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转载搬运需授权 汤圆不给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我喜欢她俩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叶秋x我】青青呀

*第一人称

*很久以前 @长筒揪 的点文,拖了小半年了,么么哒。


 

 

我还记得那是个什么光景。

 

初中毕业典礼结束的时候,现场人很多,情况十分混乱,当时的我握紧了手中的纸条,能够感觉到自己手心的汗已经将纸条浸的湿润。

 

那个少年就站在不远处,他人缘还不错,正在和别人聊天。虽然我和他说过话,也是他最不喜欢写的那门英语作业的科代表,但我现在不打算和他说话。

 

因为我只想给他一张小纸条呀。

 

最后我乘乱挤到那个人身旁,在他应付诸多与他攀谈的同学时,把纸条塞进了他外套一侧的口袋里,然后带着满足的笑又乘乱离开了,可谓是轻轻地来悄悄地走,不带走云彩,也不做挽留——反正,就连考的高中都不是一所,听说他弟弟正在那个高中等他呢,全因为这家伙小升初时没有好好答题,才没在一个学校。

 

尽管纸条上没有写名字,可是我却觉得圆了一桩心愿,如果他能猜到是谁就好了。

 

大概是猜不到的吧,因为叶修这个人,每天不是和其他男生一起神采奕奕的讨论游戏,就是趴在桌子上睡觉,一看就是因为熬夜被掏空。

 

我觉得我如果不是英语科代表,他估计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可没办法啊,他写不完作业只好借别人作业抄,谁让那英语老师是最难应付的呢?

 

“哎哎哎,妹子你别走,把你作业给我抄抄啊。”这是叶修最常跟我说的一句话,“我可是帮过你的。”

 

“我不叫哎哎哎,而且每次给你抄作业都耽误我送作业的时间好不好,君子都知道礼尚往来的,你连块糖都没送给过我,别提你帮过我的事情。”我对他横眉冷对道。

 

“哟对不起,林大小姐,要不我作业也给你抄抄?”叶修抓了一把头发,试探的问道。

 

对此我面无表情:“你的作业真的能看吗,我不想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谢谢。”

 

“放学后我请你吃冰淇淋。”见我转身要走,叶修急忙叫住了我,信誓旦旦的说道,“你随便选,大不了我今天在网吧少玩一小时。”

 

“那我要草莓味的。”我毫不客气的进行了敲诈,宽容了他二十分钟,让他把作业写完,不对,是抄完。

 

那天我倒是真的吃到了草莓味的冰淇淋,虽然天气很热,它化的很快,滴了我手上且不说,甚至衣服都弄脏了一些,让我看起来有点狼狈。

 

叶修看起来想笑,但是事关他未来能不能继续有作业抄,所以他故作善良的问了一句:“那什么,需要我给你买包纸巾吗?”

 

“不需要,我拿你作业擦了吧。”我微笑道。

 

“林大小姐!林青青!”叶修无奈的说道,“行吧,你说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

 

然后我跟着叶修去了网吧,这是我人生里第一次去网吧,作为一个未成年,我很紧张,也很兴奋,这体现在我面对叶修的玩笑时打过去的一拳里不小心带了点力度,疼的他呲牙咧嘴了一番:“青青呀,你这是要谋杀同学啊。”

 

“修修呀,今晚的英语试卷动笔了吗?”我反唇相讥,丝毫没觉得这句“青青呀”有什么可亲昵的地方,不过是因为我不允许他叫我“哎哎哎”而已,少跟我套近乎。

 

叶修沉默。

 

我不知道后来这家伙进了职业圈后的垃圾话为什么说的这么好,连黄少天都被他噎过,反正我在他面前没吃过什么亏,只吃过草莓味的冰淇淋。

 

大概是因为拐带好学生来网吧,让叶修心中有愧,第二天他抄我卷子的时候,见周围乱糟糟的没人注意,戳了戳我胳膊,往我手心里放了颗草莓味的酒心糖。

 

“进口的,我偷的我弟弟的。”叶修说道,生怕我不知道这颗糖的价值。

 

“连糖你都偷,下次你岂不是连人家身份证都偷了。”我开玩笑道。

 

