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有暖

自产粮/禁转载/甜文/冷门爱好者
只爱码字/话废可扩列
为爱发电/青梅竹马晚期控/久别重逢
全职原女.男你.原著bg.粮食向
魔道(江澄)/剑三/虹七/盗笔/数码

///

❤CP@海蛎饼 相伴五年
一个好姑娘,虽然不常秀恩爱
头像微博@公秦畿_
封面微博@归凌

///

@句号酱 我愿为她天天产粮
@小兔爱丽丝 养老院团宠
@君小麻 江湖二人策与秀

 

全职高手/魏琛BG/神一样的少年 20(正文大结局)

Chapter20


魏琛是作为兴欣的第六人在团队赛里出场的,所以场上暂时没有他什么事情,他很安静的待在轮换区。


两代术士的对决,是一个很不错的噱头,然而当事人却没有配合的必要性,比如魏琛到现在都还没上场,再比如后来对自己的果断舍弃。


正当黄少天努力在兴欣几人中周旋,犹豫着自己作为双面饵是否应该求救的时候,魏琛先在公共频道喊了一句:“快来帮手啊!黄少天要被干掉啦!!!”


“呀,果然先换人上来了呢。黄少这次可是很难办了,不太好脱身。哎,不过师徒相遇却是在如此残酷情况下,要刀剑相向,听起来有点虐。但是我们家老魏最棒了,兴欣做什么都是有必胜的安排的!”蒋瑶在手机上对涂嘉嘉说道。


“你这真是兴欣吹,魏吹。”涂嘉嘉回复,附带一个微笑的表情。


场上的夜雨声烦终于没办法以一敌三,在躲过海无量和君莫笑的攻击后,被迎风布阵的混沌之雨打中,还好他的队友来的及时,帮他净化了这个状态。而蓝雨的小剑客卢瀚文则是很欢快的在队伍频道里说道:“我找到老队了!”


看到对话的蒋瑶抽了抽嘴角:“现在的小孩子真的是一点都不可爱……老队你个鬼啊!哪里老了!”等等,重点难道不是吐槽一下喻文州紧接着的那个对老队长冷漠绝情果断的“杀”吗,并不是冷漠绝情果断,而是因为手速只来得及说这个字嘛。


涂嘉嘉在手机上冷漠的提醒她:“说的也没错啊,魏琛年龄是卢瀚文的两倍。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喻文州那个杀,手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也没必要说废话。”


“你走开!那个小弟弟根本不是我们家老魏所在意的人,他想打败的就是喻文州。当年的挑战者与被挑战者之间的互换,就算他已经是电竞的迟暮者,那又怎么样,从他回来的那一天起,他就注定要和这个也不是少年了的索克萨尔的新主人,来上一战。”蒋瑶一边留意场上的情况,一边说道。


“哟,你们家老魏在意的是喻文州,不好意思我分分钟脑补出一堆虐恋情深,你这话说的怎么有种,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你却没有姓名啊。”凃嘉嘉无视她后面兀自热血激昂的陈辞,自己挑选了重点。


“嘉嘉姐再见,友尽五分钟。”


是的,索克萨尔和迎风布阵,两位术士根本还没有开始交手,但两人之间却好像已经迸出了战斗的火花。


“技能华丽又如何,打的好看又怎么样,能够胜利就好了,论对荣耀的热爱,职业选手都差不到哪里去不是吗?”蒋瑶感觉自己都要被自己说的燃了起来,哎,突然好热血啊。


“你这是在为你家老魏为了胜利不择手段而辩护吧,还有,现在才过了不到两分钟。”涂嘉嘉继续冷漠吐槽。


喻文州在观察了半天情况之后,索克萨尔终于决定出手,但此时和卢瀚文纠缠不清的魏琛显然是发现了他的目的,瞬间出手干扰了他,这让所有人都很惊讶:魏琛是想一挑二吗?


然而下一秒迎风布阵就很狼狈的滚了出去,让大家的感叹瞬间噎回了嘴里,果然还是不自量力了么?


“啊,六星光牢!”蒋瑶低呼了一声,虽然迎风布阵很是狼狈,但他同时用六星光牢锁住了流云,导致流云九秒钟不能参战。在一旁的喻文州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索克萨尔终于出手——灭神的诅咒,对上是曾经也是现在的死亡之手!


