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学业繁忙 2019见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我北小暖今天就要嫁给刘小别!

转载搬运需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宝藏少女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全职/韩文清BG/更名换姓 番外

前文

番外

 

1.

 

提到韩文清和沈溪在一起了,熟识两个人的朋友都会做出一幅恍然的模样:“哦,他俩不早就该在一起了吗?”

 

而见家长的时候,对于两方家长这种并不吃惊的见怪不怪的态度,沈溪觉得有点郁闷,难道她之前对韩文清的心思这么昭然若揭吗,那岂不是大家都在看她好玩呢。

 

“早就觉得你们会是一对了。”韩太太笑道,“小溪你跟我儿子认识这么多年了,见他对哪个姑娘这么上心吗?”

 

韩文清对她很上心吗?沈溪有点诧异,然后仔细回想了一下,哦,她严重怀疑在韩太太的视角里,压根就没见过韩文清和别的女孩子有接触……

 

好吧,开始的时候韩文清只是尽一个作为邻居家的大哥的责任,像兄长一样照顾她,陪她上学放学,在她遇到麻烦事的时候出来帮她解围,等到成年以后,只要他不忙工作的时候,沈溪只要联系他,他从来都是等她先挂断电话。

 

更别说她后来直接把人家当知心大哥了,遇到烦心事抱着酒就去找他,喝多了也没关系。沈溪觉得自己有点神奇,她是哪来的胆子对着人见人怕的韩文清动手动脚的,这跟捋虎须没有什么区别啊。

 

她思来想去,觉得原因还是在韩文清,谁让韩文清对她这么好,谁让他们认识的这么早,谁让她认识他的时候,她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姑娘,而他是个故作沉稳的半大少年呢。

 

“要早知道小韩喜欢你,家里才不费工夫给你安排相亲。”沈太太如是说,“也不早说,之前你泼人家一身咖啡的事知不知道我们跟中介道歉了多久……”

 

“我不是说了不去相亲吗,还不是你们强行给我安排的。”沈溪小声叨叨。

 

岳母看女婿,越看越顺眼,沈家爸妈不搭理她,沈溪就这么发呆的一会工夫,两家家长就聊到了婚期的问题。沈溪觉得自己毫无存在感,正当她想抗议自己不想这么早结婚的时候,韩文清似是察觉到了她的情绪,先开口道:“不急。”

 

“小溪可以再工作两年,我退役之后还要留在战队做一些工作,她年龄又不大,可以等一切更稳定一些再说。”

 

“有什么好稳定的,你俩认识这么多年感情都在那儿,她那个工作可有可无的。”沈父说道,“你们年龄都不小了,早点结婚的好。”

 

沈溪这下就不服气了,她也是凭自己的努力上的学和找的工作吧,至于年龄方面,她真没觉得自己老,她正想反驳父亲,那边韩文清用眼神制止了她。

 

她鼓着脸表达不满,好吧,她倒要看看韩文清怎么说。反正她开口肯定会被家长批评,而且很明显她爸妈觉得自己高攀了韩文清,好气啊,她也是个很骄傲的姑娘,不想有这种被强加的自卑感的。

 

“叔叔,沈溪她很好。”韩文清笑了笑说道,语气确实不容置疑,“而且你们这么早就谈论结婚的事情,总得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该怎么求婚吧。”

 

“我希望所有的一切都是最好的,求婚和结婚都不能马虎,为了赶时间而仓促——她值得最好的。”到底是队长当多了,气场摆在那里,他这一番斩钉截铁的话说出来,两家家长都不再多说了。

 

果然韩文清是和那些男人不同的,沈溪在心底笑了笑。

 

2.

 

虽然不打算立即结婚,但沈溪还是退了租的房子,把自己的东西收拾收拾搬到韩文清的公寓里了,谁让人家之前就说了,女生自己住不安全啊,这下好了,韩文清的备用钥匙到她手里了,可真是风水轮流转。

 

不过这当然不是用来结婚的婚房,两个人心知肚明,只是不去提而已,反正他俩本来就是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

 

退役之后到底是轻松了一些,何况霸图这赛季又拿到了冠军,于是老板一拍板,组织全战队去东南亚玩一圈,允许带家属,林敬言和裘梦也跟过来了。

 

秦牧云白言飞宋奇英几个年轻人玩的挺开心的,不过他们一边玩一边忍不住回头看看张新杰,觉得副队形单影只的有点惨,毕竟其他三个前辈都带了家属。

 

对此张新杰表示,有家属的人都退役了,现在全霸图都是单身。

 

没错,十一赛季结束,圆了夙愿的张佳乐也收拾收拾退役了,打算去涂嘉嘉所在的律所旁边开个店陪她,大家都有自己生活要进行,职业选手们迟来的普通人的生活。

 

沈溪蹬了鞋光着脚踩在沙滩上,看着自己一步一步踩出的小脚印,她扶着草帽回头看韩文清,头发却险些被风吹到嘴里,韩文清伸手替她拂开头发:“怎么了?”