叶修摆摆手笔走龙蛇写作业去了,意思是这怎么可能,他还是有下限的人的。

 

那颗糖很甜,里面的酒我不记得是什么感受了,反正那节英语课我听的晕晕的,大约是醉了,脑海里只有老师说的普希金的那句情诗,是个什么语句什么用法我也不记得了。

 

大概和窗外的雨一样,混混沌沌的吧。我看了一眼被老师点起来翻译那句话的叶修,他志得意满的说了句don’t know,引的全场哄堂大笑却丝毫不见忸怩。

 

脸皮真的厚。

 

可能外面的雨浇进了我的脑子,我举手站起来替他翻译了那句话、

 

“但愿别人爱你也是这样。”

 

“Ipray God grant another love you so.”

 

叶修可能觉得我特别喜欢草莓味的东西,放学之后他还叫住我,又请我喝了杯草莓味的酸奶,

然后问我:“哎,青青,你名字里带个青,为什么不喜欢喝青苹果味的饮料啊。”

 

“那你怎么不去吃树叶。”我问道。

 

“也是。”叶修总结道,“草莓是甜的,女孩子都喜欢,至于青苹果嘛,太酸了。”

 

“原来你把我当个女孩子看。”我恍然道,在他一句“你这叫什么话我又不是八百度近视”里,我坦然的说道:“我以为你只把我当做在线英语解题机。”

 

“咳,那你也是最厉害的在线英语解题机,以后绝对能当同声传译的那种。”叶修为了放暑假以前的最后一个月的作业,选择了夸我。

 

这人还知道同声传译呢。

 

“游戏很好玩吗?”我问他。

 

“设计的人很辛苦,玩家玩的开心,设计的人才会开心。”他不假思索的说道。

 

“你真伟大。”我面无表情的赞扬道,“但伯父伯母可能不会开心,你弟弟可能也不开心。”

 

“没事,只要你对一件事物有热情,你就会开心,人生苦短,今朝有酒今朝醉,开心点好。”叶修拍拍我的书包,像是开导小学生一样,故作成熟的说道。

 

暑假开学后他还是抄我的作业,只不过这人不知道最近在做什么,变本加厉了起来,我各科作业基本上都能让他抄一抄,我问他怎么不抄男生们的,他说那些人字太丑了,不好认。

 

搞的我每天晚上必须很认真的写完作业,字还要工工整整的,只觉得自己要拯救失足少年,身上责任十分重大。

 

倒是把我的成绩提上去不少。

 

“那我可是大功臣,你得谢我。”叶修说道。

 

“我请你喝青苹果味的饮料?”我想了想说道。

 

然后我们俩一起被酸倒在北京的马路牙子上。

 

“拉黑,以后还是喝草莓味的吧。”叶修呸呸了几声,我其实比他好不哪里去,舌头都还有点酸,但我还是很恶意的提醒他说道:“一个大男生捧着粉红的草莓味包装,会感觉很奇怪。”

 

“没事,游戏里男生玩女号的,比比皆是。”叶修不以为然。

 

“你该不会以后也玩女号吧?”我好奇的问道。

 

“原则上是首选男号,毕竟我自己还得过心里这道坎,你看你一副什么表情?”他不满的说道,“游戏里女号说男声,还是挺奇怪的。”

 

“我觉得你的不要脸素质是完全可以不用介怀这些的。”我是个喜欢说实话的老实人。

 

“你想我点好啊,我得混的差到什么地步,才会放弃男号玩女号。”叶修摇头,眼神像一个谴责不孝子的老父亲,我正想锤他,他忽然问我:“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希望如你所说,能达到同声传译的水平呗。”我随意的说道,十几岁的人,哪里认真思考过未来呢。

 

“青青呀,你可要想好咯。”叶修从护栏上跳下来,我抬头看着他,只觉得他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一样,这声“青青呀”喊的挺意味深长的。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看起来,有时候是比我成熟一些。

 

后来我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因为我考啊考,好不容易说服了家里,把我转到了叶修的学校,却只见到了他的倒霉弟弟叶秋。

 

“哦,是你的话,我悄悄告诉你也没关系。”叶秋叹了口气说道,“我哥离家出走了,还把我身份证偷走了,真是过分。”

 

还真偷了身份证?

