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红海行动】岁月静好

*陆琛中心向,前篇在这:【红海行动】回归(陆琛中心向)

*和朋友聊了一下,因为篇幅局限,虽然写了一万字,但感情线还是有点糙,

而且上篇都是陆琛视角,于是出于对角色的热爱和对故事完整性的负责,

这篇切一下裴璎视角补充一二。

 

 

“姐,没必要赶着今天回家的吧,还有好几天才开学呢。”裴珞被从床上揪起来的时候还在打哈欠,“你怎么就要改签今天的火车票啊。”

 

裴璎对着梳妆镜把身后的头发梳顺,理了理额前的留海,这才熟练的给自己在后面扎了个辫子:“老爸给我发消息说刘叔昨天摔着了,我想赶紧回去探望他一下。”

 

“什么?刘叔摔着了,严重吗?”裴珞这下顿时困意全无,他吃惊的从床上跳了起来,“你怎么不早说啊……我这就收拾东西。”

 

裴璎至今还记得当时的场景,她让幼弟坐到了那被淹没了一半的树杈上,而她自己则是抱着树干,感觉泡在水里的半个身体已经快没有了知觉,虽然她学过游泳,但也很害怕自己迟早力气耗光被水冲走。

 

头发全都因为下雨湿漉漉的黏在了头皮上,衣服更是早就湿透了,风一吹整个人都觉得冰凉凉的,她意识到也许她会冷死在那里。

 

虽然她很害怕,但是她还是在安慰着小裴珞,幸好裴璎没有等太久,在她感觉自己可能就要死在那里的时候,救援及时赶来了。 

 

当时把小姐弟两个从水中救出来的就是他们俩口中的“刘叔”,因为都是本地人,所以多年以来裴家一直和对方保持着联系,逢年过节还回去探望刘家的老人,这样的走动在对方因伤退伍后就更加频繁了。

 

假如裴璎没有改签火车票,按照原本的行程,她是不会遇到陆琛的。

 

正如弟弟裴珞敏锐的感觉到了陆琛可能曾经是个军人,裴璎其实也察觉到了。事实上在她对陆琛说出那句“你好,可不可以让我弟弟进去一下”的请求之前,她就注意到了陆琛。

 

不只是因为陆琛少了一条胳膊,而他们恰巧座位离的近,在刚走进车厢,裴璎就一眼看到了他。倒不是说一见钟情,只是裴璎觉得陆琛看起来和周围喧闹的环境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大概这就是裴珞说的,他颇有几分军人气质。

 

不过如果要是让裴璎来解释的话,她更倾向于陆琛看起来不像是个普通的大男孩,他的身上有种和同龄人不符合的沉静与镇定,而当时独自坐在座位上思考着什么的他看起来还有些孤独——总之看起来,这个人很有故事。

 

裴璎是有一点好奇心的,不过出于礼貌,她并没有做出过多的询问,但在警告裴珞无果后,她只好允准了弟弟的问题,她的弟弟她清楚,这孩子虽然性格跳脱,可却是很有分寸的,不会说出太失礼的话。

 

在陆琛承认他以前的确是个军人的瞬间,几乎是在同时,裴璎立即想起来了当时被浸泡在水里,一脸绝望的小姑娘终于等到了救援的感受,那种忽然轻松下来的,本能的想要和面前这个人靠近,想和他认识、想和他相熟的想法一瞬间就充斥了她的大脑。

 

但裴璎到底是个理智的姑娘,于是她等着裴珞这小子开口询问陆琛的姓名和要联系方式。

 

不能否认,裴璎对陆琛的第一印象极好,刚上来的时候,她就对他抱有天然的好感。理由很简单,看起来成熟冷静的人是她喜欢的类型,而且……在裴璎后来再三表示她没有军人情结的时候,她说了一个理由——“你可以单纯理解为我觉得你长得很帅所以开始对你颇有好感”。

 

陆琛长得就是好看!

 

就是好看!怎么了,还不准她夸一句事实啦?