 

她看着他另一只手里拎着的她的那双鞋,忍不住笑了:“没什么,只是我也时常也会想,是不是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现在才遇到了你。”

 

比如悬壶济世救了一堆人,最后嫁给了上辈子的韩文清,前生今生来世他们都是一对。哦,那之前的她肯定是真的更名换姓了,古代不都这样么。

 

“因为我觉得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啊,虽然我也有自信觉得我不错,不过到底是占了青梅竹马的便宜,才跟联盟里年薪最高的你在一起了,假如我们是成年之后才认识的,肯定不会……”沈溪伸出手指举例。

 

“没有假如。”韩文清打断了她的话,他直视着她的眼睛说道:“从一开始就只能是你,也只会是你。”

 

“这么笃定。”沈溪小声嘀咕,却是展颜一笑,那点因为父母的话语而积压在心底的郁闷也随风消散了,不管怎么样,他们相互喜欢就足够了。

 

没有什么值得与不值得的,韩文清不是犹疑的人,所以他不会去想这个问题。或许现在有很多人会崇拜他、喜欢他,但再没有一个人会在他还只是个锋芒未现的普通少年时代,会对他的一个生日那么用心,除了沈溪。

 

那个心情好的时候会叫他一声韩哥,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对他直呼其名的活的恣意张扬的小姑娘,嘴硬却心地善良柔软的女孩,是他在年少时不知不觉就沦陷的温柔。

 

不是身边没有其它的女孩子,只是有了沈溪就足够了。还好上天没有因为他这么多年来忙于事业而让她随着时光悄悄溜走,总算是岁月不负他这个默默关心的有心人吧。

 

巴厘岛的风微暖中带着凉意,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传来各种欢声笑语。乌鲁瓦图断崖上有着关于爱情的凄美传说,神庙旁边就有着神圣的教堂,这里的教堂总是少不了步入婚姻殿堂的情侣的,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婚礼尚未开始,没想到神父却邀请了周围的游客来见证这对新人的美好,原因竟然是因为他们没有邀请别的宾客,是临时起意举行的婚礼。

 

沈溪觉得有趣,却在看到新娘的那瞬间怔住,这姑娘她总觉得莫名眼熟啊,那边韩文清看到新郎之后更是迟疑了一下。

 

同行的张佳乐则是直接叫出了名字:“我去,方士谦?!”从他手里抢走了两个冠军之后就退役跑路了的方士谦!

 

方士谦猝不及防的被叫出名字,回头看到了霸图的一帮熟人,不由诧异:“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在这里,我之所以连微草的人都没请就是因为打算回去补办婚礼啊……”

 

“放心,我们是不会说出去的。”林敬言笑道。

 

那边沈溪看了一会忽然倒吸一口气,叫出了新娘的名字:“杜若?”

 

没错,这对新人正是方士谦和杜若,原来这俩人很喜欢到处旅游,这次来到巴厘岛被这美好的气氛感染,临时改变计划决定先体验一把这里的婚礼……

 

对此沈溪的评价是:有钱,任性。

 

行吧,既然杜若的男朋友是方士谦,那她完全可以理解杜若之前那句“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像我男朋友”,拿了两个冠军之后功成身退出去开启新人生的方神,的确不是每个人都能比的。

 

好像这么看来,一二期出道的,她说的上来的选手,结婚的自不用说,孙哲平之前也公开过有女朋友的事情,目前看来大概只有叶修没什么动静了。

 

很好,霸图在脱单成绩上赢了叶修。

 

3.

 

后来沈溪推翻了自己之前的结论,因为在回国的路上她和圈名杜若,本名杜若琬的妹子小声嘀咕了一会,杜若琬表示:“之前我跟你说过了啊,我去勾搭了那个写手和画手,我们还面基过,两个特别可爱的小姑娘,一个叫叶疏疏,一个叫钟梨。”

 

“然后呢?”

 

“就是那个画手叶疏疏嘛,她有个关系不错的朋友是做设计方面的,两个人还打算以后成立工作室互帮互助呢,结果没想到疏疏那个朋友的男票找她设计戒指……结果把她吓一跳,因为那个男生居然是兴欣战队的包荣兴。”

 

纳尼?沈溪表示吃惊。

 

“而且,据我先生的可靠情报,B市方面传来的啊,叶神可能也好事将近,圈外女友什么的……全联盟都在脱单,说起来,沈溪,你什么时候结婚?” 杜若琬问道。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沈溪嗤之以鼻。

 

“你不想嫁给韩队?”杜若琬讶异,“哎你早说你的邻家哥哥是韩队啊,我就不给你出乱七八糟的主意了。”

 

“也不是。”沈溪犹豫道,然后有些好奇的问道:“那你出什么主意?”

