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全职/刘小别BG/久别不离 14

目录


Chapter14

 

“你戴好口罩之后我们还能找个地方装路人,不用跟着瞎跑了。”钟梨大口的喘着气,“好累啊……”

 

刘小别来不及废话,一边跑一边又戴口罩又弄乱自己头发,感觉没人能认出来自己之后,他放缓了脚步,装作若无其事的躲到了墙的一侧,“跑半天了,让他们俩接着跑去吧。”

 

钟梨正想应一句,这两个人却已经跑到了他俩身边,擦肩而过的瞬间,他们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惊诧,叶疏疏瞬间叫出声:“梨梨!刘小别?”

 

两个人都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孙翔语气焦急的低声说了一句:“小别!江湖救急,快帮帮我们,这个人情我以后会还的!”

 

这怎么帮啊?刘小别错愕了一瞬间,钟梨那边却是反应了过来,“我们把外套和帽子互换,快点!然后你们那边跑,我们这边跑。”

 

三个人一愣,下意识的照做了。孙翔和叶疏疏一边跑着一边穿他俩的衣服,钟梨则是把包抱在怀里,拉着刘小别就跑。刘小别还没把孙翔的外套穿好,被她拉的一个踉跄:“我说小梨啊万一我们被认出来了怎么办?”

 

“那就公开!”钟梨想也没想的回答道,“难道你不想和我公开吗?”

 

“我们是男女朋友公开当然没问题,我不是觉得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么……”刘小别说道,顺便回头看了一眼,追的粉丝已经分散开了,看来钟梨的障眼法有点效果,离得远了,粉丝们一时间不好从身高判断,只能看到大概的衣服啊轮廓啊什么的。

 

希望孙翔可以把自己的脸藏好,啧,身高那么高,坏处来了吧,鹤立鸡群的,容易被认出来——刘小别绝不承认是因为他发现孙翔的外套穿在他身上有点大,他心里酸。

 

钟梨之所以在那一瞬间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孙翔求刘小别帮忙,这说明他和叶疏疏并不能公开,换句话说就是这两个人和他们俩是不同的,并不是已经确认的男女朋友关系,胡乱讲出去对双方都有不好的影响。这俩人又分别是他们两个的朋友,这种情况下确实不能见死不救。

 

“接下来,边跑边脱外套。”钟梨说道。

 

俩人冲进人群里,钟梨把帽子一摘,把自己的外套塞到刘小别怀里,只穿了件针织衫,然后接过孙翔的外套,摸了一把摸出了一个手机和钱包,“你也快把孙翔那个帽子摘下来丢到包里。”

 

然后她指着远处叫了一声,顺手把外套朝着人堆里一丢:“啊那个好像是孙翔啊!他往那边跑了!衣服都跑丢了!有谁想要这件外套吗!”

 

刘小别目瞪口呆的看着钟梨瞬间从伪装逃亡者叶疏疏,变成了一个路过的弯下腰捡起衣服的吃瓜群众,而追着他们的粉丝已经被外套的方向吸引了过去。

 

“傻愣着做什么,我们快溜!”钟梨拽着刘小别,悄无声息的从人群中消失,直接朝着游乐园出口的方向走了,经此一事,谁也没心思玩了。高度紧张过后的疲劳总是接踵而至的,现在两个人都累的不得了,只想赶紧找个地方休息。

 

由于互换了外套,所以外套里放着的手机也顺带被互换了,钟梨和刘小别拿着叶疏疏、孙翔的手机面面相觑,思考着应该输入什么密码才能打开。

 

钟梨其实有心在叶疏疏手机上输入孙翔的生日试一下的,不过她还试,叶疏疏就打电话过来了,原来她两遍就试出了钟梨的密码,第一遍输入了钟梨的生日,不对,第二遍输入刘小别的生日,正确。

 

“其实第一个密码也没错,只不过是我单身时的旧密码罢了。”钟梨笑了笑,“行啦,找个安全的地方我们把东西都赶快换过来,哦对了告诉孙翔一声,他的外套报废了,但我幸不辱命,抢救了他外套里的贵重物品。”

 

她把电话递给刘小别:“你还有什么想对他俩说的吗?”

