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转载搬运需授权 汤圆不给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我喜欢她俩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华秀】得寸进尺

*华秀?华楚?。

*我流李华x楚云秀。

@暮汐 给暮汐汐的文


“你的忍者玩的挺不错的嘛。”李华记得这是楚云秀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在训练室里,而是他出去买饮料,偶遇了在一个角落里点烟的烟雨队长,她在烟雾缭绕里听到一声“前辈”,然后回头冲他莞尔一笑,眼神明亮。


“会抽烟吗?”楚云秀看似随意的问道,似乎并不指望对方会回答什么,李华猜她手里拿的应该是女士烟,不然不会闻起来香喷喷的,像是水果糖一样的味道,有点微甜。


楚云秀可不是甜甜的水果糖,她理应是块微苦的巧克力,或者是带刺的玫瑰花,不对,她其实应该是个优雅的名媛……李华如是想,然后他很诚实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会抽烟。


少年人或多或少都是尝试过抽烟的,但李华第一次就被呛的直咳嗽,从此之后他就远离了香烟,不想再被呛第二次。


“那你应该早说,未成年少吸二手烟。”楚云秀匆忙把烟按灭,好看的手指捏着烟就往垃圾桶那里走,李华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这位踩着高跟鞋身高就和他一般高的女队长,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说了句“前辈再见”。


这一声倒把楚云秀的神唤了回来,她把垂下来的一缕卷发拂到耳后,转身问他:“你的名字是叫什么来着?”


“李华……但我英语不好。”李华说道。


英语作文这个梗,是李华每次都会被人调侃的存在,但楚云秀显然脱离校园有些时日,她怔了一下才弯了嘴角:“没关系,荣耀打的好就行了,你可是我的队伍的一员嘛。”


这话或许只是客气,楚云秀是烟雨队长,烟雨也算是她的战队,而李华作为训练营的一员,的确算是她队伍的一员,只不过不知道哪天能正式起来而已,但是这句话,的确很鼓励人了。


后来李华回想起来,觉得当时楚云秀脸上隐隐有些疲惫,不过还好眼神清亮。


想一想也明白,烟雨最初并非强队,楚云秀一出道就成为唯一一位女队长,带着烟雨被前辈们一通痛虐,逐渐给队伍找到了正轨,的确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可是在双核时代下,她总有些孤独,不是说烟雨团队配合的不好,而是总有人跟不上楚云秀的节奏和思路,作为黄金一代,他们每个人的能力无疑都是很出彩的,楚云秀当然也是,但他们不是一人战队,于是楚云秀不动声色的调整了自己,成为了被人诟病的“关键时刻掉链子”,联盟里有些绵软的存在。


她这样的人怎么会是绵软的,她可是能用烟雾笼做半面妆的姑娘,雷厉风行,有个性,高跟鞋踏足的地方,伴随着清脆的声音,这都是她的无尽疆土。


楚云秀合该是位女王,她需要臣民。


从那一天开始,李华在训练中更加努力,他希望自己能够尽早出道,站到烟雨的队伍之中,帮助楚云秀分担一些责任,让她可以淋漓尽致的展现自己,而不是被不明真相的人以一句“毕竟是位女队长”来抹杀她的个性、她的努力。


然后他就出道了,楚云秀倒还记得他,跟他打招呼问他英语怎么样了,李华腼腆的一笑,说了声“我的账号是林暗草惊,还请前辈多多指教”。


烟雨蒸蒸日上的发展,他们甚至击败了霸图进入了四强,可惜好景不长,商业价值与战队部署发生冲突,楚云秀以精致的妆容来掩饰自己的憔悴,烟雨所有的人都在拼了命的努力,其中以李华为最,想要分担这种压力。


然而他们失败了。


“你看,就这样吧,多累啊。”楚云秀这次倒没抽烟,她咬了支棒棒糖,见李华一脸诧异,她才恍然的解释道:“有压力的时候学会了抽烟,但这不是个好习惯,我爸妈说抽烟的女孩找不到男朋友,非让我戒烟。”


