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全职/刘小别BG/久别不离 03

目录


Chapter3

 

你啊就好好的啊,你还加什么波浪线,这种意味深长欲言又止是想表达什么?还有,手残又是几个意思?

 

钟梨承认比起刘小别,她的确是个手残,手速慢导致打字慢,抢红包也慢,玩游戏方面更是没有任何天赋,游戏里迷路然后想打个怪直接把自己冲出去送死的那种,拿住了鼠标就忘记键盘,抱着键盘就忘了鼠标,配合严重不协调的——手残。

 

那又怎么样,她关注的是整个职业圈,又不是他刘小别一个。钟梨冷哼一声,结果刘小别那边消息又发过来了:“啊我刚才脑子一时犯浑说了胡话,你别在意别在意。”

 

“你客气了。”钟梨已经在脑海里构思了好几个如何在文章里让刘小别花式BE的情节了,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说想要把开头写甜点的想法。

 

“钟梨,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一件事,就是其实小时候咱们是见过的呀。”刘小别又发过来一条消息,正当钟梨想具体问一下的时候,他又回复说:“等我回去再说啊,我现在要坐车了,坐车玩手机不好。”

 

钟梨简直可以脑补的出来刘小别戴着耳机听歌的样子,她正准备说“好”,结果那边又问她:“你有没有好听的歌推荐一下,我看你好像也挺喜欢听歌的,有歌单吗?”

 

可以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刘小别怎么知道她喜欢听歌,还不是因为她当时沉迷听歌结果摔倒在他跟前了。她在脑海里又把刘小别打了一顿,然后发消息说:“哦,我听的不是歌,是英语听力。”

 

这话说完钟梨又开始佩服自己了,看,把自己这个学霸的形象塑造的多好啊。虽然这话她说出去自己都不信,不过刘小别也不一定信吧……

 

“哦,难怪你走路摔倒了,一定是听得太认真了,沉迷学习。”刘小别还发了个点点头的表情,把钟梨差点气死,她觉得刘小别绝对是在嘲讽她。

 

不过她还真不能把自己的歌单给刘小别。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刘小别作为一个喜欢听音乐的家伙,自然总在微博推荐一些歌曲给粉丝。看了看评论的反响,好像推的歌都还蛮好听的,所以钟梨就去下载了一下,听了之后发现真的挺好听。

 

才不是因为这是刘小别推荐的歌,她才去下载的,只是因为评论,评论都说很好!

 

如果刘小别知道钟梨是这么想的话,他肯定会抓住一个重点问她:“你关注了我微博?”

 

事实上现在刘小别的心情很不错,他在哼歌,微草战队其他成员们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几分意味深长。不过许斌却有种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感觉,他因为有事请假没去参加这个活动,王杰希又去准备世邀赛了,结果刘小别就弄了一个花边新闻出来。

 

对此刘小别的解释是:“真的是意外,我完全没想到朋友会在这个学校,而且就算我知道她在这个学校,哪能这么巧,随便一走就遇到了?放心啦,不会有粉丝觉得那是我女朋友的,除非是假粉或者路人。”

 

其实还真和刘小别说的一样,大家没想真去八卦照片里的女生是谁。因为之前有次在微博的采访,抽网友的问题提问,其中有一个是问七期生们对恋爱的看法,结果把他们都问愣了,有的还红了脸——粉丝们很体贴的认为,他们都还太年轻,可能有的连妹子的小手都没牵过。

 

然后刘小别当时特别义正言辞的说:“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我要谈恋爱肯定就冲着结婚去了。”

 

结果评论神补刀:“别哥的意思是他这两年绝对不会恋爱了,因为他还不够法定结婚年龄,不到结婚年龄的恋爱都是早恋。”

 

引得底下一群人在那里“哈哈哈哈哈心疼刘小别”“七期生这么小吗哇真的感觉早恋啊”。不过也有人夸奖刘小别很有责任感。所以那次之后其实他还圈了一波好感,倒是真没多少人觉得他是随便乱弄花边新闻的那种人。

 

“小别啊,真没看出来,你是一个这么有想法的人,啧啧,按照我们圈里的性别比例,我这不是退役前都看不到你恋爱了,你瞅瞅那个评论,全是哈哈你不够结婚年龄的。”采访完之后,袁柏清凑到刘小别身边,颇为感慨的说道。

 

“柏清啊。”刘小别幽幽的说了一句,“直接从不到结婚年龄,谈到够年龄了,然后结婚不就行了吗?”

 

袁柏清从刘小别的眼神里感觉到了一种嘲讽他智商的感觉,不,这一定是错觉,他嘲讽的绝对是网上那群人,不是自己。

 

然后袁柏清又敏锐的嗅到了几分不对劲的味道,走过去一把勾住刘小别的肩膀,顺便改了称呼方便自己八卦:“不对,听你这意思,别哥,你有情况呀!是不是已经有了意中人,准备叛变?”

