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昊戴】信徒

*我流昊戴。

 

 

唐昊洗完澡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的时候,就见戴妍琦坐在床的边一角,拿着床头的指甲油在给脚上的指甲耐心的上着粉粉嫩嫩的颜色,这颜色很适合她,脚趾小葱一般圆圆润润的,感觉十分可爱。

 

他只觉得从发间落下来的水珠滚过喉结,好像忽然变烫了一样。

 

唐昊想,或许戴妍琦涂大红色的指甲油,也是很好看的,像是古代仕女眉间点的朱砂,鲜活了他少年时代的末班车——他见过这姑娘偷偷的这么做过,全明星周末的时候,别人在台上认真比赛,她则是翘着手指轻吹指尖,微张的唇与指尖之间的风,一瞬间就吹到了他心里。

 

“要吹头发吗?”戴妍琦放下手里的指甲油,脚趾微微的蜷了蜷,裙边的蕾丝铺就在床单上,整个人都充满着让唐昊曾经没感觉到的,陌生却又带着未知的惊喜的悸动,这大概就是那些矫情的人嘴里所说的……恋爱。

 

戴妍琦却也在偷偷看他,被水打湿了的头发妥帖的趴在那里,少了几分张扬,却遮不住他写满意气的眉眼,但不知道是水雾还是什么原因,总觉得唐昊的眼神里少了几分清明。

 

“好啊。”唐昊忽然说道,他坐到床边跟个小少爷似的,朝着床头的吹风机努了努嘴:“你来帮我吹?”

 

戴妍琦眨了眨眼就去拿吹风机,却不妨突然被唐昊握住了脚踝,肌肤相触的瞬间她“哎呀”了一声,似怒非怒的嗔他一眼:“前辈你在做什么?”

 

却是小魔女又在戏弄人了,每次前辈这称呼一出来,总给唐昊一种以大欺小的错觉,他眯了眯眼睛,觉得手中纤细的脚踝手感极佳,也不知道这小姑娘用了什么味道的身体乳,闻起来带着些许青柠的气息,香的想让人一探究竟。

 

于是唐昊俯身在她脚踝上吻了一下。

 

戴妍琦打了个哆嗦,觉得被吻过的地方有密密麻麻的触电感,像是被人用针尖纹了什么一样,她也不管吹风机的事了,扑腾着让唐昊把她脚踝放下来,然后挪啊挪的挪到他跟前:“怎么啦,有什么心事?”

 

小姑娘总是会那么心思细腻的关心他,不似他虽然同样敏感,却像只浑身是刺的刺猬一样,时常会把最亲密的人扎伤。

 

“在想什么时候能把你娶回家。”唐昊眼睛都不眨的盯着她,像是孤狼窥见了林中落单的小鹿,怜惜却又想着侵略,总之目的都是把对方拆吃入腹。

 

“哦——”戴妍琦拉了个长长的尾音,伸手勾他脖颈,与他额头抵着额头:“这不是迟早的事情吗?”

 

好像在说今晚吃什么一样,非常自然而然的口气,像是认定了故事的结局一样,王子与公主会过上幸福美满混吃等死的生活,小鹿最终感化了孤狼,竟然幸福的画了个Happy ending的句号。

 

额头相抵的感觉是温暖的,凉凉的水珠落到两人的睫毛上,而后是让两个人都跟着笑了起来,戴妍琦笑起来像铃铛一样好听,像是唐昊少年时时阳台上挂着的风铃,叮叮当当当当叮叮。

 

那风铃在他去训练营以后就没了,据说是大风把它吹了下来,摔了个粉碎,连同他无忧无虑的学生时代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在百花坐冷板凳的苦楚,想找人诉说但又因为骄傲,最后打碎了混着血一起吞入喉中,比烈酒还要辛辣。

 

唐昊不信命运,不信神明,他认为机会要靠自己争取创造,于是他以下克上,锐不可当的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向前奔跑,哪怕耗尽全力也在所不惜。

 

他认为他这辈子都不会为谁收敛骄傲。

 

直到他遇到了戴妍琦,那个笑起来会让他恍惚间又看到风铃的少女,像是上天恩赐于他的福利,一个眼神就窒息在原处,让他收敛浑身的利刺,成为她最忠实的信徒。

 

开始的时候是磕磕绊绊的,他总是做不好,虽然第九赛季呼啸的成绩非常可喜,但四强并非他的目标,他是带着一腔桀骜冲刺桂冠的存在,勇往直前就算撞到南墙头破血流也不会回头,心中总有炽热的火,一不小心就蔓延了周遭的全部。

 

戴妍琦被这火烧过。

 

她红着眼睛噙着眼泪说对不起我不是可以和你分享喜怒哀乐的人,她转身走的时候唐昊一瞬间就看到了破碎的风铃,他冲上去把她抱到怀里,任凭她眼泪打湿了自己的衣服,同样浇灭了他心中的火气。

 

独行的孤狼这才想起,小鹿的境遇可能也不是那么美好,不然才不会落了单被他捡回去。

 

雷霆的核心离开,队伍打碎了重来,出场机会和转会前来的前辈对半分,唯一的优势大概就是作为漂亮的女孩子有着强势的商业价值,总不至于毫无地位,但过的没以前那么舒心倒是真的。

