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粮食向】全职警官. 番外1.南楚北张

是的你没看错,正文才两章,番外就蹦跶出来了,写一下张楚这对cp,ovo

送给我可爱的呼吸,祝她生日快乐~ @呼不上吸 


前文目录可戳:

全职警官


番外1.南楚北张

 

楚云秀从事法医这个职业已经满三年了,并且顺利取得了鉴定人资格书。在收到苏沐橙的祝贺的时候,她正在想晚上吃饭吃什么,最近解剖的几具尸体一具比一具惨不忍睹,让看惯了这些的她最近都有些食欲不振。

 

“你在哪呢?”苏沐橙和她闲聊了几句后问道。

 

“停车场,刚把车停到商场下面你就来电话了,我看看能买点什么回去做着凑合吃一下。”楚云秀戴着耳机从车里走出来,“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掐着点给我打电话的。”

 

“哎呀,我可没这么强的时间观念。”苏沐橙一笑,“云秀要亲自下厨吗,还真是难得,我有点为你家的厨房担忧啊。”

 

“呵……”提到时间观念,楚云秀脑海里自然跳出来了一个人影,“也只有这时候我才会觉得张新杰这个人除了和我不对付外,还有点别的作用,我记得肖时钦偶然提起来说他厨艺还蛮不错。”

 

“而且走到哪里都会提前做好攻略,简直是活的美食地图,对美食的要求非常的苛刻。”苏沐橙补充道,“不过你要想找他下厨还真不难,我前两天看到他朋友圈动态定位在你这个市哦,好像是来开什么学术会议?”

 

“哦是吗,最近连轴转忙的要死,我都没看朋友圈。他要是来了,我还真得尽地主之谊,只是他都没有主动联系我啊……”楚云秀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商场,“沐沐,商场太吵了,我们回聊啊。”

 

她挂断电话后,手指一动划开了朋友圈,稍微翻了翻,就翻到了张新杰的动态。这个学术会议楚云秀是知道的,方士谦是这个协会的挂名负责人之一,现在正在欧洲讲学,作为他的首席大弟子,张新杰过来很正常。

 

至于为什么没邀请自己,可能还是业内有些人对女法医的歧视吧,反正她最近也忙,不如买点吃的回家看电视剧休息一下。楚云秀这么想着,思绪却飘回了学生时代。

 

家人是不支持她学法医的,原因无非就在于一是女生学法医不好就业,二是女生学法医不好嫁人。这些她楚云秀都不在乎,因为法医吸引她的主要是它的职业信念——为生者权,为死者言。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楚云秀最初是想成为一名警察的,因为刑侦剧看多了,她觉得当警察很酷。只是她的身体素质虽然不差,但要是按警校对警察的训练强度来的话,还是吃不消的,这让她一度很沮丧。

 

在高三紧张复习的时候,楚云秀的偶尔会走个神看向窗外的树荫,树上停留的小鸟尚且知道自己的归宿,但她却对未来充满了迷茫。

 

而这时候,有两个非常优秀的,刚毕业的年轻警官在非工作时间,成功的注意到了一个陷入传销组织的少年的求救,并且顺着线索一锅端了那个地域性的传销组织,最少的减免了人员伤亡。一时间可谓是警界的新秀佳话——楚云秀把那张报道这两个人的报纸看了好几遍,说不羡慕,那自然是假的。

 

而且这两个人的配合堪称一绝,两个人在警校的成绩都很优秀,只是一个擅长通过对人心理的分析来追踪蛛丝马迹,而另一个紧握着的手枪会护好他们两个人的周全。

 

感觉一文一武,跟俩门神似的。

 

当然,她也记住了这两个人的名字。

 

叶修,苏沐秋。

 

楚云秀也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抽了什么风,居然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这两个人所在的警局写了封信,点名让叶修和苏沐秋收。信里首先表达了对二人的敬佩,然后又表达了一些自己的迷茫。

 

她其实是没指望这俩人能回信的,然而当同学告诉她,收发室有她的信件的时候,楚云秀惊讶的差点打翻了手边的保温杯。

 

