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学业繁忙 2019见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我北小暖今天就要嫁给刘小别!

转载搬运需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宝藏少女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昊戴】前辈是流氓

*摸鱼小甜饼……呃,我只是想摸个鱼,怎么就6500了?

*给提老师,请吃糖! @骨太郎 

*吃我安利啊诸位,昊戴超可爱!

 

 

唐昊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看见戴妍琦,是在第八赛季的全明星周末,他看到戴妍琦对战楚云秀,两个人一脸认真的打了一场非常标准的前辈和后辈的切磋。

 

对此唐昊对此嗤之以鼻:假模假式。

 

不过小姑娘看起来还挺可爱的,队服里穿的白色小裙子刚刚过膝,上台的时候双马尾一甩一甩的,都不觉得冷的吗?

 

他看了一眼同样穿裙子的楚云秀,觉得女孩子们是真的要风度不要温度,可怕,以后他有了女朋友绝壁不让她这样为美受冻,一定要让她在冬天好好穿秋裤,反正他女朋友肯定穿什么都超好看!

 

唐昊有意无意的忘记了自己以前在冷风里为了等社团里的学姐,然后穿着小西服被冻的瑟瑟发抖的傻缺事。

 

虽然在这之前,他已经在场馆门口遇着了戴妍琦一次,还非常高冷的打了个招呼。

 

后来他俩在后台走廊又遇着了,一场极其翻车现场非常不美好的谁都不愿意再回想起来的邂逅,具体反应为戴妍琦每次想起来都想要家暴唐昊,唐昊每次都只能出卖美色让她平静下来。

 

当时赢得比赛志得意满的唐昊正在喝一罐可乐,然后看到了输了比赛心情不怎么愉悦一脸郁闷的孙翔,他走过去拍了一下孙翔的肩膀,本来是想难得的尽下同期之谊安慰对方两句,但没想到孙翔正在自带警觉性的晃神,冷不丁被他这一拍吓到,下意识的就是一肘子捣过去。

 

唐昊闪避的时候,手中可乐一个没拿稳飞了出去,他正想骂一句孙翔傻逼的时候,却发现这饮料飞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然后直直的盖在了刚从转角处冒出来的小姑娘身上——瓶口朝下的那种。

 

戴妍琦呆滞在现场。

 

唐昊呆滞在现场,第一反应居然是被强烈的求生欲指示着想要转头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然而他不仅没能溜之大吉,反而被因此笑出声的孙翔毫不客气的推了一把上前,看着孙翔哈哈大笑着火速离开了翻车现场。

 

现在不怎么愉悦一脸郁闷的人换成了他,哦,也许还要加上面前的戴妍琦。

 

戴妍琦反应了过来,两眼含怒的望着唐昊,手指轻颤着指着他,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声:“前辈你——”

 

伴随着她凄惨的控诉动作,那可乐罐终于是从她肩膀上掉了下来,顺便在她乳白色的裙子上又留了一道美丽的褐色。

 

唐昊:“……”

 

戴妍琦:“……”

 

唐昊出现了人生中难得的慌乱,他之前在训练营的时候被张佳乐按在地上摩擦都没这么慌,怎么办不小心把后辈小姑娘的裙子弄脏了她会不会转头QAQ的哭着回去向她队长告状啊啊啊啊啊——不行他不能表现出来,他要镇定。

 

然后他仔细的看了一眼自己因为刚才不忍直视的戴妍琦的裙子。

 

接着他想闭眼。

 

当时唐昊的可乐大概还有小半罐吧,这一下子直接全浇在戴妍琦的衣服上了,外面的队服外套还好,只是溅到了一些,但里面的裙子啊……这姑娘今天是穿的是有多薄!这尼玛胸前湿

哒哒的一块,都透出了内衣的形状。

 

“你、你不冷吗?”他问出了一句很傻的话。

 

“我、我贴了暖宝宝。”戴妍琦也傻乎乎的回应道,她眨眨眼把外套向旁边一掀,露出里面贴着的几个暖贴,“之前不冷的,但现在……”

 

唐昊别开头,觉得他不能和戴妍琦的目光对视,刚才小姑娘提到暖贴的时候为什么脸上有些求前辈夸奖表扬的小雀跃???

