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学业繁忙 2019见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我北小暖今天就要嫁给刘小别!

转载搬运需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宝藏少女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全职/张佳乐BG/张佳乐的小尾巴只能我来揪04

【本文已替换为2.0版本,全文修订增加了部分细节,比原文多了1w字】


前文目录



涂嘉嘉后来读初中的时候,终于抛弃了齐耳短发,头发留长扎起了高高的马尾,跑跑跳跳的时候辫子甩来甩去的很有活力。

 

张佳乐盯着坐在前座的她的辫子若有所思,他想到了小时候说过的话:啊,终于嘉嘉也留了辫子,他可以实现互揪了的愿望了吧。

 

对于张佳乐的蠢蠢欲动,涂嘉嘉表示:“你傻不傻,我们俩现在都有辫子了,各揪各的不就行了,自己揪自己的玩去吧。”

 

好像没有毛病。

 

张佳乐站在原地想了会,被涂嘉嘉瞧见他这幅走神的模样,又揪了一下辫子才回过神来:“乐乐,我觉得你的辫子,很像那种发条玩具上的开关。”

 

“啊?嘉嘉你这话题转的也太快了吧。”张佳乐虽然很无奈,但也是习以为常了,看着她笑嘻嘻的模样也是忍不住笑了笑,“我一个大活人怎么就像发条玩具了,你揪一下,难道我还要跳舞给你看吗?”

 

刚才不是还说各揪各的辫子吗,怎么涂嘉嘉还在揪他的辫子?

 

算了,他的辫子也只给涂嘉嘉揪。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玩过那种玩具,一旦拧动开关,那个小人就会说话。”涂嘉嘉说话的时候,眼睛亮闪闪的,唇角的笑容也非常明媚。

 

像是窗子外面透过树荫缝隙的点点碎光,让张佳乐觉得太亮的同时,却又不愿挪开视线,他眯了眯眼睛,看着面前笑盈盈的少女,只觉得这一刻时光真好,想要永远停留在这里。

 

现在想来,张佳乐觉得可能是在那瞬间就注定了他们俩这一生的道路:他仰慕她的明亮耀眼,哪怕是会被光热灼伤,哪怕在她身边他只是红花的绿叶陪衬,他依然不愿意离开,这种飞蛾扑火的感受——大约就是喜欢了。

 

只是时间不可能停止,它总要向前进行,当时的张佳乐十分配合地问她:“是吗,我还真没玩过这种发条玩具,那它会说什么话?”

 

“它呀……它会说,乐乐你真可爱,我好喜欢你呀。”涂嘉嘉轻笑一声,语气几分嗔怪几分亲昵,她应了学妹的呼唤,马尾一甩走出了教室。

 

只留下达成心跳砰砰砰乱跳成就,思绪乱成一团毛线,趴在桌子上掩饰住自己脸色瞬间爆红的张佳乐。他小声地嘀咕:“从小就只会欺负我,长大了还调戏我,涂嘉嘉你什么人啊……”

 

你真可爱,我好喜欢你呀。

 

他的脑海里反复循环着这句话,最后还是没忍住傻笑了起来。

 

怦然心动,不过如此。

 

只是他终究不敢确定涂嘉嘉到底说的是玩笑还是真心,不过就算是玩笑话,他也已经很知足了,毕竟,那可是涂嘉嘉啊。

 

所以他俩其实都是傻子吧:涂嘉嘉早就说出的答案,却被他屡屡误以为只是玩笑话。而得不到回应的涂嘉嘉,因为不确定他对自己的感情,一颗心总是七上八下的,自信如她,也终于有了不确定的事情。

 

两个人就这么,相互暗恋了整个学生时代。

 

“是的,前辈你真的好傻。”戴妍琦在群里发了个抹眼泪的表情,“你们这样如果最后还不在一起,我简直没办法去相信爱情了。”

 

黄少天问道:“所以你为什么不去表白,总让人家妹子积极主动啊?还是不是个男人,是不是个男人是不是个男人!”

 

好聒噪——张佳乐耳边直接响起了黄少天的声音,真奇怪,黄少天是怎么做到发出有语音的文字的,怎么每个字都有声音?还有,黄少天凭什么质疑他是不是男人啊,他好歹有个喜欢了很多年的姑娘,这个在和尚庙见不到妹子的人哪里来的立场!

