你已经习惯了在这里训练……依照你的能力,哪怕以后只在替补位置上出场一两次,也会被其他战队注意到的,到时候再走也不迟。”苏沐橙顺着这条线分析了一下,却不防一阵冷风吹过,风卷着冷意窜入脖颈,让她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哦,原来她的围巾没有围好啊,苏沐橙捧着热奶茶,感受到掌心的热度,暗笑自己的疏忽。

 

“沐姐。”邱非忽然开口,苏沐橙疑惑的看他,似乎是没想到他突然叫她,然后她就听到邱非说:“可能我说这个话有些冒昧,但是我觉得我必须要说。”

 

“孙翔前辈的能力是很好的,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是可以和沐雨橙风配合极好的一叶之秋,沐姐你既然已经在前辈离开的事情上表现出了不被经理他们喜欢的态度,那接下来很有可能继续被他们不喜……当然,也无所谓讨他们喜欢。”

 

“所以比起以前的策应来说,其实可以考虑换一种风格?”邱非提议道。

 

苏沐橙一怔,却觉得邱非说的很有道理,她以前的确是习惯了在叶修身后,现在这人离开了,她的确可以试着大胆的在团队赛里找一找属于自己别的风格了……又或者说,她以后可能也会更多的出席单人赛或者擂台赛。

 

“嗯,如果有空的话,我们私底下还可以继续练一练。”苏沐橙抿唇一笑,她是不会主动找孙翔的,而剩余的战斗法师,她熟悉的还真只有邱非。

 

邱非点了点头,苏沐橙正想与他道别,却见少年忽然伸手,为她整了整围巾。

 

他就站在离她不远不近的位置,这是一个礼貌而又疏离的站位,尽管这举动透露出了两个人的关系要好,但那一瞬间苏沐橙并没有觉得唐突。

 

暖暖和和的围巾挡住了冷风,她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却险些被雪滑倒,还好邱非及时扶了她一把,皱着眉说道:“小心一些。”

 

少年的背挺的很直,孤单单的走在雪路上,她就趴在窗户上看他,忽然想起来,叶修不在的时候,邱非总是会把她送到楼下,经常会在看到她房间亮了灯,收到她顺利到达的消息后才会离开。

 

这次也不例外,只是他没有再称她前辈或者沐姐,只是他最后多了句叮嘱——注意身体,别生病。

 

她低头怔怔的看着脖子上的围巾,想到方才邱非认真的表情和小心的动作,他的确是在非常认真的为她整理围巾,像是平时在训练一样,不带有别的乱七八糟的思绪,十分专注,手指都没有碰到围巾以外的其他地方。

 

苏沐橙按开空调,取下围巾,回头看到桌上的粉色保温杯,这个保温杯她之前买了还没用过,是全新的杯子,后来在邱非用过以后,她也没再用过,做出了什么茶茶水水的就拿去送他,现在想来,对方没介意这杯子的颜色,也没介意做她的小白鼠,真的是个老实人没错了。

 

奶茶已经喝的差不多了,甜甜的味道在弥漫在整个口腔里,很快就浸润到了心里。

 

她抿唇一笑,忽然记起和邱非的初见。

 

不是在训练室门口和叶修一起的巧遇,那是她知道叶修要过来找邱非,专门跟过来的,包括后面的冰糖雪梨水,也是她注意到了邱非声音的沙哑,恰好为了叶修的烟嗓刚学会了制作,兴致冲冲的送来的——虽然最初目的是为了叶修,但那天叶修的确才是真正被顺带的人。

 

那天也是个冬日,是邱非来训练营的前一年。她照旧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厚羽绒服口罩和帽子,估计只有叶修才能认出来她。

 

苏沐橙本来是去买一些做小甜点的材料的,恰好买完回去时路过了一所中学,当天下了雪,地有些滑,她从校门前经过的时候正好遇着了学校放学,热热闹闹的好生让人羡慕。

 

然后她就在羡慕的同时,不小心滑了一下。

 

完了,这下手里的材料要碎了,这是苏沐橙的第一想法,她第二个念头才是自己会摔的很难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先后顺序呢,大概和她早就习惯了跌跌撞撞的少女时代有一些关系,摔多了就不怕痛了。

