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学业繁忙 2019见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我北小暖今天就要嫁给刘小别!

转载搬运需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宝藏少女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全职/刘小别BG/久别不离 07

目录


本章已替换为2.0版本 出本修订内容】


Chapter7「就算是宫廷的话,那也是明君贤后」

 

尽管刘小别说完话就坐好了,只是还搂着她而已,但钟梨却觉得他刚才在她耳边说话时呼出的热气,不仅打在她的脸上,更是打在了她心上,仿若致命一击。

 

她觉得他这个人不该玩剑客,该玩刺客的,刀下的又快又准,那个什么绝招不叫做舍命一击嘛,好像很适合……也不对,没达到舍命这种地步,只是的确重伤了她就是了。噫,她的队友去哪了,她需要一个牧师加点血啊喂。

 

完了完了,她是彻底沦陷在温柔乡里了。钟梨无奈的笑了笑,那就活在当下吧,反正未来还很长,她低声唤了一句:“小别。”

 

“嗯?”刘小别应了一声,也注意她终于不是连名带姓的叫自己了,他跟着笑了笑,“小梨,你怎么了吗?”

 

钟梨低低的“嗯”了一声,轻声笑了笑:“没什么,我就是想叫叫你,不然我总觉得不太真实,万一等会来电了,是我自己做了个梦该怎么办。”

 

“那怎么样你才觉得不是梦?”刘小别从善如流。

 

“这个嘛,我要好好想想。”钟梨笑眯眯的说道,她看着桌上的灯光,忽然想起了关于牙刷牙杯的事情,于是问了出来:“那个牙刷和牙杯感觉好可爱,粉嫩嫩的,看起来像情侣款,阿姨喜欢这样的款式吗,你把给她用的给我用了,真的没关系吗?”

 

“怎么,这还没嫁过来就开始关心我妈妈的喜好了?”刘小别笑道,挨了她一拳之后才老实的回答道:“那的确是情侣款,只不过不是我爸妈的。”

 

“咦?”不是给刘太太准备的吗,那是给谁准备的?

 

“给我的刘太太准备的啊。”刘小别的声音里带了几分笑意,“我的女朋友说不定哪天就来借住几天了呢。”

 

居然早有预谋?!钟梨大惊失色,不行,刘小别怎么这么狡猾,她要再掰回来一局,于是她转了转眼睛,开口说道:“我有点困了,可是好害怕会做噩梦。”

 

“那你去睡觉吧,时间也不早了,台灯给你,我有手机就行了。放心,你也不用担心坏人什么的了,我就在外面守着你,不会做噩梦的辣。”刘小别揉了揉她的头发,“再不去睡的话,我就抱你过去了?”他知道钟梨其实有点害羞,说完这个话,她估计就会立即跳下沙发跑路。

 

钟梨的确是和刘小别想的一样,到底是刚确定恋爱关系,她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她可是想着要掰回来一局的,因此她故作不舍的扯了扯刘小别的衣服,半是狡黠的说道:“我害怕,要不你陪我睡吧。”哼,调戏谁不会啊。

 

“你认真的?”她从刘小别的语气里听到了了几分危险的感觉,啊呀,调戏他被他发现了呢。于是她跳下来拿着台灯逃之夭夭:“当然是假的了!”不过走了几步之后她忽然停住了,转过身来看他。

 

刘小别正在心里觉得又气又笑,发现她停下脚步回头看自己,不禁有点惊讶,旋即听到钟梨说道:“忘了说晚安了。”

 

只见她突然又快步窜了回来,放下台灯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他:“你刚刚不是问我,怎么样才能让我觉得真实吗?”见刘小别点了点头,她又坐了回去,抱着他的脸在他唇上狠狠的亲了一口,然后脚底抹油一样赶快的跑开了,“晚安,小别哥哥!”

 

刘小别在原地愣了会,然后伸手摸了摸被她亲过尚有余温的唇,无奈的摇了摇头:“还真是……晚安。”小姑娘不学好,居然强吻他,以后再好好算账,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反撩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拿起手机,放松的倚在沙发上,逛起了购物网站,小声嘀咕:“我记得小梨喜欢的单反是这个牌子的吧?”话说回来,刚才钟梨的手离开他的脸之后,好像似乎,是想摸一下他哪里来着的。

 

啧,这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丫头,来摸啊,又怂了,一到这时候就怂,不逼着她真的是不知道她喜欢自己。

 

爆发负面情绪也是很耗费精力的,再加上她又被敲门声吓到,后来被突然表白,愿望成真,这样来回折腾了一番,确实有点累了。而且外面还有自己的男朋友在,可以放心的睡一觉了。

