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剑三.策秀.BG.愿得一心人 (HE)

剑三/策秀/ 愿得一心人

 

*狗血的前世今生梗。

*写的太赶了……自己不太满意。

*送给我最喜欢的一个小姐姐的生贺,从微博搬到lof来啦。

*上一篇也是写给这对CP的  策秀.志同道合

 

 

(一)

 

“师姐。”小姑娘捧着脸看着正在练剑的七秀大师姐,忽然开口唤了一声。

 

“怎么了?”年轻女子停下手中的动作,拿着剑笑盈盈的看她,“小师妹又有什么心事了?”

 

“师姐又取笑我。”小姑娘笑了笑,“只是突然有点羡慕五毒教那些苗疆女子了。就是目睹了好多秀坊姐妹为情所伤,有感而发。古往今来,情之一字,最为伤人,以前我总不理解她们为何要在心爱的人身上下那骇人的蛊,现在想来,唯有此可以让那些男人不变心,就算成了负心汉,也可以玉石俱焚。”

 

“小师妹,那种办法固然可以让那些男人因为惧怕死亡而不变心,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的,他对女子的爱又有几分真心呢?感情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到底是姐妹们很多都看不开。整个秀坊里最为洒脱的还是七姑娘了。”师姐温柔的开解她道,“何况你还小,就不要想这些事情了。”

 

“也是,若七姑娘是个男子,我必定非她不嫁。”彼时的小姑娘是这么想的,毕竟小七十五岁离开忆盈楼去闯荡,性格狷狂磊落,以留情剑纵横江湖,快意恩仇,是很多人都羡慕不来的。

 

“我以后一定要去见一见七姑娘。”等到陆叶长成为少女时,她依然是这么想的。只是此时江湖上的流言已经不同往昔了,世人皆知七姑娘苦恋天策府统领李承恩,曾经洒脱的少女如今也有了牵绊她脚步的人。

 

后来她终于见到了自己久仰的前辈,并且有幸和小七攀谈了几句。只是这几句话却让初入江湖的陆叶有些懵懂,她在心底重复着刚才前辈告诉她的那句话——“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这是卓文君《白头吟》中的名句,只是司马相如在陆叶眼中却算不得什么好男人。难道爱情就这么重要吗?在她看来,还不如手中的双剑重要,乱世中其他的都是奢求嘛。

 

而且谁都不能一直是少年时的模样,保留着少年时的想法的吧。

 

为了找前辈,她可是专门来到了城外天策府的驻扎的军营,现在既然愿望达成,那不如赶紧回城找到秀坊的驻扎地和姐妹们汇合。只是没想到这天色居然暗的这么快,陆叶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坐骑,“快一点吧,免得一会天黑透了,什么都看不到了。”

 

正在这时,城内却不知道是谁燃放了烟花,一时间天空璀璨,仿佛照亮了整个世界一般。陆叶轻笑,这时候若是能有人陪她一起赏这烟花就好了,只可惜良辰美景……她在城门前勒住了马,烟花还在一个接一个的燃放,打破这片寂静安宁,而陆叶却是偏头躲开了身后一支射来的冷箭。

 

好家伙,利用暂时的喧闹来掩饰自己的行踪。她攀住马辔,根据箭来的方向判断出了弓箭手埋伏的地方,剑起挑起一块飞石遍砸了过去。借着烟火的光芒看清了对方埋伏,是一支打扮成百姓的狼牙军小队,除了放冷箭的人,还有几个扛着刀的家伙。

 

这下有点麻烦了……陆叶皱了皱眉,城门近在不远处,如果解决不了这些人,乱起来不知道更要出什么事,附近巡逻的驻兵不知道哪去了,看来要自己死扛了吗?

 

剑光一闪,她已经是架住了一人的刀,而另一侧却又有人砍了过来,陆叶正欲躲闪时,却只见那个人的脚步生生的停在了原地,嘴里一口血险些喷了他一脸,原来不知何时远处飞来了一支红缨枪,贯穿了那人的胸膛。

 

一个少年已经是飞身过来,显然刚才的举动是他情急之下做出的。他拔出枪,那人倒地的同时,陆叶也已经将面前的人一脚踹开。

 

“姑娘,你没事吧?”少年关切的问了一句,躲过一支飞来的箭,又一枪挑飞一个人。

 

烟花还在天空中绚烂的绽放。

 

 

(二)

 

“这个故事怎么卡在这里了啊,作者大大求后续求后续。”露叶一边吸着杯子里的奶茶,一边嗖嗖嗖的按着手机,在文章下面回复了这句话。

 

“露叶,你不是在看书吗,怎么在玩手机?”舍友探头过来,发现她没在学习,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那不如收拾一下和我一起回宿舍了,明天不是还要早起去漫展的吗?”

