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学业繁忙 2019见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我北小暖今天就要嫁给刘小别!

转载搬运需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宝藏少女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魏果】积分制

*陈果第一人称

 

 

我爸比较喜欢吃苹果,所以给我取的名字叫陈果,小名是果果,有种智慧树下你和我的感觉。不过总而言之,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它还挺可爱的。

 

我特别庆幸他最喜欢吃的不是西瓜,不然我的小名可能就要叫瓜瓜了,听起来像是青蛙在叫。

 

这么看来,魏琛爸妈的学历应该不低,我上网查过了,琛是珍宝的意思,但这个词看起来可比珍宝要高雅很多,那可是流行电视剧里的男主才能拥有的名字。

 

随便吐槽一句,要是当爹妈的在给孩子起名的时候,都爱用自己喜欢的物件做寄托,那魏琛的孩子真是倒大霉了,八成要叫魏烟……咦,其实还挺好听,就是谐音喂烟感觉怪怪的,都是这个姓的原因,陈烟就好很多。

 

呸呸,乱打什么比方,我的孩子以后才不要和烟有什么关系,也更不要和这些烟鬼同志们有什么关系,大神也不行:  )

 

魏琛听我说完我的分析,嘿嘿的笑了一通:“老板娘你想太多了,就是我老爹随便翻了一下字典,恰好看到了这个字,觉得意思挺不错的就拿来用了。要是没有拼音,他八成以为他给儿子取的名字叫魏深。”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魏琛说道:“老魏,你身后在冒烟。”

 

魏琛惊的一哆嗦,大嗓门直接喊了句:“卧槽,着火了吗?!”

 

在周围人的目光洗礼中,我拿出小本子记下来:“某年某月某日,魏琛第七次偷偷在无烟区抽烟被我抓到,扣五分。”

 

“再来一次你就不及格了。”我敲着小本子看他,针对某位目前管理公会的烟鬼同志,我在兴欣弄了个积分制,和福利挂钩,初始分数是一百分,一个月下来,就魏琛扣分最多,现在只有六十五分了。

 

魏琛悻悻的说了句“哦”,过了一会兴致冲冲的跑我面前来问我:“老板娘,该怎么加分啊,是做好人好事吗?”

 

我有点惊讶,这家伙还会做好人好事吗,他不猥琐坑人就已经不错了吧,但我还是点了点头,因为我很好奇魏琛能怎样给自己加分:“视情况而定,表现突出的话,一次性加十分。”

 

“那我这个月下来积分要是第一的话,能有什么福利?”魏琛很积极的问道。

 

什么福利呢?我陷入沉思,魏琛是不缺钱的,他可是有着技术入股千万巨资傍身的人,所以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但我是不相信这家伙能达到积分第一的,除非其他人都各种犯错。

 

于是我冷着脸说道:“那就满足你一个要求。”

 

“随便提什么都可以?”魏琛问道。

 

“不是危害社会、伤风败俗的事情都可以。”我想了想说道,但觉得这句话说不说无所谓,因为魏琛虽然战术猥琐了点,但是人品还是可以的。

 

“我靠,我像是会做那种事的人吗?”魏琛听到这句话,觉得自己好像受到了质疑,摆出一副受伤的姿态。

 

我倒是在心里乐了,不过面上却故意气他说道:“人心隔肚皮啊。”

 

“老夫的心很诚的!”魏琛拍了拍他的肚皮。

 

我把他轰走了,不然我真怕依照这个人的下限和我们的熟稔程度,他可能要掀衣服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这话和方锐说他眼神真诚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套路。

 

然后我开始琢磨,这人能做什么好人好事,是在网游里教小朋友做人,或者公会抢boss的时候通风报信挑拨离间?总不能跑到马路边上扶老奶奶过马路吧。

 

上次方锐还开玩笑说魏琛才是应该被扶的那个老人家。

 

对此魏琛的高兴溢于言表:“那太好了,遇到兴欣工资最高的方锐大大,那老夫必须得躺倒碰个瓷啊,能多捞一笔是一笔!”

