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卢瀚文x你】幸而相遇(一发完)

1000fo点梗第一弹。

ooc归我。

一发完,9200+

青梅竹马设定,伪姐弟。

给  @与君同赋 

其他全职文章戳这里:目录


(一)



“瀚文啊。”退役之后的黄少天有一天度假归来,跑到蓝雨和朋友们寒暄了一番后,走到卢瀚文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唤道。


“咦?黄少,你有什么指示?”卢瀚文脸上的少年稚气已经褪去,此时的他已经是蓝雨新的核心了,也有了后辈。随着年龄的增长,性格也稳重了不少,不再像以前那么活泼好动了,但面对自己尊敬的前辈,他依然是保持着尊敬。


“啊,就是想随口问一句。上次记者不是拍到你和一个妹子的照片么,看起来像是你的小姐姐一样的那个,以前常来找你。说起来你什么时候娶人家啊,年龄都已经够了。”黄少天揶揄的笑道,“别骗我了,别人看不出来,我还看不出来你那个眼神吗,跟之前对待训练营楼下那小猫一样,宠溺的很。”


“原来是这个事情啊,我不是都澄清了么。”卢瀚文无奈的笑了笑,“可是我跟她真的只是友情,或者是亲情,友达以上的那种,而且她年龄比我小几个月呢,不是小姐姐,是妹妹。”


“看样子是回答出经验了,如果是以前的你,肯定会脸红的吧。”黄少天不相信的摇了摇头,“我觉得你还是抓紧机会吧,别到时候人家有了男朋友,你哭都没地方哭。”


“黄少……”卢瀚文正想说些什么,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他低下头一看,冲黄少天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我接个电话。”


“喂,瀚文,你在忙吗?啊,我这边有点吵,你听得清吧?”你在电话那端问道,


“听得清,没有,现在是休息时间呢,不忙的。”卢瀚文顶着黄少天怀疑的眼神,走到了角落里,“怎么了?”


“我正好出差回G市,有空见一面嘛?”你一边问着,一边小心的在人群中挪动,“我要登机啦!听的见候机大厅的广播声吗?”


“嗯,听到啦,应该有空,你下飞机了给我发个消息,注意安全。”卢瀚文笑着叮嘱了一句,得到你笑嘻嘻的答复:“知道啦,你真是跟我哥一样,以前没那么啰嗦的吧?”


等到挂了电话,他才走了回去,迎着黄少天意味深长的目光,卢瀚文做了个鬼脸:“你问我有什么用啊,不如去问人家什么时候愿意嫁给我,好了黄少我去个洗手间,先走一步——”


“嘿你这孩子。”黄少天叫了一声,然后在原地想了想,“这话的意思不就是,如果人家愿意嫁,他就娶么。小卢这是跟谁学的,开始玩文字游戏了。”


卢瀚文倚在门外的墙上松了口气,打开手机的相册,相册上的你们两个人还是少年少女的模样,脸上都涂着奶油,他揽着你的肩膀,而你正比划着“耶”,两个人都笑的灿烂。


他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


是的,你嫁,他就娶。



(二)



和很多平淡故事的开头一样,你和卢瀚文是青梅竹马,两家关系极好的那种,从小就被丢在一起玩耍,甚至他的游戏ID都是你起的。


但也因为太熟,当别人跟你夸赞起来卢瀚文是个很帅的少年的时候,你会十分惊讶,因为你见过他小时候鼻子一把泪一把的模样,实在无法将这二者联想在一起。


而且卢瀚文小时候因为挑食,跟个小豆芽菜一样,总有人以为你是他的姐姐。等到了青春期,女孩子发育的比男生早,当你已经看起来像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时,他还比你矮一截,两个人走在一起,更被人认为是姐弟了。