 

“什么叫是我的话没关系?”我问叶秋,叶秋笑了笑看我:“首先嘛是我知道我那混账哥哥顺了我不少零食,其次是他最后买了本精装的英文版英文小说,一直束之高阁没送人,我猜大概是要答谢你给他抄作业的事情。”

 

“还有一件事。”叶秋严肃的说道,“我希望你不要多想,因为连我都不知道我哥哥以后会走什么样的路……”

 

叶秋说叶修趴在床上,翻看着临别时同学们送他的信件,然后发现少了一个人的,他还在想是什么人让哥哥那么在意,就见叶修突然从床上跳下来,十几年来头一次见这家伙这么灵敏。

 

洗衣机的轰隆作响戛然而止。

 

讲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那件外套一定是回家就被丢进了洗衣机,湿透的纸条肯定是不在了,或许已经早就掉了出来,在转动下化为了齑粉。

 

叶修是知道的,哪怕是在一片混乱之中,他知道有人向自己口袋里塞了什么。

 

“然后啊,他长长的叹了口气,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叶秋。

 

然后这个和叶修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区别的人,努力模仿着叶修的口气说道:“这个……唉,以后估计是没机会送书了。”

 

可不是嘛,我揭开了这层窗户纸,以后准是不打算见他的,我最初就是这么想的,叶修知道我是个骄傲的人,所以他知道以后见不到我了。

 

但我还是非常奇怪的转学过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只是想听他喊我一句我的名字,然后才下定决心告诉自己,青春都已经死了啊。

 

“那张纸条,被我在门口的毯子下面捡到了。”叶秋忽然说道,“上面写了句英文,对吗?”

 

我错愕的看着他,然后说道:“那你把纸条丢了吧。”

 

“你很奇怪,他抄你这么久作业,肯定是能认出来你的字的……但你写的话,又不是表白,为什么就这么笃定两个人以后再无交集,不去争取一下就放弃,希望他跟别人在一起?”叶秋疑惑的问道。

 

“你很天真。”我有些同情的看着他,“他连你这个弟弟都丢在家里了,何况是我啊,我们的路原本就是不一样的。”

 

是的,我很清楚,我非常理智的清楚,从他那句意味深长的“青青呀”之后,我就明白了,叶修这个人,只有和他志同道合的人啊,才能和他在一起呢。

 

我不行的。

 

后来我听说“叶秋”成了荣耀职业联赛的职业选手,带着嘉世拿了第一赛季的冠军,我没去找叶秋,叶秋倒是过来找我了,大概因为我是个知情人吧——嗯,我知道,那绝对是叶修。

 

他很郁闷:“别人都说我烂大街的名字。”

 

“这比赛,少说得打个十年八年吧?”我没理他,自顾自的想着,然后我提议道:“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要不要和我一起当嘉世的粉丝,去支持一叶之秋?”

 

“林青青,你还要高考。”叶秋看神经病一样看我。

 

“哦。”我说道,然后转眼我就买了张账号卡,混进了嘉王朝,成了嘉世的粉丝,不对,准确说,我只是叶修的粉丝。

 

时间过的很快,第四赛季的时候,我都在大学里成了学姐了,每天都是英语英语英语。但是我和和其他普通的玩家都一样,沉浸在此前嘉世创造的三连冠辉煌里。

 

叶秋倒还和我有联系,他倔强的不看比赛,但控制不住自己瞄上几眼和叶修有关的新闻八卦,比如嘉世的新人苏沐橙,和叶修配合的很好的一个漂亮妹子。

 

“青青呀,你就这么甘心,我哥要被人家抢走了。”叶秋唯恐天下不乱,“要不你去嘉世找他,保准他大吃一惊。”

 

“我觉得他和苏沐橙很配。”我说道,“还有,别叫我青青。”

 

“……你真的是一点都不可爱。”叶秋叹气。

 

“是没你女朋友可爱。”我回了一句,叶秋到了大学之后快乐了很多,当然也交往了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他在他专业的事情上能力极强,发光发彩吸引别人很正常。

 