“所以队长就戒烟了?”李华心中微酸,楚云秀是何人,她才不需要这样将就,若是对方容忍不了她的习惯,那也是配不上她。


“我只是突然良心发现,你闻我二手烟的次数有点多。”楚云秀轻笑一声,“好啦,其实是觉得自己年龄一天比一天大,还是要好好照顾身体,不然落下一身病来,以后有的苦吃……就这样吧。”


“不然那可比巧克力苦多了。”她夹着棒棒糖,还是熟悉的拿烟的姿势。


李华想说他闻烟味是无所谓的,但他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俱乐部不肯妥协,烟雨下赛季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有的时候真的不是努力就可以解决一切事情的,他想啊想,只想到在论坛上看到的一个帖子,于是就说了起来,想分散一下楚云秀没进季后赛的悲伤。


三零一引进从欧洲过来的白庶,让更多的人看到了国际的荣耀比赛,有人猜测荣耀公司之前一直停留在七十级就是为了统一各国游戏进度,照这样下去,说不定荣耀未来也会像其他运动一样举办一个世界级的比赛,国家肯定会组织队伍去参赛的。


“这个帖子还挺有道理的。”楚云秀点了点头,李华看出她只是在客观的表达自己的赞同,于是他想了想说道:“队长你可是第一元法,这要是选人去国家队,你肯定会被选上。”


“怎么,我以前没看出来,你还挺会吹我的,原来我的副队竟然是我的粉丝吗?”楚云秀盯着他看了半晌,忽然笑出声来,这是烟雨止步季后赛之后,李华第一次看到她真心实意的笑容,而她刚才那句“我的副队”更让他感觉到一些熟悉。


四年了,他从她的队伍的一员,变成了她的副队。


就这样吧,离她近一点就挺好的。


副队也是很可爱的昵称。


只是他不敢说“我的队长”,连玩笑话都不敢,因为万一生出了不该有的占有欲,想要得寸进尺,他就不会那么心甘情愿的把自己按捺在臣民的位置了,臣民会想上位的。


楚云秀去国家队训练的时候,李华把她送到了机场,楚云秀看着他非常熟练的帮她拿着大包小包,忽然觉得过意不去:“每次都麻烦你这样,我真不是个好前辈。”


“没事的队长。”李华笑了笑。


他也只能做这些了。


楚云秀去苏黎世的第一天,李华想着决赛的时候要带着其他人去苏黎世给她加油,然后他做了个梦,梦见楚云秀退役了,听家里的话去相亲了,然后……结婚了。


李华立即给吓醒了,然后后半夜愣是没敢闭眼,生怕闭眼睡着之后又继续刚才的噩梦,没错,这就是个噩梦。


他以国王最信赖的忍者属下的身份,藏匿在她身边,流水几年间在心中做她最忠实的臣民,做她在赛场上最好的搭档,做相思中无所奢求的暗恋者,不敢有多一点点的旖思,但却也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


第二天他顶着黑眼圈叹气,觉得楚云秀是一只狡猾而慵懒的狐狸,她轻轻巧巧一句“我的队伍的一员”,笼在看不清的烟雾里,就把他俘获成为了臣民,却全然不知。


有时候李华甚至怀疑,到底是他藏的太好不敢得寸进尺,还是楚云秀装作一无所知呢?


结果李华打开手机一看,就发现了楚云秀的未读语音消息,他按了一下手机,熟悉的声音带着点轻快从遥远的苏黎世传来,穿透了他这几年青春:“我的副队长,苏黎世特别好看,你要来旅游吗,前辈带你玩!”


