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学业繁忙 2019见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我北小暖今天就要嫁给刘小别!

转载搬运需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宝藏少女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全职高手/包荣兴BG/门神先生 06(大结局)

前文目录


Part6.终章

 

高年年在婚礼上其实并没有被周沁欺负,这不仅是因为婚礼有诸多长辈在,更因为周沁在人前从来都是做出一副对表妹十分友好的模样。

 

事实上高年年隐约知道表姐并不是多么喜欢她,包括和包子的交往可能也是如此,但是更多的她并没有想过,不是她不懂,只是她为了逃避不愿意去想而已,她被家里保护的太好了。

 

伴娘裙是平时也可以穿的浅粉色的蓬蓬裙,周沁的婚礼伴娘有四个,除了高年年外,还有一个堂姐,另外两个才是她的朋友。因为家境不错,所以这裙子是专门订做的,不是租赁的,也是周沁作为新娘送给伴娘的礼物了。

 

不过高年年觉得包子有句话说的可能没错,她表姐该不会是真的没朋友,凑不齐和新郎那边伴郎舍友三人组的人数,才叫了她来做伴娘的吧。

“这裙子很适合你啊。”在婚礼结束敬完酒之后,周沁换了一身旗袍,走到她身边,对她夸了一句,依然是一副清冷的气质,带着点目中无人的傲气,“你跟我过来一下。”

 

“你看这个婚礼怎么样?”周沁把她叫到了洗手间那里问道。

 

“很好,让人羡慕。”高年年乖巧的说道,反正夸她肯定是没错的了。婚礼的风格是童话梦幻的主题,而新郎是周沁在H市读的大学的学长,两个人感情很好,所以毕业就举办了婚礼,正如表姐的感言所说,她是嫁给了爱情。

 

“只有当人长大了才会知道自己以前是多么的荒唐,我以前也不知道自己会和什么人在一起,面对追求者挑挑拣拣的,玩一样的谈恋爱,还好你姐夫并不介意。”周沁笑了笑,“年年,你会发现,你以前喜欢的,并不会是和你一直走下去的。”

 

听到她似乎意有所指,高年年皱了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以前不是喜欢包荣兴么。”周沁说道,“行了,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很在乎他的,甚至觉得我是故意抢走他的吧——这倒没错,我的确一直不喜欢你,所以故意针对你。”

 

“难道高中那些事是你?!”高年年退后一步,十分震惊的看着周沁:“那当时你们班班费丢失的事情也是你做的?”

 

“这倒不是,那真的是班长自己的疏忽。”周沁否决道,然后又觉得有些好笑一样说道,“你居然先问的不是我们如何整你的事情,上来关心就是他啊。看样子你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包荣兴什么都没告诉你,他真是保护你啊……你真的是太幸福了,让我看的很不顺眼。”

 

“被保护那么久了,有些事你也该知道了。”周沁勾了勾唇角,云淡风轻的把两个人分手时说的话,以及后来她找人去修理包子那群人的事情都讲了一遍,她手里拿着红酒杯,像是在说一段和自己毫无干系的事情一样。

 

高年年却觉得她的心跳速度越来越快,她好看的眉拧在一起,咬牙切齿的看着周沁:“你不喜欢我,针对我也就罢了,有什么事情冲我来就是了,你为什么要对他这样?”

 

“因为他那句话让我感觉到了羞辱,你怎么就比我好一百倍了?”周沁哼了一声看着她,下一秒她就惊呆在远处:“高年年!你做什么!”

 

“你真的是太幸福了,让我看的很不顺眼。”她没想到自己曾经胆小的表妹居然能将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自己,并且把手里的红酒浇了她满脸满身。

 

“我以后会向舅舅舅妈和姐夫道歉,至于你,我再也不想看到了。”高年年转身就走,周沁把这些事告诉自己可不是出于好心,就是存心想让她愧疚,自以为是的来教育她而已,是对当年过往一直耿耿于怀的报复。

 

而且周沁这样追求完美婚礼的人,肯定会把自己收拾妥帖的,甚至她会觉得这是婚礼上的一个污点,这太丢人了,而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反正这里又没有,她之所以把自己叫到这里说话,也是因为这里没有监控,周沁可不想让别人知晓了她们对话里那糟糕的过往。

 

周沁忽然记起来一件事,当时班费丢失的时候,这个表妹也是这样,忘记了她的胆小怯懦,站在讲台上替那个少年辩护,她很胆小,可是牵扯到那个男生,她就会变的勇敢。

 

还当什么伴娘,参加什么婚礼啊。

 

高年年拿着包,也不管自己还穿着礼服,打了车就回上林苑,下了车就开始跑,还因为穿了不习惯的高跟鞋而摔了一跤,疼的她一边呜呜的哭一边就给包子打电话。

 

包子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高年年坐在小区的长椅上一边哭的伤心,一边嫌弃的把高跟鞋直接丢进了垃圾桶,不到膝盖的裙子脏兮兮的,腿都破了皮,整个人惨兮兮的,狼狈的不能再狼狈。

 

小公主一样的女孩再次哭成小花猫,和初见时一模一样,这把包子吓了一跳,心都跟着揪了起来:“年糕你怎么了,你在婚礼上受欺负了?”

