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转载搬运需授权 汤圆不给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我喜欢她俩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全职/唐昊BG/这糖真甜 14

前文:这糖真甜


Chapter14

 

甄甜觉得唐昊最近有点奇怪,她认真的反思了一下,在恋爱和学习两方面她的时间安排是很均衡的,并没有因为繁重的学习任务而冷落到男朋友啊,为什么唐昊最近像个失宠了的小男生一样总是犹疑不决的问她对他到底满意不满意呢?

 

“我当然满意啊,我男朋友全天下最好,我哪里都满意,你到底怎么回事?”甄甜有些不解的问道,然后就得到了唐昊“没有啊我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的答案。

 

敷衍,简直太敷衍了。

 

作为关心男朋友的好女友,甄甜选择去旁敲侧击的询问唐昊以前的好友崔恒,崔恒哈哈哈了一会之后果断的就把唐昊给卖了,任他表面上多么风平浪静,内心里也是很在意这些的。

 

“唐大队长,最近战队很忙吧,那就好好忙你的第十赛季吧!”甄甜发了条短信给唐昊,然后又翻了下日历表,陷入沉思,不行啊,早恋的坏处就是都老夫老妻了还是不够结婚年龄。

 

唐昊:???

 

他做了什么让甄甜不高兴的事情了吗?

 

呼啸战队在第十赛季的表现不尽人意,战队之间的配合倒还好,只是唐昊想要趁着上赛季的成果一鼓作气直奔冠军的想法遭到了滑铁卢,他之前看不上四强的结果,因为他的目标只有冠军,而这赛季呼啸连四强都没拿到。

 

就连甄甜都从一些相关报道里看到了唐昊在后台愤怒的一脚踢飞矿泉水瓶的相关内容,她第一反应就是给唐昊打了个电话:“你还好吗?唐昊,别把自己踢疼了。”

 

然后呼啸众人就看到他们队长从一个炸毛的老虎瞬间变的温顺了许多,像是被人顺了毛一样,愤怒的戾气泄去,留下的是不甘与委屈。

 

刘皓在旁边看的若有所思:“赵禹哲,我问你个问题……队长有女朋友吗?”

 

赵禹哲皱了皱眉,旋即果断的摇头:“没有吧,如果有的话,队长肯定会告诉我们的,我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他可是唐昊的首席迷弟。

 

刘皓有些怜悯的看着赵禹哲,完了,这孩子以后如果要是知道真相了该多伤心啊,依他看,唐昊绝对是有女朋友的,他觉得非常有必要有这姑娘的联系方式,队嫂某种意义上就是灭火器啊——不然被怒火殃及的就是他们了。

 

唐昊在听到甄甜声音的时候,就在心里长舒了口气,他的烦躁少了很多,别人都以为他是输不起,因为失败才这么生气,是一个心高气盛的轻狂少年,对他议论纷纷甚至言语攻击,只有甄甜第一句话问他,别把自己踢疼了。

 

“没事,不就踢个瓶子而已,以前可是在你面前踢过足球的。”他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才对着手机说道。

 

“你踢的是瓶子,可是被踹飞的除了愤怒,更多的是不甘和困惑,瓶子是打在墙上的,可我能感觉到你心里的不舒服,你踢在脚上,可能疼在心里……我看在眼里,也会心疼。”甄甜叹了口气说道,“你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尽力就好。”

 

“我已经……我觉得我很努力了,战队这赛季也做了相应的调整,可成绩甚至还不如上赛季,在别人眼里我肯定就是一个笑话。努力的确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联盟里最不缺的就是努力的天才,一个个都是妖怪,难道要等到那群人都退役了我才能出头吗?”唐昊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但在甄甜面前,他可以坦然的把自己混乱的心绪都托盘而出。

 

第九赛季的时候他们强硬的风格与方锐没有任何的相像之处,随着方锐的离开,这个问题本该迎刃而解才对,呼啸此前的风格应该全数改变,但为什么他们还是输了呢?