 

“我会让你直接躺平等韩队来找你。”杜若琬如是道。

 

“杜若,你将被打。”沈溪觉得这姑娘太皮了,她这么皮方士谦知道吗,“我不是不想跟他结婚,只是结婚之后就要生孩子然后就步入了那种生活,我不太愿意,虽然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是和他死一块我还是挺乐意的。”

 

“我知道了,韩队只要跟你求婚你肯定会答应,得赶紧提醒他。”杜若琬恍然,“比如再不结婚,兴欣就打败你们的记录啦。”

 

他们倒是没直接飞回Q市,不然也不会在同一班航班上了,因为正好赶上了黄少天生日,他邀请大家来G市玩,于是没有婚礼的假期,大家就飞了G市聚会。

 

“哎,我怎么觉得那个人很像方锐。”张佳乐忽然说道,“他旁边那个跟他挥手再见的妹子是谁啊。”

 

沈溪神色一凛,什么,兴欣的方锐吗?又是兴欣,压力好大,要不还是考虑一下结婚计划吧。

 

她以为按照她和韩文清的相处模式,可能是某天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在平常不过的时刻,韩文清忽然给她戴上戒指说一句“嫁给我吧”,平淡无奇的,她习惯了对韩文清的意见说好的,然后就这么结婚了。

 

但是韩文清显然比她想象的要浪漫点。

 

4.

 

沈溪没有一直当幼师,以前还好,她每天工作,周六周末休息一下就好了,但是幼儿园真的没有寒暑假,和韩文清在一起后,她很希望和他一起去各个地方玩一玩,弥补一下两个人迟迟没有在一起的青春,相对于依然有夏休期的韩文清,她就很忙了。

 

第十三赛季开始的时候,她趴在沙发上看着正在工作的烤箱,回头问道:“哎,我如果开个甜品店啊咖啡店啊的该怎么样?不过我是不应该先去新东方什么的学一下手艺。”

 

“可以。”韩文清虽然不喜欢吃甜食,但是他是尊重沈溪的想法的,他也不想让沈溪一辈子生活在“自己是被收养的”阴影里,从当初知道真相到现在,也已经过去了近十年了,是该走出来了。

 

“小孩子是很可爱,但让我陪他们过一辈子还是太难了啊,我只想自私的多点假期以后跟你在苦短的人生里,在世界到处留下足迹。”沈溪说道,“所以,你打算给我投资多少钱?”

 

“在此之前,先辞了工作,去这里看一看吧。”韩文清递给她一张计划表。

 

沈溪定睛一看,芬兰之旅,“哇,感觉很棒,但是新赛季开始了,你岂不是要工作很忙的……”

 

“年假。”韩文清说道。

 

沈溪想了想,韩文清请假,老板肯定不敢不答应。她从沙发上跳起来,雀跃着去收拾行李了:“好的韩哥,小的这就去准备!”

 

罗瓦涅米被称为圣诞老人的故乡,闻名世界的圣诞老人村就位于它北面的北极圈上,据说远来的旅客们都会做三件大事,反正沈溪是很有兴致的每个都做了,一是把双脚横跨在北纬66度33分的北极线上拍一张留念照,二是领取自己进入北极圈的证书;三是和圣诞老爷爷合影,顺便坐了驯鹿雪橇,玩了以前没尝试过的高山滑雪,又造访了圣诞老人主题餐厅。

 

简直是童话世界没错了,除了她穿着厚厚的防寒服觉得假如自己滑雪时摔着了,一定是以一个球状的模样滚下去的。


风景很好,最重要的还是一起看风景的人啊。那个曾经陪她一起走过无数次从学校到家短暂路程的少年,现在陪着她一起走上了人生之旅,和她一起在异国他乡,留下了照片记录爱情。

最不能错过的,就是躺在玻璃穹顶小屋里看极光了。他们计划定的好,天气预报也很准时,没遇到糟糕的天气,很顺利的看到了极光。

 

沈溪忽然想起来她曾经看过英国著名诗人科尔里奇的《老水手之歌》,其中这样描述极光:“天空高处突然充满生气,一百面火旗的光辉照向大地;它们在太空跳跃飞舞,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淡淡的星光在其中黯然失色。”

 

是的,岂止是星光黯然失色,这个世界上其他的一切在这强烈的美景面前好像都失去了光泽。沈溪忍不住想偏过头来看看那个陪着自己躺在这里的韩文清,那个和她认识了很多年的爱人,却不防自己的无名指上一凉。

 

她忽然觉得有点紧张。

 

“沈溪。”韩文清好像也有点难得的紧张,“不更名换姓的话,介意迁个户口吗?”

 

这句话不太浪漫。

 

但是场景还是很浪漫的。

 

她看看天边的极光,再看看无名指上的戒指,觉得它好似比极光还绚烂——没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啊,那是她的爱情,和她觊觎了多年的邻家大哥。

 

沈溪支起胳膊来,莞尔一笑,然后低下头过去吻他,在即将亲到之前,她开口说道:“好呀。”

 

END

 


【小声bb】番外可以说是联盟狗粮客串+旅游景点介绍了,杜若和方士谦有写的计划,具体什么时候待定,开心,又写完一篇。

下一篇方锐《借了你的光》,目测是周更,提前一天在公众号“相思酒家”更新,下篇打算写的稍微长点,写个十万字什么的(尽量),努力尝试一下新的风格,感谢大家一路陪伴~这篇文写了正好一个月哈哈哈。


我的心借了你的光,

那必须是明亮的。

因为我知道,

不需要问值不值得,

毕竟我所拥有的侥幸里,

你是我最喜欢的。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24)
热度(132)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