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学业繁忙 2019见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我北小暖今天就要嫁给刘小别!

转载搬运需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宝藏少女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全职高手/魏琛视角/晚来天欲雪

*ooc归我

*魏琛视角,角色有部分私设来自旧文《神一样的少年》

*大概算一期友情向吧。

 

 

 

“嗬,这天子都城可真不一样,别的不说……是真的冷啊。”魏琛搓着手,向手间呼了一口热气:“瞧这大雪堆的,在我们那里下雪可是百年难遇的事,就下那么点小雪,堆个巴掌大的雪人,也得一群人围着看。”

 

“又不是第一次来B市,更不是第一次看雪,瞧你这话酸的,让别人听了去,准以为你八辈子没见过雪了。”身旁身材颀长的男人擦了擦眼镜上的水雾,冲他无奈的笑了笑。

 

若是有一个痴迷荣耀十年的老粉在此,定是可以认出这人是谁,因为他就是微草战队的第一代队长,王不留行曾经的操作者——林杰。

 

“G市的天气你又不是不知道,H市虽然会下雪……但是我中间退役那么多年,还真的是很久没有看过你们这里的雪了。”魏琛眯着眼睛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钻了进去,“你弄这个聚会我还是蛮惊讶的,毕竟你把战队交给王杰希之后,就再也找不到影子了。”

 

“一期里最后奋斗在前线的韩文清都退役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也该聚聚了。”林杰笑了笑,小心翼翼的转动方向盘,“行了,别心疼你的机票钱了,有些人你下次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们现在去接叶秋……哦不,叶修。”

 

“那家伙还是死活不考驾照,在自己老家这地界,还得让你接,不过话说回来……”魏琛只觉眼前一亮,有些跃跃欲试,“你不会是把郭明宇和吴雪峰两个也找到了吧?我可是听说郭明宇还欠了老叶钱呢,这是来还钱的吗?”

 

B市前两天下了场大雪,整个城市都裹上了素色,尤其是路过故宫博物院和天安门这种地界的时候,看到那红墙琉璃瓦上的积雪,好像整个世界都穿越回了旧时,美不胜收。

 

魏琛其实早几天就来了,一直窝在宾馆里没出门,他一个南方人实在受不了外面的寒冷,所以他非常后悔没看天气预报,早知道B市是这个让人哆哆嗦嗦的天气,他宁可回去和媳妇挤在没暖气的被窝里,也不要来参加在这个情怀聚会……

 

不过人的一生,哪能没点情怀呢?

 

说起来最初的时候魏琛看这几个同期出道,或者说是一起开荒的这群对手都不怎么顺眼。叶修就不用说了,这家伙当年和秋木苏可没少一起抢他们蓝溪阁的boss,剩下那几个虽然在网游中的交集不太多,没叶修让他印象深刻,但彼此之间也是有点故事的。

 

首先就是这位正坐在他旁边的林杰,他和这家伙的第一次见面就是跑到B市来参加蓝雨和微草的比赛,那场比赛的胜负他不记得了,他就记得他好好的在那里用索克萨尔放技能呢,一个没留神,让这家伙的扫帚差点甩了脑袋。

 

以至于他后来看王杰希打喻文州的时候,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好在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可以抓住时机保护好新人小队长,之于他自己当时……哦,没人保护他,他挺狼狈的,那时候还不兴什么培养双核。

 

老实说,林杰的打法还是挺中规中矩的,他的水平并不出众,还自嘲过拖了微草后腿。只不过他这个人也会逮时机,不过和著名的机会主义者不同,他会做出相对的判断,这一判断就会迟疑,所以不是稳妥的情况他不会太主动的去做攻坚手,所以微草最初两个赛季都没有太大的水花。

 

所以针对蓝雨当时的配置,林杰做出的判断就是去敲魏琛的脑袋。

 

魏琛很不服气,尤其是林杰看起来文质彬彬光风霁月的,现在更是戴上了眼镜……没想到居然是这种喜欢用扫帚敲人家脑袋的,哦,同时还会丢那些烧瓶,像是一个痛恨化学誓要破坏化学研究所的狂热学生,王杰希继承了这种精髓并且发扬光大,每次魏琛看微草比赛都觉得在看什么破坏课堂。

 

而且后面微草新出道的那个治疗水平相当不错,嗯,就是方士谦,各大战队都打过这少年的主意,不过魏琛也只是想了想而已,挖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他觉得蓝雨更需要的是个守护天使,原来的牧师似乎有点不太适合战队的结构。

 

林杰在发现王杰希之后,很坦然的就将自己的心血账号和队伍交给了他,然后就消失了,比起这种自然的过渡,魏琛离开蓝雨的时候,似乎有点灰溜溜的落跑味道。

 

第二赛季蓝雨季后赛首轮对上了嘉世,那是一场输的极惨的比赛,面对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的配合,用摧枯拉朽之势来形容是很恰当的了。

 

然后他比完赛请大家吃了饭之后,就留了个纸条跑路了。后来在兴欣复出后,方世镜联系上他一度骂他“不仗义”,好歹他们也是认识多年的朋友,居然以这种方式不告而别。

 

他哪敢告别?

