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学业繁忙 2019见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我北小暖今天就要嫁给刘小别!

转载搬运需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宝藏少女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粮食向】全职警官(十二)

全员Flag立起来

本章微肖戴

下章女子组专场!

月、月更文……


前文目录:全职警官


第十二章


“谢谢你。”面前的少女轻笑一声,和当年被人用刀抵着的小姑娘的面容逐渐重合,然后她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


苏沐秋从梦中惊醒,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看了一下手边的手机,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两点钟,正是万籁俱寂的时刻。


他梦到了跳楼而死的江洛洛。


诚然苏沐秋多年前救了江洛洛,但江洛洛又是因为他而走上这条路的。因为他和江洛洛有过接触,而他恰巧又不近女色,所以星星对此产生了兴趣,曾戏言问他要不要把这个姑娘劫过来给他做个情人,苏沐秋当然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星星对此有些怀疑,但他觉得苏沐秋多年来替他办了很多的事情,信任仍在,只觉得可能苏沐秋实在对恋爱没兴趣,只是星星手下的人却不这么想,有的人为了讨好星星,又恰巧不喜欢苏沐秋的,觉得苏沐秋真的是胆大包天居然和星星对着干。


于是那拨人就绑架了江洛洛,试图从她那里问出一些什么,并且给她做了美甲恐吓她。但是他们谁也没想到江洛洛最后居然破釜沉舟选择了跳楼自杀。眼见死了人,这消息会惊动警方,瞒不过上级,他们只得告诉了星星。


星星当机立断的撤了人回来,并且把这件事隐瞒了,因为他实在很欣赏苏沐秋,不想苏沐秋因此和他产生隔阂,所以江洛洛跳楼这件事,苏沐秋最终是从魏琛那里知道的,而魏琛是从孙哲平那里得到的消息。


本来苏沐秋还是要继续卧底一段时间的,但是江洛洛的死让他非常的愤怒,因此他决定提前出手,协助朋友们尽快解决这个组织。


魏琛说北边来人了,他知道有谁会来,叶修肯定会来的,他的妹妹苏沐橙也是。这几年魏琛零零散散的给他带过来一些其他人的消息,他知道叶修离开了嘉世,而苏沐橙成为了一名狙击手。


他们两个人一定会参加接下来的行动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苏沐秋觉得有点不安,他没有信仰的教派,但在这样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寂静夜晚,他忍不住双手合十选择了替好友与妹妹祈祷——沐橙,叶修,千万不要出事。


“你好像有什么心事。”与此同时在西村的几个人安排好了接下来的行动,孙翔在送走唐柔之后,发现安文逸面无表情的,看着有点可怕,作为小组的负责人,他有责任关心其他人的情况,于是他开口询问了一句,“是因为那个姑娘吗?”


“我一直以为她死了。”安文逸一开口就把孙翔吓了一跳,“我以为你们只是感情不和分手,或者是吵架了异地了之类的,居然是生死存亡这样的大事吗?”


“分手的确是这样肤浅的理由,但是分手之后她辍学坐车去外地投奔她打工的父母,那辆大巴车行驶至一条山路的时候落到山崖下面去了,这场事故太过于惨烈,加上附近有一些野生狼群等动物,很多人的尸首都没有拼齐……只在现场的血迹里提取出了她身上的DNA。”安文逸回忆道,“所以我才学了法医。”


“我想证明她没有死,或者说……我期望某一天遇到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现在想来当年那件大巴翻车案实在很奇怪,做了法医之后我曾经在孙队的帮助下调阅过相关档案,发现当时的乘客……清一色的都是十几岁的女孩子,她是其中年龄最大的一个,当时十八岁。”


孙翔打了个寒颤,安文逸这番话让他对这个神秘组织的印象更深刻了几分,一个大巴可是能坐很多人的,假如这些人都是组织的“猎物”,那么她们的结局恐怕不止是受点伤而已。


“你要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救她出来的。”孙翔拍了拍安文逸的肩膀,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同事,安文逸的内心也许宁可那个女孩在那场意外中去世了吧,毕竟她在这里战战兢兢的,不仅需要侍候村民,甚至还被虐待。


“我只怕……”安文逸有些欲言又止,然后他忽然起身,“我去找一下小唐。”


“什么事还不愿意跟我说。”孙翔撇了撇嘴,躺在床上开始梳理脑海里已知的各种情况,然后他琢磨出来了点不对劲,安文逸是个大学毕业的人,他前女友和他年龄相仿,也就是她已经失踪好几年了,为什么这个姑娘手上依然有美甲碎片,并且近期才刻下来了“HELP”求救呢?


孙翔的直觉告诉他,这姑娘是近期才求救的,因为村里人再怎么没有文化,HELP这个词一旦注意到了也会产生怀疑,何况那放在水箱里的美甲碎片,这么久都没有坏实在是不科学。除非这个姑娘知道了什么,她知道会有人来造访西村,或者说她是近期才被卖到西村的,以前是被卖给了别人。


是后者的话说明这个组织庞大,在卖了受害者之后还能及时掌控受害者信息寻找下一个下线,但如果是前者的话……那就太可怕了,这个姑娘是从哪里知道的消息,是不是有人知道他们会来这里,难道说警方里有人已经变节?!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三个大男人一走,唐柔岂不是有危险?


