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全职/刘小别BG/久别不离 08

目录


Chapter8

 

不就是比谁会撩嘛,谁怕谁啊,难道她还不会反撩了?钟梨眨着眼一脸无辜的看着刘小别,仿佛她刚才说出的话再普通不过。

 

刘小别挑了挑眉:“哦?哪种模特,穿衣服的还是不穿衣服的?要是不穿衣服的那种,那要先拉一下窗帘,因为可不能被别人看到。”

 

“你赢了。”钟梨承认她卒于脸皮不够厚,瞬间变红的脸色出卖了她心底的想入非非,“好吧,我认输我认输,不开玩笑了,让你体验一下有一个会拍照的女朋友是什么感觉。”她放下相机,“我去收拾一下自己。”

 

“你这也太容易害羞了吧。哎,这样很没成就感的。”刘小别走过去一把抱起了她,在钟梨惊讶的低呼中抱着她转了一圈,惊的钟梨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你突然又闹什么?哼,嫌弃我的话你换一个女朋友好了。”

 

“没有,我觉得挺好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小的一只,还会脸红,多可爱啊。”刘小别把她放下来,“测试一下我的臂力而已。啊对,给你带了件衣服,你眼里别只有相机那个礼物行不行,去换一下吧。”

 

钟梨在心里吐槽,就刘小别那瘦的跟竹竿一样的身材,还臂力,明明是因为她本人体重又减轻了好不好,嗯,一定是这样。她接过他手里的袋子:“你知道我穿什么尺寸的衣服,你这是目测出来的?”

 

“目测加实践嘛。”刘小别笑的颇有深意。

 

钟梨呆了几秒,反应过来之后拿起袋子就跑了。这人真不会说话,什么实践,说的这么暧昧,不就是抱过她了吗?男生在这方面都是无师自通?

 

她窜回房间打开袋子一看,忍不住捧着衣服傻乐了起来。钟梨还真没注意刘小别刚才穿的是什么衣服,但是和手中的上衣一对比,她就看出来了,这两件是情侣衫。

 

那就挑个短裤搭配一下吧,出去玩就不穿裙子了,行动不方便。钟梨打定了主意,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她打开手机:“疏疏,你上次给我那篇文画的人设,我可以印成挂件吗?”

 

“可以呀,不过微草官方不是也出过飞刀剑和刘小别的挂件么,我记得你有买呀,怎么心血来潮的要印我画的?”疏疏疑惑的回复道。

 

提到这事钟梨不由得一脸心虚,“我又不是单买了刘小别的,我全员都买了好不好,你别乱说。”

 

“好好好,你全员都买了,你是全员粉,诶,你是不是看中了这个图里我画的那个像你的女主啊。早说啊,想印你自己的,直接印就好了,还拐弯抹角的说要印两个人的。”疏疏恍然,自以为自己明白了什么。

 

“不是,疏疏我跟你讲一件事啊。”钟梨深吸一口气,决定向疏疏坦白。

 

“什么事?”

 

“疏疏,其实我那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就是刘小别。”她讲完之后,发现对面半天没有动静,“咦,你人呢,被我吓到了吗?”

 

“梨梨啊,其实我刚才在跟孙翔说话。”疏疏回复道,还加了一个微笑。

 

“不是,疏疏,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我说的实话,我男朋友真的是刘小别。”钟梨一看就知道疏疏没有相信她说的话,无奈的发送了过去。她此时已经是穿好了衣服,于是放下手机去洗漱了,顺便把头发也梳好了。

 

等到回来后,钟梨发现疏疏也回了她:“梨梨啊,我说的也是大实话啊,孙翔刚才还和我一起吃早饭。”

 

这个疏疏,摆明了不信,又开始进行她作为一个翔粉的假想日常了。钟梨无奈的叹口气,走出去坐到刘小别身旁:“小别,来,跟我合个影。”

 

然后她把这张照片发给了疏疏,“这下你总该信了吧,我不是有意虐狗的,只是你总不信,我也没办法。”等到发完照片后,钟梨转头冲刘小别笑了笑:“情侣装选的不错啊,表扬表扬你。”

 

