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全职/方锐BG/借了你的光 05

终于想起来我是一个原女bg连载写手的身份了吗【?】


前文


半个月没更新了让我们来前情回顾一下!方锐世邀赛归来后与曾经喜欢的妹子俞小安重逢,回忆过往的同时方锐发觉他们一直是相互喜欢的,他明白妹子离开一定是有不得已的原因于是决定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成功的约到了妹子吃饭!→以上就是前四章的狗血剧情……


Chapter5

 

怎么事情就变成这样了呢,俞小安在各个病房又转了一圈,然后就有点愁,她怎么就同意和方锐一起吃饭了呢,他俩吃饭该聊什么,聊各自这些年都做了什么吗?

 

果然面对方锐她就根本无法说“不”,说的矫情一点,大概方锐是她的克星吧。算了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大不了就低头认错呗,也不是没什么不能说的,有些事情迟早都是要面对的,她以前自己面对不了,但如果这道疤有人陪着的话……说不定就好一些了。

 

“咦,才回来就要出门吗?”俞小安刚从衣柜里扒拉出一件裙子,就听到身后有人疑惑的问道,她回头无奈的笑了笑:“是啊,有去要见的人。”

 

说这话的是她合租房子的舍友李潇微,一个同样是在这家医院实习的姑娘,唯一的不同点就是这姑娘是X市的,据说是跟家里吵架了才跑这么远来这里的。

 

“你的表情已经暴露了一切。”李潇微饶有兴趣的看她,轻笑道:“需要香水吗,我新买的超心动恋爱款可以借给你,祝你好运。”

 

俞小安下意识的摸了摸脸颊,她脸上真的写了什么吗?不行不行,她得淡定,赶紧收敛一点,不能让方锐看出来她在想什么,她才没有很期待很高兴……

 

这时候她的手机震了震,俞小安低头看过去,就看到方锐发来的消息:“我在你家楼下了,你想吃什么?”

 

“当然是……”俞小安勾了勾唇,把这三个字发了过去,然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打出了两个字——“吃辣!”

 

没错,俞小安其实是个无辣不欢的姑娘,她以前不怎么吃辣,但自从方锐拐了她吃了次麻辣烫以后,她就彻底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两个人学生时代几乎把学校周围的小吃店吃了个遍,有一次甚至辣到哗啦啦的掉眼泪,弄的旁边的人都以为他们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挫折,怎么哭的稀里哗啦的,就连俞小安也有点怀疑她和方锐下一秒会不会被辣到抱头痛哭。

 

然而并没有,最后俞小安伸手拿纸巾准备给自己擦眼泪,方锐却提前拿了纸巾给她擦了起来,这让她呆了一瞬间,然后下意识的就去帮他,两个人互相擦泪,泪眼朦胧的对视,情状十分温馨……假如方锐下一秒没有鼻子痒打了个喷嚏喷她一脸口水的话。

 

俞小安收回思绪,换好裙子之后洗了个脸又擦了层保湿,她没有化精致妆容的习惯,第一是因为麻烦,第二是因为夏天容易妆花。她平时最多也就涂个防晒霜,毕竟这边的阳光太恐怖了,现在的话,按照他俩的关系,似乎也不需要太刻意去准备。

 

不过她想了想,还是涂了个口红,然后在心底跟自己强调:这只是为了让她看起来气色好一点而已,可不是什么有的没的。

 

方锐倚着车门等她,俞小安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他戴着个茶色的太阳镜站在那里,跟个中二少年一样,想努力的摆出自己的气场,结果在她看来,酷是没有的,这太阳镜戴的还不如他耳朵上那枚耳钉反射的光要炫一些。

 

“过来了啊。”方锐打了个招呼,打开车门让她坐了进去,这才回到了驾驶座,然后赶在俞小安的动作之前,规规矩矩的先帮她扣好了安全带。

 

扣安全带的时候离的很近,近的稍微换一下姿势就能吻到,方锐感觉到俞小安应该是没喷香水,但她的口红可能自带一种甜美的香味。

 

忍住忍住,不能耍流氓。

 

“我知道这附近有家很不错的川菜馆,我们就去那里吧。”他摘了只是为了做遮掩的太阳镜,露出好看的眉眼,眼神是一如既往的亮,“坐稳了,方锐大大我要开车了!”

