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学业繁忙 2019见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我北小暖今天就要嫁给刘小别!

转载搬运需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宝藏少女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乔一帆中心向】泡沫与浪花

*ooc归我

*一帆粮食中心友情向,隐藏CP方橙。

*和颖酱的换粮, @颖  不知道写了啥的7400+

 

 

乔一帆第一眼并没有认出来面前这个人。

 

正如他看着故乡小城的道路,嗅着空气里熟悉的海水咸味,觉得这一切既熟悉又陌生。

 

“让一下。”耳畔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乔一帆急忙拉着行李箱侧身让开,对身后推着装的满满当当书籍小推车的男人歉意的笑了笑:“对不起,我刚才走神了。”

 

“没事没事。”男人挥了挥手,放好推车,用钥匙打开了书店的卷帘门的锁,见乔一帆似乎专注于看着推车上的旧书,他也冲这年轻人友善的笑了笑:“有兴趣?”

 

“以前上学的时候,经常和朋友来这家书店看漫画,但是很久没来了……请问这家店是被转让给您了吗?”乔一帆礼貌的问道,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面前这个人看起来似乎有几分眼熟,可是他一时间却说不出来在哪里见过他。

 

在得到对方的颔首后,乔一帆有些怅然若失的追问道:“那以前的老板是搬走了吗?”

 

“哦,他是我哥,搬走了。”男人笑了笑,伸手去拉卷帘门。

 

这个解释似乎是很足以解释他为什么觉得这个人眼熟,既然对方与书店的前任老板是兄弟关系的话,眉眼之间有几分相似也是很正常的。乔一帆一边在心底这样想着,一边看向对方拉卷帘门的手……咦,这双手?

 

虽然主人看起来十分瘦削,但打扮上却有些不修边幅,头发有点凌乱,胡茬没来得及刮掉,衣服搭配的品味也不是很好,鞋子是踢在脚上的,但他的指甲却修剪的整整齐齐,和骨节分明的手衬在一起,干干净净,修长好看。

 

乔一帆又把面前这个人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遍,在书店打开的瞬间,光亮从门外照入室内的那瞬间,他忽然看清了书店墙上不知何时贴上的一张海报,继而震惊的叫出了一个名字——“季冷前辈?!”

 

“嗯?”男人错愕的回头看他,两个人就这么在大太阳底下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会,季冷先恍然道:“兴欣的?”

 

“乔一帆——我叫乔一帆,前辈你好,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乔一帆腼腆一笑,伸手去帮季冷搬那些旧书。

 

没错,他刚才看到墙壁上贴着的海报……是霸图战队全员的宣传海报。

 

“我来搬书吧,这些旧书脏兮兮的,职业选手的手很金贵的。”季冷笑道,指了个椅子让乔一帆先坐,认真的拒绝了乔一帆的好意,让乔一帆只好乖乖的坐了过去。

 

他看起来全无曾经名噪一时的刺客的半分冷酷,或许是职业比赛距离他有些久远,时光将很多痕迹悄悄抹去,在旁人看起来,这不过就是一家书店的店长,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年过而立之人。

 

换做是别人,若不是联盟开荒代的前辈,还真不一定能认出来季冷。

 

可是乔一帆之前玩的是刺客,玩刺客的玩家,有两个职业选手是必须要认识的,一个是三零一战队的杨聪,另一个就是霸图战队的季冷。前者一直在全明星阵容里,稳扎稳打,后者却是凭借一招舍身一击干掉嘉世叶秋的存在,是霸图取得第四赛季冠军,终结嘉世三连冠的重要选手。

 

没有一个刺客不想使用舍身一击,但杨聪因为他是三零一的队长,他需要指挥比赛,所以没有机会去使用,而季冷则没有这种顾虑,就是这样造就了一时神话的选手,却在霸图夺冠之后潇洒退役,从此再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乔一帆曾经对季冷也是充满崇拜的,他最初使用刺客这个职业,虽说是微草正好有前辈退役,但并不妨碍他敬佩季冷,只是他出道的时候,季冷已经退役了好几年了,所以他是真的没想到现在还能和他见面。

 

不过前辈既然认出来了自己,说明前辈还是有关注荣耀职业比赛的……

 

他将这间并不是很大的书店仔细的打量了一遍,和少年时似乎没有多少区别,各式各样的书好像杂乱无序的摆放在了书架上,但乔一帆知道,以前的店长是可以准确的找到每本书所在的位置的。

 

直觉告诉他,季冷前辈应该可以做到的。

 

