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黄少天生贺]黄少天x你/《将军在上》(一发完)

标题相比于正文可以说是无比的正经了2333 少年将军什么的超级喜欢!么么哒!少天生日快乐!

默北:

* 给媳妇儿的黄少天生贺 @北川有暖


*orz不怎么会写男你,简直在用生命ooc


*古代战争背景,将军黄少天x将军你


*黄少天生日快乐(⋈◍>◡<◍)。✧♡


01.


青州是个好地方,山美水美,就连驻扎的将军也美。


只可惜青州不是个太平的地方,外敌造反,青州扼边境众地之咽,首当其冲。


你左手握着八百里加急送来的军报,右手握着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情书,眉头紧皱。


军报上说,敌军日进百里,不多时便可能与我军相遇,望将军寻良策,抵御外敌。洋洋洒洒数千字。


情书倒是简单,掰着手指头都能数清楚字数:媳妇儿,我想你啦。


可比起军情,真正让你头疼的还是那封情书。


你十五岁披甲上阵,随父出征,如今也是军中响当当的巾帼英雄,敌人的胡刀砍到身上的时候都没有如此畏惧,可这黄少天三天一束花五天一情书,弄得你看到他的信就头疼,当真是缠人。


不就是指腹为婚么,他黄少天好歹也是驻守一方的将军,怎好生得如此脸皮厚,全然没有将领的稳重,也不知这梦州他是如何守下来的,怕不是拿那些废话活活说死了敌军。


你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军报被捋好放在案几上,情书嘛……五六碗白酒下肚,你有些迷糊了,从地上捞起来被自己蹂躏地皱巴巴的情书,放在鼻端嗅一嗅。


还带着一股子烤肉的味道。


呸,男人。


手里的纸被团成一团扔了出去,在空中滑出一道流畅的抛物线,紧接着耳畔便响起一个人的声音:“哎呦!”


“何人胆敢擅闯军帐!”


你话音未落,旋身便拿起了停在身侧的银枪,一道白光闪过,那闪着寒气的枪尖已经落在了那人的脖颈上。


“媳……将军息怒,小的只是将军帐下一个普通的兵士而已,副将说帐内的酒不够,怕将军不尽兴,特地让我来送些。”


来人嬉皮笑脸地拎起手里的酒坛,自来熟地往你桌上的酒碗里倒酒。清冽的酒水灌入碗里,空气中蔓延开一阵沁人心脾的酒香。


“好酒……”你端起酒碗来,抿了一口,皱眉,“这不是我军中的酒。”


“将军,你真醉得不轻,这就是军中的酒啊。”


你皱眉,酒气漫散在身体里,脑子都有些混沌了。


“胡说,我军中的一草一木,一个蚂蚁,我都认得清清楚楚,怎么一坛子酒我就认不得了!”


这话说的颇有些孩子气,对面的人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将军那么自信,认不认得我是谁?”


醉眼朦胧,你脚下一软,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倒,面前的人倒是伶俐,毫不顾忌地伸手将你揽进了怀里。


你趁着酒劲儿扒住了那人的脖子,凑近了使劲儿看了看。少年郎眉目清朗,皮肤白皙,笑起来嘴角有酒窝,还有颗小虎牙。


“你是……小刘!”


“错啦错啦!本将……本少爷英俊潇洒,怎么会是门口那个虎头虎脑呆呆愣愣的刘大牛!”少年狠狠地敲了你的额头,丝毫不顾忌你是他的将领,“给你三次机会,你已经用掉了一次,还有两次,如果三次全部都没猜对,嘿嘿……”


“嗯……让我想想……你该不会是……做饭的陈伯……”


“呸呸呸!老陈一个月三十天围着灶台转,烟熏火烤的,能有我那么玉树临风?再猜!”


你搡了他一下,嗔道:“我是说做饭的陈伯他二舅家小女儿的表哥!”


少年仿佛是被你气到了,鼓着嘴一脸的不高兴,低下头逼视着你雾蒙蒙的眼睛:“最后一次机会啦,好好珍惜哦,还猜不对的话我就把你吃干抹净扛回家。”


“你是……”


脑子里实在是没有什么人了,脸盲症如你,连一起生活了三年的副将都能认错,一个小兵的名字怎么可能记得住。


你皱着眉头,思考着当前的困境,困意袭上来,少年的怀里有这个时节难得的温暖,你低头蹭了蹭,忽的感觉侧脸上像是被什么东西啄了一下。


嗯?嗯???


你是醉了,但还没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之后,脑子仿佛灌进了冷风一般瞬间清醒了,紧接着你就嗷嗤一嗓子喊了出来。


“来人呐,抓流氓!!!!!!!!!”


02.


