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转载搬运需授权 汤圆不给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我喜欢她俩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全职/韩文清BG/更名换姓 08(大结局下)

前文


结局分两章,记得先看上一章呀


Chapter8(大结局下)

 

庆功宴上,秦牧云还没喝酒就一脸通红的说道:“队长!快去表白吧!”

 

韩文清挑眉,小秦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敢开他玩笑。

 

“就是啊老韩,你看我跟老林都带家属了,老魏去年也结婚了,叶修我们不提……反正就差你了,赶紧把你家妹子拿下。”张佳乐试图和他勾肩搭背,旁边涂嘉嘉莞尔一笑,“霸图夺冠了,沈溪挺开心的,刚才还喝了罐啤酒呢。”

 

沈溪喝酒了?韩文清皱眉,她要是喝酒,还指不定出什么事。

 

“队长,发布会都开完了,也没什么事情了,你就去忙吧。”张新杰扶了扶眼镜说道,旁边白言飞和宋奇英也说道:“队长,去忙吧。”

 

这种被全体成员殷切注视着的感觉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压力,韩文清有点无奈的道了个歉,在大家齐声的“队长加油”里转身离开了包间,直奔沈溪家。

 

“深藏功与名。”裘梦跟林敬言击了个掌,“大家静待佳音吧。”

 

沈溪回家之后又从冰箱里翻出来了一小瓶红酒,这好像是裘梦送她的生日礼物,红酒和啤酒混着喝,是不是会容易喝醉啊。

 

她刚喝了一杯,就听见有人敲门,从猫眼里一看,沈溪不禁有些吃惊,韩文清不在庆功宴,怎么跑这里来了。

 

“韩哥?”沈溪倚着墙侧身让他进来,有点茫然。

 

“你记得你之前高考完那次喝多了跟我说了什么吗?”谁知下一秒韩文清就把手按在了墙上,一个壁咚的姿势让她被圈在了角落里。

 

沈溪眨了眨眼,酒意微醺的看他:“啊,那次庆功宴我把你半路叫走是不对的,但是这次我没有叫你来呀。”好端端的翻什么旧帐?

 

醉眼朦胧的小眼神很是戳人,闻到酒气的韩文清也没有面色不虞,只是提醒道:“你说你想改名。”

 

沈溪“哦”了一声看他,等待他的后文。

 

韩文清清了清嗓子,低下头认真的看她:“沈溪,你那次喝多了说你喜欢我。”

 

沈溪倒吸一口气,只觉得这句话堪比一道炸雷,她有些懊恼的低头狡辩道:“那都是以前,是中学时候的事了。”

 

韩文清却不容她逃避,他把她下巴抬起来,让她跟自己对视,然后追问道:“那现在呢?”他现在可不想再看她装傻了,之前试探也试探过了,追求者当腻了,他想换个身份。

 

沈溪眼神一闪,下意识就暴露了她的真实想法,韩文清松了口气,很好,沈溪喜欢他。他觉得他现在的紧张程度堪比先前的比赛,于是他松开手,认真的说道:“我以前想过,改名换姓的话,你考虑过姓韩吗?”

 

“韩文清我警告你别太过分,我不想当你女儿。”沈溪下意识反驳道。

 

韩文清觉得她真的是喝多了,于是他低声笑了出来:“韩太太不可以吗?”

 

沈溪觉得自己有点不清醒,她晕晕乎乎的争辩道:“二十一世纪,谁家结婚还改姓啊。”

 

“你要跟我结婚?”韩文清却抓住了她话语里的漏洞。

 

沈溪吃惊的看着他,这人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狡猾了,不科学啊。然后她认真想了想,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韩文清喜欢她?

 

她又倒吸一口气,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韩文清,觉得自己可能是喝多了在做梦,一时间惊喜与迟疑交错,让她下意识的就问道:“不是,世界上有那么多和我一样的人,你为什么喜欢这么普通的我?”

 

终于意识到了。

 

韩文清又想笑,但现在是正儿八经的表白时刻,于是他正色回答道:“世界上的确有很多个和你年龄相近,学历相同的人,跟你经历相似的同学就一抓一大把,可是世界上……只有一个沈溪,只有一个我喜欢的沈溪。”

 

世界上也只有一个韩文清。

 

跟她经历相似的同学一抓一大把么,骗人的吧,谁会像她这么幸运能认识韩文清呢?沈溪正想说点什么,又听到韩文清说道:“上次你喝多了还亲了我,再加上小时候你就亲过我了,沈溪,或许你得负责。”

 

沈溪震惊的看他,这样的事他怎么说的出口,以及她居然真的醉胆包天,都强吻了韩文清吗?

 

“行行行,我负责。”沈溪破罐子破摔,反正她现在也喝酒了,可以愉快甩锅,面对自己喜欢了很久的人,她早就想动手动脚的了,于是她踮起脚勾他脖子,凑上去猛亲一口,做出一副获胜者的姿态抬眼看他:“可以了吧?”

