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粮食向】全职警官(三)

瞎扯,假装是正剧,全联盟都是警官,叶修中心全员向。

cp目前微肖戴,张楚。

应该会有第四章,没弃,不定期掉落。


前文可戳:目录


第三章


“你别着急啊。”唐昊一本正经的说道,“摔死的是没错,但是是在什么状态下选择跳楼的就不一定了啊。年轻人,你不要太急躁。”


刘小别被噎了一下,觉得今天的唐昊很不对劲:“你真的是唐昊吗?你以前不是我们几个人里脾气最急的么,你不会是谁假扮的吧?”说着他就伸手要捏一下他的脸,“人皮面具吗?”


“刘小别你特么乱七八糟小说看多了吧,你这样我告诉王队你天天熬夜玩手机所以白天才会犯困!”唐昊被刘小别这么一捣乱,之前的正经荡然无存,“我的意思是我需要看一下监控录像之类的,才能做进一步的判断。”


“这才是你的本性嘛,在熟人面前还装什么装。”刘小别“切”了一声,“我们去楼上看一下,监控的话英杰拿过了,回局里仔细研究吧。”


“天真,你是不知道老油条们的可怕。”唐昊嗤笑一声,顺便夸了一把自己,“要你去跟那几位前辈待上个半天,保证你连话都不会说了。”


两个人相互嘲讽着上了楼,唐昊仔细的研究了一下,还真让他发现了什么:“死者有美甲吗?”


“有的,柳非说那是水晶甲。”刘小别讶异道,还没等他继续说,唐昊打断了他的话:“带图案的那种?”


刘小别收了惊讶的神色,跟着看了过去,顺便拿出手机:“嗯,但是高空摔下去,指甲都断啦,她的小指还戴了假指甲,飞到了蛮远的地方,我找了半天,这是照片。”


“你说,要跳楼的人,会按着这个墙壁,把指甲都按进去的那种吗?”唐昊看了照片,指了指护栏下侧的几道划痕,“很用力了,这附近应该有其它的……”


“划痕这个之前我们有注意到,也拍照了采集了碎屑,不过我对DNA采集没抱什么希望。但是你提出这点,应该是感觉到了别的吧?”刘小别问道。


唐昊又四处看了看,最后在不远处的一个教室门下面的门缝处,用指甲刮出来了一朵白色的星星,“和美甲上的图案一样,用力过度,装饰品都弄掉了,被风吹到了这里,难怪你们没找到。”


刘小别听出他的嘲讽意味,撇了撇嘴,“那你收好它。不过按你这意思,她应该是很纠结跳不跳楼啊,和情绪有关吗?”


“不一定,回去看监控呗。我只是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个恐怖小说而已,那篇里的女主是被催眠了,也是跳楼,但是催眠度不够,所以她抗拒跳楼,就留下了痕迹。”唐昊回想道,然后有几分得意,“小别,玩手机也要学以致用,懂不懂。”


“滚。”刘小别如是说,给柳非打了个电话:“喂,非姐,你问一下死者的朋友,对死者的美甲有没有什么印象?”


柳非那边的笔录本来做的差不多了,这时候接到刘小别的电话,又收到他从微信上发来的图片,忍不住蹙了蹙眉,看了一眼面前女生的手,很干净,“程小姐,你会和你的朋友一起做美甲吗?”


“我不喜欢,太碍事了。”程思嫣答道,“我们俩都是学校的校报记者,经常要录像采访,弄的太好看了就不太像个学生样子了。”


“那你最后见到江洛洛的时候,她的手上有没有这个美甲?”柳非严肃的问道,把手机递给了程思嫣,江洛洛正是死去的女大学生的名字。


“没有。”程思嫣讶异的说道,“从之前她收到奇怪的讯息后,就对星星这种图案很敏感了,怎么可能会给自己做这种指甲呢?”


“那她最后的购物计划你还能不能想起来什么吗?比如说到底要买什么东西,为什么要买?想起的越多越好,刚才你的回答实在有点简单。”柳非问道,心中叹了口气,岂止是简单,还有点语无伦次,唯一明确的就是程思嫣笃定江洛洛不会跳楼而已。


“啊,抱歉,柳警官,我刚才因为被洛洛跳楼的事情吓到,脑海里空白的地方太多了。现在想想看,她说要买点去看病人的东西,过两天准备去S市看望她一个远房表哥,也是个警官呢。”程思嫣回忆道。


S市,警官……柳非突然睁大了眼睛,想到了一个和自己一起同年毕业的人,不会这么巧吧?接着她听到程思嫣说道,“我想想他叫什么名字来着,我记得名字可好记了,他们家起名字的方式跟五行缺水一样。”


“是不是叫江波涛?”柳非抽了抽嘴角。


“咦,对对对,就这个名字。”程思嫣惊喜的说道。


“谢谢你的配合,我们等一下会有人专门把你送回去,请你稍等。”柳非点了点头,拿着笔录走了出去,给王杰希打电话汇报了一下情况,末了加了一句自己的分析:“我觉得江队的旧伤复发没这么简单啊,队长你要不要问一下。”


“我知道了,既然你们俩同期,你去问问江洛洛之前有和他聊了什么吧。”王杰希挂了电话后看向叶修:“江波涛的伤你知道吧?”


