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林敬言x你】Geschichte(一发完)

*ooc归我

*一发完

*提前祝小兔生日快乐! @小兔爱丽丝 (我大概是个傻子,居然忘了艾特)

*故事背景在林敬言退役后

*标题是德语单词“故事”的名词意思(专门去问了学德语的小伙伴,好担心用错2333)

*其他文章目录 

 

 

(一)

 

 

今天这个采访似乎进行的太久了,只是当你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已经行走在昏暗的路灯下了。你本以为这次要采访的人离你家很近,完全可以步行回去,因而出门也没想起来打车,但此时此刻,你却有些后悔这个决定了。

 

因为你感觉到后面好像有人在悄悄地尾随着你。

 

直觉告诉你,这个时间段跟着一个单身女性的家伙,十有八九不是个好人。不要问为什么你觉得对方是在跟着你,而不是个路人,这是来自一个独居者特有的警觉。

 

这种情况下好像是应该快步回家,但是如果被记住家庭住址也是一件很不妙的事情。这时候有两件让你觉得无比庆幸的事,第一件是你今天出门穿了平底鞋,第二件是你在国外的时有好好的练习跑步。

 

至于那个人到底是不是跟着你的……这个很简单,测试一下就可以了。这附近你还算熟悉,于是你突然加快了脚步,在发觉身后的人也加快脚步后,你直接跑了起来,很快就将对方甩开了一段距离。

 

这样下去并不是个办法,男女体力是有悬殊的,而且你还背着一个手提电脑,长久下去对你很不利。你一边想着应该尽快跑到小区的保卫处,一边四处东张西望,却看到一家店的卷帘门正在徐徐下滑。

 

那似乎是家新开的咖啡厅。

 

卷帘门在下滑,但是里面却有着微弱的灯光,外面没有人,说明这是有人正在店里面关门。这并不奇怪,因为有些店主是会住在店里的。

 

从腿上传递过来的疲劳感让你电光火石之间做出了一个决定,你快步冲了过去,赶在卷帘门落地之前,堪堪撞开了玻璃门挤了进去。

 

狼狈之下,你的眼神和站在你面前的,正有些错愕的看过来的男青年撞了个正着。而几乎是在卷帘门落地的那瞬间,你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他的嘴,然后另一只手啪嗒一下按掉了门口的开关。

 

微弱的灯光灭掉,在一片黑暗之中,你可以清楚的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当然,你是因为跑的太累了所以要大口大口的喘气。

 

然后你把关灯的那只手拿了回来,也忘了对方根本看不到你的动作,把手指竖在唇前说道:“嘘,别说话。”

 

你能感觉到他的呼出的热气打在你的手背上,软软麻麻的。

 

一片安静之中,你听到外面有匆忙跑过来的脚步声和男人疑惑的说话声:“都快追上了,那女的跑到哪里去了,真是能跑,今晚跟错人了。”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当你发觉你这个站姿好像有点太累的时候,你的手被面前的人小心翼翼的拿开,然后你听到一个温和的男声:“没事了,他应该已经走了。”

 

“谢谢你,啊不,对不起对不起。”你这才惊觉你是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因为你居然大晚上的在别人要打烊的时候冲进了人家的店里,关了人家的灯,还捂住了人家店主的嘴。

 

这时候你整个人因为追兵不在,紧绷了很久的弦因为突如其来的放松而一下子瘫软下来,你靠在玻璃门上,羞愧的只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突然不远处的前台处亮起了一盏小灯,你抬头看过去,只看到店主先生倚在前台上,在米黄色的灯光中冲你一笑:“过来坐会吧。”

 

 

 

(二)

 

 

店主戴着眼镜,按说你本来应该是看不清他隔着镜片的眼神的。但是这一瞬间,你却直觉他的眼神是和他的笑容一样温柔的,带着一些淡淡的情绪,不是淡漠,而是你说不清道不明的的温和,给人一种妥帖和安全感。你不得不承认,你不由自主的被这个人吸引了。

