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转载搬运需授权 汤圆不给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我喜欢她俩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全职/方锐BG/借了你的光 01

*周更,内含大量回忆杀,下章开启

*ooc归我,预计篇幅应该不短

*本篇文风可能和以前几篇稍微不同,

因为角色性格原因,细节上有些新的尝试,希望可以谅解~

 


我的心借了你的光,

那必须是明亮的。

因为我知道,

不需要问值不值得,

毕竟我所拥有的侥幸里,

你是我最喜欢的。

——前言

 

Chapter1

 

方锐迈进这家啵啵鱼店的时候,耳机里的歌词正好唱到了“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也在”。

 

他的的确确是刚从远方归来,今天是世邀赛结束后的第四天,他前天回到家之后美滋滋的睡了一觉,没想到昨天就吃了张佳乐的狗粮,这让方锐颇为怀疑人生。

 

在苏黎世的时候,因为战术安排再加上性格爱好合拍,方锐和黄少天张佳乐组成了临时的约饭小组,他们还建立了一个讨论组叫舌尖上的联盟,每天食堂共进退,甚至情感状态共单身!

 

然而率先背叛美食三人组的是张佳乐,他从苏黎世回去之后参加了同学聚会,和青梅竹马涂嘉嘉重逢之后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在次日的相亲约会上抱得美人归。

 

“呵,男人。”方锐感叹道,他在想自己要不要回去相个亲,不然在接下来要举行的魏琛的婚礼里,没有女伴岂不是很尴尬。

 

然而方锐根本没有相亲对象,他才二十三岁,家长觉得这么优秀又年轻的小伙子完全不需要着急。而他这次出门是去一家很红的啵啵鱼店,假如这家店好的话,那他就种草安利给联盟的其他朋友,到时候他们来这里玩就可以带他们去吃。

 

“你出门真的不是为了相亲?”黄少天狐疑的问道。

 

谁会在啵啵鱼店相亲啊!

 

“好吧,采访一下方锐大大,请问你最近有没有你心口朱砂痣墙边白月光的消息啊。”黄少天问道,“你知道我说的是谁的。”

 

方锐当然知道黄少天说的是谁,事实上在这偌大的联盟里,知道这件事的也就黄少天和喻文州,毕竟他最初是在蓝雨训练营待着的,那是一个没有妹子的地方……准确来说,蓝雨是差一点就有了一个姑娘的。 

 

有一件事只有兴欣的人知道,那就是兴欣脱单的人除了魏琛,其实还有包荣兴。方锐作为知情者加助攻,在包子和高年年交往之后,小姑娘向他许诺以后有关于女朋友的服饰设计单子可以找她,她出友情价。

 

对此方锐觉得很扎心,因为他压根不知道自己女朋友在哪儿。

 

事实上他是真的不知道俞小安跑哪去了。

 

然后方锐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靠墙位置的年轻姑娘,她熟悉的眉眼里褪去了稚气,似乎微施了粉黛,穿的是件碎花裙,桌子都挡不住她修长白皙的双腿。

 

方锐一下子就认出来了俞小安。

 

而这让他这个好脾气的人有些不爽的是,俞小安一贯只会对他露出的笑容,如今正因为对面的陌生男人说了些什么,而重现在她的脸上,两个人言笑晏晏,好一派温馨气氛。

 

方锐气结,但直觉告诉他,那家伙并非她男朋友,因为俞小安轻点桌子的手指透露出了她的些许拘谨,这是她一向会有的小动作。而且,那家伙长的根本没他帅,也没他方锐优秀好嘛。

 

于是方锐就问了前台,得知俞小安居然在相亲。

 

真特么会有人在啵啵鱼店相亲啊!

 

方锐悄无声息的走过去,本想坐到俞小安邻桌,结果他还没坐下就听到她巧笑嫣然的说道:“我这个人没别的优点,唯一的优点就是人特别诚实,从来不说谎——”

 

胡扯八道!方锐挑眉,他曾经也是这么以为的,他一直觉得俞小安是个老实姑娘,但是在被她接连骗过两次之后,他可不会再这样觉得了。这个姑娘其实很擅长说谎话,她一个眼神就能把他哄了几年,想起来就觉得牵挂。

 

这次还是在如法炮制的骗人吗,不过他可不会让她继续得意下去的,不给俞小安点教训,这姑娘八成觉得她能骗过全天下。

 

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方锐站出来揭穿道:“你骗人。”

 

俞小安傻在原处,她那后半句“所以你在外面乱搞我绝对无法包容的,我木讷腼腆耿直撞到南墙不回头咱俩真的不合适”全憋在了嗓子眼里。

 

她僵着笑容抬头,其实在抬头之前,她就已经听出了来人是谁了,就算多年未见,但方锐的比赛她可是一场都没有错过的,所以这个声音她简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果然是方锐,即便是戴了口罩,帽檐也压的低低的,但俞小安还是认出来了他。只不过不同于曾经笑容干净可以和她嬉笑打闹的少年,面前的大男孩站在她身边,给坐着的她带来了一种压迫感。

 

这让被抓包的她第一反应就是拎包逃之夭夭,但对面的相亲对象在此刻问道:“这位是?”

