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学业繁忙 2019见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我北小暖今天就要嫁给刘小别!

转载搬运需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宝藏少女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刘小别BG/久别不离/番外二♡番外三

最近不少姑娘问我《久别不离》二刷的事情,有的是之前没买到,有的是入坑晚,

但是不会二刷啦,因为题材冷印量太小,具体章节修订的部分也许会在旧文基础上改正,现在把本子两篇番外解禁吧,共计1.07w字,谢谢大家喜欢w


ps:其他文目前没有印本的打算,向日葵物语最近被提起很多,很开心能够带给大家温暖鼓励,祝所有姑娘平安顺遂,找到自己的孙翔,实现理想。


捞一下意中人+夜路的预售。

【本宣+预售】《意中人》(意中人+夜路)


很久没写刘小别了,之前能写出这个作品,能印出本子,真的很开心,非常感谢你们支持。

我永远爱刘小别。


前文:目录


番外二.碎时


——将闲暇时的细碎时光,称之为碎时。


1.


“第一次听说牙疼也能传染。”叶疏疏乐着看着面前两个捂着脸的人,孙翔更是直接笑出声。


“呸,我们这叫共患难你懂吗?”钟梨辩解道,她倒吸了口气,这该死的智齿,让她连一个字都不想多说,吃饭都吃不好了。


要说她和刘小别也是惨,两个人居然同时智齿痛,去口腔医院的时候,医生看着他俩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


“所谓苦命鸳鸯,不过如此。”刘小别说道。


“好了,我们不笑了,牙医到底怎么说?”叶疏疏笑道,“难为你们了,坐个飞机来参加婚礼,居然水土不服。”


“水土不服。”孙翔嗤笑。


“拍了片子,我的还好,消肿了拔掉就可以了,小梨这个有点麻烦,说是智齿的根部都快碰到脸部神经了,神经生的浅,牙根又深,拔的话要费些功夫。”刘小别回忆道。


钟梨缩了缩脖子,小声嘀咕道:“就不能不拔吗,听起来很痛的。”


“不行,留着可是个隐患。”孙翔说道,“到时候医生会拿着小锤子给你咚的一下敲碎,然后——”


钟梨打了个哆嗦。


“而且离神经那么近,拔不好也许会面瘫。”叶疏疏幸灾乐祸的说道。


钟梨躲到刘小别怀里。


“你们俩少说句,把我媳妇都快吓坏了。”刘小别瞪了这对新婚夫妇一眼,安抚自家妹子,“没事的,不怕的,我陪着你一起去拔。”


“就算你面瘫了,我也喜欢你。”想了想,刘小别补充道。


孙翔:“靠。”


叶疏疏:“噫,学一学人家,多会说话。”


结果等到拔牙那天,钟梨的牙拔的格外的顺利,反而是刘小别那边出了点状况,她站在台子旁边,看着十分凄惨的爱人,虽然心疼但是却很想笑。


当然她现在一口血水,不能说话。


于是钟梨在手机上敲了一行字,拿到刘小别脸上方给他看,刘小别艰难的无视牙医的动作,瞪着眼睛看到她的那行字。


他忽然就觉得不疼了。


“就算我们都面瘫了,那我们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不过,还是不要面瘫的比较好。


2.


去年的时候刘小别给钟梨开了个微博年费会员,还是到期自动给她续费的那种,钟梨觉得很浪费,但刘小别却有他的理由:“我看到孙翔给他媳妇开了,都是大老爷们,我不能在这里输了。”


“原来你只是想比过他哦。”钟梨闲闲的说道,叶疏疏是加v的画手,她可没加v。


“没有,我只是觉得我应该比他更宠媳妇。”求生欲使刘小别反应迅速,“如果小梨你想加v的话,我们帮你认证去。”


“认证身份是什么?”钟梨饶有兴趣的问道,“我现在写文写的不如以前多了,认证作者还算可以……”


“微草副队的老婆能认证吗?”刘小别忽然问道,“我看着那些认证亲戚什么的,还是蛮多的。”


“哦?”钟梨看了过去。


孙翔习惯性的打开微博,忽然“靠”了一声,这引起了叶疏疏的注意,她诧异的看过来:“怎么啦?”


