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全职/孙翔BG/向日葵物语 10

前文目录


Chapter10

 

“梨梨,我也是有CP的人啦。”叶疏疏躺在床上,弯着嘴角给钟梨发了条消息,立即得到了钟梨惊讶的一连串询问:“什么情况,等会,你解释清楚,你这只是网上的CP,还是要奔现的?”

 

“或许是有些冲动了吧,不过我总有种感觉,是他的话,我也许可以试一试。”叶疏疏慢慢的在手机上敲下这行字,“从这里开始,然后走向现实。”

 

“我总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啊。”钟梨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难道对方说了什么甜言蜜语,把你给蛊惑了?”

 

“明天再跟你说,我要睡觉了。”叶疏疏打了一行字,却看到了屏幕上方弹出的消息,她笑了笑删掉原本打上的字,换成了这一句告诉钟梨。

 

“晚安,早点休息。”她轻声念出新弹出的消息,回复道,“你也是,我们明天线上见。”

 

看到叶疏疏的回复,钟梨错愕的看着手机右上角的时间:“这才不到十一点,疏疏这个夜猫子改邪归正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爱情的力量,太可怕了……咦,小别你怎么打电话过来了,好好好我这就睡。”

 

睡就睡,没毛病,大家一起早睡早起身体健康共同进步,总比一起熬夜败坏身体要好,她可是欣赏不来这种一起堕落的浪漫的,相信叶疏疏和她家那位,也是这样的想法吧。

 

不过叶疏疏虽然对钟梨和孙翔都说了晚安,却是一时间无法入睡,她在自己的小床上翻来覆去的滚了几圈,感觉自己要失眠了,就连开着的窗子吹进来的凉爽夏风都不能挽救房间里的燥热。

 

她好像是……恋爱了吧。

 

真没想到自己居然可以,在喜欢孙翔以外,喜欢上第二个人啊。

 

想到孙翔,叶疏疏忽然沉默了,她跳下床,光着脚踩在地板上,趴在窗户上看着自家的小院,院中曾经给狗狗居住的地方已经放了杂物,平生出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时间会带走很多,它带走了她的狗狗,也带走了她曾经喜欢的少年,不过没关系,信仰可以一直放在心中,这与自己开始新的生活并不冲突。毕竟没人规定叶疏疏喜欢别人了,就不能做孙翔的粉丝了嘛。

 

原本在做七夕任务的时候,叶疏疏还只是觉得好玩,她虽然对这个学弟颇有好感,但还没达到那种感觉,正如她后知后觉感觉到当时的冲动一样,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突然弹出来的系统提示的方框。

 

在先前回答问题的时候,有一道开放式的问题,不需要考验默契度的那种,因而两个人选择了各自作答,并没有多加沟通。

 

这道题问的是“你想给和你一起做任务的他(她)什么样的爱情”,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叶疏疏还忍不住在心里笑了,官方也是会玩,这要真是情侣或者是互生好感的两个人一起做,能套出不少话的吧。

 

只是官方难道没考虑过他们还有广大“兄弟情”的单身狗吗,只是友情做任务。叶疏疏一边在心里摇头,一边认认真真的答了题,她是可以直接敷衍过去,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忽然想收了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去认真的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可能因为她对这个和自己一起做任务的人,观感不错吧。

 

不过她没想到官方居然会这么助攻,在任务成功结束之后,居然会弹出对方回答的这个问题的答案,问的是想给和自己一起任务的人什么样的爱情,最后把这个答案放给一起任务的同伴,的确是个不错的想法。

 

叶疏疏粗略地看了开头的一两行,嘴角忍不住带了笑意,她果然没有看错人,学弟这题答的也很认真啊,写了挺多的,跟写作文一样,看样子对自己也是颇有好感,嗯,不错,有发展的可能。

 

让她来仔细看看这小作文啊,嗯,前面先讲了对自己性格的理解……

 

他好像对自己很熟悉?

 

被这个想法惊到的叶疏疏还没有细想,却在看到接下来一段话之后突然怔住。

 

“我其实不是很懂爱情是什么感觉,但是如果是她的话,我想替她分担一下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让她轻松自由一些,在我面前可以无话不说,白天她画画,晚上我们去遛狗……大概,就是想给她一个家吧。”

 

在看完这段话之后,叶疏疏就意识到,在这个相互试探的过程中,她好像先输了。对方说的话实在是太针对她了吧,她应该没跟学弟提到过自己家是什么情况吧?

