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学业繁忙 2019见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我北小暖今天就要嫁给刘小别!

转载搬运需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宝藏少女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全职/方锐BG/借了你的光 03

前文


Chapter3


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

 

像是触电一样的,从听到的耳尖传到全身,感觉麻麻的,刚才巨大音乐声的震感犹在,但方锐知道,他那个时候是充满了惊喜的。

 

然而方锐当时以为俞小安是出于羞涩,因此下一句话才改了内容。许下的承诺都是欠下的债,俞小安自然也清楚那是债,所以她以为方锐没听到,就不愿意再说第二遍。

 

所以她一开始就是注定要走的,就像她上次不告而别一样。

 

方锐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他在她上次走了之后十分担忧,但他打听到俞小安家的房子卖掉了,所以他猜测俞小安可能是回她在北方的老家了。

 

俞小安来到G市是因为她的父母都在这里工作,在八岁以前,她都在北方跟着外祖父一起生活,其实有点像留守儿童了。

 

因此俞小安最初来到G市的时候,她整个人的感觉是和其他人有些不同,甚至有点格格不入,其他的女生是觉得她有点土土气的,但方锐却觉得不是。

 

他当时觉得,俞小安是因为整个人看起来太干净了,一尘不染,眼神湿漉漉的,像误入丛林的小鹿,一派纯真。

 

曾经方锐有多么欣喜,现在他就有多么心疼——俞小安在海边一个人待了一整天,她为什么就不告诉他啊,还有什么叫这个世界就像他说的一样……她经历了什么?

 

就像他们俩都喜欢听歌,也喜欢唱歌,但方锐喜欢的是比较轻松的校园歌曲,而俞小安则偏爱伤感的歌曲,不过两个人倒也一起唱过情歌就是了。

 

方锐躺在床上,觉得他有点迷茫。

 

“锐锐,吃饭了。”房间外方太太唤道,方锐哦了一声从床上爬起来,洗了手去吃饭,方先生见他神情恍惚,疑惑的问了一句:“怎么了,感觉你有点魂不守舍的。”

 

“爸,妈……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一个同学啊。”方锐想了想问道,“她的名字叫俞小安,我去打荣耀以前,我跟她关系挺好的。”

 

“哦那小姑娘啊,跟你一起打过挑战赛对吧,我有印象,挺漂亮的。她玩战法你玩气功师,还有人说你们模仿了嘉世两个队长的配合呢。”方先生恍然道。

 

这把方锐吓了一跳:“爸,话可不能乱说,我们跟叶修可没可比性,他当时那可是如日中天啊,我和小安就俩小透明。”

 

“你不是喜欢那姑娘吗?”谁知方太太接下来一句话直接把方锐惊的站了起来,跟被打了一记晴天霹雳一样,“妈你怎么知道!”

 

“她转学之后我记得你消沉了很久,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挺正常,但我可是你妈啊,我哪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方太太得意一笑,“所以我就打听了一下,好像是她老家里出了什么事,那房子早就卖出去了,早就定好那天搬家了,并不是突然消失。”

 

“那您怎么没告诉我?”俞小安果然是回老家了,这和他的猜测相似,但是这层内情怎么连他家母上大人都知道了,他却不知道……唔,其实也没错,毕竟大人能问到的东西总是比孩子问到的多。

 

“我怕告诉你,你会觉得她一直在骗你,还不如以为她是突然离开呢。”方太太瞪他一眼,叹了口气,“虽然你是我儿子,但我知道你可以调整过来。而且我感觉到了那个小姑娘的……大概是对你的不舍,姑且就给你在心里保留一个美好的初恋吧。”

 

“我猜的果然没错,她要不是舍不得你,你打挑战赛的时候肯定不会过来应你那个什么英雄帖了。”方太太笑道,“当时可没有谁是看好你那一通胡闹的。”

 

方锐哑然,半天只憋出来一句衷心的感谢:“妈,您真体贴,谢谢。”

 

好了,他确定了,俞小安是不舍得他的,只是不得已离开,那么另一次一定也是这样——不是他自恋,这是他的直觉。

 

但其中有一些她不想说的隐情——没关系,作为猥琐流的代表人物,方锐知道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在比赛场上他可以耐心的等待对手露出破绽,在当下呢,他依然可以等到她愿意解释的时刻。