 

他身上穿的还是工作时要穿的工作服,复古风的深灰蓝色的长袖衬衣,青古铜色的平扣扣的整整齐齐的,胸前的口袋里别着一支笔,腰间是还未解下的半身牛仔围裙,笔直的黑色长裤和擦的干干净净的皮鞋——明明是很正常的店员打扮,你却觉得他绝不只是个简单的咖啡厅的工作人员。

 

他就这样安静的站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就让你觉得他身上藏着别的故事。

 

身为一个自媒体工作者,你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和各种有故事的人打交道,去采访和了解他们的人生,知道他们的故事,然后再用你还算说的过去的文笔记录下来。

 

然而这样云淡风轻的人你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觉得他好像经历了成功不会太喜形于色,失败了也不会太颓废难过,无论世界如何,他都还在那里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荣辱不惊,就算他为了一些事情而做出一些被动的改变,但他本身是不变的,这个人是那个样子的。

 

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打了这么一个照面,你居然就想到了那么多的东西。你把这归咎于你的职业病又犯了,见对方还在看你,你急忙甩掉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道了声谢,快步走了过去,坐在了离前台最近的一个桌子旁,向他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对方听的很认真,在你讲完后,像是配合你一样松了口气,但脸上担忧的神色还在:“那我等会送你回去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一时半会的你应该还不敢回去,要喝点什么压压惊吗,我请你。”

 

按说你是应该有一些警惕的,但又是那奇怪的直觉告诉你,面前的人和外面的人是不同的,他不是想有意的去知道你的住址在哪,只是出于个人的绅士风度和对你的担心照顾而已,是纯粹的善意。

 

你笑了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家店,装潢风格竟然意外的合你的意,白白打扰了人家一场,如果不消费的话,实在太过分了:“介意为我加个班吗,我点杯咖啡。”

 

“我当然是不介意为女士效劳,只是大晚上的,你确定要喝咖啡?还是来杯红枣茶吧。”他不赞同的说道。

 

“我有个问题有点好奇,很冒昧的问一下,老板你可以选择不答。这个店里好像没有适合住宿的地方,为什么你还在里面把卷帘门关上了呢?”你忽然发现了这个问题,“是从后门出去吗?”

 

“后门的确是有,在后厨里,不过是封着的。这个店你看到了,它是这个还没住多少人的小区的门市房,我就住在二楼,只不过一楼和二楼没有打通的楼梯,要翻窗户出去。”他指了指厨房旁边的一个防盗窗,“原本你不过来的话,我是打算回二楼睡觉的。”

 

“我习惯晚上工作,所以还是来杯咖啡吧。”你从背包里取出笔记本电脑,打算趁机整理一下白天的采访内容,“有菜单吗?”

 

他见拗不过你,只好叹口气递给你一本菜单,你却是先被扉页上的一个单词吸引了目光,有些惊讶的说道:“Geschichte……故事?老板你懂德语啊!”

 

你觉得这个店名起得很好,和老板的气质很搭,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有故事的人。

 

“不是很懂,只是恰巧去过德语区,知道了这个词而已,可能天太黑你没有看清楚,我外面挂着的店名就是这个。你要喝什么咖啡?”他取出了咖啡壶和研磨机,似乎是打算直接在前台给你制作了,也是,又不是要做甜点,用不到去后厨。

 

“好巧啊,我也在德语区待过。”你只觉得这是一种缘分,低下头看了看菜单,“好多品种啊,还是拿铁吧,奶味比较重。”

 

“其实我也正想给你推荐这个的。”他也是笑了笑,取出了一袋咖啡豆,放入了研磨机,在开始研磨的轰鸣中,你注意到他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很适合手艺活。

 

你定定的看了会,才想起来要认真工作。真是的,你本来是要自己认真工作加班的,结果却为别人的认真工作走了神。等到咖啡机通电,他从厨房取来加热好的牛奶时,等待咖啡煮好的时候,你终于发现了可以说话而不算打扰人家行云流水的工作的空隙。

