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转载搬运需授权 汤圆不给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我喜欢她俩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肖戴】倒计时

*ooc归我

*久违的爱情向复健

*一直很想写写肖戴,这次终于有机会了。

 

 

 

这赛季结束,肖时钦就要退役了,在他退役后,方学才会接任雷霆的队长,而戴妍琦会担任副队,昔日的娇俏少的小姑娘在赛场上磨炼几年之后,终于也成了独当一面的前辈。

 

肖时钦总是有诸多不放心的,他对雷霆倾注了很多心血,看着这个非豪门的队伍挣扎在每场比赛里,用最差的牌打出尚可的成绩,即便是要退役,他依然有很多放不下的事情需要安排。

 

然而退役的时日还是一天天的近了,对于雷霆的每个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倒计时,比以前学生时代的考试倒计时,还要让人触目心惊的存在。

 

方学才被他唠叨的无奈的捂耳朵:“队长你既然这么不放心,干脆再打几年就是了,简直比购物时的小戴话还要多……”

 

“不行啊,得服老了。”肖时钦呵呵一笑,听到方学才的话,忽然皱了皱眉:“说到妍琦,她以前休息时间也都会找地方吃零食玩手机的,最近好像没怎么见她。”

 

他最近太忙了,都没空去关心队员们的私人情况,要不是方学才刚才提起来,他才恍然好像和戴妍琦疏远了一些,以前的戴妍琦可是有时候连少女的心事都会找他来谈心的,他都习惯做一个兄长的存在了。

 

虽然,他自己清楚,他对戴妍琦的感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存在,只是他一直压在了心里而已,不想让它影响到两个人的工作。

 

但是最近虽然忙,却忙的恍恍惚惚,总觉得哪里好像少了一块一样。

 

果然是因为,戴妍琦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啊。

 

“她呀……队长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退役的话,小戴很伤心的,与其看着你一天天在这里站着跟个倒计时提示牌一样,不如躲得远远的,免得睹物思人伤心。”方学才开玩笑道,见肖时钦并不相信,他才叹了口气解释道:“她跟我请假了,最近休息时间都出门的。”

 

“她家里出什么事了吗?”肖时钦第一反应就是家在W市本地的戴妍琦家里可能出了什么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理所应当的去帮助戴妍琦。

 

“这倒不是,小戴前几天朋友圈还晒父母的旅游照呢。”方学才摇摇头,“不过队长你要是真担心的话,不如跟她出去看看,正好也给你自己放放假,休息个半天,这周是咱们雷霆主场比赛,总算是不用坐飞机了。”

 

肖时钦点了点头,他想起还有件事情得找经理说,刚打开门就遇到了匆匆回来的戴妍琦,因为步履太过匆忙,险些在撞到他之后摔倒,还好肖时钦及时扶了一把。

 

戴妍琦眼神有些躲闪的叫了声队长,又闷闷的说了声对不起,还没等他说出一句小心一点,就又跑开了,好像后面有什么在追她一样,又好像在和什么比赛一样,总之是各种不对劲。

 

元气少女成了这副模样,肖时钦自然担心。他叹了口气,这姑娘的眼睛都是红的,显然是刚哭过,但直接问她恐怕是问不出什么的,他还是按方学才说的,下次戴妍琦出门的时候,跟在她身后走走看吧。

 

出于他一贯稳妥的性格,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但肖时钦还是打开手机联系了柳非,联盟的女选手里,柳非和戴妍琦年龄相差最小,关系十分要好,也许柳非知道些什么呢。

 

见柳非有些犹豫,肖时钦很体贴的说道:“如果不方便的话就不要说了,我自己去问妍琦吧。”

 

“啊,是肖队的话,其实不是不能说。”柳非挣扎了一下,作为戴妍琦的好友,她自然是知道戴妍琦对肖时钦的感情不一般的,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她觉得这姑娘应该是喜欢肖时钦的,所以她说了的话,也许可以助攻一下呢。