 

俞小安差点没被他呛到,此开车非彼开车,然而此人太过于猥琐,当他真正一本正经的说出带着歧义的话语时,反而让人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了,姑且相信只是真的要发动汽车吧。

 

等红绿灯的时候,方锐赞美了俞小安新换的裙子:“这个颜色特别仙,跟仙女一样。”

 

“哦,了解了,裙子很仙女,需要给你链接吗?”俞小安面无表情的说道。

 

“裙子很仙,那也得穿在仙女的身上才能让我等凡夫俗子沉醉。”方锐口才那是一流,应付记者插科打诨都是绰绰有余的,现下表达自己的求生欲,那也是十分轻松。

 

俞小安在心底评价了一句:和当年一样油嘴滑舌。

 

然后她又忍不住发怔,是啊,方锐的性格和以前一样,可是她却不一样了,而且变的更糟糕了。这时候俞小安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她上午见到方锐的时候,方锐好像没戴耳钉吧?

 

“是啊,很久没戴了,突然戴上感觉还有点疼。”方锐很真诚的说道。

 

“那你还戴?现在可是夏天,最容易发炎的季节,一会停了车赶紧摘掉,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就转头去医院。”俞小安瞪他一眼,之前觉得方锐和少年时一样,她在心底夸他保持赤子之心云云,现在却只觉得他胡闹,果然爱恨只在一瞬间。

 

“骗你的。”方锐找到了停车的位置,一边小心翼翼的转动方向盘停车,一边说道,“我私底下戴的比较多,比赛的时候不会戴……毕竟没有同期那位大帅哥的气质,我只能戴出来闷骚的感觉,万一被黑子说猥琐就更不好了,毕竟耳钉是无辜的。”

 

“不戴耳钉别人就看不出你打耳洞了么,打耳洞本来就会被人觉得闷骚,方锐大大,不要再掩耳盗铃了。”对于他刚才的玩笑,俞小安露出一副果不其然的表情,冷言冷语的拆穿他。

 

“是吧,我也觉得,但我又不想让它自己长回去,毕竟我不知道你的耳洞还在不在,当初这耳洞可是咱们俩一起去打的。”方锐停好了车,偏过头来看她耳朵上闪闪发亮的红色耳钉。

 

“明明是你想模仿不良少年,非拉着我陪你去的,说是男生跑去打耳洞很奇怪,拉个女生做掩护比较好,然后一同坑蒙拐骗,哄的我花了钱跟你一起同流合污。”俞小安无语,“打都打了,堵回去多对不起我当时的疼。”

 

她到现在可都是记得当时的场景,因为她一见到那打耳洞的工具就开始腿软,差点就要夺门而出了,还是被方锐按着回去的。

 

方锐当时哄她说:“没事的安安!我也打耳洞,咱们以后一起戴同款耳钉啊!”

 

说的跟情侣耳钉一样,讲真要不是因为这个话,她一准就跑了。混蛋方锐,都这个时候了还非要挖语言陷阱给她。

 

“对啊,我也这么想的。”方锐理所当然的说道,眼神仍然真诚,仿佛刚才口口声声说出意思是“和你一起打了耳洞所以不舍得不戴耳钉”话语的人不是他自己一样。

 

“信了你才有鬼了,方真诚。”俞小安拿下安全带就开门离开,关门的时候声音重重的,引的方锐又闷笑了一声,他觉得现在挺好,又可以放心逗她玩了。

 

吃饭的时候俞小安故意问方锐在世邀赛期间的事,她希望方锐可以多吹吹他自己,这样的话她只用跟着吹然后趁机吃吃吃就好了。

 

“看不出来你居然还是我的忠实粉丝,嗯,非常有眼光。”方锐对她竖起大拇指。

 

“废话,我不支持你我支持谁?”俞小安的筷子伸向最后一块甜不辣,“我现在可是吃着你请的饭,我当然要支持你咯。”

 

然后下一秒那块甜不辣就被人半路截了胡,俞小安震惊的看着从她筷子下面夺走美食的这位年薪上百万的大佬,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名为控诉的气息:“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你要是不吃着我请的东西,难道就不支持我了?”结果方锐比她还幽怨。

 

俞小安眨了眨眼,眼神却是紧盯着那最后一块甜不辣:“没有,你看我真诚的眼睛,我一直都只支持你一个选手,你走哪我支持到哪里的。”

 