我和叶秋其实也就是,比普通朋友好一点的朋友,压根没可能的。

 

“要不我给你介绍个男朋友,绝对各方面碾压我哥的那种。”叶秋想到一茬是一茬。

 

“不用,我要准备出国了。”我礼貌的回绝了他。

 

日子一天天的过,荣耀比赛的新闻我没少看过,看到叶修总不露脸,叶秋还跟我吐槽过说这人是心虚,我倒觉得他不露脸也好,商业宣传什么的,不适合这个人。

 

他喜欢和在乎的,只有被他视为理想的荣耀。

 

“是我庸俗,是我庸俗。”叶秋忿忿道,和当年那个告诉我被拿走身份证的少年别无二致,提到叶修就会来气,“你倒跟我女朋友说的一样。”

 

“第几个女朋友?”我随口问道。

 

“第二个,上一个甩了我……等等这不是重点,你没看到我哥和苏沐橙又拿了最佳搭档吗?”叶秋试图转移话题。

 

“看到了呀。”我就像回答今晚吃什么一样平静的回答他,“要是他俩以后结婚了,再跟我说这些八卦吧。”

 

叶修退役的时候,我在异国他乡的街头迷茫了很久,后来机缘巧合去H大参加个活动,当天晚上没事的时候,我踩着雪在嘉世门口看了看,结果因为太冷,转身进了对面的网吧。

 

说实话,我不觉得叶修会放弃荣耀,我阴谋论的认为是嘉世的问题。

 

但我也没想到,网吧里那个网管居然会是叶修。

 

他看我之后愣了愣,脱口而出就是一句:“哟——青青呀。”

 

那一瞬间我只觉得十年的青春呼啸而过,险些就差点掉下泪来,我看着他,迟疑的、非常傻的问了一句:“你居然还记得我?”

 

“差点忘了你的姓了,但是名字是记得的,喝饮料吗,我请你。”叶修很大方的说道,“对了,现在做什么工作了?”

 

“我请你吧。”我说道,“如你所说,同声传译。”

 

“这么厉害,果然不愧是英语科代表啊。”他感叹道。

 

“你更厉害,每次你弟提到你的时候,都快要气死了。”我回了一句,觉得大概就这样结束了吧,“他每天都盯着各地救助站的消息,生怕里面有你。”

 

“这不是你吗?”叶修笑道。

 

我变了脸色,想起一件无法忘怀的事,事情很简单,这也大概是叶修抄我作业不会觉得不好意思的原因。当时我和爸妈吵了架,也是大冬天的,大衣都没穿就跑了出去,还在街上摔了一跟头,狼狈不堪的时候,遇到了从网吧出来的叶修。

 

被他嘲笑了,说差点打救助站电话让人家来接这个流落街头的小姑娘。

 

每次想起这件事我都要呸一声。

 

所以我下意识的假装忘记了这回事,然而这家伙又提起来了。

 

我丢了名片转头就走,也不想理他了,反正他想联系我,找叶秋就行。叶修倒是还用前台的固定电话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让我别顾着光鲜亮丽美丽冻人了,冻傻了就不好了。

 

然后我就想起来他穿的那个普普通通的羽绒服,看起来还有点脏,忽然有点心酸。

 

大概这就他说的,给他一个女号,他也会用的情况吧,根本没的挑啊。

 

“还会回国吗?”他问了一句,估计是看我名片知道我现在常驻国外。

 

“会吧,你呢?”我问他,其实是问他会不会回联盟。

 

“当然,我可是职业选手。”叶修说道。

 

然后就没什么联系啦。

 

兴欣挑战赛获胜的时候我在国外,第十赛季总决赛获胜的时候我还在国外,但是我两次都看哭了,捂着脸就坐在咖啡馆里哭,把侍应生都吓到了。

 

反正没开始就结束了,哭也只是开心的哭。

 

倒把掐着时差来跟我分享开心事的叶秋吓了一跳,他被我的哭腔惊着了:“怎么回事,青青呀,我就说你在国外一个人不安全吧,你等着啊我这就给你介绍男朋友。”

 

“你少胡扯。”我倒是乐了。

 

再后来啊,十三赛季结束后,苏沐橙退役了。

 

然后呀,她和叶修结婚了。

 

叶秋倒是信守承诺的来通知了我,还给我寄了请帖,我很想酷酷的撕了请帖,结果叶秋跟我说,他写了一打请帖,让我随便撕。

 

于是我回国参加叶修和苏沐橙的婚礼。

 

然后我拿到了那本阔别已久的精装英语小说,苏沐橙很友好的和我打了招呼,说这本书是叶修专程从家里找到的,还签了名呢。

 

我打开一看,好家伙,签名签的是叶秋。

 

叶秋哦。

 

叶秋??