 

魏琛连回头都没有回头,他一眼都不敢看,他怕再看一眼,就不舍得走了。

 

但是他的状态,他的情况在那里,索克萨尔和蓝雨,都有更适合的人。谁不想有个更好的成绩呢,听说黄少天在观众席那里对他恨铁不成钢的,因为知道他可能要退役了,不希望他就此止步。

 

他走的时候,点烟的手都是颤的。

 

魏琛很想点支烟来表达自己的沧桑,但是林杰不抽烟,所以他就不让人家闻这个二手烟了,反正一会有个大烟鬼叶修会过来,两个烟鬼还愁找不到地方凑到一起抽烟?

 

“你当年走的也很是很绝,所有人一夕之间就联系不到你了。”林杰忽然说道,“说起来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黄少天在看嘉世的比赛的时候,在观众席上突然喊过一句话。”

 

“什么话?”魏琛显然是第一次听说。

 

“他说——老鬼,你放心的去死吧,我会替你报仇的!”林杰有些想笑,他可模仿不来黄少天的口气,这件事还是听方士谦说的,不过蓝雨内部可真是和谐,黄少天恐怕没叫过魏琛前辈吧。

 

“我靠,这小子,信不信下次见面我打他的头啊!”魏琛有些哭笑不得,什么叫他就放心的去死吧,他只是退役的好不好,怎么跟他已经英勇献身了一样。

 

不过报仇这个想法还是很对的,他当时也很想把叶修揍一顿。

 

只是黄少天和叶修的比赛胜率,算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在兴欣的时候也不是没坑过叶修,叶修又是把他重新带到赛场上的人,嗯,扯平了扯平了。

 

再说郭明宇,扫地焚香当年那也是个传说,皇风战队第一赛季毕竟是和嘉世一起打总决赛的存在。只是郭明宇跑路太早,后面的吕良又被王杰希这个新秀痛虐一顿,虽然田森也是很优秀的选手,但阻挡不了皇风的没落。

 

但是郭明宇真的是很优秀的驱魔师,除却他不还钱的行为,不过人的一生中哪能顺风顺水的呢,他当时也是家里出了点事,一期估计都被他借遍了吧。

 

“其实是郭明宇提议要聚一下的,据他说,这十年来他时刻铭记着要还钱的事,换了好几种职业,最后经商,生意才稳定下来就来还钱了。”林杰解释道。

 

“可以的啊,驱魔师变成大老板了。”魏琛表示佩服。

 

吴雪峰的气冲云水,当年魏琛也在游戏里见过。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那场著名的对决,在场的可不止吴雪峰,他也是用了别人的号过去围观的,所以后来在嘉世看到吴雪峰,他一点都不意外,毕竟最初的战队们,都是靠网游里的伙伴们组建起来的。

 

百花战队那两个优秀的新人,哦,现在也是前辈了,繁花血景的配合很绚丽,但吴雪峰和叶修的配合,怎么说呢,很简单,但是却很实用,到底是张佳乐和孙哲平当时太年轻了。

 

好像这么多年以来,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搭档的,拳法家和牧师,术士和剑客,战法倒是从神枪手换了气功师又换了枪炮师,最后连自己的本职都换了。

 

单核打不下去,大家到底是一个团队。如果说有遗憾,魏琛有点遗憾的是,当时自己要是能有一个非常合拍的搭档来一场非常默契的配合就好了,可惜那时候没有全明星比赛这种东西,不然过过瘾也是不错的。

 

“我总以为韩文清还得再打几年。”林杰说道。

 

“霸图十一赛季拿到了冠军,他也算是退的功成名就了,他们队里的那个小宋就挺好的,很适合接班,总得多给年轻人一些机会吧。”魏琛笑道,两个人都没再多说,虽然他们聊的云淡风轻,但是随着韩文清的退役,霸图战队可不止是换一个队长那么简单。

 

霸图面临的是整个结构的调整,而要适应这种调整,是需要时间的。微草在调整,霸图在调整,而兴欣呼啸百花也是,属于年轻人的未来时代已经到来了。

 

“不过他真的是够拼的,我们这群人里,就他一个人从一开始站到了最后,就连叶修这家伙,退的比老韩早还不说,中间还打了一年挑战赛——哦,这被他誉为是比老韩要多的履历。”魏琛无奈的说道,“你看,他还是那么不要脸。”

 

叶修和韩文清两个人,算得上是十年宿敌了,到现在也不会有人敢跑到霸图门口喊句叶修的名字,大概就是这样的道理。这俩人之间惺惺相惜,却又是对手,风格不同,但目标却是相同的。

 

其实他们所有人,不都是这样吗?目标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冠军啊。

 

“叶队还好吧,他以前总不露脸,什么事都交给吴副队,神龙不见首也不见尾。”林杰对叶修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魏琛嘁了一声:“他抢中草堂boss的事,你就这么忘了?”