 

褪去军装,陆琛就是个大男孩。他在遇到大事上会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冷静,比如后来裴璎的车爆胎的时候,但在日常小事中甚至有些羞涩和腼腆,比如在和裴璎握手的时候都是迅速的撤开了,甚至独处时不是很敢直视她的眼睛。

 

所以这就需要裴璎去主动了。

 

其实论起百家姓,裴璎只会背诵前面的“赵钱孙李”几句,然后就是她自己的姓氏“裴姓”所处的那句了,正是“裴陆荣翁”。

 

她以前向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和裴珞自我介绍的格式其实是一样的,非衣裴,但在听到陆琛的名字之后,她立即就记起来了这两个姓在百家姓里好巧不巧的是挨着的。

 

所以她有意无意的就换了介绍方式。

 

琛这个字是裴璎在听到陆琛名字第一瞬间的反应,这个名字很好听,两个字也很好看,就像陆琛这个人一样。

 

不穿军装,只穿一身同龄人穿的休闲装,陆琛长得又不算很黑,脸上不用涂那些迷彩,受的各种小伤痊愈后干干净净的,连胡茬都没有——裴璎实在不能昧着良心说她当初看到她家陆先生的时候,没有因为颜值而上心。

 

她信誓旦旦的对陆琛说:“有句话叫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知道吗?”

 

陆琛幽幽的看了她一眼:“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有才华的,是修车的才华吗?”

 

裴璎当时就乐了。

 

其实陆琛的性格就是有点活泼的,从后来表白后敞开心扉,陆琛渐渐地话多起来,讲述顾顺刚来的时候,是他先吐槽顾顺据说很拽,也是他偷吃了石头的糖。

 

嗯……裴璎发现这家伙有点意思,不然他根本不会记住人家说顾顺拽啊,简直是用一脸无辜的模样来掩饰自己有点皮的性格。他只是因为刚回归到陌生了很久的生活环境,所以十分拘谨而已,整个人都收起来了,束手束脚的。

 

“没有呀,你什么都会的,你是一个会修车的医疗兵,琛琛你简直就是全能。”她又用当初知道陆琛能帮她换轮胎时崇拜的口气,笑眯眯的说道。

 

“你少哄人了……”陆琛被裴璎这个称呼惊到,这个小名以前他父母爱叫,但是在他成年之后是很久没有听到了,因为他们更爱用“儿子”这样的称谓来直接表达身为父母的骄傲与对孩子的亲昵。

 

裴璎连他小名都知道了!信息不对等!

 

看样子上次裴璎去拜访他父母,他真的是被父母给卖了不少消息,就差把他打包送给裴璎了,亏他还觉得这是个单纯的小姑娘,没想到这姑娘如此狡猾。

 

裴珞是个相当懂事的弟弟,他对军人有天然的尊敬,所以会主动帮陆琛拎包,而且他怕陆琛拒绝,又怕自己礼貌的询问是否需要帮忙会伤害到对方的自尊心,于是干脆就抢包了——面对这样的小男生的无无赖,他知道大哥哥是没办法的。

 

陆琛的确没办法,于是他就只好盯着姐弟俩,怕他们在拥挤的人潮中出什么差错。

 

因为裴珞的好意,所以陆琛投桃报李,在裴璎差点被人撞的从楼梯上摔倒的时候,他及时的拉了她一把。

 

裴璎被人撞了那一下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要完,要是从楼梯上摔下去肯定要变个半身不遂了,砸到人就更惨了,裴珞是肯定来不及拽她一把的了,因为他被挤到后面去了。

 

让她惊讶的是陆琛居然眼疾手快的把她一把拉了回来,让她避免了摔倒的可能。有个不知名的理论是说,女生对男生一见钟情的是很少的,往往要通过肢体接触才能产生更多的好感。

 

裴璎以前对这个理论是不屑一顾的,但她被拉回来的瞬间,那种从惊慌失措中瞬间获得安定的安全感与满足感是作不了假的,而这一切都是来自于身边的陆琛。

 

他虽然只有右手,但却足以让她感觉到了安全感,像是当初被从水里救上来一样,充满了庆幸,好像她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人一样。只是不同于上次,这次裴璎错愕的看着他沉静的眼眸,觉得自己一颗心忽然就心跳加速了起来。

 

直到她和裴珞坐上了车,裴璎才拍拍胸口,回头从车窗望了望人群。

 

说起来裴璎也没想到她跟陆琛的第二次见面有这么快,这次又是陆琛帮了她,不仅让她避免了踩刹车导致事故,而且还帮她换好了轮胎。

 

这人简直就是上天派来帮助她的英雄吧?