 

嗯,经过她亲自验证,这个梦应该是个真实的,仗着一时的贼胆为所欲为,她想亲他想的很久了。不过她应该再顺手摸两下不敢摸的腹肌的,不然下次壮起胆子来,可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钟梨把房间的灯关上,防止来电把自己亮醒,然后把手机插上电源,希望明早起来手机能充进去一些电,至少开个机嘛。想到外面有刘小别守着,她就安心的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钟梨忽然想到一件事,如果她是公主的话,那她以后岂不是可以和他一起过上幸福快乐、混吃等死的生活了啊,好像挺胸无大志的,但是这确实是她理想的生活。

 

大概因为白天睡的太多,所以虽然今天是周末,但钟梨起的比以往工作日的时候还要早。

 

她揉揉眼睛看了一眼窗帘外的光亮,顺手拿起手机,发现电居然充满了。空调也是开着的,难怪她没被热醒,可见是半夜来电了。

 

开机一看,现在还不到六点。

 

钟梨坐在床上恍惚了一会,才突然想起来她已经脱单了。这件事要告诉疏疏,她这么想着赶紧给疏疏报了平安,说自己已经退烧了,然后顺便说了句——她好像恋爱了。

 

疏疏那边倒是秒回,这小姑娘这个时间没睡觉,八成是通宵了:“你之前才说旧情复燃,现在就俩你了,这也太迅速了吧,别是在做梦!”

 

做梦?钟梨愣了愣,把手机一扔,拖鞋都来不及穿就踩着地板开门跑出去了。她跑到门口一看,鞋子是多了一双的,嗯,是男生的。她这才松了口气,忽然想起来她昨晚都没锁房间的门,这可算是破例了,可见她对刘小别相当放心。

 

大概是她开门的动静惊醒了刘小别,对面房间的门也是应声而开,刘小别就穿了个背心短裤,相当的家居,他打着哈欠走了出来,头发还有点乱糟糟的,像是炸毛了一样,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惫懒的气息:“小梨,你起这么早啊?”

 

钟梨突然有一种她和刘小别在同居的错觉,不不不,这分明是房东和租户。她的眼神在刘小别身上停留了没几秒就闪躲一般的挪开了,虽然认识挺多年的吧,但她还真没这么近距离的见过对方穿这么……少?

 

她忽然庆幸,还好刘小别知道穿上衣,不然她可能要捂脸了。不过这个样子的了刘小别还真的是少见,相当的可爱啊。咦,那自己现在是不是也好不哪里去,她是不是应该用手理一下自己的头发?

 

那边刘小别刚起床还有点迷糊,掐了一把自己才清醒了一点,然后他就发现钟梨光着脚踩在地板上,登时就皱起眉:“哎我去,这又不是那种一点都不凉的木质地板,你居然不穿鞋?快去沙发上坐着。”

 

钟梨“哦”了一声就乖乖的去沙发上坐着了,估计是冷气开得太足,地板确实有点凉,她本来是有些不以为然的,夏天嘛,光着脚也没关系的。

 

然后她就看到刘小别走进房间把她的拖鞋拎了过来,先用遥控器按了几下调高了温度,然后蹲下来就往她脚上套:“夏天也不要光着脚嘛,不想打扫卫生也不要拿自己擦地板。”

 

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刘小别是真的很宠她。此情此景,钟梨除了感动和暖心之余,居然想伸手摸摸他有些凌乱的头发。

 

中学时她不怎么穿厚底鞋,一直被这家伙嘲笑身高不够,现在真是大好的报复机会。结果就是钟梨没控制住自己,手上的动作快于大脑的思考,直接伸手在刘小别头发上揉了揉。

 

当她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瞬间僵住,慢慢的把手缩了回来。完了,自己非但不知恩图报,而且还捣乱了,可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难得手速快了点嘛。

 

而刘小别也是没想到会有贼手在他头上作乱,他懵了一下,起来握住了她刚才捣乱的手:“我给你穿鞋,你还摸我头发?这次摸头发,下次你想摸哪里?”

 

钟梨发觉他话里似有威胁之意,然后乖巧的用另一只手指着这只手:“都是它捣乱,不关我的事,你想啊,我一个手残,还是需要反应时间的,手速哪能这么快,你要罚就罚这只手。”

 

“手残是真的,别再总强调了。”刘小别看她那推卸责任的模样,忍不住失笑,“好吧,那就罚它以后在无名指上戴一辈子的戒指吧。”

 

钟梨震惊的看着他:“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这些话张口就来,说,你是不是谈了好几次恋爱了,然后才练出来的。”

 

刘小别心情不错的松开了她的手,眯着眼睛看她,“因为喜欢你啊,所以只对你才说的出口。为了现在能跟你说这些话,我在心里想象和练习了无数次。”

 

被自己男朋友发的狗粮甜到的钟梨有些晕晕乎乎,她挣扎着找回了自己的意识,不行,这才刚开始恋爱,她就被哄的团团转了。于是钟梨决定再给自己扳回来一局:“难道别的地方我也可以想摸就摸吗?”