“恭喜你,时隔几年兴欣终于又进了四强。”季冷忙完之后给乔一帆倒了杯水,拉了张椅子坐下,“你们方队把海无量玩的不错,就是猥琐了点,不知道赵杨看到会怎么想。”

 

“之前还没退役的时候,他也曾经注意到过方锐,那时候还是在蓝雨训练营,赵杨说这小家伙右手天赋秉异,临海能挖过去就好了。”

 

见乔一帆有些懵,季冷又道:“其实当时赵杨也没比你们队长大多少,不过早出道两年,就装大人一样的叫人家小家伙。”

 

“前辈们关系真好。”乔一帆眨眨眼,有几分羡慕的说道。他因为最初性格过于自卑胆怯,所以和微草的队员们,除却高英杰,相处并不是多么融洽。

 

“其实也很多年没联系了。”季冷却摇了摇头,他笑了笑,看起来比当初还在微草的乔一帆还有些腼腆,“很多年没人叫我前辈了。”

 

“方锐退役后,你就是队长了。”他忽然说道。

 

“啊,是的。”乔一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不是很适合这个位置,只是因为沐姐退的早,方队也累了,所以队长的位置就给我了。”

 

“不要太妄自菲薄。”季冷回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霸图海报,转头说道:“我要整理一下这些书,你的箱子我可以帮你看会,这里离海很近,你应该很想去看看吧?”

 

“那多谢前辈了。”乔一帆道了谢,他的确有去海边看看的打算。

 

踩着松软的沙滩上,他有些茫然的看着拍打在浅滩处的海水,看浪花击来化作泡沫,把脑海里的疑惑压到了心底。

 

他其实很想问季冷,前辈为什么会回到这座海边的小城,窝在一个旧书店里呢?明明可以像同队的李艺博前辈那样,去做一个解说呀,至少可以继续从事和荣耀有关的职业。

 

分明有一直在关注荣耀的近况,知道第十五赛季兴欣进了四强,但却不想再和荣耀有什么牵扯了吗?

 

乔一帆有些茫然,却又隐约可以理解,因为这样的前辈,荣耀里有太多了。

 

大浪淘沙,有的人选择沉在沙滩上,有的人化作了浅滩上稍纵即逝的泡沫,还有的人又聚成了浪花飘回了广阔的大海,不知道要继续飘往何方。

 

不是所有的贝壳都可以凝结出珍珠,正如同不是所有的选手都天赋异禀一样,乔一帆自认他就不是像高英杰那样的选手,所以他希望可以通过加倍的努力来让自己在队伍里有一席之地,但是他并不适合微草,最开始走的道路也不对,并非最适合他的路。

 

绕了些弯子,却给少年时代的他种下了自卑的情绪,幸好兴欣的诸位一直有在陪伴和鼓励他。

 

其实媒体对乔一帆是有关注的,因为他在全明星赛上的落败挑战,又因为他是从冠军队微草跳槽到叶修的新班子里的,科班出身的他稳扎稳打,不同于魏琛包子那样的野路子,所以在挑战赛时期,他就赢得了不少好感。

 

对于兴欣第十赛季夺冠,很多人乐见其成,很多人又对它的未来充满了怀疑,叶修魏琛退役,苏沐橙方锐究竟能否撑的住兴欣?

 

接下来的两个赛季,兴欣战的很苦,转型蜕变是很痛苦的过程,看起来毫无头绪的摸索,每一步后面都蕴藏着所有人的汗水与努力,那段时间兴欣的每个人都受到过不少非议,而苏沐橙首当其冲。

 

乔一帆自然没有幸免于外,他在一场对战里发挥失误,导致了那场常规赛兴欣错失一个机会,最终输给了来客场比赛的微草,一时间被无数自以为是的评论家诟病不已:“这个年轻人因为此前的夺冠,太过于浮躁了。”

 

结束了比赛的乔一帆只觉得一切浑浑噩噩,苏沐橙体贴他,没有让他出席接下来的采访,看着她温柔却挺的很直的背影,乔一帆只觉得自己简直糟糕透了。

 

他是只会躲在别人身后的人——从前因为叶修前辈,他觉得自己也许还可以,但叶修前辈走了之后,他才发现他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他一直都仰仗着前辈的点拨,躲在别人身后,在这个时候,甚至都无法替苏沐橙这个队长分担流言蜚语。

 

“苏队长,乔一帆选手是不是因为此前兴欣夺冠过于浮躁,才导致了今天兴欣比赛的失败?”

