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全职/张佳乐BG/张佳乐的小尾巴只能我来揪04

Chapter4

 

涂嘉嘉后来读初中的时候,终于抛弃了齐耳短发,头发留长扎起了高高的马尾,跑起来辫子甩来甩去的,很有活力。

 

张佳乐盯着坐在前座的她的辫子发愣,他想到了小时候说过的话,啊,现在终于嘉嘉也留了辫子,可以互相揪了吧。

 

对此,涂嘉嘉表示:“你傻不傻,我们俩现在都有辫子了,各揪各的不就行了,自己揪自己的玩去吧。”

 

好像没有毛病。张佳乐站在原地想了会,被涂嘉嘉瞧见他这幅走神的模样,又揪了一下辫子才回过神来:“乐乐,我觉得你的辫子,很像那种发条玩具上的开关。”

 

“啊?嘉嘉你这话题转的也太快了吧。”张佳乐虽然很无奈,但是却也是习以为常了,看着她笑嘻嘻的模样也是笑了笑,“好吧,我一个大活人怎么就像发条玩具了,你揪一下,难道我还要跳舞给你看吗?”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玩过那种玩具,一旦拧动开关,那个小人就会说话。”她的眼睛亮闪闪的,唇角的笑容也非常的明媚,像窗子外面,透过树荫缝隙的点点阳光,让张佳乐眯了眯眼觉得太亮的同时,却又不愿挪开视线。

 

现在想来,张佳乐觉得可能从那瞬间,他仰慕她的明亮耀眼,哪怕是会被光热灼伤,哪怕是在她身边自己只是红花的绿叶陪衬,也不愿意离开,这种飞蛾扑火的感受,大约就是喜欢了。

 

“是吗,我还真没玩过这种,那它会说什么话呢?”当时的张佳乐是这么问的。

 

“它呀,它会说,乐乐你真可爱,我好喜欢你呀。”涂嘉嘉轻笑一声,应了同伴的呼唤,马尾一甩,走出了教室。

 

留下心跳砰砰砰狂跳,思绪乱成一团毛线,趴在桌子上掩饰住自己脸色瞬间爆红的张佳乐,他小声的嘀咕:“从小就只会欺负我,长大了还调戏我,涂嘉嘉你什么人啊……”

 

所以他俩其实都是傻子吧,涂嘉嘉早就说出的答案,却被他屡屡误以为只是玩笑话。而得不到回应的涂嘉嘉,不确定他对自己的感情,一颗心总是七上八下的,自信如她,也终于有了不确定的事情。

 

两个人就这么相互暗恋了整个学生时代。

 

“是的,前辈你真的好傻。”戴妍琦在群里抹眼泪,“你们这样如果最后还不在一起,我简直没办法相信爱情了。”

 

“所以你为什么不去表白,总让人家妹子积极主动?”黄少天问道。

 

“我……”张佳乐盯着手机想了想,学生时代的种种画面在脑海里迅速的闪过,一瞬间挤满了他的世界。

 

有初二时在小区门口等了很久的自己。

 

“乐乐乐乐,不好意思啊,我出门的时候总找不到钥匙,出来晚了。”涂嘉嘉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张佳乐瞧她头发有些凌乱的模样,皱了皱眉:“你这头发没梳吗?”

 

“我不喜欢用梳子,所以你也不要指望我带了梳子。”涂嘉嘉不以为然的说道,伸出手捋了捋散着的乱发,“你没听说过这句话吗,女孩子的交际圈分为这三类,第一类是整理好自己才要去见的,第二类是整理好自己,也不想去见的,第三类是不需要这样,也可以见的。”

 

张佳乐嗤笑了一声,看着她抬头得意洋洋的模样,无奈的摇头道:“你倒是歪理多,但是我带梳子了。”他自然听出了涂嘉嘉的弦外之意,她和他相熟到无需特意整理自己,就可以见面的地步。

 

