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学业繁忙 2019见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我北小暖今天就要嫁给刘小别!

转载搬运需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宝藏少女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卢瀚文x我】女友粉

*第一人称

*520摸鱼第二弹

*送给与君小朋友~么么哒  @与君同赋 

 

 

 

“哎你知道吗,瀚文都有女友粉了。”课间同学们的议论声传入我的耳朵里,让正在认真整理笔记的我心下一惊,手中的笔在干净的纸张上滑出一条长长的黑线。

 

“不会吧,虽然可以理解他参加职业比赛之后人气爆棚,但说到底瀚文今年也才十六岁,居然都有女友粉了?”另一个同学有些惊讶的问道。

 

“你傻呀,年龄稍长一些的小姐姐不敢对他下手,但是像咱们这样的同龄人,肖想他的人可不少呢,毕竟他这么可爱,荣耀也玩的很好,估计能打到第二十赛季……”她们还在议论,我的思绪却渐渐跑偏了。

 

说实话,我是没想到卢瀚文这家伙居然也能有女友粉的,因为在我的印象里,他一直是那个比我矮一头的小豆丁同桌。

 

不过听了他们的分析,我琢磨了一下觉得还真有道理,职业选手那可是相当高薪的职业,依照他的资质,是真的前途无量,或许是……钱途无量,咳,做人不能这么肤浅。

 

但是也没错啦,两个赛季以来虽然偶有失误,可是卢瀚文的发挥的确是越来越稳定的,我相信他以后会是剑与诅咒忠诚可靠的接班人,会带领着蓝雨走向更多的夏天。

 

不过我内心里还是有点动摇的,很想在下次见到卢瀚文的时候说一句大佬带我飞吧……真是风水轮流转,我还在这里苦哈哈的搞学习,人家都已经过上财大气粗的幸福生活了。

 

我低头看了看课桌里面的那盒藏在几本书后面的进口巧克力,只觉得英雄气短。

 

这是卢瀚文贿赂我的巧克力。

 

因为他出道时年纪尚小,家里大概是存了让他至少拿到中学文凭的想法,所以尽管他平时一直忙忙碌碌的比赛训练,但考试却不能落下。

 

据说各科家教的定期光临是蓝雨俱乐部的一个独特的风景。

 

所以每次大家见到卢瀚文的时候,就知道又到了考试的时候了。

 

作为他的同桌,我和他们可不一样,我身上肩负着重任……他补课的时间毕竟是少的,但瀚文胜在有功,每晚睡觉前还知道温温书,这就需要本小姐告知他最近的学习重点是什么了,说不定还得给他拍几张我记的笔记。

 

天知道习惯狗爬体草书笔走龙蛇龙飞凤舞记笔记只用自己看的懂就行的我,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变成了这样工整的学霸体……

 

同龄人之间,卢瀚文绝对是最特殊的一个。放在职业圈里,在那群记者面前,他依然保留着少年人的几分天真气,但要是在学校里,他可比那些只会惹女生生气的小男生强上不少。

 

我怀疑他是和喻文州做队友做久了,情商跟着提高了不少,不然怎么我还没开口抱怨的时候,他就主动给我充了好几百块的话费呢?

 

好吧,也许这不是情商高了,只是单纯的有钱。

 

我很喜欢和卢瀚文的见面,我们俩在非考试期间也能见到,蓝雨俱乐部我去了好几次了,看门的大爷都认识我了,见到我就笑眯眯的,好像我能给蓝雨带来什么好运气一样。

 

直到我见到了结了蜘蛛网的蓝雨女卫生间,仿佛明白了什么。

 

“哟,小姑娘又来啦。”蓝雨的队员们都很好相处,对我和卢瀚文来说,那都是大哥哥,他们见到我也很开心,还问我有没有认识的打荣耀比较好的小姑娘,可以让她们来训练营。

 

虽然我每次的答案都是没有,但是黄少都会问一遍,他还这么说了一句:“每次一看到小卢又抱着一大箱子的快递零食回来的时候,就知道你肯定要来送笔记了,不然他平时可没那么爱吃零食的,因为乱吃零食容易长不高哈哈哈哈哈。”

 

我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又没说,那边卢瀚文已经红着脸抢白了:“这是黄少你自己的经验吧!我可是要长到一米八的!”

 

嘿,跟我想的一样。

 

于是一大一小两个剑客打成一片,反倒是喻队跟我说上一句辛苦了云云,然后在炎炎夏日送我一支冰淇淋,哎,喻队是真的好……要不是我理智,估计早就沦陷成他的女友粉了,还好我虽然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却压根没有少女心这种玩意。

 

不然当我收到卢瀚文送我的草莓夹心进口巧克力,看着盒子包装上写着的日语“恋爱的味道”的时候,第一反应就应该是小鹿乱撞,而不是“吃人家嘴短”了。

 

我觉得卢瀚文应该是没看懂这个日语。

 

嗯,我大概是一个钢铁一样笔直的少女吧。

 

话说回来,我觉得大家都应该去当喻队的女友粉呀,为什么会有人是卢瀚文的女友粉,明显喻队更适合做男朋友吧!不过可能正因为如此,喻队看起来似乎很有距离感,说话高深莫测,不如瀚文平易近人。

 

卢瀚文的确很好,他有很多好只有我才知道,别的那些肤浅的女友粉啊,是见不到的……忽然有点像叉腰得意一下。

 

