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全职/孙翔BG/向日葵物语 08

前文目录


Chapter8


几天之后,孙翔收到了由周泽楷转交的快递,在轮回众人好奇的目光之下,他心虚的咳嗽了一声,面不改色的拿着快递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只不过这仅仅维持到了训练结束,因为一结束,他就跟生怕别人抢自个儿的东西一样,抱着快递跑回自己房间去了,饭都顾不得吃。


坐在床上,孙翔看着快递沉思。


这么珍贵的包裹当然不能手撕了,他专门找了剪刀,心里带着点小雀跃,小心翼翼的裁开了快递箱,叶疏疏到底会送他什么礼物呢?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非常精美的纸盒。


孙翔愣了愣,打开了盒子,然后发现盒子里是各种各样的棒棒糖。他无语的拆开了一个包装,叶疏疏还真的说到做到,把他当做小学弟,给他寄了糖。


你见过一八五的小学弟吗?


孙翔忿忿的想着,把棒棒糖塞到嘴里,下一秒他却是感觉自己眼前一亮,咦,还别说,挺好吃……虽然吃棒棒糖好像应该是卢瀚文那种小孩子应该做的事情,有点幼稚。


不过他可以偷偷的吃嘛。


让他继续看看这盒子里都有什么……诶,这几张是疏疏手绘的自己的海报吧,还有她的签名。很好,他一会就把这个海报贴在墙上。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他找到自己的其他周边,然后统统签上名字寄给叶疏疏,她是不是会很高兴啊,这可是他认认真真签的名,天下仅此独有一份。


孙翔这么想着,随手就拿起手机给唐昊发了条消息。


唐昊送他两个字:“自恋。”


但是没毛病啊,疏疏最喜欢的选手是他,他送自己的周边,可不是投其所好么。孙翔莫名觉得心情不错,他继续翻了翻,又看到了一盒明信片。


如果和她一起,把她亲手绘制的明信片盖上世界各地的邮戳,听起来好像很浪漫。这个想法不错,他要赶紧把它记在备忘录上,免得回头忘记了。


等到记完了之后,孙翔才想起来那个包裹他还没有全翻完,最下面好像还有什么东西。他放下手机,把最下面的东西拿了出来,嗯,看起来似乎是个漫画。


这个漫画孙翔倒是有印象,这不是叶疏疏之前画的那个自己是男主的,古风的武侠么,特别帅的那个。当时还是卖的附赠彩蛋特典的限量版,他训练晚了几分钟结束,打开微博的链接就发现抢完了。


也不知道那群粉丝都是什么手速,跟刘小别一样单身十八年的手速吗?


孙翔觉得他现在的心情十分微妙,自己看自己是男主的漫画……等等,这招豪龙破军好赞!


刚才还在纠结心情如何如何的孙翔打开扉页之后就被漫画吸引了,趴在床上看了起来,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中学时代,放学回家不先写作业,而是先不务正业的玩一会的时候。


看一篇好的作品犹如饮一杯陈酿,诚然叶疏疏的画有些地方尚有不足,但孙翔还是觉得自己看的意犹未尽,酣畅淋漓的。


不过已经完结了,为什么后面看起来好像还有些页码,难道是传说中的彩蛋特典?孙翔下意识的翻开下一页,看着看着发现了不对劲。


为什么,男主和未婚妻聊的好好的,怎么就亲,亲上了,怎么就开始脱衣服了……啊?


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孙翔顿时脸红。


棒棒糖早就吃完了,他咬着塑料管发怔,叶疏疏画的彩蛋居然是这种内容的吗?她,她居然画自己……这样?


她画的时候在想什么,难道想……这样?


可是事实上他连妹子的手都没牵过。


第二天杜明发现孙翔顶着黑眼圈:“咦,孙翔你不是不喜欢熬夜的吗,这是失眠了?”


叶疏疏哼着歌查看了一下物流消息,诶嘿,快递已经被签收了啊,不知道这个礼物学弟喜不喜欢,那个糖可是她最喜欢吃的一家呢,漫画也是她自己的珍藏版,最后的部分的尺度也不算大,顶多是个R15吧。


“学弟喜不喜欢我送的礼物呀!”她发了条消息,“我看到快递已经被签收了呢。”


“糖很好吃,海报也很好看,我贴在墙上了,漫画也很好看,就是最后……”叶疏疏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对方省略号后面的内容,她有点纳闷,难道对方是个纯情少年?


完了,那她有种祸害祖国未来花朵的感觉啊。


不过既然他俩同年,讲道理,叶疏疏不认为男生到了这个年龄,还没看过某些片子,男生们不是会一起分享资源的吗?而且她那可是考虑到读者年龄性别不一,专门把握尺度开的假车诶。


她也是觉得和对方已经比较熟悉了,才会这样的,总一直装做文青也不太好吧。大概是她没和男生交往过,所以不知道怎么把握尺度吧,哎,搞砸了,活该她没有男朋友。


不过据说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是会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对方的,但是这样的话,以后谈恋爱了逐渐暴露出本性,岂不是要分手?