你是不在意这种事情的,虽然你比他小几个月,但是因为卢瀚文的性格阳光可爱,还有点孩子气,你下意识的就会把他当做弟弟看待,虽然很少摆出姐姐的架子,但是每当他惹你不高兴的时候总会十分诚恳的认错,然后笑嘻嘻的说道:“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他不敢惹你,因为惹怒了你,你可能会气哭,但你天生患有哮喘,万一发作时正在哭,可能会呼吸困难。


“你下次要是惹我不高兴了,我就把你小时候的丑照放出去。”你得意的说道。


“你放出去也没什么啊,反正也没几个人认识我。”卢瀚文表示并没有感觉到你的威胁,并递给你一支棒棒糖,“刚才路过商店买的。”


“那你就加油嘛,让更多的人认识你。”你接过棒棒糖,拆开后放到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不是,我努力发光发热,被更多人知道就是为了到时候给你发我丑照嘲笑我的机会吗?”少年哭笑不得的说道,“不过我确实有这种打算就是了,我想去当职业选手,先去我们本地的战队,蓝雨的训练营。”


“挺好挺好,我又多了一个卖签名照的机会。”你满意的说道,丝毫没有介意他现在的年龄尚小这件事,“我支持你,你记得说服你爸妈。”


提到这个,少年就苦起了脸:“到时候就算打比赛了,我学业也不能落下,我爸妈的意思是我至少要拿到个毕业证。可是哪有空学习啊,开始还好,在训练营还能抽出时间,等到正式比赛了,就只有考试前临阵磨枪啦。”


“真可怜,那这样吧,为了到时候你可以安心的打游戏,我就去好好学习,到时候说不定能给你补个课,我们一起应付考试呢。”你想了想说道,然后冲他眨了眨眼睛。


“好的,到时候一定给你带零食大礼包。”卢瀚文会意的点点头,“我姐最靠谱了,肯定到时候可以带我考到及格。”


哦,还有在有求于你的时候,倒也是会叫你一声姐姐。


“少来,我都快被你叫老了。”你瞪了他一眼,两个人就这么把看似还没影的事情都讨论完了。


不过只是看似还没影子的事情,你其实知道卢瀚文虽然少年心性,但是是很有主见,而且说到做到的人,他既然会提出这个想法,想必是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了,他荣耀玩的确实不错,同班的男生都打不过他。


而且作为自己的青梅竹马那么有抱负,你当然会无条件支持了……嗯?好像是有条件的,不管了,零食是他自己主动给的。


果然如你所猜想的一样,卢瀚文很快就去了蓝雨训练营。然后你每周末的下午都会在饮料店喝着奶茶,进行补课大业——两个月后你发现你因为喝这种高热量的玩意,居然胖了,尽管卢瀚文表示你并不胖。


然后你看了一眼卢瀚文的小胳膊小腿,更生气了。最后你愤怒的把补课地点改到了蓝雨门口的传达室。


蓝雨所有人都知道,卢瀚文学习非常刻苦。


而你听说了他下赛季要出道的事情,神情严肃:“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卢瀚文“啊”了一声,还以为你要说出来“接下来我们要拯救地球”之类的充满中二病即视感的宣言,只听你说道:“阿姨说这次考试你不退步,送我一盒进口巧克力。”


“我还不如巧克力?”卢瀚文震惊道,然后顺便咽回去了巧克力更容易发胖这句话,他觉得说出来的话,可能会被打。


“哪能啊,巧克力可以吃呢。”你无辜的说道。


“巧克力会让你发胖,但我不会啊。咦!我怎么说出来了……姐,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给你把刚才的词语背一遍!”