 

“靠你这个人穷鬼投胎吗?”方锐感觉到了浓厚的恶意。

 

“老婆本,能多攒一点是一点,单身的小年轻们啊,你们是不懂的。”魏琛得意的说道,这家伙最能得意的,大概就是他比别人大上几岁的人生阅历了。

 

不过在我眼里,这却是属于吓唬老实人,虽然方锐不怎么老实,但为了其他人不被这家伙的无差别攻击波及到,我开口说道:“老婆本攒够了,也没见你有老婆啊。”

 

魏琛脸色一变,正想说些什么,方锐是登时不给面子的就夸张的笑了起来,甚至开始捶桌。

 

“你们懂个屁。”见方锐哈哈大笑,魏琛粗声粗气的说道,“是金子总会发光,我就往那一站,就自带一种人格魅力懂不懂,漂亮妹子总会有的。”

 

“你是wifi吗,还要人见人爱散发信号?”我质疑道。

 

“老板娘你变了。”魏琛闷声叹了口气,可怜兮兮的走了,背影相当的落寞,让我一瞬间有些恍惚,难道我刚才说的话太过分了?

 

于是我撇下工作跟过去看,就见这货在转角处点了支烟,烟灰在空气中乱飞,正吸的美滋滋的呢,他一见是我倒是吓了一跳,似乎是压根没想到我会跟过来关心他。

 

感觉受到欺骗的我立即横眉冷对的说道:“魏琛,扣五分!”

 

魏琛一脸懵逼:“啥,什么扣分?”

 

“从今天开始实行积分制,支持大家相互监督举报。”我冷笑道,“我看你怎么猥琐。”

 

其他人我压根就不用担心,他们自控力很强,不需要监督,所以我的意思很简单,欢迎大家举报魏琛同志在不该抽烟的场合点烟。

 

这不,眼见就快一个月了。

 

我觉得这招要是用个一两年,没准魏琛还能把烟戒了呢。

 

“戒了那我嘴里不就空落落的了。”魏琛表示惊恐。

 

“你可以咬一支pocky。”苏沐橙出了个主意。

 

“这不是小孩子才吃的磨牙棒吗?我才不稀罕吃这种正常人类不会吃的东西。”魏琛嗤之以鼻,下一秒他看到了正咬着一个抹茶味pocky怒视着他的我。

 

“哟老板娘,我就说嘛,只有这样高端的零食才配的你啊,正常人类不会吃,但是仙女是可以吃的!”魏琛面不改色的说道。

 

可以,求生欲很强。

 

所以这次我就没给他扣分。

 

接下来这几天,兴欣出了几件不大不小的事。

 

一向性格沉静的一帆居然不小心走了个神把杯子给打了,尽管我表示这是无意之举,但他还是坚决要求给自己扣十分,理由是太危险了万一伤到其他的人就不好了。

 

见他坚持,我只好跟着觉得有道理,过一会我有点惊慌的问一帆:“玻璃杯碎片容易划伤手,你可别去收拾它啊,我去收拾。”

 

职业选手的手多重要啊,那都是上了保险的,万一伤着了影响比赛该咋整??

 

“没有没有,魏琛前辈帮忙收拾了。”一帆急忙摆手说道,十分不好意思,“我还要训练……能不能帮我谢谢他?”

 

魏琛?

 

我很是诧异,这的确算一件好人好事,做的很周到啊。然而我心中又有点微酸,这家伙是觉得自己退役了,手就没那么重要了是吧?

 

真的是不爱惜自己!

 

于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一脸写着生气的走了过去,然后就看到魏琛在那里呲牙咧嘴,果不其然,这家伙被玻璃碎片划伤了手。

 

然后我就更生气的找了医药箱过来,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清理一下伤口贴个创可贴,但由于我心中有火,导致魏琛叫的跟杀猪似的。

 

“闭嘴。”我说道。

 

被杀的猪闭嘴了。

 

“下次让我来收拾。”我严肃的警告道。

 

“那可不行,姑娘的手那都是很重要的,不能留了疤,不好看的。”魏琛也严肃的警告我。

 

我看看自己并不好看的手,觉得此人在扯淡:“要好看有什么用?”