 

“笑话吗?并不是,在我眼里,你是未来会被其他新人所传颂的前辈,不选热门而选了冷门职业在第一年坐足了冷板凳,第二年抓住机遇展示自己,后来挑战前辈成功,从一个边缘新人一下子就成了一个战队的队长,接替当年战队就拿到了从来没有拿到过的四强的成绩,你很优秀,只是还需要找到更好的方法而已。”她有条理的分析道,声音冷静而平缓,让人听了会觉得整个人都跟着安静下来。

 

“尽力就好,你自己都说了,前辈们会退役的,你也会成为前辈,在此之前,做好你自己,做好这个队长……我们不就是这样,一路走来的吗?自信一点,失败是常有的事情,可不要因此就否定自己了呀。”

 

唐昊忽然很想见到甄甜,他现在就想冲到她身边,她总是这样理解他……该死的年龄,如果不是年龄还没到,他真想立刻就去买戒指求婚,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她更喜欢他了,而他也不会再像在意她一样去在意别的女生。

 

大雨滂沱。

 

甄甜蹙着眉看着教学楼外的大雨,她的伞前两天坏了没修,现在这种天气她可怎么回家过一个难得没课的周六啊,然后她忽然就看到了长长的楼梯下停了一辆跑车,这车怎么看起来这么像唐昊前段时间买的那辆车?

 

哦不对,这就唐昊的车!

 

因为唐昊此时已经开了门淋着雨走上了楼梯,甄甜惊诧的叫道:“你下大雨开这个车,它底盘这么低很容易就被大雨困在路上的!你老老实实在车里待着啊,淋雨过来干什么?”

 

她一边说着一边淋着雨往楼梯下走,却在楼梯上被唐昊抱了个满怀:“因为我想见你啊。”

 

“……真是有够傻的,好了我们两个别淋雨了,回家抱去,赶紧走赶紧走,再不走这大雨真把我们俩困路上了。”甄甜推了他一把,心想一会回去得赶紧熬个姜汤,然后洗个热水澡,不然万一感冒发烧了就不好了。

 

她不过就淋了一会雨,整个人都湿漉漉的了,头发湿哒哒,脸上也都是水,衣服才是糟糕,夏天本来就穿的少,这一淋雨,整个衣服都成了贴身透明的存在了。

 

唐昊在车上看了她一眼又一眼,被甄甜瞪了回去后才像是刚起来一样说道:“我只是忽然想起来我后座有件外套,你要不要穿?”

 

呵,现在才说,故意的吧。

 

甄甜下车的时候就感觉要完,鼻子痒痒的要打不打喷嚏,绝对是要感冒,她要赶紧上楼吃药,结果一进房间,她直接被唐昊抱了起来,对,是像中学时去秋游他把她从高高的石块上抱下来的那样,双脚悬空。

 

“你干嘛呀,赶紧放我下来。”甄甜有些羞恼的说道,唐昊这人怎么回事,被她安慰了一通之后找到了人生方向,突然兴奋?怎么跟个熊孩子一样捣乱啊。

 

唐昊抱着她转了一圈才把她放下来,然后又是抱在怀里,埋在她肩窝那里说道:“我感觉我又高兴又有点……就是想跟你说很多事。”

 

“什么事?”甄甜看着他一米八多这么一大只跟个树袋熊一样挂在她身上,觉得自己心好累身也好累,她向墙边挪了挪,使自己至少能倚靠在墙上,分走点压力。

 

“就觉得有你真好……而且我想到原因了,大概需要全队的风格统一,治疗还是有点跟不上,我们需要独特的属于呼啸的新风格。”唐昊说道,然后语气突然变的有点复杂,“我真的是不想再看到你的偶像女神苏沐橙了。”

 

“哦,你被她的手炮给轰飞了?”甄甜没忍住笑了出来,她倒不是幸灾乐祸,就是觉得唐昊委屈的模样有点可爱,待会该不会问她,女神和男朋友她选哪个吧?