 

他脱了自己的外套丢到她怀里:“那什么,你先……反穿着遮一遮,跟你队长说声,我带你去买衣服,你的外套最好别穿了,太惹眼了。”

 

“啊?”戴妍琦抱着衣服发怔。

 

“赔你一件,然后两清。”唐昊义正言辞的说道,然后他发现以他比戴妍琦高上不少的身高,余光平视都看不见人家的表情,真的是个小姑娘,都没穿高跟鞋。

 

于是大晚上的,两个人鬼鬼祟祟的离开了全明星现场,按着手机地图GPS看了看方向,最后在夜色里面面相觑,叫了辆车,让司机先生带他们去最近的服饰商场。

 

戴妍琦觉得今天她的人生无比玄幻。

 

因为今天是新秀挑战赛,她终于可以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女神楚云秀小姐姐了,于是她精心化妆,精心打扮,精心的挑选了一件新买的小裙子,不顾冬天的寒冷,靠着暖贴来温暖自己:“在楚前辈面前,我一定要留下一个好印象!”

 

肖时钦都看的吃惊,温言相劝:“小戴,别冻着了。”

 

“不,队长,我不冷,一想到我要见到楚云秀前辈,我就觉得我的心超温暖哒!真的超温暖!”戴妍琦信誓旦旦的说道。

 

“前辈。”有人路过跟肖时钦打了个招呼,戴妍琦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百花的那个新人流氓,对方好像是七期生,于是戴妍琦也忙说道:“前辈好。”

 

只见对方非常高冷的点了点头,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的走开了。

 

吓,穿个粉红色的队服还弄出这么拽的气质?戴妍琦蹙眉,只听旁边肖时钦悠悠道:“小戴,刚才你跟云秀表白的样子,人家全看见了。”

 

哦。戴妍琦冷漠脸,觉得自己刚才那样确实有点傻,难怪对方眼神都不愿意施舍给自己这个小美女,感情是把她当傻子了。

 

傻子就傻子,那她也是傻子里最漂亮的,最漂亮的里面最傻的!

 

好像有哪里不对……

 

戴妍琦心情非常愉快,因为她完美的和楚云秀来了一场开场秀,下场的时候楚云秀还摸了摸她的头,夸她今天很好看,让她有些晕晕乎乎的差点拜倒在人家的高跟靴子下,打算回去就加了前辈的联系方式和人家相亲相爱——啊不,好好交流。

 

要气场有气场,要温柔有温柔,这才是前辈!

 

不像那个就比她早出道一年的流氓哦,自以为是,心比天高……嗯?为什么这个人赢了比赛?啊,完了,现在在他眼里,肯定觉得她那场表演秀太假模假式了,不知道心底怎么嗤笑她呢。

 

脑补到这里的戴妍琦,一脸阴云密布的单方面和唐昊结下了梁子,虽然唐昊的想法的确和她猜测的有点像,然而唐昊夸她可爱了,不过她并不知道。

 

接着就是不忍卒读的血泪邂逅了,戴妍琦心情美滋滋的出来一趟,却被一脸懵逼的浇了一身从天上飞来的可乐,讲道理,作为一个小美人,她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她和唐昊有仇吧?!

 

裙子湿了没关系大不了拉上外套的拉链就是了,可是她里面的内衣湿了啊!阿西吧!贴身好难受的!是时候百度一下元法怎么单方面殴打流氓了!

 

好吧,还算有点良心,知道把外套给她……不过怎么不是百花队服了,还自己换了件私服吗,衣服还有温度,好像还有点男士香水的味道,挺好闻,从她的角度仰望过去其实唐昊长的挺不错的就是有点拽——打住,戴妍琦,你不能因为每天看惯了队长的温柔,就对其他不同类型的男生觉得新奇,不能为美色而屈服!

 

坐在出租车后座的戴妍琦,裹着唐昊的外套,真的百度了一下刚才的问题,得到的答案是:“除非你有楚云秀那样的技术,不然小脆皮法师只有被近战流氓凶猛地按在地上摩擦的份,摩擦摩擦再摩擦……然后你就GG了。”

 

这个描述太有画面感,戴妍琦代入了一下,觉得自己浑身的毛都要炸起来,竞技场打不过,真人PK行了吧……呃,她觉得不行,对方身高目测比队长还高一丢丢,看起来是个勤加锻炼的运动好少年。

 

戴妍琦泄气,瘫在座位上,觉得自己失去梦想变成了咸鱼——不行,她一定要向楚姐姐讨教到底怎么和流氓打架!能赢的那种!