 

裴璎想也不用想就知道,陆琛的伤一定是因为任务才造成的,这一定是关乎同胞性命和国家安全的任务,所以在陆琛不知道的情况下,她对陆琛的好感是蹭蹭蹭的增长着。

 

然后裴璎就察觉到了陆琛对她好像也颇有好感,初见的握手且不算,但拿纸巾擦脸之后的害羞她可是看出来了,但她觉得让陆琛主动是挺难的,且不说他看起来就是个感情方面毫无经验的纯情大男孩,而且因为失去手臂的事情,他或多或少是有点自卑的。

 

哎,每个男孩都曾是骄傲的少年。

 

自卑,这可不行。

 

于是裴璎就琢磨着她得主动点,还好这次陆琛帮了她,这样她就有理由请他吃饭道谢了,然后她故意跟裴珞吐槽了在学校被同事追求的事情,接着裴珞就在饭桌上说了出来。

 

裴璎当然是想拿这个试探一下陆琛的看法的,只要陆琛但凡表示出喜欢她的意思,那她就可以放心的做一些事情了。

 

陆琛果然没让她失望,他虽然嘴上说着看她怎么选择了,喜欢就去办公室恋情,但有点沮丧小表情是出卖了他不愿意的想法的。

 

真的是可爱。

 

那就如他所愿吧。

 

然后在陆琛不知道的情况下,裴璎就去拜访了一下陆家父母,相谈甚欢。

 

接着裴璎有一个意外的发现,她之前并不知道陆琛如今工作的地方在哪,现在她知道那家私人心理诊所在什么地方了,而且很巧合的是……这家心理诊所,是刘叔的儿子开的。

 

“你就没有小名吗?”陆琛问道。

 

“随你怎么叫都好呀。”裴璎笑的眉眼弯弯,两个人现在在去部队的火车上,因为中秋节到了,部队也是要休息一下组织个联欢会的,他作为转业成功,又军功在身的曾经的队员,是可以回去汇报一下自己的工作的。

 

其实就是探亲啦。

 

在看不到军事机密的普通联欢会场合,家属也是可以来的。

 

“璎璎?”陆琛试探的叫道,然后又觉得哪里不对,这个名字好像太过于可爱了。

 

裴璎瞬间就笑了,璎璎……听起来好像嘤嘤啊,她忽然想到了网上看到的一个表情包:打倒一切嘤嘤怪。所以听到陆琛这么叫她的时候,裴璎觉得陆琛这个样子太可爱了。

 

笑着笑着她又忽然有些难过。

 

不信试着想一下,一个曾经在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硬朗的军官,如今纯粹赤忱的大男孩,说出这么可爱的昵称,那场景确实容易勾起人一些复杂的情绪。

 

他们倒是互相觉得对方可爱,可真是看对眼了。

 

裴璎忽然觉得这一切像是传承一样,据陆琛所说,那是他们政委和心理诊所的人是故交,大概就是刘叔了,所以安排他去那里专业,而刘叔恰巧是救了裴家姐弟的人,裴珞最大的愿望就是以后能去考军校从军。

 

传承的感觉,家国情怀好像就是这么传承下去。

 

真好。

 

“有你这样的女孩子真的是太好了……我一直在想小陆应该有什么样的女朋友,他不需要莬似花那样柔弱娇气的女孩子。”

 

“你不像一般的小姑娘,你不介意这些,而且你很独立,以前落水的经历让你变的很坚强,况且你的家庭也很能理解、包容这方面,是真的很好,看到年轻的一辈可以有这样的安静美好的生活,我们老一辈的也就很满足了。”刘叔在知道裴璎和陆琛在一起之后,如是感慨道。

 

“当时我被刘叔救出来的时候,他夸我说:小姑娘,你真的很棒。”裴璎有些得意的说道,“因为我坚持了很久呢,我还照顾好了裴珞。”

 

“是的,你很棒。”陆琛牵着她走向自己曾经的队友们,然后彼此互相行了军礼。

 

当初表白时的三个问句,第三句是能不能做女朋友,裴璎已经是他的女朋友了。

 