 

“有。”刘小别点点头,接过电话:“孙翔,虽然我们俩最后是帮你摆脱了粉丝,但是这事肯定会闹到网上去,你还是得出来解释的,男生嘛,爷们一点,我就说到这里了,记得你欠我人情。”

 

“没想到你居然教训了人家两句。”钟梨讶异道,“可是我觉得他要是发声明也不好发啊,又不是男女朋友直接公开就好了,说粉丝的话也不行,只能说是亲戚了吧,但是那样的话完全没必要跑,大大方方的合影和拍照就是了。”

 

“他搅和了我的约会,我能不说两句吗。”刘小别撇撇嘴,“孙翔绝对喜欢你朋友,就刚才他俩跑的时候,是手牵手的。我不信什么情况紧急,他可是在活动的时候,都不愿意和任何女粉丝拥抱握手的。自恋骄傲,还又相当的洁身自好,不喜欢这妹子的话,还能出来见面,大概是见鬼了。”

 

“所以你故意激他一下?”钟梨恍然,踮起脚来给刘小别顺了顺毛:“哎呀,别生气别生气,以后还有机会一起出来玩的,对了……”她突然记起来在鬼屋里的事情,心下一惊,刘小别不会是看过她写的那篇同人吧?

 

“你平时会搜你自己的tag吗?”她犹豫了一下问道。

 

“我没那么无聊,柏清倒是喜欢搜我们所有人tag看东西。”刘小别说道,钟梨刚想松一口气,却又听到他说:“前段时间他还跟我说,有篇写我的BG同人,写的很不错,我还想着无聊的时候去看一下。”

 

钟梨瞬间又把心提了起来,她一脸纠结的想着要不要向刘小别解释,因为沉迷于自己的内心斗争,所以她完全没注意到刘小别强忍着的笑意。

 

算了,那她也爷们一点吧,唉,不就是掉个马甲么,之前又不是没掉过,小号不早就让刘小别看透了吗?钟梨咬咬唇,抬头说道:“好吧,我实话实说,袁柏清看的那篇文大概是我写的,我写的时候我们俩还没在一起,后面就很不要脸的把我们俩的日常搬过去当素材了,自己写自己的恋爱故事什么的,总觉得很不好意思啊。”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啊,少女啊,你刚才还豪情万丈的说被发现了就公开的,现在怎么又怂了。”刘小别伸手替她理了理额前的碎发,“不过要不是看了那篇文,我还不知道你原来喜欢壁咚和强吻啊。”

 

“你不是说你没看过吗!”钟梨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之前被他按在墙上亲的场景瞬间在脑海里重放了一遍又一遍,她羞恼的别过头去,只觉得刚才他手指触碰过的额前都烫了起来。

 

“我只是说无聊的时候去看,没说我没看过。”刘小别这话说的是相当狡猾,“小梨啊,下次你有什么想法,我们直接试就好了,用不着这么委婉。”

 

“委婉你个鬼啊!”钟梨立即炸毛,刘小别倒是对她的反应毫不意外:“在女主炸毛的时候,她的男朋友该怎么做呢?”

