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

学业繁忙 2019见

❤CP@海蛎饼 相伴六年❤
♡刘小别我的爱情♡
我北小暖今天就要嫁给刘小别!

转载搬运需授权
公众号相思酒家
微博/B站/晋江/半次元:北川有暖
头像@秋燁 封面@望南

宝藏少女 @与君同赋 @句号酱

我的小可爱
@凤梨与夏柑 @啵啵安 @Kylin_洛微

全职/张佳乐bg/张佳乐的小尾巴只能我来揪02

【本文已替换为2.0版本,全文修订增加了部分细节,比原文多了1w字】


前文目录


Chapter2

 

涂嘉嘉的手机号竟然没换过,是的,他想起来了,她没换手机号。

 

“呀,这首歌不是《山有木兮》吗?”一个女生惊呼道,“就是那个山有木兮木有枝!”

 

此话一出,吃瓜群众们都恍然地点点头,因为这句话实在是太有名了,表白用的金句嘛。大家都知道下一句是“心悦君兮君不知”,涂嘉嘉把这个设为张佳乐的手机铃声,用意要不要太明显?

 

咦,他们俩居然还都有对方的手机号码吗?一时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出,眼神在这俩人中间转啊转。

 

涂嘉嘉勾了勾唇角,笑容似有几分自嘲,她按下接听键的同时随意地解释了一句:“这是我所有电话的默认铃声。”

 

同学们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并没有几个相信,他们把目光都投向了张佳乐,示意他赶快说话,毕竟涂嘉嘉电话都接了。

 

于是这是一个很奇妙的场景,安静的房间里,两个同处一室的人,各自举着自己的手机,刻意躲避似的并不看向对方。

 

张佳乐当然也没那么好糊弄,默认手机铃声就是这个的理由看起来是说得过去,但他现在有一种迷之自信:这个铃声绝对是他一个人的专属铃声。

 

涂嘉嘉比较偏爱粤语歌,就从没见过她的默认铃声不是粤语歌,而且这首歌实在蕴含着一种别样的情绪,由不得他不多想。

 

但如果按照这样的想法来看,这么多年涂嘉嘉竟然都没有换过手机号,简直是个奇迹,就好像是怕哪个念旧的人在寻找她的时候会找不到一样。

 

张佳乐哑然:是他想当然了。是他在当初联系不上她以后,完全没有想过这个可能,这么些年来如果他打一次这个电话号码,也许他们俩这场见面,会提前好几年的吧?

 

可是他换过好几个手机号了,涂嘉嘉那里响起来的仍然是专属铃声的话,这说明,涂嘉嘉有他的手机号,难道是从魏琛他女朋友那里拿到的?

 

只是现在被同学们都盯着,他来不及细细思考,只好对着手机“喂”了一声,低声唤了一句她的名字:“涂嘉嘉。”

 

“嗯,我在。”涂嘉嘉应了一声。

 

然后两个人陷入了沉默,这让周围的吃瓜群众们颇为焦急,这两个人当年出现在同一个场合的时候就没有不闹腾的,现在突然这么安静,谁都觉得好习惯。但是大家又不敢催促,因为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万一说错话搞砸了,那可担不起责任。

 

张佳乐沉默了一会,却先问出了一句和表白完全没有关系的话:“你怎么一直没换手机号?”

 

其实他心底隐隐有一个答案,但是他有点不敢确定。

 

此话一出,众人都倍感无语,甚至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涂嘉嘉“哈”了一声,似乎也有点惊奇:“你想了半天就说这个啊,我还以为这么简单的问题,你是知道答案的。”

 

张佳乐说了声哦,接着两个人又开始沉默。

 

同学们只觉得这两个人在打着一些深不可测的神秘哑谜,充满好奇的同时也觉得颇为无奈,这两个人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呢,他们以前可都是认为,张佳乐和涂嘉嘉一定会在到了年龄后就顺利步入婚礼殿堂了的呀。

 

是啊,就连张佳乐自己都想知道,他和涂嘉嘉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不过既然她说那个答案就是他所想的那样,那么这些年来,涂嘉嘉果然是记得他的,或许他俩的结早就应该解开了。

 

于是张佳乐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涂嘉嘉的方向,试图与她对视:“涂嘉嘉,我有去过你们找你。”

 

涂嘉嘉猛然抬头,显然这件事是出乎她意料的,但是旋即她就冷哼了一声:“是吗?我不知道这件事……但是我也有去百花找过你——张佳乐!”