 

“那个,可以问一下,老板你叫什么名字吗?总觉得一口一个老板,都把你叫老了。”你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只觉得今晚给人家添了不少麻烦。

 

“林敬言。”他从咖啡壶前抬头,冲你轻笑。

 

 

 

(三)

 

 

林敬言……

 

你在心中细细的咀嚼了一番这个名字,只觉得它十分的好听,可能要比你待会品尝的咖啡中浓郁的奶味还要香气四溢,你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奇怪的比喻。

 

你只是觉得他的名字和他这个人一样,感觉温文尔雅的,很有韵味。

 

作为礼尚往来,你也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你自己:“我刚从国外回来半年,每天就是写点故事。今天工作结束得有点晚,实在是很感谢林先生你牺牲休息时间来帮我。”

 

“没关系,举手之劳。”林敬言说道,目光却锁在了你左手小指上戴着的戒指,他沉声问道,“你是不婚族?”

 

“哎呀。”你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在国外的时候有不少男同学想约我,我觉得麻烦,就跟我一个美国同学学了下,她说她们被催婚的时候,会去买廉价戒指戴在中指或者无名指上,假装自己已经有了婚恋对象,来逃避叨扰。”

 

“我觉得这样还要编出一个我在和别人谈恋爱的假象,太麻烦了,于是干脆戴在小指上,让他们以为我是不婚族甚至丧偶去吧,总之退而却步就好,至少省事了。”你有些得意的解释道,“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机智?”

 

“是很聪明,奖励你一块方糖。”林敬言笑了笑,向瓷杯里投了一块方糖,你见状撇撇嘴说道:“那块糖本来就应该是我的嘛,没诚意。”

 

“那就以后再奖励。”他回答的很自然,像是熟络的老友一般,你怔了怔,却是很快点了点头:“好啊,我以后常来,只要你不觉得我烦。”

 

刚好给你创造了解他的机会。

 

说实话,你去过很多的地方,听过很多经历,也写过很多故事,但却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在你莽莽撞撞闯入他的店后,非但没有因为你的举动慌乱和不满,反而理解并安慰了你,还要请你喝咖啡。

 

正常的人都会不满的吧。这样的人,应该是见过更大的场面,加上性格豁达,所以才不计较这种事吧?你这么想着。

 

不过,你只猜对了一部分。

 

“好香。”瓷杯被一双好看的手放到你面前,你揉了一把因为盯着电脑而有些疲惫的眼睛,抬头对着这双手的主人嫣然一笑,“如果林先生你相信我的话,其实你可以回去睡觉了,我替你看着店,天亮再走,反正我通宵工作也是常有的事,感觉你看起来不像是很会熬夜的人。”

 

虽然你不知道他以前的职业,但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毕竟林敬言连黑眼圈都没有。现在已经夜深了,你沉迷于工作,并不代表你会忽略周围的一切,你刚才分明注意到了他像是头疼一般按了按太阳穴,这人一看就不会熬夜。

 

哪像你这个惯犯,没喝咖啡就精神抖擞的很。

 

“我相信你,因为这店里你确实也没什么好带走的,除了咖啡豆就是咖啡豆,现在大家都喜欢用网络结账了,现金都没有多少。”林敬言的手指在你的桌子上轻轻叩了两下,“我的确不擅长熬夜,这也是长期以来的习惯,你如果有事情就打我电话吧,我睡会再过来。”

 

手机号就这么到手了?你有些难以置信。

 

然后在你的注视下,林敬言收拾好东西后,打开了那扇窗户的防盗窗,走出去又锁好离开了。在他离开后,你跑过去仔细研究了一下那个窗户,还别说,这个窗户从外面看的话,台子还是蛮高的,要从台子上跳下去。

 

要是穿高跟鞋,肯定是会崴脚的,还好自己不怎么穿高跟鞋……嗯?这是什么想法,难道你已经做好了有一天翻出去的准备了吗?

