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全职/包荣兴BG/门神先生 05

前文目录


Part5.

 

方锐听到这里觉得有点奇怪:“就这么完了?我觉得年糕那个表姐好像不是会轻易善罢甘休的人啊,你讽刺了她,她不打击报复你的吗?”

 

“是这样,她就找了一帮学校里和我们一直互看不顺眼的男生来找事,我们就打了一架。”包子说道,“打的时候我替大哥挡了一下,留了点伤,因为这架打的还挺大的,学校知道了就要各打一巴掌。”

 

“我觉得这事是我引起的,就肯定我去认错,但是大哥让人拦着我,自己去了,然后被开除就不上学了。”说到这里,一向乐天派的包子的脸上居然有些惆怅,“我跟他说虽然我替他挡了一下,但是这是两码事。”

 

“大哥就骂我傻,他辍学了能回自家网吧,我能去哪,而且年糕还在学校上学,说我要是走了,谁再防着别人对年糕下黑手啊。”

 

方锐恍然,难怪包子后来毕业后去了网吧看场子,原来是这样。世人总是以有色眼镜看人,觉得不良少年就是不听话的学生败类,但实际上不能一概而论,有些人无论是什么身份,都是拥有赤子之心的善良的人。

 

“你就没跟年糕说过吗,不是说年糕还要去参加她表姐的婚礼么。”苏沐橙问道。

 

“我怕她知道了难过,我不想让她难过。”包子认真的说道。

 

这话倒是没错,如果高年年知道了,肯定会十分愧疚,觉得一切都是因她而起的。苏沐橙想到这点,她忍不住笑了笑:“我都不知道该说你是人太好了,还是太喜欢年糕了啊。”

 

“当然是喜欢了。”方锐抢答道,“只是包子总觉得他只是照顾妹妹,现在才知道而已。”

 

“照顾妹妹啊,你们男生还真的是,无论是魏琛还是……包子,居然都是这样。”苏沐橙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忍不住笑了笑,起身离开,“方锐,包子就交给你啦。”

 

她听完了八卦,可以愉快的撤退了。

 

“哎你不能这样啊,什么叫男生都这样,我以后可不会这样。”方锐对于这种一竿子被打死的话表示了抗议,这边包子还在勤学好问:“那我以后该怎么和年糕相处啊。”

 

“你该怎么相处就怎么相处,她不是让你去找她玩吗,那你就去啊,有了合适的机会就赶紧表白,加油,等你的好消息,我相信你!”

 

方锐拍拍包子的肩膀,也起身离开了,其实他并并不是很相信包子,他是觉得假如包子表白,年糕肯定会答应,但关键是,包子真的会表白吗?这个会不是指包子不敢,而是他觉得包子不具备表白这项技能。

 

包子倒是记住了方锐这句话,比起年糕主动来找他,他的确得去找年糕玩才对,刚重逢的时候年糕就说过了让他去找她玩,她是自己住的。

 

高年年本来是住宿舍的,但因为这学期结束有一个留在H市本地的社会实践,所以她提前搬到上林苑住了,假期要留在这里和同学做那个社会实践调查。

 

其实她是可以住在学校的,但是同组的人里有个男生想追她,所以她果断不住在学校了,最近她也去兴欣去的不是很多,因为几场期末考试堆在了一起。

 

终于忙完考试的她刚想松一口气,那个男生就提出要送她回家。

 

高年年:好烦。

 

她正想着怎么拒绝这个男生,因为这个男生提出的理由实在是有理有据,大晚上的她一个人回去是不安全的,这时候她的手机就响了。

 

“喂,啊?你来接我啦——你在哪?”高年年诧异的看向学校门口,就看到好大一只包子站在那里冲她招手,她立即笑的眉眼弯弯,“我看到你啦,这就过来了。”

 

真的是想睡觉就有枕头递过来了,她立即回头冲男生礼貌的一笑:“不好意思呀,我男朋友来接我了,就不麻烦你了。”反正这个男生又不知道她和包子是不是真的男女朋友。

 

