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黄少天x你】幸运(一发完)

一种变相的次元壁梗√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520感谢の福利,8500字,请笑纳。

 

 

 

(一)

 

黄少天在七周岁生日的那天,跟着妈妈出去买生日蛋糕的时候,发现了你正站在商场的角落里,两眼无神百般无聊的四处张望。他疑惑的拽了拽黄太太的袖子:“妈妈,那里有个奇怪的小姐姐。”

 

“嗯?没有啊,你看错了吧。”黄太太顺着自家儿子的目光看了过去,有些茫然的回答道。

 

这让黄少天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的的确确的看到了你站在那里。所以说……他环顾了一圈商场的周围,所有人都在各自忙碌着,有人从你面前走过去,却都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你一样。

 

他捂住嘴巴,把一声惊呼给憋了回去,因为黄少天看到,有一个人从你旁边过去,穿透了你,从你身上穿过去了。

 

所以,这是一个只有自己能看得到的……鬼魂?被这个想法吓到的黄少天依然没有移开对你的注视,不过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并没有觉得你有多么可怕,反而因为你是一个少女模样的可爱小姐姐,而对你生出了几分好奇与亲切感。

 

于是他趁着妈妈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悄悄地走了过去,站在你面前,对你小声的叫道:“姐姐?”

 

你回过神来,惊讶的看着面前的黄少天:“你……你能看的见我?”

 

 

(二)

 

黄少天把蛋糕上最中间的草莓连同它下面的奶油用小勺子挖了下来,放到了纸碟里,插好了叉子,跑进了自己的房间里,锁上了门。

 

“姐姐,这是蛋糕最甜最好吃的地方,你可以吃吗?”黄少天睁大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你,捧着那个碟子,“对了,姐姐,我叫黄少天,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我不记得我叫什么名字。”你无奈的说道,何止是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你连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在街上又游荡了多久都不记得,

 

而黄少天,是第一个看的见你的人。

 

“虽然我不用吃东西,但是其实也是可以吃的。”你解释道,接过了碟子。因为你双手所碰到的东西都会变成可以接触到的实物,所以你自然可以接过他的蛋糕,当你的手离开的时候,它们又都会变回原来的模样。

 

“好神奇啊……”黄少天坐在旁边看你把草莓放入了口中,一脸期待的问道:“好吃吗?”

 

“嗯,很好吃,谢谢你……少天,我可以这么叫你吗?”你有些局促的问道——其实草莓本身就很甜,蘸着奶油反而多了几分甜腻,不如它本身的味道可口。

 

“当然可以啊。”黄少天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说道,笑了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好吃就行啦。”

 

然后他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想了想问道:“那姐姐你平时都没人看的到,也不记得自己是谁,一定很孤独吧?”

 

你正想解释说其实你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的时候,却见黄少天一脸认真的看着你说道:“那以后就让我陪姐姐玩吧,有我跟你说话,你一定就不会感到孤独了。”

 

你愣愣的看着他,发现他并不是信口开河,而是真心诚意的许下的承诺,这让你忍不住鬼使神差的点点了点头:“好,那以后就拜托少天和我多说说话啦。”

 

“这个姐姐你就放心吧,我话可多了,只要你不觉得烦就好。”黄少天冲你眨了眨眼睛,外面却传来了黄太太的呼唤:“少天,蛋糕怎么被动过了,是不是你偷吃了呀?”

 

黄少天和你都吓了一跳,他冲你做出了一个“嘘”的模样,打开门跑了出去,笑嘻嘻的对黄太太说道:“对不起妈妈,我刚才没忍住,嘴馋偷吃了。”

 

“就知道是你偷吃了,你一直都很喜欢这家蛋糕店上的草莓,当我不知道呀。”黄太太宠溺的刮了一下儿子的鼻子。黄少天在和母亲笑闹的时候,回头偷偷的给你做了个鬼脸。

 

你扑哧一笑,在心底默默的想着,才不是呢,少天才不是一个嘴馋的孩子。他是把自己最喜欢吃的东西,留给自己这个才刚认识了的,不速之客啊。

 

 

(三)

 

于是你就这么的和黄少天生活在了一起,不对,更准确的说是他介入了你那平淡重复的无聊生活。

 

