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叶橙】海底月(一发完)

*瓶颈期还债,依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orz 不知道我对叶橙的理解是不是有误。

久等的叶橙,感谢妹子B萌时帮忙投我本命的票(・`ω´・) @牧虚涴_烤面包使我痛苦 

*ooc归我,7000大概。

*梗源网易云音乐热评。

 

 

<<< 

 

苏沐橙打开音乐频道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一条被顶到首页的评论,她是知道前面这句话的,前几天看的电视剧里的女主角曾经说过,原文是张爱玲。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她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这句话,忽然抬头看了一眼就坐在旁边的叶修,这人正叼着支烟,神情专注的操纵着角色在荣耀里挪动。

 

因为怕被陈果轰出去,并没有点燃,只是借此画饼充饥而已。苏沐橙忍不住笑了笑:“你要是真想抽烟的话,去吸烟区就是了。”

 

“等我忙完这个副本。”叶修含糊不清的说道,“上次老板娘提了句,我才想起来你天天在我旁边跟着我吸二手烟,这样可不行,别再呛着你了。”

 

“要呛着的话早呛出毛病来了,不差你这一支。”苏沐橙懒懒的说道,低下头在心中默念了那句评论的后半句。


——海底月捞不起,心上人不可及。

 

是啊,猴子捞月的结果是碎了一地波光粼粼,在触碰到水的瞬间才明白这一切只是徒劳。而海底月和天上月有什么区别呢,一个只能远看,另一个是不可触及的倒影,都是虚妄罢了。

 

至于心上人……

 

苏沐橙摘下毛绒手套,搓了搓有些冰凉的手,冲掌心哈了口气,这才觉得有些暖和。H市今年的冬天可真冷,她突然有些羡慕起来有着暖气的北方了。

 

“老板娘,空调温度能再高一点吗?”叶修忽然对陈果叫道。

 

“你刚才不是还说热,让我调低一点的吗?”陈果诧异的看过来,拿着遥控器按了两下,“呀,沐沐,你的手套好可爱啊,在哪里买的?”

 

“很久以前买的了。”苏沐橙轻轻一笑,“你要是想买,我们一起去逛街买点新的东西当年货吧。”

 

叶修看过来一眼,摘下耳机,似是无意的说道:“款式的确有些旧了。”

 

“但是我很喜欢啊,就算过了多久它也不会过时,毕竟是某人拿到人生的第一桶金挑的礼物。”苏沐橙说道,“对了,你要什么新年礼物吗?”

 

“怎么,你还要给我发压岁钱,我都多大的人了。”叶修无奈的说道,起身拿着杯子去倒热水,“纸杯放哪里来着?”

 

苏沐橙看着拿着两个杯子走回来的叶修,忽然有些恍惚,转眼之间她已经和叶修认识这么多年了,从曾经挤在小窝蜗居的三个人,到后来嘉世的两个人,再到后来她一个人。

 

她好像从来没见过叶修身边有其它女孩子的身影,也是,很难想象他和别人暧昧的样子。在他眼里,人大概是没有性别之分的,只有着是不是队友或者对手的区别,像楚云秀和唐柔,在叶修眼里应该就是两个荣耀方面很有天赋,长得漂亮的姑娘。

 

至于陈果,则是他目前寄居兴欣的衣食父母。

 

那么她呢?

 

好友的妹妹,一起见证彼此成长,可以信赖的朋友?

 

苏沐橙摇摇头,接过叶修手里的纸杯,大概是怕烫到她的手,纸杯外面又套了另一个杯子,她浅笑着道了声谢,把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都驱逐干净,让自己安静下来,专心的去完成今天的任务。

 

只不过指尖触碰到杯子温热的瞬间,她忽然很想知道,叶修这样的人,会有心上人吗?

 

<<< 

 

有些女孩子在逛街方面大概也是点满天赋点的,比如陈果和苏沐橙两个人就买东西买的很开心,至于跟在后面拿着大包小包充当人型提包机的叶修是什么想法,两个姑娘就假装不知道和不在意了。

 

“我在这里歇一下等着你们,你们接着逛吧。”叶修坐在商场一楼的休息座上,放下手里的一堆手提袋,对两个姑娘说道。

 

“你真的是太缺乏锻炼了,平时总是宅在网吧不出门,你看看你的体力,才走多远就累成这样,还不如我和沐沐。”陈果吐槽道。

 

鉴于苏沐橙的人气过高,所以她是三个人之中唯一一个做了乔装打扮的人,围巾口罩兜帽一戴,就露着两个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在外面了,任谁也认不出来,这可是上次叶修夸过的伪装方式:“你这招真的不是和少天学的吗?”

