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转载搬运需授权 汤圆不给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我喜欢她俩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粮食向】全职警官(十一)

前文目录:全职警官


第十一章

 

其实叶修觉得他应该安慰苏沐橙才对,但无论是当年为苏沐秋举办追悼会,还是现如今面对非常危险的情形,苏沐橙都十分的坚强。

 

“不能这样说……因为当时我离哥哥有千里之遥,而你却是和他很近的,甚至分别前还像往常那样的对话,所以你除了难过还有愧疚感,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替他前去,怨自己为什么没能保护好他,因而你的感触比我还要深刻。”苏沐橙说道。

 

“所以你很在意我的安全,不仅仅是因为哥哥的嘱托,你不想再重蹈覆辙……其实,叶修,我们这么多年来,同伴遇险出事的情况不是没有见过,不能因为那个人是我,你就有些例外了。我是说,我一定会好好的回来,你不需要再愧疚第二次,准确说……永远别再愧疚,哥哥不希望你这样。”苏沐橙弯了弯嘴角,“我可不是个简单的花瓶啊。”

 

“是我想差了,我跟你道歉,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叶修苦笑道,“你说的没错,以前在嘉世的时候不是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我有些关心则乱了,那么我们叫其他人进来仔细讨论一下具体的事宜吧。”

 

将多余的感情收敛起来,叶修恢复了平日的冷静,他拉开房门想叫魏琛几个进来,却没想到打开门差点栽进来俩人,他定睛一看,原来是方锐和黄少天。

 

这俩人在蓝雨时就认识,方锐以前就在蓝雨工作,后来才调走的,只是叶修没想到他们俩居然这么八卦,被发现了的黄少天面不改色的把自己挪到了魏琛和喻文州旁边:“哟老叶你出来了啊,和苏妹子商量好了?”

 

叶修把门外这群人仔细都打量了一番,觉得这群人没一个老实人,他让开门请所有人进来,和魏琛讨论起了具体的安排。

 

“明日恰好会有两辆车来‘运货’,一辆小型白色长安一辆白色中型五菱,都是面包车。开长安那辆车的的人是我的手下,届时我会把苏妹子提前安排到面包车里,五菱的话我希望警方可以将它拦截下来,不至于当场查获拯救人质,让它在高速公路上停下几个小时就好,我会告知你们发短信的暗语,你们照着那个给我发消息表示公路出事所以堵车不能按时到达,星星那边就会收到相关消息了。”

 

喻文州补充道:“只怕不能拖延太久,组织一定会派人去查五菱车的具体情况,只能算是拖延一时就一时了吧?”

 

苏沐橙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周泽楷问道:“所以明天要去哪里见对方,我们可以提前让周队带人去寻找最佳狙击点。”

 

魏琛却有些犯难:“我只能推断出这两辆车明天必经的收费站点,这是开始进入市区的必经之路,但组织的人十分狡诈,每天恐怕在司机行路时才会通知目的地的地址,而且两辆车应该是去不同的地方由不同的人所接待。”

 

“那魏队你就不怕我们扑了个空,万一五菱的目的地才是我们的目的地该怎么办?我们虽然可以勉强分派两方警力,但苏女神只有一个啊。”方锐插口道。

 

“在这组织待了有几年了,我们的判断力还是可以的……在上个月我还无法确定那个人会具体接见哪辆车,但在B市连续出了两次意外之后,他要选的一定是长安了。”魏琛笃定的说道,“不过截至目前为止,我只见过星星,没见过组织的那位一把手,所以这个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我们都不清楚。”

 

“按照惯性思维,那个人肯定是男性,但也不排除女性。魏前辈,那你在那里待了这么久,对于组织里有网络高手这件事清楚吗?”肖时钦喃喃了一句,忽然想起来困扰了李轩戴妍琦几个人许久了的技术方面的情况,于是开口问道,“对了,还有弹药专家的情况……”

 

“很抱歉,这个人和那位老板一样神秘,应该是他的嫡系亲信吧,可能只有星星才知道具体的身份,毕竟他只需要用网络来完成他的任务,根本都不需要真人露面的。至于弹药专家的情况,我已经告诉过张佳乐了。”