 

刘小别对于钟梨这种锲而不舍的作死精神用眼神表达了惊叹:“这么主动的吗,现在的话好像还有点早,以后可以慢慢来。”

 

钟梨落荒而逃,她说不过刘小别。她跟疏疏表示她觉得自己男朋友情商有点高,说话一套一套的,对此疏疏表示震惊:“情商高的怎么选了你?”

 

“大约因为互补,情商高的,需要一个情商低的来综合一下!”钟梨很不要脸的说道。

 

然后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说起来她昨天惨兮兮的过去开门的时候,就穿的是这身睡衣,穿睡衣见客是不太好,但是现在这人是她男朋友了,刘小别是不会计较这些的,所以雅不雅观,无所谓了。

 

不过钟梨还是庆幸她的睡衣是扣子的那种,她至少每个都扣的很整齐,看起来很端庄,要是那种露的很多的睡裙,估计她现在得比看到不穿上衣的刘小别还尴尬。

 

“小梨,我去给你买早餐,不过我手机没电了要充电,你把你手机借我一下吧,我要听会歌。”钟梨正在力图跟疏疏证明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的时候,刘小别过来敲了敲门,他已经换好了衣服,脖子上还挂着耳机。

 

“哦,好,那你别只沉迷听歌啊,要注意安全,我手机密码是我生日。”钟梨过去把手机给他,想了想又把他的手牵了过来,拿自己手机拍了一张十指紧扣的照片,发给了疏疏:“我跟我朋友证明一下,我是真的谈恋爱了。”

 

刘小别不可置否的笑了笑,戳了戳她的脸,拿着手机走了。

 

然后钟梨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看到疏疏发来了一堆消息:“靠!你来真的啊,可以的可以的,但你有本事别只发手,你发你俩的合照啊。不过你男朋友手这么好看,他是搞音乐的吗?”

 

钟梨吐了吐舌头,她哪敢发合照,发合照也得给刘小别打个厚码,这位可是电竞小鲜肉诶,“下次拍给你啦。他不是音乐生……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乐器,都三年没见了。”

 

然后钟梨突然想起来,她的歌单是刘小别在微博上推荐的那些歌……她抱着笔记本电脑叹口气,算了,不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么。

 

她总是这样口是心非的,早就把脸打肿了,让那家伙得意去吧,反正以后她可以直接说真心话了,不用再藏着掖着了。

 

然后她放下电脑,换掉睡衣去洗漱了。

 

“想不到我们俩听歌的品味很像嘛。”刘小别买回早饭后,把手机还给她,挑了挑眉笑道。钟梨“哼”了一声,冲他瞪了瞪眼睛:“嗯,岂止是像,我们俩简直是一模一样,心有灵犀呢。”

 

“你跟你朋友都说了你谈恋爱这件事了?”刘小别看她这幅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揉了一把她的头发问道。

 

“还没,目前就告诉了一个关系比较好的二次元认识的妹子。因为我还没想好怎么跟家长交代呢,这一住进你家里就跟你谈恋爱,我爸妈肯定觉得你是个早就对我意图不轨的臭流氓。”

 

“我怕我其他朋友说漏嘴了,所以过段时间再说吧。”钟梨解释道,顺便说了句真心话,“不是说你拿不出去手啊,我有你这样的男朋友,早恨不得秀的让全世界都知道了。”

 

“哈,你对我评价这么高啊。”刘小别惊讶的笑了笑,其实他觉得从钟太太上次电话里夸他那件事来看,在钟太太的眼里,他的居心已经是昭然若揭了,估计到时候钟太太并不会太意外。

 

“我这边还没说,不过一会可以先告诉袁柏清,我跟他一个宿舍的,他知道我在追你。战队那边我也没打算瞒着,他们都知道我是喜欢你的。”刘小别倚着墙对她笑道,眉眼里的笑意怎么都藏不住。

 

“哇,这么荣幸的吗?”钟梨有点惊讶,她真没想到刘小别居然都没有瞒着队友,真的是……她笑了笑,在心里心疼了一波要吃狗粮的袁柏清:“我记得你和袁柏清都是七期出道的吧,他要是知道了,会不会七期都知道啊。”

 

“没事,反正现在夏休期,他们隔着网线又咬不到我。”刘小别把她揪过来,揽着她说道,“那简单了,我不用单独通知袁柏清了,我们直接拍个合影发七期群里好了,昭告天下。”

 

“昭告天下,讲的跟昏君将对爱妃的宠爱公之于众一样,这样会亡国的我跟你讲。”钟梨小声嘀咕道。

 

“昏君和爱妃?你给我们俩的定位很奇怪啊。”刘小别觉得有些好笑,“不是侠侣也就罢了,就算是宫廷的话,那也是明君贤后,后宫只你一人,形同虚设的好吗?”