 

直觉告诉你,你在知道林敬言的名字后,可以选择上网搜索一下他的相关资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却放弃了这个想法,大概因为你想自己亲自去探索他的故事,一步一步的去了解。

 

只是最后一步一步的陷入,是你万万没想到的。

 

 

 

(四)

 

 

虽然有咖啡提神,但你在天亮之前还是没有挺住,勉强保存了文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连磨咖啡的声音都没有惊醒你——因为你是被人叫醒的。

 

“醒醒,已经早晨了,我的店员快来了,要开业了哦。”他语气里带着几分无奈的轻轻拍了拍你的肩膀,你这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面前面包的香味却窜入了你的鼻子,一下子刺激到你的味蕾,让你整个人清醒了不少:“咦,这是?”

 

林敬言若无其事的取下你身上的外套,你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你身上居然盖了一件男士的外套,“吃点早餐,一会店员来了,我送你回去吧。”

 

“呀,我还以为你们店菜单上的那些甜点,都是店员做呢,没想到作为老板,你也会做啊。”你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明显是刚烤好的,一看就十分松软可口的面包。

 

“不常做,因为手艺只能算可以,招待招待相熟的朋友才不会被嫌弃,不然的话肯定直接拿店里的成品了。”林敬言解释道,“所以凑合吃吧。

 

“啊,感觉很荣幸啊。不过,真的不是因为时间太早,店员们都还没来上班吗?”你笑嘻嘻的问道,面前却被他放了杯牛奶:“看透别说透,不要得寸进尺啊。

 

你吐了吐舌头,老老实实的用餐。你当然知道不能得寸进尺,就算自己是要付钱的顾客,人家也完全没有必要在非上班时间给你做早餐,所以啊,这都是林敬言这个人太好了,才刚认识没多久,就能帮你到这个地步。

 

所以你果断在吃完早餐后办了个这个咖啡厅的会员卡,甚至还凑到前台主动要求帮他洗盘子。不过被拒绝了:“哪有让客人洗盘子的道理。”

 

真的是不给你一点表现的机会啊。你皱皱眉,旋即舒缓下来,没事,不急,听故事嘛,要慢慢来。这时候你忽然瞥见前台的电脑上有一个没有退出去的页面,好像是游戏界面。这个界面你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对了,这不是国内火热了很久的“荣耀”吗,这个游戏很全民化了,但你对游戏实在没什么兴趣,所以一直没玩。

 

真是看不出来,林敬言还是一个会玩游戏的人啊。不过也是,游戏也算是手艺活了,他的那双手在键盘上飞舞,也是极好的。

 

你真的是被送到家门口的,可以说林敬言是个很负责的人了,等电梯时偶遇了你对门邻居家的阿姨出门,还闲聊了几句,那阿姨一听林敬言是来送你的,立即赞不绝口:“现在的男朋友啊就应该把女孩送到家门口,我女儿说楼梯楼道和电梯都是很不安全的,犯罪分子很容易潜伏的,把我担心的哟,她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谁保护她啊。”

 

你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林敬言,好吧,他的确是很负责,可是,现在都被别人误认成你们俩是男女朋友了,他都不介意的吗?

 

偏生林敬言像是没听到一样,和阿姨笑着搭话:“阿姨不要担心,令爱以后肯定会有让您放心的人好好照顾的,您就等着到时候包红包吧。”

 

看到阿姨喜笑颜开的模样,你也忍不住笑了。这个人是老少通吃吗,先是莫名其妙引起了你的注意,又把阿姨哄得开心,话说得倒是好听,自己这么负责,怎么不去做人家女儿的男朋友啊。

 

等等,你为什么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这是什么想法,吃醋吗?不不不,你只是单纯的吐槽啊。

 

很快就到了你的楼层,在阿姨进门后,你还在原地发怔,等到林敬言疑惑的在你面前摆手的时候,你才如梦方醒。

 