 

这个签名,不是叶修写的叶秋,是叶秋写的叶秋。

 

我扭头回去看当伴郎的叶秋,这家伙正在推辞别人敬的酒,然后我过去把他扯过来,问他这本书到底什么意思。

 

“很显然,某个混账哥哥在得知弟弟曾经在街头救了自己的英语科代表以后,为了英语作业开始和弟妹好好沟通,并且百般勒索他弟弟……”叶秋喝了杯酒,晕晕乎乎的跟我说。

 

我登时大怒,我说怎么叶修看我总是慈祥老父亲对待女儿的态度,这特么原来是兄长对待弟媳的态度啊。

 

我开始反思。

 

反思的结果是,抄作业的叶修,很烦人。

 

那个把我从地上扶起来,然后请我喝了草莓奶茶的,其实是去网吧找哥哥的少年,大概才是我容忍叶修一直抄我作业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

 

人生如戏,当我以为我拿到了多年青春暗恋喂了狗,做一个不拖泥带水留恋过去热爱事业的新时代女性的剧本时,上帝告诉我,你丫剧本从一开始就有个地方写错了。

 

我长长的感叹了一声:“靠。”

 

“青青呀。”叶秋喊我,“虽然我谈过两个女朋友,但是咱们十几年的交情了,你就考虑考虑我吧。真的,零食都是我主动让我哥给你的,买饮料的钱也都是我出的,书是我买的,还有还有,同声传译也是我提议的……树叶的味道真不太好。”

 

我继续感叹:“MMP。”喝多了就变语无伦次纯情少年,叶秋是真的不能喝酒。

 

“叶秋啊,我跟你说,其实我在国外也谈过两个欧洲小帅哥。”我微笑道,“一直没告诉你。”

 

叶秋呆滞的看我。

 

“那张纸条你是不是留着呢?”我问他。

 

“是啊。”他点点头。

 

“不吉利,丢了吧。”我撇嘴道。

 

“不行,这可不行。”叶秋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那就把除了第一个第六个第七个以外的单词,都划掉吧,我晚上的飞机,先走了。”我转身就走。

 

说甘心那肯定是假的,从一开始我就不甘心,但我太理智了没办法,所以我衷心的祝福了叶修,他和苏沐橙在一起,我也很开心。

 

但我其实面对喜欢的少年时,最想说的还是那三个单词。

 

“我喜欢你。”

 

当时的悸动早就过去了,谁会一直留恋沉迷往事,又不是傻子。但是和叶秋十几年的交情与陪伴,没有好感,那也是假的。

 

你说叶秋一直喜欢当年的我,我反正不信,估计他也不信,我们就是在这十几年的相处里,逐渐对彼此更加了解,所以习惯了对方。

 

大概从他上次分手再没有谈恋爱以后,就不是简单的普通朋友了。

 

我们还是很有分寸的人的,知道什么叫不插足,知道什么叫异性朋友之间保持距离。

 

“Ipray God grant another love you so.”

 

第一个是“I”,第六个是“love”,第七个是“you”。

 

叶秋估计是反应了一会,开始狂打我电话。

 

“你什么意思???”他傻不拉唧的反问我。

 

“没别的意思,就是你跟草莓味的零食饮料一样,明白吗?还有,现在你可以那样叫我了。”我坐在出租车上一脸淡定的说道。

 

叶秋恍然,有点满足的叹了口气:“青青呀。”

 

“我喜欢你。”

 

我喜欢草莓味的零食饮料,它是甜的。

 

我喜欢你,因为你也是甜的。

 

END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51)
热度(411)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