 

“老魏你继续说,到时候沐橙在你的带领下见到了星星,然后呢?”叶修问道。

 

“我刚才说了,还有类似歌舞厅的其他据点,到时候大概就要用到追踪器了,因为苏妹子算是我找到的,所以我可以跟过去,但接下来星星会带我们去另一个据点,然后在据点附近就让我下来,如果老板对货满意的话,比如姑娘长得很漂亮之类的,才会见引荐人……”

 

“也就是说,沐橙要单独见那位老板了。”叶修皱了皱眉,“不排除对方有枪械等武器,即使见到了最多也只能确定那个人的相貌,围住周围倒可以进行抓捕,但在里面的人就很不安全了,而且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那么狡猾的老板,狡兔三窟的,不会就这么放心的就见引荐人的吧?”

 

“问的很对,据说会问被拐卖的姑娘一些问题,然后那边看守引荐人的人会同样询问,答案相仿才会让他进去。”魏琛说道,“这是看口供,一般问的问题大致都有个套路,一会我和苏妹子写一张纸把它背一下就可以了。”

 

“喂?”这时候王杰希接了个电话,嗯哦好了一番之后,他这边电话刚挂,然后又响了个电话,惹的黄少天刺了一句:“王杰希你怎么这么忙啊,在孙哲平前辈的地盘上,却比人家孙队还忙。”

 

“唐昊说没有孙队和肖队的电话,只好打我的了。”王杰希先看了一眼孙哲平,然后对肖时钦说道:“他想请你和他一起去一趟医院,我把他的号码给你,你们自己联系吧。”

 

接着王杰希又对孙哲平说道:“孙队,能借我几个人吗,张新杰请我帮忙……黄少天如果你没事的话,也可以来帮忙。”

 

“什么叫如果我没事的话,我可是很忙的。”黄少天嘀咕了一句,却有点奇怪,张新杰一个法医,他能有什么事啊。

 

“自然没问题。”孙哲平应道。

 

所以等到赌场那边的人回来之后,目前的计划就是,魏琛和苏沐橙明日一起去想办法接近组织的一把手,叶修和喻文州、孙哲平、周泽楷会跟着,而方锐则是去联系乔一帆,带他离开东村,接着分别带人去接应西村的孙翔和唐柔。

 

戴妍琦那边也有了新的线索:“据我和罗辑小哥研究发现,这个组织的头目应该是有五个人,很幸运的是,我们定位到了其中一个人的位置,他的代号是Bomb star……他就在西村!”

 

“那这下方锐你那边得再加个张佳乐了。”叶修说道。

赌场。

 

“这名赌客,曾经是个瘾君子啊。”楚云秀蹙着眉看着面前已经死了的这名赌客胳膊血管的各种痕迹,然后扫了一眼身后一群抱头蹲在角落,被韩文清逐个询问的瑟瑟发抖的其他的赌客们,面对韩队这样的人,那群赌客只怕会知无不言的吧,“但只是曾经,他最近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这样了,怎么突然就重操旧业了?”

 

张新杰还没开口,唐昊却忽然发话了:“即使这个人不是像其他人描述的,他是赌嗨了的时候给自己来了一针然后猝死,他也有可能随时猝死,因为他有冠心病或者心绞痛。”

 

楚云秀有些讶异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他有冠心病,不是学医的连这个都能看出来,你很有前途啊。”

 

“没有没有。”唐昊摆了摆手,似是觉得好笑但场合又不对,他看向张新杰,张新杰则把手中拿着的一个小瓶子丢到了证物袋里,“年轻人眼力不错。”

 

楚云秀仔细一看,呵,原来张新杰手里拿着的那个瓶子是速效救心丸的瓶子,难怪唐昊能看出来死者患有心疾,等会,唐昊这厮刚才想嘲笑她没仔细观察,张新杰这是在说她眼力不行了吗?明明只是她站的角度问题好不好。

 

她因为有些恼火正想发话,张新杰却把她扯了过来:“认真仔细看,别走神。”这下她倒是看的清楚了,不过她又不是不会走路眼神不好,至于把她拽过来么。

 