 

如果现在是夏天的话,她估计不能这么理直气壮,还好是冬天,穿的多。

 

不过她没有摔倒,因为正好有个少年路过,顺手就扶了她一把。

 

那少年没有仔细看她,只是匆匆看了她一眼,皱着眉叮嘱了一句“小心一些”,然后就匆忙离开了。但苏沐橙却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他,注意到了他书包里露出的半角荣耀海报,还有他刚才因为扶她而丢在雪地里现在才被捞起来的自行车的车号,以及他身前胸牌上的名字——高一五班,邱非。

 

她也不过是一眼,却看到了许多。

 

苏沐橙眨了眨眼,这才发觉她还没有说谢谢。

 

这可怎么办,她可不是不道谢的人啊,于是苏沐橙想了想,在春天到来的时候,翻出来了自己以前的夏季校服,然后在外面披了件很少穿出来的橘色外套。没错,她其实以前也在这所学校读过两年,现在冒充回来的毕业生还是绰绰有余的。

 

在校门口登了记,苏沐橙熟练的走到了学校停车的地方,按着自行车号一辆一辆的找了起来,然后在找到瞬间,往那辆自行车的车筐里投了一本嘉世训练营的宣传册。

 

接着她就哼着歌欢快的离开了。

 

假如那个少年会来嘉世训练营的话,那她就让叶修好好看看这少年的水准吧,如果他表现很好,就多带一下她,也算是她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吧。

 

春风拂面,虽然依旧是乍暖还寒的时节,但苏沐橙却不觉料峭寒意。

 

她忽然回想起来,当初邱非扶她那一下,和现在这一下是一样的,及时,却不让人觉得无礼,如若是夏天的话,手指掌心触碰到胳膊的瞬间,大概会觉得整个人发烫。而在冬天,有了衣物的遮掩,会自然许多。

 

但她依然觉得有些发烫,是空了的奶茶杯在发烫,也是自己正托着脸呆呆注视着的远方在发烫。虽然是冬天,可是却忽然感觉到了那年春日里的春风,像是她第一次学骑自行车的时候,哥哥在她背后没松开的手,让人习惯了的存在,下意识的想拥有。

 

苏沐橙忽然觉得不妙。

 

她见过各式各样的男孩子,什么性格的都有,然而这是她第一次觉得,原来真的有人可以一直站在身后不远处,让她一回头却发现,他还在。

 

不是刻意的关心,就像是习惯了一样,敬她为前辈,和她切磋,吃她做的甜点捧场,不会说太多的话,甚至不是很喜欢笑,但如果硬生生的割裂离开,心里会觉得难过。

 

苏沐橙觉得很不妙。

 

她看了一眼床上摆着的,去年生日时邱非送她的大熊玩偶,虽然他的理由是礼尚往来,而苏沐橙也收到过很多粉丝送的礼物,但训练营可是没有工资可拿的,邱非这是自己攒钱买的。

 

于是这件礼物被摆上了床。

 

虽是冬日,却有人似无意春风,终究使她觉察,有些心慌意动。

 

还好苏沐橙也会遮掩自己的情绪,训练营和她的训练室并非很近,两个人私底下碰面的机会其实不多,加上她最近帮叶修开荒沉迷第十区,就连沟通都少了很多。

 

谁也没想到下次再正儿八经的遇到的时候,嘉世已经出局要准备挑战赛了。

 

最近因为总帮叶修在游戏里忙这忙那,苏沐橙没少熬夜,尽管她用高超的化妆技术遮掩了一下,却依然被邱非瞧出来了她的疲惫,被问了一句气色好像不太好。

 

“是吗,但我挺开心的。”苏沐橙笑了笑,却忽然觉得心虚,她之前还答应过人家要“注意身体”,结果现在反而被他捉到了气色不好,她正想解释,却见邱非明白什么一样的点点头。

 

“就算是为了前辈,也不要太消耗自己……”邱非有些欲言又止。

 