寒冷的冬日,她围巾都没来得及裹好就跑去了收发室,冻的瑟瑟发抖的拿到了回信。信一共两页,两个人各回了一页。

 

苏沐秋的口吻比较温柔,先是感谢了她对他们二人的夸赞,又鼓励了她对未来要充满信心,还有不要和家人产生报考方面的矛盾,还说自己也有一个妹妹。楚云秀想着,他大概是当做给妹妹回信了吧。

 

不过苏沐秋在最后委婉的建议了她可以考虑学习和公安系统有关的其他职业,比如痕迹学,比如管理学,再比如法医学。

 

比起苏沐秋的温柔,叶修的信回复的则多了几分犀利。他一针见血的点出了楚云秀的迷茫来源于她的意志不坚定,她并不是多么热爱警官这份工作——这让她很想反驳,然后发现自己反驳不上来。

 

不过叶修倒是提起了一件事,就是在收到她的来信的时候,有个少年拜访了他。这少年戴着个眼镜,虽然度数不高,但当警察这条路一下子就很难继续了,但他学识很广泛,问什么问题都能对答如流,所以叶修建议他不如曲线救国,学个法医。

 

“那少年扶了一下眼镜,好像一下子就坚定了什么目标一样,依照他严谨的性格,应该立即就会对未来做出准确而详细的规划,你不如向他学习,先了解一下你要学的专业是什么样子的,再继续去努力吧,别到时候发现它和你想象中的不同,厌恶了它,这可是让人难过的事情。说不定,你和那家伙以后还会是同行呢。法医多好啊,为生者权,为死者言。”叶修最后这么说道。

 

楚云秀在冷风中又吹了一会,抿了抿唇,意识到了自己和叶修口中提到的人的差距在哪里。她好像没有那么理性,做事比较趋于自己的一腔热血的想法,但她的性格又不算很强硬,尽管她骨子里有自己的坚持,但表现出来的大多数情况都是屈从于长辈的想法。

 

而那个少年,除了自己相当有主见外,还有很强的行动力——这是叶修在信中所描绘出来的。

 

在刷题之余,楚云秀真的去认真的了解了一下其他的专业,让她比较意外的就是法医学了,她原本以为以为法医就是个解剖工,就跟杀猪的似的。但实际上法医在接到任务之前要充分了解案件及相关的信息,再结合现场的的痕迹,脑子里要形成一个对案子的大致轮廓。总之还挺费脑力的。

 

趁着自己还年轻,为什么不挑战一下呢?

 

好在她成绩相当好,报考完全不是问题。在高考之后她果断的填报了叶修和苏沐秋毕业的那所荣耀公安学校,并且被顺利录取了。

 

整个假期楚云秀都抱着西瓜在家里恶补各种法医的干货,什么解剖学、病理学、物证学,还有各种纪录片,好几次她都看着看着跑出去吐,然后吐完她擦擦嘴巴回来继续看。

 

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这番倔强和努力,大概只是想向叶修证明,她和那个少年没有太大的差别,别人可以做到的,她楚云秀也可以做到。

 

理论知识准备的差不多了,她整个人也瘦了不少,但却是神采奕奕的,家人看了也没办法,只好随她去了,不过还是建议她考研时候转临床医学云云,楚云秀都抛之脑后了,收拾了行李就直扑大学而去。

 

荣耀公安学校的法医学确实也有盛名,因为它有着一位顶尖教授——方士谦。这人也是法医界的天才,解剖、组胚、生化、免疫、微生物、寄生虫、生理这几门他都可以教,不过这人也有个毛病,就是有点懒,喜欢挂名在学校然后跑去微草帮他的好友办案子。

 