“略有耳闻,之前S市海关那里发现了有人想走私毒品,小江正好带着人在那里协助海关,追出去直接起了冲突,没想到对方带了刀具。最后被捅了一刀……哦,我明白了,下雨天旧伤疼很正常,现在那里正好是雨季,所以他没办法过来,只能在S市等着。”叶修说了两句之后就想明白了。


“所以江波涛本来是可以过来见江洛洛的,但是旧伤耽误了,所以江洛洛只能选择去见他,她有非要见到自己信任的亲戚,并且拥有警察这种双重身份的人才可以说出来的话。”王杰希说道,“显然江洛洛是知道了什么事情。”


“校园里的记者确实比一般人多了一些机会去知道外界的事情啊。”叶修叹了一句。


而那边楚云秀也有所收获,她和袁柏清在冷冻车里初步查看之后,就打算回微草进行解剖了,两个人下了冷冻车,摘掉手套放到工具箱里。


楚云秀看着阳光眯了眯眼睛:“小师弟,你觉得死者的指甲画的怎么样?”


“师姐你就别难为我了,我可是个直男,不懂这些的啊。”袁柏清苦笑道。


“很不对劲,如果是我画指甲的话,肯定会一直盯着美甲师的举动,而且一般美甲师如果不小心失误了,为了避免被顾客责备,都会主动补救。但是她手上的星星有一个歪了,她都没有出口责备的吗?是她不能责备,还是美甲师知道画再好也没有用?因为对方知道一定会摔断。”楚云秀说到最后,脸色也沉了下来。


“那我们要查这个美甲的材料吗,找到美甲师?”袁柏清问道。


“这就不是我们法医的工作了,但是我觉得查这条路不好办,这个材质很常见,顶多是看看染色剂有没有问题,你和你的同事们先回去吧。”楚云秀回答道,走回王杰希的车那里,拉开车门,被烟味熏得皱眉。


“叶修,你又抽烟。”楚云秀咳了一声,这时候唐昊和刘小别也回来了,刘小别拉着袁柏清去找高英杰了,他们一辆车,而剩下几个人自然就坐王杰希的车回去。


在路上他们交流了各自的线索,唐昊听完之后若有所思道:“我有个大胆的想法,江洛洛是被骗走或者直接威胁带走的,就是因为她知道的内容有问题,而给她美甲的人就是幕后者,他们对星星有着谜一样的执念,所以哪怕是献祭这个女孩,也要刻上这种符号。”


此话一出,全场安静。


“你是怎么想到这些的?”王杰希冷不丁的问道。


“难道我说的有问题吗?”唐昊反问道。


“逻辑上是说得通的,还缺乏证据而已。你真的跟林敬言学习过啊,我看你学到的不只是他的观察能力,你这想象力和脑补能力才是一流的,是不是没专心学习啊。”叶修感叹道,“现在警察这么难当了吗,还得会想故事。”


“那是前辈你没见过林老师现在带着的另一个学生,想象力简直可以起飞,不过水平比我还差了很多。他才是不专心学的人呢,一天到晚就想着打架。”唐昊回头说道,“要不是这个案子比较大,他倒是可以来捣乱。”


“那我可是很期待你的同门了,希望以后可以合作,听起来就是才华横溢的新人。”叶修随意的说了一句。


楚云秀接过话来:“所以调查一下美甲的色料和那个KTV纹身的色料有无关系不就好了,如果有关系,那么江洛洛就是知道了那个组织的事情才死的,我总觉得这件事不简单啊,KTV的女孩和江洛洛一样都是年轻的小姑娘,搞不好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链条,而受害者多为相同的年轻女性。”


三个人都不说话,只见叶修还在抽烟,神色凝重。


“这监控倒是显示她一直是一个人,只是在翻过护栏之前停了很久,看来唐昊说的有道理,这姑娘在纠结。表情感觉也木木的,不会真给催眠了吧?”另一辆车上,刘小别捧着笔记本电脑,插入了高英杰取来的监控,分析道。