“具体还得去最近的辖区警局的法医处解剖他胃里残留的物质,化验后才能确定到底是药物引起了心疾突发,还是单纯的药物致死。”楚云秀戴着手套检查了一下裸露在外的部位,她吸了吸鼻子,“我觉得好像闻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尽管死者刻意用驱蚊水掩盖了……”

 

她本来打算去掀死者的衣服,却又停住了手:“这里人太多了,不太清楚伤口的溃烂情况,万一迸溅出血液的话太不安全了。”

 

“待会解剖时小心一些,别弄伤了自己,病毒在人死后还是有活性的。”张新杰和楚云秀对视一眼,两个人显然都猜到了这名死者除了心疾以外身上还隐藏着什么秘密,其实这并不难猜,涉及到吸.毒问题,再牵扯到HIV病毒携带是很容易就能联想到的。

 

是的,他们初步怀疑这名死者可能患有艾滋病。

 

“所以有这么严重的病还敢这样折腾自己,这也太疯狂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唐昊嘀咕了几句,转身去询问之前已经将那群人盘查过一遍的警官去了,没错,在他们来之前,该辖区的警官田七已经盘查过一次了,韩文清是在进行第二遍盘查。

 

“死者名叫张威,年三十八岁,职业是这附近的F建材工厂的一名临时工人,已婚,学历是初中毕业……之前有因为涉嫌吸.毒在戒毒所关过一段时间,后来戒毒成功后离开了,正如楚法医所说,他当时是成功戒毒了的。”

 

唐昊在手里的本子上记下了“曾戒毒成功”无个字,“那他的家属呢,我是说他太太,还有他有没有子女,没有通知家属吗?”如果这个人患有AIDS的话,那么他的妻子还有孩子很有可能也感染了这种病,那这个家庭的经济状况可想而知了。

 

“没有子女,他的妻子李漾住院了,据说是查出了恶性肿瘤,我们已经派人去接洽询问了……还有一点,这个人非常擅长赌博,赌技一直很好,之前就是因为赚了太多所以被人记恨在心,举报了他,警方才知道他是个瘾君子的。”

 

唐昊沉思了一下,他大概有些头绪了,那么接下来只有一个问题了:“死者和他太太的感情好吗?”

 

“据说很好,两个人一直没有孩子都没有发生矛盾。”田七回答道。

 

那么问题就简单了,为了救自己的妻子而重操旧业再来赌博,结果却在赌博中丢了性命,不论是他杀还是意外猝死,都说的过去了,而用毒.品来让自己出于亢奋期,不顾自己有心疾,只为了赢得更多的钱……他叹了口气,所以每个人都是有苦衷的吧。

 

只是他还觉得哪里不对,死者应该和组织有一些关系,首先他需要获得毒.品,这就需要来源,该组织为他提供,这是单纯的买与卖的交易,如果他属于意外猝死,这个就很简单了,但孙哲平说这是“开始了”,可见死者的死并非意外。

 

那么就是他杀,他到底做了什么妨碍到了这个组织,让这个组织要置他于死地呢?

 

唐昊在原地想了又想,忽然皱了皱眉:“田警官,你知不知道死者和他的妻子是怎么认识的,我是说,关于他的妻子的身份,比如是哪个省市的人,学历如何,家庭状况如何?”

 

“这……我去调一下具体的档案,我只隐约记得李漾是B市人了……”

 

B市人如今出现在了千里之外的这里,只怕没那么简单,也许他可以大胆的推断李漾也是被组织曾经拐卖的年轻姑娘之一?唐昊心下打定了主意,决定再在现场看一圈,就跟着辖区警官去一下医院,不对,他其实不是很适合去,也许应该叫上肖队。

 

毕竟他适合探查物证,而肖时钦才是适合心理方面的。

 

说起来也是奇怪,他的指导老师林敬言的风格相当谨慎,但他和包荣兴的风格却天差地别,一个喜欢靠直觉在现有材料基础上大胆推断,然后进行求证,另一个就更是天马行空的很……他们可能是警界痕迹学专业多年来的两个不同寻常的学生吧。

 