 

“我……”张佳乐想说什么,但又觉得黄少天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确是这样啊。他盯着手机想了想,学生时代的种种画面在脑海里迅速地闪过,像是按了快进键的电影画面一样,一瞬间他的世界里就盛满了各个场景的他与涂嘉嘉。

 

他看到了初二时在小区门口等了很久却装作刚刚到的自己。

 

“乐乐乐乐,不好意思啊,我出门的时候总找不到钥匙,出来晚了。”涂嘉嘉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张佳乐瞧她头发有些凌乱的模样,皱了皱眉:“没事,我刚到……你这头乱毛没梳吗?”

 

“我不喜欢用梳子,所以你也不要指望我带了梳子。”涂嘉嘉不以为然地说道,伸出手捋了捋散着的乱发,“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女孩子的交际圈分为这三类,第一类是整理好自己才要去见的;第二类是整理好自己,也不想去见的;第三类是不需要这样,也可以见的。”

 

“你呀,就属于我放心见到的第三类。”涂嘉嘉得意地说道。

 

张佳乐嗤笑了一声,然后又忽然有些警惕:“那你有没有第一类?”

 

这第一类显然是重视的心上人,需要自己好好打扮收拾之后才要去见的,其实他挺想属于第一类的,不过第三类也挺好,至少双方都很放松。他自然听出了涂嘉嘉的弦外之意,她与自己正是因为太过于相熟,所以无需特意整理自己,就可以直接见面。

涂嘉嘉怔了怔,似乎是在思考,片刻后她答道:“周杰伦。”

 

这个答案出乎张佳乐的意料,他问她:“因为他唱歌好听又长得帅?”难道他不好看吗唱歌不好听吗,信不信他现在给她唱一首云南本土山歌!

 

涂嘉嘉解释道:“见爱豆一定要精心打扮,打扮到仿佛爱豆看一眼就会爱上的程度,懂吗?”

 

张佳乐在心底磨牙,好吧,为成为涂嘉嘉同学的爱豆而努力!是这样的,后来他进了职业圈,一直寄希望于他可以是涂嘉嘉的电竞圈爱豆。

 

再说了,周杰伦有什么了不起,和他有什么区别吗,同样都是ZJL,能不能一视同仁!

 

他无奈地摇头道:“你倒是歪理多,但是我带梳子了。”

 

“啊,差点忘了你也是个长头发的了。”涂嘉嘉乖巧地坐到了门前的长椅上,“还好咱们学校有一些少数民族的同学,学校为了尊重风俗,对发型什么的管制不严,不然你的辫子早就被咔嚓一刀了。”

 

她立起手有些凶狠地做了一个“一刀”的动作。

 

“你再这样,信不信我给你咔嚓一刀。”张佳乐给她梳着头发,也故作凶狠地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还请张佳乐同学原谅我刚才的一时失言——我这头发好不容易留长了我可是打算长发及腰的,你要是给我咔嚓了我得哭死。”涂嘉嘉撇嘴。

 

她一向秉承“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偶尔在张佳乐面前卖萌装惨这种事情也是信手拈来,张佳乐笑了一声,给她梳头的动作却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了她。

 

“好了,这下顺多了。”张佳乐顺手揉了两下她的头发,涂嘉嘉却是笑了:“哎,乐乐,我跟你讲,我刚才突然想到了一句话,待我长发及腰,给我咔嚓一刀——”

 

她古灵精怪的模样把张佳乐也逗笑了:“就你话多,走了,不是说要办个手机号么。”

 

“嗯嗯,走啦走啦。”两个人说笑着就走开了。

 

只是很久以后,久到两个人很久没有见面,张佳乐收到了涂嘉嘉的那个学妹发给他的,一张涂嘉嘉终于长发及腰的照片,她配的文字让他想起来那句被歪了话题的话,后面真正的一句是什么。

 

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

 

后来他无意间翻到涂嘉嘉之前的作业本,看到满本子的ZJL,很是吃味地表示:“你这么喜欢周杰伦啊,天天写,还写那么多。”

 

对此涂嘉嘉只是付之一笑。

 