 

“最惨的一次是去年的夏季嘉年华百鬼夜行活动,在鬼王的副本里,兴欣那群人——”唐昊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刚开始我就被苏沐橙直接轰飞到天花板上了,然后叶修配合她用格林机枪扫射,那个忍者也在半空中捣乱……”

 

甄甜只知道呼啸很快就退出了那个副本,倒没想过那个场面有这么惨,她想象了一下,觉得唐昊当时应该快气炸了:“落地之后呢?”

 

“唐柔太凶残了。”他闷闷的说道,他当时是想着唐柔这么凶,他比她更凶残来着,奈何来支援的三个队友完全不给力。

 

“还有呢?”

 

“那个流氓……简直是乱来。”

 

“然后呢?”

 

“他们四打一!你怎么老问我后面的事,你都不关心关心我的心情。”唐昊控诉道。

 

“摸摸头。”甄甜又笑了出来,“委屈你了,还想着以前这些事,其实你完全不用告诉我的。”她是知道唐昊的骄傲的,他的骄傲在当时肯定连他向别人呼救都说不出口,再给她讲这么一遍做什么呢?

 

“没有,应该要告诉你的,跟你讲不觉得丢人。”他直起身来,把她圈到怀里,感觉到彼此胸口呼吸的起伏,“我都会告诉你的,我都说出来,你想知道的就听,不想知道的就当没听到。一叶障目,你能看到我忽略的地方。”

 

这是他在笨拙的示好。

 

“可能有些我也看不到。”甄甜轻笑,伸出手按在他的脸上,几乎是捧着他的脸凑过去亲了一口,“因为我总觉得你特别好。”

 

“那再亲一下?”他的目光亮了起来。

 

“大傻子。”她勾了勾了唇角,又亲了一下,看到了两个人眼里映着的彼此的欣喜,接着是他反客为主的亲吻,两个人衣服都湿的透透的抱在一起亲了一会的后果就是甄甜一把推开他冲去洗澡了。

 

美色误人,她都忘了煮姜汤了!

 

结果就是因为临时改变计划,预防的感冒药也没能拯救突然发烧的甄甜,她躺在床上,额头上敷着湿透的毛巾,整个人浑浑噩噩。

 

照顾女朋友的责任当然得由唐昊担起来了,他忙前忙后了一番之后开始祈祷甄甜吃了药之后可以退烧,然后他就听到甄甜细若蚊声的呼唤:“唐昊,你能不能陪我睡会觉啊。”

 

“啊?”唐昊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里都没有大的娃娃——我想抱娃娃。”她迷迷糊糊的说道。

 

唐昊觉得要完,甄甜都烧傻了,平时她哪里会用这种娇气的声音说话的啊,还抱娃娃,没有娃娃所以就改成抱他了?把他都当娃娃了,这绝对烧傻了。

 

“我要抱娃娃,你快来让我抱一下,不然我要蹬被子了。”

 

行行行,抱抱抱,给你抱。唐昊认命一样的躺到了她旁边,然后他就发现了不妥,甄甜发着烧整个人都烫着,手触到哪里就让他觉得哪里像是着火了一样,冷静,他要冷静。

 

接着他听到了甄甜像是梦呓一般的声音:“我们结婚的话,能不能叫我爸爸来啊,我很想他,好久都没见到他了……他以前最喜欢给我买糖,买各种东西的。”

 

唐昊怔了怔,旖旎的心思也少了很多,他反应过来甄甜口中的“爸爸”指的是她的生父,她果然还是没有像她表现的那么潇洒,对父亲的离去毫不介怀,她还是很在乎父亲的,只是碍于甄女士的感受,而从来没有表达出来过,只在这生病的脆弱时候,在梦呓中说出口。

 

他叹了口气,在她脸上亲了亲,想着他有空应该去见一下甄甜的父亲,去问问对方是怎么想的,不过他有预感,甄甜肯定会说他这是自以为是。

 

自以为是又如何,为了她,他愿意自己以为是,何况他的自以为是,绝不是一厢情愿的。

 

还说他是大傻子呢,这不也是个小傻瓜吗?

