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转载搬运需授权 汤圆不给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我喜欢她俩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全职/韩文清BG/更名换姓03

前文


Chapter3

 

原来沈溪去年从家里搬出来租了个公寓,这个公寓的位置倒是很巧妙,离霸图俱乐部、沈溪父母家和沈溪工作的地方都不算很远。

 

“这事你怎么都没提过,那个小区的安保怎么样?”韩文清皱眉问道,他觉得沈溪一个人住不是很安全。

 

“你就放心吧,怎么啦,你一个人住得,我一个人便住不得?”沈溪看他,一脸不服气的样子,“都是大人了,总住在家里束手束脚的,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的。”

 

韩文清有点想笑,他想说他和沈溪又不一样,他可是从投身职业联赛开始就自己搬出去住了的,而且男生单独住和女生单独住那也不一样啊,有人敢惹他么。

 

不过他的注意力却被那句“私人空间”给转走了,私人空间吗?

 

所以换句话说,沈溪是邀请他去她的私人空间,这姑娘不知道不能随便带男生回家么,警惕性去哪了,好吧虽然他不算外人,但是沈溪的公寓嘛……韩文清觉得他已经想象出来了里面的简洁大方又不失温馨的布置,和她的性格一样。

 

真的是一日为兄,终身为兄长,韩文清觉得沈溪她爸怕是都没这么操心自家闺女,就他天天的每次一遇到沈溪就会忍不住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距离飞机落地还有一段时间,我再眯一会。”沈溪注意到韩文清有些走神,给自己戴上了眼罩开始假寐,但是她刚才已经睡足了,现在是睡不着的,算了,她思考一下人生吧。

 

从她记事开始,她的生活里一直有韩文清这个人存在,他们俩是真正意义上的青梅竹马,而韩文清比她大一些,始终在尽职尽责的扮演一个好哥哥的角色。

 

虽然他经常冷着脸,表情沉沉的像个大人似的,这也不怪他,谁让这家伙还挺早熟的呢,和她是完全不同的类型,韩文清可是很让家长放心的存在。

 

其实沈溪曾经很想摆脱韩文清,因为她觉得她一直活在韩文清的阴影里,所以她曾经有故意在放学的时候不等他自己直接离开,或者是在学校里遇到了故意不看他,甚至瞒着他偷偷的学着做一个不良少女。

 

然而韩文清对她总是很有耐心,有很多时候沈溪都觉得韩文清马上就要发火了,他的表情写满了不高兴,但是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说,顶多带着警告意味的低低的唤她一声——“沈溪”。

 

她忽然就很讨厌这名字。

 

沈溪不想叫沈溪,她不想听到韩文清这么叫她,也不想在新华字典的同一个偏旁那里看到了清又看到了溪还看到了沈。

 

虽然这个想法很任性,但是其实沈溪是想看韩文清对她发火的,她就不信这家伙能一直保持那种好学生的模样,整天装模作样的。

 

但是韩文清也有办法对付她。

 

比如她放学溜的快,韩文清会比她更快的堵在校门口,而在学校里遇到的时候,他会盯着她让沈溪有些恼怒的瞪回去,而对于她想做不良少女的举动,韩文清好像是觉得很幼稚,只要自己不过线就可以。

 

不然他就把她某门课没及格的事情捅给她爸妈,并且拒绝帮她掩饰家长会的存在。

 

沈溪觉得她简直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当然不是说韩文清的性格软绵绵,只是她觉得韩文清对她的态度就是对待小姑娘、对待小妹妹,甚至是逗猫一样,压根没把她当回事。

 

不行,这可不行,她要反对韩文清强权主义,她要伸张正义,她要要求平等,韩文清必须得把她当做同龄人看才可以。

 

对此沈溪觉得她必须得做一些事情,让韩文清对她刮目相看,意识到他们俩除了在年龄和性别上其实没有什么差别。

 

这时候学校里其实出了件事,听说同年级有个男生对他女朋友非常不好,曾有人目睹过他打那姑娘,但似乎又掌握着那姑娘的把柄,所以女生一直没办法分手。

 