“你看刘小别的简介。”孙翔无奈的指了指屏幕,叶疏疏凑过来一看,忍不住乐了。


“微草战队副队长,小说作者梨子酱的老公。”


3.


还是微博的事。


为了提升自己的微博会员等级,钟梨每天坚持做着微博会员的日常任务,其中有个任务是要每天使用各种微博卡片。


今天钟梨打开微博,发现让她使用的卡片居然是“单身汪”,她冷笑一声,截了个图发给刘小别:“呵,看透了,你这一出去比赛,微博就自动觉得我是单身狗了。”


她最近没在手机上搜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吧,凭什么这微博就智能的觉得她单身啊,她都结婚了!


刘小别刚结束今天的客场比赛,微草今天状态很好,顺利取得胜利,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消息,沉思了一下,翻出通讯录打了个电话。


过了一会钟梨接到电话,她诧异的走下楼,刘小别给她订了束花?


接过花店工作人员手里还带着水珠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她心情大好的走上楼,却发现花里有张小卡片。


“等我明天回来我们就是一对了汪。”


什么嘛,就算不做单身狗,她也不要做汪嘛。钟梨弯了弯嘴角,把玫瑰花找了个瓶子插进去,找出了手机。


会不会是前几天搜狗粮的原因才误认为她是单身狗?她搜点别的吧。


第二天微博提示她使用情侣卡片。


“所以你搜了什么?”叶疏疏惊诧。


“没什么吧,你经常画到的一些东西。”钟梨不以为然的说道。


“小梨我用一下你手机买点东西啊。”


“不行!!!”钟梨惊呼一声,然而已经晚了,刘小别看着手机上自动推送的一些“你可能喜欢的物品”,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她:“原来你喜欢这些。”


第三天钟梨躺在床上把微博卸了。


4.


“最近画画不知道画什么,我就用这个网站输入名字,会自动提供cp人设哦,是不是超棒。”叶疏疏分享给钟梨一个网站。


钟梨想了想,在上面输入了她和刘小别的名字,屏幕上出现了以下人设。


钟梨,女,171cm,银色长直发,紫色睫毛很长的眼睛,黝黑肤色,开襟毛衣,乳量惊人,性格毒舌。


刘小别,男,190cm,银色长发,紫色总像是没睡醒的眼睛,肤色偏黑,花衬衫,秒睡的吃货。


这两个人一起养了五只猫的情侣。


钟梨看完就乐了,行吧,他俩一只猫都没有也就罢了,银色头发,紫色眼睛,精灵夫妇吗?


然而这个肤色是什么鬼!她哪里黑了!钟梨把图片发给就坐在旁边看视频的刘小别,然后走过去把自己的手放在他旁边比了比,嗯,两个人明明差不多嘛。


“说起来这个人设挺好的,小别你居然一下子就长到联盟身高最巅峰了,我也长高了九厘米,可以说是非常开心了,不过不是最萌身高差了……”钟梨点评道。


“你觉得我是秒睡的吃货?你确定这个形容不是形容你的吗?”刘小别怀疑的看着她,“这个人设哪里好了。”


“我哪里是秒睡的吃货了。”钟梨叉腰表示不满。


“不过你这个服装和特长,倒是很不错。”刘小别若有所思的目光在她身上转了一圈,“什么时候买个开襟毛衣啊?”


“那我开襟毛衣里面也会穿衣服的。”钟梨微笑,“还有,你是对我的胸围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没有,我很满意。”


她觉得她的胸围还是可以的,她平时穿的宽松看起来好像就是个B,但是穿收身一点的衣服,就可以看出来有料了,勉勉强强也是个可以埋胸的存在。


“所以我觉得那个人设上这一点写的还是挺对的……”刘小别默默的说道,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所以小梨你是嫌我矮?”


