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全职/包荣兴BG/门神先生 04

前文目录


Part4.

 

就方锐不死心,等到高年年走之后,他又拉着没事做的苏沐橙过来找包子套话,说要听上次没讲完的故事,比如包子为什么这么信任小年糕。

 

“哦……这事我上次做梦还梦到了,罗辑小弟还说我说梦话。”包子说道,“年糕不是让我们保护她么,我们大哥就排了个值日表,因为我和她的班级挨着,所以有什么事找我最方便,就经常说话。”

 

也就是这个时候,同班同学周沁主动找了过来:“包荣兴,谢谢你啊,谢谢你帮了我妹妹,她从小就胆小怕事的不让人省心,真的是非常感谢你了。”

 

对此包子的反应是:“你谁啊你……”恕他直言,新学期刚分完班,他班里同学都没认全,尤其是女生们,因为平时压根没有交集,虽然面前这姑娘挺漂亮的,但并不代表他一定要认识她啊,不过她说自己帮了她妹妹,难道她妹妹是年糕?

 

包荣兴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有些尴尬的周沁,他觉得周沁和高年年完全不像,周沁就是同龄女生里会打扮的女生,好像有男生说她穿个校服都跟仙女一样,气质清冷,但是他觉得年糕更可爱一些,至少他更愿意和年糕说话。

 

“我是周沁呀,我妹妹是高年年。”周沁抽了抽嘴角解释道。

 

后来每次当他和年糕说话的时候,周沁总是会恰好的出现,强行和他,以及他这个不良少年小团体混了个脸熟,再然后就是有一天,她忽然就跟他表白了。

 

包子觉得很莫名其妙,但是旁边的哥们都起哄,这么大美女主动表白,赶紧答应吧。

 

就连高年年也是惊诧过后,说了一句“这挺好的。”

 

他不知道年糕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其实包子自己能感觉到,他和周沁完全不搭,这些人是他朋友,自然会说好,但其他人肯定会说什么鲜花插在牛粪上。所以年糕是觉得他真的很好,好到可以和周沁在一起吗?

 

年糕的姐姐,应该也是个不错的女孩,直接拒绝的话肯定会伤了她的心,和年糕的朋友关系大概也会被影响到——好感是可以培养的,于是周沁就成了包子的早恋女友。

 

虽然这时候包子并不喜欢周沁,但他对周沁的观感并不差,作为名义上的男朋友,他至少应该尽职尽责的嘛,送女朋友回家也是应该的,所以他退出了年糕的值日表。

 

周沁很喜欢校门口那家店时常会放的一首歌,《春泥》,他留了心,就学会唱了。

 

这时候班里出了一件事,是掌管班费的女班长发现新收的一笔不菲的班费不翼而飞了,她首先怀疑的肯定就是班里那些成绩不好又不服从纪律的男生们,这时候有人指控说看到过包子有在丢钱之前进过教室,而教室里的监控器已经坏了有一个月了。

 

包子当然是没拿那个钱的,但是除了他哥们相信他,也被班长认为是一丘之貉,可能还是同伙作案以外,周沁没有发声,包子可以理解,周沁在避嫌。

 

眼见班委那群人就要拉着他去找班主任,偷窃什么的搞不好是要记过的,包子说他没偷,班长横眉冷对的看过来:“你说你没偷,谁相信你啊。”

 

包子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辩白,就听到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相信他。”

 

“你谁啊你?”班长诧异道,看了一眼她身上的校牌,恍然道:“你这个高一的别掺和我们高二的人的事。”

 

“我说——我相信他,你听不懂普通话是吗?”小姑娘声音娇滴滴的,但此时却带着不容分说的坚定,她走进人群里,包子看到高年年头上还有汗水,气息也有些喘,怀里还抱着实验课的课本,显然是从别的地方匆忙跑来的。

 

对了,她上节课是体育课,下节课是实验课,她现在本不应该站在这里的,不然要迟到了。包子正想开口让她回去上课,没想到眼见看自己身高吃亏,高年年直接站到了讲台上,把课本啪的一下砸在了讲桌上:“你丢了多少钱?”