孙翔腾地一下从床上跳起来,他也坐不住了,他得去找唐柔。


唐柔惊讶的看着面前两个大男生,她在听到安文逸的担忧之后皱了皱眉:“你说的很有道理,她有求生的意识,但她不知道来的人是你……我会密切关注她的,不会让其他人为了消灭证据而灭口,也会留神不让她自杀。”


“说到这个,我希望你们离开之后立即重新再查一下西村的户籍问题,我严重怀疑这里有的人没有户籍,没错就是所谓的黑户,比如失踪了的周凉,她被定性失踪之后,在这里的身份又是什么?没有户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它可以悄无声息的将一个人从这个世界上轻易地抹杀,还不被人察觉。”唐柔严肃的说道。


周凉就是安文逸的前女友。


“所以你来有什么事吗?”唐柔看向孙翔。


“手表虽然给你了,但我很担心这个山那么偏僻,可能有的地方会没有信号,尽管我相信你的自保能力还有你带的东西,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别乱跑,毕竟这是我办的一个很重要的案子,我必须保证你们全员都没有事。”孙翔说道。


唐柔哦了一声,孙翔是担心她,这个人口是心非的,说话居然因此而拐弯抹角了起来。


“要不是那村长狡猾的不行,非要只留你一个人,我真的想让包子留下来陪你。”孙翔皱眉道,“他之前对我们的投资表现出来了明显的信任,现在突然怀疑是不是收到了什么消息?”


“是只怪我们没有提一大袋子钱来吧?”包子插口道。


“我们现在在这里能做的实在有限,到时候看前辈们的调配吧。”唐柔结束了这个话题。


在西村的某个角落,周凉瑟瑟发抖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男人温柔的抬起她的手:“新做的美甲怎么断了?”年轻姑娘的手很白,但却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嫩滑,反而有些粗糙。


“要、要给他们做饭,还要洗衣服,不小心折断了。”周凉胆战心惊的说道。


“真的是不怜香惜玉,还得再重做。我听说西村来人了,来的人还有个年轻姑娘,她比起你怎么样?”男人冷笑道。


“我……请原谅,她好像不是您喜欢的类型。”周凉咬了咬牙说道。


“我也觉得。”谁知男人并没有生气,他反而笑了笑,只是这笑容在周凉看起来有些恐怖,“小甜心,西村有很多东西是留不成的了,你还记得村西头立的那座牌坊吗?因为这里太偏僻了所以没有被人砸掉的牌楼,我会为你创造逃走的机会,你想办法把村里欺压你最狠的那几个人引过去,然后——Boom!”他比划了一个爆炸的手势。


周凉打了个哆嗦:“他们都欺负我的,而且这关那个姑娘什么事,她不会追过去的。”


“你看她追不追过去。”男人笃定地说道,“还用我提示吗?村长那个禽兽是首当其冲的吧,还有住你隔壁的隔壁的那个断了一只手的男人,你胳膊上的伤痕是他抽的吧,他还以为我不知道……这个村子里就没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你不愿意吗?我这可是在为你报仇。”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小心翼翼的用手帕擦着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


周凉猜测,如果她敢表达出一丁点不情愿,她大概就会被那把小巧的瑞士军刀给结束这苟延残喘的性命。不,她不能就这么死了,她必须要让这个组织因此付出代价!


“您说的这是什么话……等到这件事结束,可以一定要带我走呀。”她虚与委蛇的假笑道,然后在心里思考着该怎么给那些不速之客送去警告,组织里除了面前的Boom star以外,还有一个网络高手,这点她是清楚的。


她同时还清楚一件事,在牌坊崩塌于一片火光之时,她也有可能殒命现场,和他合作,除了万般无奈,其实还是与虎谋皮。


说起来周凉和面前这个男人的认识并非巧合,面前这个口口声声说要为她报仇的人,其实正是把她从大巴车上带离,为她清理伤口,转头把她卖去拍摄色.情片,又把她带到这里卖给别人做生育工具的人。


她甚至觉得大巴车最后伪造的事故现场,可能都是面前这个爆破高手的杰作。


这些年她已经心如死灰了,她最不怕的事情就是“死”,但她死也要拉上别人垫背,周凉觉得村长不能死,他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是个人证。什么所谓的帮她报仇,不过是消灭证据罢了,让知道多的人,一起死在这里。


戴妍琦打着哈欠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罗辑罗辑,你盯一会,我去冲杯咖啡。”


罗辑“嗯”了一声却没有等到戴妍琦的动作,他诧异的抬头看了过去,只见戴妍琦神色已变:“李轩师兄的新消息,那个网络高手方才故意暴露了行踪挑衅他和吴羽策师兄,位置正是在L市——是医院!”