“我还拿到了另一个监控,是学校门口的。江洛洛在和好友程思嫣分别后,可能本来是打算去购物的,所以在学校门口等的是去商场的12路车,但是她看了会手机就改变了想法,转而去对面等20路了,那是去火车站的。”高英杰说道。


袁柏清则在前面皱眉:“所以为什么是我开车,我也想看视频。”


“正好梁方还没事,让他去火车站拿监控吧,李轩前辈不是正好在技术部吗,直接调一下看看这姑娘买没买票呗。”刘小别点点头,“死者坐车去了火车站,最后却死在学校的楼下,一直拿着的手机还没有在她身边,别告诉我她手机在路上被偷了。”


“那就通过社交账号找一下聊天记录吧。”高英杰提议道。


柳非那边也去问了江波涛,结果江波涛也很茫然,说他和江洛洛是远房亲戚不错,但是过年的时候都能见上一面,所以关系尚可,她前两天找到自己说有一件事情要告诉自己,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希望他可以来一趟B市,可是他因为雨季旧伤复发没办法来。


“所以洛洛说她要亲自见我。”江波涛说道,“但是我至今不知道她要说什么……洛洛怎么了吗?”


“她……”柳非犹豫了一下,想着怎么告诉江波涛这件事,江波涛那边却是“咦”了一声,“柳非你等一下,杜明喊我说我有个快递到了。”


“你没休息在家吗,怎么还在轮回待着?”柳非讶异道。


“时不时下雨的太麻烦了,我就住在轮回的宿舍里了。”江波涛解释道,“我一会给你回电话。”他挂了电话,走到杜明桌前:“谢了。”


“江队啊,你这快递感觉很莫名其妙,寄快递的地址填的居然是B市的一个烤肉饭店的地址,我刚才顺手查了下,这店的外卖很受好评,尤其是D大的学生,因为离得近,常订这家外卖。”杜明说道。


D大?江波涛脸色一变,撕开快递袋,里面只有一个信封,他突然心下有种不好的预感,小心翼翼的拆开了信封,取出信纸,第一行字就让他倒吸一口气。


“哥哥,救我,我是洛洛——”


“柳非,洛洛是不是死了?”柳非等了一会,没想到等到了江波涛电话的第一句就是这个内容,她一惊:“微草其他人告诉你了?”


“没有,我收到了一封信。是一家外卖店寄过来的,我打电话问了这家店,他们说之前D大的校报报社集体订餐的时候,他们来送餐的时候,有人在拿饭盒的时候,向他们的集装箱里们投了一个信封,当时谁也没有注意到。”


“打开信封一看,里面还一个密封的严严实实的信封,还有一百元钱和一张纸条,写了我的地址,请求他们帮忙把信寄快递过来。他们以为是谁懒得跑去快递点,加上他们和校报社的人很熟,就帮忙寄了。”江波涛的语气听不出什么,但直觉告诉柳非,他应该是在生气。


“信的内容我传真给你。”柳非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又挂了电话。她原地思考了一下,江洛洛采用这种方式寄信,大概是知道自己的处境不妙了,很可能在被监视,所以不能亲自寄快递。


梁方气喘吁吁的赶到火车站调监控,在监控录像里果然发现了江洛洛的身影,她坐在候车室里,行李都没带,看样子是临时起意过来的。而监控里不一会出现了一个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男人,走过她身边的时候好像掉了东西一般,蹲下身子捡东西,接着江洛洛就跟着他走了。


“这人蹲下的时候肯定说了什么。”梁方这么想着,看了一眼手机,点点头,原来是刘小别发消息说张佳乐要下火车了,让他顺便接前辈回去。


“真是困死了,以后绝对不熬夜了,睡过头这件事绝对要被叶修嘲笑的。”张佳乐拎着包打着哈欠从火车上走下来,就看到了梁方冲他挥手:“前辈前辈!”


“哟,微草的小伙子还挺热情,看把他激动的脸都红了。”张佳乐赞许的点点头,走过去才发现梁方的脸色不对,这不只是激动,还有慌乱,“前辈……火车站外的自动取票处,发现了炸弹。”


“什么?”张佳乐瞬间困意全无。


TBC







更新了……没弃。

第一章关于江波涛未能按时来报道问题已解答。

在B市办案的感觉仿佛是微草全员向了x

跳楼事件快讲完了。

唐昊提到的想象力快起飞的人是包子x大家都是流氓职业所以一起学习嘛

下火车的乐乐一脸懵逼:啥玩意?


其他文章目录

  77 11
评论(11)
热度(77)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