 

不过,这不妨碍他主动去接近他的猎物,机会总是要靠自己争取的。

 

方锐一直觉得自己纯良无害,但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他这个人其实也可以极具侵略性,认定的目标不会轻易善罢甘休,转型拿冠军是这样,对待感情也可以如此。以前是他找不到她的下落,现在找到了的话……嗯,他觉得他的脑海里已经开完一辆加长劳斯莱斯了。

 

嗨呀,突然好兴奋。

 

说起来魏琛的婚礼是邀请了他当伴郎的,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把俞小安拐过去当女伴,虽然看起来希望不大,但是没关系,后面还有张佳乐的婚礼,假如这些朋友的婚礼统统错过,那也依然没关系。

 

只要最后在他的婚礼上,站在他旁边穿着婚纱的人是她,就足够了。

 

俞小安发完了药,又把她负责的那一片病房巡视完,见暂时没人需要换水,得了几分闲的她正准备再逛一遍,就感觉到手机震了震。她看了一眼,原来是在N大的读临床专业的学妹甄甜发来的一条语音。

 

内容无非是问俞小安实习怎么样,好久没回G市了是否适应那里的气候云云,还说她新认识了一个美术专业的姑娘,也是荣耀的粉丝,不过是个轮回粉。

 

她跟甄甜自然是因为荣耀认识的,因为方锐的缘故,俞小安打了好几份工,呼啸主场的比赛能看就去看,只不过略尴尬的是,小学妹喜欢唐昊,而俞小安可以看出来在第九赛季里,唐昊与方锐的风格并不兼容。

 

后来方锐转会兴欣,俞小安又进入了毕业季,也没空跑去H市看比赛了,对于荣耀的消息除了刷微博就是听甄甜讲述,两个人的关系很是要好。

 

“工作还好啦,气候不用担心,我毕竟在这里上过几年学。倒是你课程越来越忙了,跟你那个神秘男友现在怎么样了?”俞小安问道,她知道甄甜有个学生时代就开始恋爱长跑的男友,虽然没看过照片,不过知道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努力,就感觉有点羡慕。

 

说完这句话,俞小安又开始挨个病房巡视,然后在甄甜发来下一句话的时候怔住。

 

“学姐,你还记得你之前蛮欣赏的那个话剧社团吗,他们排了你特别喜欢的《飘》,我看了一遍,排的特别好,尤其是你最喜欢的白瑞德说的那句词——”

 

俞小安定定的看着面前的方锐,带着消毒水味人来人往的走廊上,他眼神明亮的开口道:“In spite of you and me and the whole silly worldgoing to pieces around us, I love you.”

 

恍惚之间好像又回到了空无一人的教室,窗外夕阳渐斜,窗内的两个人捧着台词本努力的对着台词,互相纠正着对方的发音不对:“方锐,你这个词的音标抄错啦,所以读的不对哦。”

 

很好,很多年以后,他依然字正腔圆,把这句词记的清清楚楚。

 

这句话有很多种翻译,但俞小安偏爱的一句是——“我爱你,直到世界终结”。

 

方锐显然是听到了甄甜发来的语音内容,她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他来了有多久,目的又是什么。

 

但俞小安虽然当初演了郝思嘉,可她并不喜欢那个从此后各自凋零的结局,她眯了眯眼睛,忽然从方锐灿烂的笑容里感觉到了什么:“方锐,我现在是工作时间。”

 

“没事,你忙,我随便找个地方坐。”方锐把口罩拉上,丝毫不见尴尬,不过心中却有点讪讪,看样子是被俞小安识破了他想用《飘》来暗示不愿意与她走到那种结局的想法。

 

不过这句台词他真的是记了很多年,是他说的最好的一句英语了,只因为俞小安当时偏爱这句话。

 

方锐真的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俞小安忙忙碌碌,时不时的跟她来个眼神对视。他心不在焉的看着手机,却不觉得无聊,缺失在生命里这么多年的人,哪怕只是看着她,也是一种幸福感嘛。不急的,来日方长。

 

午餐的时候留下了前辈盯着,俞小安去买两个人的饭,看了一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方锐,无奈的叹口气,这位可是金贵的国家队选手,她哪舍得他饿着啊,只是这样还是避免不了说话,一直被盯着也感觉怪怪的好嘛。

 

尤其是那眼神还特别真诚。 

 

结果等到俞小安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方锐居然和她负责的一个病人聊了起来,她震惊的看着相谈甚欢宛如忘年交的两个人,不明觉厉的看向前辈:“这是怎么回事?”