而他们也一起去给石头和庄羽扫过墓了,那天陆琛在墓碑前待了很久,说了很久的话,裴璎就在旁边静静的看着,照片上两个大男孩的笑容依旧明朗,像天边的阳光一样灿烂。

 

他们也一起去看望过罗星,罗星现在坐着轮椅,但是整个人并没有很颓废,他还笑言说这是很好的情况了,至少他不用一辈子躺在床上只有大脑是清醒的。

 

虽然罗星再看到陆琛少了一条胳膊后沉默了一会,不过这个昔日骄傲的少年居然能反过来安慰他,问他现在怎么样,还用激将法让他好好生活。

 

罗星说他在直升机飞出去,自己做出那个三秒内射击的判断时,就想过后果了,他没有后悔过,他现在也挺好的,两个人还聊了其他人的情况。

 

“我总觉得你和照顾你的这个护士姑娘有点什么。”陆琛说道。

 

“滚,你这人怎么还是那么容易乱想。”罗星笑道。

 

最后就是回去见以前的队友了。

 

“嫂子好”“弟妹好”,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裴璎笑道,而裴璎也是落落大方的和他们一一打了招呼,她没有因为这几个人是军人而感到拘谨、害怕,在她眼里,现在他们就是一群同龄人——难得安静的片刻,就好好享受一下吧。

 

“好久不见啊。”李懂上来伸手锤了一下陆琛,旁边的顾顺也是笑着的,嗯,陆琛觉得顾顺看起来好像没那么拽了,莫名顺眼了很多。

 

佟莉是自己一个人,形单影只的,不过她依然为陆琛感到高兴,和裴璎聊了几句,几个人说了些陆琛在队伍里有趣的事情,让陆琛直呼他们这是拆台,让他在女朋友心里的英雄形象不保。

 

“你不是还白衣天使吗,医疗兵英雄。”佟莉已经可以笑着说石头曾经开过的玩笑了。

 

“他回归的真的挺好。”杨锐对徐宏感叹道,他感觉自己好像有种看晚辈的心态,“听他说罗星现在挺好的……嗯,希望所有人复员或者转业时都能这样。”

 

“个人的心态和运气尤为重要啊,他运气不错,遇到一个好女朋友。”徐宏笑道。

 

“他们都说我找了个好女朋友。”回去的火车上,陆琛说道。

 

“这还用别人说吗?”裴璎看他一眼,两个人相处的是愈发融洽,她偶尔也可以适度的耍点女孩子的小脾气了。

 

“没有,我也觉得挺好的,是真的挺好……我能在回到这里最先认识你这样的姑娘,是非常幸运的事情。”陆琛寻找着合适的话语,表达他的想法,“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笑的很好看。那时候我本在人生的低谷,你就像个小太阳一样,很温暖。”

 

“陆琛,你真的很棒。”裴璎忽然嫣然一笑,“你这些话都可以说出来了,我很喜欢听到你表达你的想法,以后再多说点吧。”

 

陆琛觉得,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他可以像当初问她“裴璎,你能做我女朋友吗”一样再问一句“裴璎,你可以嫁给我吗?”

 

最初的时候,裴璎给陆琛的备注是“陆琛”,后来改成了“万能的陆先生”,再后来改成了“陆医生”,最后改成了“我的陆先生”——当然,陆琛现在还不知道。

 

“我们俩名字就很搭啊,你看,琛和璎,琛是珍宝,璎是玉珠,都是很美好的意思……陆先生,你可真是世间珍宝。”裴璎说道。

 

“世间珍宝就算了吧,也就你这么觉得了,捡块废铁当个宝。”陆琛无奈道。

 

“不对,你应该配合我,来夸我,比如说:璎璎,你也是我的美玉啊。”裴璎弯着嘴角看他,“算了算了,你是说不出这种话的。”

 

“不过确实很搭,琛和璎,还有裴和陆,裴陆荣翁……”陆琛装作没听到。

 

“还有陆琛和裴璎。”裴璎轻笑道。

 

车窗外阳光温暖,车内岁月静好。

 

END

 

这次是真的写完啦,补了五千字,终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这就是我理想中的,在电影之后的结局。


评论(11)
热度(91)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真滴不能日更五万
杂食!冷门!基本甜心!
🌸转载请要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刘小别我的爱情♡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头像@秋燁 封面@长风万里
江湖策秀@与君同赋 小天使@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