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全职高手/林敬言BG/意中人 (上)

私设多如狗,和上一篇风格不太相似,ooc慎入,有自己想表达的一个主题吧算是。争取三发结束!

————————————————





我的意中人是一个温文尔雅的流氓,总有一天他会拿着板砖来保护我。——题记。





Part.1

 

叶秋退役的消息传开的时候,呼啸战队正在客场对战霸图。林敬言是比赛结束后才知道这件事的,当他和队友们走出体育场的时候,还未来得及对此次不尽人意的比赛结果进行唏嘘,也没来得及对这件事发表自己看法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场馆的旁边就是一个公交站,观众已经七七八八的散了,现在在那里的,未必是看过比赛的人,也许是在这里等车的上班族,这个女孩的声音并不让他感到熟悉,只是她说的话引起了他的注意,“在霸图场馆门口因为叶秋退役哭得稀里哗啦的,也就你了吧,你明明又不是他的粉丝,哭什么哭?”

 

接着一个抽抽噎噎的声音传入了林敬言的世界,“溪姐,第一赛季出道的叶秋现在退役了,那第二赛季出道的人,还会远吗?我,我就是有点难过。”

 

这话让林敬言听的不由一愣,没错,后面那个女孩子说的很有道理。嘉世的表现不好,叶秋退役,让他深深有一种危机感,说难听点,是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呼啸在第八赛季的成绩也不怎么喜人,战队需要转型——这是老板上次隐约向他透露出来的意思。

 

从第二赛季到第八赛季,他一直都在呼啸战队,本来方锐是被安排来做他的接替人选的,结果没想到两个人的组合意外的合拍,林敬言也改变了以前的“唐三打”的打法,但是他同时也清楚的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状态在一点一点的下滑。

 

是的,他的年龄放在其他的圈子里,还很年轻,但是在职业圈里,是该激流勇退的时候了。想到这里,林敬言不禁苦笑,他并不想退役。

 

第一流氓这个称号,他听到会开心,但同时这也是一种光荣的负重。在天才辈出的职业圈,很多人对荣耀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这是无论后天怎么努力,都无法去追及的。林敬言的水平并不差,但在一群所谓的大神中间,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挣扎与费力。

 

是的,叶秋退役后,第一赛季出道的家伙,现在只剩下刚才在赛场上虐了他们一顿的霸图队长韩文清了。第二赛季的选手,的确也不会远了……张佳乐不就也退役了吗。

 

方锐发现了自家队长的沉默,以为他是在为刚才的比赛烦心,开口说道:“队长?”

 

“嗯?”林敬言从沉思中反映过来,冲方锐笑了笑,“嗯,走吧。”他看了一眼公交站台,一辆公交车正好开来,停在了那里,陌生人一个接着一个的上了车,只剩下一个不认识的女孩站在站台那里。

 

林敬言正要收回目光,却听到那个没有走开的女孩大声的叫了一句:“裘梦!你一定要记得联系我!”

 

那一瞬间,他感觉到全世界只剩下了他和那辆缓缓开来的公交车,一种触电一般的滋味从大脑瞬间传向了全身,让他整个人都麻木的僵在了原处,目光只随着公交车的移动而变换位置。

 

开着的车窗里,有一个正在匆忙系着深蓝色围巾的年轻女孩,正因为此前友人的呼唤,而忍不住向窗外回头,直至和他的目光,正好相对,满目惊愕。

 

一阵冷风吹来,让林敬言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北方的冬天到底是很冷的,而公交车此时也已经驶远了。

 

但他同时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那就是刚才靠窗的那个女孩,是裘梦。

 

是他认识的,又不认识的,那个裘梦。

 

“你们先回酒店吧,我有些事情。”林敬言对着手长呼了一口气,算是暖手一般揉了揉手,转头对着方锐说了一句,“我一会就回去。”

 

方锐虽然疑惑,但是他知道林敬言一向是个很稳重的人,既然说是有事,那一定是真的有事,而且很急,不方便询问。因此他只点了点头,对队员们说道:“我们先走吧。”