他们这批人是荣耀的四期生,在军训的时候,楚云秀就隐隐看出来了有几个很优秀的家伙,在围观的时候她就发现了格斗时那个叫黄少天的少年特别会抓住机会,那个叫喻文州的战术方面一套一套的,而那个叫肖时钦的则会把教官刚才从哪里过来的还有经历了什么都通过各种证据去分析一遍,还有那个叫苏沐橙的少女,在射击中表现的特别优异——等等,苏沐橙,和苏沐秋这名字好像啊。

 

比起藏龙卧虎的其他几个专业,法医系还是比较平静的,今年因为各种原因,班里还减招了,比以前少了一半人,女生更是寥寥无几,因而楚云秀相当受欢迎。只不过引起她注意的还有班里那个戴着眼镜的男生,名字叫张新杰。

 

她总觉得这个人和叶修信里描述的人,有点像。大概是多想了吧,应该没那么巧?

 

入学成绩她和张新杰是并列第一的,只不过这家伙在实验方面比她优秀的多,楚云秀毕竟是假期恶补的,理论知识跟得上,实践方面就不行了,她一度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家里就有人从事这方面,因而近水楼台先得月,自个儿学习了不少。

 

而且两个人的行事风格有很大的差别,张新杰很喜欢制订计划,并且严格执行,遇到了意外还有Plan B和Plan C,他对事情的规划有着很清楚的脉络。但是楚云秀不同,她是也有线索和条理,但她不喜欢太固定于某个模式,偏向于根据实际的情况现场制定,其实这也很费脑子。

 

方士谦忙完微草的事回来后,就发现了班里这俩学生在较劲,他毕竟是教授,一眼就发现这两个人的不同。不过他倒是没有去干涉他们的行事路线,因为他有预感,这两个学生以后会成为法医界里很不错的新人,而且南辕北辙的风格会成为他们最大的特色——如果以后碰巧有了什么大案子,这两个人再合作一下,可是很互补的呢。

 

楚云秀发现张新杰是叶修信里的那个少年,是因为五二三事件里宣布苏沐秋殉职,而叶修坚信苏沐秋未死,随后辞职退隐。

 

她打算跑到天台里抽支人生里的第一支烟,因为很惆怅。她觉得自己还没来得及证明自己呢,结果这俩人一死一跑是什么情况?当然她潜意识里也是完全不相信苏沐秋死了的。

 

结果跑到天台一看,哦呵,张新杰居然也在。

 

“你该不会想跳下去给我当第一具可以研究的新鲜尸体吧?”楚云秀把烟藏了起来,问道。

 

“叶修说他那时候收到一个女生的信,来咨询自己的未来,他想劝那个女生学法医。”没想到张新杰却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说出了这番让楚云秀无比震惊的话。

 

她还在猜测要不要那么巧的时候,感情自己早就在人家那里掉了马甲啊。楚云秀蹙眉,“那又怎么样?”

 

张新杰却是难得的笑了笑,让楚云秀差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他走到她身边说了句,“不会抽烟就别抽了,伤身。”

 

然后就走掉了。

 

“莫名其妙!”楚云秀撇嘴,“我偏要试试。”

 

结果她被烟呛了个半死,回去后好一番折腾才弄掉一身烟味。不过她明明都换了身衣服还洗了个澡,第二天和张新杰分组做实验的时候,他居然嫌弃她身上有烟味。

 

这个人,可以说是非常过分了。

 

楚云秀还在回忆着,却突然呆立在了远处,因为她惊讶的看到面前不远处的货柜前,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正在低头认真的挑选着东西。她揉了一把眼睛,发现自己真的没看错,是张新杰。而对方像是察觉到她在看自己一样,突然的转过头来。

 

好了,这次装看不到也不行了。楚云秀悻悻的想着,走过去打了个招呼:“这么巧啊,张法医,你开完你的学术会议,来逛商场?”

 

“是很巧。开会的地方就离这里很近,我本来是要直接回酒店的,结果我把房卡和身份证都锁在房间里了,有点麻烦。想打个电话给你求救,结果你还在占线。”张新杰平静的说道。

 

“你这态度可一点都不像是求救。”楚云秀咬咬唇,“我刚才和沐沐打电话呢,你是看到了我的车?”