 

“和流氓打架?”楚云秀那边回复的倒挺快,甚至敏锐的发觉了什么:“让我猜猜,林前辈是不可能和你有什么交集的,哟,百花那小流氓得罪你了?”

 

“没有没有没有。”戴妍琦惊出一身冷汗。

 

“打架是不可能的,你目前单打独斗赢了他是不可能的,你没看到他刚才在台上捶人有多凶啊,你要被打哭了怎么办。”楚云秀直接默认了。

 

戴妍琦想想觉得有道理,那爪子打她的小元法身上,却是贼疼。

 

“曲线救国还差不多,我觉得你未来打架能赢还是有点希望的。”楚云秀说道,“就是可能肖时钦会比较难过。”养着的闺女被流氓拐走了,能不难过吗?

 

戴妍琦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然后她觉得不对,她应该反驳,不是唐昊,真不是!

 

还有,她为什么要心虚!明明是对方弄脏了她的裙子,他带她来买衣服而已,他都没道歉呢,这光明正大的有什么可心虚的!又不是去做坏事,又不是去私奔!

 

“你们是吵架了吗?”司机发现气氛十分尴尬,于是试探性的问道。

 

“没有!”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戴妍琦瞪了一眼坐在副驾驶束手束脚的唐昊,觉得这人真烦,为什么和她说同样的话。

 

“小情侣吵架很正常。”司机表示理解。

 

“真没有!”两个人再次异口同声,“我们不是情侣!”

 

唐昊在前面通过后视镜接收到了戴妍琦的眼神,同样觉得郁闷,这小姑娘为什么学他说话!

 

“好吧好吧。”司机觉得有点不理解年轻人了。

 

就这样尴尬的到了商场,沉默是今晚的戴妍琦和唐昊。

 

是把雷霆的队服塞到唐昊怀里的戴妍琦,也是眼睛不知道看哪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唐昊。

 

趁着商场还没关门,两个人火速去了女士服装专区,一路上戴妍琦发觉自己收获了好几个羡慕的目光,她在脑海里翻译了一下,大概是:啊那个男生看起来好有型,陪女朋友逛街买衣服吗真好诶,女生穿的还是男生的衣服——

 

什么鬼!戴妍琦表示吃惊,唐昊戴着口罩都能被看出来有型?

 

她偷看了唐昊一眼,发觉还真是,这家伙露在口罩外面高挺的鼻梁和好看的眼睛,真惹眼。

 

戴妍琦撇嘴,突然心生无名火,她随手拿起一个路过货架上的运动帽,踮着脚就往唐昊脑袋上扣:“把帽子戴上!”

 

“你搞什么?”唐昊皱眉看她一眼。

 

“某人回头率太高,我怕我们被认出来,第二天上了游戏专区的娱乐八卦档。”戴妍琦哼了一声,“我是要凭实力让大家认识的,可不是凭绯闻。”

 

“哦。”唐昊觉得有道理,他低下身子难得有些乖巧的让戴妍琦给他扣帽子,然后跟戴妍琦说道:“好巧,我也是。”

 

巧什么鬼啦?

 

不过刚才还挺乖的,差点就跟揉小猫小狗一样顺手摸了摸他的头,哇,还好没有,不然这就是捋虎须了,要被流氓前辈按在地上摩擦到GG的。

 

“随便挑。”唐昊很大方地说道。

 

呵,大方什么,要不是你弄脏了我的裙子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戴妍琦没客气,职业选手都是有点小钱的,反正她这裙子也不便宜,就不客气了。

 

她很快选好了一件新裙子,在身前比划来比划去。

 

“挺好看的。”唐昊像是有点不耐烦的说道,“你可以去试试。”

 

“……”戴妍琦沉默。

 

“?”唐昊诧异的看她,看到这姑娘脸上不自然的红晕,忽然恍然,于是他脸也不自觉的红了,“哦,那个,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戴妍琦看着唐昊走远,然后看到唐昊径直的走到内衣区,她倒吸一口气。

 

唐昊超尴尬的跟内衣区的售货员指了指不远处的戴妍琦:“就是她那样子的,麻烦你看一下该拿件什么尺寸的衣服。”

 

售货员轻车熟路的表示理解,然后指了指一排各种花样的内衣:“那先生您要给您女朋友选哪种样式的呢?”