 

林敬言是很理智的,他没有像电视剧里的久别重逢那样,对着公交车进行狂追这种愚蠢而又无效的举动,公交车已经走远了,人的脚步是追击不上的。所以他只是回忆着以前的事情,沉默着向下一站的方向走去。

 

下一站的站台还没有看到,但是不远处却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对方显然是在下一站下了车之后,往回走了走,因此两个人才在半路遇到。

 

只是与林敬言不同的是,女孩气喘吁吁的,像是跑过来的一般,她一把扯下了脖子上的深蓝色围巾,抽了抽嘴角,冲他一笑,“你真的过来了,没枉我怕你走岔了道,还跑了一身汗。”

 

“嗯,你也真的过来了,没枉我撇下队友们,自己走在一个陌生的街道上。”林敬言也是笑了笑,“你到底还是回了Q市……裘梦,不尽一下地主之谊吗?”

 

“好啊,这里正好有家我常来的饮料店,还是带帘子的那种,你也是个公众人物了,一会低着头,就不会被认出来了。”名字唤作裘梦的女孩,指了指路边的一家店,两个人如同很久未见的老友一般,说笑着一些闲话,走入了饮料店。

 

这个形容其实没错,因为两个人的确是很久未见的老友,高中的时候,他们的确算得上是朋友,而且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只是以前再怎么相熟,如果很久未见,说着说着也偶尔会出现那种突然安静,无话可说的尴尬局面。

 

“我现在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工资待遇都还不错,离我家也很近。你的比赛我经常有看哦,第一流氓唐三打。”小啜了一口热奶茶,面前的女孩努力的找着话题,笑着缓解沉默的气氛,叫出了他的ID名字。

 

“你如果出去说你是个学生,应该也有人信吧。”林敬言知道她的意思,顺着接了一句话,这话也没错,因为裘梦长得漂亮,又不是在读中学,穿着单调的校服,自然可以好好打扮自己,但她因为开朗活泼,看起来富有青春活力,丝毫没有因为已经工作了而变的沉闷,说她现在是个在校大学生,绝对是有人信的。

 

开朗活泼……这个词,嗯,也没错。

 

“你这是变相夸我漂亮啊,谢啦……老林,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温和和的,说话也很有分寸,现在人缘一如既往的好吧。”裘梦轻笑,“真好,你在打电竞,是你喜欢的道路。”

 

“文字工作也挺适合你的。”林敬言打开了手机,“留个联系方式吧,我很快要回去了。”

 

“啊,好的。”裘梦点了点头,从包里拿出手机,忽然犹豫了一下,“老林……”

 

“我不会把你的联系方式告诉别人的,你放心。”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林敬言很体贴的补充了一句,对方这才释然的笑了笑,“没什么,我对你从来都是放心的。”

 

只是这副犹豫的模样,不像作假的小心翼翼,你觉得我看不到吗?林敬言在心底摇了摇头,并没有说出来,两个人加了微信,又保存了手机号,他正准备关上手机的时候,突然看到一条消息,来自高中时的班长——“老林啊,同学聚会你来吗?”

 

“同学聚会……”他下意识的念了出来,旋即在心底骂了一句该死,这真的是一个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话题,在心底骂出来的同时,他立刻看了一眼对面的裘梦,果然看到她变了变脸色,声音都有了几分冷淡,“高中的同学聚会吗?”

 

“没有,初中的。”林敬言否决。

 

“嗯,其实无所谓的,我不介意,反正我很多年没有回过N市了。”她勾勾唇角,笑容说不上真心也说不上勉强,只像是个戴了很久的面具一般,习惯了的公式化笑容,“别让你的队友等太久了,下次你休假了,我们再见面吧。”

 

“好。”林敬言点了点头,却发现她的目光锁在自己身上,顺着她的视线,他立即知道了对方在看什么,“围巾?”

