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全职/刘小别BG/久别不离 06

目录


Chapter6

 

钟梨觉得自己好像丧失了语言功能,她很想反驳刘小别,其实她并没有害怕黑暗,也不怕外面糟糕的天气,和小时候的他不一样。但是她又没办法反驳,因为她确实害怕了,只是她怕的是听到他说,他对她好只是为了弥补当年害她落荒而逃碎了少女心,而非其他原因。

 

可是现在她靠在他的怀里,他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衣料传到她的脸上,让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烧了起来,比之前生病时还滚烫的多。在黑暗中,好像窗外的雷声雨声她都听不见了,只能听到两个人彼此的心跳声。

 

钟梨咬咬唇,她几乎怀疑是自己高烧未退做了一场梦,但如果这是梦的话,也挺好的。无论是同学时还是离开后,她曾经无数次想要梦到他,少年时的他,后来的他……只是他从未入梦来。

 

而今终于是,等到了。

 

她觉得自己这时候应该说点什么,但是她又不知道说什么了,就好像你很想要一件礼物,直到你离开都没有攒够钱,当你决定放弃,突然抽奖抽中了它一样,那种意外和当年的期许,是很不相同的了。

 

如果是其他的女孩子,这时候大概会说一些很浪漫的话,趁机撒个娇吧。可是她是个不会撒娇、专坏气氛的人呢。钟梨把脑袋埋在刘小别怀里,也不嫌闷,突然瓮声瓮气的说道:“所以刘小别你这个笨蛋,为什么不拿你妈妈的钥匙来开门,还敲门吓我一跳。”

 

似乎是没想到她突然会说这个,刘小别愣了一下说道:“突然开门和突然敲门——你觉得哪个更可怕?”

 

哦,也是,突然敲门,还能给她一个去拿菜刀的时间,要是突然开门……钟梨觉得自己怕是要吓昏过去,“好像很有道理。”

 

“你还说我笨蛋……”刘小别低声笑了起来,笑的钟梨感觉到他整个胸膛都在震,她撇撇了嘴,笑的这么开心,是想说其实她才是笨蛋吗?想到这里,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啊呀,他俩杵在门口抱了半天了,总觉得再抱会她可能就要缺氧了。

 

感觉到她小幅度的挣扎,刘小别松开了她。钟梨调整了一下呼吸,正意外他没有嘲讽回来,却不防一只手被他十指紧扣住。她抬头看过去,只见刘小别另一只手又按开了手电筒,亮光打在地板上,他拉着她小心的绕到了沙发上,然后按着她让她坐了下来。

 

虽然有着手机的亮光,但钟梨并不能看清刘小别的表情,只觉得他好像是笑了笑——“好吧,笨蛋就笨蛋吧,只许你这么叫我。”

 

天啊这种带着几分莫名宠溺的语气是什么情况!钟梨觉得自己现在有点呆滞,她感觉自己要反思一下,她和刘小别以前的相处模式并不是这样啊,不是欢喜冤家吗,这画风突然变了,她有点不习惯啊。

 

“这个停电本来说只停三个小时,因为这附近的供电方面要进行调整,不过这突然下大雨,可能要延迟到明早了吧,没事,我会陪着你的。对了,你退烧了没,我给你带了药。你应该也没吃饭吧,我妈今晚做的饭我给你用保温桶带了点,还带了紫菜蛋花汤。”刘小别又去门口拿了个袋子过来,坐到了她旁边。

 

“嗯,我已经退烧了,还,还没吃饭。”钟梨干巴巴的回答道。

 

“嗯,我给你照着点光,你吃吧,我妈厨艺可好了,很好吃的。”刘小别说着替她打开了保温桶,把勺子递给了她。

 

这让钟梨觉得自己现在仿佛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家伙,刘小别要不要这么会照顾人啊,而且她现在有话想问他,他偏偏还在这里装作云淡风轻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真讨厌……不过闻起来挺香的,吃完再问好了。