“咦,今天天气真好……”钟梨慢慢的向旁边挪开准备开溜,却被刘小别揪了回来。


“我矮,我矮行了嘛!”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钟梨默默地想着。 


然后她今晚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身高只是长到别的地方去了。


5.


钟梨有一点怕狗,她想养只猫。


刘小别喜欢狗。


所以养狗还是养猫,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各养一只就成了。”钟梨想了想说道。


“那你的猫肯定会欺负我的狗子。”刘小别笃定地说道,“因为猫的主人就在欺负狗的主人。”


“要点脸行吗,谁欺负谁啊。”钟梨瞪了过去。


最后没养猫也没养狗,只摆了个HelloKitty和史努比,连生孩子的计划都推后了,还是别有什么来打扰二人世界的比较好。


“说白了谁也不想吃小动物的醋。”这是钟梨的解释。


“孙翔说了他经常想和老婆卿卿我我的时候,他家的狗就会来捣乱。”这是刘小别的真实想法。


远在S市的孙翔:“阿嚏。”


叶疏疏摸着狗说道:“你生病了记得吃药,吃完药带咱们家的Sugar出去一趟做个例行的检查。”


“以及沦为家里食物链最底层,人不如宠。”刘小别补充道。


“幼稚。”钟梨笑了笑,“我只喜欢你。”


Fin


番外三.五年


1.


婚后第一年。


钟梨一觉醒来发现身旁的被子已经空了,阳光透过窗帘洒到床上,明亮的光让她忍不住眯了眯眼睛,看样子又是睡到日上三竿了。


揉了一把凌乱的头发,她打着哈欠看了一眼床头柜,干净的内衣和睡衣倒是被叠的整整齐齐的。


她弯了弯嘴角,裹着毛毯先冲了个澡,然后穿好衣服踢着拖鞋走出了卧室,先看到阳台上晾着几件昨天穿着的衣服,又看到刘小别站在厨房里正在忙活。


刘小别显然是听到了她开门的声音,只是不知道在忙什么,头都没回的说了句:“早啊小梨,等一下就可以吃饭了……嗯?”


最后那声疑惑“嗯”是因为钟梨跑了过去,从背后环住了他,十分亲昵的在他背上蹭了蹭说道:“怎么不再多睡会呀,大早上起来忙什么,你才结束夏休期的加训,应该好好放个假才对。”


“小梨啊,你是不是前几天加班加的太多了,都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刘小别无奈的叹了口气,关上面前的火,身后的烤箱适时的叮咚一声。


钟梨松开手退了一步,疑惑的看了一眼烤箱,在刘小别转过身来的那一瞬间她忍不住笑了一声:“这么可爱的围裙你戴着真的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她家潮男刘小别居然系着她买的那个粉红色HelloKitty的围裙,真的是非常可爱了。


“偶尔这样的打扮,我觉得也挺酷的。”刘小别解开围裙挂到挂钩上,走到烤箱那里打开烤箱。


钟梨看了一眼旁边放着的淡奶油,有些恍然,原来是烤了个蛋糕,她歪着头想了想说道:“今天不就是星期六嘛,我加班之后被特批的休假。”


刘小别戴着隔热手套取出了蛋糕,在桌子上磕了几下,倒扣在烤架上,等待它完全冷却后的脱模。


他摘下手套,正想开口说话,却瞥到钟梨穿的衣服,皱了皱眉走过去低下头给她扣扣子:“说了多少次了要把扣子扣好,你看你又衣衫不整的你想……”


“我想诱惑你啊。”钟梨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凑上去对他一吻,发间洗发水的香气窜入刘小别的脑海里,让他手里的动作有些乱了,最后是抱着她加深了这个吻。


“一周年纪念日快乐,我的先生。”一吻结束,钟梨轻笑道,她看了一眼非但没有被扣好,还被又解开了一颗扣子的睡衣,“怎么越扣越开了呢。”