而这时候你又惊喜的发现,你居然可以写得一手娟秀的好字,还能画出很不错的画,无论是漫画,简笔画还是素描,而且很有功底一样,这像是你与生俱来就会的技能。

 

你还没有央求黄少天,他就很自觉的求了妈妈给自己买了一个大大的空白画册送给你,相当的善解人意。

 

你热衷于时不时的捕捉黄少天的各种表情,再配上他的各种口头禅,画在本子的各个角落里,五颜六色的,有一种在做手帐的感觉。

 

黄少天就趴在旁边认真的看你涂涂写写,你回头看着他笑眯眯的说道:“虽然我会写字,但是不代表我可以替你做作业哦,作业还是要自己完成的,小少天~”

 

“啊,姐姐,你在想什么啊。我只是觉得姐姐现在这么会写字这么会画画。那么以前,嗯,以前那个时候应该也是会的吧。”他被你取笑的红了脸,极力的替自己分辩着。

 

他讲的很是隐晦,但是你却明白了他的意思。因为在黄少天的眼里你是一个不记得自己是谁的鬼魂。所以他的意思,自然是你生前就会这些。

 

“大概吧。”你不以为意的说道。因为在你心里,过去的事情就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有黄少天这个不知疲倦的小太阳陪着,每天看他上学下学,听他叽里呱啦地讲学校里的各种事情,就让你觉得很满足了,因为你以前从未肖想过可以有这样幸福而充实的生活。

 

“姐姐,我以后有机会也一定要学画画,还有还有,我要变得特别的特别的有名,让很多人都知道我。”黄少天忽然歪着头对你说道。

 

“咦,为什么呀。”你拿着笔点了点他的额头,却被他用手捉住了笔的另一端。

 

“因为别人都看不见你,只有我能看得见。所以我只有把画画学的特别好,才能把姐姐画出来,画的特别像。只有我变得很厉害很有名了,别人都认识我,我才能更好的帮姐姐找到家人,让姐姐想起自己是谁。”黄少天神色凝重而又真诚,让本着他不过是在说玩笑话的你,又愣在了原地,拿着笔的那端有些不知所措。

 

“哪怕只是找到姐姐的墓,我也可以清明节去扫墓呀。”他笑了笑说道,然后眼巴巴的看着你,“不过姐姐你刚才的提议很棒啊,真的不替我分担点暑假作业吗?”

 

你稍微一用力,夺回来了那只笔,转过头去不想让他看到你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赌气一样说道:“自己好好做作业去吧。”

 

只是只有你自己才知道,黄少天从来不会说那种无聊的玩笑话,而刚才的你的心跳,也漏了一拍。你在本子上画下一个抱着小心心的他,忽然捂住了自己的心口——我不是一个魂魄吗,为什么会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跳乱了呢?

 

但与此同时你在心底却是暗自下了一个决定——你想永远的和他在一起,哪怕只是默默的看着他的生活,守护着他就足够了。

 

因为他值得你这么做。

 

 

(四)

 

其实有一件很让你感到难过的事情。那就是你碰的到东西,但是却始终触碰不到人。就如同此前那样,你和他可以握住一支笔的两端,但却没办法触碰到彼此。

 

因为会穿透啊。

 

就比如当黄少天难过的时候,你只能拿起一个小玩偶去轻轻地拍拍他的头,表示安慰,却不能伸手抱住他给他更实质性的鼓励,尽管你很想抱住这个人。

 

还比如现在即将初中毕业的黄少天,突然确定要去什么训练营,放弃学习的这条道路,未来去打什么职业比赛,这让他的家人一时间无法接受,导致了两方吵了起来。

 

其实不是很突然的决定,作为一直和他生活在一起的人,你是知道事情的具体经过的。面前的这个少年在荣耀这款游戏上很有天赋,被人发现邀请至参加战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黄少天此时正闷闷不乐的坐在床上嘀咕:“哎姐姐你说,为什么,他们都不理解我呢。”

 

“好好跟爸爸妈妈说清楚就行啦,他们会理解你的,讲清楚利弊关系,让他们知道你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经过深思熟虑所做出的决定,还有,就是你对学习真的不感兴趣。”你一条一条的给他分析支招。

 

他在床上打了个滚,抱着抱枕爬起来,咬着嘴唇嘟囔道:“要是他们都能像你一样理解我就好啦……对了,姐姐,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正想着今天画一个打着滚的少天的你,被他的话打断了思绪,抬头看向黄少天问道:“怎么啦?”