 

钟梨集中精力安安静静的吃饭,中间刘小别离开了一次,说是想起来这个家里有个备用的充电式台灯,过了一会还真让他给找到了,有了台灯,就不用举着手机照明了,他也轻松了不少,玩起了手机。

 

“钟梨,你微博叫什么?”钟梨正专心对付一块排骨,突然听到刘小别这么问她,下意识的就顺口说出来了自己小号的ID,“梨子酱不爱摄影了。”

 

说完之后她就暗叫一声不妙,这家伙是跟谁学坏了,居然趁她不备突然询问。还好她机智,养成了在三次元不提自己大号ID的习惯,不然要被发现了她在写他的同人文,该多尴尬啊。

 

“这个果然是你啊。”谁知刘小别一点都不惊讶,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这让钟梨就有点郁闷了,她也不吃了,转头看他,自己什么时候掉马甲了?

 

“你慢慢吃,我给你解释。”刘小别见她气鼓鼓的模样,很是轻松的笑了笑,“我以前逛微博的时候有看到过你这个名字,在跟别人吵架,感觉口气很像你。而且这个名字跟你名字一样都带一个梨字,我看了看资料,你应该还有别的号吧,所以资料故意填错,不想被认出来。”

 

“就读学校完全没填和B市有关的学校,填的是你家当地的学校,也就是你转学回去的学校,年级倒是没改,是一样的。生日和你真正的生日差一天,这种把戏你以前就玩过了吧,不喜欢别人看到系统自动提到你的生日才来给你道贺,所以故意改差一天,来看看谁是真正知道你生日的人。”

 

“自拍是一张都没有,但是手机拍的静物照里,有你喜欢的烧仙草奶茶,还有你惯用的水笔的牌子,很多细节都可以看出来是你啊。而且我后来问你还学不学摄影,你说不学了,不就和你ID一样嘛,不爱摄影了。不过照片拍的也挺多啊,怎么就不爱摄影了呢?”刘小别一条一条的说完,就看到钟梨神情复杂的看着他:“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这么了解我的啊。”

 

钟梨心情是很复杂的,她不知道自己在刘小别面前居然这么没有隐私,这家伙是怎么把她的事情都记下来的呢,很多都是生活中不去专门注意就会忽略的事情。所以,他中学的时候应该也是喜欢自己的吧,那时候的暗恋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独角戏。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只能说,刘小别藏的真好啊。

 

她那个不爱摄影,针对的不是静物,针对的只是人像,准确说只是刘小别。

 

看到她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刘小别递过去纸巾,主动又去收拾了保温桶,听着厨房里的水流声,钟梨觉得一会他如果不说出来让她满意的答案,她就,她就……她能怎么办啊?啊呀,好气哦。

 

刘小别忙完回来,就看到钟梨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他不自然的挠了挠头发,坐下后又清了清嗓子:“好好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这就跟你坦白。”

 

“就是我小时候刚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特别可爱,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酒窝很萌。嗯,而且你还挺……勇敢的,就是被困在库房里的时候。虽然你故事讲的都不按套路,不过我后来想想,也大致明白了一些,当然这个现在不是重点。后来在我被人追着打躲垃圾桶还好有你帮忙的那次,你冲我一笑,我就想起来是你了。”刘小别回忆道。

 

“原来你早就认出我了啊。”钟梨恍然,然后又想起来自己当时说的话,忍不住捂脸,她当时可是很直白的夸刘小别长得好看啊,虽然是实话,但要是对陌生人还没什么,偏偏这人是小时候见过面的熟人啊,现在想起来,还挺不好意思的。

 

“嗯。然后后来就很熟了嘛,就……就喜欢你了,年少时的好感说不清的。”钟梨正等着刘小别进行长篇大论呢,没想到他接下来的话这么简短,她皱着眉看过去:“这就完啦?我怎么记得你开始对我也是爱搭不理的呢。”

 