 

“你这学妹怎么这么……”班长正想斥责她,旁边却有人插话道:“八百。”

 

“首先,你没尽好保管的责任,是你丢了钱,你辜负了老师和同学们的期望,根本不应该继续做班长。其次,空口无凭,监控器既然坏掉了,怎么能因为别人一句话就认为是包荣兴偷的钱呢?我建议你最好再好好找找,说不定是自己忘在哪里了。”小姑娘一脸嫌弃的表情,引得有几个男生笑了出来。

 

“你!那你也没有证据说明不是他偷的。”班长怒道。

 

“不就是八百块吗?你要是真找不到,就当我施舍给你了,还有这监控器,我也出钱给你们修了,学姐,你意下如何?”小姑娘挑衅道。

 

“你有钱了不起啊?”班长气结。

 

“对呀,我有钱就是了不起呀。”她笑的眉眼弯弯,然后又严肃了起来,“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了,包荣兴绝对不是小偷,我高年年就是相信他,你敢不敢和我打赌,如果是你的疏忽,你就辞退班长这个职务,如果是我的话,我赔你八百块。”

 

这话有陷阱——周沁听出来了,她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这个表妹,这还是她的那个胆小爱哭鬼表妹吗?怎么现在勇敢的像个女侠一样,就差说出一句“包荣兴,我罩的”这种话了。

 

但从包子站的角度他能看到,高年年的腿在发抖。

 

她是胆小鬼,她为了他而变的勇敢。

 

而且,她相信他。

 

那一刻包子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他只知道虽然他不太懂爱情什么的……但他想保护年糕,他希望年糕可以好好的。

 

“你简直是无理取闹!”班长见旁边的人议论纷纷,自己威严尽失,生气的走过去,她是真的很想给这个仗着自己有钱的学妹一点教训了,难怪女生们都说高一十班的高年年不讨喜,如今可让她见到了。

 

而且这个学妹居然瞧不起她,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她有什么资格这样啊,不就是家庭条件好一些吗?

 

然后她的手就被包子给拦住了,她震惊的看着面前这个紧紧钳制住她胳膊的,自己从来没正眼看过的少年,偏生包子还一脸认真:“班长,你说我可以,我的确有嫌疑,可是你不能打人啊,你不能看着她好欺负,就去欺负她。”

 

班长气结,她这不还没打呢吗?这俩人真的是一本正经的颠倒黑白!再说高年年哪里好欺负了,她就差拿出钱甩到他们脸上了好不好。

 

“我虽然不和女生打架,但是如果你要是对她出手的话,当心我不客气。”包子前半句说的很苦恼,好像这会违背他什么原则一样,但后半句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因为他发现,他其实最不想让年糕受委屈了。

 

他怎样没关系,年糕不能有事,她要是委屈了,会像之前那样哭成小花猫的,她那么胆小的一个小姑娘,为了他而不惜给高年级的人留下趾高气扬的印象,他不能让她受了委屈。

 

周沁全程没说一句话,她眼看着这俩人离开教室之后,才对班长说道:“你最好还是好好找一下,也许是真的把钱放错了。”

 

而包子在离开教室之前,无意间低头扫了一眼班里的同学的鞋子,忽然发现班里一个男生脚上穿的是新出的一款名牌运动鞋。

 

而他之前穿的是……

 

包子忽然记起来了上次把年糕吓的两个小时窝在厕所里呜呜哭的那双鞋子,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男生是之前穿那个鞋子的人,难怪他觉得眼熟。

 

“吓死我了。”两个人走出教室之后,高年年拍着心口,像是才松了口气的模样:“吓到腿软!你们班长好凶哦!”

 

明明就是个胆小鬼啊。

 

“你这样别人会说对你不好的话的。”包子说道,“还有,你实验课不去上了吗?”