 

“那我们是什么,神雕侠侣吗?没有雕啊。”钟梨眨眨眼。

 

“剑客啊,我当然是剑客,至于你嘛……”刘小别顿了顿,似乎是在思考,“你如果会剑,那我们就是剑客双侠,你如果不会,那就是剑客和他的小娘子了。”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大概就是,无论你有什么样奇怪的想法,他都能对答如流,不仅没有不以为然,还十分认真的和你对话,好像自己说的是什么很重要很有意义的事情一样。

 

“看把你美的,还明君,还剑客。”钟梨轻笑,然后她就听到咔嚓一声,刘小别把照片拍好了。她眨了眨眼:“哎你这个滤镜不错啊,平时没少自拍吧小伙子。”

 

“嗯,我试了好多个相机app,觉得这个最适合留着和你拍合影了。”刘小别也不否认,看了看屏幕,“还是小梨你比较上镜,怎么拍都好看。”

 

男朋友嘴特别甜怎么办,急,在线等。

 

在一个平静的周末早晨,七期群里炸开了锅,众人纷纷谴责刘小别这种不事先通知就暗中脱单然后发狗粮的行为,不过倒是默契表示会替他暂时保密,毕竟要保护女方嘛。至于袁柏清,因为他清楚内情,所以谴责的最为猛烈:“你这速度也太快了!”

 

这时候邹远默默地插了句话:“既然有人先公开了,枪打出头鸟,第二个就没什么事情了吧。”

 

“卧槽?”以上是七期生们的内心,“刘小别这人鬼精鬼精的脱单了也就算了,邹远你不是个老实孩子吗,怎么也学坏了!”

 

“最近职业圈挺热闹啊。”刘小别总结了一下,“说起来魏琛前辈的婚礼是在世邀赛结束,队长他们都回来后举行,你要去参加吗,我抢捧花给你。”

 

“恐怕不行,我到时候没有再外出的机会了,实习完我就得回家,要是外出肯定会被家里怀疑我去做什么,还是有种早恋的感觉。”钟梨表示无奈,“像是十二点必须准时回家的灰姑娘一样,见不到王子了。”

 

“挺可惜的,不过以后有的是机会啦,前辈们都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刘小别有些惋惜,但并不是很在意,毕竟来日方长嘛,“不过你可不是灰姑娘,你是小公主啊。”

 

过了几天,钟梨收到了一张疏疏发给她的绘图:“说到做到,给你的新文画的主角人设图。哇我现在可是相信你谈恋爱了,你最近的文甜得很啊,到处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

 

“不是,我写的是刘小别的同人文,男生你画刘小别这个是对的,但是这个女生的图,我怎么越看越像我自己……”钟梨目瞪口呆,这图要是发出去,被七期的选手们看到,她大号要掉马甲的啊。

 

“就是照着上次面基时对你的印象画的呀,结合了你最近的自拍啦。你写的文章,主角肯定有点像你了。”

 

疏疏回答的理直气壮,让钟梨不禁哑口无言,估计打死疏疏她也想不到,自己随手一画的这俩人,真的是一对情侣吧。

 

白天钟梨忙着实习,刘小别在家也没闲着,每天按时训练和在游戏里帮公会抢东西一个不落,不过他还能抽出空在周六周末给她送饭。

 

这让钟梨觉得,她和刘小别真的在伪同居——她甚至都给刘小别准备好了男式拖鞋。

 

又一个周六到来了,钟梨因为熬夜还在迷糊着,就又被敲门声惊醒了。

 

“你早晨起来都不梳头发的吗,不对,你这头发,两天没梳了?”刘小别看着头发乱糟糟的前来开门的钟梨,有些无奈的问道。

 

“我这是被你敲门声给惊醒的,能过来给你开门就不错了。放假懂不懂啊,宅女的生活你懂不懂啊。”钟梨凶巴巴的说道,像一只没睡醒还有起床气的炸毛的小猫,她侧过身让他进了门,“换鞋。”

 

刘小别“哦”了一声乖乖的在鞋柜那里换好了鞋,回头看到关好门的钟梨正要往里面走,他仗着个子高伸手就使劲揉了一把她的头发:“找不到梳子是吧,我给你理一理。”

 

“你干嘛啊你!”钟梨猝不及防的被他揉了头发,当即炸毛:“刘小别我跟你讲你不要太过分——啊好疼你扯到我头发了!”