 

“人在江湖漂,当然要小心。”苏沐橙当时是这么说的,“不过少天应该是跟周泽楷学的吧,杜明在朋友圈里发过偷拍的他们队长的照片,后来我们都这么跟着学了,看样子效果很不错。”

 

她和黄少天才没有熟悉到连绑围巾的方法都一模一样的地步,叶修这个人不怎么关注社交,才会弄混了真相。

 

“沐沐啊,你和周泽楷一起拍过广告对不对,他本人近看是不是比电视上,还有赛场上远看看到的更帅啊。”陈果指着冰淇淋的广告牌小声的问道。

 

“嗯,是挺帅的,有点羞涩,要不是我抵抗力强,可能也要被迷了过去当他的迷妹了。”苏沐橙笑了笑,“但是可不能以貌取人啊,他可是很凶残的枪王大大呢。”

 

“我觉得你们俊男靓女还挺搭的,全明星团队赛上的配合也很不错。”陈果插口道,“好像支持你们在一起的粉丝还不少。”

 

“沐雨橙风还是比较习惯和战斗法师配合。”苏沐橙失笑道,“照你这么说,我和叶修是好几年的最佳搭档,支持我们粉丝应该更多啊。”

 

“是这样,但是他老不露脸,久而久之就有人怀疑他是不是长的太差劲,大家肯定更喜欢帅哥美女的搭配,不忍心让女神你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啊。”陈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她之前其实也这么怀疑过。

 

“其实你的CP还挺多的,除了他俩以外,四期随便一个就能组一对。”话匣子打开,陈果说的就多了些,她平时看比赛之外经常看这些八卦论坛,因而知道的比较多,“从黄少天、喻文州到楚云秀,都有粉丝支持……”

 

“云秀还好啦,他们俩是什么鬼。”苏沐橙莞尔一笑,“对了,果果你看这个贝雷帽好不好看,感觉配你正合适。”

 

等到两个人买完东西之后,才想起来被遗忘了很久的叶修,走回休息座位那里一看,发现叶修正坐在那里发呆。

 

“走啦走啦,今天我请客,我们在外面好好吃一顿。”陈果走上去拍了拍叶修的肩膀,示意他回过神来,“火锅怎么样!”

 

“我不太能吃辣。”苏沐橙说道,“他也不是很能吃辣。”

 

“那就鸳鸯锅呗。”陈果觉得这个问题完全不用担心,三个人找了家带隔间的店,因为一进门就会很热,到时候要把全副武装都摘下来,没有隔间万一被认出来了就不好了。

 

然后陈果发现她只用负责吃就好了,因为叶修和苏沐橙一个负责往里面放东西,一个盯着锅尽职尽责的往外捞,配合相当默契。

 

这两个人连吃个饭都那么熟的吗?

 

“来,沐沐你吃这个虾。”陈果觉得虽然是她请客,但是只顾自己吃也不太好,于是夹了枚虾递给苏沐橙。

 

“啊,谢谢。”苏沐橙正忙着从锅里捞丸子,一时抽不开空去管这枚虾。

 

倒是叶修把筷子伸了过来,把虾夹到了自己盘子里,好像在做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般,熟练的剥开了那虾,又面不改色的给她夹了回去。

 

“谢啦。”苏沐橙笑了笑,“来,给你丸子。”

 

陈果选择沉默,她觉得这两个人这种老夫老妻模式的气场有点太可怕了,讲真,如果有一天他们俩在一起了,她可能都不会太惊讶。因为现在的相处感觉就像只差一步水到渠成的模样了,好像就等着谁先开口一样。

 

<<< 

 

吃完饭之后,三个人各自去拎手提袋,顺序倒是拿的混乱了,反正统统是要拎回去的,谁拿着哪个倒也无所谓,一会回去分赃就可以了。

 

回到兴欣后,叶修把东西往桌上一丢,就找了个地方抽烟去了。

 

苏沐橙和陈果拆着拆着东西时突然“咦”了一声:“果果,这个手套是你买的吗,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我怎么没注意到?”