 

乔一帆看着休息室电视上的直播,既茫然又无力。

 

“兴欣的失败不能全部归咎在一个人的身上,今天微草的战术实在让我们感到意外,我作为队长难辞其咎,要第一个进行检讨。”苏沐橙说道,语气看起来十分温和,见她并无异样,台下的记者们隐隐有些骚动,于是立即有人得寸进尺的开口问道。

 

“苏队长,据说乔一帆选手在微草时连正式的比赛都未能出场,王队的水平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今天乔一帆在比赛里的失误是否说明叶神识人不明?”

 

“其次,这是一场比赛,请不要牵扯到两位前辈的个人方面,王队是我非常敬佩的前辈,乔一帆在微草未能参加正式比赛,王队自然有他的考究,而叶队让他在兴欣出道,当然也有他的理由——各位质疑的时候,不要忘记了乔一帆在两个战队所使用职业的不同,还有他在挑战赛与第十赛季突出的表现!”苏沐橙忽然语气转向强硬,她站了起来,目光看向众人。

 

“乔一帆是从冠军队出来的没错,但兴欣的冠军难道就是个假的吗?一次失误并不会代表永久的失误,希望大家不要因为一场比赛就全盘否决一个人全部的努力,难道这样你们不觉得太苛刻了吗?兴欣的冠军同样也有他的一份功劳!”

 

乔一帆怔在电视前。

 

苏沐橙在采访里难得的强硬维护态度让台下一时哗然,立即有记者犀利的开口问道:“苏队长,先不谈论你的固执是否正确,目前看来兴欣的状况并不乐观,我想我不得不怀疑你是否真的有能力担任一队之长,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叶神辛辛苦苦带回联盟的队伍最后又跌到挑战赛去吗?”

 

乔一帆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他想冲到采访的现场替苏沐橙辩解,哪怕他说的话苍白无力,但是别人质疑他也就罢了,苏沐橙为兴欣做的努力他们有目共睹,她一个不擅长战术的人每天晚上挑着灯为了这个队伍付出加倍的努力,这些人凭什么质疑她?

 

苏沐橙变了脸色,正想开口,却见方锐同样站了起来:“难道兴欣的成绩,又是阁下随便说上几句就能决定的吗?既然阁下口口声声拿叶队来说事,那么叶队做出的决定,你们又是站在什么立场进行质疑的,我竟然不知道这位记者,你的记录其实是三十八场?”

 

“我们会证明兴欣从来就没有选错人,无论是曾经唐柔的一挑三,还是现在的乔一帆,还有我们苏队——我们队伍的选手,有我们相信。”方锐虽然面上还是带着笑,语气也有几分玩笑意味,但说出的内容却半分不容得其他人质疑。

 

在乔一帆的印象里,苏沐橙虽然在比赛时火力凶猛,可在私下里却是个温柔爱笑的姑娘,而方锐私底下更是和他们没有任何代沟,玩闹嬉笑谈天说地,这样的两个人,从来都在采访里游刃有余,知道什么要说什么不说,可是如今却一起以强硬的态度,一并开罪了媒体。

 

为了维护他,为了维护兴欣。

 

乔一帆咬了咬干涩的唇,只觉得牙齿间有几分生锈的血味,他一直觉得自己就像是海边的泡沫,不被人注意,默默无闻,可是……兴欣需要的从来不是泡沫,他们需要的是翻涌的浪花,可以拍打搏击浅滩的石头,哪怕会成为碎沫,却依然会汇入大海,继续造就新的故事,他们是一个整体。

 

在兴欣退场后,微草的采访也随即开始了。

 

王杰希的第一句话就让乔一帆怔住了,他曾经的队长开口说道:“我认为,作为职业选手,我们有理由希望我们的对手,不要太妄自菲薄。”

 

“苏沐橙是很合格的队长,乔一帆同样也是很有潜力的选手,他的成绩是我们有目共睹的,只是他不适合微草,而我也未能发掘出他的潜力,这是我输给叶队的地方,因为他却很适合兴欣——英杰,你怎么看?”王杰希看向高英杰,这是一个从十二赛季开始就散发出的讯号,微草重心在逐渐的转移。

 

“是的,我觉得队长说的很对,比赛是十分公平的,并不是一场定乾坤。”高英杰也早不是曾经那个参加新秀挑战赛都会有些紧张的少年了,他可以面对媒体,面不改色的讲出自己的想法,“我想说的是,我很期待下一次和兴欣的比赛。”

 

“看傻了?”乔一帆正在发怔,方锐却从他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其他人都回去了,我们聊一聊吧。”

 

不知道为什么,乔一帆反而松了口气,大概是他觉得今天的表现太差,让他没有脸面去面对其他的队友,尤其是队长苏沐橙,而和最平易近人的方锐前辈在一起,虽然依然愧疚,但却会少些压力。

 