 

钟梨瞬间消音,缩起来做鸵鸟状,因为她当时写的是:“那就用吻让她安静下来吧,没有比这个更简单的让她闭嘴的方式了。”

 

她无比庆幸的是,还好她没在那篇文里开车,不然真的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你真是把我吃的死死的。”钟梨闷哼一声,从围巾里挤出一句嘀咕,“早知道是这种冤家,以前上学的时候,我就应该趁你还没这么黑的时候好好折腾你的。”

 

“那也许会让这一切都提前几年也说不定。”刘小别笑了笑,“直接省了中间的离别,嗯,也是皆大欢喜。”

 

钟梨觉得她现在很没有威信力,她可能连瞪他一眼都会被觉得只是嗔怪,但是她又只想笑,原因很简单,只要是和刘小别在一起,她就会很开心。

 

“我们以后千万不能吵架。虽然我不相信世界上存在着不会争吵的情侣,因为总会有矛盾的啊,但我还是希望我们不要吵架,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出来,千万不要堆积着。还有啊,相互包容,你不要总是一味迁就我,不然总有一天你会受不了的,然后你就会对我发火,就不喜欢我了。”朝着和叶疏疏约好的地点走过去的时候,钟梨忽然说道。

 

“我也有恋爱中的朋友遇到争吵这些问题,我很理性的对她们进行分析、劝解的时候,得到的总是说我根本不适合恋爱,因为我的爱,不深刻。我当时还蛮委屈的,后来想想没毛病,我的确不是很能理解一般女孩子的思维,就像之前,我都不会撒娇,也不会胡闹。一方面是我觉得就算是情侣也不能不顾及对方的感受,另一方面是我怕惹你不开心了,最后受伤的还是我,no zuo no die嘛。其实有点旧调重弹的意思了,不过就是借着这次说出来而已。”

 

“我有时候羡慕她们,有时候又不羡慕。我希望可以遇到让我可以恣意的人,但到那时候我反而又不敢了,其实你也希望我可以那样吧,好像只有那样,才会让人觉得自己是被爱?我有在努力学习怎么更好的爱的,我是真的没有经验啦。有时候你看到我给你发一条消息,我可能自己删改了好多次。”她轻笑一声。

 

“你就是你自己啊,不需要去学别人或者怎么样。你只是不想让我感到为难而已,这恰恰也是你爱我的方式。哎,你就是傻乎乎的,善良又怕受伤。感情这种事情,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我心疼你的话,自然不会做出让你难过的事情,但你现在还处于时而不安的状态,说明我还是得检讨。”刘小别叹了口气。

 

“如果我们会争吵的话,那一定是你不爱我了,或者是你没有好好照顾自己,除此之外,你好的让我没有任何可以发火的理由。”他眼神坚定的说道。

 

“相互自责吗?我们俩真是和其他人不一样。你其实不用给我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啦,我就是自私怕自己受伤,我怂的不得了,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好,和别人相处起来就患得患失的。要不是今天你也算激了我一下,我大概很久很久之后才会说吧。”钟梨看着他,无奈的笑了笑。

 

“我也不怕不好意思了,我想和我爱的人看各种风景,吃各种美食,养只宠物,再养个孩子。可以从阳台亲到卧室,相爱的时候试遍各种姿势。哪怕爱情最后会蹉跎在柴米油盐里,但人还是可以有幻想的嘛,以前我对这些幻想的定义都很模糊,我们的恋爱其实也很突然,所以我那时候也没把我的幻想和现实结合起来。”

 

“但我后来发现我开始做梦,梦和幻想一样,只不过一直模糊的男主角,是你。我其实占有欲一直都挺弱的,因为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我能讲出这些话绝对已经是走火入魔了,我以前说不出这种话的,有些人的爱情大概只是源于欲望,源于空虚,只是想占有对方,后来才开始谈所谓的喜欢这种感觉的,先上车后补票。”

 

“我的观点和暑假那次一样,我先喜欢的你,所以我喜欢你到什么地步?我再讲通俗一点,难听一点,就是我发现爱的感觉不只是想跟你在一起,我喜欢你到,我愿意和你上床,我愿意把你拉入我所幻想的未来的日程表里。我说这个话不是因为现在不公开,不是因为我恐惧,想留住你才突然表白,只是因为我想说,想让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孙翔如果公开讲他喜欢疏疏,我会佩服他,但我不会去对比。非常奇怪的一点,我喜欢拿我跟别人比,但不会拿你和别人比较,因为你也好到我无法去找一个人同样优秀的人去比较。公开有公开的好,不公开有不公开的好,私生活被人打搅,走在路上被认出来对于我这种小透明是很苦恼的——我大概只是想谈一下我的爱情观,就这样。”钟梨慢慢的说道,“可能有点语无伦次,也没什么必然的联系、逻辑,就是我突然想说而已。”