 

陈果诧异的看过来,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确定我没有买这个,这应该不是我们俩放进来的吧,但是又是个很可爱的女式手套……”她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烟雾缭绕之中的叶修。

 

“原来是这样。”苏沐橙点了点头,也回头看了一眼,“他说不要新年礼物,却给我买了个新年礼物啊。”手套旧了,就买了个新的。

 

原来是你啊。

 

果然是你啊。

 

以前这样的事情,都是哥哥才会注意到的,虽然哥哥很忙,但是他是个很细心的人。好像后来,叶修就扮演起了哥哥的角色。

 

但是他到底不是哥哥,所以两个人之间可以没大没小一些,可以开玩笑,不会太拘谨,因为是熟识多年的老友。

 

苏沐橙忽然觉得笼罩着一身烟雾的叶修有些看不清了,这个人的眼里似乎只有荣耀,他对自己的关心又是出于什么呢,习惯吗?

 

她不求别的,也不奢望别的,只要能和叶修一起并肩努力就可以了。于是叶修说,休息一年,她就一边努力,一边等着这一年结束。

 

未来会更好的,因为有他在,他说到什么,就可以做到什么。

 

叶修按灭了烟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却发现座位上多了个红包袋,上面是熟悉的笔迹,还画了个笑脸——TO叶修:压岁钱,苏沐橙。

 

“你这是长辈给晚辈,还是晚辈给长辈啊。”叶修哭笑不得的问道。

 

“随你怎么想啦,反正本意都是辟邪驱鬼,保佑平安,你当这是我送你的烟钱也行。”年轻姑娘回头做了个鬼脸,磕着瓜子看起了连续剧,似乎进入了入定状态,不再受外界打扰。

 

所以戴上耳机的苏沐橙并不知道,叶修低着头看着红封上的两个名字,突然觉得压岁钱三个字夹在中间有些碍眼。

 

<<< 

 

叶修在离家出走之前,和同龄的女生们是没什么交集的,即便他有过自己的学生时代,但每天他也都是沉迷于自己的小世界,不是想着怎么把作业对付过去,就是如何在哪款游戏上取得新的进步。

 

至于班里的女生们今天穿了什么衣服,哦对,大家都是穿校服的,所以只能在配饰上下点功夫。谁用了什么样的蝴蝶结,谁戴了什么样的手串,他一概注意不到。

 

唯一让他注意到的,大概是放学和叶秋回家的时候,看到弟弟和一个女生挥手道别,而那个女生手上戴着的手套挺好看。

 

“你的小女朋友?”他闲闲的问道。

 

“不是,朋友而已,来跟我道谢的,我送了她一副手套当礼物……B市的冬天有多冷你又不是不知道,不戴手套,手肯定是要冻红的。”叶秋说道。

 

“你还挺细心的。”叶修感慨了一句,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后来嘉世来B市比赛,他被那寒风吹的缩到衣服里的时候,忽然想起了这件事。

 

好像苏沐橙是没有手套的。

 

遇到苏家兄妹是个巧合,那时候的他觉得苏沐秋是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是个很好的对手,而苏沐橙则是个没长大的漂亮小姑娘,每天睁着亮亮的眼睛看他们进行各种切磋。

 

哦对,有什么好东西都要留给这个小姑娘,好吃的零食,或者是唯一的风扇。叶修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她哥哥想宠着这唯一的妹妹,送她上学,自己辛辛苦苦的,那他作为朋友,也一样就是了。

 

H市的冬天也很冷。

 

所以叶修从B市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双手套送给苏沐橙:“去学校的时候戴着吧,别冻着自己了。”

 

叶秋好像又被家里逼着去相亲了。

 

父母总是这样,在孩子年少的时候反对孩子这样那样,等到年龄到了,又逼着孩子去按照她他们的意愿行事,为了自己抱个孙子,就要匆忙的让孩子去相亲恋爱结婚生子。

 

每当这时候叶修都觉得自己溜的早是对的。

 

和只见过几面的人度过一生,这该是件多痛苦的事,没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就会没有话题聊,就会不想回家,不想见面,这就是婚姻的坟墓了。

 

但是他有什么爱好呢?

 

叶修想了想,他好像除了荣耀,别的什么都不会。

 

说起来他曾经问过苏沐橙,觉得荣耀是否有趣,当时苏沐橙的回答是“有趣”,这让他忍不住松了口气,因为在他的眼里是这样的,所以他一直乐此不疲的留在这里。

 

但是苏沐橙呢?