 

“给我看啊。”魏琛特别坦然的说道。

 

我是有点感动的,毕竟这个人是把我当做一个普通姑娘看,而不是什么要强的男人婆,而且他还能不要脸的夸我好看,所以感动的我手下一重,让他下一秒发出一声惨叫。

 

“行吧,给你加十分。”我拿出小本子记下来。

 

现在魏琛有七十五分了。

 

这上午的事刚结束,下午包子就闯了祸,他这人人高马大的,力气当然也不小,开储物柜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把柜门给拆了下来。

 

“不行,老板娘,我这是破坏公共财产,你得给我扣十分。”包子严肃的说道。

 

我觉得很欣慰,包子都越来越懂事理了,兴欣的未来果然是前途无量。

 

然后我就准备叫个维修工来修柜子,结果忙起来就给忘了,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就见原来放着储物柜的地方,居然多了个崭新的柜子。

 

“哪来的新柜子?”我纳闷道。

 

“我买的!”魏琛说道。

 

“你好端端的买柜子干什么,以前那个是去年才买的,修一下还能用。”我有点无语。

 

“没事,咱不缺钱。”他脸上写着“财大气粗”四个字。

 

“败家,你怎么不给自己整条金链子戴?”我撇嘴道,“这样你就真跟外面的黑老大一样了,浑身都写着人傻钱多来抢我。”

 

“那多不符合老夫的低调啊。”魏琛摇头,“败家吗,要不我把钱给老板娘你,你来帮我规划规划,省的我乱花?”

 

“想让我当免费的理财专家?门都没有。”我黑着脸说道。

 

“什么没有门啊,我这里有门!”包子举着柜门凑了过来。

 

我和魏琛面面相觑,然后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吧,我收回以前的话,这只包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脱线。

 

然后魏琛就八十五分了……加分加的还挺快的,我嘀咕了一声,觉得这样不行,接下来不能一次性再加这么猛了,得一点点的加,其他人也是,最多就扣个五分吧,十分有点太多了。

 

果然我的想法很有先见之明,我甚至怀疑魏琛是不是收买了他们,或者是对他们说了什么,不然这几天大家怎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不断呢?

 

本月结束的前一天,我统计了一下分数,惊讶的发现竟然没有一个人高于九十五分的,倒是魏琛悄咪咪的把自己的分升到了九十九分,看起来最近很是积极,眼见就要满分了。

 

这人居然要第一了,不知道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结果最后一天倒是我出了点事,大概是今天的冷气开的太低,吹了一上午空调的我,居然活生生的被吹到发烧了。

 

烧的那是个昏天黑地,直接当场就晕了,迷迷糊糊就感觉被人抱到了床上,后来好像又吃了点药,醒过来的时候,就晚上了。

 

然后我就看到魏琛在我跟前,我问他怎么在这里,他说因为所有人里就他最闲。

 

行吧,这个理由我可以接受,但是当他拿着我记录积分的小本子的时候,我觉得我就不能接受了,因为魏琛笑嘻嘻的跟我说道:“老板娘不爱护自己身体,扣十分。”

 

好家伙,居然敢扣老板的分,不想混了吗?

 

我有些恼羞成怒,于是我下意识的说道:“要你管。”

 

“行啊,管你一辈子。”魏琛很自然的接过了话。

 

我呆了一瞬间,用不怎么清醒的大脑想了会,发现了蕴藏在博大精深的汉语里的小陷阱,于是我立即就炸了,掀了被子就要去打他。

 

魏琛吓了一跳,立即把我按了回去:“病人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对了,老板娘,我这个月是积分最高,说好的有福利,说好的答应我的要求你可别反悔啊!”

 

“我不打你已经是你最好的福利了。”我瞪他一眼,接过他手里的水。

 

“哎,我就觉得,你不能因为狼来了,就觉得牧童说的话没一句真的了,这要看情况的。”魏琛忽然说了句驴头不对马嘴的话,让我有些茫然:“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我之前说的是真话。”他看着我,收敛了之前的嬉皮笑脸,特别认真的跟我说道。

 

我不耐烦的说道:“你之前说了很多话,哪句话是真的……”

 

然后我就愣了,于是一向强势的我,反倒是有点底气不足,最后甚至结结巴巴了起来:“不是,老魏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你、你??”

 

“我我我。”魏琛很轻松地说道,但他绞在被单上的手指好像暴露了他的一些紧张,“没错,我就说的大实话,我就想管老板娘你一辈子。”

 

“还有,饭也不可以乱吃,会生病的。”他义正言辞的教育我。

 

我啥时候轮到这人教育了?