 

“就是……姐姐,你记不记得你之前是几岁啊。”这话一出,你立即就明白过来为什么黄少天会问出这个问题了,因为有一件说奇怪也不奇怪的事情,就是他已经从一个可爱的小正太长成了一个小少年,而你的外貌还始终保持着数年前初遇时的少女模样。

 

大概是因为成了一个魂魄,所以年龄也不会增长了吧。

 

“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不到二十岁吧,我又看不到自己长什么样子。”你摸了摸自己的脸,想了想说道,然后看向巴巴地看着你的黄少天,“少天怎么突然问这个呢?”

 

“就……就是觉得,我自己的年龄在不断的长大,都有点不好意思叫你姐姐了,但是又不知道你的名字,啊呀,总之我的意思你懂的啦。”黄少天摸了摸鼻子,逃难一样的从房间里跑了出去。

 

你正忍不住想笑的时候,却发现黄少天又窜进了屋子,他一脸正色的看着你问道:“姐姐,我去训练营的话,你会跟着去吗?”

 

(五)

 

答案是当然。

 

因为正如同你先前习惯了独自一人游荡的生活一样,如今你也习惯了离不开黄少天的生活。只不过稍微有点不方便的是,在训练营里两个人一间宿舍的,他和一个叫郑轩的少年一同住宿,这让你平时和他的交流不如以前那么方便了。

 

而你也不止局限于室内,有时候会在本子上留下一些今天想说的话之后,跑出去晒晒太阳遛遛弯什么的——其实这个也很奇怪,一个鬼魂,居然不害怕强烈的阳光。

 

黄少天回去发现你不在的时候,就会打开本子津津有味的看起来,有时候你在的时候,他会假装打电话一样,拿起手机实际上并没有打开,来和你说话。

 

而平时里吃饭的时候,他总不和其他少年一起吃饭,因为你一直陪着他。这让端着盘子从黄少天面前桌子路过的郑轩忍不住在心底腹诽一句:“感觉我的舍友的自言自语症状更加严重了,难道话唠都可以在没人听他说话的时候,自己一直讲话吗?怎么办,急,在线等。”

 

“黄少黄少,你老实说,你身边是不是有个守护灵啊?”终于有一天,郑轩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让你和黄少天又都吓了一跳,以为郑轩发现了什么端倪。

 

黄少天看了你一眼,示意你稍安勿躁,然后故作镇定的看向郑轩:“哦?你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就感觉黄少你也太幸运了吧,就刚才咱们大家一起玩牌,你就好像总知道对面的人手里有什么牌一样,巧妙地赢了一局又一局,躲过了被魏队加训的可能。技术那么好,运气还那么好,真是让人感到压力山大啊。”郑轩感叹道。

 

黄少天和你对视一眼,两个人都笑出了声。这当然不是他有多么幸运了,是因为你故意把对面的牌告知给了他,因为谁也不想在没出什么差错的正常发挥一天了的情况下,再辛苦的加训的。

 

他拍了拍郑轩的肩膀:“你想太多啦,老实承认吧,就是我比你幸运。”

 

等到郑轩撇撇嘴出去加训了之后,黄少天才回头看着你,挠了挠头笑道:“姐姐,我是真的觉得我挺幸运的啦,有你一直陪着我,愿意听我讲这些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话,还会在我灰心沮丧的时候鼓励我……而且我知道,你有暗中做过很多事情的。”

 

“比如小学时候的那次,那个班里最喜欢欺负人的家伙看我不顺眼,想揍我来着,你丢了块石头把他绊倒了,摔了个鼻青脸肿。”

 

“再比如之前坐公交来的时候,我在车上睡着了,要不是你叫醒我,我肯定就坐过站啦。”黄少天掰着手指一条一条的数给你听,“啊,实在是太多了,数不清了!”