 

纯情少年唐昊呆滞在现场,脸上的温度瞬间可以蒸鸡蛋。

 

为什么内衣有这么多款式,为什么有的还有丝带有的那么透的纱有的好像不存在一样???

 

这姑娘比他还小一岁,还是穿正常点的吧,不然他拿了件奇奇怪怪的回去,要被骂流氓的!天地可鉴,他虽然玩的职业是流氓,但本人真的一点也不流氓!

 

唐昊指了一件比较正常的内衣:“就,就这件吧。”

 

呵,他这下子比同期的那群小处男们多了一个新的人生履历可以吹嘘了,试问他们谁来买过女生内衣?

 

哦不行,不能吹嘘,今天孙翔目睹了惨案现场,他肯定能猜出来事件的女主角是戴妍琦的,不能让他知道这回事,不然对戴妍琦的名声不好……好气啊,都是孙翔的错,绝对不是他拍孙翔肩膀的错!

 

孙翔在远处忽然被diss,打了个喷嚏:“谁,是谁在骂我?一定是唐昊!”

 

戴妍琦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行吧,唐昊还算体贴,她收获了新的内衣新的裙子甚至还有一件新外套,新外套冰冰凉凉的,不如刚才穿的那件男款暖和。

 

俩人最后极其幼稚的拉了勾,发誓谁也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从此两清,再无纠葛。

 

等到年后百花与雷霆比完赛之后,戴妍琦跟在肖时钦身后跟唐昊握了手,唐昊随口问了一句:“衣服还合适吧?”

 

然后他看到戴妍琦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他,突然发觉自己这句话有歧义。

 

“不是,我问的是裙子。”唐昊努力给自己辩解,真的,天地可鉴,他问的不是内衣!

 

 “流氓!”戴妍琦甩手离开。

 

“哎,唐昊,你怎么惹人家了。”邹远诧异的问道,“人家怎么说你是流氓。”

 

“哦,她夸我比赛的时候发挥很好,很……很流氓。”唐昊睁眼说瞎话,邹远一脸“我读书少你别骗我”的表情看他:“我觉得有问题。”

 

唐昊有点烦,都是可乐的错,再也不喝可乐了!

 

戴妍琦也很烦,她当时觉得唐昊很流氓,后来又觉得自己好像误解了人家,然而她也不好意思去道歉——好烦哦。

 

“你这裙子新买的吗,还挺好看的。”某一场和烟雨的比赛结束后,楚云秀赞了一句。

 

“是吗,谢谢前辈。”戴妍琦有些拘谨,行吧,这裙子还真挺好看,她不舍得扔,这次就鬼使神差的穿出来了,反正,反正也是前辈的馈赠。

 

唐昊是在电视转播上看到了戴妍琦穿这裙子,他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什么嘛!

 

说起来戴妍琦生日好像要到了,再送条裙子?上次裙子是什么尺码的来着……等等,为什么他要关注戴妍琦生日?不是说好了再无纠葛的吗?

 

唐昊抓了一把头发,觉得要郁闷到头秃。

 

后来这俩人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呢,哦,说起来也巧,不知道是哪个大老板萌上了他俩的CP,请他俩一起合拍一个杂志。

 

拍杂志的时候两个人还挺默契的,拍完之后戴妍琦甚至还想一雪前耻,邀请了唐昊和她一起竞技场,结果附近网咖爆满,俩人一合计,去开了间房。

 

好像并没有哪里不对。

 

开房打游戏,不是挺正常的吗?