 

她突然叫出他的名字,跟老师点名似的,把张佳乐惊地下意识的应了一句:“我在!”

 

“你有没有谈恋爱?”涂嘉嘉直视着张佳乐的眼睛,探究地问道。

 

这让周围的同学们都忍不住再次屏住了呼吸,谁也没想到涂嘉嘉突然那么强势地发问,大家都生怕自己错过什么精彩剧情,毕竟现实生活中可以没有剧情回放的功能。

 

张佳乐有些茫然地看着她:“没有啊,我还想问你这个问题来着……”

 

他这话的确没作假,大概是因为他的表情太过于无辜和坦然,让涂嘉嘉竟然噗嗤一声地笑了出来:“居然是这样的吗?”

 

涂嘉嘉按断了电话,她走到桌前拿起一瓶果酒,环顾众人道:“哎不好意思,张佳乐失败了。按规矩是要罚酒的吧,职业选手不能喝酒,我来替他喝一瓶。”

 

张佳乐微微发怔,时隔多年,他终于又听到了这姑娘喊他的名字,虽然不是像以前那样对着他说的。当年他听到有人大声叫“张佳乐”的时候,回头总会看到一个熟悉的少女,神采飞扬地冲他微微一笑,不用喝酒就让他感觉有些微醺。

 

涂嘉嘉是他见过的最好最优秀的女孩子。

 

 “不行,这一瓶太多了。”虽然张佳乐的酒量不是很好,但涂嘉嘉的酒量如何他也不清楚,总归是个女孩子,她一会还要自己回去,多不安全啊。而且让女孩子替自己挡酒,那也太丢人了。

 

于是张佳乐走了过去,伸手去抢涂嘉嘉手里的酒,这让涂嘉嘉有些哭笑不得,她从旁拿过另一瓶酒塞到他手里:“抢什么枪,这里还有。”

 

张佳乐突然被塞了瓶酒,顿时哑然,好家伙,他来履行自己的惩罚顺便帮涂嘉嘉解围,结果这姑娘塞他一瓶把他一起拉下水,要醉也醉一起,一起喝多了敢情就很好是吧?

 

他有些想笑,然而涂嘉嘉已经对着他举起了手里的酒瓶,笑容颇有些挑衅意味:“cheers?”

 

“cheers。”张佳乐手中酒瓶与她对撞,这姑娘还真是总想着赢,罢了,干杯就干杯。

 

“不是,你们这就……”这还没表白呢,怎么就突然失败了,搞什么搞什么,分明是有话没说,不想当着大家的面说吧。

 

同学们对于这种忽然烂尾的结局感到非常的不满意,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他们干脆整出来点交杯酒的幺蛾子好了,可惜现在人家都喝酒了,又不能再继续灌,唉,吃瓜吃的好不尽兴。

 

谁料涂嘉嘉喝着喝着突然呛住,她握着酒瓶开始咳嗽,半瓶酒下肚的张佳乐酒意还未上头,见她咳的脸都红了立即放下了酒,忍不住想伸手替她拍拍背,然而这手都举到半空中了,却又生生地停住。

 

不知道他这犹豫的举动有没有被涂嘉嘉瞧见,反正其他同学都瞧见了。没想到这时候涂嘉嘉手里的酒瓶忽然一歪,一个没拿好,酒都洒到了张佳乐身上。

 

张佳乐只觉身前一凉,再一低头,好家伙,他的上衣上全是酒了。

 

于是涂嘉嘉也不咳了,她拿过纸巾胡乱地给他擦了两下,然后抬起头来无辜地眨了眨眼,说道:“啊呀,不好意思,你去洗手间洗一下吧。”

 