 

“这也叫幸运呀,这都是平时生活里一些小事而已。”你轻笑道,“等你未来有了女朋友,她可以做到其中的很多的啊。”

 

如果非要说幸运,分明你遇到黄少天才是最幸运的事情,他给了你生活中的明亮,让你在漫无目的浑浑噩噩的生活里找到了方向。

 

“啊你胡说什么呢,什么女朋友不女朋友的,我才几岁啊我……”黄少天蹭的一下又红了脸,“我要女朋友干什么啊,姐姐都能替她做到的事情,为什么要交女朋友,真是的真是的,不跟你说话了。”

 

“哎哟,少天害羞了。”你笑嘻嘻的说道,内心里却叹了口气,这其实也是你的心声,因为他终究和你是人鬼殊途,像黄少天这么优秀的男孩子,是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也值得更优秀的女孩去对待。

 

无论如何,都不是你一介亡魂可以再贪心的了。

 

“对了,少天,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见再不岔开话题,黄少天隐隐有恼羞成怒的可能,你急忙岔开了话题,“就是当初,你为什么会过去跟我说话呢,难道不怕我其实是个妖怪?”

 

“妖怪?”黄少天眨眨眼,“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啊。妖怪,妖怪有你这么可爱的吗?”

 

 

(六)

 

本子上的字和画越来越多,你努力的把每一寸空间都充分的利用起来。而伴随着本子一点一点的被填满的同时,黄少天的职业生涯也步入了正轨,他是第四赛季出道的黄金一代的其中一员,更是蓝雨战队“剑与诅咒”双核的一半,和喻文州一起带领蓝雨取得了第六赛季的冠军。

 

不过蓝雨的庆功宴你没有去,既然别人都看不到你,那不如就让他们好好的去玩,免得黄少天到时候还得抽出空来怕你无聊,玩的都不尽兴。

 

于是你就在黄少天的房间里乖乖的等他,因为成了副队长,他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独立的房间,一个从墙上贴着的海报到桌上摆着的手办,都充满了年轻男孩子气息的小窝。

 

和这些格格不入的是床上有一个粉色的抱枕,因为那个抱枕是你的,在这里,你占有一席之地。

 

等到少天有了女朋友,得想办法把那个抱枕拿走,要是被他女朋友误会就不好了。你这么想着,心中带着几分苦涩的替他整理着桌子,却险些碰掉一面小镜子。

 

然后你震惊的发现,你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

 

是的,你这么多年来外表一直没有发生变化,这些黄少天都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一直不能看到自己长什么样子,照镜子的话,镜子是不会出现你的长相的,就算你盯着黄少天的眼睛看,那里面也不存在你的倒影。

 

但是此时此刻,你看到了你自己的模样。

 

果然是不到二十岁,和你自己猜测的一样。准确说,应该是十九岁——等等,为什么自己会对十九这个数字这么笃定?就好像自己记得这个数字一样!

 

但是,怎么会这样呢?你瞪大了眼睛看那面镜子,却发现你的样貌在玻璃镜上又消失了,好像是刚才只是出现了幻觉。

 

你疑惑的盯着镜子,门却发出了声响,原来是黄少天参加完庆功宴回来了。虽然职业选手都没什么酒量,但不妨碍他染了一身酒气回来,让人闻着都有些微醺:“我回来啦!”

 

“黄少喝多了吧,跟空房子打招呼。”路过的郑轩取笑道。

 

黄少天没理会郑轩的取笑,关上了门,却是冲你扬了扬手里的一个袋子,献宝一般的说道:“看看看,我带来了什么!”

 

这两年因为年龄增长的缘故,黄少天已经不愿意再叫你姐姐了,这让你其实有点惶恐,因为你如果不是他所谓的姐姐了,那你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

 

只不过他对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没有任何改变,这让你稍稍的放宽了心,“你又带了什么好东西呀?”

 

你走近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把袋子里的东西取了出来:“当当当当!你看,这个裙子好不好看,你穿一定超好看的!我是看到苏沐橙发的自拍里有这个裙子,当时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你穿一定更好看,就问她要了地址买了下来,今天刚到!”