“啊,差点忘了你也是个长头发的了。”涂嘉嘉乖巧的坐到了门前的长椅上,“还好咱们学校有一些少数民族的同学,学校为了尊重风俗,对发型什么的管制不严,不然你的辫子早就被咔嚓一刀了。”她立起手有些凶狠的做了一个“一刀”的动作。

 

“你再这样,信不信我给你咔嚓一刀。”张佳乐给她梳着头发,也故作凶狠的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请张佳乐同学原谅我刚才的一时失言——我这头发好不容易留长了我可是打算长发及腰的,你要是给我咔嚓了我得哭死。”涂嘉嘉撇撇嘴。

 

她一向秉承“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偶尔在张佳乐面前卖萌装惨这种事情也是信手拈来,张佳乐笑了一声,给她梳头的动作却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了她。

 

“好了,这下顺多了。”张佳乐顺手揉了两下她的头发,涂嘉嘉却是笑了:“哎,乐乐,我跟你讲,我刚才突然想到了一句话,待我长发及腰,给我咔嚓一刀——”

 

她古灵精怪的模样把张佳乐也逗笑了,“就你话多,走了,不是说要办个手机号么。”

 

“嗯嗯,走啦走啦。”两个人说笑着就走开了。

 

只是很久以后,久到两个人很久没有见面,张佳乐收到了涂嘉嘉的那个学妹发给他的,一张涂嘉嘉终于长发及腰的照片,她配的文字让他想起来那句被歪了话题的话,后面真正的一句是什么。

 

——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

 

有高二时看完她辩论赛,提前走出去等着她的自己。

 

“学姐好厉害啊,这次又是最佳辩手。”他们所在的学校是分为初中部和高中部的,而涂嘉嘉有一个邻居家的学妹在读初中,张佳乐见过不少次了,小姑娘跟个小跟班一样,此时正在盛赞涂嘉嘉刚才的表现,哦对,她的名字好像是叫白芷。

 

“不是我说,这次模拟赛的辩题实在太简单了吧。”涂嘉嘉无奈的笑了笑,“单身狗萌cp本来就是一件虐心的事。如果萌的是真人cp,人家恩恩爱爱卿卿我我,你就萌的满地打滚,没互动的时候同个框扫一眼都能当发糖,一个单身狗看着别人秀恩爱还开心得要死;如果萌的是二次元里的更不得了,原著里的糖就那么多,翻来覆去看也看不出花来,全靠同人圈的太太产粮,同人圈的太太产个he粮就开心的不行,高呼xxcp万岁永不出坑,产个be粮就哭的不行,泪眼汪汪要寄刀片,不想想自己还是个单身狗连能跟你be的人都还没有呢。”

 

“学姐你好过分啊,扎心了。”白芷捂着胸口说道。

 

“所以少女啊,面对现实吧,我可听阿姨说你最近沉迷电脑,是在暗搓搓的吃哪对CP啊?”涂嘉嘉揉了揉学妹的头发。

 

“可是嘉嘉学姐,我也吃你和张佳乐学长这对cp啊……”白芷小声的嘀咕道。

 

“什么,还有这种操作?”涂嘉嘉瞪大了眼睛看着白芷,身边的同伴笑嘻嘻的撞了一下她的胳膊:“嘉嘉公主,你的骑士在等你,看样子这次的庆祝聚餐你又要缺席了。”

 

涂嘉嘉抬头看去,见张佳乐正远远地倚在墙上看她,她笑了笑,“原来在你们眼里是这样啊。”

 

“学姐,你好像有心事的样子,连学姐这么优秀自信的人,也有不确定的事情吗?”高中部的人已经笑闹着走开了,只有这个小学妹白芷察觉到了涂嘉嘉的不对劲,疑惑的问道。

 

“当然有的啊。不过没什么……”涂嘉嘉轻笑,“在所有人的眼里,我跟他好像是天生一对。嗯,这就足够了。”

 