 

如果她并没有觉得它有趣,她待在联盟赛场就只是对自己时间的浪费。她来荣耀,如果只是为了替哥哥去使用沐雨橙风的话,会很累的。

 

苏沐橙和他不同,他不喜欢商演,她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他一旦退役不知道该做什么,而她却还处在黄金年龄,还可以有着更好的未来。

 

他能给这样的女孩一个很好的未来吗?

 

所以他很高兴可以看到苏沐橙在他离开嘉世后,将自己策应的重点由他一个人变成了全场,实现了真正的成长,更能去恣意的发挥自己能力。

 

她不是温室里的花朵,这样坚强又不失温柔,善良大方的女孩子,可以自己搏击在天空中,从前是雏鹰,如今的她是更加不容小觑的枪炮师,作为一个真正的、更加独立的苏沐橙。他不需要一直挡在她前面去庇护,这是对她的不尊重。

 

所以他就像一个哥哥一样的角色,欣慰的一场一场的看着苏沐橙的成长,在工作之余,盘算着哪家的小子适合做自己的妹夫。

 

结果观察了一圈,无论是黄少天还是周泽楷,他发现苏沐橙对他们都没有兴趣。

 

这可有些麻烦了。

 

<<< 

 

“叶修有时候我觉得你真是个混蛋,苏妹子在你身边都把自己最好的青春耗完了,你也没给过人家一个交代。”有次喝多了酒的魏琛对他进行了谴责。

 

“沐橙又不喜欢我,我能做什么交代?你不要把什么感情都看做是爱情好不好,爱情不是那么万能而伟大的,我和她之间,更像是家人。”叶修解释道。

 

“那你们感情可真好,换了我我做不到这些,明明可以继续念书,却跑来跟着你打游戏,活的像你的影子一样,只顾着策应你,替你分担嘉世老板的注意力,去接商业活动,你跑去玩新号,她也开小号陪你……职业选手有多忙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还得挤出时间去陪你,你这都是默许着的,做家人要牺牲到这个地步啊。”

 

魏琛这一番话让叶修忍不住怔了怔,他想过很多种可能,却独独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好像是两个人心照不宣的不提一样。他和苏沐橙之间本就没有那些世人情深意切的暧昧,像是无关风月的情谊一样,两个人都很好的在恪守着原则,绝不向前一步。

 

如果苏沐橙是出于女孩子的矜持,或者对他态度的不清楚,那他是出于什么?出于对自己的定位,觉得自己不能耽误这个可以和更优秀的男生在一起的女孩。

 

叶修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很优秀,在他眼里,苏沐橙是非常好的,值得更好的伴侣去相伴的。他并不会白白的享受着她的奉献,他在前面替她铺着路,等她走过自己走的路。

 

然后呢?

 

来到他的身边吗?

 

“她是真觉得这游戏有趣,还是想陪着你啊,只是对工作的敬业而已,不是每个人都会一直做同一件事而不觉得腻味的吧。”魏琛还在说话,“你们从来没讨论过这些吧。”

 

没有讨论过这些,这些都被有意或者无意的忽视了。

 

“等过了这两年再说吧。”叶修点了支烟说道,他不是那种被提示了才会知道自己的感情的人,他只是不想这种微妙的状态被破坏,而造成无法预料的后果。

 

兴欣现在还在打挑战赛,今年过了挑战赛,明年打职业赛,他不能在这时候走神。

 

而苏沐橙在挑战赛上的认真表现,除了让他对嘉世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态度感觉到愤怒以外,还有对自己曾经的犹疑的抱歉。不论是何种缘由,苏沐橙都坚持到现在了,既然坚持到这里了,那他们就要把这条路走完。

 

所以剩下的就交给他吧。

 

正如同他可以把自己的破绽放心的交给她一样。

 

如果她没有喜欢的人,他好像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 

 

兴欣夺冠的那天,每个人都喝了不少的酒,醉醺醺的七歪八倒成一片。叶修自知自己的酒量不好,就没敢沾酒。

 

然后他发现全场剩下的清醒着的人就他一个了。

 

叶修有些无奈的将其他人扶回各自的房间,相比于安静的歪在沙发上的苏沐橙,那些嘴里还在嚷嚷的家伙是更难缠的。

 