这句不好意思和她用纸巾的擦拭一样,都显得极为敷衍。张佳乐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再看看涂嘉嘉,这姑娘摆明了是想把他支走,想让他少喝点酒……嗯,还是挺关心他的。

 

尽管是毕业十年了,但是两个人的这点默契还是有的,所以张佳乐立即配合地不管剩下的半瓶酒了,跟同学们说了一声就往洗手间去了。

 

说起来他是不是该庆幸涂嘉嘉有分寸,没洒到他裤子上啊,不然的话会很尴尬的。

 

湿答答的衣服张佳乐倒是没打算理会,毕竟喝了半瓶酒,他感觉自己有些迷迷糊糊,所以他这次出来想顺带着洗个脸。

 

张佳乐拧开水龙头,冰凉的水打在手上,让他清醒了一些,当他正准备洗个脸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顿时让他回过头来——涂嘉嘉。

 

“你怎么也出来了,是躲酒吗?”张佳乐皱皱眉,“其实你没必要替我挡酒的,女孩子家少喝一点比较好……”他话还没说完,却全都咽了回去,因为涂嘉嘉已经走到了他面前,在离他非常近的地方停了下来。

 

涂嘉嘉的身高在女孩子里本来就算偏高的了,这次出来又穿了高跟鞋,因此张佳乐没有一种从身高上可以对她形成压迫感的感觉,反而因为她的突然靠近,整个人已经紧张地贴在了洗手台上:“嘉嘉,你喝多了吗?”

 

“没有。”她吐出一口酒气,呼在张佳乐脸上,让他瞬间僵在了那里。

 

“张佳乐。”涂嘉嘉冲他横眉竖眼,“我刚才咳嗽咳的那么累,你都不拍拍我,要死啊。”

 

这句“要死啊”说得极尽嗔怪埋怨,还带着几分暧昧,让张佳乐感觉胳膊上起了层细细的鸡皮疙瘩,等等,所以涂嘉嘉居然是装咳嗽的吗,她难道不是关心自己才让他出来的?

 

“我很生气,所以泼你一身酒。”涂嘉嘉冲他呲牙一笑,语气有些凶恶,“所以让你给我去洗手间等着,我有话要问你。”

 

在张佳乐的眼里,平时的涂嘉嘉一直是锐利的、嘲讽的,好像这才是保护她的盔甲一般。但毕竟两个人很久没见了,因此这个笑容竟然让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所以涂嘉嘉为什么会突然靠他这么近!

 

“我,超凶。”涂嘉嘉指指自己,然后指了指他:“凶死你。”

 

张佳乐顿时哭笑不得,涂嘉嘉哪里看起来凶啦,她这表情分明是超委屈好不好。

 

他正想说些什么,却不防她伸出来的手指忽然向前一按,柔软的指腹贴在他的唇上,让他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看她。

 

张佳乐想要开口,却又在发出声音之前停住,因为说话要张开嘴唇,上下唇一合,简直有种要咬她手指的错觉。

 

他只好无奈地看着面前的小魔女,等着她开口说话,结果涂嘉嘉发挥了她在辩论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本领,一句话就让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张佳乐全身的汗毛瞬间都立了起来。

 

涂嘉嘉目光直直地问他:“张佳乐,你对我从来没有过什么非分之想吗?”

 

张佳乐把她的手指捉住挪开,才算松了口气。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面对她的诘问,他避开她的眼神看向旁边,叹了口气:“我一直都……算了。”

 

他岔开话题,问她:“嘉嘉,你到底为什么不换手机号?”

 

“我怕你想联系我,联系不到我啊。”涂嘉嘉的话竟然真的和他之前猜想的一样。只听她也跟着叹了口气,然而与此同时她伸出手扯着张佳乐的辫子把他的视线扳了回来。

 

“我说过的话,你都当作耳旁风了是吧?我明明有说过说这个手机号,除非我死了去销号,不然这辈子都不会换掉的。”涂嘉嘉怒道,“是,我是因为工作又有了新号码,但这个手机号,我说过的——不换!”