“你还记得啊。”刘小别咳了一声,钟梨注意他的耳朵有点红,她在心底摇摇头,这人现在又装纯情少年了。


“我当然记得啊,我自己选的老公,能不记得结婚纪念日嘛,那么一会一起涂奶油吧。”


“对了,我今天早晨收拾桌子,发现了一个空钱夹。”刘小别抱着胳膊,故作一脸审视的模样看着自家媳妇,“里面居然有我高中时和几个朋友的一张合影。”


“噫,居然被你发现了。好吧,那是别人拍的,我求过来洗出来自己藏着的,转学之后到重逢之前,我时不时的拿出来瞅瞅,惋惜一下我那被拒绝的暗恋。”


钟梨撇了撇嘴说道,“只是觉得那张照片里的你特别酷,特别好看而已。”


“那现在呢?”刘小别还是一脸严肃。


“现在呀。”钟梨故意顿了顿,“当然是婚纱照上的最好看啦,而且我有真人了,还看什么照片睹物思人呀,你说是不是?”


说到最后,她扑哧的笑出了声,再看刘小别也是没绷住,两个人笑成一团。


“说起来下周同学聚会你打算去吗?”刘小别看了一眼蛋糕,然后又认命一般的帮钟梨把扣子全都扣好。


“去,当然要去啊,当年班长是怎么坑我们俩的,这仇难道不打算报了吗?”钟梨微笑道,“要是没他捣乱,我们说不定还能赶上早恋的末班车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和你想的一样。”刘小别也是一笑,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两个人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算计。


在B市某家公司的班长同学突然觉得身后一阵寒意爬上后脑勺,冷的他打了个喷嚏。


2.


婚后第二年。


“梨梨还不走啊。”钟梨正瞪大眼睛看着电脑上的文档,身旁传来了同事小姐姐关切的询问。


她回头笑了笑说道:“今天那个文件翻译我觉得还有一点语序不通顺,改完就走,这样回去就不用再加班啦。”


“那别走太晚哦,我看着外面这个天气阴的不得了,万一等会下雨了就不好了。”同事小姐姐又叮嘱了一句,这才拿着包走了出去。


而钟梨扫了一眼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空,也不禁蹙了蹙眉,她按了几下手机,转头又去敲键盘了。


等到钟梨保存了文档,刚满意的伸了个懒腰,却被外面突然响起的炸雷惊的一哆嗦。


随之而来的是滂沱大雨,她瞄了一眼窗外哗啦啦的大雨,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还真被这家伙给说准了,他是雨神么,说下雨就下雨。”


“分明是你自己不看天气预报,可别诬陷我是雨神了。”身后的玻璃门被敲了敲,卷着雨气的走了进来。


钟梨僵了僵,说人坏话被抓包的心虚感使她堆起有些刻意的笑容回过头来说道:“呀,小别,你怎么过来了啊。”


“你们前台妹子已经认识我了,登了个记就上来了呗。毕竟某人上周曾经把手机充电线落在家里,上上周又把文件落在家里,这次又不带伞,合着我夏休期成专门给你送东西的了。”


刘小别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扬了扬手里的袋子:“给你送晚餐来了。”


“呜,小别你真好。”看到爱心便当的钟梨立即两眼放光,迎上前去就要去接他手里的袋子。


偏生刘小别看出了她的意图,故意把袋子举的高高的让她去抢:“刘夫人,刘太太,你眼里就只有吃的啊,都不关心关心我吃没吃饭。”


“你肯定是吃过的嘛。”钟梨不假思索的说道,然后她看到刘小别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立即低下头做出一副乖巧的模样:“好的,夫君大人你吃饭了吗,没有吃的话就和我一起尝一下你的好厨艺吧。”


“简单的吃了点。”刘小别笑了笑,这才放过她。钟梨工作的公司离家并不远,步行比开车反而要快,他是专门过来给她送伞和晚餐的,因此两个人决定待会等到雨小一些再回家。


“你带了哪把伞啊,是不是带了我那个超可爱的小碎花伞给我?”因为雨伞湿漉漉的,刘小别就放在了前台那里,没有往楼上带,所以钟梨没看到他给自己带来的伞。


“没有,为什么要打两把伞,我带了那个你戏称为收起来就像是把武士刀的大黑伞,两个人打绰绰有余。”刘小别否认道,“你那个伞太小了。”