 

“可以,你之前嫌我事业心太重,现在我准备退役了,你爸妈不是催婚吗,我陪你回家解决这些事,一劳永逸。”韩文清眯着眼看她,眼神有一些危险。

 

“这太快了吧?”沈溪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句“卧槽”,接着感觉不妙,在韩文清面前是不能说这样粗鲁的话的,虽然这家伙早就把她打架的场景都看过了吧,但这是两码事啊,“咳,我只是太震惊了,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韩文清大概还是喜欢比较淑女一点的小姑娘的,嗯?不对啊,那他怎么就喜欢她了,沈溪歪着头瞪他:“你是不是早就觊觎我了?”

 

他微一颔首,表示默认:“早就想和你结婚了,只是以前年龄不够,后来够了,又觉得我不适合你,再加上你的确说过嫌我事业心太重什么的……我原本也以为你的前男友可以带给你幸福的,所以就迟了这么多年,才跟你说一句我喜欢你。”

 

“哇,我把你当哥哥,你居然一直想上我?”沈溪觉得她现在就是“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人一旦肆无忌惮起来,什么话都说的出来了。

 

说完她就觉得炎炎夏日整个人多了些来自上方的凉意。

 

“不是,我错了,我其实也觊觎你很久啦,我早就看上你了,是我一直惦记你,真的……我一直都想这样做。”她试着给自己的口不择言挽回点什么,越来越不清醒的她醉意上头,干脆伸手戳他脸:“来,韩哥,喜欢我的话就给本宫笑一个嘛。”

 

此时此刻,沈溪觉得她才是个昏君。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这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口干舌燥的距离。

 

“我很嫉妒两个人。”韩文清捉住她捣乱的手,开口道,“一个是你中学时喜欢的那个人,他亲了你这里。”他低头在她脸上轻轻亲了亲,一直以来都是沈溪仗着自己喝多了为所欲为,韩文清都是严格恪守着彼此的界限的,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和她有这么亲密的主动。

 

“真是傻……我更喜欢你啊。”沈溪弯了嘴角,笑的得意,“那另一个呢?”

 

“你大学时的男朋友。”韩文清看着她,“我一想到你可能也这么亲他,牵他的手,和他拥抱,我不得不承认,我觉得很嫉妒。”

 

等等,闷骚的过度了吧,沈溪歪头看他:“你怕不是个假的韩文清。”

 

“真的假的你试试就知道了。”

 

沈溪瞪大眼睛,下一句卧槽还没有说出来,就被以吻封缄。

 

其实她很想说,男人的占有欲和嫉妒心有点太可怕了,明明她小时候已经和他亲亲抱抱牵手手了,他还嫉妒别人干嘛啊。

 

“你就是一直惦记着我,我看透了,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沈溪倒在沙发上,忿忿的说道,她这不良少女的美名保不住了啊,在韩文清面前,她实在攻不起来。

 

“你先亲的我,所以是你主动的。”韩文清给她倒了杯牛奶。

 

好像还真是这样,哇可是她那时候还是个孩子啊,她又不是有意的,怎么就变成她先勾搭的他了,呸,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沈溪撇嘴:“我说,你刚才说结婚是认真的吗,哪有刚告白就要结婚的。”

 

“大概只是很想让你变成韩太太而已,不过如果你还想再玩几年,结婚的事情可以不急。”韩文清说道,“不过早点确定的话,你就不会被叔叔阿姨烦着了。”

 

“真的?”沈溪有点惊喜,韩文清比她大两岁多,如果他不在意的话,她是真的不打算现在就结婚,她才不到二十六岁,至少等二十八岁再结婚嘛,然后她就有点忧心忡忡,“不过,你爸妈会觉得我们俩合适吗?”

 

毕竟她年少不懂事的时候太皮了,家长都是看在眼里的。

 

“你忘了我之前说什么了吗?”韩文清诧异的看她。

 

他说啥了?沈溪眨眨眼,忽然想起来之前相亲的时候,韩文清说他是“一个有自己独立的房子,父母也不会干涉子女生活,尊重女方职业和意愿,至少不会觉得孩子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年薪比你大概还高一些的——你面前相亲对象的追求者。”

 

哦!父母不会干涉子女生活!

 

完美。

 

原来他当时那句追求者是真的,这追的的确挺明目张胆了,可惜她当时没感觉到啊。

 

沈溪又恍然,那他之前说她自己住不安全,是想让她跟他一起住的吧:“咦,那还愣着做什么,收拾收拾东西,帮我搬家。”

 

“快点,别愣着,你再迟疑一会,我可能要回家偷户口本了。”沈溪轻笑道。

 

“等一下。”韩文清叫住了她,在沈溪诧异的目光里,他居然从口袋里拿出来了一条细细的项链,什么时候准备的项链,好眼熟啊。

 

他小心翼翼的将项链戴在她白皙的脖子上:“戒指没准备,先戴着这条吧。”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条?”沈溪感觉到脖颈上冰凉的触感,十分讶异。

 

“圆圆说的。”韩文清笑,“想不到吧。”

 

“想不到,你居然在我身边安插小间谍。”沈溪摇头,她以前是什么幼稚想法啊,还更名换姓,还想给自己起个五行都是火的名字。

 

她沈溪呀,不更名也不换姓,换个身份而已——终于,把韩文清追到手啦。

 

【正文完】




还有一篇番外!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31)
热度(94)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