这是件白色的上衣,款式很简单,两件衣服除了尺寸的不同外,还有就是图案的不同。一件是日文写的ペット,是宠物的意思。另一件是ペットのご主人,也就是宠物的主人。钟梨觉得刘小别真的很宠她了,她觉得她这件女款应该是ペット才对,因为一直都是刘小别照顾她,但是刘小别却心甘情愿的选了男款。

 

不过就是这衣服的领口有点松,整不好就香肩半露了。

 

“口头表扬啊。”刘小别斜了她一眼,“没诚意。”

 

“这样啊。”钟梨凑了过去,“那作为主人,我就投喂一下吧。”她话音刚落,就见刘小别仿佛眼前一亮一样,直接把她一把扯到了自己腿上坐着。钟梨眨了眨眼睛,就听他说道:“看把你之前气的,我来给我自己求个情。”

 

不同于刚才动作的迅速,这个吻相当的细腻绵长,像是对待珍宝一般,细细描摹着她的唇形,虽然带着点青涩,但是却温柔而虔诚。钟梨被亲的晕晕乎乎的闭上了眼睛,下意识的又抱住了刘小别,完全是凭借着本能进行回吻。

 

两个并不擅长接吻的人相互摸索着进行学习,钟梨迷糊之间只觉右肩一凉,她睁开眼睛看过去,唇边溢出一声轻哼,推了一把刘小别,才得了喘息的空隙:“别扯我衣服,本来就松松垮垮的……”

 

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同时刘小别却像是触电一般的迅速的把她扔到了沙发上,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对,对不起……啊我给你点了早餐,你自己去拿吧。”

 

看到他落荒而逃奔去卫生间的背影,钟梨怔了怔,刚才好像……啊呀。作为在文圈待久了的人,没谈过恋爱也看过开车,她自然不是不懂这些的小姑娘。

 

她摇摇头,开门拿了早餐,顺便平稳了一下呼吸,打开手机,忽略疏疏一串表达她震惊的咆哮式叹号,然后看到了这家伙发来的消息:“卧槽,你来真的啊!”

 

“不然呢。”钟梨回了一句,然后打开了浏览器,“我去下单钥匙扣了啊。”

 

“我的天,你们这照片里都透露出一股极品狗粮的气息,还穿情侣装,可以的可以的。结合你这几天更新的内容来看,你真的很喜欢刘小别啊。不对,你怎么过了这么久才回我?”疏疏问道。

 

“哦,刚才在忙,现在他冲冷水澡去了。”钟梨回答道。

 

疏疏发了一个吐血的表情:“年轻人,大早上的你们能不能节制点,还没到结婚年龄呢,小心点,万一擦枪走火了就……”

 

“嗯,虽然不太好,但是我觉得如果真的那样,我应该是会默许的。你看,我已经无可救药了,喜欢到这种地步了,觉得这辈子都是他了。”因为对方是很熟的朋友,所以钟梨聊天的时候并没有什么顾忌,实话实说。

 

“是嘛,看样子你被蛊惑的很严重啊。我觉得你这是神女有意,襄王无心。我看刘小别挺爱护和尊重你的,不信你以后有空试探一下,说不定能得到什么很感动的答案呢。”疏疏一副过来人的口气教育道。

 

“啊,无所谓啦,我现在在吃他给我定的早餐,一会我们俩穿情侣装约会去。你讲的好像你懂得的很多一样,不过我记得咱俩都是母胎单身啊。”钟梨轻描淡写的说道,引得那边的疏疏炸毛:“我警告你,别秀的这么过分,就许你有合照啊,劳资也有和我老公孙翔的合照。”

 

“是吗?”钟梨微微讶异,在看到两个人的合照之后忍不住笑出声来:“看这背景,轮回举办活动的时候,你这个死忠粉凑上前去求的粉丝合照?挺有勇气的啊。”

 

“哇你别瞧不起粉丝合照好不好。”疏疏气鼓鼓的回了一句,“说起来你也不怕掉马甲哦,自己写自己和男朋友的日常甜文,也是很厉害了。你以前可是也参加过漫展活动的,当心哪天刘小别就看到你这位太太在漫展上的照片,知道你心里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了。”

 

“……说的也是,我要不赶紧写完,去跟小别认个错?”钟梨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那我把情节压缩一下好了。”

 

对此疏疏表示“卧槽”以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于是她嚼着满嘴的狗粮去愤怒的画这对CP了。

 

等到刘小别收拾妥当出来后,就看到钟梨拿着吹风机看他:“快简单的吹一下头发,我们出门,今天的安排是什么?”