 

那的确是一条特别好看的裙子。

 

你笑了笑,准备伸手接过那条裙子:“的确很好看,不过我哪有苏沐橙漂亮呀,你就瞎说吧。”

 

“没有没有,我才没有瞎说。”黄少天把那裙子递给你,继续叽里呱啦的说着一些有的没的,完全没有注意到拿到裙子的你已经呆立在了原处。

 

因为刚才你拿裙子的时候,指尖碰到了他滚烫的指尖。

 

触碰,到了。

 

 

(七)

 

那条裙子你后来洗好之后穿了起来,很好看,你再一次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

 

从上次你看到自己之后,你就意识到事态的发展已经朝着不可控的方向急奔而去了。你碰到了他的手,这意味着你已经无法像以前那样保持一个透明的魂魄的状态。

 

这是件好事,同时也不是一件好事。

 

你在这个世界是个不合理的存在,一旦你突然实体化,会带来一系列的麻烦,尤其是黄少天这样品行名誉都不错的少年天才选手的房间里居然藏着一个少女——这种事情你想也不敢想,这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的。

 

好事的话……大概就是你可以趁着他睡着的时候,悄悄的握一握他的手了吧。就这样,你很知足了。

 

只是你上次出去遛弯的时候,遇到了保安大叔,他惊讶的问你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虽然你后来成功的甩开了他,但是这种惶恐却在不断地加剧,冲击着你日益脆弱的防线。

 

不,不行,你要在事情彻底败露以前,离开黄少天——如果非要彻底实体化,也绝对不能在这里。你抱有一丝希望的想着,也许可以在别的地方取得合理地身份,再回来找他呢。

 

而伴随着你逐渐实体化的同时,你脑海里还钻入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记忆,非常奇怪的,好像是原本就属于你,但却被你遗忘了的记忆。

 

但很快你就发现,与其说是这是你的记忆,好像又不是,因为你居然可以成功的预知到一些事情,比如,你居然知道第七赛季末,张佳乐会退役,微草会夺冠——这好像是一句非常明确的陈述句一样,刻在你的脑海里

 

是的,在第七赛季末,张佳乐退役了,而微草也夺冠了。

 

可是,你依然记不得你自己是谁。

 

而促使你最终想起一切,又决定离开是因为一个节目,你凑巧打开电视看到黄少天参加的一个娱乐向的采访,里面黄金一代的人都在。

 

“虽然职业选手的职责是打比赛,但是不妨碍粉丝们都非常关注你们的感情归宿呢。”记者笑眯眯的采访道,“呀,怎么这时候所有人都不说话啦,连黄少都很少见的沉默了,是因为害羞吗?”

 

“才不是害羞。”黄少天笑了笑,小虎牙又露了出来,“交往的女朋友是没有,但是喜欢的女孩子的确是有的。”

 

“哇哦。”这次不止是记者,连同为第四期出道的职业选手们都表示了惊讶,他们都看向喻文州说道:“喻队,你们的副队有喜欢的女孩子这件事,你知道吗?”

 

喻文州还没答话,苏沐橙却恍然大悟的想起来什么一样说道:“所以上次……”她说了半句话便住了口,笑着摇了摇头,但记者却不肯放过这个话题,“沐橙是想到了什么?”

 

“我可以说吗?”苏沐橙看向黄少天,见他点头了才继续说道:“就是上次我在朋友圈po了一张裙子的照片,少天就私聊我问我裙子在哪里买的,现在看来,可能是要送给他心仪的女孩子吧。”

 

你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裙子。

 

电视上黄少天面对记者的追问,还在解释:“不是圈内人啦,也不是女朋友,我还没表白呢,不过我感觉她应该是知道的吧……呃,就是我喜欢她这件事啦。”

 

知道吗?

 

其实你是知道的,只是你在刻意逃避这件事,因为你知道你们两个人隔着的最大障碍,是人与鬼的身份差别,所以你始终不愿意承认你对他的感情,也装作不知道他对你的感情。

 

你盯着那本画册,微微苦笑,从窗子里吹进来的风卷开了画册,打开的那页却是一幅很久以前的画——黄少天和你各自握住一支笔的两端。这个场景在你们的生活里出现了远不只一次。

 

因为你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所以你只给自己画了一个后脑勺的背影,他的眼神明亮,笑容灿烂,另一只手故意做出了要拍你头发的样子,带着几分捉弄的狡黠,还有一些……少年人的宠溺与情意。