李华笑了笑,回了两个字——遵命。


女王有命,他在所不辞。


哎,楚云秀到底太犯规了,他才做了噩梦,她就赠他一枚定心丸。


过的几日是几日,绵长的暗恋,就这样继续吧,能被她在百忙之中想起来就足够了。


这么看来,他和烟雨的“绵软”倒是很合得来,一厢情愿还缺少勇气,可能到最后就自己感动自己吧,跟某些人的青春伤痛系文学一样,万分矫情。


其实他也不是全然在追求她的性格,至少他第二次点烟被呛到的时候,他就没再继续尝试了,靠近喜欢的人有无数种办法,这样笨拙不适合自己的习惯就算了吧,反正李华不可能活成男版楚云秀,还是照自己的模样去活吧。


只不过对楚云秀的一些日常小习惯,他却是了然于心了,她喜欢吃辣,最爱的饮料是加冰的芒果汁,她生气时候的笑容只是勾勾唇角,开心的时候笑起来牙齿都会露出来……


日积月累的,有些也成为了他的习惯,比如再去买饮料的时候,不同于少年时期手里只会拿瓶可乐回来,现在的他会给楚云秀带芒果汁,如果赶上她生理期,他会自动换成热奶茶。


想想也觉得好笑,自己把自己定在了后辈的位置,定位在了男闺密的地方,还为了不被她瞧出来,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代买全部饮料,其实只是为了送她而已。


“说吧,你喜欢姐妹花里的哪一个?”楚云秀曾经开玩笑问他,“她们俩才来队里不久,融合需要时间,我看你忙里忙外的,倒是帮了她们不少,直接把她们当做相处几年的队友看了,是不是有所企图啊?”


李华哭笑不得,他帮楚云秀忙里偷闲,对姐妹花一视同仁,反而被楚云秀以为自己喜欢别人,于是他澄清道:“当然不是,她俩就是公主一样的存在,我这各方面平平的哪里配的上。”


他不喜欢公主,他只中意女王。


胆大包天,却又胆小如鼠。


他还没前进,她却得寸进尺的来怀疑他对爱情的忠诚了。


楚云秀却不乐意了:“你怎么这么说,你可是烟雨的副队长,二十四全明星之一,再怎么说也是我的一枚小弟吧,怎么就各方面平平了?”


“是大姐大你太耀眼了。”李华开玩笑道,因她那激将式鼓励感到些许满足。


“我是说真的……别自怨自艾。”楚云秀嘟囔道,“就像我以前,也觉得自己各方面都一般般,后来才发现,咦,我好像还算优秀。”


楚云秀真的是个不错的前辈,这番鼓励的话语听的出是用了心的,连自己都拿出来调侃了。


“是啊,队长那么优秀,把其他姑娘都比下去了,我眼光都被惯的刁钻了。”李华笑道。


天下女孩诸多,楚云秀仅此一个。


决赛之前李华带着全队去了苏黎世,在楚云秀训练的时候,兴致盎然的姐妹花约了柳非戴妍琦一起逛了街,他们这其他的大老爷们都不幸沦为了拎包群众。


李华没敢打扰楚云秀忙碌,倒是楚云秀从肖时钦那里知道戴妍琦和姐妹花逛街去了,猜出李华已经到了,给他发了消息:“怎么来了都不说一声,你在哪呢,我请你吃饭。”


李华看了一眼玩的开心的众人,丢了全队去找楚云秀了,异国他乡的街头,她这次纤细手指里夹着的依然是棒棒糖,似乎是真的戒烟了。


“吃糖。”她递给他一支自己最喜欢的芒果味,“总用这种办法,很担心以后会蛀牙,老了之后牙齿掉光光。”


李华刚想开口,楚云秀就伸手制止了他,她的手指抵在他的唇上,巧笑倩兮,“少说什么偶尔吃一下不会有事啦或者以后可以镶假牙,骗骗小孩子还行,大人的世界可没这么甜的童话。”