 

“你男朋友挺不错啊,主动扶着李老去洗手间,而且还挺幽默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李老的老伴早就去世了,孩子又在外面忙,每天都很闷,我很久没见他这么开心了。”前辈笑道。

 

俞小安眨眨眼,看着已经拉开抽屉开始给方锐分享补品的李老,行吧,她不得不承认方锐正经起来的时候是很讨长辈喜欢的,但这家伙都不忙的吗?

 

“呀,小安你回来了。”方锐正在给李老削苹果,一回头看到站在病房门口的俞小安,“你还生我气吗?”

 

她什么时候生气了?俞小安有点困惑,然后就听到李老语重心长的说道:“年轻人有什么误会就及时解开嘛,你俩一个好姑娘一个好小伙的,多般配啊,趁着年轻可别再有什么矛盾了。”

 

俞小安吃惊的看到方锐冲她狡黠一笑,她没办法拂了老人的好意,只能抽了抽嘴角,把苹果从方锐手里拿了过来,瞪了他一眼,有些凶巴巴的说道:“你这靠手吃饭的人给我小心点,我来削吧……你过去吃饭。”

 

“还给我打饭了啊。”方锐有点惊讶,心情无比晴朗,笑嘻嘻的说道:“那老人家,我等会再来陪您聊天。”至于俞小安瞪他的那一眼,方锐完全没在意,这姑娘色厉内荏的很,不会真凶他的。

 

今天俞小安是白班,等到她下班了,他就去请她吃饭。

 

“你们俩以前是同学啊,真挺好的,跟我和我老伴一样。”李老看着她一脸慈祥的感叹道,“同窗之谊,不错。”

 

俞小安大囧,她点点头把苹果递给老人:“您吃苹果。”

 

“我之前新学了个词,叫正能量……我觉得这小伙子就是这样。”李老笑道,“天气越来越热了,你不用陪着我,快去吃饭吧。”

 

这话倒是没错,方锐一直是闪闪发光的。俞小安勾起笑容回头偷看了一眼方锐,却和他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她面无表情的转回来,忽然就记起来,那也是一个炎热的夏天。

 

那时候职业联赛刚开始举办,方锐敏锐的嗅到了商机,和俞小安泡在网吧里,仗着俩人游戏意识还不错,帮同城的人代练升级和竞技场,试图赚点零花钱。

 

主要是方锐在那里忙活,俞小安坐在网吧前台写作业,写完自己的顺便再写方锐的,自己的那份写的工整点,方锐的那份潦草点,这样才不会被老师认出来笔迹相同。

 

“你等我一下。”天色渐晚,方锐送俞小安回家的路上忽然说道,于是俞小安站在路灯下发呆,愣了一会却看到面前多了个小盒子。

 

“给你——”方锐打开盒子,献宝一样的给她,“吃蛋糕。”

 

一个很精致的小蛋糕,俞小安有些惊喜,却又有些不解:“好端端的怎么买蛋糕啊,今天可不是我生日,也不是你生日。”

 

“给你买的话就想买就买了,还要什么理由吗……不要给我钱。”方锐制止了她拿钱包的举动,冲她灿灿烂烂的一笑,把蛋糕塞到俞小安怀里,扬了扬手里剩下的皱巴巴的纸币:“这可是我赚到的第一笔钱。”

 

那是她吃过的最好的蛋糕,她记住了那一天的所有细节,包括方锐嘴角带着的奶油。

 

因为那一瞬间啊,俞小安觉得她好像住到了城堡里,所有一切都比不上此刻,少年飞扬的眉眼和阳光的笑容,以及那块坐在马路边上被两个人消灭了的蛋糕。

 

TBC



英文出自《飘》。

依然是慢慢的每周固定更新,回忆杀与现行时间线并行。

进展慢了点,但是字数是充足的!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4)
热度(85)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