 

“好好好,我只是看到了一个剑三的故事,应该是个策秀吧,里面的女主好巧,名字和我一字之差,但是念起来是一样的,可惜写了半截就没后续了。”露叶收拾好了东西,和舍友一起走出了教学楼,才走到楼外,就看见了夜空中五彩缤纷的烟花。

 

“学校外边又不知道谁放烟花了,还好是在郊区,不然肯定要被罚款。”露叶笑道,转身却撞上一个人,差点摔倒,还好对方手快扶了她一把。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顾着回头说话了。”她急忙道歉,抬头看到对方是个长的挺阳光可爱的男生,显然也是这所大学里的学生,只不过对方看她的眼神却是很奇怪。

 

虽然路灯的光芒不是很亮,但是直觉告诉露叶,对方的眼神好像在说——“好久不见。”

 

难道是自己以前的什么小学同学吗,然后自己忘了人家了,哇这就很尴尬了。露叶正想继续问两句,男生却是先开了口:“没关系,下次小心点。”

 

“嗯……咦,同学,你掉东西了?”男生转身就走,而露叶却发现从男生的口袋里掉出一张纸来,她捡起来一看,原来正是她明天要去的漫展的门票,“你的门票掉啦。这么巧,原来也是要去看漫展的同好吗?”

 

“其实不太常逛,不过明天要去出个雪河策太的角色,帮朋友站摊子。”男生接过她手里的门票,道了谢,顺带解释了一句。

 

露叶只觉眼睛一亮:“是吗,还是剑三的同好呢,我明天正好要出个儒风秀萝,那我们漫展上有缘再见啦。”

 

回宿舍的路上,舍友沉默了半天才开口说道:“露叶,你跟刚才的那个男生真的不认识吗?”

 

“没有,我确定只是第一次见面。”她肯定的答复道。

 

“是吗,那还真是见了鬼了,刚才我莫名觉得你们俩站在一起,特别的搭,而且好像你们认识了很久一样,我完全没觉得有违和感。正好你们都出了这个主题的cos,到时候记得合影啊。”

 

“可能是缘分吧,不是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么?那我可能和人家上辈子就认识哈哈哈。”露叶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第二天在漫展上,露叶想起舍友的话,在场上搜寻了一下,果然在一个摊子那里看到了雪河策太,她蹦跶着走了过去,却看到那个男生正在按着手机,“嗨,又见面了,这就是你朋友的摊子吧,你在忙什么呢?”

 

“哦,是你啊。”男生显然也是想起了昨晚的偶遇,他大方的拍拍旁边的座位,“现在还早,没多少人来,我就写点东西打发时间。”

 

露叶坐了过去,“对了,你圈名叫什么,我得称呼你啊,我叫露叶。”她扫了一眼男生正在编辑的文档,旋即愣住:“诶,这个是你写的吗,我还以为是个妹子写的?好巧的,这个秀秀和我名字读起来一样。”

 

男生“嗯”了一声,让她有些纳闷,这是答复她对于那篇文章的问题,还是说他知道自己叫露叶?应该是前者吧,这明明才第二次见面呢,“你可以叫我阿闪。”

 

“阿闪是吧,我可以问问你这篇文章的后续故事嘛?”露叶眨着眼睛问道。

 

还没等到阿闪开口,走过来两个抱着手机的妹子,其中一个开口笑眯眯的说道,“那个,请问可以和你们俩合个影吗,最喜欢策秀这对CP了,能遇到服装这么还原颜值还这么在线的coser,实在是太激动了!”

 

露叶本想解释她和这只野生策太只是偶然碰上,并不是专门来出一对CP,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她看了一眼阿闪,见对方点了点头,便扯着他站了起来,“好啊,很荣幸,记得微博返图哦。”

 

“话说你们是情侣吗,真是太搭了。”拍照的那个妹子把手机上的照片给露叶看,露叶很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我们还真不是情侣。”

 

“啊好可惜,我还以为遇到一对现实CP呢,不过这只能说明你们颜值高,很搭。”

 

等到送走这俩人之后,露叶这才回头看全程没解释的阿闪,这人是不是不喜欢说话,“快点快点,给我讲一下后续嘛。诶对了你为什么圈名叫这个,难道是因为你唱歌的时候会发光吗?”

 

问完之后她也愣了,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方面肯定都有自己优秀的地方,但是她的第一反应为什么是唱歌?