白芷怔怔的看着她转身走开,走向张佳乐的身边,和张佳乐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个人并肩走开了,还回头冲她挥了挥手。

 

等到白芷后来将这件事告诉张佳乐的时候,张佳乐想起来他当时和涂嘉嘉的对话内容是,“嘉嘉,上次给你递情书那个小子跟我说,你需要更适合你的人陪你,好像是把我当做他的情敌了。”

 

“诶,他有什么立场和资格说这种话?”涂嘉嘉诧异道,“等他对我的了解有你三分之一的时候,再来表白吧。”

 

张佳乐“嗯”了一声,却是不怎么高兴,因为他觉得那个人说的很有道理,涂嘉嘉真的比起他来优秀太多了,就算是公主的骑士,他至少也要有一技之长才好。

 

“你没必要在意这个的。”斜阳下整个世界温温暖暖的,涂嘉嘉刚才还在场上锐利的口吻和严肃的面容此时都已经缓和了下来,带着几分少女的温柔,“抛开我在辩论赛上的表现,我也不过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会狼狈的普通人——只有你能看的见。”

 

“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秀之处,不过是道路不同罢了,你看,我游戏就没你打得好啦,啊对,说到游戏,之前荣耀开服的时候,咱们没抢到首版卡,只能干巴巴的玩别的游戏。现在第二区要开了,我们一定要抢到账号卡,到时候在游戏里大杀四方!”涂嘉嘉拍了拍他的肩膀,颇有干劲的说道。

 

张佳乐也跟着笑了起来,刚才带着点忧郁的心情一扫而光。看,这就是他喜欢的女孩子啊,一个值得他去喜欢的女孩,为了自己,也为了可以让自己和她并肩,那就更加努力吧。

 

“荣耀好像明年会举行职业比赛,以后说不定我可以去打打比赛。”张佳乐这么想着,却不小心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然后他倒吸一口气,在这个学习至上的时代,他讲出这种话,涂嘉嘉能理解吗。

 

“那挺好的呀,以后你要是成为大神了,我还能兜售你的签名呢。”涂嘉嘉笑道。

 

他果然是多虑了,涂嘉嘉从来都不是在意这些的人。所以最后就算她选择了高考这条路,而自己走上职业比赛的道路,最后也一定是殊途同归的。

 

有高三时陪她去医院的自己。

 

“是吗,嘉嘉姐这么优秀,还有狼狈糟糕的时候?”白芷在和他聊完这件事后,有些惊讶的问道。

 

“嗯,有一次,她因为比赛复习连轴转,作息时间都乱了,不按时吃饭也不按时睡觉,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晕倒了。”张佳乐回复道,“还好我们当时离的不是很远,我把她送到医院里,挂上了的点滴,在旁边写作业。”

 

结果后来涂嘉嘉睡着了,头枕到了他的肩膀上,吓得张佳乐不敢动一下,作业都不敢继续写了,只能巴巴地盯着她瓶子里的点滴,一滴一滴的落下来。

 

然后他的视线从点滴那里挪过来,挪到了她苍白的脸上。

 

张佳乐叹了口气,他做贼心虚的看了一圈,发现的确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俩,伸手握住了她那只没打针的手,冰凉的触感让他皱了皱眉。

 

周围的人都在各自忙着各自的,小孩子的哭声尖利的像要戳破他的耳膜一样,在这种喧闹的环境下,涂嘉嘉都能睡着,可见是太累了吧。

 

而在睡梦中的她像是感觉到了外界的吵闹一般,好看的柳眉都紧锁了起来。张佳乐偏过头去,轻轻地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只是……偷偷的亲一下,没关系的吧。

 

TBC






希望这种倒叙+插叙的写法不会让你们觉得太乱?

时间顺序确实是打乱的,嗯,因为乐乐的回忆和老魏的回忆是不一样的,老魏是看着小瑶一点点成长,而乐乐和嘉嘉一起成长,记忆就会纷繁复杂。

  95 14
评论(14)
热度(95)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