 

“我本来想装作看不见的,可是这个围巾有点扎眼。林敬言,你堂堂一个战队的队长,一条旧围巾戴到现在,你也不怕人笑话。”裘梦从座位上捡起她的围巾,胡乱的围在了脖子上,“和我这个小编辑一个模样。”

 

一模一样的深蓝色围巾。

 

“早在刚才遇到的时候我就想说了,这个围巾的颜色……”像是在思考着用什么词比较合适,林敬言想了想,“和你青春靓丽的打扮,不太搭。”

 

“你管我呢。”女孩翻了个白眼,拿起包就要走,却被林敬言叫住:“裘梦,你等一下。”

 

“干什么?”裘梦停住了脚步,回头有些诧异的反问。

 

“奶茶带一下,暖手,外面冷。”林敬言指了指桌子上的奶茶。

 

“你!”裘梦跺了跺脚,有些恼怒的拿起了奶茶,却一把塞进了他的手里,“你总是这样不温不火的态度,看了气人,还记得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地址给我,我给你寄双手套,你们这些选手的手有多金贵你不知道啊,来这边比赛那么冷,都不戴个手套。”

 

“还是你拿着吧,冬天的话,你的手比较凉。”他觉得自己依然在用着裘梦说的那种“看了气人的不温不火的态度”说话,不过林敬言没觉得这种态度有什么,但他有预感下一秒裘梦会生气。

 

事实证明他很了解裘梦。

 

因为她瞪了他一眼,语气有些凶狠的说道:“闭嘴。”顺便还把他另一只手拽过来握在了奶茶上,“拿好。”

 

林敬言识趣的闭了嘴,拿好了奶茶。

 

 

“我们为什么要为一杯奶茶争来争去,我可以再点一杯带走的。”她嘀咕了一句,摇了摇头,“我可能最近肥皂爱情影片看多了,脑子都傻了……我走了,有什么事情网上聊。”

 

奶茶的暖意很快就覆盖了刚才被她的指尖接触到而传上的凉意,他点了点头,“再见……梦梦。”

 

“我都多大的人了,你还这么叫我。”裘梦掀帘子的动作僵了僵,但并没有回头。

 

“怎么,我们已经生疏到我都不能用昵称称呼你了吗?”林敬言开玩笑一般的说道,他其实很有自信,裘梦是不会对这个称呼做出什么反驳的。

 

“没什么,不过是个称呼而已,你说的对……敬言。”她淡淡的回了句,快步的离开了。

 

林敬言朝着窗子外看去,看到她的身影出现在立地窗外,用手捂住了眼睛。

 

Part.2

 

“哟,看看谁来了,我们呼啸战队的队长来了!老林老林,这边坐。”一走进聚会所在的酒店房间,就有人冲着他热情的招呼道。

 

林敬言带着温和的假笑点点头,他其实没必要来参加同学聚会的,因为战队的事情很忙,而他和以前的同学,也因为没有读大学这件事,少了很多交集。只是当年的班长再三诚恳邀请,而他因为之前在Q市偶遇了裘梦这件事,让他决定来看看。

 

“哎,老林可是我们这届的成功人士啊,来来来,敬你一杯。”

 

“不好意思,我们这行不能喝酒。”他笑着拒绝了,礼貌而不疏离,裘梦如果在,大概又要说他这是足以气死人的态度。

 

“哦对对,不好意思,我差点忘了你们不能喝酒这件事了,我自罚一杯,自罚一杯。”对方却没觉得尴尬,哈哈一笑就过去了。

 

所以自己这种态度,气到的大概只有裘梦自己吧。也就是说,不被气到的家伙,在她眼里都算不得人了?想到这里,林敬言忍不住笑了笑。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了几分醉意,吹牛的同时开始回忆起当年的往事,林敬言一边默默听着,一边走神。他其实也在回忆,只是他回忆的内容里,可不包括这群酒足饭饱的家伙们。

 

只是突然,他听到了一个名字,这让他一下子抬起头来,看向了说话的人。

 

“哎哎,你们还记得裘梦吗?就是隔壁班那个,长得还不错的裘梦!”一个喝的脸通红的男人嚷嚷道,立即有人回应他:“知道啊,就是后来转学的那个吧!”