“什么嘛,原来是想和我打一把伞呀,早说不就好了。”钟梨闻言笑嘻嘻的看他,刘小别面不改色的看了回去:“难道我不能有这种小小的心愿吗?”端得是理直气壮。


这时候又不装纯情少年了,钟梨在心里摇摇头,用纸巾擦了擦嘴,然后拿起桌子上的小镜子。


“哎,你今天的饭有点辣啊,我嘴唇都被辣红了,别人要问我口红是什么色的,我可以直接回答‘刘小别的爱心便当色’吗?”


“辣椒不小心放多了,那你快喝点水,别辣到嗓子。”刘小别盯着她的嘴唇看了下,眼神暗了暗,递过一杯水。


钟梨忽然想起来之前自己曾经对于最萌身高差的吐槽,相差十五厘米下雨天两个人同打一把伞,绝对有一方会被淋到。


不是个子高的迁就个子低的,把伞都歪向那个人,就是个子高的只顾自己打伞,任雨滴从一旁飘进伞内,淋矮个子一脸水。


就他俩的情况来看,钟梨有自信,被淋的会是刘小别。没有别的理由,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嘛,谁让她家小别宠她呢?


唉,其实还是一人一把伞最好,谁都淋不到。她还是挺心疼被淋湿了半边身子的刘小别的,虽然共在一把伞下,牵着手散步的感觉的确挺好的,尤其是两个人的手上都戴着对戒。


“你快点洗个澡换身衣服吧,别感冒了。我去冰箱看看有没有水果,切一切当我们的饭后甜点清清口。”钟梨换了鞋正准备去厨房,却被刘小别一把扯住。


“你难道要我陪你洗澡吗?”她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警惕的看着他。


“没有,只是觉得小姐你的口红色很好看,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可以一亲芳泽。”


刘小别挑了挑眉,把她圈到墙角,居高临下的看她,“至于饭后甜点嘛,冰箱里没有水果了,但我面前还是有的。”


吃、吃梨?!


3.


婚后第三年。


钟梨是睡的迷糊糊的突然疼醒的,她觉得自己现在有些腹痛难忍。她痛的呻吟了一声反倒惊醒了旁边的刘小别,他按亮床头的灯,揉着眼睛问道:“小梨,你怎么了?”


“肚子疼……咝,该不会是什么阑尾炎之类的吧。”大夏天的,钟梨觉得空调都仿佛失灵了,她疼的满头是汗,感觉自己分分钟要疼晕过去,“我觉得我现在疼的要死掉了。”


刘小别瞬间吓的困意全无,穿好衣服给她披了个外套就把她抱到了楼下车里,开车奔去了医院。挂号的时候,钟梨已经痛的意识模糊了,脸上都是生理泪水,这该死的腹痛让她都疼哭了。


确诊,急性阑尾炎。


钟梨觉得自己真的是料事如神了,虽然她开始时连阑尾在哪里都不知道,不过她现在知道了,因为疼痛已经全部转移到了右下腹。


这时候天已经快亮了。


然后是手术。


手术之后是住院,期间钟梨完全是半死不活的灵魂出窍状态,中间各种程序包括签字全是刘小别一人忙活的,她迷迷糊糊中想着以后可不能生病了,不然把刘小别也累个半死。


醒来之后她意外的看到了柳非和袁柏清,这俩也是B市本地人,显然是来帮忙的。


柳非解释道:“小别回家拿你住院期间的衣服什么的了,我来替他照顾你一会,正好让他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吧。嗯,你这两天也不能吃别的东西,只能喝水,也是辛苦你了。”


“谢谢非姐。”钟梨小声的说道,她犹豫了一下问道:“小别还好吗,我是不是把他吓到了。”天地良心,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好好的突然就急性阑尾炎了。