那还不如提前预告一下,让人家有个心理准备,接受不了的话直接拜拜,也没有后续那些麻烦事了,无论是恋人还是朋友,都是这个道理。


叶疏疏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有道理,但是她却疏忽了一点,为什么她会对这个认识了才不到半年的,隔着网络的学弟这么上心?


如果钟梨在的话,大概会说她可能是听进去了自己的话,决定改邪归正,寻找身边的男生做男朋友了。但事实上叶疏疏自己内心里隐约有个想法,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人和孙翔的性格,有点像……


这不还是白月光朱砂痣,从此我爱的人都像你的套路么。


但她在最后知道真相后,无奈的发现,还真不是这个套路,她这是一共只喜欢过两个人,还都是一个人——此生只爱他啊。


“学姐画的很……很娴熟啊。”对方憋了半天,只发出来这么一句话。


叶疏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画手的必修课啊这是,再说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你这样让我忍不住怀疑你是不是小我好多届啊。”


“……不,我只是没谈过恋爱。”


“这么可爱的吗?”叶疏疏今天是出来和甄甜一起逛街的,甄甜刚试了件衣服出来,就看到叶疏疏抱着手机在那里傻乐,“你这表情为什么一副调戏了小男生的感觉?”


“还真是。”叶疏疏抽了抽嘴角,“我不能太得意忘形了,要维持我的形象。”


甄甜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我不认为你一个见我第一面就表白的人,还有什么形象可言。”


叶疏疏一时哑口无言,不禁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了,不过她平时在网上也是这种画风啊,如果一直是她的粉丝的话,应该是可以接受这种程度的玩笑的吧?


孙翔的确是接受了,虽然他很疑惑当年那文文静静的少女怎么变成了现在这种画风,但是不论怎么样,那都是叶疏疏,本质是没变的。


至于她现在调戏自己……如果她知道自己就是孙翔,大概表情会很精彩的吧?


“你心怎么这么脏了?”彼时孙翔已经去苏黎世参加世邀赛了,对于他这种想法,唐昊表示不能理解,“你可别说人家妹子变了,你也不是我以前认识的孙翔了吧。”


“你不懂。”孙翔觉得自己有些深沉,他从这种远距离追妹子的过程中领悟了很多道理,“你是不会有我这些感受的。”


“神经病。”唐昊说道。


“最近画的稿子很多,挺闲的啊。”叶疏疏某天在画稿子的时候,收到了钟梨的消息。


“还好吧,游戏没怎么玩,和我一起玩的那个狂剑士最近有事不能上线,我自己玩也没意思,考试已经结束了,现在就等成绩出来放假了。不过我第一个月还是打算待在N市打工,八月份再回一趟家吧。”叶疏疏回复道,“对了,你是还没放假吧,你们学校放假挺晚的。”


“嗯,我想问你对手书有没有兴趣。我一个粉丝问我能不能介绍她一个画手,并且告诉了我一个故事,我觉得你应该会想画的。”钟梨发过来她一个文档,“题材和校园冷暴力有关。”


叶疏疏原本只打算粗略的扫一遍故事,然而在匆匆忙忙看完之后,她忍不住又一个字一个字细细的看了起来,这个故事的视角是女主角的自述,文笔谈不上很好,但内容却非常的真实,让她看了忍不住有些戚戚感,仿佛感同身受。


然而世界上是没有感同身受这种东西的,因为不是当事人,是无法经历和理解当事人的痛苦的。还好故事里的少女最终有一个意中人可以保护她,带她走向光明的未来。


叶疏疏觉得她之所以会对这个故事产生共鸣,大概是因为她同样也在自己的故事里怯懦过,卑微过,只是那个女孩比她勇敢得多,也比她经历的多,她的事情放在别人面前算不得什么的。


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对方最终觅得了幸福,而她一无所获。


“我接这个手书,那个粉丝的联系方式给我。”叶疏疏回复道。


叶疏疏画它的本意不过是想给有同样经历的人一些慰藉,并且呼吁大家反抗校园冷暴力,当然她没报多少希望。不过令她惊讶的是,等到发出去之后,居然有个小有名气的新锐律师小姐姐转发了这个手书,并且有理有据的进行的大力的呼吁和宣传。


这她还挺高兴的,扩大影响力嘛。


只是让她惊讶的是,为什么职业圈的选手们会一一转发这个手书?他们也对这个故事感同身受吗?不不不,她绝对是不相信作为前三转发的韩文清会对此深有体会。


霸图的几个像是约好了一样都在转发,但是孙翔怎么也跟着转发了?


孙翔看到这个手术的时候,是刚从苏黎世拿了冠军回来没几天,他转发这条微博其实挺正常的,且不说职业圈里好多前辈都转发了,他自己也是一直都有关注着叶疏疏的微博的。


“我看到你发的那个手书了。”孙翔看完之后,给叶疏疏发了条消息。


“什么感受?”对面秒回。


“我可能没有故事里的男主那么冷静的去默默保护吧,如果是我喜欢的女孩被欺负了的话,我大概早就去打架了,这样肯定是会被女主嫌弃的——这人怎么这么没脑子,都说了不让打架了。”孙翔想了想说道,然后他就拿着手机眼都不带眨的等着叶疏疏的回复。


“是吗?”那边却是发来了一个语音,是叶疏疏的一声轻笑,“我觉得挺好的,有你这样的意中人,你女朋友会很幸福的吧。”

 

孙翔愣了愣,他突然意识到这好像是一个机会,于是心下一动,福至心灵:“荣耀今年有七夕活动,要找个搭档一起做,你有没有空?”