 

“有。”出乎袁柏清的意料,刘小别承认的特别爽快,如此直球的回答倒让他有点猝不及防了:“还真是啊,不是,你都没跟我们提起来过,应该不是职业圈里的人吧?”

 

“嗯,是我以前的同学,就这个。”刘小别很大方的从手机里翻出了照片给他看,让袁柏清有点惊讶:“我还以为你要藏着掖着不给看呢。”

 

“之前柳非有一次看到了,不过她替我保密了,所以给你看也没什么。况且我喜欢她,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刘小别挑挑眉。

 

袁柏清“切”了一声,“你在我面前还装什么男友力十足,有本事去人家妹子面前装。不过这妹子看起来挺可爱的呀,笑起来还有酒窝。”

 

在刘小别去追钟梨的时候,袁柏清就把这个事简单给其他队员讲了一遍,引得周烨柏大呼他和柳非不厚道,知道这种事居然一直瞒着大家不说出来。柳非敲了他脑袋:“刘小别这摆明了是想追到妹子再介绍给大家,万一中间没成,我们问他时,该多尴尬。”

 

然后她又看向袁柏清,无奈的摇摇头:“你还说不明白刘小别怎么这样,我跟你说,你不夸那妹子可爱还不要紧,你这一夸,他可不得急忙把手机抢回去,不再给你看了。哦不对,你要是不夸,刘小别要觉得柏清你没眼光的。”

 

袁柏清一脸震惊:“这么小气的吗?”然后他看了看听的有点不好意思的高英杰,“非姐,英杰还小呢,你讲话别这么犀利,注意点。”

 

“嗯,英杰可是个好孩子,别被你们给带坏了。小别那不是小气,那是……说了你也不懂,唉,我看了一圈啊,你们这群男生里,也就小别是个可塑之才。”柳非摇摇头,故作一脸失望。

 

所以现在在车上,几个人默默的咬耳朵,袁柏清先吐槽道:“小别是告别了只敢在手机里看照片的时代了。他这么高兴,肯定是妹子跟他说了什么。”

 

“没办法,人家硬条件好啊,平心而论,小别长得挺讨女孩子喜欢的,看起来高冷,熟悉后发现这人又很好相处。再说了,他们又是以前的同学,说不定还有段美好过往。”柳非分析道。

 

“我也要翻翻通讯录,看看有没有老同学。”肖云如是表示。

 

“有点想问问他俩怎么认识的,谁去问呀?”周烨柏问道,然后众人都盯着他看,看的他在心底暗骂了一声,抽了抽嘴角,刚站起来就被身后的袁柏清直接推到刘小别面前了。

 

周烨柏讪讪的笑了笑,坐到他旁边:“小别啊,你跟你家那个妹子怎么认识的啊,我们大家都挺好奇的。”想让他一个人背锅,可不能让其他人逍遥了,要问就把所有人都拖下水,别以为他不知道后面那几个人都竖起了耳朵。

 

“我家的妹子……”刘小别正在想以前的事情,被周烨柏打断了,倒也没在意,心情好嘛,而且他挺喜欢周烨柏这个称呼的,“我和钟梨啊,我们小时候就见过了。”

 

“青梅竹马?”“完了完了,这下没得比了,我们可找不到一个莫名其妙的青梅竹马。”“一会训练的时候集火那个刘小别啊!”

 

刘小别假装听不见后面那几个人的小声嘀咕,回想了起来,“那时候我刚上小学吧,假期去我爸的单位玩,还有一些其他大人的孩子也会去玩。而且我爸和她爸爸是同事,关系挺好的,然后她正好也过来了一次,恰巧遇到了。”

 

“小别啊,你来得正好。”刘小别一进门还没来得及向爸爸打声招呼,就被刘先生拉了过来,刚站稳就看到面前站着一个双马尾的小姑娘,正躲在钟叔叔后面眨着眼睛好奇的看着他,“这是你钟叔叔的女儿,钟梨,她难得过来一趟,她爸妈有事,你带他和其他小伙伴们玩一下吧。”

 

“那就麻烦小别了。梨梨,你跟人家打声招呼呀。”钟先生把女儿从身后扯出来,“小别好像比你大两个月,你就叫他哥哥吧。叔叔和阿姨有事情不能陪她,就拜托你了。”

 

刘小别很久之后回想起来这个场景,都能脑补出来在婚礼上,岳父大人将自己未来的妻子托付给自己的画面,比如钟先生把钟梨的手放到他的手里,然后他一脸严肃认真并且虔诚的说:“以后就交给我了。”

 

不过当时钟梨却很大方的伸出手:“小别哥哥,你好,我是钟梨。”

 

“那时候的钟梨真的是太可爱了,可惜她完全都不记得这件事了。”刘小别说完这句话之后,发现其他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他有点莫名其妙的看了回去:“我说错什么了吗?”