然后你认真的看着他:“那个,我说,其实我只是想采访一下你,听听你的故事,你信吗?嗯,很唐突也很冒昧了,不是故意窥探别人的隐私,只是真的对你很好奇。”

 

“对我很有兴趣吗?”林敬言笑了笑,镜片下的眼神里有着几分你不是很明白的意味深长,他伸出手帮你把吹到额前让你忍不住眨眼的碎发拂开,“想听故事啊,那就好好补个觉,有空再来找我吧。”

 

 

 

(五)

 

 

不对,不对,一定是有哪里不对。你明明只是对他好奇而已,怎么就变成了对他很有兴趣了呢?虽然这两句话意思差不多,没毛病,但是你总觉得从林敬言口中说出来,就好像你对他有图谋什么一样。

 

那么你图谋什么呢?

 

他这个人很好,很适合做朋友,也很符合阿姨这种家长心中的男朋友的形象,成熟稳重细心还有责任感,很适合做男朋友……

 

你在床上滚了两圈,突然坐了起来。

 

完了,该不会是误会你对他有这方面的想法了吧。不,你承认,在你之前没想到这点之前,你确实是对他没有什么想法的,但是你现在又不得不承认,你可能真的对他有那么一点点想法。

 

毕竟有故事又有神秘感,还有以上那些优点的男士,真的很吸引人啊。你再三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去网上查他的资料,而是选择按他所说的,好好的睡了一觉。

 

后来你就真的经常去他的咖啡厅了,不过也不只是为了听故事。只是那里的确是个工作的好去处,点杯咖啡,吹着空调,打开电脑写你的文章,环境不吵也不闹,老板还这么体贴,多好的地方啊。

 

所以你没有采访打算的时候,经常一待就是一整天,直到店员都走了,店主亲自送你回去,你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引的林敬言都忍不住笑了:“你是把这里当你的办公桌了啊,再这样我可要收租金了。”

 

不过在你第不知道多少次用甜点当主食滥竽充数之后,被林敬言单独谈话了:“你的饮食习惯真的可以吗?”

 

你有点心虚,比起人家这生活习惯规律人又自律还事业有成的成熟男士而言,你简直就是个生活颠倒没规律的咸鱼,“我这不是忙工作嘛,没空吃饭,对付一下而已。”

 

“我知道对身体不好啦,你以后监督我呗,健康生活从朋友监督做起。”你信誓旦旦的胡扯着,林敬言无奈摇摇头,“算了,你总是有道理的,你开心就好,不过,你为什么想听我的故事呢?”

 

“大概就是那种传说中的,‘我有故事也有酒,你跟不跟我走’,一下子就被你和你背后的故事吸引住了。”你解释道,顺便开了个玩笑,“我觉得今天我要是能尝到你做的蛋糕我可能会更开心。”

 

“我可没有酒,故事也不怎么精彩,平平淡淡的。所以顶多是我有故事和咖啡豆,你要是跟我走,听故事听到睡着,可就太吃亏了。”林敬言指了指你面前的咖啡,你急忙辩解道:“哪有,你就别自谦了,我怎么就叫吃亏了啊。”

 

这话说出来,你觉得好像又有哪里不太对。不过你知道他说他生活是平平淡淡的这点是有几分真的,当然也就是几分。因为平淡,才能淡然,但如果他的生活真的如同古井无波一样,那么他的气质绝对是和现在不同的。

 

“不过你想吃蛋糕是吗?那今天就提前打烊吧,正好昨天买了淡奶油。”谁知道林敬言居然这么迁就你,很爽快地答应了你随口的玩笑,倒让你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太麻烦你了吧。”

 

“不过淡奶油在我家,这是我打算冻了自己做的,没拿到店里来。”他低头看了看你的鞋子,“好像没看到过你穿高跟鞋啊,不过这个鞋子……嗯,正合适。”

 

“我不喜欢穿。”但你自己知道,你以前还是会偶尔穿高跟鞋的,现在每次来这里都特地挑鞋子,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是为了这天翻窗户吗?