所以他最后才去扶苏沐橙。

 

“叶修?”苏沐橙忽然睁开眼睛叫了他的名字。

 

“嗯?”他诧异的应了一声。

 

“叶修,你就是那海底月。”她小声的嘀咕道。

 

什么意思?叶修问了一句,没有得到答复,然后他发现这姑娘已经睡着了,跟以前在兴欣靠着他肩膀睡着一样,睡相安静甜美,好像很安心一样。

 

她以前在苏家的时候,也是在他和苏沐秋的忙碌之中这么睡着的,多年之后还是如此,这不是习惯,而是信任。她可以安心的在他面前放下防备,正如同他对她也没有隐瞒一样。

 

把苏沐橙送回去之后,叶修用酒店里的电脑查了查那句话,看到了原句——“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以及它后面的热评:海底月捞不起,心上人不可及。

 

叶修忍不住失笑,如果他是海底月,那苏沐橙把自己比做了什么,去捞月的小猴子吗?

 

心上人不可及吗?

 

旋即他正了脸色,找出自己的钱包,看着上面曾经三个人的合影,感叹了一句时间的流逝。最终他还是要走到退役这一步了,未来大概就是回家孝敬二老,替叶秋分担一下自己逃避了十年的责任。

 

真是傻姑娘啊,他们两个人之间,哪是所谓的不可及,明明是因为太近了,所以才近乡情怯,不肯越界而已。

 

他是喜欢苏沐橙的,不是因为习惯,因为习惯在一起,那是将就。不是因为感动,那是对她的不尊重,他以前觉得自己和苏沐橙并不般配,但因为般配才在一起,那是配种,不是爱情。

 

爱情走到最后多会变为亲情,而他和苏沐橙则是走了一条相反的道路,从彼此懵懂开始,由亲情的关心走到爱情。

 

原来是她。

 

果然是她啊。

 

兴欣是要交给苏沐橙的,至于她打理兴欣的这最后几年,他就等着她退役吧,一直以来是她在等自己,现在自己也可以回去在家长面前刷刷良好的形象,说服他们不要给自己安排相亲,等着她忙完联系自己。

 

他从未表现出对其他女孩的暧昧和上心,是因为他早就心有所属,或许从她跑到网吧里看他和苏沐秋的切磋的时候,就注定了两个人要这么一直走下去了。又或许是他本来在看到弟弟送别的女孩子东西的时候无动于衷,而再度想起的时候,脑海里就全是她了。

 

因为他这时候已经认识她了。

 

为了这场相遇,他从B市逃到了H市,跨过了遥远的地域距离,从第一赛季走到了第十赛季,走过了漫长的时间距离。

 

世界上有着这样的一个他,在等待着遇到这样的一个她。

 

“你比赛打完了,什么时候回来?”叶秋在QQ上问道。

 

“安排完兴欣的未来,我就回去。”叶修回复道。

 

“有什么好安排的?”

 

“让你嫂子安心比赛,我会一直在她背后支持她的。”

 

她策应了他多年,现在也换他去做她的后盾吧。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这句话之于两个人,都是如此。不必诉诸于口的好感,但却彼此心照不宣。

 

<<< 

 

苏沐橙睡眼惺忪的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枕头旁边多了个红包,这红封看着还很眼熟,好像是她当初送叶修的那个。

 

她拆开发现,里面有一张纸条,整张纸条上只有“叶”字写的还算看得过去。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海底月捞不起,心上人不可及。

无须捞那海底月,无需逐那天皎洁,我会跨过不可及的遥远,来到你的眼前,你的身边。

 

因为你早就在我心上。

 

——叶修。

 

<<< 

 

“情话是抄的吧。不过是你的话,抄的也无所谓啦。”

 

“情话是抄的,但喜欢你是真的。”

 

“这句话也是抄的吧?”

 

“……”

 

并非海底月,也并非天上月,而是一直以来的心上人。


END

 

 

 

这大概就是我对叶橙的理解吧,妹子没有提供梗,我就照着日常一点的老夫老妻相处模式来了,这对真的不是很好写,虽然原著糖挺多的,但是感觉很难掌控。

大概是,世界上没有比他们两个更合适的人了,多年陪伴在一起简直是顺理成章,关心都隐藏在小细节之中,喜欢不必诉诸于口,彼此都懂就好。



其他文章目录

  289 58
评论(58)
热度(289)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