“没有没有,我那不是开始时装自己高冷嘛。其实你只要跟我说话,我就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内心里……boom的一下子炸了一个烟花一样。”提起自己少年时的事情,刘小别也跟着不好意思了起来,左顾右盼的就是不看她。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用手做了个“boom”的动作,倒是惹笑了钟梨,她现在心里平衡了一些,因为自己并不是单相思,至于回忆往事可以以后慢慢回忆,现在她最想搞清楚的,还是当时自己的表白被拒这件事:“那你既然喜欢我,为什么我跟你表白你还拒绝,别告诉我只是因为那天是愚人节,我看起来就像那么喜欢开玩笑的人吗?”

 

“这个也不能全怪我吧……嗯是,都怪我。”刘小别刚说了前半句,看了一眼钟梨的脸色,果断换了口风,“你不是和别人打赌,然后借着打赌和愚人节的名义才跟我表白的嘛,你还写的是纸条,让班长传给我,虽然我认的你的字……”

 

“我就是太喜欢你了,然后不敢相信,觉得答应了万一你有时开玩笑,我空欢喜一场然后和你相处又会尴尬。而且你平时也没表现出来喜欢我的样子,我没那个自信去确定。”

 

“等等,我打赌了吗?”钟梨一脸茫然,“不是,我完全不记得我有打赌,但是你这,你可以当开玩笑糊弄过去嘛,嘻嘻哈哈的拒绝我也行,你偏偏还义正言辞的拒绝我,可以说是很过分了。”

 

“我没有义正言辞的拒绝你啊,我就跟你写了个纸条说表白不要挑愚人节,换做别人大概要当真了……这个我觉得可能有点拒绝的意味吧。”刘小别也很茫然。

 

“不,我没收到你的纸条,是班长跟我说,你说现在不想谈恋爱,只想学习。”钟梨惊讶道。

 

两个人对脸懵逼了一会之后,齐刷刷的明白了一件事:“班长!”

 

“该死,我早该想到这件事的,那个不靠谱的班长为什么偏偏坐在我们俩传纸条的必经之路上。”钟梨低声骂了一句,这班长八成以为他俩是真的在互相开愚人节玩笑,想增加点趣味性,添油加醋了一下。

 

“是啊,下次同学聚会我一定要收拾他。”刘小别也是咬牙切齿的,然后他又反应过来一件事,如果当时钟梨真以为他是想好好学习,结果他在她转学后转身就抛弃学业跑去微草训练营了,大约会气死,以为自己肯定很讨厌她才故意找这么个借口。

 

真冤枉啊。刘小别叹口气,好吧,也怪他没表现出来,人家也就是开个玩笑,同学之间平时开这种玩笑开的也蛮多的。他无奈的看向钟梨:“小梨,既然是误会,那……”

 

“不不不,你等等。我不明白,你喜欢我哪点?我这个人,不会撒娇,不会哄人,情商不高容易破坏气氛,还特别喜欢逞强装独立。”钟梨注意到他改了对自己的称呼,但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与其说是她怀疑刘小别的喜欢,倒不如说是她对自己毫无自信。

 

“我喜欢你的全部啊。你不会撒娇,坚强挺好的,这个熟能生巧嘛,大不了宠你到会撒娇。不会哄人,开玩笑呢,我刘小别需要别人哄?情商这个,你情商还好呀,容易破坏气氛什么的,破坏了我再组织回来呗。至于最后一点,这点倒是真的……”说到这里,刘小别忍不住笑了,“你当年开瓶盖的壮烈事迹倒是很符合这点。”

 

“哇你这人,我只是不想有求于人而已。”说到这里,钟梨也是郁闷,她不就用牙齿开了一下那个瓶盖嘛,不过后来都是刘小别帮她开的,“你当时的表情我记得可是很嫌弃的。”

 

“嗯,倒不是嫌弃你逞强,只是觉得你太豁出去了,在外面还是要注意一下形象的,用牙咬开瓶盖什么的不太雅观。”刘小别顿了顿,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所以我就想,勉为其难的帮你拧一辈子的瓶盖吧。”