是啊,楚云秀好像从来都不相信童话,他见过的——她会为无聊的电视剧动容,然后哭完之后吐槽一句这剧情可真假,男主角优柔寡断,要她是女主,早一脚踹了他。


黄金一代优秀男士颇多,个个都能当男主,再往后五期的周泽楷自不用说,就连跟他同期的七期里他好像也并不出彩。


李华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作为没有存在感的忠心耿耿男N号,连被踹的机会都没有,令人唏嘘。


他无数次跟自己说过“就这样吧”,做一个辅佐女王的臣民就好。


然而想到她这样人气颇高放哪里都是被人追逐的女孩子,联盟里那么多优秀的男主角们她都不选,在父母眼里只有做一个“好女孩”嫁人的无奈,他就替她有些不甘。


或许她没有很在意。


但这次李华想,不能再说“就这样吧”,他或许要勇敢一点,试着得寸进尺吧。


于是他握着楚云秀的手腕,把她的手从自己面前拿开,认真的说道:“牙齿掉光的话,我陪你一起。”


我陪你一起,从正好年华到人生终结,哪怕青春不复衰老难看,我都陪你。


李华只是觉得,他还是来的太晚了一点,陪着当初那个十七岁的队长,走过烟雨初创的难熬时光,再早些就好了。


他现在会这么想,最初的时候他只会觉得现状安好,就这样吧,能靠近她就好……果然还是贪心,得到一丁点,就渴望更多。


“我的副队。”楚云秀怔了怔,忽然笑了,她斜他一眼,“你好像有点太贪心了。”


是吧,他也觉得自己贪心了,喜欢真的会让人得寸进尺。


楚云秀手中的糖被她无意识的转了起来,李华知道,这是她有些紧张的模样,他有些惊讶,该无措的人应该是他吧,她紧张什么?


“其实我当初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楚云秀说道,她的眼神明亮,一如当初。


李华惊讶的看她,忽然注意到今天楚云秀难得的没穿高跟鞋,比他稍微矮了些。


“当初是真的挺累的,想在队里找个年轻有活力的后辈改变一下阵容,近战最好,不过在看到你的时候,我觉得没有活力其实没什么,沉稳一点也挺好的,就是呆了点。”她轻笑道。


“你看,我比你大三岁。”楚云秀挣开他的手,伸出手指跟他数,正当李华觉得她要说年龄差不合适的时候,就听到自家队长说道:“哎,但我总觉得咱们俩同龄,你的性格很好的弥补了年龄差。”


“你看你又呆了吧。”楚云秀见他发怔,不由的又笑,笑容在阳光下尤为绚烂,好像还带了几分得逞的狡黠与得意。


“我早就说过了啊,我的副队。”


“童话是假,可我也不是轻易会习惯别人好意的人,就说这芒果味的糖,你有见过我分享给别人吗?没有吧,沐橙可欣可怡都没有,因为我会给她们自己喜欢的口味。”楚云秀说道,


“只有你。”


只有你,我才会分享我最喜欢的给你,我知道你也会喜欢,我可以仗着什么来随意,无所顾忌,得寸进尺。


“李华,要不是我喜欢你,你这样图谋不轨的副队,早就被我踹了。”楚云秀勾唇一笑,洒在发顶明亮的阳光给她镀了层王冠,果然是一如既往表面绵软实际嚣张恣意的女王。


原来是这样,暗恋的确有很大的几率是自己的独角戏,可是他和楚云秀的喜欢,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自导自演,而是双方你情我愿的默契合作。


在这种合作中,双方都在恃宠而骄,更加的贪心想要向前一步,相互试探着彼此的底线,纵容着彼此,悄悄冲锋陷阵。


他伸手把她抱起来转了一圈,倒把楚云秀惊的咬碎了糖果,气鼓鼓的看他,是少见的少女姿态:“喂喂喂!你可别太得寸进尺啊!”


“遵命。”李华笑道,“我的账号是林暗草惊,还请前辈多多指教。”


遵命,我的女王陛下,你的臣民终于成功上位了。


请多指教,毕竟以后还要更加得寸进尺。


END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36)
热度(291)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