比如当我说我去年的裙子怎么变短了的时候,他会说“哇你肯定是长高了”,而不是说大概是变胖了吧。再比如我们俩一起比赛看谁吹的泡泡糖的泡泡最大的时候,他总是会让我一下,提前让泡泡糊自己一脸。

 

自从知道他有女友粉之后,我再见到卢瀚文的时候,就有一种看着随时可能会被猪拱了的白菜的感觉,这是我辛辛苦苦记录笔记培养的努力不挂科的白菜啊,怎么感觉大家都要抢。

 

我觉得我变成了一个忧郁少女,悲伤随时逆流成河的那种。

 

当然随时也可以恢复,比如现在他递给我一支棒棒糖。

 

“巧克力吃了吗,味道怎么样啊,我看戴妍琦前辈在朋友圈说这个特别好吃的!”白菜君毫不自知的问道。

 

“很甜。”我想了想说道,然后就词穷了。

 

“没有别的感受吗?”对于我如此简短的形容,卢瀚文好像有点失望。

 

我觉得气氛有点尴尬,于是我假装去洗手间离开了,自从我上次差点以为那是个鬼屋以后,蓝雨俱乐部把女厕所认真的打扫了一遍。

 

然后我一摸口袋发现,我忘了拿手机,手机落在卢瀚文跟前的桌子上了。

 

贫穷如我,手机只是一个渣渣机,来个消息都会自动亮起来,连个密码都没有的存在,虽然知道卢瀚文是绝对不会看我手机的,我也不是啥日理万机的大忙人,平时没人会给我发消息,但我还是觉得有点紧张。

 

当我匆匆赶回去的时候,就发现卢瀚文抱着个粉丝送他的流云小抱枕坐在那里发呆,看起来乖巧又可爱,好像收敛了比赛时的凌厉好动,又像是见到了不会做的考卷一样,幼小可怜又无助。

 

怎么感觉跟被欺负了一样?

 

我诧异的走过去拍拍他肩膀,反倒是把卢瀚文吓了一跳,这家伙脸怎么这么红,是发烧了吗?

 

“没、没事,我没事。”卢瀚文罕见的说话都说不利索了,跟黄少当队友这么久,不该有这样的情况啊,于是我更加狐疑。

 

结果卢瀚文抱着抱枕跑了。

 

是的,他居然跑了……

 

大家都是同龄人,我看起来很吓人吗??

 

我觉得我的一颗少女心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过了一会卢瀚文又回来了,这时候的我刚背完一篇英语作文,抬头就看到卢瀚文站在门口看我,双手藏在后面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

 

我有点好奇,原来他刚才跑掉不是被我吓走的啊,那就太好了。

 

“这个给你。”见被发现,卢瀚文这次是大大方方的走了过来,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一样,他从身后变出一小束用棒棒糖扎成的花束,乍一看五彩缤纷的,还以为是彩色玫瑰花呢。

 

“谢谢你呀。”因为太熟了,所以我就没客气的直接笑纳了。

 

然后我又觉得我活该注孤生,这时候我不是应该觉得很浪漫的吗?

 

我和卢瀚文坐在椅子上面对面吃棒棒糖,我的思绪还飘在刚才背的英语作文上,卢瀚文在玩手机,只是没想到他忽然提醒我说道:“你手机亮了。”

 

我疑惑的看过去,然后瞬间像是被人用了定身术一样,因为我的手机上来的消息是,卢瀚文女友粉后援团二团群组……

 

天知道上次我得知这家伙居然有女友粉之后,为什么要好奇的加了一个粉丝后援团的群组!

 

“呵呵。”我干笑了一下,试图缓解尴尬,“我就加着玩的啊。”

 

说实话,我好害怕他问我一句女友粉是他想的那个女友粉吗,带坏蓝雨未来的小花骨朵我是真怕被打死,我们好好的一块学习然后换个新手机不好吗……

 

“你怎么在二团啊。”谁知卢瀚文问了一个我压根没想到的问题。

 

“因为一团加满了。”我下意识回答道。

 

他哦了一声,过一会我看到我被拉进去了一个普通群组,整个群里就两个人,一个我,一个卢瀚文,然后我诧异的抬头看他:“这是什么,你要任命我为你的头号粉丝兼后援团团长吗?”

 

卢瀚文没说话,下一秒我看到他给了我一个“独家认证”的头衔。

 

 “那个巧克力,不是说……会吃出恋爱的味道吗?”少年看着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迟来的小鹿,忽然就乱撞了起来。

 

“早恋不好吧。”我眨了眨眼睛,双手捂着两颊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做独家认证的头号女友粉就好了……”其实我害羞的时候,就会顾左右而言他。

 

“的确可以再等两年。”卢瀚文红着脸但是目光却很坚定的跟我说道,“但是,是女朋友不是女友粉啦。”

 

后来卢瀚文在打手游的时候,手一滑把我们俩的合照发到了蓝雨战队群里,在一片问号里,他有些雀跃的回复了一句:“队长黄少!前辈们!蓝雨有女孩子啦!家属也算的!!”

 

而我呢?

 

两年过去了,我在等他一起拍毕业照呀。

 

END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写这么小的少年总觉得很罪恶!!但是女主也和瀚文一样年龄

所以,我还是很少写瀚文啊……

评论(95)
热度(519)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