 

钟梨呆了呆,这应该就是表白了。不是,她收到的表白是和拧瓶盖有关系的啊,听起来,很有创意,嗯,很让人印象深刻。她在心里笑开了,然后面上却翻了个白眼:“是吗,那感谢你有这份心了,不过,你有什么自信确定我现在喜欢你啊,我跟你讲,被你拒绝了之后,我就告诉我自己,我以后不喜欢你了,不喜欢你了,懂不懂。”

 

“不太懂诶,要是不喜欢我,怎么还用微博和人家吵架。”刘小别扬了扬他的手机,钟梨一惊,抢过来一看,只见上面一张截图,是庙药日常争吵时,有人嘲讽刘小别的剑客不如蓝雨双剑客的时候,她小号的回复。

 

梨子酱不爱摄影了:“刘小别怎么就不如了,不要捧高踩低好不好,蓝雨双剑客和刘小别都是很优秀的职业选手,大家都很努力。”

 

然后别人回她一句:“你是微草派来的刘小别吹吗?”

 

“我哪里吹刘小别了,刘小别需要吹吗?他那么优秀,吹什么吹!”

 

钟梨讪讪的放下手机,“这不是,为了战队的荣誉吵架嘛,我粉微草当然要护着微草,你又是微草战队的……”好吧,她自己都扯不下去了,口是心非这四个字,她真的是完美诠释了。

 

“真是口硬心软的好女孩啊。”刘小别忽然感叹了一句,钟梨正觉得他这词用的奇怪,嗯,字面上来看是没错,她是嘴硬心软,刀子嘴豆腐心的,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刘小别已经凑了过来,低着头紧盯着她的眼睛,“你说你这么嘴硬,该怎么办呢?”

 

“你要做什么,你你你,有你这样的嘛,你不会想罚我吧,啊打人别打脸。”钟梨有点慌了,嘻嘻哈哈的讲话她不怂,但是对方一旦认真起来,她就很慌张。

 

“我有这么暴力?”她听到刘小别嘀咕了一句,然后下一秒钟梨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因为她还想说什么,却全部都被堵了回去——这家伙居然凑过来亲了她一口,“下次再嘴硬,就亲软你。”

 

耍流氓啊!钟梨羞恼的看了过去,行,这就算谈恋爱了,恋爱了就开始耍流氓。她觉得自己输人不能输阵仗,她挑衅的看了过去:“不好意思啊,你这啾了一下就走,我完全没反应过来,达不到你的预期呢。”

 

然后她发现刘小别的眼神和她嘲笑他小时候怕雷又怕闪电时一样,好像她也和当时一样很欠,所以,这人当时想……想亲她?

 

成年人之间的惩罚都是这个样子的吗?不行,现在她手机没电,求救都不能求救,还是老实点好了,钟梨决定机智的岔开话题:“你之前说你现在有点理解我当时讲的故事了,是什么意思?”

 

“哦,这个啊。”刘小别一边说着,一边一把把她扯到怀里,“我当时不是说,公主没必要和那个抛弃大臣的女儿的家伙在一起嘛,她可以嫁给骑士,或者别的国家的王子,然后你反驳我说不是每个人都是公主什么的。”

 

“嗯,是这样。”钟梨在他怀里蹭了蹭。

 

“你后来没讲完就睡着了,然后我就走神想事情,最后好不容易想出来答案了,你就被你家长接走了,然后再遇到时我觉得我小时候那些事有点丢人,就没再跟你提起来,一直也没机会说。”刘小别解释了一下,然后低下头在她耳边呼了口气,让钟梨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我想说,在我这里……你就是公主。”

 

TBC









好了,成了,恋爱了,以后可以没羞没臊的【x】秀了【不是】 刘小别日常撩妹,日常宠媳妇,日常秀恩爱被队友打【?】 

  98 32
评论(32)
热度(98)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