 

“不从门出入的感觉真奇怪啊。”你站在台子上看着已经跳下去的林敬言,嘀咕了一句,“这台子很高啊。”

 

“把手给我。”他果然这么说道。

 

你很自然的伸出了你的手,在他紧握着你的手的同时,你屈了屈膝跳了下去,正好撞入林敬言的怀里。

 

 

 

(六)

 

 

你最初真的只是想听故事,但不知道怎么就多了这些小女孩的心思,会因为自己的一个小算计成功而窃喜,患得患失的。

 

这样可不行,这太不公平了。你这样的年轻姑娘遇到对方这种男人,绝对是要吃亏的……嗯?吃亏,这个词好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的。

 

你觉得你对林敬言的好感既莫名其妙却又理所当然,莫名其妙的是你本来懒的去操心感情问题,从你希望戴个戒指就一劳永逸就可以看出来,但现在却又反常的去在意这些,明明你跟他没有认识多久。

 

而理所当然的原因是因为,林敬言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适合做男朋友的人,对尚且是新朋友的你都能如此迁就照顾,如果是对恋人呢?对这样的人产生好感,简直是太正常的事情了。

 

但麻烦就麻烦在这里,目前看来,可能只是你的单方面好感,因为你不清楚他是不是对每个女性都是这样,你不能明确知道他的态度。

 

不过不要紧,现在还是先考虑蛋糕的事情吧。

 

你若无其事的跟在他身后上楼,其实内心却还在回味刚才撞入的那个怀抱。

 

做蛋糕的材料准备好之后,自然就是开始做了。在打蛋盘里放入蛋黄和细砂糖,然后用手动打蛋器打匀,边搅拌边放入色拉油和牛奶,最后再筛入面粉。而蛋白的处理就比较麻烦了,需要电动打蛋器中高速打出细腻的泡沫,不断地添加细砂糖最终打至干性发泡的状态。

 

“老了老了,如果是以前的话,蛋白我也有勇气用手动打蛋器去打的。”林敬言感叹了一句。

 

“年轻的时候也不能只用手动的啊,那太辛苦了。”你也曾经做过蛋糕,自然知道用手动打蛋器得有多累,且不说一直要保持的手速,就说那要十几分钟的时间就有够受了的。他忙着的时候你也没闲着,在给各种水果切片,准备一会涂完奶油后插上水果做个水果蛋糕。

 

“也是,那时候比现在更注意保护手。”林敬言笑了笑,这让你察觉到了不对,“怎么了,你以前的职业和这个有关系吗?”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一直开店的呢?”他反问道。

 

“因为你不像啊。”你理直气壮的回答道,“虽然我早就有怀疑了,不过我还是想听你亲口说,所以我都没有去网上搜你,我觉得要是搜的话,肯定能找到你,因为你以前一定很优秀,和现在一样优秀。”

 

“我以前是个游戏职业选手,我玩的游戏是荣耀。”林敬言说道,“以前优秀吗?大概吧……不过我现在怎么就优秀了?”

 

“有几个会做咖啡又会做甜点的职业选手呢?”你不服的看了过去,“不信你让他们来试试。”

 

林敬言听到你这话却是忍不住失笑:“确实,他们估计没几个人会做。”

 

“这不就得了嘛。如果抛开你以前是职业选手的身份,就单依靠你现在的技能,不仅可以维持生计,还能给做出食物送给朋友,难道不优秀吗?任何的优点都可以是优秀的前提,至少我很满意,我觉得你很优秀。”你认真的说道。

 

林敬言把蛋黄糊和蛋白霜倒在一起,用橡皮刮刀一点一点的从底部往上翻拌均匀,却是没再说话,像是在想什么事情一样。

 

你也安静的没再说话,不过心里却在打鼓,是不是自己过犹不及了,话说的太不矜持,鼓励朋友也不是这么鼓励的吧,被他察觉到什么了吗?