“所以我有个疑问,为什么你这么确定那个人要见的货一定是坐长安而不是五菱?”叶修问魏琛道。


“他出了事,自然想长安嘛,你别瞪我,这个不靠谱的理由可不是我总结出来的,而是星星的亲近之人透露出来的,你知道的。”魏琛辩解道。


“那些姑娘在被验货之后会送到哪里?”叶修点了支烟,打开了窗户,凝视着一片夜色。


“或许是一些大山深处,车根本开不进的地方,或者是境外吧。”魏琛也点了支烟,“你知道的,我们这行很无奈……虽然在陆续解决一些问题,但是为了最终的胜利,中间不能出手,要冷眼旁观着甚至要参与到其中去,眼睁睁看到她们出事。”


“他参与的比我更多。”魏琛说道,“按照他的脾气,卧底的事他不会请功,甚至会觉得自己是帮凶,理应将功赎罪。”


“你都给沐橙安排了什么问题?”叶修又问。


“……我觉得你不想听。”魏琛说道,“被你看出来了,我故意说的云淡风轻不想让你们担心,但实际上很不好。”


“五菱还是多注意一下。”叶修掐灭了烟,“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如果他们在车的路线做手脚,或者半路停在偏辟地方换司机怎么办,这些问题前辈们不是没有遇到过。”


“苏沐秋有没有说过理由?”他看着烟雾在空气中散开,忽然开口问道。


“我以为你不打算问了。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是警官。”魏琛知道叶修问的是什么,不就是苏沐秋为什么多年来不联系他们,并且做了这么危险的事情么。


“是啊,我们也是这个理由。”叶修点头,“明天我要跟着那辆长安车,沐橙不能出事。”


唐昊和肖时钦在医院大厅里,与一个男人擦肩而过,这个人穿着一身白大褂,戴着医用口罩和帽子,还戴着个耳机和眼镜,看起来就是个年龄不大的小伙子,白大褂露出来的衣领看起来还挺潮,双手不自觉的在空气里活动着,感觉像鼠标手,可能是个负责看影像技术的医生,长期接触电脑。


唐昊的初步观察结果如下,他忽然想拍拍那个人的肩膀询问一下对方穿的衣服的潮牌是什么,他也有点想穿。


男人先他们一步走入了空无一人的电梯,本来唐昊和肖时钦是可以按时进入电梯的,电梯里的乘客也会按下开门键等着他们进来,但没想到这个男人果断按了关门键。


“不对!”唐昊和肖时钦同时叫道,眼见电梯上升,两个人按键无果,他们急忙匆匆的往楼上跑。在张威死了之后,如果李様也是被拐卖的姑娘之一,那么她就是人证。


这人该不会是来灭口的吧?


他们俩冲进病房的时候,那个男人正举着手里的针筒,李様倒是反应迅速的不顾自己还挂着点滴,拔了就往旁边躲,这要是针筒没扎成,被逼着坠楼了也不行啊。唐昊没带配枪,肖时钦好像也没带,他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是个法医了,法医手里好歹有把手术刀啊。


结果肖时钦比他更猛,直接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扔了过去,正正好好的打飞了那个人手里的针筒,他可是猜到了那针筒里是个什么玩意的,八成是毒.品,可以致死的量。


在唐昊吃惊于肖时钦的投掷技术还挺不错,以及肖时钦随身带着的不是钱包而是锤子或者钳子就更好了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明白过来这事不成了,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唐昊此时很想要的手术刀直接冲了过来。


哇打架谁怕谁啊,他们可是两个人。


唐昊正跃跃欲试的想打架,下一秒他吃惊的看到那个人反手给了他自己一刀。


不是吧,还有自刎的操作?!


肖时钦冲出去叫医生来急救了,唐昊过去研究了一下地上躺着的那个人,顺便安慰了一下没拖后腿的李様,她吓得缩在墙边:“这个人怎么感觉像是魔怔了一样,拿着针筒就要扎人……”


魔怔?他站在那里开始思考了起来,一直到地上那人被医生抬走了都没反应,肖时钦过来拍他肩膀,唐昊才反应过来:“肖队,你这钱包还挺厉害的,不过我觉得我们不配枪的时候应该随身带个别的武器什么的,你里面是不是装了很多硬币啊,不然它那么轻根本丢不了多远……”


“硬币没有。”肖时钦把钱包打开给他看:“还真有个很小的锤子,小戴送的,说是她在游乐园中的幸运奖品……投掷的话,我对位置是很敏感的,不只是投掷,还有射击。没近视之前,我想当个狙击手。”


送个锤子?唐昊抽了抽嘴角,觉得他该联系一下那两个法医,他有点怀疑那个突然自杀的家伙可能是被催眠了的。


然而张新杰和楚云秀的电话都打不通。


“你们抓不到我的。”戴妍琦破解出来了面前的话语,罗辑则念出了后半句:“我们已经洞察了一切。”


天亮了。


TBC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34)
热度(124)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