军中传言,新来的黄烦烦治好了困扰将军许久的脸盲症。


至于治好的后遗症,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将军将军,你真的要杀我吗?”少年眨着一双小鹿一样的眼睛,“你看在我鞍前马后不离不弃对您忠心耿耿绝无二心英勇杀敌绝不退缩……”


刷的一声,银枪抵在了他的咽喉,少年郎呆滞了几秒,复又嘴巴一瘪泫然欲泣:“将军呐——你看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二十的媳妇,我死了他们无依无靠居无定所,万一再碰上个什么流氓匪类,可怜我那年轻的媳妇,夫君就这样命丧黄泉呐——”


你:“……”


副将忍不住端着汤碗凑过来:“将军,求您放了他吧,您再不放人,只怕我军将士撑不到敌军到来就……”


你回头,果然身后准备吃饭的一众兵士都愁容满面,一副不堪重负的样子。


啊,这个人,真是……


你皱着眉,手里的银枪往上一挑,缚着那少年的绳索便落了地。


你刚想训斥他几句,顺便杀鸡儆猴以儆效尤,将军的架子还没端出来,营外便传来急报:“将军——百里外发现了敌军——”


报信的将士声音还没落下去,空中便突现一只银箭,嗖的一声正中他的后背。将士惊恐的表情凝固在脸上,眼睛瞪得圆圆的,直直地在你面前倒下去。


营地上空,箭如飞蝗,恰似一场淋漓的大雨倾盆而下,飞跃在空中的箭矢呜呜作响,钉到帐篷上,射到人身上,一时间哀嚎之声不绝于耳。


眼见着将士们一个个倒下,你一边大喊着指挥兵士御敌,一边单手舞起银枪作盾挡在身前,另一只手拎起跪麻了脚的少年。


“你不是很能闹腾吗?”退至一处营帐,你收了银枪,裹着那少年侧身躲进了营帐后的角落,气喘吁吁道,“看到了?打仗可不是儿戏,主将的威严更不是你能随便挑衅的。你若是觉得自己厉害,就拿起武器证明给我看。”


少年的目光变得坚毅,眼内映着的是一个个将士倒下去的身影,他深吸一口气,道:“给我一把剑。”


你看了他一眼,随手从地上的尸体身上抽出一把沾了血的铁剑扔给他,转身头也不回地杀出了营帐。


“全体将士听令,撤退!”


清冷的女声在营帐里响起,少年颠了颠手里沉沉的剑,上面还染着深红色的血液,粘稠地滴滴答答地滴在土地上。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少年扬唇笑了起来,点剑而起,手里的铁剑瞬时剑如游龙穿梭,银光乍起,似闪电一般游走在敌军中,所至之处无不血肉分崩。


“欺负我媳妇儿,你们这群败类也不擦亮了眼睛好好瞧瞧,本将军可是你们能惹得起的?”


脚底下踏着胡虏的血尸,少年重重地将剑插了进去,白皙的脸上溅上了血,唇角的笑却依旧如冬天的朗日,阳光开朗。


03.


“显然敌军是有备而来,他们在数百里外放一支大军,诱导我们以为开战尚有些时日,实则早就派了一队精兵伪装混入边境,才打得我们措手不及。”


你一身戎装,凝眉望着沙盘。上面已经乱成一团。


本来你已经向驻扎梦州的黄少天发出了求救,对方虽然草率地回了一封情书,但好歹也答应了会按时出兵相助,到时两军前后夹击,这一仗是十拿九稳。


可现如今敌军逼得你退进了山谷,断了通讯,连粮草都是问题,而黄少天的军队少说还有两天才能到。


兵贵神速……莫说两天,就算是一刹那的杀机,若是拿捏错了,丧命的岂止是军中的千人,更是青州城内成千上万的老百姓。


“将军……将军?”


副将唤了你好几遍,你才从神思中回过神来。


“啊,什么事?”


“将军可有何良策?”


你抱着臂扫了一眼沙盘,缓缓道:“为今之计……某以为,不若派一队人马走水路,绕至其后,断其退路和通讯,另一队人自谷内伏击,两面夹击,各个击破。”


“将军所言极是。”


这虽并不是上策,可如今你能想到的可行之策只有这一个了。众将领纷纷附和,便要领命下去部署。


你见那少年郎皱着眉一言不发地站在你身侧,忍不住问:“怎么了?平时话不是挺多的,今天怎么不说话?被吓到了?”


“这倒没有。”少年展眉一笑,掐着腰站在沙盘前,“就是我觉得,还能有更好的办法。”
“更好的办法?”