 

等到蛋糕模放入烤箱后,林敬言忽然问道:“你想听什么故事?”

 

 

 

(七)

 

 

“我不能只听你的,作为交换,我也会讲我的事情。”你为了表示公平,提议道。当然,其实你的真实目的是想促进双方了解,只你了解他不行啊,得让他了解你。

 

“可以。”蛋糕烤好需要半小时至四十分钟,你把切好的水果又放进了冰箱,两个人坐到沙发上开始聊天。

 

于是你知道了他其实以前不仅仅是个打游戏的职业选手,而且最初的风格是十分锐利的,甚至还有和他ID一样的一种打法,真可谓是……谁不曾年少。他只是怀念,却没有怨念,因为岁月的流失是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的,自怨自艾也没有用。

 

你知道了他被后辈以下克上,最终离开战队离开自己使用多年的账号,来到新队伍,最终拿到亚军,这是他在职业生涯中成绩最好的一次。他虽有遗憾,但却没有自满或者自弃,成绩其实不是那么重要,因为对手也同样很优秀和很努力,自己尽力就好。

 

你还知道了他在退役的时候的心情,他为有这样一群队友和对手而骄傲,这才是他的荣耀。

 

当然,你其实没什么好说的故事,因为你按部就班的上着学,除了大学时出国做了交换生外,好像没什么可取的地方。于是你只好讲了一些你采访的比较有趣的人,不过你觉得没什么用,因为你好像连户口都被对方查完了。

 

“叮”的一声,蛋糕烤好了。林敬言戴好隔热手套把它取了出来,在桌子上磕了几下,然后倒扣在烤架上,等到蛋糕完全冷却后的脱模。你从冰箱里取出了淡奶油和水果切片,一回头看到他把刮刀和抹刀都准备好了。

 

你们俩倚在厨房的两侧,等着蛋糕脱模,这时候你忽然心生一计,觉得这是个试探的好机会,不过要循序渐进,于是你开口问道:“那我问下一个问题了,你有没有爱情方面的故事可以讲一讲?”

 

“你呢?”没想到林敬言很利落的把这个问题抛给了你。

 

你怔了一下,老老实实的说道:“我承认我初二那年暗恋过一个男生,别的,没了。”如果不包括你现在正在图谋的他的话,的确是这样。

 

“我的话……”蛋糕已经脱模,林敬言把蛋糕摆正,摘下手套,拿起抹刀舀起奶油,却是不小心把一些洒到了手上,“以前学生时代的暗恋,就算了吧,没什么好提的。”

 

那就是现在没有了?你觉得又失落又欣喜,失落的是他对你果然没什么感觉,欣喜的是他如果目前没有喜欢的人,那你是有机会去努力的。

 

“不过后来……”林敬言顿了顿,忽然放下了手里的抹刀,朝着正在走神的你走了过去,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手上的奶油已经戳到了你的脸上。

 

“后来什么?你最好说清楚,居然涂我奶油!”你摸了一把脸,在脸上摸到了奶油,故作凶巴巴的问道,你是真的有点紧张他后面会不会说出一个他喜欢的人来,这样的话可就是官方盖了章的情敌了,很难对付的,你估计要选落荒而逃这条路线了。

 

“不过后来,我在同一个城市,见到了一个女孩三次。”在你思考着是否拿奶油反击他一脸的时候,他忽然说道。

 

 

 

(八)

 

 

林敬言是在你闯入他的咖啡厅的那瞬间就认出来你的,所以他对你存着天然的好感。并不是他对所有的女性都一视同仁,他的性格原因确实可能会让他比较会去照顾女生,但并不是人人他都给亲自做蛋糕,也不是人人都被他亲自送回家的。

 

其实他回家都是从厨房的后门走的,那天只是存了逗弄你的心思,告诉你要从窗户走,但没想到他旋即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要先给你示范一下自己怎么从窗户出去。

 

林敬言第一次见到你是在苏黎世的圣彼得大教堂门前,他去苏黎世看国家队的世邀赛,没比赛的时候就和其他朋友一起闲逛。

 