(三)


高考时你的成绩非常出色,考到了北方一所很好的大学,毕业前就应聘到了一家公司。其实在卢瀚文开始正式比赛后,你们就很少见到了,除了蓝雨在G市的主场比赛,就是春节假和夏休期。


而这份工作要求你经常出差,卢瀚文打比赛也是全国各地的走,你们时常会发现两个人在一个地方,只要出现这种情况,你们在同一个城市,就一定会见一面。


比如今天。


卢瀚文和少年时期,外貌上并没多大差别,只能说是当年的少年长开了,眉眼依稀还是曾经的少年模样,只是显得成熟了一些而已。但有一个明显的改变就是他的身高,当年高他一截的你,现在要抬头看他。


你觉得大概每个个子不高的少年都是潜力股,以当年的假象来蒙蔽别人,然后暗中长高。高中寄宿学校你没有什么空出来和他见面,每次寒暑假遇到他,都觉得他好像在偷偷变高,不知道是吃了什么东西。


嗯?怎么又扯到吃了。


你正走着神,没提防被人揉了一把头发,定睛一看,说谁谁就到了:“你这人,我其实没比你矮多少好不好,我现在只是坐着,给了你可以揉我头发的机会而已。”


“你要点什么?”卢瀚文不可置否的笑了笑,没有理会你关于身高的话题,翻起了菜单。


“然后过一会你又偷偷的过去先把账结了?”你眨了眨眼,“其实我有工资的。”


“我知道,但是男生和女生吃饭,结账不是很正常的吗?”卢瀚文看了你一眼,眼神认真“我记得你以前是这么教我的,说这样会讨女孩子喜欢。”


“哇,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感觉你越来越有男友力了啊。好吧,其实你可以去直接付钱的,不用提前过去结账,我又不会拦着你,我会在给你挑礼物的时候更用心一些,毕竟不能吃白食。”你感叹道,然后做出一副回想的样子:“我这么教过你吗?”


“嗯。”他点点头。


你皱皱眉,认真的说道:“那得看人,要是咱俩这关系就算了,跟你不熟的女生你就不用抢着付钱了,万一被赖上了怎么办?”


“我没有其他熟悉的女生。”卢瀚文熟练的点好了符合你们两人胃口的食物,一边跟服务生吩咐着,一边回了你一句,“你知道蓝雨的性别比例的。”


“不是吧瀚文,你这么大了都没有过恋爱经历的吗?”你惊讶道,然后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是,前期他都是在你眼皮底下长大的,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你绝对第一个知道,而且那时候的卢瀚文的确不如现在受欢迎,不过后来他去了训练营,情况就知道的不是很多了。


“不是听说你的粉丝们迷妹们给你写过好多情书,送过好多精心准备的礼物吗?”你问道。


“没有。要非说真有段感情经历,那大概是和你吧。”他下一句话把你吓了一跳,看到你一副惊讶的模样,卢瀚文叹了口气,笑道:“你别惊讶啦,我说着玩的,就咱俩这友情,都快升华成亲情了,跟一家人一样,不算感情经历吗?”


“你吓我一跳呢,说的跟你暗恋我一样。”你松了口气,“也是,我们的关系那么熟,真是面对面都不会产生火花的。其实我觉得还是当朋友好呀,朋友一直不会散,谈恋爱什么的,哪天分手了,说不定就老死不相往来了。”


“嗯,有道理。”卢瀚文点点头,“所以你有什么是想跟我说?我看你一直在咬嘴唇,你每次有什么想说但是犹豫的事情,就会这样。”


“你观察的太细致了。”你下意识的舔了一下被你咬出牙印的嘴唇,“你还记得我十八岁生日那天你说了还是那么吗?”


“好像是祝你快找到一个男朋友,不然蓝雨的人总觉得我们俩有什么牵扯。”卢瀚文愣了愣,回想了一下,旋即变了脸色:“你抛弃组织了吗,你刚才不是说谈恋爱不好么?”