方锐忍不住失笑,好吧,他这真诚的眼睛的招数没想到也被她学了来,他当然不是非得要抢她的吃的,所以他就放回了原处,顺便还给她的杯子续满了果汁,接着他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吃都吃了,俞小安同学,你就没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的……俞小安僵了僵,认命一般的低头说道:“好吧,你知道的,我舍不得你,我要是见了你,肯定就不想走了,但我当时必须要走……断了联系或许是最好的,过段时间你大概就忘了我了,说不定还觉得我这人突然跑路太过分了,然后就特别讨厌我,反正最后结果都是不记得我,挺好的。”

 

方锐呆了呆,这和他老妈说的真的差不多,的确是因为舍不得他,只不过他没想到俞小安居然能心狠到希望他恨她,拜托,大家都才多大啊,知道什么是恨么?

 

“其实也是不负责任,特别自私……”俞小安叹了口气,没脸抬头,“我家这边的房子早就卖了,我外公得了很严重的病,所以我们一家就都回老家去了,去向什么的你其实能猜到的。”

 

“那你外公现在……”方锐知道她从小是被外公外婆抚养长大的,所以理解她对他们的感情,如果是因为这种理由,她感情上真的是很想回去,但父母做出的决定她也无法改变,如果她如实所说,两个人的确还会继续联系,然后有朝一日,会因为太远的距离而趋于平淡。

 

这是很糟糕的结局,他能想到,她也想到了。方锐想了想,要是他处于俞小安的位置上,他会怎么做呢?然后他得出一个结论,他会去找对方道别,他跟俞小安不一样,他可不希望她恨自己,他巴不得她一直记得自己,然后用尽各种办法让两个人继续保持友情,当然也许会升华……好吧,他也很自私。

 

她的做法是让他难过一阵,自己痛苦许久,而他的想法,就是首先让自己别痛苦。现实的无奈和大人们做出的决定,却是不是一个孩子能改变多少的。

 

“他去世了。”俞小安说道。

 

方锐突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他抬头盯着俞小安,敏锐的明白了什么:“老人家是不是在……挑战赛期间去世了?”

 

“没有,在我们淘汰之后。”俞小安勉强的笑了笑,“不是挑战赛期间,比赛没有耽误我,你不用自责。”

 

不对,方锐觉得肯定没这么简单,俞小安心里过不去的这个坎,绝对就是她外公,然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忽然又不想知道了,因为都说了这是个坎,那么一定很痛苦,让她亲口说出来这个痛苦,再度承受一遍,还是算了吧。

 

真相有那么重要吗?

 

在他眼里,所有的一切都是过去,都不如当下重要。呼啸是过去,第一盗贼是过去,兴欣是现在,气功师是现在,就算被人质疑能不能转型成功,方锐也是一笑置之,他还有很广阔的未来,总会被认可的。

 

是的,他们现在既然巧合的遇到了,那么所要谈论的,就应该是当下和未来,就算聊过去,那也应该是提起一些开心的事情。

 

于是他拿了块蛋糕喂她,在她疑惑的眼神里,方锐说道:“我之前打耳洞的时候,是真的想说跟你一起戴情侣款的,只是怕你不愿意跟我当情侣,所以临时改了口说戴同款。”

 

“所以,一起戴情侣耳钉吧。”

 

“请和我交往。”

 

俞小安怔了怔,只觉自己险些被那块蛋糕噎到,她微怔的瞬间却被他明亮的眼神灼到,反正她说都说了,她是打算彻彻底底认错了,什么都要说出来的,好像也没什么要在乎的了吧。

 

“你外公一定,也是希望你幸福的。”方锐忽然说道。

 

那一瞬间俞小安眼泪就掉下来了,是啊,方锐说的没错,她纠结了这几年,在自责中度过,无时无刻不觉得自己活在黑暗里,但是他一句话就点破了。

 

借他的光来明亮温暖自己,果然是离了他就不够,人总是贪心的想要更多,于是她咬了咬唇,说道:“好。”

 

TBC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果然还是驾驭不了青春伤痛系忧郁矫情文学_(:зゝ∠)_

老老实实的发糖吧

恢复周更

评论(14)
热度(53)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真滴不能日更五万
杂食!冷门!基本甜心!
🌸转载请要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刘小别我的爱情♡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头像@秋燁 封面@长风万里
江湖策秀@与君同赋 小天使@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