 

“逛街压马路,吃饭看电影。嗯,回来的时候我们买食材自己做晚饭吧?”刘小别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讲了自己的安排。

 

“好呀,不过我厨艺不怎么样,倒是刘大厨你假期在微博晒过好几次自己做的菜,那我给你打下手好了。”钟梨点点头,“那我看一下有什么电影……咦?”

 

她惊讶的看到刘小别顶着湿漉漉的头发搭着毛巾折回了主卧,然后拿了个盒子过来:“你又藏了什么东西?”

 

“好歹我也是公众人物啊。”他从盒子里取出一个太阳镜,弯下腰轻轻的架在了她的鼻梁和双耳上,“小梨,这里可是B市。”

 

钟梨当时就产生了一种抱上大神大腿的错觉,她觉得自己沾了刘小别的光,从无人问津的普通小透明瞬间跨越到了可能会被记者拍到的等级。

 

其实钟梨觉得约会首选游乐园,但是夏天实在是太热了,她不想在室外玩,虽然她是素颜不用担心妆会花,但是出汗的感觉也很不好。但是刘小别的冬季休息时间好像就一个星期,算了,再说吧。

 

并没有什么好看的电影,所以两人随便选了一个狗血爱情片,然后买了一大桶爆米花放在两个座位中间的扶手上,谁拿都方便。

 

结果可能是因为情节太无聊了,两个人同时伸手拿爆米花,爆米花没拿到,先碰到了对方的手。钟梨只觉放映厅的冷气开得太足,让她整个人直接颤抖了一下,后来捏起来的爆米花都差点落到地上。

 

刘小别正心不在焉的看着电影,突然觉得肩膀一沉,他回过头去一看,就猜到钟梨昨天肯定熬夜了,早上是他吵醒她的,所以没好意思说她那黑眼圈。现在看来,这电影的催眠效果相当不错。

 

他伸出手帮她理了理垂到脸上的一缕碎发,接下来直到电影结束都一直安安静静的尽量保持着原有的姿势。

 

其实钟梨歪过去的瞬间她就惊的困意全无了,就跟学生时代上课时偷偷睡觉,在趴到桌子上之前会打一个激灵一样。只不过感受到刘小别的小心翼翼,她没好意思说自己只是不小心倒过来了,结果可能因为太困了,她真的睡到了散场。

 

“你怎么都不叫醒我啊。”钟梨有些不好意思的边走边蹦跶着给刘小别揉他的肩膀,“肯定压的很酸。”

 

“困了就睡呗。”刘小别不以为意的说道,翻了翻手里的宣传单,“我们找个靠里面的没人的角落吃火锅吧,最好是有隔间的那种,然后一会逛街买点东西?”

 

“好的呀,都听你的。”钟梨答应的很爽快,“买完先回家放一下,反正卖食材的地方很近,再去也不迟。”

 

买完先回家……她说完之后自己愣了一下,这话她说的非常顺口,并没有觉得不妥。回家,回谁的家?他们两个的家吗?这句话好像没有什么毛病。

 

钟梨看着刘小别坐在她对面,熟练的把桌子上的东西放到锅里,时不时的还翻一下查看情况,忍不住轻笑:“真是全职男友啊。”

 

“是啊,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我这么好的。”刘小别顺着她的话自夸了一下,然后察觉到不对,抬起头看向她:“你好像有心事?”

 

“嗯,是有点。我就是觉得,万一,我就是假设一下,万一我们俩要是分手了,我可能会难过很久很久。我感觉自己现在有点走火入魔了,太喜欢你了,怎么办呢?”钟梨小声的说道,托着脸看他,“你真是个祸害,我本来大学生活过的好好的,你偏要来祸害我。”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同样的心情呢?”刘小别低下头,将锅里的东西用筷子夹上来,放到盘子里,“你说我祸害你,但是你同样在祸害我啊。在你转学之后,我经常梦到你,你都来梦里找我,但是却再也没有联系过我。”

 

他说的认真,钟梨听的也认真。

 