 

虽然我很不服,但我不得不承认……嗯,其实对他的话,我还是挺有好感的,虽然还没有完全达到美好爱情的地步,不过也差不离了,在一起不是不可以。但就这么答应了表白的话,我岂不是输的太容易了?

 

于是我哦了一声说道:“等你下次积分满分的时候,我就答应你。”

 

魏琛立即叫屈:“老板娘你耍赖啊,说好了答应我一个要求,满分什么的也太难了吧!!”

 

我忍不住笑了,倒是因此感觉轻松了不少,说话也没那么拘谨了,然后我捧着水杯问道:“哎,说正经的,你以后孩子不会真的打算叫魏烟吧?”

 

“那怎么可能!”魏琛摇头摇的很坚决,然后拿起笔在本子上给我写了三个狗爬一样的字:“叫这个名字才行。”

 

我瞅一眼,上面写的是魏期美……这名字好凄美啊,什么寓意?

 

“我老婆天下最美啊!”魏琛得意的说道。

 

哦,期美,妻美……也真得亏这人想的出来,还挺会说话的嘛,不过这孩子以后长大了肯定因为这名字要和他吵架的吧。

 

“那戒烟了解一下?”我笑道。

 

“这个得从长计议,一点一点的减少次数,不能一口吃成胖子。”魏琛有些犹豫。

 

我长长的“哦”了一声,让这家伙立即有些不安的补充了一句:“行行行,戒戒戒,大不了我以后就吃那什么,pocky……”

 

想想这人嘴里叼着一个pocky的样子,我觉得还挺好玩,很有童趣。

 

“他们吃pocky的好像都会玩一种游戏。”这家伙忽然有些跃跃欲试,我一听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鬼,不就是两个人同吃一支吗,吃到最后就亲一起了呗。

 

“老流氓。”我冷冷的说道。

 

“只在您面前流氓。”这不要脸的连称谓都换了,真够狗腿。

 

“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要休息了。”我开始下逐客令。

 

“有有有!”魏琛递给我一沓纸,把我手里的杯子给拿走了。

 

我有些奇怪的接了过来,然后就呆了,魏琛在一旁讲解道:“那钱我不可能一直当不动产的对吧,所以我就花了一点,你放心,绝对不是败家乱花,这是我全部资产的情况!”

 

的确没乱花,也就买了个车,买了个房,投资了正规的基金,还剩下很多,真的是财产全透明……嗯?怎么连户口本身份证复印件资料,小学中学毕业证复印件资料都有???

 

这是密谋了多久,这么想上位成为兴欣老板娘背后的男人吗?别以为这样就不会给他扣分了,这可不是绿卡,呵呵。

 

“就,让你好好了解一下我的各种资料,证明我是个良民,不是个黑户。”魏琛说道,“报告老板娘,我老婆本都在这里了,现在就差个老婆了。”

 

果然是正经不超过几秒。

 

“你喜欢我啥啊。”我其实心下已经有了计较,不感动那肯定是假的,但我还是决定多问个几句,我倒要看看这人还能说什么,“我脾气可是很不好的。”

 

“当然是喜欢你这个人啊,哪怕是你扣我分的时候,我也觉得你特别可爱。”魏琛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脾气不好这个我承认……别打人,打人不打脸!!”

 

“但也没关系!我就是喜欢脾气不好的,你发火,我受着!”魏琛觉得自己说的很好。

 

我黑着脸,觉得此人很擅长火上浇油:“我建议你出去,下次准备充足点再来说话。”

 

看起来又不像是密谋已久的了,因为这表白的台词实在背诵的不咋地。

 

“我就是看你今天生病了,我心疼嘛……”他一副豁出去的样子,“我就是喜欢你呗,不想看你生病,想正大光明的照顾你。”

 

一记直球。

 

扑通、扑通。

 

心跳很乱。

 

脸可能也红了,感觉很烫。

 

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这样少女心乱撞的感觉了呢?

 

于是我闷声说道:“魏琛。”

 

“啊?”他紧张的看我。

 

我伸手弹了一下这人脑壳,在他哎哟一声之后,我无奈的勾了勾唇角。

 

“你满分了。”

 

 

END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42)
热度(393)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