 

“你又不是没抢,少装好人了,你也别酸人家韩队,你自己不也是功成名就退役的吗?”林杰说的是第十赛季兴欣夺冠的事情,“冠军戒指当场拿过去求婚,抢尽联盟风头啊,这肯定会是未来联盟史上的一个传说。”

 

“叶修家的冠军戒指都能拿去给苏妹子丢着玩了。”魏琛笑道,说到这点他还是蛮骄傲的,这些已经退役了的都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娶妻生子什么的,但是依然奋斗在联盟的诸位,可是连女朋友都很少有的。

 

能重回职业赛场是件很幸运的事,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也是,反正魏琛很知足了,他再让叶修痛打一顿都还能笑出声。

 

“哎,林杰,你退役这么久了,酒量怎么样了啊,有没有练出来?”魏琛忽然问道。

 

“还好吧,以前不敢喝,后来退役了就没什么顾忌了,勉强也有些酒量,但是我可是要开车的,一会绝对不参与拼酒,你要灌酒就灌其他人去吧。”林杰看穿了他的意图。

 

“啊,没意思。叶修那个酒量一杯倒的,到时候肯定不喝酒,其他人我也不清楚……哎,我们都在外面等半天了,他居然说要看完这场邱非和卢瀚文的竞技场再过来,这俩小鬼怎么凑到一起打架去了,他在旁边指导吗?”魏琛碎碎念道。

 

“不在媳妇身边了,就敢喝酒了?我以为你得是个妻管严呢。”林杰笑道。

 

“这个气氛就适合喝酒。”魏琛说道,反正天高皇帝远这是事实。他这次学聪明了,知道打开手机的时候看一眼天气预报,“咦,今晚还预告有雪呢,那得早点散场,别被大雪堵在路上了。”

 

“是啊,今晚预告有雪,晚来天欲雪。”林杰说道,“你看,叶修过来了。”

 

魏琛心说那他们得走快点了,不然就要晚了时间了,和张新杰做队友做久了,只怕韩文清的性格对于迟到也是零容忍的吧?

 

他忽然想起了自家小姑娘少时曾经软软糯糯的跟他说过一句,她特别喜欢的诗。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意思就是,晚上天气快要下雪了,要不要一起喝个酒,大概是这个意思吧,朋友相聚,小酌一下总是可以的。”

 

是该喝杯酒,敬韩文清一如既往,敬吴雪峰被遗忘的配合,敬郭明宇一起开荒的时日,敬叶修对理想的热爱,敬林杰的传承,敬他们十年荣耀,敬他们能再相聚。

 

最后再敬他自己一杯,面对唏嘘和嘲笑,他还能再度站到比赛场上。

 

“不好意思啊,久等了。”叶修拉开后面的车门坐了进来,“哟,林杰,好久不见。还有老魏啊,有段时间不见了,你气色不错啊,看起来最近过得很滋润。”

 

“老叶啊,你酒量有没有变好?”魏琛关切的问道。

 

“你干嘛,我可不和你拼酒。”叶修警惕的说道。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是句诗,你听过没,这种天气,就适合喝酒,知道不。”魏琛好不容易逮着了可以卖弄才学的机会,自然得意洋洋地说了起来。

 

“厉害了,老魏你也会吟诗作对了。”叶修表示惊讶。

 

“怎么了,瞧不起我啊,我也是高中毕业的好吗,还有,你别忘了我媳妇大学学什么的。”魏琛回头瞪他,“我会两句诗怎么了。”

 

“那你还得弄个小火炉。”林杰说道。

 

“啥意思?”魏琛不解。

 

“看样子你还真的只是会两句。”林杰看着手机上搜到的全诗,笑而不语。

 

“就是说你不过尔尔,好了好了,赶紧开车走吧,老吴他们都到了很久了,我还等着看郭明宇现在发家致富的模样呢。”叶修笑道。

 

汽车缓缓开动。

 

G市无雪,然B市有雪,职业选手没有酒量,要控制饮酒,然而这群人可都是已经退役的人了。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自然当饮。

 

 

END






魏琛的小姑娘是我旧文《神一样的少年》里的蒋瑶,啊,好怀念啊2333这是我入坑以来写的第一篇文,有兴趣可以点链接看一下,八万多字。第一篇就写了魏老大,果然我还是很爱他的。

那时候还没看过巅峰荣耀,如果看过的话,大概对人物的描写可以更丰满一些吧,这是时隔半年多之后,第二次写魏琛。


【整理该账号下全职同人产出】(会更新)

评论(23)
热度(202)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