 

“当年那个事情闹的还挺大的,她那个样子,早就该转学了。”有一个女人尖声附和道,声音尖利的让林敬言听的不由得皱了皱眉。

 

“什么裘梦啊,我怎么没印象了?”有人却像是忘记这事情一般,有些茫然的问道。

 

“对对对,就是她。”男人醉醺醺的说道,“就她当年不是写了个情书嘛,被我给念了出来,然后拒绝了她那回事,你不记得了?”

 

“哦哦,她情书文笔写的还挺好的好像,字又好看,还给人代写过情书。原来拒绝她的是你啊,不应该啊,这么漂亮一妹子,你居然还拒绝?”对方恍然。

 

“嘿,漂亮是够漂亮,那也得是原装的啊。”男人不屑的说道。

 

林敬言握紧了拳头。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就记得她是Q市转学过来的,哎等会,当时出这件事的时候,我正好请了一周的假在家养病,当时你恐怕不止是拒绝了人家吧,不然她后来也不至于那么疯疯癫癫的,看了怪吓人的。”

 

“就,就字面的意思啊。我们都以为她就是因为父母工作调到N市才转学过来的嘛,结果我之前正好参加一个全国竞赛,遇到她以前的同学了,说她是因为在以前的学校声名狼藉,备受排挤才转学来的。”男人又喝了一口酒,大大咧咧的说道。

 

“卧槽,还有这种事,完全看不出来啊,她看着好像很清纯的样子啊。等会,你该不会是当众把这种事说出来了吧,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

 

“哎那时候不是年轻嘛,图好玩呗,其实也没什么啊,我说的不过是实话。”男人丝毫没有反悔的意思,大声笑道,“你们谁都别想把锅只甩我头上,那时候可不都是一起参与这件事的,你们说,是不是啊?”

 

周围一片附和的笑声,像是都记起来了这件好玩的“年少轻狂的玩笑事”一般,所有人提起来没有悔意,反而感到自豪的样子。

 

“哦对了,老林啊。”见林敬言目光沉沉的看他,这人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一般,一拍脑袋,“我差点都忘了这件事了。我得在这说一下啊,当年那情书不是写给我的。”

 

林敬言一怔,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快速的从他脑海里充斥着的愤怒之中,一闪而过。

 

“不是写给你的?”“怎么可能啊,你念的不是很开心吗?”

 

“哎那是我装的啊,那情书是我从裘梦桌子里翻出来的,我就假装是写给我的啦,拒绝一个美女,还挺爽的。”男人继续哈哈大笑,又喝了一口酒,“那封信最后有署名写给谁的,今儿遇到老林我这不就想起来了,那信最后写的是——给林敬言。看不出来啊,这臭娘们还有点眼光,盯上的居然是老林……嗯?”

 

他有些惊讶的看着突然站起来的林敬言,周围跟着嘲笑说老林人多好啊被看上也正常,裘梦这人一直都不怎么样的那些人也都因为当事人的动作,而安静了下来。

 

林敬言拿起了一瓶刚打开的啤酒,走了过去。

 

“哎老林你要敬我酒吗,客气了客气了……”

 

“你以为你很光荣吗?”林敬言突然开口道,语气里透着森冷。

 

“什么?”那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毁了一个女孩的名誉,让她活在阴影之下,肆意的嘲笑她,很光荣吗?我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会有些悔意,然而我错了。”林敬言冷笑一声,把酒瓶倒立了起来,将酒浇在了那个人的头上。

 

“我靠林敬言你神经病啊你——”那人急忙站了起来,伸手要拿开那个瓶子,却没想到林敬言把手一挪,狠狠地把瓶子砸在了桌子上,登时碎片四射,响声让回过味来的正准备说话的人们,瞬间又安静了下来。

 

老好人一样的林敬言,在发怒。

 