 

第二天甄甜醒来的时候感觉她不头疼了,烧应该是退了,但是病人是有特权的,她可以趁着生病,逗一逗唐昊,比如针对他前段时间的奇怪表现,也该秋后算账了。

 

“你醒了?喝点粥吗,我在楼下店里买的,去给你热一下。”唐昊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她醒过来,高兴的说道,转头就去热粥了。

 

甄甜转了转眼睛,等到唐昊把粥端来给她后,她小口小口的喝了粥,忽然开口说道:“根据医学数据统计,不同的状态,我国的男性会在九至十二厘米左右,嗯,可能因人而异,我记得不是很准确。”

 

唐昊差点把接过来的碗给摔了:“你、你说什么?”

 

“我在跟你说我学到的知识啊,你不是想知道我上课都学什么吗,一天到晚乱担心的,我也得说给你听听啊。”她一边说着,一边装作无事一样眼神扫向了他,“就不要和标本比了吧,我还能不知道你想什么?”

 

他以为只有他才有这种莫名其妙的联想能力的,为什么甄甜也能想到?!

 

“平均数值还是达到了的,如果你实在想要精确数值的话,你可以用尺子——嗯?这就走了啊。”甄甜摇摇头,好了,她不说了,免得某人恼羞成怒,她只是在说一些简单的生理知识,毕竟她是学医的,全程都是冷漠.jpg好吗?

 

那天淋雨了出了啥事当她是傻的吗?

 

流氓,太流氓了,甄甜玩的职业才是流氓吧!唐昊觉得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瞧甄甜调戏人的技术,口口声声说都是知识,实际上呢?这就分明是调戏他,就是在开车!

 

第十一赛季的全明星周末在N市举办,叶疏疏已经搬来和甄甜同住了,不过她为了陪钟梨住宾馆这三天就没回来,再加上她知道唐昊肯定是要来找女朋友的,她在这里跟个大灯泡一样,那多不好啊。

 

“我得跟你说件事,说起来我二十岁生日都过去了。”全明星第一天的时候,甄甜拉着唐昊,两个人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跑去逛了趟街。

 

“没有啊,十八岁以后的每个生日,无非就是看过第几次十八岁生日而已。”唐昊感觉他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了。

 

甄甜抽了抽嘴角,直男唐昊是听不懂暗示的,算了,她直白一点问吧:“你喜欢哪种样式或者那种颜色的内衣?”

 

“什么?”

 

“问你呢,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就买什么样的啊。”她有些恶劣的笑了笑,报复完毕的甄甜哼着小曲心情不错的购物去了,留下唐昊原地懵逼:“等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大庭广众又耍流氓啊——

 

等到两个人结束活动回去的时候,遇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唐昊去买杯饮料的工夫,甄甜就路遇了不怀好意的男人想要调戏他,还没等回来的唐昊说一句你给我走开,他就看到女朋友微笑着活动了一下手腕,一巴掌打了过去,接着膝盖一勾一顶。

 

看起来很痛。

 

“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些?”回去之后唐昊安静如周泽楷。

 

“以前呀,没事的时候顺手学了点,还凑合吧,一直没用过。”甄甜乖巧的说道。

 

唐昊点了点头,觉得以后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不长眼的情况了,他女朋友的战力值也太高了,不过为了她的安全,要不还是先考虑买只大型犬?

 

以及他以后坚决不要得罪甄甜,不然要被打的。

 

TBC

 

 

写成年部分就是刺激(不是)

下章大结局,回归到第一章开头的结婚部分

然后是例行番外一章w

好困,困到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x】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6)
热度(80)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