“有点想恋爱而已,以前一个大学同学,现在正巧同公司,有在追我。”你喝了口服务生送来的饮品,露出一个笑容:“诶这个饮料新出的吗,挺好喝。”


“新出的,感觉你会喜欢而已。嗯,挺好的,你在那边自己一个人工作,有个人照顾你也好。不过那个人怎么样啊?”卢瀚文又点了点头,然后开始盘问你那个男生的各种情况,弄的你连连摆手:“瀚文你这是查户口吗?感觉你跟我哥哥一样。问这么仔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调查好情况,然后去打架呢。”


“又不是没打过。”卢瀚文举例,“初一那次你不记得了吗?”


“记得记得。对了,话说回来你好久没叫我姐姐了。”你当然记得这件事,因为他就读了初一这一年,初二就去训练营了。不只不过你想起来卢瀚文当时被打的惨兮兮的样子,决定为了他好,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我本来就比你大,是你哥哥这件事不是理所当然的么。你要是真恋爱的话,我祝福你,终于不用给你当挡箭牌了。”


“呀,你现在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肯定很多女孩子喜欢你,也祝你早日脱单呀。”你笑眯眯的说道,“年轻人喜欢工作挺好的,但不要忽略了大好世界嘛。”


很多女孩子喜欢又如何?


他买单的不过就这一个,按你所说的那样,讨女孩子喜欢罢了。


可惜买单不了你后面的人生。



(四)


其实你是很难想象卢瀚文会去打架的,他虽然喜欢抖点小机灵,但是本质上是个很讨人喜欢的男孩子。而且,说实话你觉得,就他这小体格,打起架来是要被狠虐的。


但偏偏卢瀚文还真打过这么一架,原因也很简单,就是有个男生路过你身边的时候,故意抬手用胳膊撞到了你的胸部。


你那一下疼的还没反应过来,走在你身后的少年就跳上去,一拳打在了那男生嘴角。等你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时,这两个人已经在地上厮打起来,衣服扯破,脸上都挂着对方的拳头印。


“快起来!”你急忙把这两人扯开,把卢瀚文拉到了自己身后,质问那个男生:“你刚才为什么这么做?”


对方的眼神有些闪躲:“就是看你……嗯……”


他说话吞吞吐吐的,你却是立即就懂了他的意思,因为你发育比较早而已,这简直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你回头看了一眼卢瀚文脸上的伤,冷笑一声一巴掌打了过去:“没事惹事。”


等到家长在办公室和老师聊人生的时候,你已经带着卢瀚文在医务室给他用碘酒擦那些淤青了,看着他龇牙咧嘴的说疼的样子,你没好气的说道:“我其实可以收拾那家伙的,你就不用添乱了,现在好了,我们两个人都逃不了写检讨,两个人全搭进去了。”


“你这话说的,我就应该躲在你身后么,保一弃一?那我也想保护你。”少年觉得自己的自尊仿佛被伤害了,“我是个男生诶,男生!”


“我只知道你叫我一声姐。”你手里的棉签没控制好力度,一下子下手重了点,引起了他一声痛呼,“那你真的不是亲姐。”


等到你给他擦好药后,刚才还在因为疼痛哼哼唧唧的少年,突然元气十足的冲你一笑:“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啊,受了伤还有人给我擦药。”


“那我宁可你不受伤。”你面无表情的说道。


只是你眼中的这个不惹是生非的少年,领了一群同学,把那家伙又痛揍了一顿,还划破了手。伤口你倒是看到了,不过他的解释是:“不小心被划到了而已。”


“你要注意点手,不是想去打游戏吗,很重要的。”你无奈的说道,“好吧,放学我请你喝牛奶,负伤人士请好好休息。”


“作业给我抄吗?”卢瀚文眨了眨眼,“你这次温柔的让我很不习惯。”


“不给抄,自己做。你什么意思,是说我以前不温柔吗,你这是剑客玩多了被游戏里的人带坏了吧?”你果断的否决之后,意识到了他好像有哪里说的不对。


“没有没有,纯属误会,你一直都是温柔的小姐姐。”他急忙解释道。


“不要以为这样,就能假装我生日已经过去了,我比你小呢。”你哼了一声,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忽然想起来男生好像很介意别人摸他的头。