 

叶疏疏的确很在意家庭,因为她觉得自己父母的婚姻里是没有爱情的,如果在家庭之中,男人都是父亲这般模样,那她宁可不婚。

 

她的家长只会一味的给她施加压力,并不在乎她的感受,这样的家庭完全没有所谓“家”的感觉,顶多只是一个住所。所以她才想逃避,哪怕是过年放假,她都不怎么愿意回去。

 

自从她的那只狗意外身亡后,她的确没有再养过宠物,而她幻想中的家庭,就是自己在家里涂涂画画来赚钱生活,狗狗在旁边乖巧的看着,等到晚上她再带着它出去放风,顺便放松一下自己,买点第二天的食材。

 

至于再加一个人,两个人一条狗的情况,叶疏疏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她总无法相信真的会有那个人的存在。

 

如今有一个人对她说,想给她一个家,一个她曾经想过却又不敢想的家。

 

叶疏疏是不相信所谓婚姻,所谓家庭,所谓爱情,但莫名其妙的,她有点相信他——就让她恣意任性一回吧,年轻的时候,谈个恋爱吧,以婚姻为目的的恋爱。

 

孙翔今天晚上也是睡不着,他左思右想也没明白过来为什么叶疏疏忽然对他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又开始陷入了纠结之中,她喜欢的是这个自己,还是那个自己?

 

他想了一会这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决定打电话骚扰唐昊,那边唐昊倒没在忙,听完他的话之后,沉思了一下说道:“这么说来,你没看到的那个系统的方框好像很重要啊,既然你这边莫名其妙弹出来了,她那边估计也有吧,你不如直接问她咯。”

 

“有道理。”孙翔觉得自己一个人苦恼也没办法解决问题,他还是直接问叶疏疏吧,不过不知道叶疏疏睡着了没,嗯,发条消息吧,电话就算了,会吵醒她的。

 

殊不知这边唐昊挂了电话之后,抱着胳膊看着自家女朋友甄甜:“我可是为了孙翔和你朋友的感情出了不少力啊,这一天天的,我都快让他给烦死了。”

 

“不过好在他俩快修成正果了啊,就是不知道到时候见面了,疏疏发现她一直喜欢的都是同一个人,会不会打孙翔一顿。诶,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甄甜感叹完之后,发现唐昊一直看着她,她有点诧异的摸了摸脸颊。

 

“孙翔破坏了我好几次约会,你难道都不心疼一下我?”

 

“怎么心疼?”甄甜发觉唐昊的声音有点闷,她蹙了蹙眉问道,“我这边社会实践一结束不就来陪你了么。”

 

“那你吃糖吗?”

 

“……不吃,走开,我下次直接吃喜糖。”甄甜冷漠的转身,“下次索吻麻烦直说,虽然我也不见得会亲就是了。”

 

孙翔连着打了两个喷嚏,他狐疑的看了一眼手机,严重怀疑是唐昊在挂了电话之后又骂自己了,可是这次这家伙明明不忙啊,真不知道自己前几次打扰了他什么,他放假有什么好忙的,又没女朋友。

 

叶疏疏那边回复的也快,孙翔一看就知道她跟自己一样,都失眠了。不过看到叶疏疏的回答之后,他那叫一个后悔,自己怎么手就那么快呢,不然就能看到疏疏对那个问题的答案了,手速快这个锅,他决定甩给刘小别,肯定是因为之前和刘小别切磋的原因,把自己手速都带上去了。

 

虽然上次和刘小别切磋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你没看到我的答案啊。”叶疏疏的口气像是有几分失望,“不过你还真是比我想象中的都了解我啊,不知道的话,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早就认识我,故意这么回答的了。”

 

刚喝了口水稳定一下情绪的孙翔差点没被呛死,他急忙回答道:“这怎么可能,我的话都是真心的。”

 

他这话说的倒没错,诚然他的确有针对叶疏疏来回答这个答案,但每个字每句话都是他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

 

他是真的很想去照顾她。

 

所以孙翔看不惯叶疏疏明明悲伤却在自己面前,勉强挤出来的笑容,那真的不如不笑,他想让她真的快乐、真的高兴。

 

同样在她晕倒之后,他看到她胳膊上的伤的时候,心中又惊又怒,心疼之余更想把伤害她的人打一顿,然而在得知真相之后,他又恨自己无能为力,因为那是她的父亲,而那时候他们都没有能力脱离家庭。

 

他想保护她,那就只能带她脱离家庭,给她一个新的小窝。所以那时候的孙翔对叶疏疏说,“那你未来就走的远远的,越远越好。”

 

走到没有伤害她的人的地方,而他会找到她,他会等着她。如果她没能走远,那么就让自己来带她离开吧。

 

雏鹰会长大成为雄鹰,雄鹰可以张开翅膀保护被风吹雨打的向日葵,或者干脆把它移植到别的树下嘛。

 

再不济,翅膀可以烤来吃。

 

他总能帮到她的。

 

只是孙翔不知道的是,事实上,他早就做到了。

 

叶疏疏从以他为信仰开始努力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就注定要互相记挂着走完这一生,或许是在更早的时候,在他捡到那个发带的时候,就注定了。

 

孙翔这个假期参加了两场婚礼,一场是前辈魏琛的婚礼,这个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毕竟当时的求婚他也是在现场目睹了的,据说两个人中间分开了很多年,因为男方想为女方好。另一场则是他意料之外的,前辈张佳乐的婚礼,听说这两人是青梅竹马,只是因为误会耽搁到了现在而已。