在索克萨尔这个角色交出去以后,魏琛仍然一直留意着这个角色的改变,它每有一点装备或者技能点上的变化,他总会跟小弟们骂这种改变不好不好,然后继续关注。直到索克萨尔的武器变成了灭神的诅咒,他所留在那个角色上的最后一点痕迹,也被抹去了,就像不存在过一般。


魏琛坐不住了,他跑到游戏里,到处搜集材料,做出了法杖死亡之手,和索克萨尔最初的武器,是同样的名字,而因为武器和装备的原因,迎风布阵又被叫做索克萨尔的山寨版。


“索克萨尔的山寨版吗……不,他一直都是术士罢了。”她轻轻笑了笑,在外人看来,不过是迎风布阵躲过了索克萨尔的攻击,但是她知道,魏琛这八年来,一定在一直关注着这个角色,关注着蓝雨的动向。所以,那个角色虽然换了人,但他依然很了解索克萨尔。


怎么办……突然有点想哭呢。蒋瑶叹了口气,继续看着场上的比赛,然后她在心底的小本本上默默地记上了一句:喻文州的冷静实在是太可怕了。


是的,他发现自己的手速无法躲过迎风布阵的攻击,直接硬生生的受了那15%的伤害,反而让魏琛有些意外,他的本意是想让喻文州去应付这个死亡之门,从而找到空隙,但没想到喻文州却是反过来打乱了他的节奏,这让他一时间有些茫然。


但是魏琛的计划可不仅仅只有那九秒。


他打的狼狈,打的不堪,甚至并不正面。


但他苦苦支撑,混乱了喻文州的索克萨尔,拖住了卢瀚文流云。


或许他拥有好的手速,可以做到更好,但不要提这个或许,因为那是他曾经拥有的却又失去了的,非常残酷。


但是魏琛在他能做的范围里,做到了最好。


“啊,小瑶你……快擦擦眼泪。”陈果也看得十分动容,结果一回头,发现魏琛家的小姑娘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流满面了,此时正在一抽一抽的哭,眼泪哗哗的掉。


“他没有放弃,他一直在尝试,而且真的在混乱的状态下撞出了黑暗之爪……”她抽抽噎噎的说道,“所有人都真以为,依靠区区两个人,就可以拿捏的住他了吗?”


就算是两个全明星角色又怎么样——魏琛从来不是一个轻易言败的人。


全场的掌声,来自全场的每一个角落,来自所有人心中的每一个角落,发自肺腑的掌声。这是兴欣的队员,也是蓝雨曾经的根基奠定者,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选手——此时此刻,所有人的心中,都肃然起敬,即使他们曾经都为这个人的战术而嘘声过。


虽然魏琛表现得很出色,但是迎风布阵的血量是越来越少了,观众们都希望兴欣的治疗可以跑来给迎风布阵加点血,让他可以死里逃生。只是兴欣并没有这么做,看起来像是治疗自己没有发现机会,放生迎风布阵一样。


“啊,喻文州给我们的治疗设了个陷阱啊。”蒋瑶笑了笑,治疗之所以不上前,当然是知道了蓝雨的目的,并不是他反应迟钝。这时候魏琛已经在频道里打出了:“呵呵”两个字,自然是在嘲讽对手自作聪明。


没有什么可以指责治疗的,因为兴欣从来都没有过去救迎风布阵的想法,而魏琛本人,为了胜利,当然可以连同他自己都一并舍弃,即使头破血流,万分狼狈。


迎风布阵倒下,比赛还在继续,魏琛把比赛交给了自己信任的队友们。


终于,第三十九轮比赛,兴欣对蓝雨——兴欣胜。


比赛结束,魏琛刚带着欣慰和疲惫的走到了台下,就收到了他家小姑娘的一个拥抱:“我为有你这样的爱人而感到骄傲……我的第一术士。”


是啊,就算时间再怎么飞快的流逝,他永远都是他家小公主身边的第一术士,无可替代。


本来魏琛以为这次比赛会是他在季后赛里的最后一次上场,但是在对战霸图的时候,他在擂台赛第五顺位登场,一边演戏装做自己很慌乱,甚至连兴欣的队友们都骗了过去,一边暗中挖坑,一口一个“小韩”“小韩”的,打败了韩文清。