不过你小心翼翼的看过去,却发现卢瀚文并没有丝毫反常。


“我怎么会忘了你的生日呢,你看你这人,平时强调自己是姐姐,现在又强调自己是妹妹了。”他无奈的说道。


在他真的以为你是姐姐,不抱有其他想法的时候,你却总是光明正大的点出事实,无关风月。



(五)



其实你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卢瀚文还说了别的,比如“很幸运这辈子能和你相遇”之类的话,还给你唱了《多幸运》,但你觉得这首歌讲的有点偏爱情了。


“难道你不爱我?”外人眼中的天才少年卢瀚文,此时正震惊而委屈的看着你。


“爱,爱,爱行了吧,你要记住此爱不是别人理解的那种爱,是朋友爱、兄弟爱懂吗?”你在这个眼神下被迫低头。


“不就是这个吗,你在想什么?”他一脸无辜的模样让你觉得,你只是想太多了,“没什么没什么,记住就好。”


其实你也挺高兴可以认识卢瀚文的,多年来他亦友亦亲的,陪你一直走到现在,明明本人都是一个很厉害的名人了,但对你和家人还是一如往昔,这很难得。


但是卢瀚文也有很累的时候。


少年天才的光环背负的太久太重,就会形成巨大的压力,在即将崩溃的时候,哪怕是根稻草也可以压垮这个人。


在比赛因为他的失误而输掉以后,卢瀚文哭着表示以后不会这样的时候,你觉得他一点都没有变,哭起来和小时候一样不好看。


虽然有很多人理解并接受他的道歉,但也有很多人表示不理解,觉得他在推卸责任,在网上对他恶语相向,再加上有人嫉妒他的出色,一时间吵的厉害,看的你只觉得卢瀚文仿佛众叛亲离了一样。


这立即惹怒了你,有些人不在其中,以为自己懂点东西,就开始抨击别人,这简直就是键盘侠。而且你的青梅竹马,怎么可以轻易被别人小瞧了呢,明明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你在网上怼了半天,又换小号给卢瀚文发鼓励的私信,费了半天的劲,结果却被他认了出来:“这是你的小号?”


“你怎么认识。”你郁闷的问道。


“因为你说的话……我觉得除了你以外,大概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你更了解我的人了。”少年揉了揉手腕,摩拳擦掌道,“作为流云这个账号卡的命名者,你就算是它的妈妈了,为了孩子她妈,我一定会打好比赛的。”


“什么鬼。孩子他爸难道是你?你是在继续我们幼儿园时的过家家吗?”你无语的问道。


“流云多可爱啊,这么可爱的小剑客你居然嫌弃。”卢瀚文抗议道,“义父义母行了吧?”


“得了吧你,扯这么多,肯定是不难过了,不用安慰了。”


“嗯……谢谢你。”他忽然小声的说道。


“谢我什么,这不是应该的吗?”你诧异道。


“谢你帮我呗,哎我真是庆幸我们爸妈认识,不然我真是落魄了都没人拉一把。”少年瘪了瘪嘴,“Nice to meet you.”


谢千帆过尽,身边依然有你。



(六)



恋爱,求婚,结婚。


一切似乎都是顺理成章的很。


“这些照片要做成VCR在婚礼上播放。”你翻着相册,指出一张又一张,好友在旁边忍不住笑道,“你和卢瀚文到底关系是有多好啊,怎么照片里几乎每张都有他。这要是按照古代的结婚仪式,哥哥背着妹妹上轿子出嫁,也就他适合背你了。”


“少来,他那天要比赛,没空来参加的,很可惜啦。不过倒是给我录了个视频,说是到时候当惊喜看,都怪你在旁边说个不停,我现在就想看了。”你笑着嗔怪了好友一句,“不行,我要忍住,到时候去婚礼现场的婚车上再看。”