其实张佳乐之前有怀疑过,会不会那满本子的ZJL都是他的名字呢?他当时颇为纠结的把手里的一朵野花揪成了一瓣又一瓣,每次必定伴随一句腹诽:“她喜欢我,她不喜欢我,她喜欢我,她喜欢周杰伦……”

 

最后感慨:“好吧,她不喜欢我。”

 

花瓣是偶数。

 

时至今日,他才惊觉,原来那满本子的ZJL,真的是……张佳乐。

 

满本子写的,都是他的名字。

 

“这样我在本子上写ZJL,就可以大方地说是写的我爱豆周杰伦,而不是我暗恋的你啊。”

 

他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然后他又看到了高二时看完她辩论赛,提前走出去等着她的自己。

 

“学姐好厉害啊,这次又是最佳辩手。”他们所在的学校是分为初中部和高中部的,而涂嘉嘉有一个邻居家的学妹在读初中,张佳乐见过不少次了。

 

小姑娘跟个小跟班一样,此时正在盛赞涂嘉嘉刚才的表现,哦对,她正是此前告知自己关于涂嘉嘉近况的那个学妹,名唤白芷。

 

“不是我说,这次模拟赛的辩题实在太简单了吧。”涂嘉嘉无奈地笑了笑。

 

“单身狗萌cp本来就是一件虐心的事。如果萌的是真人cp,人家恩恩爱爱卿卿我我,你就萌的满地打滚,没互动的时候同个框扫一眼都能当发糖,一个单身狗看着别人秀恩爱还开心得要死;如果萌的是二次元里的更不得了,原著里的糖就那么多,翻来覆去看也看不出花来,全靠同人圈的太太产粮,同人圈的太太产个he粮就开心的不行,高呼xxcp万岁永不出坑,产个be粮就哭的不行,泪眼汪汪要寄刀片,不想想自己还是个单身狗连能跟你be的人都还没有呢。”

 

“学姐你好过分啊,扎心了。”白芷捂着胸口说道。

 

“所以少女啊,面对现实吧,我可听阿姨说你最近沉迷电脑,是在暗搓搓的吃哪对CP啊?”涂嘉嘉揉了揉小学妹的头发。

 

“可是嘉嘉学姐,我也吃你和张佳乐学长这对cp啊。”白芷小声地嘀咕道。

 

“什么,还有这种操作?”涂嘉嘉瞪大了眼睛看着白芷,身边的同伴笑嘻嘻地撞了一下她的胳膊:“嘉嘉公主,你的骑士在等你,看样子这次的庆祝聚餐你又要缺席了。”

 

涂嘉嘉抬头看去,见张佳乐正远远地倚在墙上看她,她笑了笑:“原来在你们眼里是这样啊。”

 

“学姐,你好像有心事的样子……连学姐这么优秀自信的人,也有不确定的事情吗?”高中部的人已经笑闹着走开了,只有小学妹白芷察觉到了涂嘉嘉的不对劲,疑惑的问道。

 

“当然有的啊,不过没什么。”涂嘉嘉轻笑,“在所有人的眼里,我跟他好像是天生一对。嗯,这就足够了。”

 

白芷怔怔地看着涂嘉嘉转身走开,看她走向张佳乐的身边,和这位学长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两个人并肩走开之前还笑着回头冲她挥了挥手。

 

等到白芷后来将这件事告诉张佳乐的时候,张佳乐想起来他当时和涂嘉嘉的对话内容是这样的:“嘉嘉,上次给你递情书那个小子跟我说,你需要更适合你的人陪伴你,好像是把我当做他的情敌了。”

 

“诶,他有什么立场和资格说这种话?”涂嘉嘉诧异道,“等他对我的了解有你三分之一程度的时候,再来跟我表白吧。”

 

张佳乐“嗯”了一声,却是不怎么高兴。因为他觉得那个人说的很有道理,涂嘉嘉比起他真的是来优秀太多了,就算是公主的骑士,他至少也要有一技之长才好。

 

“你没必要在意这个的。”斜阳下整个世界温温暖暖的,涂嘉嘉刚才还在场上锐利的口吻和严肃的面容此时都已经缓和了下来,带着几分少女的温柔,“抛开我在辩论赛上的表现,我也不过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会狼狈的普通人——只有你能看的见我的不堪。”