虽然霸图的粉丝们只想给他嘘声,但是他家小姑娘可不管这些:“魏先生你宝刀未老呀。”


“那当然。宝刀老没老什么的,谁试谁知道。”


旁边的方锐听了,一口水差点喷出来:“老魏你居然……”结果旁边两人斜着眼看他,让他一瞬间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这只是一句很正常的话,并不是当众开车。


终于,兴欣迎来了和轮回的最终决战,并且经历一番苦战,最终取得了胜利。当荣耀两个字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兴欣的所有人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都是忍不住站了起来。


荣耀第十赛季联赛总冠军,兴欣!


兴欣,总冠军!


“草!”方锐惨叫一声,因为魏琛刚才点烟差点把头发点着,还好这家伙的小女朋友及时提醒了他,结果这货居然把点着的烟头按在他腿上了!


“对不起对不起哈哈哈。”魏琛一边道歉,一边忍不住笑出了声,时隔多年的回归,终于拿到了冠军,带着些不可思议,又觉得这是必然,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而他们的队长,是叶修。


兴欣,做到了。


魏琛把烟按灭在护栏上,先和身边已经激动哭了的他家小姑娘狠狠地拥抱了一个,然后和队友们一起去迎接刚比赛结束的其他人,他们相互击掌,拥抱,分享着夺冠的喜悦。


那个曾经被所有人都不看好的玩笑话,如今实现了。


“魏老大真是事业爱情双丰收了。”黄少天感叹了一句,“哎为什么我没有女朋友呢——我去,魏队这是要干嘛???”他惊呼一声,把所有职业选手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张佳乐却突然叫道:“我去,该不会是要……”又来虐狗吧??


原来在冯主席给选手们发了冠军戒指后,魏琛没等到叶修拿奖杯,居然先跑下台去了,于是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跑向了兴欣选手席。


“这……”冯主席表示他的心脏有点不太好。


“这家伙,还真是乱来。”叶修笑着叹了口气,兴欣众人相互交换了个眼色,大家都会心一笑,“主席,别让人拦他。”


“老板娘!给我们准备的花带了没?”魏琛在护栏外对陈果叫道。


陈果这才突然想起来,比赛之前魏琛撺掇她买束花到时候送给队员庆祝,她觉得很有道理,就匆忙的去花店买了一束放在座位下边了,都没来得及细看。她不明觉厉的拿出来,站起来把花抛给了魏琛,现在她才有机会看清楚那花是什么,居然是玫瑰——要不要太配合了?


魏琛顺利的接住了花,抱着玫瑰对自家小姑娘叫道:“小瑶!”


小姑娘眨眨眼,乖巧的点点头,双手撑在护栏上,刚坐上护栏,还没跳下来,怀里就塞进了那束花,然后她就被魏琛连人带花一把抱了下来,稳稳的站在了地上,眨巴着眼看他。


然后她看到魏琛捧着那束花,突然单膝跪了下来:“小瑶,嫁给我,可以吗?”


他另一只手里赫然是他刚拿到的那枚戒指,他唯一的冠军戒指,他的荣耀冠军戒指,最终要戴在他的荣耀的手上。


全场哗然。


“我愿意。”他的小姑娘弯了嘴角,眼角还有刚才因为胜利而留下的泪痕,但眼眸里却盛满了笑意,她一手抱着花,另一只手向他伸了出去。


魏琛给她戴上了戒指。


此刻周围的喧嚣都与他们二人无关,他们的眼里只有对方一个人,只有彼此所在的那一小块地方。


小牧师的第一术士放下了权杖拿出了戒指,戴红领巾的小姑娘手里拿着的终于不再是冰淇淋而是爱人送上的玫瑰花,只有她手腕上依然戴着的小猫手链昭示着不论时间过了多久,陪伴至今的依然是彼此。


那个曾经神一样的少年,终于可以把他的小姑娘娶回家了。









————————————————————


正文结束。番外一篇明天奉上。

感谢半个多月来大家的一直支持,这篇文章也写了八万了hhhh

希望可以炸出来评论,正文都完结了不考虑评一下嘛,求评论求长评!



  91 9
评论(9)
热度(91)

© 北川有暖 | Powered by LOFTER