“小别的确被吓到了,他给我打电话那会,我差点以为是你要生孩子了。”袁柏清心有余悸的回想道。


“不过这个确实也挺严重的,送晚一点穿孔了那就真的是事关人命了。手术时他在外面躁的跟第六赛季我们在训练营时,看到队里冠军让蓝雨截胡那会似的。”


“生你个头啊,从石头里蹦吗?”柳非白了他一眼,“梨,梨你不用太担心小别,他至少是个男子汉嘛。哎,不过你们的感情是真的好,连值班的医生护士都感叹了一句,看得出来这位先生很在乎他爱人呢。”


她笑了笑说道,“还真是爱、人。”


等到刘小别回来后,钟梨认认真真的看着挂着黑眼圈的他:“即使别哥你有黑眼圈,但你依然很酷。”


“这种酷还是别再有了的好,我还是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刘小别看了一眼输液袋里的余量,叹了口气道:“还好这次有我在你身边,要是只有你一个人,那可真是要出大事了。”


“是啊,还好有你。”钟梨抿了抿唇,忽然问道:“我一直想问你个问题,假如当时我们没有在学校里重逢,后来会怎么样呢?”


“那要晚一点了,我会邀请你做我在魏琛前辈婚礼上的女伴。”刘小别脱口而出。


“你也不怕我觉得你唐突啊。”钟梨嗔怪道。


“我就不信这么盛大的联盟聚会你不想来,只要你来了,我就有理由追你了。反正我们在一起,那是迟早的事情。”刘小别笑道。


“我这次疼的差点以为我要死掉了,虽然后来知道只是急性阑尾炎,但我开始时不知道的时候,就在想,我会爱你多久。”


钟梨顿了顿说道,“我以前很担心以后我们不会再彼此喜欢了,因为爱情可能会淡化、逝去,所以最后我决定活在当下。”


“现在不同了。”她轻笑道,“我会爱你多久——不是活在当下,而是我活着的时候,我都会爱你。”


“还好有你,感谢有你,我的爱人。”钟梨说到最后,觉得自己的眼睛好像有点湿润。她看着刘小别,却发现这家伙的眼睛好像也有些红了,不知道是没睡好,还是怎么回事。


她本来以为刘小别不想说话了,没想到半晌,却听到他说了一句话。


“我也爱你。”


4.


婚后第四年。


“梨梨啊,你让你家小别快把孙翔从他们七期群的禁言里给放出来,孙翔在我旁边叨叨的快烦死我了。”


钟梨正窝在在床上看日剧,却收到了叶疏疏的一条消息,“我正忙着画下周要交的稿子给孩子赚奶粉钱呢,快让他好好聊天去,别打扰我。”


她腹诽了一句,孙翔那么高的薪酬,还用的着叶疏疏赚钱,指不定是想偷偷摸摸的给孙翔买个什么礼物才如此认真准备的,啧这俩人还给她强塞狗粮啊。


钟梨点了一下暂停,跳下床走到正开着小号混在荣耀里的刘小别旁边,戳了戳他的肩膀。


“疏疏让你把孙翔从群禁言里放出来,话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他怎么被禁言了,好歹是第七赛季最佳新人,孙翔连个管理员都没混上吗?”


“他当然是管理员啊,只不过我是群主罢了。”刘小别摘下耳机,脸上有些得意,旋即又撇了撇嘴:“他被禁言那是民意,大势所趋,之前天天秀他媳妇画的画,现在天天秀他家那对龙凤胎,实在太得意忘形了。”


叶疏疏在去年生了对小姐弟,两个孩子都软萌软萌的,简直迷你版的她和孙翔,一时间羡煞联盟,引起了一波晒娃狂潮。


钟梨歪了歪头想了想,恍然道:“肯定是因为你手速最快,当时嗖的一下就建好了群,所以才是群主的吧。”