 

毕竟肖时钦要退役了,退役以后就不常见了,还是得抓紧时间吧。

 

“老师,我来啦,今天感觉有没有好一点,需要我推您去院子里走走吗?”戴妍琦放下手中的康乃馨,冲病床上的老夫人甜美一笑。

 

“看,妍琦又来啦,你可真是教了个好学生,跟咱闺女似的。”病床旁的老先生将一个削好的苹果递给老伴,“快吃个苹果,出去晒晒太阳吧。”

 

“少贫嘴了。”老夫人抿嘴一笑,“妍琦,辛苦你了,你们比赛也忙,最近总来看我,别在比赛上出什么岔子,让你队长训了。”

 

“哎呀,老师您就放心吧,您以前那么照顾我,师哥又在国外,我来探望您不是应该的吗?”戴妍琦笑道,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映入室内,洒在这对老夫妇身上,她看着老夫人手里那个削好的苹果,眼神有些复杂,有几分羡慕,但也有几分难过。

 

“老师,我昨天看到师哥在朋友圈又发新的照片啦,他们公司最近有个新项目,蒸蒸日上的。”戴妍琦小心翼翼的推着手中的轮椅,巧笑嫣然。

 

“别老说他了,你没当成我儿媳妇,就跟他没那个缘分啦,多说说你自己吧。最近还好吗,老头子说看新闻,你们队长快退役了,那你应该很忙吧。”老夫人乐呵呵的说道。

 

戴妍琦垂下眼眸,老夫妇的独子是中学时代长她两届的师哥,现在在国外工作,也是个条件不错的年轻人,因为她和这家人关系实在要好,老夫人就想过撮合他们两个。

 

当时戴妍琦直接诚惶诚恐的拒绝了,表示她只是亲情友情,绝对没有爱情,谈恋爱还是要有共同语言的,她和师哥多年没见,工作领域又不同,怕是会成一对怨侣。

 

老夫妇都是很开明的人,儿孙自有儿孙福,见她另有打算就没再多问,倒是老先生多嘴说了句:“职业圈的男女比例差那么大,优秀的小伙一大把,妍琦说的这么确定,怕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吧。”

 

戴妍琦吐了吐舌头,笑嘻嘻的说道:“那就不用您二老担心啦,师爹您照顾好老师,等到老师病好了,以后两个人一起参加我的婚礼才是当务之急。”

 

出门她就哭了,一直哭到从出租车上下来,在进雷霆俱乐部的大门之前,才擦了擦眼泪,结果还差点撞上肖时钦。

 

她最近的心情实在不好,肖时钦要退役了,而一直以来像母亲一样对她极好的老师也因为罹患了重病,已经是晚期了,生命也进入了倒计时。两个对她都非常重要的人,都在她的生命里,奏起了退场的倒计时。

 

老师的身体不可能再好起来了。

 

她羡慕老夫妇年少结发,多年来相互扶持,相濡以沫的爱情,又为他们即将分别而感到难过。

 

“还好啦,我们队长人很好的,工作都安排在副队身上了,我轻松的很。”戴妍琦低头笑道,然后她在下一秒抬起头的瞬间僵住:“队、队长?”

 

原来肖时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对面。

 

“老师您好,初次见面,我是妍琦的队长,肖时钦。”肖时钦送上一束满天星,礼貌的说道。

 

“你好,谢谢你啦。”老夫人笑着接过了手里的花,“妍琦,既然你们队长来了,你就送我回去吧,他来找你肯定是有事情的。”

 

戴妍琦心情复杂的走在小道上,听着自家老师和自家队长相谈甚欢,肖时钦怎么会来到医院呢,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

 

“哟,小肖你找到她们啦。”谁知道一进病房,连老先生都认识了肖时钦,这让戴妍琦很是诧异。见戴妍琦回来,老先生递给她一个苹果:“妍琦,你吃苹果吗?”