你有些惊讶,远山淡眉微蹙,望着眼前的少年。少年比你要略高一些,你看他还得微微仰头,对上他那双清澈的眸子,里面闪烁的光泽让你忍不住心旌荡漾。


这才是你想要的人。


大战将近,你却莫名地分了神,盘算起若是能一起活下来,结束这一场战役,你便去找陛下赐婚,去他的黄少天。


“将军有没有想过敌军的目的若不在我军,又该如何应对?”少年挑眉,望着你渐渐陷入沉思,“敌军奇袭,并非是一时兴起。青州依山傍水,易守难攻,又背靠梦州,依常理来看,敌军若是进攻必定会受到你我两面夹击,唯有赶在援军到来之前一举逼退你,再绕道青州侧的莽山……这样一来,这支部队便会如一支利剑,直插我心腹之地……他们的目的可不是一个青州,而是……”


你心头一惊:“京都。”


“没错咯,将军果然是孺子可教……啊不不不,我的意思说,聪慧过人,聪慧过人。”少年抱臂笑着望你,“若是如此,那他们必定不会恋战,将军把仅有的兵力一分为二,岂不是正中了他们的下怀,到时必定会避掉你的锋芒,以退为进进入莽山。”


“所以你到底有什么办法?”


少年挑眉:“带一队老弱病残作为诱军,诱导敌军拐至梦州援军必经之地,再迂回到敌军之后,与援军里应外合,速战速决。”


听了少年的想法,你吓了一跳:“怎么可能?你是指望着黄少天和我心有灵犀,我诱拐敌军的时候他恰巧能出现吗?这也太巧了!”


“放心吧。”少年笑起来,露出那颗调皮的小虎牙,“交给我啦,将军只要负责貌美如花,这等犯险之事属下来做。”


“什么啊……”


你话还没有说完,脖子上便被那人砸了一掌,昏过去之前你眼前晃来晃去的都是少年明媚璀璨的笑,恍惚间想起他刚刚分析的话。


“敌军若是进攻必定会受到你我两面夹击,唯有赶在援军到来之前一举逼退你,再绕道青州侧的莽山……”


你我两面夹击……


百密一疏终有纰漏,他装得再像还是被你抓住了。


眼前黑掉之前,你望着少年笑了,嘴唇动了动,喊出了他的名字。


“黄少天……”


04.


梦州的少年将军黄少天,是多少少女思慕的对象。


你从噩梦里醒来,汗涔涔地躺在摇摇欲坠的床上,右手下意识地向床头一摸,紧紧抓住那柄银枪。


上面似乎还有那人抚摸后留下的余温。


“他人呢?”你的声音有些哽咽。


身旁的将士小声地应和:“黄将军说等您醒了一定不要冲动,等着他的信号再出发。”


“他走了多久了?”


“一天了……”


一天?自己睡了整整一天了吗?依黄少天的风格这一天就算是用口水也能淹死敌人了吧,怎么会还没有信号!除非是……除非是他已经连发信号的力气和时间都没有了……


你来不及多想,一把抄起床侧的银枪向帐外跑去。


“将军,将军,您不能……”


“给我备一匹快马。”你一转身,长枪立在身后,红缨在幽凉的夜风中飘舞,“全军将士,随我前去助黄将军一臂之力!”


你听见欢呼从军营里响起,久违了的军旗飘舞起来,你看见将士们站起身来挥舞着手臂呐喊,武器被擦得铮亮,蓄势待发。


你跨上马,身后扬起阵阵黄沙,长枪在月光下泛着寒光。


少天,等着我,我带你回家……


05.


行至山谷,忽然一道红色的信号弹冲上了天空,山谷里传来千军万马厮杀的声音,你一回头,山头上赫然立着的,竟是梦州黄少天援军的旗子。


“少天,少天!”


长枪在夜空下划过一道银色的影子,你跃身下马,一向爱不释手的长枪被扔到一边,看到那个拄着剑满脸血污的少年,你扑过去抱住他。


黄少天倒吸一口凉气,你才发现他浑身上下布满了伤口,背后还插着一支没来得及拔掉的箭,就连他握着剑的手,都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


“很疼吗?”你有些慌了,生怕自己碰到了他的伤口,“我……我……”


眼泪不争气地顺着眼角滑下来,落到黄少天的手背上。


“没有,哪有。”黄少天还是笑,苍白的嘴角渗出一丝丝血珠,“你想的太多了。我是突然被媳妇儿认可,激动得不知所措……不如你再亲我一口,我就更开心了!”


你很想打人,又舍不得,只能红着脸撇过头去。


“所以你算准了自己的军队会在这个时候经过,才故意潜入我军中,假借普通将士之名,让我对你放下戒备,最后看准了时机和他们会合一举破了敌军?”


黄少天躺在你怀里,明明是重伤的人却依旧笑嘻嘻地回应你:“你又想多了。我哪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经过这里,只是他们恰好经过而我恰好碰到……至于潜入你军中,理由我早就已经告诉你了啊。”


“嗯?”你有些懵了。


黄少天颤抖的手伸入甲衣中,扯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来在你面前展开。


“媳妇儿,我想你啦。”


END.

  164 1
评论(1)
热度(164)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