 

“呸!痴汉!居然对那么小的妹子都怀有这种想法!”袁柏清说道。

 

“呸!痴汉!你知道你现在浑身上下散发着想让别人举火把的气息吗!”肖云说道。

 

周烨柏不敢说话,因为他就在刘小别面前,他怕自己这么说了会最先挨揍,虽然他在心底也补了一句——呸,痴汉。柳非笑了笑,不动声色的捅了在座其他人一刀:“哎呀,小别果然有前途。你们这群没有妹子的人是不懂的。”

 

讲道理,刘小别当时是第一次被别人这么称呼的。因为他属于小伙伴里年龄偏小的了,所以同龄人都得叫哥哥姐姐,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叫他哥哥。而且当时他的玩伴里男生居多,虽然有女生,但因为女生小时候都比男生强势一些,所以他认识的女生都是凶巴巴的小姐姐。

 

至于班里的那些女孩子,动辄就哭闹,娇气的很。

 

而钟梨小时候长的确实很萌,声音也甜甜的。让当时的刘小别想到了刚刚吃完的奶糖,奶香味甜而不腻,久久不散。这还是他第一个认识的这样的小姑娘,反正就是一瞬间在他心底刷满了好感,觉得女孩子就应该这样可爱。

 

“啊,好的,那我带妹妹出去玩了?”刘小别愣了愣,对两个大人说了一句,就拉着钟梨的手走了,不过出门他就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钟梨当时可能只是想跟他握个手,但是都已经拉着了,再甩开也不好。

 

好在钟梨一直笑眯眯的,完全没有在意这件事,她等着刘小别给她介绍新朋友认识,“小别哥哥,我们一会玩什么啊?”

 

刘小别觉得她要是再这么称呼自己几句,他可能会有点头晕。他觉得一口一个妹妹的叫她也有点怪怪的,就问她:“别人都怎么叫你?”

 

“我爸妈还有我朋友都叫我梨梨。”钟梨回答道。

 

“哦……那我就叫你小梨好了。”刘小别果断选择了和其他人不同的称呼,然后领着钟梨去玩捉迷藏了。

 

往事讲到这里,就算是周烨柏也察觉出来刘小别后面的话有所保留,他不想细讲后来具体的事情。周烨柏回头看了一眼袁柏清,和袁柏清交换了一个“你懂,我也懂”的眼神,心说八成刘小别后来做了什么丢人的事情。

 

袁柏清其实和周烨柏想的不一样,他觉得刘小别可能是不想发狗粮,虽然并不是善意的,只是觉得有些甜蜜的回忆,呸,这什么用词,反正就是好的回忆自己藏着,不说。

 

“那你的意思是后来再遇见的时候,钟梨没有认出你来,所以又是怎么遇到的?”旁听了许久的高英杰,默默地提问了一个重点。

 

刘小别看了一眼拥挤的交通,这堵车还的堵一会,前面经理正在和司机无聊的聊天,并没有注意他们。他想了想,说道:“那时候已经是初中了,我不知道她来这里借读,正好那天下午她是转学来的第一天,我爸都没来得及给我提这件事,而且第一年我和她不在一个班级。”

 

其实刘小别当时倒是挺狼狈的,青春期的少年嘛,逞一时口角之快,然后打几下也是蛮正常的。但是他的情况很不妙,当时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鸡飞狗跳的逃跑的时候,在学校外面差点撞到了一个少女。

 

真不是他怂,只是对方人多势众,他的哥们都不在,一个人的英雄主义,刘小别表示自己做不来。面对惊讶的少女,他做了一个“嘘”的姿势,小声的说了一句:“拜托了。”

 

这个时间段垃圾桶的垃圾是刚被清理完的,所以他直接跳进垃圾桶里憋着气躲了起来。垃圾桶其实还是挺大的,而且带着盖子,就是脏了点。

 

事实上,他第一眼也没有认出来钟梨,只知道她身上的校服是自己学校的,应该是校友。

 

少女还很好心的给他把盖子整理好了。

 

然后他听到外面有男生的声音:“妹子,又看到一个瘦瘦的臭小子往哪里去了吗?”接着是少女的回答:“看的了,跑的可快了,还差点撞到我,往那边去了。”

 

逃过一劫。刘小别松了口气,过了一会听到少女说道:“好了,他们走了,你快出来吧。”

 

重见光明的刘小别生觉得自己身上的味道肯定很难闻,退后一步道了谢:“谢谢你啊,不过你也快点走吧,万一他们找回来发现你说谎就不好了。”

 

“演戏嘛,谁不会。”夕阳下的少女狡黠的冲他笑了笑,露出两个酒窝。刘小别只觉一瞬间记忆像是从深埋的角落被打开了一般,想到了钟梨。

 

“你为什么帮我?”他问道。

 

“啊……因为你好看吧。”少女歪歪头,笑了笑。

 

TBC



*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颜值即正义啊!

  115 14
评论(14)
热度(115)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