 

戴妍琦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手里的苹果就被肖时钦接了过去,他依然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晚辈模样,礼貌的开口询问:“老先生,有没有水果刀?”

 

然后戴妍琦吃到了肖时钦给她削的苹果,和刚才老先生给老夫人削的一样的苹果。

 

其实这不是她第一次吃到自家队长削的苹果,甚至她以前还夸赞过肖时钦,因为肖时钦削起苹果来,苹果皮可以削的长长的一大段,不像她,特别容易削断。

 

肖时钦说这是因为他练过,戴妍琦便猜他是不是为了给初恋女友削苹果才练的,肖时钦无奈的笑着说她胡思乱想,他哪有什么初恋女友,这都是给此后他家太后老妈才练就的技术。

 

噢,没有白月光和朱砂痣呀,那就好。戴妍琦当时暗暗的松了口气,然后觉得奇怪,为什么她要松口气呢?

 

肖时钦削苹果的时候,目光很专注,表情很认真,认真的男人是最好看的了,何况她家队长本来就很好看,有一种让她很容易就跟着安静下来的气质在那里,好像看到他,她就会莫名感到安心。

 

等到两个人离开病房之后,戴妍琦提出了她的疑问。

 

“你最近总是找不到人,我有点担心你,看你出门就跟过来了。”肖时钦对于柳非的事情只只字不提,他开玩笑道:“我退役后也许可以去做个狗仔队的记者,你看我跟你半天,你都没发现我。”

 

又说到退役了,队长真坏,为什么要说退役。戴妍琦心情有点低落,但面上还是强颜欢笑:“队长您是先去见了师爹吗,不然他怎么认识你呀。”

 

“嗯,我在病房外等了一会,见你和老师一起先出去了,就进去先拜访了老先生,和他聊了聊,没想到他也是认识我的,还说我为W市的电竞事业争光了。”肖时钦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戴妍琦想到那个画面,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见她好不容易有些高兴的样子,肖时钦松了口气,他正了脸色说道:“妍琦,你下次再来探望他们的话,记得告诉我,我陪你一起来吧。”

 

“啊?可是队长您很忙的啊,有好多事要做的。”戴妍琦有些意外。

 

“不妨事的,那些事都不算什么。”肖时钦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在她的事情面前,那些世俗之事,不算什么的。

 

其实肖时钦有些内容还是隐去了,比如他进到病房之后,老先生看到他并不是很意外,反而乐了:“看样子我爱人说的很对啊,妍琦拒绝我儿子,果然是因为你这个队长。”

 

肖时钦有些讶异,老先生却是十分得意的说道:“我们虽然年纪大了点,但看人还是很准的。我之前有在网上看到你们活动时的照片,妍琦这姑娘看你的眼神里,藏不住啊,有光呢,。”说完他又意犹未尽的补了一句:“和当年我爱人,看我的眼神一样。”

 

他意味深长的看着肖时钦:“只是不知道年长一些的你,是个什么样的想法。”

 

“我想等到退役后再跟她表白的。”肖时钦坦诚的说道,“我会照顾好她的。”

 

“这承诺你还是说给她听吧。”老先生拍拍他的肩膀,“她们应该在那边逛着,你拿着你买的花过去吧。”

 

不得不说,这种一起白头偕老的爱情,的确很让人羡慕,肖时钦自己,都有些向往了。

 

后来他们在比赛空隙一起去探望了老夫妇几次,只是老夫人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了。

 

退役终究被提上了日程,倒计时终究从更大的数字变成了更小的数字最后趋近于零,最后变成了零——肖时钦退役了。

 

这天戴妍琦出席完发布会就找不到人了,肖时钦打了个电话,才听到她在电话那边哭,他心下一跳,赶紧嘱咐了一句方学才,开车赶往了医院。

 

两个人和老先生在重症监护室外等了许久,最后只等到了医生的摇头。

 