叶疏疏这边也是一愣,她却是没想到对方居然会主动邀请她,难道自己的恋爱曙光真的要来了吗,这可是七夕任务诶。


“我是不是说的太唐突了。”孙翔见她半天没回答,想了想,补了一句:“反正大家都是朋友,一起做个任务而已。”


“嗯对,还是学弟靠谱。”孙翔说了这句话,叶疏疏反而是宽了心,是她自己想多了,朋友之间一起做个任务也挺正常的,如果他现在就对自己有想法,两个人都还没认识太久,说明这人也有点轻佻了。


“你这太双标了吧,你自己还不是先对人家图谋不轨。”钟梨后来点评道。


“我要是知道他是孙翔,我哪还敢有非分之想,我躲都来不及呢。”叶疏疏觉得自己很委屈,她是被套路了,谁能想的到这么巧两个人遇到,而孙翔居然也学会了套路呢?


不过在七夕任务的活动开始之前,叶疏疏结束了七月份的打工,先回了一趟阔别已久的家。虽然是回家,但她还是很少待在家里——见到父母就容易吵架,还是出去继续打工好了。


而且在这时候她甚至还收到了钟梨莫名其妙的消息,这家伙居然脱单了,还是和自己以前喜欢的人在一起了。叶疏疏羡慕之余,也大大方方的送上祝福。


当然,前提是她不知道那个人是刘小别。


这天下午下班,天空却下起了瓢泼大雨,叶疏疏皱着眉站在商场门口往外看,她是不指望家人回来冒雨给她送伞的,然而打车也不好打,她眼睁睁的看着同事们一个个被男朋友接走,觉得自己十分心累。


要不她还是转头回商场买把伞好了。


所以为什么这种时候都还有人发狗粮啊,雨天,一个适合发狗粮的时刻?


孙翔也很郁闷,大雨天的,母上大人居然让他跑去商场买水果,还说是现在立刻马上就想吃,真是被老爸惯坏了,然而他只能看着父母恩恩爱爱的在家里,自己戴个口罩去跑腿。


他可真是亲生的。


不过没办法,他孙家的男生都宠老婆,孙先生宠孙太太,他跑个腿也没什么的吧,看着大雨天,还好他带了伞……嗯?旁边这姑娘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叶疏疏?”孙翔有些迟疑的问了出来。


叶疏疏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她有些惊讶的回头看了过去,然后不禁愣住,虽然孙翔戴了口罩,但是她还是立即认出来了他,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是非常合格的迷妹。


只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孙翔还记得她是谁啊?那上次在轮回的活动,孙翔岂不是也认出她了?


“你没带伞吗,我送你回去吧。”孙翔发觉叶疏疏两手空空,主动说道。这一刻他还真没存什么别的心思,只是单纯不想看到一个女生在自己面前被淋成的很凄惨罢了。


“不了不了,一把伞装两个人装不下,你别感冒了,我先走了……”情急之下,叶疏疏打消了自己回去买伞的念头,直接冲进了雨帘之中。


孙翔怔着看着她跑远了的身影,第一反应却是,长得高是他的错吗?他又不是自己想这么一大只的。愣了几秒之后,他才有种混着失望和恼火的情绪涌上心头,这是什么意思,宁愿淋雨也不想和自己有交集吗?


当晚裹在被子里瑟瑟发抖打着喷嚏的叶疏疏觉得自己快要高烧晕过去了,没有金刚钻可别揽那瓷器活,没拿好体质还偏要逞强去淋雨,活该自己遭罪。


但她只是猝不及防之下的应激反应啊,只是因为自己已经决定了离他远一些,所以不能让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因为孙翔的出现就动摇了。


第二天叶疏疏整个人的状态都是不好的,她虽然吃了药,但一直还在发低烧。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天之后,她坐上公交车,看到有个老人上车,下意识的起来给他让座。


老人冲她道谢,她勉强的笑了笑,然后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她晕倒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这次终于不是饿晕的了。


孙翔觉得自己可能是宅太久了,他陪着祖父出来锻炼,居然还没他走得快,这老人家看到公交车要到站了,加快了步子就走过去,一眨眼就没影了,他反而还没祖父上车快。


结果他一上车就看到叶疏疏要倒在地上,吓得他急忙冲过去扶了一把。


这姑娘怎么说晕就晕啊?还好两次都是他在。


TBC



5300…

本章联动以前写过的林敬言bg《意中人》,

时隔几个月终于串起来啦,校园冷暴力手书女主是裘梦,

策划是沈溪,画手是叶疏疏,推广的律师是乐乐篇的涂嘉嘉。

下一章就是正式面基啦!



意中人链接

其他文章目录

  88 32
评论(32)
热度(88)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