 

被她充满坚定的语气惊到的张佳乐,脑海里浮现出了两个人还在初中的时候,涂嘉嘉坐在操场的观众台上的画面。

 

涂嘉嘉坐在台上看他自己在那里跑步,嘴里咬着个棒棒糖,见他累的气喘吁吁的,丢过去一个毛巾,在他擦着汗的时候,她忽然开口叫他:“张佳乐!”

 

张佳乐诧异抬头,果不其然对上少女含笑的眼眸:“叫我干嘛?”

 

“我以后都不会换手机号的。”涂嘉嘉说道。

 

他好像是这么回答的:“啊?但是以后如果去了别的城市,异地手机很不方便的啊。”

 

现在想来,他总是这样不解其意。

 

“我要是换了手机号,你那么多次给我跑腿充话费的事情,不都白白浪费了啊。”她咔吧一下咬掉糖果,斜了他一眼,“再说了,这手机号是你领着我办的,换掉多不好呀……跟我多不在意你一样。”

 

所以其实答案早就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说过了,只是说者有心,听者无心罢了。

 

也不是,其实当时的他怔了一瞬,只是在下一秒他就否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涂嘉嘉喜欢他吗?不可能的吧——所以所谓的在意,不过是对朋友的在意罢了,他少自己哄自己吧。

 

然而正如涂嘉嘉所说,她不换掉手机号的理由是因为她在意他,是因为这个手机号是他带着她去办的卡,是因为她怕他找不到他,是因为……她一直都喜欢他。

 

涂嘉嘉一直有明示,有光明正大的告诉他,反观他在在做什么,没主动表白也就罢了,如今竟然逼的涂嘉嘉问出了这种问题!

 

意识到这点的张佳乐愣在原地,他苦笑道:“嘉嘉,对不起。”

 

涂嘉嘉说:“闭嘴,你永远不要对我说对不起。”

 

好吧,她还真的是霸道总裁的很,这方面都要管着,但张佳乐还是觉得他应该解释一下:“上学那会我觉得你每次无论什么考试或者什么活动,都想去做到最好,我感觉这些方面我都比不上你。”

 

张佳乐那时候确实有些不自信,还好后来他找到了荣耀,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这才发现原来他自己还是有所特长的嘛,“我就想着如果可以拿到冠军,那我就也是最好的了。”

 

结果他错失了一个又一个冠军。其实在第五赛季的时候他就有些忍不住了,尤其是在孙哲平中间因伤退役,他又拿了一个亚军的时候,他甚至有些怀疑,难道他真的被诅咒了所以拿不到冠军吗?

 

然而他拿到了MVP,是第五赛季最有价值选手,最有价值,应该也是最好的了。涂嘉嘉肯定不会计较,非让她拿个冠军的,只不过是他想要让自己更优秀罢了。所以他本来是打算去表白的,然而……

 

只听涂嘉嘉叹了口气,看着他的眼神都柔和了起来,她轻声说道:“真是个大傻子啊。”

 

然后张佳乐没来得及说出后面的话,因为涂嘉嘉按着他的肩膀抬头亲了上去。她的唇瓣带着果酒的香气和女孩子独有的柔软,但好像是因为带着几分愠怒一样,她亲的又凶又狠,只差给他咬上一口了。

 

不知道是不是恨铁不成钢,觉得他真的是个大傻子,又像是她的性格,和温柔这种词没有太大的关联,刚才柔和的眼神都像是假象。

 

自己第一个亲吻的女孩子果然是涂嘉嘉——张佳乐此时只有这么一个想法,完完全全意料之中的想法。

 

只是没想到居然是被强吻啊。

 

一直以来主动都是她,在这种事情上,他如果再不主动,那就不属于是不是傻子的问题了,属于是不是男人的问题。

 

他反客为主地抢到了亲吻的主动权,然后一把将涂嘉嘉抱起来,让她抵在了瓷砖墙上,倒是把她吓了一跳,手不自觉地环在了他脖颈上,喘着气问他:“张佳乐你搞什么!”