在婚车上,你沉浸于即将步入婚礼殿堂的喜悦之中,想起了那个视频,从手机翻出来,小心翼翼的戴上了耳机,生怕弄乱了妆容。


“按照我们的约定,你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应该已经在婚礼现场了吧,如果你信守承诺没有提前看的话。但我猜你现在肯定在婚车上。”


你笑了笑,还真被他猜中了。


“青梅竹马二十几年,该送的礼物我让我爸妈带去了,就说几句我的感想和祝福吧。”


“虽然你总是假装是我姐姐,我也确实有时候有点小孩子气,但现在的我可不是以前的我了,这些是掩饰不了你比我小几个月的事实的。”


你又是忍不住笑了,完全可以想象的出来卢瀚文说这个话的样子嘛,一定是带着有点得意的笑容,像少年时他抢到一个boss一样。


“希望你以后更加聪明,照顾好自己,也希望你另一半可以一直陪着你。毕竟我不能总陪在你身边啦,好像以前的事情都跟昨天一样,你上一秒还在我我说这道题如何如何,下一秒就来跟我说你男朋友对你如何如何。”


“感觉的到你是真的在幸福快乐,请继续保持,虽然我不喜欢吃狗粮,但可以在你这里破例,请不要犹豫的用狗粮砸我吧,这样我才会放心。怎么样,很有面子吧?”


“对了,曾经约好的旅行,对不起啦,要失约了,我是小狗行了吧?让你男朋友陪你去见识一下美好的风景吧。”


“最后就是说一句……很庆幸可以跟你相遇啦,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棒的姐姐,最美的新娘。”


“突然煽情做什么。”你看着视频里他认真说话的模样,忽然想起来你第一次偷穿母亲的高跟鞋的时候,出门走了没几步就扭了脚,还是他背着你回家换了鞋。


似乎他送你的十八岁成人礼,就是一双很精致的高跟鞋。


只不过有些磨脚。


而今你可以穿着高跟鞋健步如飞,甚至今天会穿着它走过红毯,来到未来和你相伴一生的人面前,成为最美的新娘。


你曾经喜欢过卢瀚文。


只是曾经。


因为所有爱情,都比不过长久的友情。


而他到底只是把你当做姐姐,当做挚友。


“真是……不想哭花了妆。”你小声嘀咕了一句,“不知道比赛上场了没,打个电话吧。”


“嘟——嘟——”


其实你也挺开心的,能有一个类似俩人存在的好友,本来就是很幸运的事情,比彩票中奖还让人欣慰。


中奖不过是一时的喜悦,但朋友是一辈子的。



(七)


“你最想去哪里旅行?”


“当然是草原,感觉看到一望无垠的大草原,心会跟着开阔起来,而且草原是绿色的,绿色很养眼。”


“那你应该去粉微草的前辈们而不是粉我。”


“这个还吃醋的吗?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可爱。可惜G市离的太远啦,现在没钱,以后工作了没时间,我不想跟团旅行,但我爸妈又不会放心我一个人去。”


“那等以后我们有空了一起去吧。”


“不怕女朋友介意?”


“没有女朋友,倒是你,不怕男朋友在意?”


“我哪有男朋友呀。那就这么说定了,拉个勾。”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谁变谁是小狗。”


人生是一班看风景的观光车,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在中途站下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改变方向,更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天会开个玩笑,车毁人亡。



(八)


“我去个洗手间,今天小新人很厉害呀,怕是想一挑三,暂时还到不了我。”卢瀚文看了一眼场上的情况,对身边的队友说了一句,起身就走。


刚走出没几步,就听到队友叫道:“前辈,你的手机响了,先接电话吧!”