 

“抱歉,打扰了你们的约会。”方锐将“约会”这个词说的有些咬牙切齿,“只不过我和俞小姐还有一些几年前的旧事没能解决,今天正好遇到了,打算跟她好好聊聊,这位大哥,你们改天再叙吧。”

 

“哎你——抱歉啊李先生,回头再联系,这次我买单。”俞小安猝不及防的被方锐从座位上扯了起来,她刚想问方锐搞什么,但又不便于叫出他的名字,毕竟这位可是个公众人物,只好对那个有些茫然的相亲对象道了歉,硬着头皮结了帐,乖乖的被方锐拉着走出去了。

 

她一边走一边想着方锐这是搞什么,为什么整的像是“追捕落跑甜心小娇妻”一样,她的人生自由难道还要跟他汇报吗,几年没见变化这么大的么。

 

窗外的日头很足,脱离了冷气的俞小安瞬间就皱了眉头,不过方锐显然早有准备,他是开车来的……所以俞小安呆滞的看着方锐拉开副驾驶的门:“俞小姐,请吧。”

 

话说的是礼貌,但俞小安觉得她不进去大概要被塞进去。她撇撇嘴,行吧,对方锐的人品她还是放心的,人家世界冠军总不至于跟她过不去。

 

不过这一口一个“俞小姐”还真是阴阳怪气,想到这里,她也忍不住有点火气,呸,小气鬼。

 

“你现在住哪?”方锐问道。

 

俞小安不想回答,她选择冷暴力,坐在那里装木头人,在心底数着123,按照方锐的性格,他应该会在她数到三十的时候就和她正常对话了吧……嗯?

 

她吓了一跳,坐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方锐你干嘛?!”

 

“给你系安全带啊。”方锐的笑容里难得的带上了几分恶劣,他就是故意突然倾身过来吓她的,但偏生这个语气说的是相当自然,因为他们以前实在是太熟了。

 

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耳后,俞小安装不下去了:“我现在跟别人合租……是女生啦,和女生合租的。”然后她在心里骂了一句没出息,方锐不过就是做出这个样子而已,她心虚什么,也没什么需要愧疚的,那种事情……没必要让他知道的。

 

“为什么会突然相亲?”方锐坐回去,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发动了汽车。

 

“我爸给我安排的,他朋友的儿子。”俞小安实话实说,心里却犯起了嘀咕,她没说地址,这家伙是要把她拉去哪里拐掉啊……

 

“几年不见,你都已经沦落到需要相亲了吗?”方锐微微诧异,不是他夸自个儿眼光好,俞小安是个很不错的姑娘,长的漂亮,身材高挑,双商在线,学历虽然他不清楚,但按照这姑娘当年的成绩来看,肯定差不哪里去。

 

而且她跟自己同龄,哪里需要相亲了,不过需要相亲的话,说明她是没有男朋友的。

 

“想让我早点结婚回老家吧。”俞小安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想多谈,因此说的有些语焉不详。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方锐听出了俞小安不想多说,于是换了个话题。

 

“刚回来,我六月份毕业的。”她有些不安的用手绞着裙面,好看的碎花被她绞的皱皱巴巴的,让余光瞥见的方锐觉得有些好笑,把他当成来兴师问罪的了么,他又不是韩文清,哪里吓人了。

 

“你之前在哪里,为什么不联系我?”方锐追问道,他目光紧锁着面前的交通灯,但余光却依然盯着她。

 

“在……N市。”俞小安犹豫了一下,抿唇苦笑道,“没什么好联系的,我也没脸联系你,我以为你早就把我忘了,现在看来是我自作聪明,方锐,你不会打算恨我一辈子吧?”

 

瞧他这架势,两个问题放在一起问,这分明是标准的质问三连。俞小安在心底轻笑,其实恨她也好,这样就把她记住一辈子了,其实她也蛮自私的,毕竟这个人……她借了他的光,来照亮了自己好多年。

 

“谁恨你了。”方锐下意识反驳道,旋即皱眉回头震惊的看着她:“你为什么会考去N市,这离G市也太远了,等等,你该不会是?”

 

红灯暗下,后面的车按起了喇叭。

 

他发动了汽车,在俞小安避开了他的目光之后。

 

方锐其实想问,该不会是因为他去了呼啸战队,所以俞小安才考去了N市吧。虽然这个想法有些自作多情,但方锐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靠谱,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他们俩之前明明都在同一个城市,她怎么就从来没联系过他?

 

“怎么好端端来了这里。”俞小安蹙眉盯着面前的公园,真是个熟悉的地方,她看着停好车走过来的方锐,忽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

 

八岁的时候,他们的确是在这里遇到的。

 

“你之前在这里跟我说:方锐,G市根本都不下雪,等明天放假了你跟我去我们老家玩吧,那里冬天会下很大的雪,我在这里等你。”方锐看着她回忆道,“结果第二天我等到感冒,都没等到你,转头发现你家人去楼空,老师也说你转学了。”

 

俞小安低头研究地板砖的花纹:“对不起。”

 

方锐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当时的感觉,在一个从来不下雪的城市,因为这场失约,他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寒风吹透了,如今回想起来,记忆里依然是百无聊赖的等到太阳落山,路上无人的清冷感觉。

 

方锐把手插到兜里,深吸一口气,做出了一个决定:“你有男朋友吗,没有的话我想做你男朋友。”连试探都懒的试探了吗?不是的,是很久以前就想做出的决定,只是拖延到现在才说出口。

 

俞小安猛地抬头看他,却只对上了方锐认真的眼神。

 

现在成熟了许多的方锐,虽然笑容偶尔还带着些许孩子气,可以和当年那个丢给她一瓶橘子汽水,嘲笑她唇边奶油没擦干净的少年重叠起来,但是比起之前,却有了更强的侵略性。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方锐故作轻松的说道,“以前的事情我既往不咎,我可以等你慢慢的解释,现在的话……我可以亲一下你吗,我的女朋友?”

 

俞小安发现她无法拒绝。

 

她可以拒绝别人送的玫瑰,可以拒绝不怀好意的挑衅,可以拒绝善意的邀请,可以拒绝父母让她留在G市念大学的要求,却无法拒绝方锐。

 

其实她从没有打算骗过全天下,她所欺骗的只有他,也只有他会相信啊。

 

TBC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19)
热度(115)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