 

“想说就说啊,本来就是这样,不说的话,对方怎么会知道。”刘小别在她讲话的时候一直沉默,现在才把她拥入怀里,认真的开口说道,“我觉得明天我应该拉着你去订戒指了,然后等你毕业,我们就结婚。我只能说这些,因为我不知道还有其他什么话可以来表达我的感受。我很感动,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可以和我一直走下去的的伴侣。”

 

“我二十岁,你也二十岁,你愿意把你以后几十年的规划都说给我,那我没理由不相信未来我们会一直在一起,我觉得如果不能早早地把你娶回来,我就是个渣男了。所以你喜欢什么样的戒指,未来的刘夫人?”

 

后来结婚后钟梨想起这事还是觉得刘小别狡猾,他趁着她一时情动讲出来了这些内容,趁机搞定了她,因为她一旦清醒过来,就肯定会羞恼自己之前都说了什么没脸没皮的话,就可能会开始反悔。

 

事实上她真的挺后悔这段话里的一些内容的,比如当她被按在床上的时候,那家伙用同样一本正经的口气问她:“所以你喜欢什么样姿势,亲爱的?”

 

全明星周末的最后一个白天,钟梨和刘小别在N市漫无目的的逛着,路过一个教堂的时候,居然偶遇一对新人结婚。两个人安静的站在最后面围观了这场婚礼,看完婚礼后,钟梨感叹了一句:“真好。”

 

然后她“咦”了一声,诧异的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指,然后又蓦然抬头看着刘小别:“你这是?”

 

“我昨天想了半天,觉得目前只能做到这个。昨天我让我妈加急给我寄过来的,你就先当个礼物收着吧,以后我会拿更正式的戒指跟你求婚的,先用这个套住你。”刘小别手里赫然是他刚出道那年就和微草战队斩获的,属于他那枚的冠军戒指。

 

钟梨怔怔的看着他低着头,认真而虔诚的把那枚戒指戴在了她的左手中指上,这是订婚的含义,而在西方的传统中,那枚戒指最后会被移到无名指,最终代表结婚。

 

她忽然想起来中学时那个坐在她后座的少年,不知道从哪里择了根野草,心灵手巧的很,编了个草戒指丢给她,“编着玩的,感觉有点细了。”

 

“你说我手指粗?”当时的她恼怒的拿起一本书砸了过去,心中因为喜欢的人给自己东西的喜悦变成了自己都说不出口的感觉,又酸又甜,还有点咸味。

 

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来着?

 

钟梨觉得自己好像记不清了,她到底没有戴那个草戒指。

 

但是那个人是刘小别的话,其实只是口是心非的掩饰他编的戒指尺寸,和她的无名指,刚刚好,仅此而已。

 

要是中间没分开,他俩这绝对是要被老师抓的早恋典型啊。钟梨突然笑了笑,“我有个任性的请求,你春节假期里能不能抽出两天的时间,去见一下我爸妈?啊,感觉真的很任性,本来你假期就少,还不让你陪你父母,让你专程过去,挺累的,我自己都心疼。”

 

“当然可以啊,其实我本来就是打算假期去找你的。因为之前你不是说想在冬天逛游乐园嘛,虽然我们这次是逛了没错,但是被那俩人搞砸了,所以我早就打算去你家那里,陪你好好玩一场的,现在正好,顺带见家长了。”刘小别的答案让钟梨又说不出话来了。

 

赶紧到年龄结婚吧。

 

TBC







下一章,正文大结局……

  85 22
评论(22)
热度(85)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