 

“亲你啊。”他记得自己回答的理直气壮。

 

酒意上头,正值情动,两个人都意乱情迷觉得大概要出事的时候,张佳乐先停了:“我觉得这个地方不适合表白,更不适合……”

 

更不适合求婚和进行下一步。

 

“怎么,以前没自信来表白,现在当了世界冠军了,厉害了是吧……就接个吻而已,不用你负责的。”涂嘉嘉却还像是在记恨他这么多年没联系他一样,甩袖离开。

 

张佳乐跟在她身后进了房间,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回来,表情都有些一言难尽,明摆着是有事发生了,但同学们又不敢八卦,忍来忍去觉得憋屈,就只好灌酒了——这就是导致两个人各自喝多了最后被送回家,张佳乐醒来脑子还断片,甚至觉得自己是做了个梦的原因。

 

毕竟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把这一切全部都想起来之后,张佳乐急忙开口辩解:“不是,嘉嘉,昨天我就觉得那个场合太不正式了,我不是不负责!”

 

“一点诚意都没有,如果今天来的人不是我,你岂不是还要跟别的女孩子相亲?说着喜欢却又来和别人相亲,简直不负责任,可一边去吧你。”涂嘉嘉素来是牙尖嘴利的,立即就把他的各种理由堵了回去。

 

但是张佳乐是真的觉得有点冤枉,他都在微博上跟小尾巴说了自己打算拒绝这个相亲的对象的,他是真的这么打算的啊,不是要跟别的女孩子相亲……当然现在只能自打脸了,谁知道相亲对象是涂嘉嘉。

 

涂嘉嘉拒绝他还差不多。

 

他真的是特么的喜欢涂嘉嘉十几年了,想结婚的那种喜欢!

 

“我去一下洗手间,回来再说。”涂嘉嘉呵了一声,拿着包转身就走。

 

“那你拿包干什么……”张佳乐有点着急,生怕她转身直接出门了,两人就此江湖不见。

 

“补个妆。”涂嘉嘉轻飘飘地回了一句。

 

这个回答无懈可击,张佳乐闭了嘴,他知道涂嘉嘉是真没打算走,因为她手机还留在这里呢,虽然有可能是落在这里的,不过总归是要回来拿手机的。

 

但是张佳乐现在心情实在有些澎湃,他必须得找人倾诉一下,于是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联盟选手群说道:卧槽,相亲对象居然是以前的老同学。

 

这时张佳乐却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就是他刚才听到的那个微博特别关注的声音,难道说……那个名字叫“张佳乐的小尾巴只能我来揪”的粉丝,就是涂嘉嘉?

 

这个绝对是有可能的,因为这个粉丝也是伶牙俐齿的很!

 

如果这个粉丝是涂嘉嘉的话,那她岂不是早就知道自己打算拒绝相亲对象啦?噫,那她刚才还训自己训的这么理直气壮,什么叫说着喜欢却又和别人相亲,他这就是去拒绝相亲对象的好不好。

 

换位思考,要是今天来的不是他,那涂嘉嘉岂不是和别的男生相亲?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算了,还不是选择原谅她。

 

想到这里的张佳乐赶忙点开了微博,正准备发条私信看看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会不会亮起来并且发出声音的时候,他不小心点进了这个人的微博主页。

 

然后看到一条昨天她发的微博。

 

张佳乐的小尾巴只能我来揪:我妈问我什么时候换了大红色的口红,我淡定的说,聚会时候睡着了让蚊子咬了一口。我妈说这蚊子得有多凶,你可别是让狗咬了吧。

 

“……”

 

是了,果然是涂嘉嘉。

 

张佳乐叹了口气,所以他到底是蚊子还是狗?

 

群里的大家却已经是嚷嚷开了:哎,听这口气,怎么感觉,好像不是什么“正经”同学啊,你讲讲具体的事呗?”

 

那这得从幼儿园讲起来了。




TBC






下章回忆杀。

嘉嘉性格与小瑶相差太多(所以乐乐过的比较辛苦(不是

反正从上篇老魏那篇过来的注意下啦√怕你们不太习惯这个女主性格。

今天我还有门考试,请保佑我qwq

以后日更时间会在白天,不在深夜了√



评论(17)
热度(190)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