“出身冠军队的小伙子,心理承受能力可不该这么差啊。”方锐哄小孩一样给俩人一人买了一个甜筒,大冬天的两个人就坐在路灯底下的栏杆上聊了起来。

 

“我这还是跟沐姐姐学的,她就喜欢冬天吃这些,不开心了会吃点甜食,还好怎么都不胖。”方锐说道,“其实我当时很想打那个记者,他说的真的很过分。”

 

“我也是。”乔一帆闷闷的说道,“让我想到了柔姐以前被质疑的事情,沐姐这次是受我牵累了,我得跟她道个歉。”

 

“不用道歉,不过……”方锐微微诧异,“一帆你这样的性格居然也想打人,不过你肯定没打过人吧?”

 

“没有。”乔一帆诚实的摇摇头。

 

“我觉得也是,你肯定从打在学校开始,就是个老实人,搞不好还被人欺负。”方锐十分肯定的说道,然后不知道哪来的几分得意:“我打过架。”

 

乔一帆仔细的打量了方锐一通,目光中的疑惑让方锐忍不住跳下来栏杆:“哎,别觉得咱们俩身板差不多我就不能打架啊,我们性格不一样,而且,你知道我为什么打架吗?”

 

在乔一帆的摇头中,方锐吹着冷风,把自己站的笔直:“因为我回家的时候,亲戚里有个荣耀粉说苏沐橙坏话,我就没忍住把他揍了。”

 

“原来上次前辈不是自己摔着了啊。”乔一帆笑了出来,“是怕沐姐担心你打架伤到手训你?”

 

“这不是重点!”方锐辩解道,他走过来拍拍乔一帆的肩膀,“我就是想说,人生在世,总有自己要守护与坚持的存在,兴欣这个战队,还有战队的每个成员,都包括在其中。”

 

“苏沐橙太累了,看看下赛季我们战队的情况吧,如果有所好转,我就试着准备一下相关配套方案,接了队长这个烫手山芋……我可不怕见到老叶,说什么辜负了他以前的辛辛苦苦。”方锐站在那里看他,“一帆,你也要做好这样的准备啊。”

 

“啊?”乔一帆震惊的看着方锐。

 

“我是说,万一,万一哪天我累了,这队长说不定就给你了,不要太妄自菲薄啊。”方锐笑道,他迈开步子挥挥手示意乔一帆跟上,“走了,别让老板娘他们等太久,以为我们住外面不留门了!”

 

“一帆回来了啊,方锐你把人拐哪去了这是?”才刚回去,就听到陈果的声音,他抬头一看,心底更加愧疚,因为大家都在担心等着他。

 

“对不起。”他低头说道,觉得牙齿也仿佛因为刚才的甜筒而隐隐作痛,不知道是愧疚还是被冰到了,“不会再有下次了。”

 

“有下次也没事啊。”包子说道,“事不过三嘛。”

 

“包子,你别乱说……”唐柔扶额,对乔一帆笑了笑,“一帆,别太在意那些记者的话,第十赛季那么多人质疑我们,我们不是都这样过来了吗?”

 

“是啊,叶修他说他会回来,他就回来了,他说兴欣能拿冠军,我们就拿了冠军。”苏沐橙莞尔一笑,“他说一帆你很好,你是一个优秀的职业选手,我觉得很对。”

 

“看见了吧。”方锐笑道,“行啦行啦,大家还没吃饭吧,我们吃个饭先……”

 

大概只是被冰到了牙齿,因为心里是暖的。

 

“我问你个问题。”安文逸走在后面,和乔一帆并肩,他看向乔一帆问道,“你为什么会去微草,当一个职业选手,你最初玩的可是个刺客,是有很喜欢的前辈吗?”

 

“跟你是张新杰前辈的粉丝有点一样,我是俱乐部给的账号……但当初才初中时曾经看到了季冷前辈那舍身一击,觉得简直,太酷了。”乔一帆说道。

 

他性格比较绵软,看到这样的情景反而会触发共鸣,想让自己也成为那样勇敢果决的人,虽然成为刺客只是巧合,可他依然想做好。


只是同样的职业放到他手里,却和季冷完全相反,他作为刺客,依然有些犹豫寡断,他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刺客。

 

于是他成了鬼剑士。

 

“我们这些新人,都是叶队挖出来,聚集到一起的。”安文逸笑了笑,“你没有必要去模仿什么人,成为像别人一样的存在,就跟微草的高英杰一样,用自己最喜欢的方式最舒服的方式,去展现自己就好了。”

 

“嗯……我也有个问题。”乔一帆想了想问道,“你觉得,泡沫与浪花,是什么关系?”