 

总不能说,你看起来就很会唱歌吧……

 

 

(三)

 

“多谢小将军及时相救,不然陆师妹就危险了。”实际上陆叶还是受了伤,不过还好有这个天策少年的帮助,两个人顺利脱险,他把她送到了七秀驻扎的地方,此时七秀的弟子正在感谢他。

 

“没什么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陆姑娘本来就武艺高强,我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少年笑了笑,“若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回营了,贵坊弟子日后出城一定不要独行,这附近有不少狼牙的人埋伏着,不安全。”

 

“请留步。”陆叶脱口而出,见师姐和少年都回头看她,她深吸了口气笑道,“希望下次可以和你切磋一下。”

 

少年怔了怔,笑道:“好。”

 

“你就只说这个呀?”给她处理好伤口的师姐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陆叶的脑袋,“我还以为你为了报恩要以身相许呢。”

 

“哪能呀。我只是觉得自己好像被之前的烟花晃了眼睛,现在心还巴巴地在城外看烟花呢。”没了外人,陆叶说话也放松了很多,她笑嘻嘻的对师姐说完之后,又像是自说自话一般说道,“说起来,快除夕了啊。”

 

说句实话,在少年来救他的一瞬间,映着漫天烟火,她脑海里只有一句话,就是小七淡然的笑着,对她说的那句——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一见钟情这种东西说出来太奇怪了,但是事实上那瞬间她真的觉得,如果是那个少年的话,其实未尝不可。

 

除夕那天下了大雪。

 

陆叶犹豫了一会,还是选择把自己裹紧了跑出了营地。师姐倒是有心,替她问清楚了那个少年的营地所在,还有各种信息,而且那少年也是傻乎乎的,居然都说了出来。

 

在大雪中漫步,如果把伞丢掉,有一种让人不小心就白了头的感觉。

 

白头不相离……

 

很符合这个情况嘛。

 

少年被叫出来的时候还是蛮惊讶的,“陆姑娘?”

 

“噢,就是过年了嘛,我做了个护身符,送给你,你们上战场蛮不安全的,就当时上次你救我的谢礼了。”陆叶把护身符递给他,然后装作若无其事一样问了一句,“听师姐说,你尚未有婚配?”

 

 

(四)

 

“这也太直接了吧,这个七秀小姐姐我喜欢!很主动!”露叶颇为欣赏的说道,“然后呢然后呢,天策是不是也喜欢这个秀秀呀。”

 

“嗯,他们详细的聊了聊自己的家庭情况,然后少年就觉得,如果是和面前的少女在一起的话,简直是太好了,其实也有点一见钟情的感觉吧。”阿闪说道。

 

“挺好挺好,还是那时候好,感情都很单纯的,一眼就是万年。虽然那没有跨年这种东西吧,不过过年的话,肯定会有人放烟花的,因为烟花一见钟情,最后又在这种情况下定了终生,真好。”露叶感叹道。

 

“嗯。”阿闪又回答了一个单字。

 

这人大概真的不喜欢说话吧,可能比较拘谨?因为现在还不是很熟。露叶这么想着,结果又有人来求合影了。

 

那天他们俩被要求了很多合影,微博也被艾特了好几次,看到两个人的名字并列在一起,露叶心里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不过经过此次之后,两个人也算熟了起来。只不过两人之间还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两边的好友却是一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模样,默认了两个人的关系,甚至还有人过来跟露叶说,“这是我们阿闪第一个追求的女孩子哦。”

 

那要他自己来说才对。露叶笑了笑,没有在意。

 

学校里成立了一个动漫社团,一群对二次元志同道合的朋友都加入了进来,结果其中玩剑三的玩家挺多,大家凑在一起,就闹腾着要出一个舞台剧,结果直到元旦前一天还在排练。

 

“这个也算是跨年了吧。”一个妹子笑道,“一群人一起跨年,挺好的,咦,露叶呢?”

 

“她先回宿舍了,这几天排练的太累了,有点不舒服。不过一会应该有烟花,你去叫她出来好吗?”阿闪看向那个妹子,问道。

 

“好啊,你给露叶叶准备了惊喜?哎哟我去,怎么突然下雪了……来北方上学的好处就是可以看到下雪呀,真棒。”妹子蹦蹦跳跳的就去叫人了。

 

门被敲响的时候,露叶还睡的有点懵,她被舍友挑了件羽绒服裹在身上,蹬上靴子就被拉了出去。

 

“我帽子还没戴呢!”反应过来的露叶把自己整个人都锁在了围巾里,瑟瑟发抖,“好冷啊,居然都下雪了,也不拿把伞……嗯?”

 

她忽然想起来了那篇文章里的情节。

 

下雪。

 

跨年。

 

那么还差……她抬起头来,看向天空。

 

烟花璀璨。

 

“怎么没戴帽子就出来了,外面可冷了。”阿闪走过去,把自己的帽子顺手按在了她脑袋上,“虽然是男式的,凑合戴吧,太冷了。”

 

雪花飘在了他的头上。

 

露叶眼睛都不眨的看着他,伸手拂去他头上的雪花,“你那篇文章,最后定的名字是愿得一人心?”

 

“嗯,还差个人和我一起,白头不相离。”

 

“有点难哦,这雪落下来都成水了,会湿了头发,变白有点难。”露叶笑了笑,“或许是不是该说一句,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他伸出手抱住了她。

 

 

END

 

 

*前世今生嘛,最后想起来了。

*故事就是以前的经历

*接近五千字……啊,太赶了QAQ 下次要提前写,写长点!

*其他剑三文章链接:目录

  31 5
评论(5)
热度(31)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