 

没有,你就算狼狈了,那也是优雅的狼狈,张佳乐如是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秀之处,不过是道路不同罢了。你看,我游戏就没你打得好啦!说到游戏,之前荣耀开服的时候咱们没抢到首版卡,只能羡慕地玩别的游戏。现在第二区要开了,我们一定要抢到账号卡,到时候在游戏里大杀四方!”涂嘉嘉拍了拍他的肩膀,颇有干劲地说道。

 

张佳乐也跟着笑了起来,刚才带着点忧郁的心情一扫而光。看,这就是他喜欢的女孩子啊,一个值得他去喜欢的女孩,为了自己,也为了可以让自己和她并肩,那就更加努力吧。

 

现在想来,他真的是个合格的涂嘉嘉吹,难怪学妹之前语气古怪地对他说:“学长,我总觉得你要跟我抢嘉嘉学姐粉丝团团长的职位啊。”

 

旋即这姑娘又笑:“不过没关系,我可以退居当你们的CP粉粉丝团团长!”

 

张佳乐当时就觉得要热泪盈眶,好学妹,好学妹,不枉他给她介绍对象!

 

“荣耀好像明年会举行职业联赛,以后说不定我可以去打打比赛。”张佳乐这么想着,忽然反应过来,他刚才好像把自己这个想法脱口而出了!

 

张佳乐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在这个学习至上的时代,他讲出这种话,涂嘉嘉能理解吗?虽然有些担忧,但是他还是觉得,那可是涂嘉嘉啊,她一定会支持她的。

 

只见涂嘉嘉笑道:“那挺好的呀,以后你要是成为大神了,我还能去兜售你的签名呢。”

 

他果然是多虑了,涂嘉嘉从来都不是在意这些的人。所以最后就算她选择了高考这条路,而自己走上职业比赛的道路,最后也一定是殊途同归的。

 

他们俩在意的从来不是对方所走的道路,而是对方这个人啊。

 

所以中间他们走岔了道,距离彼此十万八丈远,如今却因为一场同学聚会而走了回来,两条分开许久的平行线再度有所交集,最终定会走向同归。

 

他又看到了高三时陪她去医院的自己。

 

白芷在和他聊完这件事后,有些难以置信地问他:“是吗,嘉嘉姐这么优秀,还有狼狈糟糕的时候吗?”

 

“嗯,有一次她因为比赛复习连轴转,作息时间都乱了,不按时吃饭也不按时睡觉,最后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晕倒了。”张佳乐回复道,“还好我们当时离得不是很远,我把她送到医院里后,她在那里打点滴,我就在旁边写作业。”

 

结果后来涂嘉嘉睡着了,头歪到了他的肩膀上,吓得张佳乐一动都不敢动,面前这道数学题已经在他心底用三种办法解出来了,但是他却因为怕惊醒涂嘉嘉,而不敢挪一下笔。

 

于是他只能巴巴地盯着她瓶子里的点滴来打发时间,看那一滴一滴地落下来,像是无穷无尽一般,汇入她纤细白皙的手上,让她的手因此冷冰冰的。

 

然后他的视线从点滴那里挪过来,挪到了她苍白的脸上。

 

张佳乐叹了口气,心底颇为心疼。

 

他做贼心虚地看了一圈,发现的确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俩,小心翼翼地伸手覆盖住了她那只打针的手,试图温暖她手上的冰凉。

 

周围的人都在各自忙着各自的,小孩子的哭声尖利地像要戳破他的耳膜一样,在这种喧闹的环境下涂嘉嘉都能睡着,可见是真的太累了。

 

而在睡梦中的她像是感觉到了外界的吵闹一般,好看的柳眉微微蹙起,怎么都抚不平。

 

张佳乐偏过头去,轻轻地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只是偷偷的亲一下,没关系的吧。

 

TBC





希望这种倒叙+插叙的写法不会让你们觉得太乱?

时间顺序确实是打乱的,嗯,因为乐乐的回忆和老魏的回忆是不一样的,老魏是看着小瑶一点点成长,而乐乐和嘉嘉一起成长,记忆就会纷繁复杂。

评论(20)
热度(153)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