 

“不玩了不玩了,前辈真是一点都不照顾新人。”戴妍琦倒在床上,咸鱼状怨念道。

 

“某人说要凭实力说话的。”唐昊说道,开始摆前辈的架子教育她:“还有,肖时钦到底怎么教的你,要不是你遇到我这样的好人了,你跟别人在一起肯定要出事的我跟你讲。”

 

“前辈是别人吗?”戴妍琦瞥他一眼,觉得自己游戏打不过他,但是嘴上还是可以说说垃圾话流氓话的,唐昊肯定说不过她,“我以为我们的关系是不用考虑这些的。”

 

唐昊觉得自己有点窒息,他低头俯视她,突然觉得心中有点什么小期待:“不是,我们什么关系???”

 

戴妍琦坐起来,一脸严肃的看他:“你送我两件裙子的关系啊。”

 

好吧,那件裙子还是混在了百花生日礼包里送给了戴妍琦,小姑娘是联盟的宝藏,过个生日其他战队都会表示的,唐昊觉得他的裙子并不突兀。

 

戴妍琦却一眼就知道这是谁的手笔,她试了一下,发现尺码刚刚好。

 

“哇,真的是流氓……”她小声嘀咕道,这人居然把尺码都记下来了吗?讲真她爸妈都记不住的,除了定制队服的工作人员,谁会记得啊喂!又不是男朋友!

 

好像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描述。

 

“你耍我?”唐昊意识到自己被坑,眯着眼睛看她。

 

戴妍琦敏锐的感觉到了一丢丢危险,她往旁边挪啊挪:“前辈,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这样,我给你买一套西服怎么样?”

 

提啥不好,非要提他黑历史西服?

 

唐昊黑了脸:“戴妍琦,麻烦你清醒一点,你现在单独和一个男生,一个非亲非故的男生,在一个房间里,不要乱说话好不好?”

 

“难道你要单方面殴打我吗??”戴妍琦惊恐地看他。

 

“……当然不是。”唐昊觉得这姑娘不行,他有点担心肖时钦转会后她会被人家打包卖了,她不是平时看起来挺机灵的吗?

 

于是新上阵的呼啸队长带着一股浑然而生的霸道总裁气质,理直气壮的说道:“当然是和你更进一步,不和你非亲非故啊。”

 

戴妍琦呆滞。

 

“你想当我哥?”她不合时宜的问道,其实是明知故问。

 

“你是傻瓜吗?”唐昊气笑了。

 

“两条裙子就想拐女朋友,前辈你这也太流氓了。”戴妍琦眯了眯眼睛,站起来抬头直视他,又恢复了平时的小精明,“这买卖,不划算。”

 

“那就……承包你未来的所有衣服,包括我们婚礼上的婚纱。”唐昊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在凑过去吻她以前,开口说道。

 

“前辈真的流氓。”戴妍琦眨着眼睛轻笑道。

 

“那我如果不做点流氓该做的事情,岂不是辜负了你的评价?”唐昊失笑道,把她身上这件裙子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在她脖颈上咬了一下,在她一声惊呼里说道,“我早就觉得这件裙子不好,杂志方给的这裙子太露了,上面太低露肩膀,下面太短……”

 

他真不想让别人看,哎,醋劲好像有点大。

 

“你还管我穿什么啊!”戴妍琦嘟着红唇,水汪汪的眼睛看他,“我穿什么出门还不是随我。”

 

“是这样。”唐昊点了点头,“所以要让你自己换件衣服出门。”

 

“???”

 

结局就是戴妍琦对着镜子一边抹遮瑕霜一边跺脚:“唐昊你个流氓!我怎么出门买衣服啊,酒店里根本没别的衣服!你别说又让我穿男款,难道你要穿我的裙子吗——”

 

唐昊躺在床上正在看裙子,他舔了舔唇说道:“这才几分钟,都不叫前辈了。”

 

“……唐队,前辈,昊哥,行了吧?”这个人为什么迷之享受被人叫前辈的愉悦感?是当小辈当太久了吧?戴妍琦觉得男朋友有毛病。

 

“最后一个称呼很好,以后请继续。”

 

“你就真是个流氓吧。”戴妍琦想家暴,然后她想想觉得可行。

 

家暴的结局是唐昊冲了个冷水澡,以及后来结婚后变本加厉的流氓。

 

后来戴妍琦在那个问题下面跟了个评论:“清醒一点,元法真的打不过流氓,尤其是遇到真流氓,还是曲线救国,把他发展成男朋友吧。”

 

END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66)
热度(770)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