这个时间?卢瀚文皱了皱眉,旋即反应过来,应该是你打的。他快步走回去拿了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果然是你。


“喂?不好好在车上当你的新娘子,怎么打电话过来了,是不是看到了我的视频,很感动啊。”卢瀚文走到角落里,笑着问了一句。


电话那端有点闹,他还没来得及思考这是什么情况,就听到你小声的说道:“没事,比赛加油,我也很幸运,可以认识你。”


“噫,你是哭了吗?感觉你喘的很厉害,哮喘又犯了?”卢瀚文担忧的问道,因为他听到电话那边的你呼吸声很是粗重,有种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


“没事,再打给你。”他还正想说些什么,你却挂了电话。


“可能是要下车了吧。”卢瀚文这么想着,“比完赛再打个电话吧。”


等到比赛结束,卢瀚文被拉去庆功,喝了杯酒迷迷糊糊的才想起来你一直没给他回电话,他把电话打了过去,“你怎么样啊,哮喘好点了吗?”


“是瀚文啊……”电话那边的女声让卢瀚文愣了愣,因为这声音显然不是你,但也很熟悉,像是你母亲的声音。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试探性的问了问:“是阿姨吗?”


“嗯,是我,你比赛结束了吗?”


“结束啦,一切顺利,阿姨,手机怎么在你这里呀?”他疑惑的问道。


“瀚文……我说件事,你最好有心理准备。今天婚车在等交通灯时,被一辆醉酒的人驾驶的跑车撞的冲了出去……”


“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你的,我怕你比赛没结束,影响你发挥,就没敢告诉你。”


“手机一直紧紧握在手里,好不容易才拿出来的。”


——没事,比赛加油,我也很幸运,可以认识你。


——没事,再打给你。



(九)



“听说新娘救出来的时候,婚纱都被血染透了。”


“天啊,她还这么年轻……”


“但她最后一个电话居然不是打给新郎,而是打给别的男人的,真是耐人寻味。”


“哇……”


“闭嘴,在别人的葬礼上讨论这些,你们是想她死不瞑目回来找你们吗?”卢瀚文按低了帽檐,回头怒斥了一句:“你们又知道什么,自以为是。”


看到他紧握的拳头,那几个长舌妇讪讪的闭了嘴。


真没想到那个电话最终还会连累你的名誉。


“到最后能找出来的照片只有自拍和证件照了,这俩孩子,怎么拍了那么多照片……”卢瀚文想起他匆匆赶回时,你母亲正一边翻着相册一边哭。


像是原本要放在婚礼上记录成长过程的VCR,忽然之间就要换掉音乐,变成了葬礼上的死者生平。


说好的电话再打过来……


其实都是骗人的。



(十)


有粉丝说有在草原旅游区看到卢瀚文,众人纷纷猜测他是和谁一起出游的。


卢瀚文对此只是发了一组风景照,表达他只是夏休期一个人出来散散心而已。


“这里都可以挂许愿铃铛的吗?”他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一个蒙古包,里面挂满了曾经来过这里的游客们,留下的美好足迹。


“那真是最好不过了。”卢瀚文笑了笑,把你的照片放到福袋里,又写了张纸条,一起挂了起来。


“妈妈,刚才那个小哥哥写了什么呀,感觉他的表情好复杂,说开心吧,又透着难过,说难过吧,又有点……欣慰?”等到他离开后,店主已经读了小学的女儿,忽然问道。


“说不得啊。”店主叹了口气,看向刚挂好的铃铛,又有游客走了进来,带来的风让铃铛们碰撞在一起,叮当作响。


店主是看到了那句话的。




——“幸而与你曾相遇,哪怕余生再无你。”



END



















完了?












如果你还有什么期待,就继续看吧。







嗯,有个彩蛋。













(十一)


“真是当了职业选手财源滚滚啊,送我的毕业礼物居然是个旅行……咦你怎么知道这里可以挂铃铛。”


“瀚文你写的什么呀。”


“给我看看嘛。”


“幸而相遇,余生唯你。”


“这是……表白吗?”




END


  287 67
评论(67)
热度(287)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