包子过来接她倒不是临时起意,因为他记得年糕跟他说过了什么时候会考完,他当时就感觉到时间有些晚了,这个胆小鬼走夜路一定会害怕,所以他就主动过来接人了。

 

其实高年年考上这里的大学是纯属巧合,但她是知道包子就在H市的,因为他来之前和大哥他们道别喝了好几场酒,大哥就把这事告诉她了,她手机号可从来没换过。

 

就是这个包子,一直没联系她,让她很生气但又没办法,毕竟包子看起来的确是一个想不到这方面的,有些迟钝的男生啊。

 

所以她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来兴欣找包子,就在她犹豫的过程中,她和包子在上林苑的门口非常巧合的遇到了,这让高年年觉得这就是上天安排的缘分,所以她也不能辜负了上天的好意。

 

她曾经是个胆小鬼,但是她现在也要勇敢起来呀。

 

高年年迈着轻快的步子蹦蹦跳跳的向校门口走了过去,她在心底对自己说道:“高年年加油!这次既然遇到了,就一定要和包荣兴在一起!”

 

好的,她现在充满了斗志,她觉得自己很勇敢了,她什么都不怕了。

 

然后下一秒在下一条街道就遇到了一个喝多了摇摇晃晃的酒鬼,高年年吓的怂成一团抱着包子的胳膊躲到了他的身后,好吧,她承认,她本质上还是个换汤不换药的胆小鬼。

 

“别怕。”包子说了一句,忽然想起来方锐跟他说,如果年糕很害怕,他可以握住她的手,以表安慰让她放心。

 

虽然包子并不懂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关系,但是他是个从善如流的人,于是他护着高年年走到了另一边,在她意识到自己的不妥松开手之后,顺手就牵住了她的手:“有我在呢。”

 

高年年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又抬头看看包子,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

 

当她确定这是真的之后,在心底默念道:好的,现在已经成功的迈出了一大步了,高年年,你要赶紧表白,现在气氛特别特别好。

 

接着高年年又怂了,她现在被包子牵着手,大手牵小手的很有安全感,可是她依然是个胆小鬼,害怕酒鬼,也不敢表白,这样可不行,这该怎么办?

 

包子觉得年糕果然是很小的一只,手小小的软软的,他突然觉得一直牵着她的手,感觉也挺好的,心中油然而生了一种责任感诶。

 

夏日的晚上,两个人沿着路灯的光走在行人渐渐稀少的街道上,高年年抬头看到的除了在灯光下飞来飞去的小虫子,还有身旁这个让她很安心的大男孩,他是那天她躲在厕所里哭了很久,打开门看到的那个皱着眉的少年,像个门神先生一样,是一直在保护她的人。

 

气氛真的很好了。

 

假如没有突然窜出来一只黑色的野猫冲她贼凶的叫了一声然后又走了的话。

 

包子倒是知道揉揉她的头发安慰她说别害怕,但是高年年是又被吓到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来了那双恶意的被放在厕所门前的鞋子,想到了学生时代莫名其妙受到的各种恶意,她那时候是真的很害怕很害怕。

 

她同样很害怕包子的离开,她不想让包子和周沁在一起,可是她都没说,她不敢说,她什么都怕。当她知道包子打架受伤之后吓的一上午都没听进去课,她很担心包子出事,更担心包子被开除,离开她身边。

 

高年年觉得,她不想让包子走,于是她鼓起勇气说道:“包子,我害怕,你今晚能不能留在我家啊,我不敢一个人睡觉……”

 

当罗辑收到包子说今晚不回上林苑不用给他留门的消息的时候,整个兴欣都被轰动了:“已经进展到留宿的地步了吗!”

 

“别想的太美……包子什么都不懂好不好。”方锐做出一副心累的模样,上次自己跟包子支招,在表白之后——嗯必须是表白之后,不然就是耍流氓了,虽然他玩的是流氓但并不代表他可以耍流氓,表白之后如果年糕哭了的话,可以亲亲她以表安慰,效果绝对好。

 

然后包子很诚恳的问了一句:“怎么亲?”