 

“收到你朋友的短信我就过来了,路上给老师打了电话说我不舒服要请假。至于别人怎么说我,你看我以前与世无争的,别人还不是说我坏话,各种欺负我,既然她们都这么认为了,那我不坐实了这件事,岂不是太可惜了。”

 

高年年眯着眼睛,笑的狡黠:“没关系的,我爸妈惯着我呢,而且说不定我这么凶一次,别人觉得我不好惹,就不敢惹我了。”

 

被宠坏了的小姑娘,所以是个胆小鬼。

 

包子回想起他们保护年糕的这段时间,她遇到了一些诸如课本莫名其妙丢失,校服被划破,甚至进了器材库被人锁进去的各种“恶作剧”。

 

还好他们都帮她解决了,借课本,贡献自己的校服,砸了锁把她放出来,可能是察觉到她有这么一个保镖团,这些背后的小动作消停了不少。

 

这不就是变相的校园暴力吗,如果要是没有他们,她肯定要被欺负到哭。包子一想到她哭的样子,就直皱眉,不行,这可不行,他得让学弟帮忙照顾一下她。

 

“你帮了我,我请你吃饭吧。”包子说道,他倒是没有问她为什么相信自己,答案他大概也知道,可能是救命恩人什么的吧。

 

她相信他,那他也会相信她。

 

“好呀,我要吃炒年糕。”高年年有些兴奋的说道,“对了,你会唱歌吗,我想听你唱歌。”

 

唱什么?包子愣了一下,然后想起了年糕的手机铃声是《狮子座》,那就唱这个吧,这首歌以后就在他的歌单必备里了。

 

俩人放学路过学校门口的音像店的时候,音像店放的是《春泥》,歌词正唱到:我会提起勇气,好好地呵护你,不让你受委屈,苦也愿意。

 

至于班费那件事,倒真的是班长放错了地方,她后来找到了,虽然没有辞职,但很长一段时间遇到包子都是不敢看他,因为理亏。以前她不屑于看人家,现在她不敢看,也是风水轮流转了。

 

方锐听到这里忍不住咋舌:“你这分明就是喜欢年糕啊,这就是美好的爱情啊!沐姐姐,你说是不是?”

 

“哈?”包子一脸诧异。

 

“那你现在呢,还是觉得最不想让年糕受委屈了是吗?”苏沐橙问道。

 

“是啊。”他老老实实的说道。

 

“那她要是不和你天下第一好了,和别的男生关系好,你会不会不高兴啊。”方锐问道,“我是说,虽然现在没发生这种情况,就是假设,假设而已。”

 

“她喜欢的话,就可以的,她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就去把对方打走。”包子脱口而出道。

 

方锐和苏沐橙对视一眼,然后方锐开口道:“你这就是喜欢她,真的,你还不赶紧表白啊,万一她真让别的男生抢走了你怎么办啊。”

 

“表白?”包子怔了怔。

 

“方锐,你先别急。包子,那年糕那个表姐,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沐橙问道。

 

当时的包子既然察觉了那个男生的鞋子问题,自然就去查了查,然后发现这个男生居然是周沁的追求者之一,那么再继续顺藤摸瓜的查,答案很显而易见了。

 

包子觉得年糕是绝对不知道,针对她的人,居然就是她的表姐,原因肯定逃不过嫉妒之类的那些理由,年糕要是知道这件事,绝对很伤心的。

 

很显然,周沁并不喜欢他,包子又不傻,所以他就去质问周沁了。

 

“是啊,我怎么看得上你呢,无非是看高年年对你很重视,我才跟你交往的,看她失落的样子,我还蛮开心的……既然你来问我了,那就分手呗,反正我的追求者一大堆。”周沁勾了勾唇角笑道,“从小我就不喜欢高年年,胆小鬼,爱哭鬼,娇气的很,偏偏大家都宠她。”

 

“我也看不上你。”包子俯视的眼神让周沁感觉到了不尊重,“年糕比你好一百倍。”

 

所以大家都宠她。

 

然后包子就没管周沁是否气的炸毛,直接走了,这种女生,他一句话也不想多说,说的多了,可能就要破坏原则打人了。

 

TBC







其实这篇就是个吃糖小短篇,我觉得第六章就可以大结局了2333

包子和年糕如何气死那些坏人的片段到此结束x


其他文章目录

最后捞一下久别不离的本宣


评论(17)
热度(100)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真滴不能日更五万
杂食!冷门!基本甜心!
🌸转载请要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刘小别我的爱情♡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头像@秋燁 封面@长风万里
江湖策秀@与君同赋 小天使@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