 

虽然他确实在新郎新娘拥吻的时候带着点羡慕,不过他若有所思的想了想,他和叶疏疏之间并不存在着误会,至于为了对方好这种理由……呵呵,为什么不能自己更努力一些,对她更好难道不是更为了她好么。

 

只能说现在年轻人的想法和以前的人是大不相同的,唐昊对此点评道:“孙翔的想法永远都是相当直接。”

 

彼时孙翔正盯着上蹿下跳拿到捧花的刘小别,啧了一声,“你看他这个有女朋友的,可真是积极,生怕人家都不知道他谈恋爱了。”

 

“这是热恋期的行为。”唐昊哼了一声说道。

 

孙翔“嗯”了一声,过了一会才感觉到不对味,唐昊这话怎么讲的有种他已经过了热恋期的感觉了,像是父母对孩子说这是青春期的行为一样,因为他们已经过了青春期……什么情况,唐昊都没说过自己有女朋友吧,怎么就突然过渡到老夫老妻的阶段了,一听就感觉谈恋爱很久了啊。

 

算了,看在唐昊最近帮他很多的份上,孙翔决定很大度的不计较这件事,要是放着以前的他,铁定去和七期伙伴们揭露自己发现的蛛丝马迹了。

 

说起来孙翔其实还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之前为了躲避叶疏疏的道谢,假称自己已经回了S市,结果两个人处CP之后,他再想见面,叶疏疏就很体贴了:“从S市回来要坐飞机的,好麻烦,太浪费钱了,算了吧,以后又见面的机会的。”

 

“嗯……”可是关键是叶疏疏开学后,他也要开始新赛季了,这见面要推到什么时候啊,就算跑到N市客场比赛,万一叶疏疏上课怎么办。

 

真是,说谎果然是会遭报应的。

 

转眼就到了十二月,孙翔虽然平时训练和比赛忙碌,但总归还是能挤出来一些时间在游戏陪陪叶疏疏的,不过两个人更多的时候是选择聊天,甚至还打过很长时间的电话。

 

总之感情是不断升温的,大有一种一旦见面就能确定奔现的趋势。

 

但是孙翔跟叶疏疏说的自个儿的生日是推后一天的,于是他只能在队友给他庆生,又看过亲人、朋友、粉丝们的祝福之后,眼巴巴的等着叶疏疏的祝福。

 

好吧,虽然叶疏疏已经赶在十二月二日的零点在微博发了张给自己的贺图当生日礼物了,关键是这不一样啊,那个是官方,这个是私交。

 

叶疏疏偏偏今天还有个考试,忙了整整一天不见踪影,不过她信誓旦旦的表示肯定会在零点送上祝福的,所以孙翔就在床上躺着刷手机,顺便庆幸了一波他们队长不像王杰希也不像张新杰,不查房真幸福。

 

他觉得自己等的像个望妻石。

 

不过也是他活该,谁让他把自己生日说的推后一天了。

 

等到困意涌上来的时候,孙翔看了一眼手机右上方的时间,已经23:58了,他还可以再坚持几分钟……嗯?

 

突然一个文件发了过来,他下意识的点了接收,这边还在接收,那边叶疏疏显示正在输入中。

 

文件接收成功,时间是23:59。

 

孙翔打开文件,他猜测这是一张很高清的图片,所以文件大小挺大的,只不过在他看到那张图片的时候,所有的想法一瞬间全部都消失了,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呼吸都窒了窒。

 

那是一张以他们两个人的游戏角色为原型所画的……婚纱照,是他此前连续参加两场婚礼时心生羡慕的,黑色西装与白色婚纱的标准搭配。

 

这真的是默契吧……

 

笔触细腻唯美,看得出来应该画了很久,他甚至觉得这幅画比叶疏疏在微博上给自己的那副都要精心许多,诶嘿,这么看来,自己的存在好像胜过了在她心中的“孙翔”这个偶像一样的存在了。

 

他居然吃自己醋吃的这么开心,要完。

 

那边叶疏疏的消息却也是发了过来。

 

时间0:00。

 

“生日快乐!这幅画我画了挺久的,希望你可以喜欢,虽然好像我们还没有确定奔现,但不妨碍我畅想一下我们的角色啦,要是哪天荣耀开了结婚系统,那我肯定第一个拉着你去。废话不多说,希望明年还能陪你过生日!”

 

明年吗……

 

一定会的,以后的每年都会的。

 

孙翔忍不住笑了笑,他觉得自己现在样子应该有点傻。他不是早就想过了吗,以后他还要和叶疏疏一起拍好多合影,要从现在拍到婚纱照——嗯,一定会的。

 

“我们见个面吧。”孙翔发了条消息过去,“今年的全明星周末在N市举办,正好方便你出行,到时候见一面吧。”

 

“好。”

 

TBC

 


嗯?还没见面?哼。


其他文章目录

  58 36
评论(36)
热度(58)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