“如果当时裘梦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是害死她的凶手,而你们——统统都是帮凶。就算她没有在性命上出事,但造成她心理上创伤的这个罪名,你们谁也逃不脱道德法庭的审判。”林敬言拿起纸巾,擦掉手上的啤酒沫,“我以为那次作弊的集体处分,是有点用的,现在想来,是我太天真了。”

 

“罪人死之后都是要下地狱的。”他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了房间。

 

Part.3

 

中午休息的时候,林敬言爬上了天台。因为没有电梯,楼层又高,所以一般没有人会来天台,这里也算是他对虚假的人际关系感到厌烦的时候,享受与世隔绝的短暂时光的一个象牙塔。

 

结果今天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现有人捷足先登了。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隔壁班上学期转来的少女,裘梦。虽然大家都穿着同样单调的校服,但是裘梦的头发是自来卷的,喜欢用各种可爱的蝴蝶结发带,今天跑操的时候,这妹子还甩着马尾从他面前晃了过去,戴的是个粉白色的发带,乍一眼看过去真的跟个小蝴蝶似的。

 

同学曾经笑着跟他提起裘梦,说这女孩子很会经营人际关系,一个学期就和全班都混熟了,男生女生都爱和她一起玩,男生找她帮忙也不会被人怀疑有暧昧关系,女生更是把她当作知心姐姐无话不谈,而且她长得还不错。

 

林敬言却觉得她好像是在藏拙。因为裘梦明明把刘海梳上去,留出光洁的额头会更好看,她却偏偏给自己弄着厚重的刘海,而且她应该不近视,近视的人会时而有着眯眼的表情。她却给自己弄了个眼镜戴着,十有八九是个平光眼镜。

 

可能大家都喜欢和这种人做朋友,因为平凡,不会让人嫉妒,而且反而会让对方觉得,其实裘梦很需要他们,而不是他们需要裘梦。

 

肯定很累吧。林敬言这么想着,他人缘也不错,但他从来没有刻意经营过,只是他为人处世一向比较温和,所以比较迁就,得过且过的,就还很吃得香。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占了你的位置?”天台的门被打开,显然也是让少女注意到有人到来了,她腼腆的笑了笑,“啊,你是隔壁班的林敬言同学吧?”

 

居然没戴眼镜,果然不近视。林敬言笑了笑,指了指她手里的手机:“胆子挺大的嘛,学校不让带手机,你就偷偷的带到天台上玩?”

 

“嘻嘻,被你发现啦,可别告诉老师哦,这时候正确的办法是拉你一起下水,共同分赃。我在看电影,你要不要来看?”她挥了挥手中的耳机。

 

“这片子挺老的了啊,你很喜欢看?”林敬言走过去一看,发现裘梦正在看《大话西游》。

 

“是啊,紫霞仙子没和至尊宝在一起,我超难过的。”裘梦指了指眼睛,“我都看哭了,所以就摘下眼镜了。”算是解释了没戴眼镜的行为。

 

“那你喜欢里面哪句台词?”林敬言当然也看过这个电影,就随口和她聊了起来。

 

“当然是那句紫霞仙子说的——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每次听都觉得既浪漫又让人唏嘘,盖世英雄什么的,现实生活中到底是不存在的。”裘梦摇摇头,“普通人就很好啦,就算是普通的情侣,男生也会想去保护女生,也会想去娶她,为什么非得是盖世英雄呢?”

 

“你这个想法倒是和一般人都不一样,大部分女生不会想这么多的。”林敬言笑了笑,觉得她想的很有趣,“对了,我其实一直有件事情想问你,你为什么不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些?”他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意指她厚重的刘海。

 

“这个答案,以后等到我们熟了我再告诉你吧……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裘梦。我现在允许你,叫我梦梦。”

 

后来裘梦才告诉他一个答案,和他的问题看起来南辕北辙,毫无关系。

 

“林敬言,如果你没有过来的话,我当时是想从天台上跳下去的。”

 

TBC

  89 25
评论(25)
热度(89)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