苏沐橙听出他话里的前辈指的是叶修,聪明如邱非自然可以猜到能使她熬夜辛苦的人只有叶修,但她却因为这句话而忍不住蹙眉,什么叫就算为了叶修也不要太消耗自己?她原以为邱非会因为她没有注意身体而说些其他的事情,比如,为了他的关心什么的……

 

好吧,邱非是个内敛的少年,他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苏沐橙有些泄气,她“嗯”了一声说道:“你也是。”

 

就这样吧,其实两个人也没有太熟不是吗?苏沐橙如是想,接下来等到叶修的挑战赛准备好,她就专心于嘉世,做好自己的职责。

 

就算是为了邱非曾经的叮嘱,她也不能再过于消耗自己了。

 

邱非看着苏沐橙离开,忽然抬头看了一眼空中被风卷起的落叶。人们总是找不到风的,找不到,捉不住,也留不住,苏沐橙从来都只是他人生里的过客,无意春风,翩然到来又翩然离开,大家都有各自的方向。

 

就这样吧。

 

只不过邱非没想到他会参加挑战赛,更没想到叶修所带领的队伍会是他们最终的对手,在陈夜辉一事后,他是明白了叶修对荣耀的热爱并没有改变的,叶修没有变,只是其他人变了。所以他心中对叶修一如既往的尊敬,而对对手最大的尊敬就是,在赛场上端正态度,然后击败他。

 

但邱非没料到嘉世居然会对苏沐橙猜忌如此,安排她出席擂台赛最后一个席位,赢了是在感情方面的痛苦,输了却是要面临着责难,热爱与情谊方面的抉择,实在是用心阴险。

 

在知道这个安排之后,邱非立即想去找苏沐橙,但见面时他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倒是在酒店里两个人不期而遇,苏沐橙手里拿着的正是那先前的粉色保温杯,见他过来反而脸上露出几分欣喜:“正要去找你呢。”

 

“冰糖雪梨和杯子都送给你啦。”苏沐橙笑道,似乎对之前的决定没有什么想法,但邱非却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她是打算要离开嘉世了吗?

 

离开挺好的,嘉世对她这样,她就应该离开。

 

然而,她对嘉世应该也是有感情的吧……邱非又觉得他该安慰一下苏沐橙,但依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他忽然发现苏沐橙今天穿的外套,居然是一件没见过的橙色外套。

 

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点眼熟。

 

“要加油哦。”苏沐橙轻笑,邱非下意识点头,却听到她继续说道:“我是说,不论是比赛还是以后,都要继续加油。”

 

邱非微怔,忽然记起来苏沐橙以前对他说的话,只要他有出场机会,就会被别的战队发现优点,如果嘉世挑战赛输了的话,他也是会有归宿的,但是如果兴欣输了呢,苏沐橙该怎么办,嘉世不留,她又不愿意转去其他战队……

 

在一切残酷的现实问题面前,喜欢是那么的单薄。

 

单薄到他无法开口挽留或者多说什么。

 

人们总是希望结局大团圆,但显然他与苏沐橙不可能是这样,他不想让嘉世输,苏沐橙不想让兴欣输,但他们同样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这就是他们对理想的热爱。

 

嘉世输了。

 

邱非想,他应该对苏沐橙说声恭喜。

 

于是他发了条短信,后来就继续专注于自己的训练了,他有预感嘉世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故,但他的练习还要照旧继续,不论是以后继续留在嘉世,还是被其他战队邀请,他的训练都不会被打断。

 

微草向他掷出了橄榄枝,邱非在嘉世的大楼下偶遇苏沐橙的时候,把这件事告诉了她。

 

“挺好的啊,我就知道,只要给你机会,你就会发光发彩的。”苏沐橙笑了笑,“那下次见面,大概就是对手了哦,要加油。”

 

“你也是……”邱非说道,他看着苏沐橙进楼的背影,忽然就想起来了当时下课时他路过车棚附近,看到一个穿着橙色外套的姑娘,好像向他的车筐里丢了什么。

 

于是他在那个姑娘离开后,走过去一看,发现居然是本嘉世训练营的宣传册,发传单都发到学校里了吗?邱非微怔,然后打开了宣传册,接着就被深深的吸引了,他握着手里的账号卡,忽然很想去试试看。

 

居然是……苏沐橙吗?