 

你终于想起了你是谁。

 

 

 

 

(八)

 

你是一个刚上大学的学生,在你的世界里,他们的故事是一个叫做蝴蝶蓝的人写下的《全职高手》这本书,你有幸读到这本书之后,非常非常非常的喜欢黄少天这个角色。然后有一天你意外的来到了这个世界,以魂魄的样子飘荡,忘记了一切。

 

却遇到了小时候的黄少天,陪他成长,见证了最好的他,甚至……相互喜欢对方。

 

而想起了全部一切的你惊恐的发现,你的身体从之前的逐渐实体化,又变回了透明。如果说之前时不时的实体化是对你的预警,那么现在的突然透明则是告诉你,既然你已经想起了一切,那么就没有在这里继续存在的必要了。

 

这次是真的要结束了,因为你发现,你连画册都触碰不到了。

 

早知道,就该偷偷的亲一下他了。

 

毕竟这么多年来,都不曾触碰的到他啊。

 

原以为你们隔着的是人与鬼身份的不同这条不可跨越的鸿沟,现在看来,竟然是因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根本就不是,你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和他在一起。

 

他存在于别人的故事里,那里不属于你,也没有你,你也终究不可能占有一席之地。

 

你这么想着,苦笑着低下头,亲了亲并不能亲到的画册上,你亲手绘出的黄少天。

 

那么,再见了……少天。

 

能遇见你,就是最大的幸运了吧,你这么想着,却又听到了门的声音,是黄少天回来了。

 

黄少天习惯性的冲着屋子里说了一句:“我回来啦。”

 

然后又被路过的郑轩取笑了:“我说黄少啊,你房间里明明谁都没有,你为什么每次回来都要说一句,我回来了呢?”

 

“是啊,我为什么要说呢?”黄少天揉了揉头发。

 

 

 

(九)

 

你回到了自己的世界,除了你没有人知道你真的见到了他,还和他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因为在你的世界里,你不过是一觉醒来,南柯一梦而已。

 

没有了黄少天的存在,你浑浑噩噩的度日,直到有一天全职高手的官方出了一本设定集,你朋友见你每天无精打采的,就送了你一本:“你不是很喜欢黄少天吗,送你一本,打起精神来嘛!”

 

这本书其实是再版的,之前那本你已经买过了,但你不忍心拂了朋友的心意,还是笑着接过了那本书,抱着万一里面可能加了什么新内容的想法,一边走着一边翻了起来。

 

然后你发现里面在黄少天的部分,多了这么一条。

 

黄少天有一本画册。

 

画册里面是他的各种日常,字写的很好看,画很生动。

 

“那么黄少,这本画册是哪里来的呢?”郑轩问道。

 

“我也不记得了,好像这本画册,一直就在我身边吧。”黄少天挠了挠头说道。

 

“这画册这么用心,画它的人,一定很喜欢你吧。”

 

 

 

END

 

 

 

 

 

 

 

 

 

 

 

 

 

 

 

 

 

(真的结束了吗?)

(如果你还期待着什么,就继续看后面吧。)

 

 

 

 

 

 

 

 

 

 

 

 

 

 

(十)

 

“这本《和剑圣大大的日常》真的超级好看的,男女主都画的超棒,你一定要看。”朋友在电话里对你说道,“你看完我送你的那本全职设定,一定记得去看这个漫画啊。”

“好好好。”你答应着。

“女主跟你长得超像!男主超可爱!虎牙!还有还有,作者居然是个年轻帅气的男孩子!”朋友继续碎碎念。

“知道啦。”你只顾打电话,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两个人手里的东西都撞到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你急忙道歉,弯腰去捡东西,对方却抢先捡起了你的书,你只好去捡他的东西,那是一本画册——画册被风卷开一页,你扫了一眼,却愣住。

然后抬头看向那个人。

 

画册里的少女和你长得很像,她握住笔的一端看向对面的只有一个背影的少年。

“你这画册藏的那么严实,还这么用心,一定是很喜欢里面的人吧。”画册里的少女说道。

“是的,很喜欢。”面前的人开口说道。

 

 

END

 

 

 

其他文章请戳:目录汇总

  357 54
评论(54)
热度(357)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