 

方锐突然委屈,他也没有女朋友,这个问题简直太嘲讽他了,于是他嚎了一嗓子:“沐姐姐!你的电视剧借我们看一下,要甜的那种!”

 

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方锐甚至有一种他在教坏小孩子的感觉,呵,包子才不是小孩子,他那么高一大只,已经是个大孩子了。

 

“包子,你陪我睡嘛,我害怕。”高年年拍拍旁边的枕头。

 

“这可不行。”包子摇头,男女授受不亲啊,方锐说了,没谈恋爱之前最多只能牵个手,不然都是耍流氓,咦,方锐说过这句话吗?

 

在兴欣的方锐打了个喷嚏。

 

“我害怕,我今天受到了惊吓,你不陪我我就要哭了。”高年年索性任性的威胁道。

 

然后她就看到了让她啼笑皆非的一幕,好吧,她忘记自己这是个欧式公主小床了,可爱有余但是实用不足,包子坐到上面都让人觉得他贼委屈了,那么一大只在这么一张小床上都放不开自己。

 

于是高年年反倒是乐了:“你还是去客房吧,是我考虑不周了。”下一步还是应该考虑买个正常的大床。

 

“真的不怕了吗?”包子反倒担心她害怕。

 

“不怕了,没事的。”高年年说道,“你要是担心可以等我睡着了再走。”

 

不过她第二天醒来发现包子是趴在她在门口的梳妆台上睡着了的,居然没有回客房睡,反而坐在那里算是守了她一夜,像个门神一样。

 

不行,高年年在心中摩拳擦掌的想着,这个门神先生她必须要拐回家,让他作自己一个人专属的门神先生。

 

包子回到兴欣的时候收到了兴欣全体成员的注目礼:“昨晚怎么样?”

 

他疑惑的看了过去,伸了个懒腰:“很累。”

 

众人吃惊的看着他:“那你表白了吗?”

 

“没有……我在她桌子上趴着睡着了。”包子说道。

 

叶修扶额,魏琛呛水,陈果恨铁不成钢的跺了跺脚,苏沐橙和唐柔笑了,乔一帆和罗辑脸红着走开了,安文逸摇头,莫凡转过脸去看窗外的风景。

 

方锐还在努力挣扎:“你都留宿了你怎么就不表白呢?你这是白白浪费这么好的机会啊。”人家妹子都留宿他了,这摆明是对他有意思啊,哎,真的是朽木不可雕也。

 

包子恍然:“哦!我忘了!我下次一定记得表白。”

 

然后他迎着众人一副不相信的目光,乖宝宝一样的提问道:“我如果被拒绝了该怎么办?”

 

魏琛很吃惊:“包子你居然想到了被拒绝,你这是有情商了啊。”

 

叶修也很欣慰,地主家的傻儿子终于长大了,他接过话来说道:“别担心,会同意的。”

 

风平浪静的过了几天之后,包子刚结束了训练,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的手机铃声也换成了狮子座,还是自己唱的,每次一响起来,众人都会打个哆嗦。

 

“喂,年糕啊,怎么了吗?”包子接起来问道,训练室也跟着安静了下来,大家屏住呼吸看着他,然后就看到包子变了脸色:“你怎么哭了,你在哪啊?”

 

“老大,我出去一下。”包子挂了电话,匆忙了拿了件外套就走,方锐急忙丢给他一小包纸巾:“哎,拿着给年糕擦眼泪啊。”

 

等到包子走了之后,乔一帆忽然记起来了一件事:“年年姐今天好像是去参加她表姐的婚礼了,难道她在婚礼上被欺负了吗?”

 

“这个不知道,但我总觉得他俩成与不成,要在此一举了。”魏琛看了一眼窗外包子匆忙离开的背影,故作高深的说道。

 

TBC




ok!和我估算的一样!下章结局!这篇包子滴生贺终于要写完了。

下一章今晚会写完!



其他文章目录

最后捞一下久别不离的本宣


评论(13)
热度(77)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真滴不能日更五万
杂食!冷门!基本甜心!
🌸转载请要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刘小别我的爱情♡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头像@秋燁 封面@长风万里
江湖策秀@与君同赋 小天使@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