 

“问一个理科生这样的问题,我只能说它们都是水。”安文逸推了推眼镜,“你不会觉得,你是泡沫吧——就算你觉得你是,那你也是兴欣的泡沫,可以成为逐浪航海的泡沫。”

 

“那,得从明天开始更加努力才好啊。”乔一帆也释然的笑了笑,前面罗辑已经在叫他们了:“你们快点跟上啊,包子问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

 

乔一帆坐在沙滩上,看海的最那边正在落下的斜阳,看小孩子从旁边捡着贝壳跑过,看浪花拍到浅滩上化成泡沫,又想起来方锐退役时说的话。

 

“讲道理,我觉得我退役的话,最开心的应该是赵杨前辈。”方锐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他一定特别开心,海无量终于不会在比赛场上做出那么多猥琐的动作了。”

 

“一帆,兴欣就交给你了,下赛季兴欣进了总决赛我们会去现场给你加油的!”方锐再次拍拍乔一帆的肩膀,面对乔一帆的疑惑,他回答道:“啊,荣耀会继续关注的,不过我在想是先找老林一起喝碗鸭血粉丝汤,还是先去一下沐姐姐的甜点店看一看。”

 

“未来的话,我可能会找个清净的地方,毕竟方锐大大我太受欢迎了。”方锐笑了笑,“别紧张,老林刚离开呼啸到时候我也手足无措,但后来我不就到了兴欣嘛,你可比当时的我要强多了——路,我和沐姐姐都给你铺好了,剩下的就看你了。”

 

就连方锐前辈这样的人,也想去找一个地方过清闲日子,所以其实他可以理解季冷前辈的,这样耐的住寂寞的生活,褪去光环回归普通人,走上早该没有这段插曲而走上正常轨迹,其实也挺好的吧。

 

他又抬头看了一眼落日,没想到却发现季冷已经走了过来:“放心,你的箱子我锁在店里了,一会可以回去拿。”

 

“谢谢前辈……我可不可以冒昧的问一下,您的哥哥离开书店后去做什么工作了吗?”乔一帆礼貌的问道。

 

“这没什么不能说的。”季冷坐到他旁边,“很简单,我之前任性的去追求了自己的理想,等到霸图拿到冠军,我也算是实现夙愿,可以让我哥去实现他的愿望了。”

 

“他不想开书店,但他依然把书都规整的整整齐齐,在什么位置就做什么样的事,尽力去做。不过他实际上想当个厨子,做甜点的那种,看起来很平平无奇的理想,但我觉得挺好的。”季冷说道,“以前没去霸图的时候,我们俩都还在上学,也会经常在海边看风景。”

 

“就觉得,泡沫是很悲伤的一种意象,一击就碎,看起来像飞蛾扑火一样自不量力,但它又是汹涌的浪花拍过来的杰作,所以它们其实是相互依存的关系。”

 

“至于是留在浅滩上被蒸发成水汽,还是随着退潮退回去,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区别,因为水汽会变成雨水落到海里,归宿都一样,不是吗?”季冷站起来说道,“你看,太阳都要落山了,小队长,赶紧回去拿你箱子回家吃饭吧。”

 

“谢谢前辈。”乔一帆再次道谢,同样站起身来,他回头看了一眼落日,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有点傻,何必纠结于泡沫还是浪花呢?


要是方锐前辈知道了他的想法,准会笑问一句:“怎么,一直在想这么无聊的问题,难道你还想兴风作浪吗?”


“如果兴欣下赛季表现很好的话,我可以拿着你留的票去看比赛。”对于乔一帆最后的提议,季冷不可置否的说道,“加油吧。”

 

乔一帆迎着暗下来的天空走出旧书店,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可是他之前刚回来时的迷茫却荡然无存了,因为脚下的路已经亮了起来。

 

路灯亮起来了,浪花拍岸的声音,也听的清晰。

 

“第十六赛季的冠军是——兴欣!”

 

乔一帆走出来,在台下看到了兴欣以前的诸位,也看到了王杰希和高英杰,还看到了季冷,他回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队友们,对一个这次比赛并没有参加的才出道的新人笑了笑说道:“不要妄自菲薄啊……走吧,我们去领奖。”

 

他真的做到了。

 

他没有辜负所有人的信任。

 

无论是泡沫还是浪花,归宿都是大海,都可以去尽力实现自己的理想,守护自己想守护的,坚持自己想坚持的。

 

就像安文逸所说,就算是泡沫,那也是兴欣的泡沫。

 

END



本篇与以下两篇联动。

【方橙】白夜 (一发完) 

【黄少天中心向】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它



最后是目录w: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44)
热度(502)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