“我是第一次谈恋爱,也是第一次这么想对一个人好。你皱皱眉我都觉得你不开心,想着该说什么话让你开心……不是讨好你,只是想对你好而已。我以前,也不是这么会说这些话的啊,哪有人天生就会说情话。”刘小别笑了笑,将他面前满满当当的盘子和钟梨面前的空盘子调换了一下,“没想到我没控制好尺度,有些太急躁,反而让你有压力了啊。”

 

“不,不是……”钟梨一时不知所措,她咬了咬牙,从座位上起来,坐到了刘小别身边。因为虽然这里的构造是带隔间的,他们又在角落,但是她接下来想说的话,还真的只能是悄悄话。

 

“就是今天早晨的事情。”她觉得接下来的话有些难以启齿,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说道,“其实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啦,如果总是洗冷水澡的话对身体不太好的。”

 

“啊?”刘小别没想到钟梨要说的是这个,愣在原地,饶是他最近脸皮厚了点,此时也是红了脸,平添了几分尴尬,“你注意到了啊……”

 

钟梨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应该明白我什么意思,在没达到那种地步以前,我还可以做些其他的。”

 

刘小别又怔了一会,明白过来了她的意思。他收起了笑,神色严肃了起来,“小梨,你抬头看着我。”

 

钟梨抬头看着他。

 

“我不需要你做这些。”刘小别叹了口气,揉了揉她的头发,“我喜欢你、爱你,所以尊重你、珍惜你。同理,我宠你也完全是出自我个人的意愿,你没必要,也不需要去为了我做你不愿意的事情,因为我不是你需要讨好的对象,我是你的男朋友。”

 

“但是如果我们会结婚的话,其实也没什么。虽然我不是很支持婚前这样,但是如果是你的话,我想我愿意。天呐,我可能真的是走火入魔了。”钟梨苦笑了一下,“这种话我都能说得出来,可真是什么话都说出来了,都在你面前说出来了,你别嫌我太不矜持,我只是……”

 

“不仅是给你压力,还让你患得患失没安全感。”刘小别恍然,“我还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们不需要到床笫的地步才证明是对方属于彼此的。是的,我是想和你结婚,想娶你,虽然我还不够结婚年龄吧……”

 

“咳。但是人生充满了意外啊,我不知道我未来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轻易许下承诺却不去兑现,万一出事了,岂不是平白无故的耽误了你。”他想了想说道。

 

钟梨有些讶异,她是真的没想到他居然想了这么多,想到了这一层。果然……她当年看中的少年,没有看错啊。她是何其幸运,可以和这个人一起拥有爱情。

 

“我觉得我很幸运。”钟梨还在想事情,就听到刘小别说了这么一句话,她吓了一跳,这人怎么说的话和她想的一样。

 

“世界上有太多爱情半途而废,或者无疾而终,又有太多感情逢场作戏,流于表面太过于浅薄。但是我很高兴你告诉我这些,让我知道我不是单方面在爱你,而你是同样真正爱我的。”他低下头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钟梨弯了弯嘴角:“你这话讲的,好像我离开了你就活不了了一样。”她停了停说道,“我以前是这么认为的,这不可能。我在心里叛逆、傲气,瞧不起爱情,觉得这种东西很虚假,而大人们之间撑死了是一起过日子的亲情,哪有所谓的海誓山盟可言,一方失去了另一方,一蹶不振或者撕心裂肺。”

 

“现在我承认,我不能离开你,至少我现在可以摸着我的心说,我现在是真心爱你的,至于日后如何,我不知道,我也无法给你一个轻易许下却不一定能兑现的承诺。”她抿了抿唇。

 

“哎,我突然也好有压力啊。为了不让我们后悔现在的真心,为了不让久别重逢的我们再分离,那我们只好一起努力了。”刘小别递给她一杯饮料,“来,干杯。”

 

“对哦,看到杯子我想起一件事,一会要买情侣杯子什么的,嗯,挺好的。诶小梨,你不觉得把话说开了,现在我们很有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了吗?”

 

“还不是不够结婚年龄。”钟梨一脸冷漠。

 

TBC








啊好像一不小心又爆了字数?这章快写死我了……还是轻松恋爱好,讲大道理什么的~不过大概也体现了我所认同的一部分爱情观和价值观吧【。】

(不,我不是在为我不会写开车找借口。)

唉这俩人可真好……真甜,甜腻腻的,真好。

  96 32
评论(32)
热度(96)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