那时候的你正在人群里对一个外国老人耐心的用外语解释着什么,只看口型就可以看出你讲的话十分流利,很顺利的解决了老人的问题。

 

他远远地看着,觉得你很优秀,只不过那时候他还不能确定你的国籍,只看的出来你是个亚洲人,至于是中国还是日本、韩国,不确定。

 

第二次见到你是在中国园门口,你用中文打着电话在他几步远的地方等车,“我觉得麻烦,就跟我一个美国同学学了下,她说她们被催婚的时候,会去买廉价戒指戴在中指或者无名指上,假装自己已经有了婚恋对象,来逃避叨扰。我觉得这样还要编出一个我在和别人谈恋爱的假象,太麻烦了,于是干脆戴在小指上,让他们以为我是不婚族甚至丧偶去吧,总之退而却步就好,至少省事。”        

 

原来是个中国女孩。

 

这个想法倒是很有趣,这的确是变相逃离家长催婚的办法啊,还能拒绝追求者,很聪明的做法嘛。 

 

第三次见到你则是在体育场馆附近,很巧的是,他是接连三天看到你,你接连三天都没有注意到他而已。让他可以成功记住你的另一个原因是,你穿着的三件花纹不同的白色T恤上都一直印着一个德语单词。

 

你那时候刚采访完一个人,整个人都还是懵的,情绪还停留在上一个人在采访过程中讲的很悲情的结局,一想到就想哭。

 

他看到你揉了脑袋,用中文小声吐槽了一句:“大人们的世界可真复杂。”你虽然说了这种话,但眼圈的通红却暴露了刚刚哭过的现实,直觉告诉林敬言,你也是个很有故事的女孩子。

 

而你虽然很难过,却在一个中国游戏粉丝找不到入口的时候,很耐心的给他用中文讲解了怎么走,丝毫不见之前的难过。

 

把难过什么的藏起来,总觉得很坚强啊,好像以前的自己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很想听一听你的故事。

 

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很奇妙,尽管他当时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更不知道你们下次会什么时候见面,但直觉告诉他,你们会再见到的。

 

果然,你就这么狼狈不堪的闯入了他的店。

 

林敬言回国后开的那家咖啡厅在起名字的时候,忽然就想起来了你衣服上印着的那个单词。他当天回去后其实就有查过这个词。

 

Geschichte——故事。

 

 

 

(九)

 

 

“什么嘛,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一个人太在意了,没想到我们以前就见过,你居然是在将计就计。不过我话可没说错,大人们的世界真的很复杂,所以我永远是个未成年的宝宝。”你听了他的解释,不禁恍然。

 

林敬言讲这故事的时候,已经快用抹刀把奶油抹完了,你拿着水果切片就往上面加,却听到他笑了笑:“未成年可不好,未成年没办法结婚的。”

 

“哈?”你诧异的看向他。

 

“其实要想拒绝追求者,戒指戴在哪个手指都是有理由的。可以没必要戴在小指了,下次先戴在食指吧。”林敬言把蛋糕搞定,转身认真的看你。

 

戴食指什么意思来着?你歪着头想了想——想起来了,左手食指代表未婚,但是已有男友。

 

等等,男朋友在哪?

 

你诧异的看着他,只听到林敬言开口说道:“我还有很多故事,你愿意一个一个的听吗?”

                    

“我想,比起来听故事,我其实更愿意和你一起,将余生变为一个个故事,说给别人听。”

 

 

 

(十)

 

 

世界上总有两个人,在遇到的那瞬间就会被对方吸引,从最初的好奇慢慢的变为后来的各种在意,就好像是在那个特定的时间点出现在特定的地方,只是为了遇见你,和你分别成为同一个故事的男女主角而已。

 

Geschichte多了个老板娘,而你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END







困到灵魂出窍不知道自己后面在写什么【趴】

兔生日快乐❤

  348 43
评论(43)
热度(348)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