 

“嗯,我看到你去地下停车场停车了。现在是下班时间了,跑去你们队开证明也麻烦,只能明天开了。刚才苏沐橙跟我说,你这几天都没怎么吃饭,让我下个厨来换一个借宿的机会。”张新杰扬了扬手里的手提袋,楚云秀这才注意到,这人居然已经买了不少食材了。

 

“真的不是早有预谋吗?”她眯了眯眼睛,“都是同学,没事,我家有客房,正好见识一下你的厨艺,最好别把我家厨房搞成你的解剖现场哦。”

 

张新杰的人品他还是信得过的,这人绝对对自己没啥兴趣,住一个房子里挺安全的。啊,可以期待一下一顿美好的晚餐了。楚云秀这么想着,结果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她一看来电显示是肖时钦,立即皱眉:“大晚上又出什么事了?停尸房的尸体诈尸了?”

 

“不是,云秀啊,你先赶紧吃点东西赶过来,在M街N小区出了场命案,学才和程泰已经过去了……”隔着电话,楚云秀都能想象出来肖时钦擦着汗的样子。

 

“你打扰我吃大餐你知道吗!”楚云秀骂了一句。

 

“我还和小戴在隔壁市出差呢,明早得赶回局里安排……”肖时钦也很无辜。

 

等等,为什么你和戴妍琦单独出差?楚云秀觉得此事并不简单。

 

“有案子?”张新杰问道。

 

“嗯,没办法好好吃顿饭了,M街N小区出了场命案,今天又得加班了。”楚云秀抱歉的一笑,低声说道,“要不你去我家住着吧,我先把你送过去,也不太远。”

 

“没事,食材放在车上,忙完再给你做。我和你一起去案发现场吧。”张新杰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下午六点三十二分,依照现在的路况,开车过去大概二十分钟。我来开车,你还能在车上吃点东西垫垫。”

 

“算了吧,我怕吃了一会再吐出来了。不过你都忙了两天了,还来帮我?不累吗?”楚云秀问道。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关心我吗?”张新杰居然开起了玩笑,“你难道不想期待一下,南楚北张的合作?”

 

楚云秀本来被他开玩笑这件事震惊到了,现在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是起了几分好胜心,她勾起唇角一笑:“嗯,这么说的话,我是挺期待的。”

 

“那么希望楚云秀小姐下一次在进行解剖之前,请把身上的烟味注意清理一下,会影响我工作的。”张新杰拿起东西就向着结账的地方走了过去。

 

楚云秀在后面跺了跺脚,她总觉得这次虽然两个人会顺利的结案,但是,配合过程中,自己一定会被气的各种半死的——刚才不应该轻易答应的,下次一定不要和他合作。

 

所以其实,这次为了解决曾经的五二三事件而聚集起来的这群人中,楚云秀和张新杰是第二次合作了,只是没几个人知道这件事而已。

 

肖时钦也终于知道了自己上学和出差的时候,错过的张新杰和楚云秀之间平静的外表下,背地里暗潮涌动了,这俩人背地里岂止是交过手了啊,都睡到她家去了。

 

迟钝如肖时钦都感觉出来了,张新杰对楚云秀绝对有意思,但是楚云秀显然不这么认为,她还在执着的把张新杰当做宿敌。

 

面对肖时钦的疑问,张新杰停下手里正在写的报告,抬头看了他一眼:“我当年高三的时候,偶然间遇到叶修,他跟我聊起过云秀。”

 

“那个小女生有种不服输的精神啊。”

 

“但是女生学法医不好就业,也会多一些被别人的嘲讽,压力很大。”张新杰并不是很赞同叶修的提议,他觉得这会让楚云秀以后经历一些不必要的为难。

 

“给自己培养一个对手,不好吗?”叶修吐出嘴里的烟雾,笑道,“年轻人,没准你们俩以后,会是那种齐名的宿敌呢。”

 

宿敌?

 

也许是宿缘。

 

 

END


  132 11
评论(11)
热度(132)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