刘小别瞥她一眼,小声嘀咕道:“你看透别说透啊。”钟梨不由失笑,她不过随口一说,难道真的是这个原因吗?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笑他两句,却看到刘小别转了转眼睛,有些意味深长的笑道:“也不能说是你聪明,毕竟我的手速怎么样,你是最深有体会的。”


“流氓!你还玩什么剑客啊你,当流氓去吧。”钟梨觉得自己不是以前纯洁的自己了,她居然秒懂了刘小别的意思。


她故意做出嫌弃的表情,只见刘小别退了游戏,举起手做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那我就当一回流氓,欺负一下这位良家小姐吧——”


“什么小姐不小姐的,我都嫁人了,你个臭流氓,当心我家夫君打你。”钟梨忙躲他的手,却不妨被他闹了起来挠她痒痒,她笑着躲闪着,一下子坐到了床上:“我跟你讲,你可不要小看你钟女侠,我也要还击了好嘛!”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敢问您相公姓谁名谁,比我如何,使的是什么武器,小的想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死法。”刘小别十分配合的弯下腰。


“那你可听好了,我相公是京城微草堂门下的副堂主飞刀剑刘小别,惯用的武器是剑,比你各方面不知道厉害多少倍,就问你怕不怕!”钟梨勾了勾唇角。


“那我真的是好害怕啊。”刘小别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旋即狡黠一笑:“哦,原来是使剑的剑客呀,那可真是太厉害了。”


“还要不要脸啊,自己夸自己。”钟梨都有点替他不好意思了,她点了点他的脸:“也不知道脸红,真怀念以前的刘小别。”


“我觉得现在的我比以前更好。”刘小别一本正经的说道,见钟梨疑惑的看他,他笑了笑坐到她旁边,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解释道:“因为现在的我,一天比一天更爱你。”


“一天比一天油嘴滑舌倒是真的。”钟梨往他怀里蹭了蹭,然后忽然说道:“哎,我觉得疏疏家的那两个孩子是真的可爱,好想跟她结个娃娃亲啊。”


她本以为刘小别会很赞同她这句话,因为刘小别好像也蛮喜欢那对小姐弟的,应该不是不喜欢孩子的人,没想到刘小别却长长的“嗯”了一声,接着说道:“再等等吧。”


“那样你太辛苦了,我现在太忙,还是等我退役了再考虑这个吧,到时候就有空可以专心照顾你了。”他解释道。


钟梨沉默了半晌,这次刘小别本来以为她不想说话了,没想到她却突然从他怀里撤了出来,接着一把将他按到了床上,有些凶巴巴的说道:“刘小别,你听着,本女侠认定你了。”


她微卷的头发垂到他脸上,软软痒痒的,让刘小别忍不住有些恍惚,听完她的壮志陈词,他闷闷的笑了一声:“那就多谢女侠垂爱了,我一定会是你最忠实的剑客的。”


第二天钟梨咬着被子反应过来了他之前话里的深意,使剑的剑♂客,真的是很厉害。


5.


婚后第五年。


这赛季结束,刘小别退役了。对于他这种非战术型选手,年龄的上升的确是个不小的障碍,手速的优势会逐渐变弱。


与其在那里强撑等着被新人打的灰头土脸,倒不如功成身退,反正微草又不是找不到来继承他的新人。


关于退役后去做什么这个问题,钟梨当然问过他,刘小别懒洋洋的表示,他以前都说过了,可以回去上个学深造一下,提高提高自己的学历,让钟梨给他辅导,为将来孩子的优秀基因做打算。


“那你学什么专业,现在大学开了电竞专业了,你不会是去大学念你的老本行吧?”钟梨狐疑的看过去,然后想了想说道:“想去读书就去读呗,大不了我养你。”


“我觉得我学个摄影还是可以的,当然这和我拍的模特很好看也有关系。”刘小别点了点她的脸,夸自家媳妇是一句比一句顺口。


“当个解说,或者留在微草的其它部门,进联盟体制也好,实在不行去做个直播也可以,先别想这些了,总之先出去玩一玩,把年假请了吧。”