 

“没有……我没有。”高年年哭到打嗝,她扑到包子怀里抱着他又开始呜呜的哭,也不管自己没穿鞋光着脚站在并不舒服的路上,她觉得现在只有抱着他,她才特别有安全感。

 

包子虽然被她哭的整个人都懵了,只好拍拍她的背表示安慰。但他还是知道得赶紧给这小年糕清理一下伤口,鞋都丢垃圾桶里了,光着脚走路那多不舒服呀,何况她又摔伤了。

 

看样子只好把她抱回去了。

 

包子把带出来的外套系在她腰间,这裙子有点短……然后想了想方锐让他看的电视剧里是怎么抱的,好像是叫公主抱的一种办法,把她抱了起来。

 

全程高年年都拿着包子给她的纸巾抹眼泪,猝不及防被抱起来的她的本能反应就是揽住了包子的脖子和肩膀,他外套里穿的就是件黑色背心,锁骨处的疤痕看的清清楚楚。

 

她看着看着又开始啪嗒啪啦流眼泪,哭到根本停不下来。

 

包子觉得他抱这么小一只年糕完全不费力,两个人当然是去了高年年的家,包子让她坐在床上,问了她医药箱在哪,就去找来给她清理伤口了。

 

消毒水洒在伤口的一瞬间疼的她倒吸一口气,只是清理一下小小的摔伤,她就疼的想哭,那包子当时给大哥挡的那一下肯定更疼,要不是因为她,周沁也不会让人找他们麻烦,都是她的错,她抽噎着问道:“你……你这个伤,当时该多疼啊。”

 

包子疑惑的“啊?”了一下,发现她指的是自己的身前的伤,才想起来今天出来的急,都没有在她面前遮一下,不过他不在意这个伤痕,男孩子嘛,谁没点打架受的伤。

 

他低着头给他的年糕用棉签擦碘伏,然后说道:“不啊,我又不像你,我胆子大,不痛的。”

 

这话一出,高年年哇的一声又哭了。

 

包子彻底懵了,他说错什么话了吗,该怎么哄她啊。这时候他忽然想起来大家让他记得表白,于是他只好说道:“年糕,你能不能别哭了啊。”

 

“我、我就哭……关你,关你什么事。”高年年说道。

 

“你别哭了……唉,我也不是很懂爱情什么的,但我不想看见你哭,不是因为要哄你,就是你一哭,我就觉得我心就跟着疼你知道吗?”

 

“我有些傻,还有些迟钝,反正别人都是这么说我的,他们说我是喜欢你的,我自己琢磨了一下,我应该是喜欢你的。就像春泥和狮子座,是两首完全不同的歌,而我一直喜欢狮子座一样,所以——年糕,我喜欢你。”包子叹了口气,他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高年年泪眼朦胧的看着他:“那你为什么都没有给我打过电话?”

 

“别人都觉得我和周沁完全不搭,何况是和你啊。”包子很坦然的说道,和周沁在一起别人都觉得他配不上,何况是比周沁还要好一百倍的高年年呀。

 

然后高年年哭的更凶狠了。

 

包子傻眼了,这不对啊,不是说表白会被答应吗,怎么一直哭啊,他有些手足无措了:“是我吓到你了吗?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喜欢我,你不做我女朋友也没什么的,我们当朋友就好了,哎,不是——”完了,越抹越黑,越来越不会说话。

 

“没有,我也喜欢你,我想做你女朋友。”高年年一抽一抽的说道,但她还是想哭。

 

这应该就是可以交往了?包子坐在她旁边,有些高兴,然后又有些发愁,可她怎么还哭啊。然后他忽然记起来了方锐跟他说,如果在交往之后年糕哭的话,可以亲她一下。

 

然后他就凑过去轻轻地亲了她一下。

 

高年年瞬间就不哭了。

 

这么有效果的吗?包子眨了眨眼,下一秒他又懵了。

 

因为高年年反应了过来,直接扑到他怀里,让他一时不防倒在了床上,然后小姑娘跟小野猫乱咬人一样,在他脸上乱亲一通,像是发泄一样,直接把包子亲的大脑死机。

 

最后,她小心翼翼的在他的伤痕上,虔诚的吻了吻:“可是,我也心疼啊。”

 

包子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受,他感觉自己很幸福,他喜欢的小年糕也喜欢他,而且心疼他,其实不用心疼他的啊,她以前那么相信他,他就很开心了。

 