老先生倒是很冷静,他长叹一口气,似乎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戴妍琦则是目光空洞的呆在了原地,然后无声的痛哭。

 

因为老夫妇的独子还在国外,虽然已经通知了他,但一时还不能立即赶回来,戴妍琦又振作起不起来,于是后续的手续,都是肖时钦陪着老先生一起忙的。

 

“终于到头啦,一天天的倒计时的,我们都过得太煎熬了。”

 

“我爱人临走以前,还在念叨说,看不到妍琦穿婚纱的样子了。”老先生苦笑道,他摩挲着钱包里珍藏的一张老夫人年轻时的照片,话里都是怀念,“哎,那时候分配工作,把我分配的很远,我们那时候简直就是你们现在说的异地恋啦,很辛苦。”

 

“没想到她后来居然辞了工作跑去找我,要和我一起在一个城市打拼,也就来了W市,她一家家学校去应聘,最后留在了妍琦那所中学,一教就是几十年……那时候她对我说了一句钱钟书和杨绛先生的对话。”

 

“从此之后,我们只有死别,再无生离。”

 

葬礼举行的时候,老夫妇的独子赶了回来,一时间现场也是痛哭一片,老夫人有很多学生都来参加了葬礼。

 

肖时钦陪着戴妍琦出席了全场,然后和她一起向老先生告别。

 

见戴妍琦心情不好,现在又已经到了夏休期,肖时钦就建议她去附近的一个公园逛一逛,戴妍琦没有什么异议,两个人就闲逛了起来。

 

她还是闷闷不乐的:“现在我不用等什么倒计时了,老师去世了,队长你也退役了,以后就剩我一个人了。唉,逃避是不行的,只好面对了。”

 

“我退役又不是代表我彻底离开你了啊。”肖时钦无奈的说道。

 

“但一旦退役,你就不在雷霆了啊,我们就不能天天见面了,队长还不是抛下我先走了。”戴妍琦说道。

 

“戴妍琦。”肖时钦忽然说道。

 

“在!”戴妍琦下意识的应道,肖时钦很少会这么正经的叫她的全名,这让她不由得有些紧张,不知道肖时钦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你羡慕他们的爱情吗?”他问道。

 

“肯定啊,他们在生命的最后的倒计时里,还陪伴着彼此,我也不知道该说是幸福还是不幸了,不过如果我也处于那样的情况,虽然很自私,但我也想先一步离开,因为生者经历的那种倒计时的煎熬,和此后余生的漫长时光,都太过于痛苦了。”戴妍琦想了想说道。

 

“妍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我可以陪你一起度过以后的倒计时,像他们那样。”肖时钦停下脚步,定定的望着她。

 

戴妍琦只觉得她的心跳漏了一拍:“队、队长你的意思是?”

 

“留下的人是痛苦的,但他会一直记得两个人一起相伴的时光的,我想和你一起相伴到老……妍琦,我喜欢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戴妍琦忽然就想起来,她第一次看到肖时钦的时候,那时候肖时钦才刚出道,是黄金一代的一员,尚且稚嫩的少年出现在广场的大屏幕上,笑容青涩而美好,她抬头看了会大屏幕,转身离开的时候,眼底却邂逅了少年的笑。

 

是的,他就在不远处。

 

后来就是去雷霆的训练营,成为雷霆的一员,一起并肩作战,一起在季后赛倒计时……直到,退役的倒计时。

 

她忽然也笑了:“队长,只是交往的话,是不是有点太不负责任了呢?”

 

“我想请老先生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不能穿着婚纱去老师的墓前看看她?”

 

“为什么不可以呢。”肖时钦把她拥入怀里。

 

“谢谢你,队长,你最好了,我果然还是——最、喜欢你了!”戴妍琦轻声说道。

 

只是退役的倒计时,却不是退出生命的倒计时。

 

因为,我们不能再离开彼此。

 

END





【整理该账号下全职同人产出】(会更新)

评论(20)
热度(276)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