韩文清负责询问的同时,张佳乐则在现场逛了一圈,他自然也不是无头苍蝇一般的乱逛,在来之前,他也算对这个组织有所了解了,在当年出了苏沐秋那档案子后,警界加大了对弹药专家方面的培训,虽然他很少遇到相关的案件,但这次他是来对了的。

 

神秘的组织的一把手,负责统筹和露面的二把手星星,除此之外组织还有一个网络高手,和一个同样的弹药专家。

 

魏琛说那个弹药专家应该是毕业于某名牌大学化学或者物理专业的,然后不走正道,自学成材去做这个了,听的张佳乐直皱眉,这样的高素质人才走了邪门歪道还真是可怕,要是学生物专业的去做了毒.药,那不分分钟是一个国外影视里的绝命毒师啊。

 

等会,这组织关于新型毒.品的培养可是很有见地的,所以其实组织里还真的是有一个这方面的人才的吧,五个人……难怪是五角星。

 

他一边想事情一边把这个地下赌场逛了一圈,还真让他看出来了一些门道,这个赌场以前有安装过相关的自爆装置的痕迹,可能是怕被警方抓获打算来个玉石俱焚,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把它给拆了,或许一会韩文清能从赌场的老板那里问出些什么。

 

“咦,这是?”忽然张佳乐发现墙上挂着的油画好像有点不对劲,这油画挂的是蒙娜丽莎没错,但他记得蒙娜丽莎的微笑好像不是这样的……吧?

 

“我去,这里有藏枪械?”张佳乐让人把油画给拆了下来,敲了敲发现这块的墙面是中空的,他让人小心翼翼的砸开,却发现里面有一些在黑市里能弄到的枪/支。

 

“别拿。”他制止了刚要伸手去拿枪械的人,眼神凝重的看着面前这块空出来的空洞,“你去让韩队他们带着人都先撤出去,我想我需要排爆服。”

 

难怪不需要其他装置了,这里还藏着一个装置,但老板迟迟没有引爆这里,是因为引爆的装置不在他手里吗,总之还是先拆了比较好。

 

在张佳乐小心翼翼的拆弹的时候,楚云秀和张新杰已经在辖区的警局里忙活了,他们关上门开始忙碌,对外面的情况充耳不闻,外面关于解剖经过家属同意的事自然丢给田七他们了,作为法医,这不是他们该操心的事。经过一番仔细解剖化验后,二人得出结论,死者是死于过量的毒.品。

 

“还是上次那种新型的药.物,但不是他自己注射的,所以应该是口服,是他自己口服的没错,但不知道是不是别人在他的饮水中加的。”楚云秀伸了个懒腰,她翻看着死者的衣物,“张新杰,你会随身带着银行卡吗?”

 

“要看具体情况,但去赌场的话,肯定是不带的。”赌场都是现金交易,所以张新杰明白楚云秀的意思是什么,“你是想拿着这个银行卡去银行看看什么情况?”

 

“你还挺了解我的,我只是觉得我们这样闲着不好,我们至少也是重案组的一员嘛。我可不是花瓶啊。”楚云秀是有些累了,但是一想到戴妍琦还在忙着彻夜破解对方那个网络高手的信号,苏沐橙也似乎另有任务,同为姑娘,她不好意思选择休息。

 

“我有一个问题。”张新杰皱眉说道,“既然连你都知道这银行卡不简单,那么那些人也知道,所以你去不安全。”

 

“但是带很多人的话,会打草惊蛇,就钓不上来那些人了。”楚云秀反驳道,“还有,什么叫既然连我都知道……”

 

“我会王队和孙队带人来暗中保护你。”张新杰打断了她的话,他摘下手套,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楚云秀听了一耳朵,听到他是打给了王杰希。

 

“那你呢?”楚云秀觉得有点不对。

 

“我当面保护你。”

 

TBC



突然更新

这章处处是坑啊x

这章张楚糖!

所以后面是三条线,沐橙那边一条,唐柔那边一条,然后云秀这边一条【嗯?三个妹子一人一条】

被遗忘的唐昊和肖时钦:??

让我们一条一条的解决(虽然时间线同步的)!下章伞哥会小露脸。



【整理该账号下全职同人产出】(会更新)

评论(21)
热度(107)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