 

在他勇往直前的时候,唐昊没注意到戴妍琦其实也在痛苦的破茧,寻找着重生的机遇,然后止步在了季后赛的外面,像是队伍的名字,雷霆,并不万钧。

 

她不想凭借商业价值、性别优势,她和他一样热爱荣耀,想用实力证明自己,然后就被拦在了大门外面,抱着栏杆弯着嘴角看他前进。

 

唐昊觉得,他真的是个自私的家伙。或许戴妍琦和他分手会很好,他照顾不好这只小鹿,听不到风铃的叮叮当当,她应该在更好的人那里绽放笑容……可是他舍不得。

 

任谁习惯了光亮与陪伴,都不会再愿意投身黑暗与孤独。

 

他道歉,他低头,他抱她,他吻她,他知道这时候骄傲没什么用,他想和这个女孩一起走下去,走到暮雪白头。

 

戴妍琦真的是个好女孩,她同意了。

 

她说:“谁让我被猪油蒙了心,那么喜欢你。”

 

然而呼啸第十赛季的成绩,还不如上一赛季,因为痛苦的转型终于到来了。而雷霆却在肖时钦回来后蒸蒸日上,戴妍琦的表现可圈可点,而他是真正的头破血流,两个人的情况完全颠倒了过来。

 

唐昊没有跟戴妍琦再发过一次火,只要看到她,哪怕是再勉强他也会笑一笑,夸一下她最近的表现,俨然一幅好男友的姿态。

 

然而他内心是恐慌的、不安的,在愈发不顺的赛场上如此,在未知模糊的情场上也是如此,他对队员发火,对自己发火,把自己气到半死,也不愿意对戴妍琦抱怨一句。

 

因为他曾经什么也不怕,只怕在感情上没了方向,失去了信仰的信徒,连坠落山崖的枯骨也不如。


那场呼啸比赛输给雷霆,记者会唐昊压根就不去,因为戴妍琦约他出去,两个人在通道口那里碰了面,唐昊刚想对她笑一笑,就见戴妍琦伸手按他嘴角:“别笑了,我心疼。”

 

好像过往所有乏味可陈的青春,都只是为了和这个女孩相遇,她的活泼与温柔,是治愈迷茫挫败之后痛苦的最优药剂。

 

单调枯燥的生活,一个碎片一个碎片,一句一句的被她填满,让人顿时有种英雄气短现在死了也没什么遗憾的冲动。

 

他又吻了她,那个在他面前娇小可爱的小姑娘,他觉得他无法离开她,像是氧气一样,随时会缺氧而死。

 

非常矫情的描述。

 

“呼啸会拿冠军。”唐昊说道,让戴妍琦不要担心他。

 

“我知道,雷霆也会。”戴妍琦笑眯眯看他,手指缠着他的,指尖在他掌心勾了勾,像只餍足的小猫咪,会喵喵的那种——小鹿失了警惕,最终成了家养的小猫咪。

 

他家的。


他以生命起誓,会爱她一生,直至死亡。


哪怕她现在还不知道。


“以后应该在阳台上放一个风铃。”唐昊看着戴妍琦说道。

 

“叮叮当当,当当叮叮?”戴妍琦抿唇一笑,长发在枕上散开,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被压到,唐昊当然注意到了这点,他小心翼翼的给她把头发拢到一边,在她水光潋滟的眼眸注视下,吻她的额头、眉眼、小巧的鼻子,还有甜美的唇。

 

说句混账话,大概是死在这里都没关系。

 

戴妍琦可不允许他动辄提那不吉利的话,小姑娘看着浑不在意的,其实特别重视这些,她在他生日的时候双手合十,借着烛光许愿,像是个合格的信徒。

 

“我生日你许什么愿?”唐昊问道。

 

“我不管,我就要许愿……我愿你所想的都成真。”她蛮不讲理的说道。

 

他不信神明与命运,却信她许的愿会成真,因为他是她的信徒。

 

戴妍琦被他亲的微喘,睡衣滑落露出半个圆润的肩,她刚想说些什么,却感觉手指上微凉,像是被戴上了什么,登时整个人清明了起来。

 

“求婚?”戴妍琦讶异,“好像不是无名指。”

 

“订婚……不要再说话了,你许的愿很快就成真。”唐昊低头,以吻封缄,把她亲的无力说话的时候,才宣布主权一样骄傲的说道。

 

“戴妍琦,我爱你。”

 

不是王子,但他会成为披荆斩棘的骑士,若有流言蜚语,他都会挡在她身前,从少年到男人的责任,是这个女孩教会了他,并且让他明白,如何笨拙的去爱。

 

而她是他注定的公主。

 

他的愿望是想和戴妍琦结婚。

 

她的愿望是他的愿望都成真。

 

那就结婚吧。

 

面对神明他们都不是最忠实的信奉者,却依然相遇了。

 

然后成为了彼此的信徒,相爱了。

 

END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55)
热度(256)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真滴不能日更五万
杂食!冷门!基本甜心!
🌸转载请要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刘小别我的爱情♡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头像@秋燁 封面@长风万里
江湖策秀@与君同赋 小天使@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