 

邱非想叫住她,问她这是为什么,但最终没有叫她,因为他自己也想起来了,苏沐橙那冬日里最爱的遮掩打扮,和他在学校门口丢了自行车就跑过去扶的一个姑娘很像。

 

当时他是皱眉匆匆一瞥,未及惊鸿,却也对她温柔的眼眸印象深刻。

 

他早该记起来的,难怪他在训练营门口遇到苏沐橙的时候,会格外注意她的眼睛。

 

果真是无意春风,只是恰巧在冬日来临,比他想到的还要来的早,不过早晚都一样,因为他一旦注意到了,就没有然后了。

 

当得知邱非留在新嘉世以后,苏沐橙也发了个短信,说了一句加油。

 

他之前说暂时不会离开嘉世,然而他最终都没有离开嘉世。挺好的,嘉世的精神还在,叶修离开了,她也离开了,但还有人会继续守护着嘉世。

 

邱非是最适合的人。

 

要加油啊。苏沐橙弯弯嘴角,去忙她的训练了。

 

嘉世挑战赛胜利的那天苏沐橙心情很好,给兴欣的每个人都送了杯冰糖雪梨水,陈果问了一句,苏沐橙只笑了笑:“春天到了,天干物燥,喝杯冰糖雪梨润润嗓子嘛。”

 

她忙完以后回到房间坐下,拿出手机给邱非发了条短信,内容简简单单,如同上次邱非发给她的短信一样——恭喜呀,小邱同学。

 

然后苏沐橙倒在床上,想到下赛季会和邱非在赛场上遇到,就觉得有趣。最终两个人没有做并排奋战的队友,但所幸还可以做对手,还可以一起在荣耀的赛场上继续理想。

 

很好啊,不枉她当初为了报答谢意,丢了本宣传册过去,拐了人家上了嘉世这艘船,还好邱非自己争气,给自己留了售后。

 

她又忍不住哼了会歌,觉得未来充满了光明,兴欣也是,嘉世也是,那么就在嘉世到来之前,兴欣拿一个总冠军吧——这样下赛季,他们第一场就会遇到了。

 

很想赶快遇到,就在萧山体育场。

 

然后苏沐橙忽然意识到现在已经凌晨了,她挑这个时间发短信,似乎不太好,虽然她觉得邱非今晚应该不会睡这么早吧……可是这暴露了她睡太晚的情况。

 

果然那边邱非来了短信,内容也很简单:“谢谢,请注意身体。”

 

看,多么礼貌的提醒她不要熬夜,那就不熬啦。

 

苏沐橙抱着大熊玩偶抿唇轻笑,回复道:“好呀。”

 

她从嘉世离开的时候,手里抱着的大熊玩偶把叶修吓了一跳,没错,她或许有很多东西都可以不用带走,但这个是必须要带走的。

 

正如邱非去往新嘉世的时候,春日里背包里却装了一个粉色的保温杯。

 

邱非没睡的原因倒不是太兴奋,而是他在等苏沐橙的短信,他知道苏沐橙今天一定会发消息过来的,然后,他等到了,熟悉的称呼响在耳畔,像初见那般,又乱了心弦,更加难眠。

 

在下赛季来临以前,一定要好好的带着队伍训练啊,毕竟下赛季,他们就要在赛场上遇到了,可不能被小看了,下次见面的话,还是依然要叫一声前辈或者沐姐,也许到退役了才能正大光明的叫一声她的名字吧?

 

他忽然惊觉,好像他迟来的青春期里,除去荣耀二字,剩下的竟然全都是苏沐橙。

 

大半夜的,他忽然有点想念冰糖雪梨水,下次比赛的话就在萧山体育场吧,和兴欣离的很近,如果他脸皮厚一点的话,也许可以讨一杯过来?

 

未来可期,纵是无意春风,却也冰雪消融,终是双双心动。

 

END





最后捞一捞我滴预售:【本宣+预售】《意中人》(意中人+夜路)

其他的文章目录:【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34)
热度(199)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