但是两个人这个姿势,好像有点太暧昧了。

 

电视剧里下面的剧情,苏沐橙是直接暂停了,让方锐把他领走了的,说还是和谐一些比较好。

 

高年年啊了一声,像是才想起来自己做了什么一样,她小脸通红的躲到床的另一边,看着同样红着脸的包子,两个人面面相觑。

 

包子觉得应该就先到这里了,别的可不行,虽然他傻了点,但是她知道有些事情必须确定要结婚了才可以的,不然就是耍流氓。

 

高年年“哦”了一声:“那你娶我。”

 

包子又摇头,虽然他傻了点,但是他也知道结婚这种事必须要先见家长才可以,老魏总念叨说拿了第十赛季的冠军就去见家长如何如何的,那他也得那个冠军去见她家长。

 

“那我们能做什么呀。”高年年问了之后,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还能做什么啊,当然是和她的门神先生谈恋爱呀。

 

或者赶紧换一张大床盖棉被纯聊天。

 

兴欣的每个人都拿到了一个红包,尤其是方锐,他还额外拿到了高年年送的一张名片,这妹子说她是学设计的,闲着没事喜欢设计一些女生的服饰,不嫌弃的话,方锐未来可以来找她。

 

对此方锐很懵:“我做了什么吗,为什么我有一种深藏功与名的感觉。”还有,能别扎心了吗,他女朋友还不知道在哪呢。

 

高年年新学期去意大利留学进修去了,兴欣一众人表示心疼包子这个有对象但是女朋友在国外的,顺便庆幸了一下,一个老魏秀恩爱秀的都有大家受的了,再添一个真的不得了了。

 

包子倒没觉得有什么,他一如既往的开开心心,远距离恋爱也没什么,虽然很想年糕,可是并不影响他们的感情。

 

年糕还说虽然意大利的男孩子都很会撩妹,但她沉迷学习完全没有兴趣,甚至在网上认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在设计方面很有创意的朋友,比如有一个就在N市上学,她以后可以和朋友们在S市一起开个工作室,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她还说要给包子设计一个可以在脖子上戴一条好看的链子。

 

“你做什么都好啊。”包子表示他无条件支持。

 

引得其他人羡慕嫉妒恨,方锐感叹道:“傻白甜真的好啊。”

 

第十赛季结束,兴欣拿了冠军,高年年还在国外上学,跟着她的老师到处参加活动,都没办法回来和包子一起去参加联盟的两大盛世——魏琛和张佳乐一前一后举行的婚礼。

 

所以除了兴欣的人,别人压根不知道包子早就悄悄的脱单了。

 

第十赛季结束以后,兴欣也走上了正轨,有了投资自然就有了完整的俱乐部设施,包括训练营。某天包子站在门口看这些小年轻们训练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说道:“你怎么站在大门口不走呀,跟个门神似的。”

 

他还没回头就笑了:“是啊,我就是门神。”

 

小姑娘把太阳镜一摘,歪着头看他:“你是谁家的门神,如果没有主的话,跟我走好吗?”

 

围观的兴欣众人:这反了吧,求婚的顺序反了,年糕吃包子了,不应该是包子吃年糕吗?年糕不是胆小鬼的吗?怎么她这么主动的啊。

 

陈果把这俩人推了出去:“别站在训练营教坏了后辈们。”

 

包子问道:“跟着你有什么吃吗?”

 

乔一帆手里的杯子差点没拿稳。

 

“你跟着我,我请你吃年糕呀。”高年年说道。

 

方锐翻了个白眼,这俩人厉害了,拿外号玩梗,有本事倒是真的互相吃啊,然后目睹了下一幕的他撞到了魏琛身上:“这什么时候的事?”

 

“哦,我让小瑶问了年糕在网上交往的几个国内的,设计方面的朋友的联系方式,包子就联系了一下,其中那个在N市的妹子就接了这笔生意,设计好了我们就去做了呗。”魏琛说道。

 

“我还是不是兴欣的副队啦?”方锐对于他被蒙在鼓里的事情表达了抗议。

 

因为包子在高年年说完之后,顺手就从一个戒指套在她手上:“那你跟着我,我给你当门神。”

 

“好呀,我的——门神先生。”高年年笑的眉眼弯弯。

 

END






耶,包子的生贺终于写完啦!!大家情人节快乐!

连续两天的双更——情人节一大口糖!


这篇文里依然隐藏了一些小线索哦。

戒指是在N市上学的孙翔篇《向日葵物语》的女主叶疏疏设计的,年糕未来开在S市的工作室→叶疏疏后来定居S市。

魏琛篇的小瑶就不用说啦。

这篇方锐堪称最佳红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脱单了呢——

接下来就要把唐昊篇先写完啦,《这糖真甜》见~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最后捞一下久别不离的本宣


评论(28)
热度(111)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