 

“是你头发都打结了乱糟糟的,不怪我。”刘小别拒不承认是因为他把手指插在钟梨的乱发里,在给她顺毛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扯断了她的头发。

 

“你知不知道我很容易掉头发啊,你还给我扯断,你就不怕我秃了啊。”钟梨撇着嘴,一脸幽怨的抬头看着他,俩人就在门口那里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住了。

 

“还真是……”刘小别正想道歉,低头顺手就要将自己手上的头发拂掉,然而在低头的时候,他却忍不住“咦”了一声。

 

原来刘小别不小心扯断的那根头发,居然在他的手指上打了个结。

 

钟梨也“咦”了一声,她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刘小别的手很好看,从中学的时候她就注意到这点了,手指细长,骨节分明,很适合在键盘上飞舞。而那无名指此时居然被她的头发打了个结,像是故意的一样,绑在了他的手指上。

 

“这还真的只能用取戒指的方法,取下来了。”刘小别意味深长的说道。

 

“有这么麻烦的吗,我给你弄掉!”钟梨觉得在这场无声的较量里她又输了一局,于是她气鼓鼓的伸手就去抓他的手,却被刘小别一下子反扣住了。

 

她试着挣扎了一下,然后在心底嘀咕,这小子看起来那么瘦没想到力气还挺大,果然男女体力方面上的差异真的是……噫,体力。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她很想用另一只手打他,但是又怕万一两只手都被控制住了,这就太危险了,所以钟梨选择了心平气和的问他,虽然她已经在脑海里开了呜呜呜的小火车了,但是想归想,她还是很怂的。

 

不过令她意外的是,刘小别放开了她的手。

 

然后下一秒,钟梨被迫注视着他的眼睛——因为刘小别放手的原因是他需要做点别的。

 

她的脸被他的温热的双手捧住,一瞬间像是着了火一样的滚烫。而他此时低头凑了过来,眼神认真而明亮,钟梨觉得他下一秒只要一开口,呼出的热气可能让她直接停止思考。

 

然而钟梨此时还是睁着大大的眼睛看他,虽然她感觉自己这时候应该闭上眼睛才对,所以她要不要闭眼睛啊,哎好纠结……

 

可能是钟梨眼睛里透露出来的纠结和委屈太明显,反而把刘小别给逗笑了,他突然拿开了手,然后就向房间里面走,一边走还一边挥手扬了扬自己的无名指:“怎么办,怎么办呢,你一根头发就把我整个人连同我的心全拴住了。”

 

……那你他妈刚才怎么不亲我!你逗我玩呢!

 

钟梨觉得自己现在超凶。

 

她可以打十个刘小别。

 

“大早上你过来做什么,你手里拿的又是什么?”钟梨在心中默念:“生气会变老,生气会变老”,强压下自己这股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的怒气。

 

“我今天不走了,按时差的话,苏黎世和我们差六个小时,所以今晚我们俩一起看世邀赛的总决赛吧。我手里拿的是送你的礼物啊,单反。”刘小别一条一条的说了他的想法。

 

“梨子酱不爱摄影了,骗人的吧,我觉得你还是想拍照的。当然我今天另一个目的是拉你出去约会,上周你说要加班,都没空陪我,现在总该有空了吧?”

 

他似乎是早就规划好了日程,这让钟梨不禁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人家对恋爱尽心尽力的,显得她好像有点太敷衍了。

 

钟梨接过盒子,打开看了看相机,顿时觉得爱不释手,好的吧,她之前也承认过了,她还是很喜欢摄影的,只是不拍人像了而已。

 

既然他这么尽职尽责,那么她也要尽一下女朋友的责任吧——日常调戏男朋友就挺好的。

 

于是钟梨笑了笑,露出两个酒窝,换了种甜美娇俏的语调:“那小别哥哥就来当梨子酱的专属、人体、模特吧。”

 

有些词得着重强调,比如专属,人体,还有模特。


TBC







真的,要不是我不会开车,我觉得这俩人的气氛和日常,分分钟能开起来一辆车……(捂脸走)这可能是我写过最甜的一对。

邹远的CP出自我之前的《张佳乐的小尾巴只能我来揪》的番外篇【一万字,可戳。】

我不生产狗粮,我只是狗粮的搬运者。

评论(34)
热度(156)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