沈溪以前只是听说过,直到她翘了体育课冲去还没有人的食堂准备抢占先机时,在安静无人的校园角落里看到了那个男生扯着女生的头发骑在她身上打她。

 

她当场就炸了,上去就给那家伙一脚,对方猝不及防的就被她踹倒了,然后……然后他们俩就打起来了。

 

男生的力气是大一点没错,但沈溪的跆拳道也不是白学的,她躲的游刃有余顺便挖苦了一番这家伙居然打女生,真不是个人云云,后来沈溪才知道原来这叫垃圾话。

 

等到那妹子叫了老师来的时候,沈溪已经在旁边拍手看那个被撂倒的家伙了准备做一个不留姓名的活雷锋了——当然她最后留了姓名,还是在办公室里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这是见义勇为。”她嘀咕道,失策了,她刚才应该把这小子直接扯到老师办公室的。

 

打架是双方的事,老师打电话叫了两方家长来,男生的家长来是来了,但沈溪家长的电话压根没打通。沈溪当然知道为什么打不通了,因为她爸妈的电话早就换了。

 

于是现场就变成了对沈溪的批判大会,翘课又打架,人家家长来了,凶巴巴的很有理:“你这疯丫头怎么打我儿子啊!”

 

你儿子连个丫头片子都打不过,就知道欺负软妹,还要不要脸。沈溪撇嘴通通当做耳边风,然而在对方家长要求把她开回家待十天半个月的时候,沈溪没办法继续无视了,那她肯定要被爸妈打断腿的。

 

她想让那个被打的女生帮她作证,但又想到那姑娘的把柄还被拿在对方手里,恐怕是不敢说话的,要她认错那自然更不可能,于是沈溪转着眼睛盘算着怎么办,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沈溪看过去,结果和进来的韩文清四目相对,她别开头觉得无比尴尬,得了,还想让人家对自己刮目相看,现在好了,还得让人家来救自己出来。

 

“打架的经过可以调取监控录像,顺序是变不了的,具体什么经过放出来大家就都知道了,或者,老师我觉得我们可以再问问在场的当事人。”韩文清说道,他自带一种沉稳气场,但沈溪却发现那个男生好像对他很是忌惮……咦?

 

她发现韩文清有意无意的摸着校服外套口袋里露出半截的一个读卡器,而被打的女生显然也注意到了它的存在,表情顿时变的十分微妙。

 

“都是误会。”男生阴郁着脸开口道。

 

回去的时候沈溪冲对方做了个鬼脸,下午放学的时候乖乖的跟在韩文清身后回家了,她就校服有点脏而已,比起对方被她锤了个熊猫眼,沈溪内心还是很畅快的。

 

就是……她有点想问韩文清,但是又不太敢问了。

 

正在想事情的沈溪没想到韩文清突然停下来了脚步,她猝不及防的直接撞在了他背上,撞的她鼻子生疼顿时眼泪汪汪的没好气的问道:“你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然后她看到韩文清黑着脸把身上的书包扔到了地上,沈溪感觉到了一丝危险,她后退一步,接着看到他把校服外套脱了,露出里面穿着的黑色长毛衣,嗯身板还挺直的……等会啊这该不是要撸袖子打她吧?

 

“把你外套脱了给我。”韩文清把手里的外套丢给她,“衣服那么脏,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泥地里滚了一圈。你都没注意它被蹭破了一块吗,叔叔阿姨看到了肯定会起疑心打电话给老师问,你以为换号这个空子你能钻多久?”

 

哦,原来是为了她好呀,就不能好好说话嘛。沈溪有点想笑,但又忍住了,她把自己的外套脱了给他,好在当初订校服的时候沈溪订的款式比较大,虽然韩文清比她高一些,但衣服的大小倒没差太多。

 

沈溪嗅到衣服上淡淡的洗衣粉的香气,知道韩文清这外套昨天才洗过,只怕这下不仅要向他爸妈解释,还得替她洗外套吧——这么想的话,突然觉得韩文清这个人还是很可爱的。

 

“话说,那个读卡器到底是什么,是那个女生的把柄吗,你是怎么找到的,万一他有备份怎么办?”一旦沈溪觉得韩文清可爱了,她就敢说话了。

 