钟梨看着他不说话。


刘小别揉揉她的头发,阳光洒在他身上,昔日的少年已经成为了联盟里的前辈,褪去了当日剑指剑圣的意气,却多了一些说不出的味道。


他的语气有些温柔:“好啦,别担心我了,我不难过的,而且我很幸运了,一出道微草就拿了冠军,又有一个那么好的队长。”


“后来我又成了副队,还挑战成功了黄少,得到了他的肯定,又带着微草拿了次冠军,连世邀赛都参加过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现在退役了,正好可以好好的陪你了。比赛是我的荣耀,我已经拿到了可以让我骄傲的事情,即便以后别人不记得我了也没关系,反正还有你呢,你也是我的荣耀啊。”


少年一笑江湖老。


钟梨觉得有些恍惚,脑海里两个人一起的场景快速的闪过,她抿了抿唇说道:“我想再去一趟日本,故地重游,就当纪念我们五周年了。”


“人家古代人都不乐得吃梨,说梨谐音是离,寓意分离,是很不好的。”钟梨撅了撅小嘴,配合的张开口,吃了一块刘小别用牙签递过来的梨,“这家店水果拼盘里那么多水果,你偏偏选这个。”


“我倒不觉得,别离这个词不挺好的么,别离就是不要离开,就是不分离,还暗含我们两个的名字,别和梨,我们可不就是天生一对。”刘小别笑道。


“那我可真明白你微信的名字是什么意思了。”钟梨记得当初加刘小别为好友的时候,他的微信名字叫久别不离。


后来她只有那篇写他的同人文没有出本子,但却自己暗中弄了个精装版做纪念送给了刘小别,名字就叫这个。


“我们分别的也不算久啊。”两个人又来到了东京铁塔上,这次两个人的心情都很好,因为不同于上次来日本,这次他们在浅草寺求到的签,都是大吉。


这可真是个好兆头,钟梨掰着手指跟刘小别算了起来:“我高一快念完才转的学,大一结束就跟你重逢了,满打满算才三年。”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刘小别总是有他的道理的,见钟梨瞪他,他乖觉的顺了她的意思说道:“嗯好吧,确实没有太久,那就……分别不久,也不要离。”


“讲的跟不要离婚一样,不要梨,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啊。”钟梨觉得这个谐音梗有些好玩。


她调侃了两句后,眯着眼睛认真的看着刘小别,忽然开口说道:“我刚才又算了一下。”


“我们从小时候到现在,相识二十二年,相慕……就从高一开始算,那也是十二年,期间分别三年,恋爱四年,结婚五年。”


她比着手指,笑的温柔,“真的是从穿校服走到了穿婚纱,不过,快到别人说的七年之痒了。”


“痒什么的不存在的。”刘小别说道,然后他也在心底算了算,不禁有点唏嘘,他和钟梨真的是相伴多年,他们已经是属于对方生命里的重要的一部分,彼此都无法再离开对方了。


“真好呀。”钟梨轻笑。


童年时被困在仓库里的,大雨滂沱时,钟梨对刘小别讲了公主和大臣之女的故事,后来的刘小别告诉她,在他这里,她就是公主。


少年相遇时,她笑眯眯的夸他一句好看,帮他避开了别人的追打,好友相称,玩笑间双方已倾心。


再度重逢时,有些尴尬的场景,也抵不住真心,后来终于在这异国他乡,戴上了戒指,将红线系在了一起。


幼年相识,少年相慕,青年成婚,他们还有很长的未来,以年为纪念,以秒为陪伴。


“我明年的时候可能就爱上别人了。”钟梨忽然开口说道,立即引得刘小别警惕的看着她:“你想说什么,我跟你讲,我不离婚的,我们可是那什么,与一人白首的啊。”


“真是傻,平时不还挺机灵的吗?”她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说道,“孩子他爸。”


分别已久,再也不离。倘若分别不久,那就长相厮守。



【久别不离,全剧终】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26)
热度(114)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