这问题跟连珠炮似的听的韩文清直皱眉,他并未把少女的外套穿在身上,只是搭在了胳膊上:“沈溪,你下次能不能……”

 

肯定是要说能不能让他省点心吧,行吧,毕竟他都上高中了,虽然在一个学校里可是他忙的很,实在没空照顾她,沈溪这样想着,然后听到韩文清叹口气说道:“算了。”

 

什么算了?她眨了眨眼,一脸不解。

 

“这事我也有所耳闻,甚至知道的比你还清楚一些。所以在你同学来跟我说你进办公室了的时候,我就去那个男生的班里了,同时还打电话找了我一个黑客朋友帮忙。”

 

“然后呢?”沈溪歪头看他。

 

“然后我把他的桌子给掀了。”韩文清难得的笑了笑,这个答案让沈溪很是意外:“还能有这样的操作,不是,韩哥你这么霸气的吗?”

 

“这样找东西最方便,这种东西他如果时刻带在身上可能会被女方拿走,所以有很大可能会藏在自己的书包什么地方的,然后我就找到了,当然我走之前给他收拾好了。我知道他会备份,于是我就让我朋友把他号给盗了,然后把他锁在里面加密的内容删掉了。”韩文清解释道。

 

韩文清喜欢打游戏,这点沈溪是知道的,会玩游戏的大概都会认识一些精通旁门左道的朋友,但是这肯定欠人情或者要付钱的吧,就为了这事……她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她哦了一声,追问道:“所以里面到底是什么?”

 

“不太好的东西。”韩文清把那个内存卡折断丢到了街边的垃圾桶里,然后回头严肃的看着她:“所以,不要早恋……如果非要早恋的话,一定要小心,别委屈了自己。”

 

沈溪听的一头雾水,茫然的看着他。

 

见她这幅模样,韩文清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吧。”

 

沈溪又哦了一声,看着走在她前面几步的韩文清,夕阳下他的影子被拉的很长,他依然是那普普通通的装扮,但是她看着却莫名有种安心感。

 

高二以后会有晚自习,那时候韩文清大概就没办法陪她下午放学一起走了……沈溪又有点烦韩文清比她大两岁的这个年龄了,真讨厌,他为什么下学期就高二了呢。

 

现在想来,沈溪忽然有些明白了当初韩文清的意思,结合之前的那个梦……看样子韩文清是因为她先前有喜欢的男生那件事,所以借这个来警告她呢。

 

“嘿,韩哥,那你说……我跟谁早恋不会委屈我?”她记得自己后来不怕死的追上去问了一句,没有得到他的回复,只得到了他一个目光沉沉的凝视。

 

其实沈溪还有后半句没说,她想问,如果和韩文清在一起,他肯定不会委屈她的吧……没错,她喜欢韩文清的,那个时候她意识到了的。

 

而韩文清当时叹气没说出来的话,不是让她省心点,是想说能不能让他别再担心。

 

至于那个威胁女生的把柄,其实是不雅照片。

 

哎,恋爱大约会使人冲昏头脑,而矛盾会让情侣反目成仇,昔日的情趣会成为威胁其中一方的把柄,大概谁也想不到吧。沈溪有些唏嘘的在心里感叹着,所以啊,她现在心如死水,压根都不想谈恋爱更不想结婚,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恋爱则是提前订墓位吧。

 

意识到自己喜欢韩文清的沈溪,为了表示自己衷心的感谢,想到过几天是韩文清的生日,决定要好好的谢谢他。

 

其实还有件事,那就是沈溪后来和一众不良少女一起在校外围殴了那个男生……嗯,她们是真的看不惯打女朋友的渣男。

 

这大概是沈溪打的最后一次架了,因为她决定从此金盆洗手,洗手作羹汤……不是,好好学习,然后试试看能不能追上韩文清?

 

TBC



答案是没追上(……(不然也不会拖到第十赛季结束了

沈溪妹子都动心了但是怎么就失手了呢?

还是没写到韩队的怦然心动,下章、下章!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24)
热度(119)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